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外面,青冥子和古老的道也開始抗衡,進行無聲的爭論。

青冥子劍光飛舞,灑成一片劍光雲氣,盤繞古老的太荒山,兩者激烈碰撞;而古老的太荒山則是穩重踏實,絲毫不爲所動,任劍光雲氣飄蕩。

青冥劍光化青冥,太荒古木參天闕。

天光乍泄如同暴雨激世,一點一滴洞穿山石;古木參天葉如同華蓋,枝葉抖動,揚起青綠神霞。兩者交擊,演繹一場浩蕩乾坤的大道之爭。

龍天五感交織,刻畫下論道場面,身化真龍在兩者道意之間翻滾咆哮,以兩者道意爲炭火熔鍊自己的龍戰玄黃神術。

一旁的古聰也同樣觀道有得。他已經煉化出真氣,步入了第二層天,古老和青冥子的道對他的啓發更大。

他氣海丹田裏面孕養的一口本命真氣沖霄而上,在頭頂顯化盤旋。

清氣嫋嫋,幻化出無盡的宮殿仙宇,一個個神靈飛快地閃過,有如走馬,天雷地火滾滾而動,雲山瀚海澎湃激盪。

漸漸地,清氣開始平復下來,像是渾濁的水沉澱下來化作清澈的泉流,幻化出來的宮殿仙宇,神靈仙獸,各種天地奇景,通通融合在了一起。

一座飄渺道宮在清氣中緩緩浮現,而清氣也是一分爲九,條條垂落,像是九道天河掛下,莫名的道韻流淌,澎湃出駭人的力量。

道宮之中,一道朦朧虛影靜坐閉目,口誦莫名經文,隱隱約約有聲音傳出來。

盪漾開來的道力有一種清寧的意味,被道力沾染上,整個人的精神都平靜下來,像是踏上了無量淨土。

這是古聰自己演化出來的道,與古老的拙之道有些暗合,同樣的穩重深沉,卻又超脫其外,鋒芒不藏,顯露在外,怒而斬千軍,與他直率的性格相合。

顯然,他是參考了古老和自己的認知,兩相結合進行演道。

論道無聲不知年,悟道入機忘日月,不知不覺間,已經十日過去了。

幾人皆是修煉之人,已經能夠小範圍的做到不食人間煙火了,是以皆是未曾感覺到飢餓疲累,反而道行激進,精神愈加抖擻。

龍天觀悟大道,體內玄黃竟開始纏繞入骨髓,有化爲本源的趨向,雖然趨向還很微弱,連他自己也沒有感覺到,但畢竟是一大進步。

他體內的淡薄真氣也逐漸凝實,有凝聚成一體的趨勢,並感受到了一種神奇的境界,很奇怪,形容不出來,就是一種莫名的感覺,讓他不解。

而就在論道接近尾聲的時候,太荒山腳下來了兩個不速之客,丰神毓秀,紫袍裹身,一臉的傲然,赫然便是紫源山族的紫源天和紫華杉兩人。

看着眼前的荒山,紫源天皺眉道:“就是這裏嗎?”

“沒錯,根據那個護衛傳來的消息,那小子確實是躲到了這裏,只是不知道爲什麼半個月了,居然一點消息也沒有傳回來?”紫華杉答道。

“沒有消息那就自己找吧,反正要去永旭之塔,順便來看一看。”紫源天看着眼前的太荒山,一雙紫眸有如兩顆紫色星辰在沉浮。

他擡腳踏上山路,身後紫華杉也跟了上去。 太荒山上,古老和青冥子的論道已經結束。

青冥子收起圖騰印記,靜靜感悟了一會兒,對着古老道:“師兄道境果然深厚,我的青冥劍氣竟然破不開分毫。”

古老靜坐,閉目不言,青冥子臉上頓時有一道黑線劃過,道:“師兄你太不給面子了吧,哼一聲會死嗎?”

古聰自感悟中醒來,聞言揶揄道: “誰叫你這麼愛講話,還逍遙自在呢,一點形象都沒有,你見過哪個前輩高人這麼嘮叨?”

青冥子氣急,道:“古小子,你怎麼說話的呢,怎麼叫逍遙自在,逍遙自在就是隨心所欲,我醉超狂,師叔我這是真性情流露。”

“就你,還真性情,沒見古老都無語了嗎?”古聰不屑道。

青冥子轉過臉,道:“懶得跟你廢話了,師叔我是行雲流水,師兄是巋然高山,山水是一家,小破孩你懂什麼?”

古聰怒了,什麼小破孩,青冥子一幅小白臉的樣子,看起來比他還年輕,被青冥子稱作小破孩,讓他憤憤不已。

他正要開口大罵,古老突然睜開了眼睛,看向山路入口。

幾人皆是一愣,隨着古老的目光看過去,兩道紫色人影隨即映入眼簾,紫源天紫華杉兩人踏上了太荒山頂。

“紫源天,紫華杉。”龍天臉色陰沉下來,被追殺之後,他對紫源山族的人極爲不待見,看到兩人出現,心中既驚愕又憤怒。

“你認識他們?”古聰看着龍天有些驚訝。

“他們是紫源山族的人。”

“紫源山族,你們來這裏幹什麼?”古聰臉色一變,沉聲喝道,對於追殺龍天的人他也沒有好印象。

紫華杉踏前一步,傲然道:“一座荒山而已,不能來嗎?若非恰好經過,就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值得我們踏足嗎?”

紫源山族屹立東部,凌駕各族,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族內強者如雲,雄霸整個東部。

他們這一族的人所行之處無人不恭迎稱頌,更何況他們並非普通族人,身份顯赫至極,平常他人見到了都得恭恭敬敬的。

在這荒山野嶺裏竟然被人質問,紫華杉心裏頓時有些惱怒和厭惡,他從心底裏就看不起眼前幾人。

“住嘴,”不等幾人生氣,紫源天趕緊喝止了紫華杉,上前抱拳道,“在下紫源山族紫源天,這是舍弟紫華杉,舍弟不懂禮數無心冒昧了,還望恕罪。”

“哥,你……”紫華杉驚怒道,對於紫源天的行爲很不解。

“退下?”紫源天眉頭一皺,對自己的這個弟弟的魯莽行爲很惱火。

紫華杉太莽撞了,做事一點都不顧後果,他不是紫華杉,擁有特殊體質,紫日神瞳看出了幾人的不凡。

草屋前靜坐着的老人和負劍的青袍道人讓他有些忌憚,神瞳傳來的信息里老人就像是一座不可仰望的高峯,磅礴的氣勢讓他心神巨震;而青袍道人則是一方浩蕩青天,天光如劍,凌厲的氣勢似是要破開虛空,鋒芒無鑄。

當目光注視到龍天的時候,體內的紫氣本源更是隱隱波動,讓他震駭。倒是看到古聰還好一些,竟讓他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所有人都這麼的讓他震驚。

對於紫源天的賠罪,古聰懶得理會,兩人是追殺龍天的紫源山族人,紫華杉剛纔更是口出狂言,把太荒山貶得一文不值,他此刻是怒氣沖天。

他踏前一步,身上氣勢全開,滾滾如浪,沉聲怒喝道:“賠罪,一句賠罪就完了嗎,你們不但追殺龍天,更是出口辱罵太荒山,真是該死!”

紫源天和紫華杉被他的氣勢一衝,直接退後了幾步,臉上神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紫源天開口道:“閣下,我已經賠罪了,你還想怎麼樣,至於龍天,我們纔剛見面而已,什麼時候追殺他了?”

“沒有追殺,那爲什麼纔剛見面就知道他的名?”古聰踏前一步,語露不善道。

紫源天眼睛一縮,紫光爆閃,打了個哈哈道:“呵呵,我們只是對月宮的那個小女孩有點興趣,想要了解一下,所以對他有所調查,至於追殺之事我們確實不知,不知道閣下能否告知我事情的來龍去脈?”

“哼!”古聰冷聲道,“我管你對什麼有興趣,什麼來龍去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紫源山族派人追殺龍天,更是對太荒山出言不遜。”

“嗯!”說到這裏,紫源天的臉也徹底陰沉下來了,眼中閃過一絲怒氣。

他並非害怕古聰,只是對古老和青冥子有些忌憚而已,作爲紫源山族的絕世天才,他自認爲自己已經做得夠好了。

冷冷看了古聰一眼,紫源天沉聲道:“那你想要怎樣?”

“怎樣,先打一頓再說!”古聰怒氣暴衝,不由紫源天狡辯,一拳轟出,挾排山倒海巨力,真氣貫穿周身,神輝燦爛,有如九天神靈發怒。

紫源天臉色一凝,擡起擡手,一道紫氣漫出裹住手掌,像是一隻紫色的水晶手套。

“轟!”

他一掌對着古聰轟過來的拳頭拍去,一清一紫靈力衝擊,強大氣流擴散開來,激起一層土灰,落葉紛紛排空而起。

“九九上玄,太昊青天!”

古聰抽回拳頭,左手勾畫,一個圓形圖印顯化,清氣瀰漫浩大無邊,向着紫源天打去,青光大盛,像是萬古青天鎮壓下來,天蒼蒼氣茫茫,恐怖駭人。

這是他領悟出來的圖騰印記原形,只是初步而已還沒成熟,但清氣瀰漫神紋遍佈,一座道宮隱含其中,有種恢宏浩大的氣勢,可鎮壓虛空。

面對古聰這一擊,紫源天不敢大意。他的臉上一片凝重,手中紫氣凝聚,化作一個漩渦,一朵紫蓮浮現。

紫蓮沒有全部開放,只是綻開了兩瓣,但是上面神紋密佈,紫氣道道垂落,同樣的恐怖駭人。

“咻!”

紫蓮射出一道破滅紫光,向着古聰的青光印記擊去。

“轟——嘭——”

紫光吸收紫蓮全部的靈力,威勢浩大,同青光印記交鋒,紫氣清氣爆射,劇烈的爆炸下,兩者皆是後退負傷,留下原地一個巨大的深坑。

一旁觀戰的紫華杉一臉的震驚,紫源天的體質特殊,被族內長老看中,更是受到族長允許曾在祖器面前悟道,實力驚人,敗盡各族天才,如今竟遇到了敵手,這要是傳了出去肯定會驚動各族。

面對眼前所見,他有些不敢相信,以爲紫源天放水了,沒有全力出手,對着紫源天喊道:“哥,你全力出手呀,讓他知道我紫源山的威嚴不可挑釁!”

紫源天臉色陰沉似水,他並未留手,古聰給了他極大的壓力,這是一個大敵。

他身爲紫源山族絕世天才,擁有萬古難得的體質,如今竟在這荒山野嶺裏遇上了對手,這讓他心中不甘。

他眼中紫芒閃動,神光爆射,竟是一瞬間看透了古聰的動作,並趁此機會全力出手,紫氣爆發,一輪紫日當空照耀,將整個天空染成了一片紫色。

“紫日照天東!”

紫源天一聲暴喝,紫日如輪向着古聰旋殺過去,浩蕩紫氣衝擊四野,彷彿天上的神日落下,恐怖威勢駭人之極。

這是紫皇留下來的無上殺伐大術,紫日曠照,有如天帝出巡,生殺皆一念間,尊貴霸氣,威能無盡。

他自己參悟出來的紫蓮雖然不弱,但畢竟還不成熟,遠不如紫皇留下的神術。

面對紫日攻殺,古聰來不及躲閃,紫源天神瞳威能盡顯,看透了他的動作,紫日極速攻殺根本無法躲避,他臉色大變,清氣瀰漫,化作光幕氣罩護住周身。

然而紫日旋殺恐怖至極,宛若一頭紫金神龍奔騰,威能滔天,一下子破開他的清氣,在他的肩膀上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嗖!”

紫源天臉色冰冷,推動紫日轉回頭旋殺,紫霞精氣瀰漫,要徹底滅殺古聰。

古聰沒有至尊傳承的神術,古老只是教他凝鍊神紋,讓他跟那些兇獸搏鬥,一切都要自己去領悟,只有自己領悟出來的東西纔是最根本的東西,最適合自己。

這是古老的觀點,而他也是這樣教龍天的,只給他神紋,其他的一切都要靠自己。

古老不希望兩人拘泥於古人的法,認爲個人有個法,只有踏上自己的路,才能成爲一個強者。

這種教導是極其有效的,意志懈怠的人在這樣的教導下可能會消沉,會停步不前,甚至倒退,但意志堅定的人卻可以憑此不斷前進,勇攀大道。

古聰雖然沒有特殊體質,但在古老這種放養式的教導之下自己參悟大道,自己凝鍊神紋,本源深厚,不比那些天之驕子差。

面對紫源天的攻殺,他氣海內清氣涌出,雙手結印,一座恢宏浩大的道宮在他身後浮現。

道宮裏面那道靜坐誦經的朦朧虛影眼睛一睜,精芒爆射,隨着古聰雙手結印,虛影也是舉起雙手,結出一個玄奧的手印。

頓時,九道清氣狂卷向天,融入手印之中,清氣手印朝着紫日蓋過去,如遮天大手,掩得日月無光。

紫日大手對撞在一起,竟在瞬間產生一種時空停止的錯覺。

“轟——隆隆——”

一聲爆炸巨鳴,有如九天神雷共震,撼動整個太荒山頂。強大的衝擊力向着四周奔涌散開,狂暴的氣流絞滅一切,龍天和紫華杉兩人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臉上一片駭然。

爆炸中央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滾滾濃煙冒起,紫氣清氣混成一片,一條條巨大的裂縫蜿蜒開來,深入地下。

對戰的古聰和紫源天都倒退到兩邊去,氣喘吁吁,一身的灰塵血漬,連身上穿的寶衣都裂開了一道道口子。 古聰紫源天兩人各自負傷打不起來了,兩人都是怒視着對方。

紫源天心裏很震驚,覺得自己一輩子所有的驚訝都花在了今天,古老和青冥子還好,兩人是修煉多年的強者,但龍天竟然可以引動他的本源,又有一個古聰可以同他爭鋒。

這一幕讓他有些受不了,身爲紫源山族的絕世天才,又是特殊體質,他註定了日後要震動八荒,成爲一方霸主,不想卻在這裏遭到了挫折,這讓他心頭欲狂,一張俊臉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

然而古聰心裏又何嘗不震驚呢,他一直呆在太荒山上,最多也就跟周圍的兇獸搏鬥,一直以爲自己實力很強,今天卻是遇上了對手,讓他心裏吃驚不已。

不過他並沒有像紫源天那樣,一副天下唯我獨尊的樣子,雖然吃驚但也並不是非常受不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