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既然知道了,我們可以將法拉第押回天幕公司,交給博士那邊去處理,我想他一定有辦法對付。”格格說。

龍雲搖搖頭:“不行,這個組織相當祕密,按照法拉第的說法,就算是各國最強大的情報機構我無法觸及他們的真實面目,一旦有泄露的危險,他們會選擇殺人滅口。”

“那怎麼辦?”

“法拉第說他手裏有一份資料,儲存在一個u盤裏,不過不在他的手上,裏面的資料足矣將整個‘創世紀’組織的據點、人員和身份掩飾等等全部曝光。”龍雲說:“我想拿到這份資料,至少能夠讓我們採取行動的時候能夠事半功倍。”

“u盤在誰的手裏?”格格問。

“這個……”龍雲吧嗒了兩下嘴,似笑非笑道:“在他的‘女朋友’手裏。”

“女朋友?”格格顯然十分意外,“他不是個gay嗎?還有女朋友?”

“我說的是……”龍雲強忍住笑:“我說的是那種‘女朋友’。”

格格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好一陣忽然臉一紅,呸了一口道:“噁心!”

又道:“你真的相信這傢伙說的?我看這人一點都不老實,很滑頭。龍雲,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這次來泰國是抓捕法拉第,既然已經到手,剩下的事情可以直接交由天幕公司或者長老會去處理,這個龐大的機構中有很多行動組,也有很多精英,不止我們。”

龍雲沉吟了一下道:“法拉第說他的‘女朋友’目前就在泰國,這次來芭提雅,其實他是打算去找他的,不過‘創世紀’的人恐怕已經捷足先登,這傢伙現自己朋友所在的地方周圍遍佈了黑勇士部隊的特種兵,所以沒敢造次,這次他提出的條件是,讓我們救出他的‘女朋友’,然後安排他們倆遠走高飛,u盤就歸我們所有。”

“看不出來啊。”格格一臉厭惡,像吞了一頭綠蒼蠅一樣噁心道:“他對那位‘女朋友’倒是挺情深意重的。”

“也許是真愛也說不定,哈哈哈哈!”龍雲忍不住笑了起來。

給自己倒了杯水,喝光後,龍雲說:“我去一下通訊室,和博士聯繫一下,將情況告訴他。”

說罷,龍雲轉身上了二樓,找ann給自己建立保密通訊通道,和芬奇聯絡去了。

足足二十分鐘後,龍雲從房間裏出來,剛出來,就看到芬里爾吹着口哨,坐在二樓樓梯的欄杆旁,嘴裏啃着一隻肥妹的雞腿,一副優哉遊哉的模樣。

“怎麼?有行動?”這個沒有一點宗主模樣的宗主之王問道:“看你的樣子,很憔悴啊!男人要正常作息,不然很容易心臟病猝死的。”

“滾!少在我面前找碴,有得吃你就吃,這裏是芭提雅,想玩自己出去玩,沒人攔着你。”龍雲知道這傢伙純粹就是無聊在搗亂,別人都以爲他沒什麼自保能力,而且精神狀況有些問題,只有龍雲知道,如果整棟房受到襲擊,最後一個死的恐怕除了自己就是這個神經病宗主。

“曖曖噯,客氣一點好不好。”芬里爾低頭看看樓下,又左右看看,確定周圍沒人之後低聲道:“我這是在關心你,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這個世界上,沒誰比我對你更忠心。”

其實龍雲倒真的不反感芬里爾,至少他沒撒謊,這傢伙確實沒有害自己的心思。

突然想起了海拉,於是問道:“有件事,我最近覺得挺奇怪的。”

“想問我要答案?”芬里爾撕下一大塊滑嫩的雞腿肉,嚼得滿嘴流油,“說罷,我對你可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你最忠實可靠的朋友就是我了。”

“最近好像沒見過你妹妹了。”龍雲忽然覺得自己問這件事實在有些奇怪,以前海拉在的時候,經常有事沒事出來騷擾自己,好像已經成了一種習慣,最近那個丫頭一樣的老古董忽然沒再出現,讓他感覺十分不適應。

這事,說起來真邪門,自己以前一直想讓海拉滾蛋,擺脫這個死神的糾纏,可是現在竟然會掛念起她來。

“怎麼?你掛念我妹妹了?”芬里爾放下手裏的雞腿,似笑非笑問道。

龍雲被他說中了心思,有些沒好氣道:“我只是覺得奇怪,而且她和你一樣,對我還算不錯,我這人懂感恩,對我好的人我會當做朋友。”

“安心啦!”芬里爾又開始大啃雞腿,“我那個妹妹比我還人來瘋,你也知道,你幻境中的那個封印已經不在了,她已經是自由身,也許她離開自己的死亡之國太久了,回去逛逛而已。”

“唔……”龍雲想想也是,畢竟海拉好歹是冥界的女王,堂堂的一個半神,現在已經沒什麼束縛着她,離開也不怎麼奇怪。

“接下來,我們要出任務,這次行動,你跟着我去嗎?”

“不不不!”

芬里爾的態度讓龍雲大感意外,他本以爲一向如牛皮糖一樣黏人而且唯恐天下不亂的芬里爾會死活要跟着自己出任務,沒想到竟然一口拒絕了。

芬里爾看都不看一眼龍雲,說:“我還是留在這別墅裏等你們好了,你都說了,這裏要啥有啥,我悶了可以自己去芭提雅玩,我已經沉睡那麼多年了,人類的世界變得這麼好玩,我也想借這個機會到處看看去,弄不好我還會去找個小妞給我馬殺雞一下,你們這次的事情跟我沒關係,我沒興趣去管那些人類祕密組織的事情。”

“你怎麼知道是關於人類祕密組織的?”龍雲有些吃驚地問道:“你偷聽我和法拉第的談話?”

“我不是故意的。”芬里爾說:“那傢伙會讀心術,知道你我的真實身份,如果和你對話的時候有人偷聽就不好了,而且,他如果有什麼老實的地方,想泄露你我的身份……”

他的雙眼中忽然都是刀劍,整個瘦小的身軀變得殺氣騰騰,伸手在脖子橫拉了一下,做了個砍頭的動作。

“我會馬上讓他永遠說不出話來。” 芬奇關閉面前的顯示屏幕,龍雲的映像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坐在沙上,沉思了許久,沒有說話。

對面的克里斯蒂安教授忽然道:“情況看起來變得複雜起來了。”

“嗯。”芬奇點點頭,依舊沒有多說一句。

桌上的電話忽然叮鈴鈴地狂響起來。

芬奇眉頭一皺,拿起話筒,那頭是萊娜。

“博士,出事了。”

“什麼事?”芬奇聽出萊娜的口氣不對,情況看起來十分嚴重。

“你最好到指揮中心來一趟。”萊娜似乎在電話裏解釋不清,“我們遭到襲擊了。”

“襲擊?”芬奇從椅子裏站了起來,放下電話。

“怎麼了?”克里斯蒂安教授似乎嗅出了空氣中的緊張氣氛,“襲擊?”

倆人匆匆出門,沿着甬道一直朝前走,頭頂上的紅燈閃爍,警鈴大作,天幕公司的行動人員全部荷槍實彈在過道里穿梭。

“誰拉響了警報?”克里斯蒂安教授顯然十分驚詫,在魔方里拉響紅色警報,意味着高度警戒。

“是萊娜。”

言語之間,倆人已經到了指揮中心門外,芬奇在大門外核對了指紋和視網膜,又進行了面部識別,大門唰一聲打開。

指揮中心的大廳裏,每一臺電腦面前都坐着一名技術人員,手指緊張地在鍵盤上翻飛。

“馬上鍊接我們所有的衛星,我要我們公司在世界各地祕密據點的位置實時圖像,要快,全部放到大屏幕上來!”

萊娜很罕見地有些急躁,拿着一袋薯片在自己的位置前面走來走去,不時夾出一片扔進嘴裏。

“二號衛星接通……”

“三號接通!”

“四號接通完成!”

指揮大廳的巨型屏幕上立即打開無數的小型監控畫面,這個屏幕由上百塊5o寸的液晶屏幕組成,可以因應不同的需求投射一個監控畫面,也可以同時監控不同的地點。

屏幕上的畫面讓芬奇和克里斯蒂安教授倆人大吃一驚。

很多畫面中似乎都在生激烈的戰鬥,通訊頻道已經共享,在大廳的喇叭中出各種聲音。

“這裏是悉尼小分隊,我們遇到了襲擊,敵方身份不明……請求軍方支援!”

“開普敦小組遭襲,求救!求救!敵人太多太強大!”

“這裏是巴黎小組,我們在出任務的時候遭到了不明身份敵人襲擊……小組七個人損失四名,一名重傷……現在被困在……請求支援……”

每一個求救的信號都讓芬奇感到心驚肉跳!

畫面上一共有三十多處受到襲擊的求救訊息,這種情形彷彿電影中的世界末日,天幕公司在世界各地的祕密據點和行動小組,包括情報蒐集小組幾乎都受到了襲擊。

“萊娜,出了什麼事?”芬奇走到薯片妞的身旁,問道。

“博士……你來了?”萊娜扔掉薯片,指着屏幕道:“我們遭到不明身份的人襲擊,而且火力相當強大,每一名敵人都有着強大的天賦能力和符文咒語能力。現在我們公司在全世界各地的行動和情報網絡幾乎都陷入了癱瘓。”

“是什麼人做的?”克里斯蒂安教授問道。

“我個人認爲是那些黑勇士部隊的士兵。”萊娜說:“沒想到他們突然下手了,今晚似乎是商量好了一樣,他們在全世界進行了一次統一行動,同時進攻我們的行動小組,讓我們的人有些猝不及防,而且相互之間無法增援。”

芬奇心中一凜,最初聽到龍雲彙報的情況,他雖然覺得情況變得複雜起來,不過距離和“創世紀”這個組織最後正面交鋒還有一定的時間,畢竟這個古老的組織已經隱忍了那麼多年,相信是在某一些地方感覺自己的實力尚未足矣對抗長老會,所以避免生衝突,沒料到龍雲的電話剛剛放下,對方竟然立即起了攻擊。

是什麼讓他們忽然變得如此瘋狂?

難道是報復龍雲在泰國的行動?

不可能!那只是十幾個黑勇士部隊的作戰人員,幽靈小組已經不是第一次殺死黑勇士的人,如果說到損失,那麼在神域幽暗森林中被賽琳娜殺掉的幾個分隊更是精英中的精英,爲何那時候不報復,這時候卻報復了?

難道泰國那邊的行動,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沒有時間讓他細細思考了。

萊娜又問道:“博士,你覺得該怎麼辦?”

“你馬上啓動特洛伊,我們要進入戰爭狀態。”芬奇想了想又道:“另外,立即遣散外圍員工,讓沒有天賦能力的非作戰人員立即放假離開,開啓公司的自動防禦系統,將防禦力量擊中在藍區外圍,確保紅區沒有問題,尤其注意對方會不會進行空襲。”

“你放心,這一切我已經安排了。”萊娜說,“我不相信他們敢進攻我們的總部,這裏足夠抵擋幾個美軍最強大的數字化師,就算他們使用核彈,我們也能攔截下來。”

“你讓特洛伊入侵對方的通訊網絡,我要找到他們的指揮中心,要源頭!只要找到,我們就可以動襲擊,將他們連根拔起!”芬奇的瞳孔微微變藍,自從二戰之後,已經很久沒有這種面臨大戰的亢奮感覺了,“還有,立即聯絡一下長老會,我要和哈布斯會長通電話,同時想四大家族送襲擊警報,讓他們做好防範。”

“好的。”萊娜立即吩咐工作人員執行芬奇的任務,然後在自己的電腦面前敲下幾串指令,接通了哈布斯莊園的線路。

“芬奇。”十秒不到,老哈布斯出現在屏幕中,快得讓芬奇有些出奇,現在英國那邊是凌晨,老哈布斯難道還沒睡覺?

“會長,出事了。”

“不用說了。”老哈布斯臉上沒有平常那種玩世不恭的神色,顯得十分嚴肅,“我知道你這晚找我什麼事了。”

“你知道?”芬奇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沒錯,我剛接到三大家族的緊急電話,他們在世界各地的情報小組和行動據點都受到了黑衣人的襲擊。”

諸天最牛師叔祖 他點上一根雪茄,噴了口煙道:“哈布斯莊園剛纔也生了戰鬥,幸好獵魔騎士團的人都在莊園裏,所以抵擋住了進攻,不過我們外圍的保安人員死了不少,就連獵魔騎士也死了將近十個。”

“十個!?”芬奇眼睛都圓了,獵魔騎士是長老會的精英,可以說是最善戰的一支行動分隊,就連獵魔其實都死了十個,可見襲擊有多麼猛烈。

替嫁胖妃:王爺盛寵小野貓 “這是怎麼回事?”芬奇吃驚道。 “對方完全瘋了!如果是硬攻,這裏是倫敦,英國軍方很快會派人過來,而且哈布斯莊園的防禦也十分嚴密,他們不會那麼快得手,不過他們這次派出的根本不是普通的作戰人員。”老哈布斯將鏡頭轉向窗外,順手打開了窗戶。

當窗外的情形出現在鏡頭中,在場的芬奇、克里斯蒂安教授和萊娜統統驚得說不出話來。

哈布斯莊園簡直就像一個地獄,或者說是一個二戰的戰場,濃煙從地上騰起,直衝天空,整個主體城堡的城牆外倒塌達到三分之一,火光在其中一座副城堡上熊熊燃燒,彷彿烈焰地獄一般。

“是什麼東西!?”芬奇吞了口唾沫。

哈布斯莊園的主體城堡相當大,都是由重達兩噸的花崗岩砌成,後期爲了增加防禦強度,在城牆中有多砌入了一層厚達五十釐米的鋼板,能夠抵禦重型的導彈襲擊,普通的武器根本不可能炸塌那麼一大片城牆和城堡。

“他們難道使用了核武器!?”

“不是。”老哈布斯疲憊地捏了捏眉心,“是鍊金武器,一種強大的鍊金武器,我們研究所的人初步檢驗的結果是這樣。”

“天啊!”芬奇聯想到了恐怖分子,要知道,在光復會和長老會多年來的戰爭中,這種大規模公然襲擊幾乎很難見到,大家都似乎遵循着一個默認的規則,那就是不暴露自己的情況下進行行動。

即便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那也只是光復會滲透到了軸心國,利用希特勒發動戰爭,而長老會則與同盟國合作,大家在明面上只是一場常規的大型戰爭,用各種堂而皇之的作戰計劃來掩飾自己雙方的交戰,並不會公然跳到前臺上來。

現在這個規則似乎已經被徹底打破!

“創世紀”這個祕密組織似乎根本不像按照套路出牌,完全蔑視長老會和光復會之間好幾千年的守則,居然在倫敦近郊這種地方都公然使用如此龐大的襲擊手段,和戰爭簡直無異。

“難道……”芬奇舔了舔嘴脣,沒有往下說。

“你是想說末日之戰嗎?”老哈布斯似乎猜到了芬奇的心思,“也許那個語言是真的,也許那個神祕的毀滅者已經重新復活,末日之戰即將來臨。”

“可是,如果毀滅者出現,那麼我們的諸神呢?”芬奇道:“預言裏曾經說過,一旦毀滅者重新登上亞特蘭蒂斯的王座之上,諸神便會從英靈殿中重新復甦迴歸。”

“沒錯,不過你忘了一件事。”老哈布斯說:“喚醒諸神,必須要皇族的強大血統才能在英靈殿中喚醒那些已經死去的神。”

“你不是嗎?你就是皇族的血統啊!”芬奇說。

老哈布斯苦笑了一下,“我歲數已經很大了,已經過了巔峯狀態,本來查理曼是最佳的人選,可惜……”

“尼奧呢!?”芬奇急問道。

“他?他的力量……”老哈布斯搖搖頭,對自己的這個孫子,老哈布斯實在是有些失望,“他的力量甚至比不上龍雲。”

芬奇心中一震,忙問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毀滅者重臨人間,你打算讓龍雲去喚醒英靈殿中的諸神?”

“看來也只有這樣了……”

頻道里傳來敲門聲,羅斯大管家的身影出現在門口處。

“哈布斯先生,軍方和情報部門的人都來了,在會客廳裏等您。”

老哈布斯道:“芬奇,我現在沒時間了,要和英國軍方的人開個會,這件事麻煩了,鬧得這麼大,恐怕人類政府那邊會很不滿意。”

“他們有什麼不滿意的!?”芬奇忿忿道:“龍雲在泰國發回了情報,黑勇士部隊不是屬於光復會,也不屬於任何一個古老種族,是一個人類的神祕組織,他們的成員就潛藏在人類的政府裏,很多位高權重,只是我們無法辨別而已,或許和我們打交道的人類‘朋友’中,也有他們的人。”

“嗯?”老哈布斯眉頭一皺:“你將龍雲的情報馬上發送到哈布斯莊園,我會仔細看看,如果是這樣,我會藉此機會逼迫英國軍方,必須讓他們給我們一個交代。”

“好的。”芬奇道:“還有一件事,我覺得這次襲擊不是之前計劃好的,是一次臨時性的攻擊計劃,龍雲在泰國抓到了一個沃克從前從事黑石計劃的時候的聯絡官,是一個變形者,根據這個人交代,他就是‘創世紀’的人,而且他掌握了組織太多的祕密,所以現在黑勇士部隊在追殺他,他將裝有詳細情報的U盤放在他的朋友處,現在龍雲正在組織小分隊前往藏匿情報的地點,如果拿到U盤,整個‘創世紀’祕黨的運作情況和組織機構、人員會全部落入我們的掌握之中,我想他們耗費那麼多人力物力搞這次襲擊,是要孤立龍雲……”

“孤立龍雲!?”老哈布斯表情顯得有些吃驚,片刻後忽然明白過來,道:“沒錯,如果我們大亂,就無法對龍雲進行最大的支援,那麼他們在泰國的行動就會孤立無援。”

老哈布斯一拍桌子:“芬奇,你必須保證天幕公司能夠正常運作,給馬上收攏一下你們的人,如果可能,在十個小時內全部部署到泰國,我們必須拿到U盤!”

“明白!”

老哈布斯的映像消失,芬奇站起來對薯片妞道:“萊娜,馬上檢查我們的安防漏洞,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會被對方利用,將自殺式的人肉炸彈襲擊都計算進去,不能讓黑勇士部隊士兵靠近我們天幕公司一步,全部攔截在綠區之外!”

“博士,請放心,我已經啓動了戰爭程序,現在整個天幕上空就連一隻鳥兒都飛不過去。”萊娜道。

芬奇坐回椅子裏,心裏卻始終感覺有些不安,似乎有什麼東西沒有做好,卻一時無法說清是哪。

“我看還是馬上聯繫一下美國軍方,讓他們派出軍機在這附近的空域上空進行巡邏,還有通知我們在國土安全部門裏的人,讓他們立即聯絡FBI,以追緝罪犯的名義在通往我們公司的各個公路進出口處進行設卡檢查,如果黑勇士使用的是鍊金炸彈,威力到底多大我們根本無法弄清,不過能將哈布斯莊園的主城堡和圍牆都炸塌的,至少是一顆小當量的核彈。”

“OK!”萊娜坐到一臺電腦錢,戴上通訊耳機,打算聯絡美國軍方和國土安全部門。

突然,前面有一名技術人員在座位上站了起來:“博士、聯絡官!我們受到了襲擊!”

畫面立即被調出,放大到屏幕上。

無數的紅點在夜空中飛舞,彷彿一羣密密麻麻的螢火蟲,朝天幕公司所在的山谷撲來。 刺耳的警報聲響徹整個指揮大廳,所有電腦前的技術人員都忍不住站了起身,呆若木雞一樣看着面前的大屏幕。

橘紅色的光點羣在漆黑的夜空之上集羣飛行,彷彿漫天的流螢,尾焰把天空映成火紅色。

“那是什麼東西……”

有人艱難地嚥下了一口唾沫。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