2022 年 4 月 10 日 0 Comments

趙歇走出房間,對着武臣等人,道:「大兄病逝,我趙歇等王位,何人不服?」

看着殺氣騰騰的趙歇,武臣等人都沉默了,對於他們而言,趙國王族如何廝殺,與他們的關係不大。

之所以選擇趙國王室,只不過是看中了趙人的悍勇,要不然他們也不會與這些莽夫共事。

蒯通看了一眼趙歇,道:「臣見過趙王!」

「臣等見過趙王!」

……..

名分確定,趙歇方才朝着武臣以及蒯通等人,道:「現在暴君咄咄逼人,不斷地壓榨我們的生存空間,若是再這樣下去,等到土地改革推行結束,我們的根基將會蕩然無存。」

「諸位可有見教?」

很多人都在沉默著,他們都清楚,這件事其實很無解,有咸陽宮的那位活着,造反根本就是找死。

更何況現在武成候王翦親自護持土地改革,就是為了防止六國遺族亂來,但是此刻局勢已經嚴峻到了不能僵持的地步。

一旦土地改革推行結束,他們的一切機會都將蕩然無存。

「王上,聯絡魏王,齊王,楚王,燕王,共同舉事,爭取一夜之間,山東六國皆亂,讓秦軍忙於應付,否則光是我們必然會被秦軍擊破。」

蒯通心裏清楚,這根本已經不是他們想要反了,而是大秦,是始皇帝在逼着他們造反。

雖然明知道是死,也只能一條道走到黑了。

「好,就依左相!」

趙歇心裏清楚,現在已經不是考慮退不退的了,而是他們已經無路可退,只要是不放棄心中的堅持,就只能揭竿而起。

這是一場希望幾乎為零的賭博。

為了趙國,為了趙國王室血脈之中的高貴,他別無選擇,這一次,他要破釜沉舟一次,為了趙國而戰,為了自己而戰。

這個時候,武臣沉吟了許久,道:「只要我們悉心經營趙國舊土,對於趙國舊境內的大秦帝國文臣武將,陸續招降納叛。」

「這種不殺政策,在加上各種封賞,許諾,應該可以爭取不少暴秦的文武投誠。」

「天下大勢,波譎雲詭。王上是趙國王室後裔,所以新趙國只要得到了當地民眾擁護,很快就可以站穩了腳根!」

……..

武臣的一番話,說的眾人心中激動無比,但是他們都忘記了這是最理想的狀態,始皇帝未死,大秦帝國的官吏,豈會動搖。

一旁的蒯通突然發現,自己做了一個最錯的決定,這些人都是一個莽夫,為了曾經的信仰,拿命不當命!

「王上,臣以為還是先行聯絡諸王,大秦帝國之勢,氣吞萬里如虎,只有諸王聯合,才有一博之力,否則我們只是秦軍劍下的亡魂!」

這個時候的蒯通很悲觀,他心裏清楚,楚地之上的主要反抗力量已經歸順了大秦帝國,而且陳縣之中的勢力被陳平的黑衣衛差一點連根拔起,楚地之上,只剩下了宗族勢力。

更何況,楚地之上項梁還在,大秦帝國更是在楚地部署著五十萬大軍!

。 噠噠噠……

旅途是枯燥的,尤其是一個人的旅途。

帕爾的馬車行駛在熒光城前往西境要塞群的大路上,一路走來,走過了寒風十一月的末尾,步入了凜冬十二月。

呼……

呼嘯的狂風之中,風狼歷1273年的第一場雪降臨了,這是一場大雪,不光雪花大如鵝毛,覆蓋範圍也大,風狼西境到燼獅東境全都被大雪覆蓋。

這場雪一連下了整整三天三夜,路上的積雪很厚,把帕爾的馬車困在了路上,所幸帕爾準備充足,衣食無憂,兩匹馱馬也很壯實,沒有凍死。

其他人就不怎麼好過了,尤其是這條道路上給西境要塞群運送糧食物資的商人們,可想而知,這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雪會耽誤他們多少時間,讓他們損失多少金錢。

西境要塞群的某些要塞城池中的人們也會勒緊褲腰帶過幾天餓肚子的日子,但他們起碼不會餓死。

西境要塞群往西,那一片荒涼之地中的獸人和人類,這一場大雪下來,他們得被餓死不少,凍死不少。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地理環境。

……

西境要塞群往西是燼獅王國的土地,這片土地有著一個名稱:無盡草原。

豐富且茂盛的低矮植物供養了數不清的食草動物,這些食草動物又供養了數不清的食肉動物。

千年前,一部分人類和獸人在烈火燼獅聖騎士的帶領下在這片廣闊的草原上建立了燼獅王國,但他們畢竟是兩個不同的種族。

隨著時間的流逝,燼獅王國有一分為二的趨勢,但因為東方的風狼王國,所以他們才勉強維持著完整王國的現狀。

只是既然已經有了一分為二的趨勢,那麼人類和獸人必然有著自己的地盤。

可以這樣說,燼獅王國分為兩部分,東和西,東邊是獸人的地盤,西邊是人類的地盤。

這就有趣了,風狼王國是人類王國,俯瞰大陸地圖,就相當於兩個人類勢力將獸人勢力夾在了中間,如果這兩個人族勢力那麼一合,獸人就……

但這是不可能的,燼獅王國的人族是不會放棄自己的權利的,如果失去了獸人族這個緩衝,讓他們直面風狼王國,那麼他們就不能享受自己的好日子了。

燼獅王國的統治階級體系不是風狼王國的貴族體系,但也差不多。

燼獅王國的人族中有三大家族,每一任的燼獅國王只有經過三大家族的同意才能登基,說白了就是一個傀儡,從很久以前就這樣了。

燼獅王國的獸人族中有五大部落,他們的習俗跟人族完全不一樣,但其中也免不了勾心鬥角。

……

燼獅王國越往西邊越繁華,除了人族更加精明之外,還有地理環境優勢。

無盡草原的植被越往西越茂盛,土地越肥沃,各種資源也就越充沛,精明的人族佔據了燼獅王國大部分肥沃的土地,獸人族佔據了很小的一部分。

這很小的一部分肥沃土地並不能使所有獸人在其中生活,大部分獸人還是生活在貧瘠的土地上,就是燼獅王國最東邊的土地,與風狼王國接壤的那一大片荒原。

所以每當凜冬之月來臨之際,荒原上的獸人就會餓死不少,為了食物,為了生存,這些獸人將目光投向了肥沃的風狼王國。

這也是西境要塞群建立的初衷,抵禦獸人的入侵。

不要小看獸人,獸人繁殖力強,生長速度快,有些獸人五六歲就能拿起武器作戰。

成年的獸人也比成年人類強,有些部落的獸人成年後幾乎每一個都有著初級學徒的實力。

每年凜冬之月西境要塞群這邊都會與獸人發生大大小小的戰鬥。

戰鬥的規模取決於凜冬之月的嚴寒程度。

風狼歷1273年凜冬之月剛一開始就下了這麼大的雪,可想而知,如果發生戰鬥的話,規模不會小,甚至有可能演變成大規模的戰爭。

……

「只能暫時不坐馬車了。」

第四天黎明時分,帕爾站在馬車車頂向著遠處望去,映入眼帘的是白茫茫一片,如果不是道路兩邊每隔一段距離就會出現的木樁木牌指明方向,他估計會直接迷失在這裡。

如今這種情況暫時不適合馬車行進,帕爾直接用掌中空間收起馬車,然後從掌中空間里掏出一個馬鞍,爬到大黃背上安好,坐好之後再次出發。

沙沙沙……

兩匹馱馬大黃和二黃有些聰明,它們不用帕爾說就知道沿著道路兩邊的木樁木牌前進,兩匹馱馬還不時的換一下位置,輪流開路,後面那匹馱馬踩著前面那匹馱馬的腳印走,省了不少力。

「你們兩個還成精了啊!」

帕爾看得一陣驚奇,連連感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這兩匹馱馬是越來越聰明了。

唏律律!

大黃好像聽懂了帕爾話,得意的叫了一聲,然後挨了帕爾一巴掌。

「認真走!」

……

沙沙沙……

臨近傍晚,有著一絲魔獸血脈的兩匹馱馬踏雪而行,速度比平時也慢不到哪裡去,帕爾趴在馬背上昏昏欲睡,直到聽到前方傳來的動靜他才抬起頭來,定睛一看,原來是一支被大雪困住的運糧商隊。

商隊的人們正在生火做飯,商隊的管事一臉愁容的看著路上的積雪。

「今天晚上可以在這裡休息一下。」

帕爾如此想到,然後驅使大黃二黃走了過去。

「你小子怎麼在這裡?」

剛剛接近商隊,帕爾就被發現了,頓時,一個驚訝的老人聲音響起,帕爾聞聲看去,之前沒注意,沒想到這裡竟然還有一個熟人,就是熒光學院的守門大爺。

「老大爺,你不在熒光學院守門,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帕爾翻身下馬笑著反問了一句,商隊中的護送人員見帕爾和守門大爺認識也就放下了警惕,畢竟守門大爺的實力是白銀級,如果對他們有不軌之心,根本用不著幫手。

「每年的凜冬之月我都會回西境要塞群一趟……」

守門大爺領路,讓帕爾把大黃二黃牽到了商隊專門停放馱獸的地方,然後招呼商隊夥計好吃好喝的伺候著。

在這過程中,帕爾和守門大爺各自明白了對方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帕爾的原因沒什麼好說的,就是去西境要塞群那邊建功立業(能量點)。

守門大爺是一名白銀級騎士,以他的年齡來說其實已經退休了,但他閑不住,在熒光學院守門只是副職,算是修養,每年凜冬之月前後他都會回西境要塞群那邊幫忙。

守門大爺是提前帕爾一天離開熒光城的,走在了帕爾前面,如果沒有這場大雪,兩人估計都遇不到。

……

得知帕爾的目的之後,守門大爺邀請帕爾跟他一起走,到了西境要塞群那邊他會給帕爾安排一個好職位,看來他在那邊的職務不會太低。

但帕爾搖頭拒絕了,表示自己休息一晚之後會繼續出發。

對此帕爾沒說什麼原因,守門大爺也只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平靜的一晚過去了。

第二天黎明時分,帕爾爬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隨便吃了點東西后就找到大黃二黃,再次踏上了前往西境要塞群的道路。

「小子,你等一下。」

帕爾沒走幾步,守門大爺就風風火火的跑了過來,手裡抓著幾張紙,上面的墨跡還沒幹。

「怎麼了?這是什麼?」

不等帕爾翻身下馬,守門大爺就將手中的紙張塞到了帕爾手裡,然後擺了擺手說道:

「我倫道夫不喜歡欠人人情,你上次救了我一命,我也沒有什麼可送的,希望你不要嫌棄。」

說完,守門大爺就頭也不回的轉身回到了商隊之中。

「這……」

帕爾看著數據面板上出現的提示愣了愣,然後沖著守門大爺的背影大喊了一聲。

「謝啦!」

……

滴,是否消耗300精神能量點學習技能?

「是!」

滴……學習成功!

雙持武器lv1(特殊技能,雙手可各自使用一把武器,釋放技能,並在合力攻擊之時獲得百分之十的威力加成。)

生命能量點:380

精神能量點:4390

看完技能介紹,帕爾雙手動了動,此時他的感覺就是左右手同樣靈活,然後他抽出黑色短劍和白光劍,雙持武器的感覺與之前有些不同。

「橫斬!」

雙劍齊揮,劍光亮起,好似割裂了面前的空氣,毫無滯澀之感。

「這真是份大禮啊!」

收起手中的兩把劍,帕爾感嘆一聲,然後回頭看去,但什麼都沒有看到,此時的他已經遠離了守門大爺所在的運糧商隊。

搖了搖頭,帕爾轉回頭來,從口袋裡掏出記載著雙持武器的紙張,認真的看了一遍之後小心翼翼的收進了掌中空間。

……

枯燥的旅途還在繼續,隨著時間的推移,連續幾天天氣格外晴朗,氣溫有所回升,使得路上積雪化掉了不少,馬車可以正常行駛了。

於是帕爾放出馬車,重新坐著馬車前往西境要塞群。

這天下午,帕爾眺望前路,見到不知多遠的遠方出現了一條歪歪扭扭的黑線,隨著距離的拉進,黑線的真面目露出了真容,那是西境群山。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