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和武則天聊了一下,武則天告訴嬴政了幾個方案,他仔細想了想,其實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辦法,虛無界是比地球要強很多的世界!他們要進攻地球除了消耗創世神所留下來的世界力量意外也實在是沒有什麼更多的或者更好的辦法……

也不知道創世神留下的那一些力量還能堅持多久……

魔鬼王撒旦已經和我們磨了百萬年了!

從一開始的隨便就能打退到現在必須全力才能封印……對方的耐心已經是前無古人的了……

深深的嘆了口氣,自從千年前虛無界大舉入侵又將他們打退封印之後,創世神留下的力量明顯少了一大截,現在的全世界都在瘋狂的用性命去減緩創世神力量的消耗……

回憶著自己感應到的情況和與武則天說完后對方給的一些想法,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隨手一揮,代表皇帝權威和力量權杖出現在眼前。

還記得,這個是華夏的李約翰大牧師為自己主持的登基儀式上將這個被教會在那場大戰之中保護下來的東西交給自己的……

代表的是皇帝的權利,職責,頭上的王冠代表的是皇帝的枷鎖,必須鎖住自己的心,可以鎖別人的力量。

權杖一杖地,一陣光華閃爍著。

千裡外,一個沒有什麼需要做的人感受到了力量,一下子就響應了嬴政的召喚。

隨即皇宮的前方出現一個閃光,一個人影出現在皇宮之中,出現的那一刻就立即跪倒在地上,單膝跪著,這個是武將的覲見禮。

嫡女爲妻:庶夫狠囂張 「微臣,參見吾王,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愛卿,本王此次招你前來,是因為島省出現了一些的事情,朕要你前去島國,保護島國的人民!……」

嬴政威嚴的聲音在皇宮裡面回蕩著。

「臣,接命!……」

旗木卡卡西說著正要行動,但是嬴政的聲音又響起來了。

「以防萬一,你帶上我愛羅一起去吧……」

說完,嬴政揮了揮手,旗木卡卡西一下子就閃爍著消失在了皇宮之中。

隨後又安排了一些的事情,嬴政的日常也就這一些了……

……

櫻滿集不知道自己這邊的情況已經引起了皇宮裡面的國王的注意,在小合唱結束之後就即將迎來十天的長假……

文藝匯演結束,就如同解放,所有人跳躍著,歡呼著,期待接下來的小長假。

下午,XXX學校,一班。

「集!乾的漂亮!……」

忽然把櫻滿集他們叫上台。

然後對著櫻滿集的肩膀就是輕輕一拍,提出這個建議的老師,也是櫻滿集他們的班主任非常開心的誇讚,說真的,他那個時候也就是隨意的一說,沒想到櫻滿集真的搞出了事情,還是恐怕是整個文藝匯演最漂亮最好的表演。

「老師,請不要太過於誇獎我們啦,會讓我們驕傲的!……」

櫻滿集表面笑嘻嘻,實際上也是把自己的一些擔憂說出來。

老師明顯是有一些愣住了,仔細的看了櫻滿集一眼,然後開懷大笑道。

「沒事,今天就允許你們驕傲!這是你們通過努力換來的!來!大家鼓掌!……」

說著帶頭快速鼓掌起來……

一眾同學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卻也都鼓掌起來。

和櫻滿集同班的那一些戰隊小夥伴立刻就臉紅紅的,雙眼都不知道該看什麼了。

櫻滿集突然轉頭,看了一眼戰隊的小夥伴們。

然後轉過頭,鞠躬:「謝謝大家……」 劉璋入主州府後的益州官場,就是一攤糊塗賬,誰算誰完蛋。

很多事情並非全是劉璋的主要責任,諸如逼反張魯,根從劉焉利用五斗米教剷除州中豪強起就種下了。劉璋上任之後整個益州蔓延的五斗米教徒已愈演愈烈,宗教與政權的碰撞無法避免,再加上新仇舊恨,故而剛爲代刺史便殺死張魯母並不偏激與奇怪。事情壞就壞在,殺死張魯親屬後他才發現,他拿盤踞漢中的張魯沒辦法。

殺張魯親屬快意,可非但沒解決麻煩,反而多了個大麻煩。益州至此,北方藩籬成爲大敵,何況漢中的張魯並非是多了個外敵那麼簡單,此消彼長,不但益州多了敵人,而且還少了割據之下控制中的土地。

張魯的麻煩還沒完,接着又發生沈彌、婁發、甘寧等叛亂的事情。這也是發生在劉璋剛剛上任第一個年頭的事,其實準確說來他們並不算叛亂,當時劉焉病發而死,劉璋代刺史繼位,但長安並非任命他接任刺史。

長安任命的,是潁川人扈瑁爲刺史。荊州對此究竟是很感興趣還是忠於漢朝已不得而知,但荊州派出別駕劉闔策反沈彌、婁發、甘寧等人,進攻劉璋。

擊敗他們的人,是趙韙。戰敗後甘寧等人逃入荊州,劉璋派趙韙繼續進攻荊州,結果自不必說,沒能戰勝不了了之,接着除了北面,與東面的荊州也相互交惡。

荊州入侵而劉璋不能制,致使州中舊有的士人相當埋怨並且人心叛離。此時此刻,在益州東部阻擋荊州兵的趙韙很得民心。接着就到了現在,負責守備張魯的巴東太守龐羲私募私兵部曲被人告狀到劉璋那裏,劉璋不喜欲處罰龐羲,趙韙多次勸阻……天下從來沒有哪個君主會在外敵即將入侵時處罰守備外敵的大將,可劉璋非但不聽,還責備趙韙。

結果便有了這一幕,曾經的劉氏鐵桿,甚至劉璋上位都多虧他力保的趙韙暗中勾結州中的世家望族,發動對劉璋的叛亂,在張魯進軍白水關、燕氏於北虎視眈眈之時。

傻子都能看出這對益州而言究竟有多驚險,驚險到……龐羲想直接攥着東州兵造反!

響應趙韙!

這是龐羲頭腦中第一個想法,不過有人比他的嘴還快,嚴顏驚道:“州中兵力皆在趙韙之手,如此一來州府危矣!龐使君,還請你坐鎮白水關,在下這便引四千軍士回兵救成都!”

“嚴將軍且慢!”

龐羲瞪大了眼睛叫住風風火火的嚴顏,探手輕聲道:“將軍稍安勿躁,眼下城外張魯軍攻城有異,州中反叛着實來得蹊蹺,尚需嚴將軍坐鎮,在下回還成都一看究竟。當下危機之時,唯有您這樣的我州老將方可在此阻擋張魯啊!”

高帽子人人都樂意戴,龐羲打的就是這樣的想法。如今趙韙在州中謀反,是他必須站出來的時候,如果錯過此時,將來州中將不再有人幫他說話,何況他本就因劉璋的猜忌而感到不快,但他不能呆在這裏放嚴顏回去。

趙韙手裏掌握的東州兵其實並不多,此次叛亂的主力應當是州中的豪強大族,若嚴顏回去,那些人未必抵擋得住。何況若嚴顏離開,他也不可能開關放張魯進來。就算真像他的猜測張魯與趙韙有所勾結,可他在益州阻擋張魯多年,雙方早就有化不開的血仇,一旦開關放張魯進來,只怕張魯第一件事便是將自己殺了祭旗。

嚴顏待在這,自己領兵回去與趙韙一同收拾劉璋,待大事底定再引兵北上鎖死葭萌關向燕北稱臣,這是龐羲在急智中想到第一個脫身辦法;此外的存活之道,便是引另外一支與自己親善的兵馬入益,譬如涼州馬氏或反攻荊州的客將劉備,讓他們與張魯龍爭虎鬥。

不論如何,事情走到這一步,想要保全益州在手,於龐羲看來已不可能,倒不如將這塊土地交與旁人。總好過劉璋這個地方豪強般的漢室宗親總想着守住一畝三分地還老有個風吹草動便覺得有人要害他來得好!

“不,眼下只有閣下才能守住白水關,關下張魯有賊數萬,非東州兵所不能御。”嚴顏搖頭,堅定地對龐羲道:“只要閣下佔據白水不降,不出三月,嚴某必平定叛亂以發兵來援!”

嚴顏心裏還拿不定主意,這種內憂外患的關口上他也不敢拿劉璋的那封密信說事,不過卻萬萬不敢放龐羲回成都。成都乃益州堅城,即便趙韙有幾千東州兵在手也未必能快速攻破,可若放任龐羲這兩營東州兵、一營板楯蠻私兵入成都,結果可就不一樣了……誰能擋得住?

白日做夢,誰都擋不住!

他這番話很明顯帶着二層意思便是,要想讓龐羲自己回去,就必須要將東州兵的指揮權交給他,帶着四千益州兵回去。這對龐羲而言也是不可能的,龐羲對自己用兵斤兩也很清楚,仰仗東州兵數年之間還數次敗給張魯,東州兵就是他的命根!

龐羲眯起眼睛,搖頭嘆了口氣道:“承蒙老將看得起在下,若如此在下也只能死守白水關,以待老將軍回還。將軍,還望務必早日回還,在下獨力守備白水,可謂提心吊膽!”

嚴顏面上那份冷冽這才悄然散去,抱拳應下,道:“不出三月,必領兵回還,龐使君保重!”

話音一落,嚴顏便風風火火地向關下走去,臨走還不忘對關上東州兵道:“不要將我軍旗幟撤下,勿要讓關下賊寇探明虛實!”

嚴顏走下城頭,龐羲卻面目陰晴不定地站在關頭,垂頭看着嚴顏一步一步走下關階的身影,心中百千念頭迴轉,最終瞧了一眼關內伍什成羣的東州兵與嚴顏身邊寥寥幾名衛士,最終狠狠地擰下眉頭,擡手拉開大弓,羽箭自關上曳着射向不過二十餘步下的嚴顏後脖頸。

伴着一抹血花爆開,龐羲在關上暴喝道:“嚴顏謀反,東州武士速殺之!” 七個(原本是五個,但是加上奧村磷和奧村雪男轉校生就變成了七個人其實是不算櫻滿集的,加上櫻滿集應該有八個……)小朋友也很快就反應過來,一起鞠躬:「謝謝大家……」

這一次,眾人沒有說什麼,只是拚命鼓掌。

大概半分鐘后,櫻滿集抬起身體,身後的小夥伴們也抬起身體。

掌聲慢慢的停下了。

「好了,事情大概也就是這樣了,同學們……祝你們中秋國慶快樂!……」

老師笑著說道。

「謝謝老師!也祝老師中秋國慶快樂!……」

「好,謝謝大家……那麼……下課!……」

老師說著,一眾小不點開始收拾書本之類的。

整理書包的速度快的很。

「老師再見……」

「老師再見……」

……

櫻滿集一一從教室裡面出來,結伴一起走著。

現在的時間才剛剛好,下午剛開始的時候大概1點四十五十左右,時間還很足夠……

「走!米娜,隊長最近發現一個新的秘密基地!……」

櫻滿集笑著帶著一眾小夥伴們前往一個地方,在馬路上面小心翼翼的繞來繞去,按最小心不會走紅綠燈的路線走著,最後在一片城區之中走進了一個廢棄了挺久的工廠。

一眾小夥伴們嘻嘻鬧鬧的,就在這個時候,小鳥游六花突然站起來,來到了窗戶那裡,然後十分驚慌的說道:「有人來了!所有人!埋伏!……」

櫻滿集立刻就率先找到掩體。

一群小不點都找到掩體藏起來,就在櫻滿集他們躲起來,然後偷偷的看一眼兩眼的時候,發現,居然是一個大概是高中的學生。

他來到了這裡之後就拿出了一堆的材料開始不斷的放在自己帶來的電磁鍋裡面燒起來,搞了半天,櫻滿集他們有一種玩秘密特工的感覺,不斷的想要看清楚那個少年在你弄什麼,但是又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就在這個時候櫻滿集他們發現外面居然開始下雨了,這個……有一點尷尬,不知道什麼時候雨會停,要是雨一直不停的話……額,有那個少年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對方應該是家在這附近吧?那請對方幫忙帶一些雨傘過來好了……

櫻滿集他們發現了,那個少年是拿著一個大大的書本,好像是在按照那個書本上面記載的東西實驗著什麼,一個個奇怪的材料加進去,有一些的蜈蚣之類的毒物,有一些樹根草皮之類的玩意兒,還有一些的奇怪植物的葉片。

最後燒出了一鍋紫黑色半透明的藥水,然後……居然拿出了一個貓的屍體,然後把藥水餵給那死去的貓嘴裡!

就在這個時候,櫻滿集聽到了什麼人走路的聲音,是高跟鞋的聲音,所以能聽的清楚……

偷偷的移動到了窗戶旁邊,這個時候那個少年似乎也聽到了也慢慢的移動到了窗戶旁邊,只不過櫻滿集是在廢棄工廠的第三層,而那個少年是在廢棄工廠的第二層。

好像那個少年對於外面來的人已經見怪不怪了,櫻滿集隱隱約約的聽到他在空曠的工廠裡面輕聲感嘆。

「富貴人家的大小姐也不好過啊!每天都有許多的怨氣,需要到這種沒人的地方發泄……」

櫻滿集發現原本只是自己一個人在窗戶那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櫻滿集對著窗戶的地方周圍就出現了一個個小小的頭顱,周圍那一群小夥伴真的是潛行MAX,櫻滿集根本就沒發現他們什麼時候到自己身邊的,直到因為十幾個人擠在一起導致櫻滿集和周圍兩個小夥伴皮膚衣服觸碰擠壓在一起才發現十三個人已經來到了自己旁邊,剩下的兩個偷偷的,慢慢的走到最邊緣,把原本在窗戶邊緣的小夥伴擠過去,這個也就是導致了,櫻滿集感覺兩邊被小夥伴們的皮膚衣服擠壓的原因。

有一點無語的看著互相擠在一起看著外面有一些失控的發泄怨氣的少女的小夥伴們。

就在這個時候,櫻滿集他們聽到了一個很不妙的話。

「爸爸你每年以記錄成長來拍我的裸照啊!!!……」

就在這個時候,下面那層的少年似乎被這話給驚呆了,一個飲料瓶不小心的掉了下去,砸在地上,發出響聲讓少女嚇了一跳。

我能升級萬物 抬起頭,發現頭上那廢棄工廠的第二層和第三層都有人,瞬間就不由得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

第二層的那一個本來就已經讓她嚇了一跳了,第三層的那十幾個人頭和朴靈朴靈的大眼睛,瞬間就感覺這一個場景有一點驚悚。

那一個女孩在發現自己的失態發泄被這麼多人看到,一開始是感覺非常的害怕,然後臉慢慢的就紅了起來。

她並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頭慢慢的低下來,走進這個廢棄工廠裡面。

看上去給人的感覺是,她好像忽然變得極其的憂鬱,不知道低著頭是在想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櫻滿集皺起了眉頭。

同時,櫻滿真名和邪王真眼小鳥游六花也都皺眉起來了……

今天……居然直接就來了兩次一起出現?!

櫻滿集臉色變得極差。

這一次來的不是寄生獸,因為寄生獸是異類不會發出虛無氣息!

櫻滿集讓戰隊的小夥伴們小心點,然後帶著姐姐和邪王真眼對著打開的窗戶就是一個翔天龍躍陣,在空氣之中旋轉幾百度,然後……

看到自己快要以頭著地,櫻滿集的能量發動,三個人瞬間停下旋轉,櫻滿集控制著自己三個人慢慢的站在地上,看著慢慢的圍上來的生物……

可能是不知道哪裡的虛無縫隙裡面鑽出來的殭屍……

櫻滿集不知道是不是虛無界只是隨便派點東西來騷擾自己,這一些殭屍……嗯,很垃圾……

虧櫻滿集還嚇了一跳,心裡在感覺到的時候剎那思緒萬千。

重生后我有了錦鯉運 在雨天之中,殭屍在不斷的走動著……

櫻滿集他們的衣服也慢慢的的雨水打濕,櫻滿集的雙手掌心之中有著高濃度的不知火在燃燒著,蒸發了一大片的雨水。

和兩個蘿莉一起戰鬥……

就在這個時候,邪王真眼突然發現……

自己是……三人裡面最弱的!……

『我……很弱呢……』

心裡出現這樣的想法,邪王真眼有一點不好過。

絕品催眠師 『不!我也要變強!集……他是隊長!我不能給隊長拖後腿!……』

這麼想著,摘掉了自己的眼罩。

臉上瞬間變得一半無比猙獰,彷彿兩個人的臉兩個表情強行切下來組合而成。

一半猙獰,一半清純可愛……

「吾……乃邪王真眼!……」

宣告一樣的說著,邪王真眼的黃金眼瞳一下子噴發出金色激光,直接穿透一個殭屍的頭顱……

轉頭,眼瞳不斷的噴射出金色激光,時不時連續的噴吐著,變成一個長長的激光劍般,頭一轉,眼中的激光劃過戰場,一個個殭屍被斬成兩半死去!

櫻滿集不斷的把殭屍踢飛起來,這一種低級非凡殭屍比起普通人要強很多,但是櫻滿集現在已經成功踏入非凡等級,對於普通人力量要強很多殭屍可不一定能和櫻滿集扳手腕。

所以櫻滿集的腿力量可更不低!

將殭屍踢飛起來,櫻滿集快速的結忍印。

「不知火!豪火球之術!」

櫻滿集雙手在嘴上成喇叭裝,一團巨大的火焰噴吐出來,把在天上的殭屍燒死。

火焰和光明是死亡類生物最討厭和恐懼以及克制的能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