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龍飛完全沒有想到老吞天獸在這件事上竟然如此好說話,原本龍飛已經準備好一籮筐的好話,打算儘力爭取,沒想到全沒派上用場,一時間不禁愣在當場,不過一股喜悅之情卻是悄然衝上腦門。

「太好了!諾叔!謝謝你諾叔!」龍飛終於還是忍不住興奮的嚎了出來。

「你不用謝我!老子是為了自己,這該死的鎚子里實在太寂寞了,老子早就盼著能有個伴陪我說說話。」老吞天獸感嘆道。

「諾叔你放心!到時候露露和你住在一起,你別嫌她話多就行!」龍飛可是知道龍露露這貨的脾性,她那話匣子一旦打開,那簡直就是一個養鴨場。

PS:明天是2013年最後一天,大家有什麼就砸什麼吧,抽煙來者不拒哈!!!無恥的飄過!!!! 搞定了老吞天獸,龍飛心裡總算有了底,露露那邊根本不是問題。反正這件事不管是對老吞天獸還是露露,又或者是對龍飛自己那都是有益無害,完全可以算是一箭三雕的好事。

龍飛也沒耽誤,得到老吞天獸的授權之後,龍飛當即將事情原委告訴露露,爭取露露的同意。

果不其然,露露和老吞天獸一個德行,想都沒想就答應了,理由是殺戮意志消失后,一個人好悶好無聊。

龍飛對這兩貨算是徹底無語了,不過心裡卻是暗自欣喜。一旦板磚和呑天錘結合,那麼自己的本命法寶可就強大了,最重要的是融合后的寶物能夠隨心所欲,可以根據不同的環境變成不同的稱手兵刃,如此一來當真是得心應手。

打鐵趁熱,龍飛當場便將板磚和呑天錘送進乾坤鎮魂戒中,並且迅速施展出混沌之煅。

龍飛主要是怕夜長夢多,時間一長老吞天獸和露露難保不會變卦,所以龍飛自然是當機立斷。

……

一炷香時間。

耗費不少本源之力后,板磚和呑天錘總算是融為了一體,原本龍飛以為兩件高級寶物融合肯定會有一個漫長的過程。可沒想到的是,板磚和呑天錘的融合僅僅才耗去不到一炷香的時間。

此刻龍飛把玩著板磚和呑天錘的融合產物,一會將其變為腰帶,一會將其變為護腕,戒指……簡直是愛不釋手。

正當龍飛忘我的把玩著「吞天板磚」時,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則訊息。

「當前寶物為混沌二階法寶,鑒定完畢!」

看到這則訊息,龍飛心頭為之一振。

「什麼叫做混沌二階法寶?混沌二階是什麼概念?難道說滅世法寶之上的品級就是混沌法寶不成?可這二階代表著什麼呢?若說滅世法寶之上是混沌法寶,那麼混沌法寶到底又分為幾階呢?」一連串的問號頓時在龍飛心頭升起。

「小子,你別想著問我,我吞天獸族根本就不用法寶。」還沒等龍飛開口,老吞天獸搶先堵住了龍飛的嘴。

「龍飛哥哥,我只聽說過上古神器和混沌神器,可從沒聽說過分一階二階的混沌法寶!」露露也跟著附和道。

龍飛一時陷入無語中,不過片刻之後龍飛便想到了主意,這種事情自然要問修羅弒才對,他才是真正的上古強者,興許他能知道。不過龍飛心裡也不是十分確定,畢竟呑天錘當初就是修羅弒送給自己的,可他當時並沒有透露呑天錘的品階,看來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龍飛最大的優點就是遇事不鑽牛角尖,做事撞穿南牆不回頭。既然一時半會根本弄不清楚混沌法寶的具體概念,龍飛也就隨它去了,反正知道這是一件品階超越滅世級的法寶就行了。

下一刻,龍飛直接將「吞天板磚」變成一枚扳指套在右手大拇指上,「吞天板磚」是龍飛專門為融合后的板磚和吞天錘所取的名字,可謂十分貼切。

……

第二天。

龍飛決定前往修羅位面,如今許多事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伯尤和半仙現在生死不明,小炮涅槃在即,所以龍飛必須儘力加快進程。

為了眾人的安全,龍飛還是將屠神雇傭兵眾人重新送回天堂牢獄,整個琉球位面只留下數十僕人看守。

透過修羅令牌,龍飛聯繫上修羅弒。

一束白光突然從天而降落在龍飛身上,緊接著龍飛消失在原地。

修羅位面是一個極為特殊的位面,並非固定在某一個空間中,而是隨著修羅弒的意願在洪荒宇宙中飄蕩。所以只要修羅弒願意,他完全可以瞬間攝走任何修為在他之下的人。當然,修羅弒絕非吃飽了撐著沒事幹的人,常人自是入不了修羅弒的法眼,眼下也只有龍飛才能隨時聯繫上他。

當龍飛再度睜開眼時,自己已置身修羅弒所在大殿中。

「師傅!」龍飛一抬眼,對著大殿正中處的玉雕恭敬說道。

「龍飛,你此趟前來可是有什麼事需要為師幫忙?」修羅弒的蒼老的聲音隨之響起。

龍飛點點頭:「師傅,徒兒這次來一是給師傅您送來續命神丹,二是有件東西要給您過目,三是有些疑問需要師傅您幫助解答。」龍飛恭敬說道。

「哦!」修羅弒輕咦一聲:「不急!一件一件慢慢說。」

龍飛點了點頭,隨手掏出一個玉瓶:「師傅,這是太上老祖為您煉製的續命神丹,請師傅收下。」說完,龍飛手腕輕輕一推,玉瓶朝著修羅弒所在玉雕緩緩飄去。

「好!續命神丹為師收下了,你代為師好好感謝下太上老君。」修羅弒當下也不矯情,當初收龍飛為徒的目的便是這續命神丹,雖然現在續命神丹已經不是修羅弒對龍飛的唯一期望,但對於修羅弒來說這仍然是至關重要的東西。

「師傅放心!徒兒定會好好感謝老祖。」雖然龍飛背地裡一直把太上老君稱作老傢伙,但那其實是龍飛對太上老君的另一種尊敬。

「嗯!那你說說第二件事吧!」修羅弒對於龍飛所謂的事情也相當好奇。

「師傅,徒兒這第二件事與師傅您有關,還請師傅做好心理準備。」龍飛只怕修羅弒見到自己的肉身後,一時間會無法接受。

「與為師有關?」修羅弒頓時更加好奇。

龍飛鄭重的點點頭:「準確來說,就是師傅您的事情。」修羅弒的肉身可不就是修羅弒自己的事情嗎?

「為師之事?」修羅弒當下更迦納悶,語氣中充滿了難以自信。

「師傅您請看!」龍飛一揮手,當即將修羅弒的肉身從永恆空間中釋放出來。

「啊!」修羅弒頓時驚呼一聲,完全是震驚的語氣。

「龍飛,你怎麼會有為師的肉身,難道你去了宇宙戰場?去了為師隕落之地?不可能!就連為師進去都隕落在那,你又如何能安然出來?」修羅弒反應過來后,趕忙質問龍飛。

龍飛搖了搖頭:「師傅,你先別急,聽徒兒與你慢慢道來!……」

……

花了一刻鐘時間,龍飛將乾坤鎮魂戒永恆空間一事告知了修羅弒,同時也將自己的一些設想說了出來。

「龍飛,你的意思是說,三位執法者和龍神當年闖入了為師的隕落之地,而後將為師的肉身收藏在乾坤鎮魂戒的永恆空間中?」修羅弒駭然說道。

龍飛皺眉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的,乾坤鎮魂戒有個特性,非銀河一脈血統無法認主。若非盤古父神將師傅的肉身收起,那徒兒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人能夠將師傅的肉身轉移進永恆空間。至於乾坤鎮魂戒後來為何會出現在銀河宇宙判官手中,這一點徒兒暫時還沒有絲毫頭緒。」

「你說的也有一定道理,看來這件事的背後還有一隻手,一隻遮天大手!」修羅弒沉聲說道。

「師傅,這些尚未可知的事情,也非一時半會能夠查出。如今您有了自己的肉身,不知是否可以重見天日呢?」龍飛眼下最想知道只有這件事,假若修羅弒能夠藉助自己原本的肉身復活,那麼自己無疑多出一大助力。

「龍飛,這具肉身確實是為師原本的肉身不假,但想憑藉它重見天日,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修羅弒感慨道。

龍飛微微一怔,隨即趕忙問道:「還需要什麼條件嗎?」

「龍飛,難道你沒發現為師的肉身識海已毀嗎?」修羅弒無奈說道。

「識海已毀?」龍飛一怔,趕忙分出神識進入修羅弒肉身中探查。

片刻后,龍飛收回神識,情況果然和修羅弒所說一致,識海早已被毀。不過想想也是,若非識海被毀,修羅弒又怎麼可能捨棄肉身?龍飛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察覺,那完全是因為興奮沖昏了頭腦,忽略了查探修羅弒肉身的情況。

「師傅,識海受損還有辦法修復嗎?」修羅弒剛剛只是說不容易,而並非是無法修復,所以龍飛斷定只要付出一定代價,這具肉身還是可以使用的。

「有倒是有,只是代價極大……」修羅弒似乎有點不好意思開口。

龍飛此時也聽出修羅弒閃爍其詞,似乎有所顧忌,於是趕忙道:「還請師傅告訴徒兒修復識海的具體條件,無論刀山火海,徒兒也定要師傅重見天日。」修羅弒一旦復活,帶給龍飛的好處那是不言而喻的。

「龍飛,修復損毀的識海還得請太上老君出手,據為師所知,他有一種丹藥名喚生生再造丹,這種丹藥可以讓肉身重新煥發生機,可以修復肉身的任何損傷,包括識海。」修羅弒心中感動,知道龍飛是個堅定執著的人,當下也不在隱瞞。

「生生再造丹?」龍飛從未聽過這種丹藥,身上眾多丹藥中更是沒有一種喚作此名。

不過對於修羅弒所說,龍飛倒是沒有懷疑,修羅弒既然能夠說出丹藥的名字,那就肯定存在這種丹藥,看來眼下只能詢問太上老君,否則無解。

PS:兄弟們小年快樂!!!給紅包啊!!!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恭喜發財,紅包拿來!!! 「龍飛,為師只是聽說過這生生再造丹的功效,至於具體需要什麼材料,為師一無所知,不過想來所需不凡。只可惜為師身上如今已沒有任何天材地寶,亦無法外出尋找,所以……」修羅弒無奈說道。

「師傅,材料一事包在徒兒身上,只要太上老祖那確有此丹,徒兒就一定能拿到手。」龍飛信心滿滿的說道。

龍飛倒不是在說大話,仙界三個老頭曾經向龍飛承諾過,只要是龍飛需要的東西,他們一定會全力支持。龍飛還就不相信一顆生生再造丹還能比九轉金丹,比續命神丹更變態。不過有一點龍飛是肯定的,生生再造丹恐怕還真沒有現成的。從太上老君給自己丹藥中來看,這種丹藥如果真的有現成的存在,那太上老君當初沒有理由不給自己備上一兩顆防身。

「龍飛,為師又給你出了難題,待為師重見天日,定不會讓你失望。」修羅弒愧疚說道。

「讓師傅重見天日是徒兒的心愿,師傅您就放心吧!一顆生生再造丹還難不倒徒兒!」龍飛安慰道。

「龍飛,你把為師的肉身重新放回永恆空間吧,只有放在那裡才能更好的保存!」修羅弒當下已知永恆空間是個靜止空間,肉身放在其中自然好過放在別處。

龍飛點了點頭,重新收回修羅弒的肉身。同時心中暗嘆,真是一波三折!這生生再造丹也不知到底需要些什麼材料。當下龍飛只盼銀河宇宙能有齊備的材料,若有現成的那就最好不過了。

「龍飛,為師看你進步很大,快跟為師說說,這些年你都經歷了些什麼?」

修羅弒自然是一眼看穿龍飛當下的修為,龍飛上一次抵達修羅戰場時不過才破空初期,現如今僅過百餘年而已,龍飛的修為就已連跨兩大境界,若說這其中沒有際遇,打死修羅弒也不相信。

「師傅,此事說來話長……」

……

對於修羅弒,龍飛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當下一五一十將自己這百餘年中所經歷的事情一一告訴修羅弒。從成就修羅離開修羅戰場,橫掃宇文家、黃家,一直講到伯尤、半仙被擒,再到諾克家族浮出水面。整整半天時間,龍飛才將事情的經過敘述個七七八八。

……

「混蛋!別讓老夫知道是誰搶了語嫣,否則老夫定要將他挫骨揚灰!」龍飛這百餘年來所經歷的屈辱讓修羅弒暴怒不已。特別是在聽到小語嫣被奪之後,修羅弒更是怒氣衝天,簡直恨不得立馬復活,出去將這些人統統揪出來殺個片甲不留。

「師傅,語嫣現在應該沒有什麼危險,目前徒兒最大的困境是這諾克家族,不知師傅是否了解這諾克家族?」龍飛趕忙繞開話題,要不然不僅修羅弒得氣壞,自己心裡也難受。

「諾克家族!哎!」修羅弒重重嘆了口氣,久久沒有出聲。

龍飛此時眉頭緊鎖,從修羅弒語氣中,龍飛完全能夠判斷,修羅弒定然對諾克家族有所了解。而且,看樣子這諾克家族也讓修羅弒忌憚不已。

「師傅可是有什麼難言之隱?」龍飛忍不住問道。

「龍飛,為師也不瞞你,為師確實知道這諾克家族,而且還不僅僅是知道,應該說是淵源不淺。」修羅弒沉聲道。

龍飛頓時屏住呼吸,心中駭然,看樣子修羅弒和諾克家族的關係非同一般。只不過眼下龍飛也無法判斷,這到底是件好事還是件壞事。

「龍飛,為師問你,你覺得洪荒宇宙到底是誰在做主?」修羅弒繼而說道。

「難道不是五大至高者嗎?」龍飛其實也隱隱猜到洪荒宇宙恐怕並非表面看去這般簡單,只是龍飛對凌駕於至高者之上的存在完全未知,當下也不知該怎麼回答修羅弒這個問題。

「當然不是至高者,為師以前就告訴過你,至高者並非宇宙中最強的存在。就連為師都不將他們放在眼裡,他們又怎麼可能是洪荒宇宙的真正掌權者。為師說過,在至高者之上還有的許多隱世不出的遠古大能者。」

「難道諾克家族是遠古大能者家族?」這個念頭在龍飛心中瞬間躥起,忍不住打斷修羅弒。

「這些話為師本不該告訴你,但現在為師也顧不得那許多了。實話告訴你吧,諾克家族並非是遠古大能者家族,而是比遠古大能者更強大的一個家族。」修羅弒頓了頓,似乎仍然有些顧慮。

「比遠古大能者還要強大?」龍飛感覺有點懵了,完全無法想象這是一種什麼概念,當下也總算明白沐軍為什麼說,只要諾克家族不肯放人,就算五大至高者親臨也沒有用。

「對!比遠古大能者更強大!」修羅弒肯定說道。

「那豈不是堪比規則?」龍飛此刻也只能將諾克家族和規則聯想在一起。

「你猜對了!就是規則!」修羅弒此時一副孺子可教的語氣。

「規則?規則也有家族?」龍飛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卡機了,根本無法轉過彎來。

「怎麼!難道你以為規則都是無形的嗎?」修羅弒淡然說道。

「難道不是嗎?」

對於龍飛來說,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要換個人告訴自己這些的話,龍飛恐怕會以為碰上了精神病患者。

「當然不是!為師知道你一時間無法想象,也無法接受,但這不怪你,因為這件事本身就是全宇宙最大的秘密,沒有之一。」修羅弒安慰道。

龍飛狠狠咽了口口水:「師傅,徒兒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規則它怎麼會是有形的東西呢?那豈不是說,整個洪荒宇宙的運轉其實一直都掌控在生靈手中?各種限制也一直是人為操縱,那豈不是要亂套?」對於規則有形這個說法,龍飛實在沒辦法加以想象,總感覺很滑稽。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