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此時田文軍來到北河省。

他包里拿出了錢,同時還有一把匕首。

這看的觀眾有點不解。

「難道這田文軍要搶劫嗎?」

「別鬧,怎麼可能啊,我覺得應該是有人騙田文軍吧」

………

討論間也確實證明了大家的猜測。

他給朋友打電話表示在北河,然後朋友表示那就是個騙子,照片都是合成過的。

可憐天下父母心,田文軍覺得只要有一絲機會他就不會放棄。

但事實證明這就是騙子。

這幫人就是為了錢。

田文軍在前面跑,幾個人在後面追。最終田文軍為了不被搶到錢,直接跳了河。

「我靠,這田文軍太慘了吧」

「是啊,這她媽的,都這樣了,這幫人還想騙他的錢。」

「是啊,這真的是讓人無語啊。」

………

另一邊,魯曉娟也好不到哪裡去。

她的精神狀況不好,而且心裡醫生想給她治療卻並沒有什麼用。

「你能不能給我老公說不要在這個情況下還跟我提出性要求」

魯曉娟有氣無力的朝著醫生說道:「我覺得,我已經很討厭了?」

顯然,對於醫生說的老公想再要一個孩子的理由魯曉娟並不以為然,她見過心理醫生,也是這麼說的。

但是在她看來自己的前夫田文軍更需要心理治療,同時,她覺得心理醫生有孩子,沒有丟,所以心裡醫生可以心態平和。

這一幕就差一些人罵魯曉娟的老公渣男了。 第684章

在很多人看來,你他媽的老婆都這樣了,你還想著性生活,這不是渣男是什麼?

因此,很多人看這一幕也是非常的憤怒,不過影廳里大家都是保持著安靜。

劇情在繼續。

田文軍每天就像一個瘋子一樣的去找自己的兒子,在網上發布失蹤人口,同時天天的尋找。

情逢對手,神祕妻子買一送一 不過房東卻打算讓田文軍離開了,因為房東打算讓自己的朋友租了。

這還真的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田文軍是想著自己的兒子萬一來了找不到怎麼辦?

「要不是因為這個我早趕你走了。」

房東老頭似笑非笑得說道。

這個時候,魯曉娟來了,她給了田文軍一瓶葯,告訴他睡不著就吃這個葯。

「魯曉娟」

田文軍這個時候突然喊道:「一會我帶你去個地方。」

畫面一轉,來到了河邊的小樓里。

「我是名小學老師。」

鏡頭給到了一個陌生的男子,他有些痛苦的說道「出了事以後為了找孩子我就辭職了。」

緊接著,鏡頭給到了另一個女子,她說道「時間長了,我突然發現我這眼睛好像有一種功能,怎麼說呢?就是,只要我這麼一看,這條街上有多少小孩,男孩女孩,長什麼樣,是不是我兒子,我一看一個準,真的。」

然後另一個女子說道「三年了,我又生了一個兒子,說實話,我覺得背叛了我的女兒。」

「然後我每天,就一條街一條街的找,我就刷刷的看。」

開頭的女子笑著突然神情嚴肅的說道:「然後他們就非說我瘋了。」

「白天想,晚上做夢,夢見沒找到比找到的時候多。」

「問自己知道我沒瘋,我那是裝瘋的,我只有這樣我才能堅持住,我一定會找到我兒子的。必須的,加油。」

這個時候,那個看起來堅強的女子終於哭了起來。

有句話說的好,為母則剛。

緊接著,韓德忠拿著話筒緩緩的走到了中間:「謝謝大家,再次相聚到我們萬里尋子會,這個溫暖的家,我想再重申一遍,我們丟失的孩子是不可替代的,堅決不能再生下一個,要永遠找下去,有請田文軍和家人共同分享。」

鏡頭給到了田文軍。

「我,我來鵬城有些年了。」

田文軍彷彿回憶一般的說道:「一開始做生意給賠了。後來也跟老婆離婚了,沒想到後來,把孩子也給弄丟了,你就覺著撐著自己那好像最後一根線也斷了。」

「我回家,我對著鏡子跟自己說,我說田文軍啊,我說這孩子你一定得找到,只要你想找他就肯定能找到。」

「對不對」

「可是後來,你就覺得有些事,你想不太明白,你說我,我這孩子也讓人拐走了,我這都成人下人了,你說,你說他們還來騙我,你說人怎麼能這樣呢?」

「再到後來,那後來可好了,連騙子都不騙我了,沒動靜,石沉大海,真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就到那時候你就覺得,有個人騙騙你,你覺得好像挺好的,有個人騙你,你覺得還有希望。」

「這希望真跟飯一樣,不吃不行,這希望對咱們來說太重要了。」

……

田文軍說到這裡的時候,鏡頭給到了諸多父母的,每一個人臉上都掛著眼淚。

能夠聚集到這裡的都是可憐的父母,孩子都是被拐走了。

劇情繼續,韓德忠表示讓新家人魯曉娟來分享。

魯曉娟這個時候沉默的不發一言。

韓德忠看到這裡說道:「請大家起立。」

所有的人站了起來,然後互相拉著手說:「當我們受苦,願所有的苦難成為拯救一切眾生苦難的補償,當我們慈悲,不再以吸干別人喂飼自己,這是對別人的慈悲,也是對自己的慈悲。」

說到這,本來就結束了,而魯曉娟確實臉上掛滿了淚水:「其實我特別想對大家說,其實那天我把鵬鵬送到田文軍那去我就開車走了,然後我就感覺鵬鵬在後面追我的車,但是我沒回頭,對不起,是我把孩子弄丟的,對不起,對不起。」

………

這一幕看的很多人也抑鬱了。

很多人如果沒有孩子永遠不會理解什麼是父母。

對於父母來說,孩子就是天,是地,是命根子。

余林生此時覺得自己非常的正確,沒有讓老婆來是正確的。

這要看了,不抑鬱是不可能的。

簡直太虐了,太催淚了。

影廳里,有一些年輕的媽媽已經掉淚了,甚至還有一些人已經想著回去一定要讓孩子不能離開自己的視線。

很多時候,孩子就是在一瞬間就說沒有就沒有了。

劇情繼續。

哈嘍,勐鬼督察官 魯曉娟的現任老公希望田文軍可以勸一下魯曉娟。

因為在他看來,魯曉娟已經完全的瘋了,飯也不吃,凌晨三點鐘就坐在那裡,還說他不是鵬鵬的爸爸,根本不講理。

「我跟魯曉娟,以前的事是我對不起你,但這日子都得過下去,人終歸要接受現實。」

魯曉娟老公朝著田文軍說道。

「我憑什麼接收現實?」

田文軍望著魯曉娟老公說道:「我覺得她有句話說的對,你不是鵬鵬的爸爸,你說你能理解,其實你還是不能理解。」

………

余林生不得不佩服林塵,因為這種寫人心的簡直太他媽精準了。

另一邊,洛青無語的說道:「據我所知,林塵大學畢業了就沒有任何的人生閱歷,你說他為什麼彷彿看透了所有人心呢?」

洛海低聲說道「有些人啊,就是天才,我覺得林塵就是這樣的天才,編劇需要有人生閱歷的,但是編劇更需要的要有敏感性,要懂人心,這一點林塵是天生的。」

…………

影廳里此時很安靜,因為田文軍終於得到了一個靠譜的消息,可是緊隨其後的卻是田鵬根本就不認識他們了。

三年。

整整三年的時間。

當田文軍終於找到了自己的鵬鵬的時候卻不是什麼大團圓,相反鵬鵬卻喊著別人媽媽。

這種痛楚很多人根本不可能有什麼感動深受的。

同時,這種劇情發展也算出其不意。

以往不是沒有這類的題材,但是基本上都不怎麼透徹。

影片此時剛剛過去了二分之一,接下來的二分之一就是李紅琴的故事了。

因為鵬鵬已經把她當成了親媽,她還有一個女兒,女兒此時也被送到了福利院了。

一切的一切彷彿都崩塌了一般。

明明是老公給自己的孩子,怎麼就變成了人販子了?

而且老公那麼老實憨厚的人,怎麼會是人販子?

腹黑寶寶:媽咪是大明星 李紅琴並不相信,可是人證、物證都在,她就是不信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證據確鑿。

好事。

在影廳的很多人看來這事算是圓滿解決了,但是真正的虐也才開始。

劇情繼續。

田文軍給鵬鵬剪髮了,表示著重新開始,至於李紅琴則是因為妨礙公務罪在監獄里改造了半年。

眨眼,半年後,李紅琴獲釋。

至於李紅琴的女兒楊吉芳因為DNA資料庫找不到匹配她的親身父母從而暫由鵬城市福利院撫養。

對於李紅琴來說,她再次的來到鵬城就想把孩子接走。

但是負責人卻並不想她見女兒,因為對於負責人來說,到底楊吉芳是拐來的還是撿來的這個誰都不知道。

接下來的一幕是窗戶上李紅琴見到了楊吉芳,這一處也是相當煽情。

……

「我覺得最可恨的是李紅琴的丈夫。」

「沒錯,我覺得也是,尼瑪,不管怎麼說孩子是無辜的啊。」

「其實李紅琴也是挺可憐的啊。」

「對的啊,我覺得也相當可憐啊。」

「可憐個屁,人販子的老婆,有什麼可憐的。」

……

影廳里產生了一些爭議。

坐在一邊的林塵卻是暗暗點頭,有時候電影並不怕沒有爭議,若是沒有爭議才是代表著要涼涼了。

接下來就是落魄的律師高夏替李紅琴想盡一切辦法想要討回楊吉芳的線了。

煽情的影廳里很多人都催淚了。

尤其是李紅琴看見田鵬想抱抱的時候,結果卻是被其它人給暴打了。

人販子的老婆。

這麼一句話直接引得所有人的暴怒。

同時,韓德忠則是給了田文軍發了一條消息。

「我做了這麼多,偏偏找到的是你,我找不動了。」

一句話讓所有觀影的眾人也都是微微一楞。

至於魯曉娟的老公也是受不了了,因為他想要孩子的時候魯曉娟不想要不說,現在卻還要再收養一個。

「不行我們就離婚吧,好讓你們復婚。」

魯曉娟的老公說完這句話,然後魯曉娟帶著田鵬離開了。

畫面一轉,韓德忠帶著老婆來辦生育證,結果工作人員要韓小寶的死亡證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