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紙張現在已經在族羣獲得全面的推行,由研究模式推出的完善紙張製作,技術局研發的鉛筆等工具,使得紙張開始進入普通家庭,曾經的竹簡皮革,正在一步步被替換。

現如今一張1×1大小的中等品質白紙,也只需要1個銅幣的價格,這是一個普通城市居民都能支撐普及使用的價位,而各省城都建立了紙張製造廠,以滿足族羣的大量紙張需求。

在這方面上,朋族可是沒有技術限制或者新技術延後的措施。

再加上以鉛、木、陶三類活字印刷,與雕版印刷配合,使得族羣各種書籍開始大量出現。

當然,圖書館這一類高級產物,現在空幻還是有心無力。因爲整個朋族的書籍,全部出自管理層(也就是政府),加起來其實也不到5000冊,而其中不少還是屬於保密等級的,不可能放到公共設施中被隨意閱覽。

不過,長老院、神庭和祭司山都不屬於那些被保密的一級,這三個地方已經在建三座,存量3000冊的圖書館。

至於這時候的出版社,依然是掌握在朋族管理層手中的。

對於教育和輿論控制的重視,使得空幻和木紋第一次不謀而合,雙方都堅決保留了管理層的單獨出版權。

這種權利,空幻打算一直保留到可以建立服務器的網絡,正式普及的那一刻,到時候管理層再一步步培養民間出版社,以此讓人們一步步適應網絡。

說到這裏,就不得不說一下【族羣網絡】的第一期【磁場通信網絡】的建設了。雖然因爲內亂的問題,耽擱了很多事情,但經此一役,管理層很多東西的推行到也進行地更加順利。

在今年年初處理十二市叛亂的同時,由技術局和工部共同負責的、覆蓋全朋族的磁場通信網絡,已經完全建立起來。

不過,入網人數並不多,只有四千多人,因爲入網最低要求的能量控制LV2,限制極大。

到現在爲止,能夠在這個網絡進行通信的,大多都是翼人,而且因爲對雜波的過濾依然存在實際應用問題,導致通信的清晰度很低。

對於這種情況,空幻和木紋都比較重視,在第一期網絡建設成功之後,他們就督促了技術局,加緊研究磁場網絡的普及方式和雜波過濾。

甚至於,爲了這兩樣,可以減緩其它方面的研究,以便騰出力量儘快完成研究。

畢竟,如果長時間出現翼人和原人的聯網不平等,會造成內部不穩。

將思緒收回,空幻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手接過木紋遞過來的紙張。

上面所寫不多,主要就是此次管理層的稅收問題。

隨着朋族管理層的不斷完善,造成管理層人口增多,即便不斷精簡統和各部門,依然比最初公元5年的管理層多出了近一倍的非農業人員。

同時,商會的成立,以及商品交易權的外放,使得各城掌握的主要資金來源之一的工廠,正逐步脫離管理層的掌控。

這樣一來,管理層在花費提升的同時,收入卻正在不斷減少了,導致管理層開始面對資金缺乏的可預見未來問題。

這時候,將稅收正規化,顯然就成了當務之急。

“這次我們有三種方案。”見空幻開始閱讀,木紋在一旁解說到。

在這方面,木紋還是想獲得對方的意見。

當初整個朋族的管理機構,都是由眼前這位看起來不怎麼可靠的長老所一手設定的,木紋並非以貌取人的人,因此對於這些問題,她在最高管理層出現分歧之後,就直接前來尋找空幻。

不得不說,這也是一種信任,讓空幻很是受用。

想當初策劃挑動內部不穩定因素提前爆發時,木紋也是提前向空幻彙報過,雖然那還有對方需要長老院配合的原因在此,但也表明木紋的最高管理層不會和長老院對立。

“第一種方案比較溫和,是隻開徵1%的商稅,由商部和商會協調負責,主要是對非生活類商品的買賣進行徵收,而農稅暫時不變。”

見空幻沒有反應,木紋等了一會兒繼續說道:“第二種方案,是將農稅提高到5%,同時開徵1%的商稅……”

“現在的稅收和工廠收入,能夠滿足管理層的花費麼?”這時,空幻揮手打斷了木紋的話,對於徵收稅收的問題,空幻清楚這些都是必須的,只是……這個時機上有點問題。

族羣剛剛爆發內亂,雖然很快就平息了,但按照一般規律,這時候都應該減稅以安民心。

但問題是,朋族內部的遺留問題在於,稅收就只有一個象徵性的百一農稅,減少,大家沒什麼感覺;不減少,也沒什麼感覺,但增多……

之前的朋族,由於還保留着很大的部落公有風格,在需要大量人口勞作的基建項目中,都是沒有花錢,採取徵調農閒人員的方式,大家相安無事。

可是現在,隨着私有化的一步步深入,各地農民在農閒都選擇會去城裏做有工資的幫工。

這時候,如果正好遇上管理層有基建工程,需要工人的時候,這些農民們該怎麼選擇呢?

天降萌寶:吻安,厲先生 一面是管理層的工程,只有飯沒有錢,就短期利益而言,對自己沒什麼好處;一面是城市的工廠,有飯有錢還有前途……這就導致現如今管理層的窘境。

不得不說,木紋管理層的運氣,正好處在朋族內部私有制發展的時期,能夠出現木紋這樣一名膽大心細的領導人,是一件好事。

因此,在現在的管理層看來,以前徵用勞力只給一頓飯的行爲,就有些不合時宜了。

如此一來,管理層的花費將再一次上升。

聽到空幻的問話,木紋想了想說道:“現在各地工廠批發商品的收穫,加上爲數不多的百一農稅,還能勉強維持各地管理層的基礎運作,以及工廠的工資,但是……”

搖了搖頭,木紋無奈的說道:“要開建大面積基建工程,比如正在進行的【全族道路】、【水泥市鎮】、【磁場網絡】等等,就有些入不敷出了。”

“當然,這次叛亂的人,農閒時也可以無償徵調,能夠讓族羣擁有一點緩和時間,不過他們畢竟還是朋族人,要刑滿釋放的。”

“是嗎?也就是說,已經到了不得不建立正規的稅收制度的時候了?”

木紋點了點頭。

空幻苦惱地揉着額頭,陷入沉思之中,而木紋則在一旁小心地坐着,細細品嚐着杯中的茶水,同時擡頭欣賞着潔淨的天空。

天空中不時飄過的雲水母,是雙月星特有的景色之一,這些大傢伙看似無力無害,溫和可人,但誰要惹了他們,立刻就是一道雷擊迴應。

據8051所說,雲水母有類似網兔的網絡架構,相互臨近的同類可以實現能量共享。這是多麼誘人的能力啊,可惜,同樣是8051所說,以朋族的身體,根本不可能實現這一功能。

因爲,雲水母事實上每一隻都有承受全族能量的強悍身體,這纔有這種能力,而朋族,最多承受四五個同族能量就得爆炸了。

這也就是能量最強的翼人(幽神級以下),也只有200多點能量的原因。

“你看這樣行不?”這時,空幻的聲音響起:“我們把思維放開一點……”

愣了愣,木紋迅速將視線收回,而空幻這時候,才繼續說道:“你看,我們剛剛經歷了內亂,如果突然加稅顯然會讓民衆不滿……”

揮了揮手止住木紋的話語,空幻笑了笑說道:“我不是反對加稅,相反,既然我們朋族已經到了這種程度,顯然需要將稅收正規化了,這對管理層和民衆都是好事。不過,我們可以在其它方面,讓民衆感到管理層的優待,同時也算是轉移他們對稅收出現的視線。”

“例如呢?”

“例如工廠,把各城的工廠轉入民間。”

“不行!”木紋頓時不滿地吼道:“工廠現在可是管理層的主要收入來源,如果將工廠轉入民間,管理層即便按照那三種方案中,最高的5%農稅和5%商稅,都會無法維持,現在的管理層說白了就是靠着那些工廠養活的。”

“何況,工廠轉入民間,那工人的工資怎麼算?以那些商人們斤斤計較的性格,降低工資纔會真的導致民衆不滿吧!”

“額,你聽我說。”沒想到會引起木紋如此反應的空幻,鬱悶地擦了擦冷汗。

但對於對方能夠考慮到工人的感受,以及木紋對‘商人逐利’的清晰認識,空幻也有些欣慰,但這些都不是不能解決的問題。

“我一直就給你們說過,管理層只是一個服務機構,或者說一箇中間機構,工廠轉入民間,那是遲早的事。”

“可是……”

“聽我說完!”瞪了對方一眼,無論怎麼說空幻也是主意識,現在也是一個長老,怎麼能被一個小丫頭壓在身下:“我也不是說一下就將工廠轉入民間,它們是城市立足的根本,由不得我們不重視。”

“在這方面,我們可以這樣處理……”

拍了拍手中的紙張,空幻用念力從長老院屋裏取出一支鉛筆,然後一邊寫一邊說着。

漸漸地,木紋的眉頭慢慢舒展。

“那麼就這麼定吧。”等到空幻講完,木紋似乎有些迫不及待,起身拿着那張寫滿各種建議的紙張,向院門走去。

“等等!”空幻苦笑不得地叫住對方:“無論這些建議是否合適,你們管理層討論之後,都必須和商會以及農會進行討論,至少也要讓對方知道。”

“這是一個管理層對民間組織的態度問題,不能不重視。”

“哦,我知道了,說起來,現在商會和農會越來越大了,空幻大人都不擔心嗎?”木紋狡黠地對着空幻眨了眨眼睛。

嘴角抽了抽,當初空幻就是被這種動作欺騙,以爲對方是個普普通通的軟妹,誰知道……

搖了搖頭,空幻說道:“這方面只要監督好,讓他們維持在自己的範圍,不要越界,不要誤導民衆,沒有高端戰力和軍隊的他們也掀不起什麼大浪,甚至產生不了什麼野心。”

“哦,那麼,我先走了。” 何晨往電梯口走。

身後,管馳反應過來,腳一抬下意識的就想跟上來:「你去哪兒?」

「管馳。」看到管馳要跟上去,在一邊一直關注管馳動向的管夫人直接伸手拉住他,不讓他過去。

然而這一次,管馳沒有如以往那樣聽管夫人的話,直接拂開她的手,頭也沒回,直接跟了上去。

管夫人眉心直跳,她看著管馳的背影,不由擰眉:「管馳!」

管夫人對管馳看管一向嚴格,當初瞿家有意跟和何晨訂婚的時候,她就阻止管馳跟何晨見面。

如管茹所料,若是換成何錦心,管夫人可能還能會放任管馳跟瞿家爭一爭。

那時候何晨未婚管夫人都不想讓管馳跟何晨多過接觸,更別說現在何晨已經離異。

何父現在滿心思都在何錦心身上,見何晨這樣,更加頭疼,「還在添什麼亂。」

**

樓下。

何晨坐著電梯下去,管馳沒有來得及跟她一起上電梯。

等他趕上隔壁電梯追下去的時候,只看到何晨的背影,管馳看到她身側男人的背影,腳步頓了一下。

沒等他追上去,兩人的身影就消失在大門口。

管馳愣在原地很久。

秦修塵的車上。

他往後視鏡看了一眼,何晨垂著眸子,看不出明顯的情緒。

何晨去找秦苒。

秦修塵沒有多問,把她送到亭瀾,就去趕通告了。

「何小姐她沒事吧?」經紀人打電話讓他趕通告的時候,特地詢問。

秦修塵「嗯」了一聲,慢慢將車掉頭,然後給程院長撥了一個電話。

**

秦苒這會兒在寫物理系的一個新生開學演講,周院長要求的,現在的京大物理系一直拿秦苒打廣告,以至於今年的京大物理系錄取分高到離譜。

除了一些參加過競賽保送進來的,其他人的錄取率僅為1%。

「晨小姐。」程木開了門,然後就去廚房給她泡茶。

秦苒頭也沒抬:「自己坐。」

亭瀾也沒什麼外人,何晨沒有避開程木他們,直截了當的詢問:「你在稽查院的挂名還在嗎?」

當初秦苒參加了712的整個案情,何晨雖然沒有查出來具體過程,卻知道秦苒在京城有挂名。

「在,」她聲音嚴肅,秦苒手指按著鍵盤,停下來打字,抬眸,「你慢慢說。」

「我姐姐被抓起來了,具體內情我沒許可權查,」何晨整理好思路,「應該跟我爺爺有關,具體情況我等會兒去見她再細細詢問,我需要你幫忙。」

何錦心不是一般人,連俞家都不敢插手,這也是何晨找秦苒的原因。

「你姐姐?她叫什麼,我看一下具體情況。」秦苒一邊說話,一邊伸手關掉文檔,打開網頁,利用技術登錄稽查院官網,並登錄進去,一個頁面就顯現出來——

秦苒:特邀偵探

許可權:S級(加密)

稽查院的信息跟刑偵隊是流通的,只要有人通過內部渠道調查她的信息,只會顯現「秦苒,加密」四個字。

這四個字,就代表著她身份許可權很高。

何晨說了何錦心的名字。

秦苒跳過這些頁面,直接搜索。

沒過一秒,何錦心的名字直接顯露出來。

看著顯示的頁面,秦苒眯了眯眼,直接把電腦轉了個邊,給何晨看。

程木站在何晨的背後,好奇的看了一眼,一堆官方術語,他看不懂。

他不懂,在129混跡了這麼多年的何晨看懂了。

「你姐姐調查什麼S級別的案子?」秦苒不著急,只往沙發背一靠,揚了揚眉。

何晨思緒漸漸收攏,聲音緩了緩,「我爺爺的案子,當年我爺爺無故消失,連個隻言片語都沒有,129也沒有收錄。」

程雋當時一直想追根揭底,不知道他有沒有查出來些什麼。

秦苒頷首,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膝蓋,「消息被封鎖,我去找封叔叔,你找你姐姐了解具體情況,這件事有很大的轉圜餘地。」

稽查院那邊,是封樓城管理的。

何晨不參與國內更替,不了解京城現在的局勢,要讓她把國際形勢分析分析,她還能說個一二三。

兩人分頭行動,何晨直接離開。

「車庫有車,自己去提。」秦苒隨手扔給何晨一個車鑰匙,「巨鱷送的,還沒開過,你拿去用。」

何晨沒有開車來,眼下事情繁多,打車也不方便,秦苒很了解她。

「好。」何晨直接朝背後揮了揮手。

何錦心送她的車還在4s車店,沒有提回來。

等何晨走後,秦苒才站起來,吩咐程木:「開車,去封叔叔家。」

**

巨鱷沒有渣龍那麼誇張,送的車外形沒有特別囂張,是寶藍色流線型的蘭博基尼,全球限量款。

但那個車牌號就有些囂張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