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

無邊無際的天穹中,一尊磅礴的島嶼,像是移動的巨獸,忽閃忽現,氣勢恢宏。

這座島嶼,就是商道盟的總部,名為萬仙島!

此刻島上,在一座宮殿內,江碧蘭俏臉蒼白,渾身泡在一個葯桶內,時不時發出了吃痛聲。

上次在武宗秘境,她身負重傷,差點隕落,如今哪怕是有各種天地靈藥恢復,依然緩慢,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

「聖女,剛剛影子傳來消息,秦南在草木峰上,煉製出來了星級五品的入靈丹!」

一名女子走了進來,緩緩說道。

「什麼?」

江碧蘭的臉色一變,美眸中釋放出了兩抹怒火。

怎麼會這樣?

就在這時,咻的一道光芒,落了下來,赫然是枚傳音令符。

江碧蘭強忍住怒火,看了一眼令符上的內容,怒火立刻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抹冷笑:「秦南,你以為玄級十品武魂,被兩大聖主爭奪,就沒有敵人了么?你還是太天真。這次的十六峰大比,你若是參加,就等著埋葬吧!」 第三百九十五章三重門

草木峰,某處無人之地。

秦南看著那青龍玉簡上最新頒發的榮譽任務,臉上的震撼,半天都沒恢復過來。

所謂的十六峰大比,指的就是青龍聖地主峰,武皇境之下的修士,都可以參與,參與的時間,在三個月之後。

雖然沒有公布此次大比的具體內容,但是這次的獎勵,卻是無比巨大。

第一名,一千枚元石,皇道之器三件。第二名,八百枚元石,皇道之器一件。第三名,六百枚元石……隨著名次的降低,元石遞減兩百顆,也就是說,第十名都可以獲得兩百枚元石!

兩百枚元石是什麼概念?

秦南至少要煉製兩百顆月級丹藥,才能兌換!

這樣的獎勵,實在是太過豐厚!

「我若是取得了第一名,憑藉這一千枚元石,再將這三件皇道之器販賣掉,獲得的元石,恐怕讓戰神之魂,晉級地級武魂,都沒有任何懸念!」

秦南深吸了口氣,眼神之中,湧出了抹火熱。

如果說玄級十品武魂,能夠讓他成為下域最為頂級的天驕,那麼這地級武魂,就可以讓他成為下域第一天驕!

地級武魂,誰能與之爭鋒?

「這次的大比,絕對要參加!」

秦南立刻下定決心,準備接取任務。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在他腦海炸開,竟是端木峰主,語氣嚴肅,「秦南,現在局勢有了變化,恐怕有人已經盯上你了!這次門派頒布的十六峰大比,你最好不要參加,你一旦參加,將會有人對你出手!」

「有人對我動手?是誰?」

秦南微微一愣。

端木峰主語氣中多出了抹肅殺,道:「現在還不能確定是誰,只有著大致目標,我和唐青山他們,正在著手查探此事。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已經知道,你是我們挑中的人,為了妨礙我們的計劃,他們會對你出手。」

「原來如此……」

秦南點了點頭。

當年死亡之海發生的事情,他雖然不知道,但是可以隱隱猜測到一點,在那死亡之海中,肯定有著某種秘密,有著天大計劃在其中。

否則的話,對方也不會前來盯上他。

「多謝前輩相告,不過前輩放心,這次的十六峰我會參加,我也會活著回來!」

秦南緩緩道。

他不懼怕危險,也不懼怕死亡,如果懼怕的話,他枉為戰神之魂之主。

當然了,其實秦南可以直接伸手,向端木峰主他們索取元石,能夠得到的數量,恐怕也極為巨大。但是秦南不願意這樣去做,因為在武道世界之中,一切都要靠自己。

十六峰大比,不僅僅可以讓他獲得元石,也是一場磨礪。

「好,一切小心為上。」

端木峰主自然知道性格,沒有多勸,叮囑了幾句,聲音就消散下去。

「這次十六峰大比,武皇之下,才能參加,也就是說,將會有許多武宗境巔峰的強者,也能參與其中。那些人想要對付我,定然會出動武宗境,甚至是武宗境巔峰的天才!」

秦南眼中露出了一絲興奮,他體內的戰血,久違的沸騰起來。

進入青龍聖地這麼久,除了與林小雨他們接觸之外,他還沒有與其他天驕,好好一戰!

這次是一個機會!

「距離十六峰大比,還有三個月時間,在這三個月內,我要好好提升實力,畢竟我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秦南很快平靜下來,開始思索。

他如今有著六龍金紋元嬰,極限力量,堪比武宗境六重,但是這還遠遠不夠。

至於煉丹的事情,如今和妙妙公主達成了要求,在這三個月內,他都無需擔心元石的來源。除此之外,他也可以趁著這次機會,提升自己的煉丹手法,將詭丹大典、魔丹尊者的最強手法練成。

那樣的話,他才能自己煉製月級丹藥,兌換元石。

「我記得青龍聖地內,有專門的苦修之地!」

秦南下定主意之後,迅速行動起來,探入青龍玉簡。

果不其然,在這青龍聖地內,除了**主峰的道場之外,還有著專門的苦修聖地,其中一處名為「三重門」的苦修聖地,瞬間吸引了他的注意。

「世間三重門,焉能過幾門?一門一重天,一門一禁地!」

秦南喃喃一聲,身形當下一閃,朝著三重門過去。

武道世界,想要提升修為,不能一味指望不斷獲得奇遇,相反獲得了奇遇之後,需要更加努力,只有努力、堅持,才能夠提升自己!

三重門,位於第八峰之上。

整座第八峰,外表看上去,極其普通,與其他峰相比,沒有任何的特色之處。可是當走進第八峰之後,一種無形的力量,不知從何而來,鎮壓在了身上。

砰!

秦南身體一炸,就好像被尊巨石壓住,一舉一動,遠遠比平常更為費力。

「這第八峰的山峰,形成了一種獨特的重力,只要身處這第八峰,就會被重力壓制……」秦南左瞳閃過了一道電光,暗道一聲。

在遠古的時候,不少古老修士,都會採用背負重劍等等負重的方法,進行修鍊,這第八峰渾然天成,自有重力,極其不凡。

秦南按照指示,不斷向前,走著走著,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小鎮。

這個小鎮上,有著酒樓等等,人來人往,極其熱鬧。

同樣在這小鎮大門口,有著兩名護法,站在那裡,如同守衛,秦南剛剛上前,那兩名護法目不斜視,道:「想要進入三重門,需要繳納一千個貢獻點。」

秦南心臟一痛,繳納過後,那護法又道:「三重門需要在三天之後開啟,先在小鎮上歇著吧。」

三天之後開啟?

秦南眉頭微皺,這個三重門,不是一個苦修聖地么,怎麼還需要等待呢?

抱著疑惑,他踏入了小鎮之中,準備找一家酒樓,先打聽一下消息。

他剛剛來到酒樓門口,就聽見一個大嗓門響起,「你們聽說了沒?這次三重門開啟的時候,那應尋龍,還有雪無痕,都會來參加!」

此言一出,酒樓中的各大修士,頓時響起了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第三百九十六章爭奪玉船

「應尋龍和雪無痕,他們兩個可都是護法榜排名前十的存在!」

「他們兩個為什麼也來三重門?」

「恐怕是三個月後的十六峰大比吧!」

「……」

酒樓內響起了一陣熱議。

他們這些修士,此時前來三重門,其實也是為了三個月後的十六峰大比。因為這十六峰大比,每年舉行一次,是青龍聖地的盛會!

秦南走進酒樓中,對著那名嗓門較大的修士,拱手問道:「這位道友,對於三重門,我不是太了解,不知道友能不能告知一下?」

那修士一愣,只覺得眼前這人有些眼熟,不過他也沒上心,不耐煩擺手道:「你是新進弟子吧?這麼簡單的問題,不要來問我!來來來,諸位,我跟你們講講此次秦南煉丹的事情……」

酒樓中的其他修士,都無視了秦南,開始聚精會神的聽了起來。

畢竟這次秦南煉丹之事,不僅僅震動了草木峰,整個青龍聖地無數人都被震撼了。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忽然走來。

此人身著一襲銀色長袍,黑髮盤起,插著一根白色羽毛,雙目炯炯有神,一塵不染,給人種超然塵世,讓人頂禮膜拜之感。

他行走之時,一身武宗境七重的修為,毫不掩飾,滾滾爆發,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這不是雪無痕!」

「他居然來了!」

「……」

酒樓中的修士,都是齊齊一驚。

雪無痕面無表情,甚是冷傲,只是他還距離酒樓門有著十米時,忽而眉頭一皺,看也不看一眼秦南,道:「我有個規矩,就是我的方圓十米內,修為低於武宗境五重,都必須給我退開。念你初犯,這次饒過你,不過你下次記住了,看到了我,自行退避。」

說完,他頭也不回,進入樓中,果不其然,那樓中修士,都是迅速散開,讓開了一道路,根本不敢招惹。

畢竟在護法排行榜中,他們與雪無痕的地位,相差甚大。

秦南頗為無語,他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三重門,被人無視也就算了,結果還被人當做礙眼之物。

「算了,繼續找人打聽!」

秦南轉身就準備走。

豈料到這時,忽而一道中氣十足的大笑聲響起:「雪無痕,你還真是霸道,憑什麼你方圓十米之內,就不能有人?」

只見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大步邁來,他和雪無痕不同,一身麻布粗衣,看起來極為樸實。

不過所有人都能察覺得到,在他體內,隱藏著磅礴巨力,猶如凶獸!

「是應尋龍!」

酒樓中不少修士,微微色變。

雪無痕坐在酒樓第二層,面無表情,道:「應尋龍,上次看來給你的教訓,還不夠啊!」

「嘿嘿,什麼教訓?我告訴你,三個月之後的十六峰大比,我定然擊敗你!」

應尋龍咧嘴一笑。

他確實不是雪無痕的對手,不過他相信,有朝一日,定然能夠超越。

就在這時,應尋龍忽而輕咦一聲,只覺得眼前這人,特別的眼熟,當下問道:「這位兄弟,我們是不是認識?」

「我們不認識。」秦南拱手笑了笑,道:「應師兄,不知道可不可以將三重門的規則告訴我?我還不太清楚。」

酒樓內的修士,都是面色古怪。

這個傢伙,倒也是大膽,這麼簡單的問題,居然來問應尋龍。

豈料到應尋龍沒有生氣,咧嘴笑道:「我肯定認識你,至少在哪裡見過你,告訴你規則可以,不過你得告訴我你的名字!」

「沒問題。」

秦南點頭道。

這時那酒樓中的雪無痕,卻冷冷道:「應尋龍,你倒也真夠無聊,這種人物的名字,難道你都要記在心上?」

「關你毛事!」

應尋龍翻了翻白眼,道:「兄弟,不要管他,他就是這樣高傲,瞧不起人。我跟你說說三重門,等三天後,會有護法到來,引領我們,去三重門。只不過這有點不一樣,我們需要爭奪玉船,總共只有三十艘玉船,只有佔據了玉船,才能夠坐船進入三重門!」

豔宮殺:嫡女驚華 「爭奪玉船?原來如此……」

秦南眼中閃過了一絲火花。

這三重門倒也是有意思,與其他苦修聖地不同,原來還有名額限制。

從這個小鎮上的修士來看,至少有著兩百位吧?

兩百個人爭奪三十個名額,恐怕到時候是一場大戰。

「兄弟,你的名字呢?」

應尋龍開口問道。

若是一般人,他還真不會這樣不依不饒,但是他有著種直覺,能夠讓他熟悉的人,定然不簡單。

「在下秦南,多謝師兄告知,現在我先告辭了!」

秦南看了一眼四周,發現人太多,當下拱手說道,迅速轉身離去。

「秦南?」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