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正定火車站,站務大樓。

驚魂未定的佐佐木到一正在站長室裏搖電話,離他不遠的地板上,就躺着正定火車站的站長小澤俊男大尉,剛剛龐虎扔出的兩顆手雷,一顆砸進了佐佐木到一休息的貴賓室,另一顆卻砸進了站長室,直接就把小澤大尉的魂魄炸回了東洋島。

與君共江山 “喂喂喂喂”佐佐木到一使勁地搖了兩下搖柄,旋即湊着話筒大吼起來。

“你好,請問你要接哪裏?”柔美的女聲從話筒裏響起,是正兒八經的日語。

“保定,馬上給我接保定火車站……”佐佐木到一話沒說完,站長室裏的燈光突然間熄滅了,話筒裏也突然間沒了聲息。

幾乎是同時,正定火車裏所有的燈光也突然間熄滅了,整個世界頓時變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喂喂喂?”佐佐木到一急餵了好幾聲,依然沒有迴應。

“八嘎牙魯”佐佐木到一重重地將話筒擲到桌上,怒道,“怎麼回事?”

旁邊有鬼子軍官回答道:“將軍,應該是刺客的同夥剪斷了電話線還有電纜線”

佐佐木到一的臉色頓時爲之一變,作爲一名見多識廣、身經百戰的老鬼子,佐佐木到一的嗅覺還是很靈敏的,他已經從剛纔看似偶然的刺殺事件中嗅出了危險的氣息,現在最要緊的就是趕緊通知保定火車站,將即將南下的兩趟專列截住

否則,一旦讓這兩趟專列進了正定,後果將不堪設想

要知道,這兩趟專列每趟都拖掛了足足一百節車皮,每節車皮上裝載的彈藥都不下50噸,兩趟專列全部加起來那就是兩百車皮整整一萬噸彈藥啊這麼多彈藥,一旦被這羣刺客誤打誤撞給炸了,那武漢前線的四大重兵集團就要唱空城計了

這個時候,佐佐木到一還沒有想過,這兩專列的軍火有可能會落入中國人手裏。

“你”佐佐木到一當下伸手一指那鬼子少尉,厲聲道,“現在就去獨立混成第4旅團司令部,馬上給保定火車站打電話,讓他們立即攔住即將南下的軍需專列”

“哈依。”那鬼子少尉猛然低頭,旋即轉身跑步離去。

直到這時候,佐佐木到一纔有心情關注剛纔的刺殺事件。

急促的腳步聲中,石門特務機關長笠井米藏大佐已經大步走了進來,跟在後面的幾名特工打着手電,藉着手電照在牆上的反光,笠井米藏大佐發現佐佐木到一的表情非常難看,當下上前兩步,猛然收腳立正道:“將軍,讓您受驚了。”

佐佐木到一擺了擺手,道:“河村君怎麼樣了?”

笠井米藏道:“河村將軍已經送往醫院,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

佐佐木到一從鼻孔裏哼了聲,冷森森地責問道:“笠井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這個石門特務機關長是怎麼當的?正定縣城和火車站的安全保衛工作你又是怎麼安排的?居然讓刺客潛入了站務大樓?”

“哈依。”笠井米藏猛然低頭,又道,“將軍,刺客現在已經被困在專列的2號車廂,他已經插翅難飛了”

佐佐木到一道:“車站外面的槍聲又是怎麼回事?”

笠井米藏道:“那是刺客的同夥,不過只有幾十個人,不足爲慮。”

話音方落,站務大樓外的槍聲卻突然變得越發的激烈了,隱隱約約間,槍聲似乎還在向着站務大樓方向迅速逼近,就在佐佐木到一和笠井米藏驚疑不定之際,石門新民會會長片桐太郎已經氣喘吁吁地闖了進來,旋即猛然收腳立正道:“將軍,大佐閣下,這夥刺客太厲害了,我們的人和車站守備隊已經頂不住了”

“什麼?”佐佐木到一聞言頓時臉色微變。

“八嘎牙魯”笠井米藏卻是勃然大怒,甩手就賞了片桐太郎兩個耳光,罵道,“你的廢物,一個守備中隊外加二十幾個精英特工,居然還對付不了區區二三十個刺客?”

“哈依。”片桐太郎捱了打,卻不敢有任何分辯,旋即又道,“大佐閣下,這夥支那刺客身手不凡,槍法更是奇準無比,很難對付。”

笠井米藏暴跳如雷,當下拔出王八盒子就要往外衝時,卻被佐佐木到一阻止了。

佐佐木到一伸手拉住笠井米藏,沉聲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夥人絕非尋常刺客,他們應該就是嶽維漢一手訓練的特戰精英,當初在魯南莒縣,正是這支特戰隊神不知鬼不覺地摸進了第5師團的師團部……”

笠井米藏和片桐太郎聞言頓時神色大變。

“命令”佐佐木到一當下喝道,“所有人退守站務大樓”

如果來的真是那支兇名昭著的特戰隊,那麼正定火車站的守備中隊還有笠井米藏和片桐太郎的幾十號人,根本就不是對手,眼下也只有退入站務大樓死守了,只要撐過十分鐘,駐紮在城北軍營的獨立混成第4旅團主力就會趕來增援。

…………

正定城北,獨立混成第4旅團司令部。

在聽到槍響的第一時間,留守司令部的獨立混成第4旅團參謀長百武晴吉大佐就下達了緊急集結令,日軍新編成的這十幾個混成旅團的戰鬥力雖然很一般,不過軍事訓練的底子還是不錯的,不到十分鐘,留守司令部的三個步兵大隊就已經集結完畢

日軍新編成的十幾個混成旅團的編制是有差別的,根據守備區域的大小,步兵大隊的數量分爲5到7個不等,譬如瀨川旅團就有7個步兵大隊,而河村旅團(獨立混成第4旅團)則只有5個步兵大隊,不過其餘的直屬部隊的編制是相同的。

河村旅團原有5個步兵大隊,不過由於瀨川旅團大部被殲,僅剩的第2步兵大隊也分別駐紮在十幾個縣城,因此石門市的守備就相當空虛了,因此華北方面軍司令部就從河村旅團抽調出兩個步兵大隊加強了石門的守備力量。

部隊已經集結完畢,百武晴吉大佐戴上軍帽,正要轉身走出辦公室時,辦公桌上的電話機卻響起了急促的鈴聲,百武晴吉大佐皺了皺眉頭,只好走回辦公桌後面拿起電話,電話是石門飛機場打過來的,說是遭到不明武裝襲擊

百武晴吉當下答應調拔一個大隊趕去增援石門飛機場,然後擱下了電話。

話筒剛剛擱下,不等百武晴吉邁步,電話鈴卻再次響了起來,百武晴吉大佐的眉鋒頓時越發蹙緊了,當下耐着性子再次拿起了話筒,這次是石門領事館打來的,說是也遭到了不明武裝的襲擊,要求緊急救援。

百武晴吉大佐額頭上頓時冒出了兩道黑線。

不等百武晴吉大佐回話,旅團參謀部的好幾個少佐參謀已經聯袂而至,將一個個令人心驚肉跳的消息帶了過來:石門市政公署遭到襲擊石門陸軍特務機關遭到襲擊城南大紗廠遭到襲擊城西煉焦廠遭到襲擊

與此同時,正定縣城的四座城門也全都遭到了不明武裝人員的攻擊,東門和南門更是遭到了炮擊

當下百武晴吉大佐將手中的話筒一扔,就大步走向了作戰室。

作戰室裏,七八個作戰參謀正在緊張地忙碌着,不斷地將一面面紅藍兩色的小旗插到了摸擬沙盤上,等到百武晴吉大佐走進作戰室時,沙盤上已經插滿了代表中國軍隊的藍色小旗,少說也有好二三十面之多

“八嘎牙魯。”百武晴吉的眸子霎時睜圓了。

從沙盤上看去,正定縣、石門市的幾十個軍、政、企業機構全部遭到了襲擊,到處都是槍炮聲,到處都在打仗,整個石門還有正定縣城已經打成了一鍋粥可是直到現在,百武晴吉大佐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他甚至還不知道攻擊正定縣城和石門市的究竟是些什麼樣的武裝,土匪?會道門武裝?還是中國政府軍的散兵遊勇?

…………

PS:清明節了,回老家給老爹掃墓。

帶着老婆兒子坐了一天車,累個半死,這章是到了老家後用筆記本碼的,今天就這一章了,大家將就着看吧,明天看情況,後天就能恢復正常更新,不過昨天欠下的一章,還有今天欠的一章,我都會補上的。 百武晴吉的臉上陰沉得幾乎能刮下霜來,這突然的變故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偏偏旅團長河村董又不在,一想起河村董,百武晴吉突然間又激泠泠地打了個冷戰,華北方面軍參謀長佐佐木到一中將眼下可就在正定火車站呢!

當下百武晴吉厲聲喝問道:“火車站聯絡上了沒有?”

“還沒有。”有少佐參謀搖了搖頭,道,“大佐閣下,火車站的電話線還有輸電線纜全都被人切斷了,不僅電話打不通,甚至連電臺信號都中斷了!”整個正定縣城還有石門市都是由發電廠統一供電的,火車站並沒有單獨的備用電源,也沒有電臺專用的手搖式發電機,因此一旦輸電線纜被切斷,那車站裏的電臺也就成了擺設了!

“八嘎牙魯。”百武晴吉的一顆心頓時懸了起來,如果火車站失守,佐佐木到一有個好歹,那他就只能對着天皇畫像切腹謝罪了,當下百武晴吉大佐厲聲喝道,“命令,第3步兵大隊留守司令部,第2步兵大隊馳援機場,第1步兵大隊跟我去火車站!”

“哈依。”站在百武晴吉的兩個少佐大隊長猛然低頭,旋即領命去了。

眼下的情況異常複雜,旅團司令部是必須要留下部隊把守的,因爲司令部裏不僅駐紮着野戰醫院、通訊隊、輜重隊以及炮兵大隊等非步戰單位,而且還有一座規模不算小的後勤倉庫,不留下部隊把守是絕對不行的。

另外,石門機場也是必須要救的,那裏駐紮了一個飛行大隊!

明天天一亮,這個飛行大隊還得飛赴武漢,向前線部隊提供空中支援。

石門機場雖然有兩個中隊的守備兵力,但是,機場既然越過石門駐軍直接把電話打到了旅團司令部,就說明機場的情況已經非常不妙,派兵相救已經是刻不容緩了。

“竹內君,你留守司令部,密切關注戰場態勢,將這裏的情況彙總之後緊急上報方面軍司令部,請求司令部緊急戰術指導!”百武晴吉又向第3步兵大隊的大隊長交待了兩句,當下帶着第1步兵大隊直奔火車站而來。

正定火車站建在正定城外,位於縣城西北角。

當百武晴吉大佐帶着第1步兵大隊匆匆趕到北門時,正定北門居然已經被人佔領了,守備北門的步兵小隊和皇協軍一個排死傷大半,剩下的幾十號人正依託城內建築物與前來偷襲的不明武裝分子對射,場面極度混亂。

時間緊迫,百武晴吉也顧不上試探了,直接就投入一箇中隊發起了強攻。

在日軍猛烈的打擊下,剛剛佔領北城門的不明武裝分子很快就土崩瓦解了,在拋下幾十具屍體之後,剩下的百餘人就作鳥獸散了。

不過,第1步兵大隊剛出城門,就遭到了另一夥武裝分子的襲擊。

這夥武裝分子大約百餘人,裝備極差,只有少量步槍和駁殼槍,他們嗷嗷叫着,以凌亂的隊形從北、西、東三個方向掩殺過來,剛剛出城的第1步兵大隊來不及展開戰鬥隊形,當下就和這夥武裝分子展開了激烈的白刃戰。

不到五分鐘,這夥百餘人的武裝分子就被擊潰了。

百武晴吉正要整頓部隊重新開路時,四周卻再次響起了綿綿不息的殺伐聲,急擡頭環顧四周時,百武晴吉大佐驚恐地發現,又有武裝分子殺到了,而且這次來的不是一夥,而是好幾夥,人數少說也有四五百人了!

“八嘎牙魯!”百武晴吉趕緊命令部隊展開,架起機槍猛烈掃射。

幾十挺輕重機槍一響,蜂擁而來的那幾夥武裝分子頓時死傷慘重,在拋下近百具屍體之後,剩下的武裝分子頓時作鳥獸散,全都縮回了黑暗中。

百武晴吉正欲再次下令開路時,遠處卻第三次響起了山呼海嘯般的殺伐聲。

一發照明彈頓時冉冉升空,耀眼的強光頓時將城門方圓數百米照得亮如白晝。

藉着耀眼的強光,百武晴吉驚恐地發現,城外到處都是武裝分子,黑壓壓的,就像是一羣被燒掉了巢穴的蟻羣,正漫山遍野地掩殺過來。

百武晴吉頓時倒吸一口冷氣,趕緊命令部隊縮回了城內。

因爲,從四面八方掩殺過來的中國武裝人員少說也有兩三千人,要是讓這麼多武裝人員衝到近前攪成一團,百武晴吉的第1步兵大隊就算能贏得白刃戰,最後估計也剩不下幾個人了,到時候拿什麼趕去救援火車站?

不過,百武晴吉大佐很快就後悔了。

如果城外來的只是一羣裝備低劣的武裝分子,那麼百武晴吉的決定當然是正確的,藉助堅固的城垣工事,城外的武裝分子別說只有兩三千人,就算來個兩三萬人,也照樣會被第1步兵大隊打得渣都不剩半點。

可關鍵是,城外的武裝分子裝備其實不差,他們甚至還有炮兵!

事實上,百武晴吉大佐的確已經犯了錯,而且是不可饒恕的致命錯誤!

愚蠢的百武晴吉大佐並沒有發現,從四面八方殺將過來的中國武裝雖然人數衆多,卻全都是合自爲戰,根本就沒有統一有效的指揮,日軍只需要發動一次大規模的逆襲,就能夠以少勝多,將數倍於己的中國武裝一舉擊潰!

可惜的是,百武晴吉大佐並沒有發現這一點。

當第一發炮彈精確地落在城頭時,百武晴吉大佐就知道麻煩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才過了短短不到十五分鐘,北門外居然就出現了迫擊炮羣,超過十門迫擊炮同時對北城門展開了猛烈的炮擊。

炮兵,永遠都是陸戰的王牌!其威力是不容置疑的。

既便是日軍最精銳的野戰師團,在猛烈的炮擊下也一樣會土崩瓦解,更何況是獨立混成第4旅團這樣的守備旅團?幾輪炮擊之後,城門樓子上的十幾個機槍火力就全啞了,緊閉的城門也被中國武裝分子趁機用炸藥包抵近炸開了。

城門一開,幾十個武裝分子就嗷嗷叫囂着衝進了城門洞裏。

北城門內,兩挺九二式重機槍還有六挺歪把子已經構築起扇形的火力封鎖圈,那幾十個武裝分子剛剛衝出門洞,就被猛烈的交叉火力打成了篩子,躲在環形街壘後面的百武晴吉頓時獰笑起來:“衝啊,愚蠢的支那豬,繼續往裏面衝啊!”

不過很快,百武晴吉大佐臉上的笑容就猛然凝固了!

一門37mm戰防炮突然出現在了城門洞裏,正好處於射界內的兩挺九二式重機槍頓時猛烈開火,卻只打得戰防炮的護盾噹噹作響,旋即戰防炮的炮口就綻起了耀眼的紅光,轉瞬之間,正對城門洞的那挺九二式重機槍就已經被掀翻在地。

“戰防炮!?”百武晴吉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可是大殺器!

要是不設法幹掉這門戰防炮,它就能把城門內日軍的十幾個火力點挨個定點清除,那這仗也就沒法打了!當下百武晴吉猛然抽出軍刀往前舉起,旋即聲嘶力竭地怒吼起來:“第4中隊,出擊!打掉中國人的戰防炮!”

…………

正定火車站。

日軍在拋下二十幾具屍體之後退進了站務大樓,試圖憑藉堅固的大樓負隅頑抗,龐虎小隊已經控制了所有的站臺。

“弟兄們,趕緊的,撤!”

龐虎並不知道剛纔那兩顆手雷有沒有建功,但他已經沒時間去考證了,這裏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小鬼子的援軍肯定馬上就要趕到了,等到小鬼大的大部隊一到,他的特戰隊恐怕也只有全軍覆滅的結局了。

“昂……”龐虎話音方落,遠處陡然傳來了一聲嘹亮的汽笛聲。

龐虎和全體特戰隊員急扭頭看時,只見一列車頭冒着滾滾黑的列車已經“吭噗吭噗”地向着車站這邊開了過來,龐虎看了看筆直開過來的列車,又看看停靠在一號站臺上的裝甲列車,頓時間就倒吸了一口冷氣,厲聲大吼道:“閃開,快閃開!”

…………

迎面開來的正是那兩趟運輸彈藥給養的軍用專列中的一列!

由於運輸的彈藥數量龐大,關東軍方面派了一箇中隊武裝押送,這會,軍用專列的列車長佐藤正二已經發現情況不對了,五分鐘前,正定火車站的無線電信號突然中斷,詢問保定和北平站務室,也都說聯絡不到正定火車站。

佐藤正二當即決定不再停靠正定火車站!

佐藤正二的決定無疑是明智的,列車上滿滿地裝載着五千噸彈藥給養,在野外是決定不能停車的,而眼下正定火車站又是情況不明,爲了保險起見,當然也是不能再停靠了,好在列車上剩餘的煤炭足夠列車開到刑臺車站!

於是,滿載着五千噸彈藥給養的專列沒有絲毫的減速,就徑直撞上了停靠在一號站臺上的裝甲列車,兩車相撞,頓時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專列的車頭和裝甲列車的2號車廂同時猛烈潰縮,變成了皺巴巴的鐵皮疙瘩。

速度不減的專列又頂着裝甲列車的殘骸向前繼續滑行,直到裝甲列車的殘骸將鐵軌擠得扭曲變形,專列才脫出了軌道,又貼地向前滑行了好幾百米,才終於停了下來,這會,整個正定火車站已經是煙塵瀰漫,狼籍遍地了。

(未完待續) 正定城東,寶山旅旅部。

“旅座,發電廠也已經拿下,大局已定,小鬼子翻不起什麼浪了!”

劉毅興一邊說一邊興匆匆地走進了作戰室,到現在爲止,寶山旅已經攻佔了石門市以及正定縣的絕大部份戰術目標,僅剩下石門飛機場、正定火車站、獨立混成第4旅團司令部以及正定城東部份街區外還控制在日僞軍手裏。

嶽維漢的“亂仗亂打”的戰術再次取得了極大的成功。

這一刻,劉毅望向嶽維漢的眼神裏充滿了崇敬,是的,就是崇敬,崇拜外加尊敬!

淞滬會戰、四行倉庫還有靖江之役,劉毅都沒有參加過,所以不知道嶽維漢具體是怎麼指揮的,但從揚州開始,劉毅卻一直追隨在嶽維漢身邊,無論是江浦之戰,還是徐州會戰,嶽維漢的臨機決斷和戰術指揮能力都給劉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國軍整個戰鬥序列中,嶽維漢的資歷只能是小字輩,年齡更是排不上號,但若是論戰術指揮能力,卻絕對是無人能出其右!就拿此次石(門)正(定)戰役來說,換了別的國軍將領來指揮,絕對就不敢這麼打!

在劉毅看來,既便是國軍將星羣落中號稱最能征善戰的陳明仁和杜律明,在以三萬烏合之衆面對日軍一個滿編混成旅團時,也絕對不敢在準備不足的前提下貿然發動進攻,更不可能部隊將拆散,以連、排爲單位,發起自由攻擊!

所謂自由攻擊,其實就是漫無目的地亂打一氣。

命令下達之後,寶山旅的指揮體系就已經事實上癱瘓了,數百個連、排各自爲戰,要是打得不好,那就是一羣四處亂竄的無頭蒼繩!日軍指揮官如果能夠及時判明形勢,只需收縮兵力、重兵掃蕩,就能將寶山旅玩到死!

不過,日軍的指揮官卻沒能及時判明形勢,在石門機場、正定車站遭到攻擊後,便愚蠢地做出了分兵救援的決定,結果不等各路日軍抵達目的地,各自爲戰的寶山旅各連、各排就像是嗅到了血腥的食人魚羣,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

嶽維漢卻顯得神情冷漠,並沒有因爲劉毅的報告而有絲毫動容。

旁邊柳忻、玉狐、海倫還有趙欣怡等幾個女人不禁有些意亂情迷起來,嶽維漢寵辱不驚的冷酷讓她們感到深深的迷醉。

什麼是大將風度?這纔是大將風度!

不過,沒有人看到,在聽到劉毅報告之後,嶽維漢卻將手上的白手套脫了下來,然後若無其事地塞進了褲兜裏,如果有人上前將這雙白手套拿出來看看的話,就會意外地發現,這雙手套居然是溼的,上面沁滿了嶽維漢的冷汗!

醫女狂炸天:萬毒小魔妃 事實上,嶽維漢心裏也緊張到不行,只不過臉上沒有流露出來而已。

嶽維漢擡起手腕看看時間,時針已經指向了凌晨四時,當下回頭喝道:“唐大山!”

警衛營長唐大山急上前兩步,挺身應答道:“有!”

嶽維漢冷酷地道:“帶警衛營,立即封鎖正定城及石門市區,不管什麼人,只許進,不許出,強闖哨卡者,格殺勿論!”

“是!”唐大山頓時領命去了。

嶽維漢又道:“池成峯!”

池成峯踏步上前,挺身立正道:“有!”

嶽維漢道:“你馬上去石門機場,圍攻石門機場的部隊,由你統一指揮,不管用什麼辦法,不管付出多大代價,兩小時內必須拿下機場!”

“是!”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