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嘻嘻嘻,中了我幻術,還吃了影子的一拳,應當差不多了。」那團黑霧傳出了一陣輕語。

它很特殊,它跟其他幻魔不一樣,它一出生就擁有與其他幻魔不一樣的力量,可以操控他人的影子。

這是一種很奇特都能力,以至於它與其他幻魔不一樣,幻術幻境為輔,影子使用出來的招數為主。

咔嚓,咔嚓,嘩啦啦……

一陣嘈雜的聲音響起,那團黑霧忽然震動了起來。

怎麼可能?

幻魔心中滿滿地不可思議,自己影的威力它是知道的。

可惜了,齊空明不是它遇到的那些人。

一個人影從塵土之中走了出來,衣物有些破碎,身上被塵土掩蓋。

「再來!」齊空明一聲怒吼,靈力直接瞬間外放,塵土全部被震開。

齊空明眼睛中有著微微的紅色。

齊空明腿下肌肉瞬間爆發,整個人向著幻魔飛射而來。

手上有著一團狂暴的靈力在凝聚著,在空中留下一道美麗的藍色線路。

「小子,好強的體魄啊。」那團黑霧滾動了起來,一股龐大的靈魂力涌動了出來,齊空明的身影瞬間頓住了,不過,齊空明忍著靈魂力的衝擊,繼續向前。

「額啊!!」齊空明一聲怒吼響起,拳頭呼嘯而過,空間瞬間震動了起來。

那一團黑霧有著龐大的魔氣、靈魂力涌了出來,瞬間抵在了齊空明的身上。

但是沒有用,齊空明一拳已然轟出,藍色的靈力狂暴著洶湧而出,氣爆一層層炸裂開來。

那一團黑霧,釋放著靈魂力與魔氣,就想要躲開,齊空明一個轉身,乘浪步瞬息使出,藍色的的身影一閃而過,瞬間來到了黑霧一旁,而這個時候,黑霧剛剛躲過了一拳,齊空明又是一拳砸了下來。

破海拳法!修羅血印!

這一下,不一樣了。

齊空明右手的太陽紋路浮現而出,血光閃耀而出,藍色的狂暴的靈力在其中涌動著。

砸下。

轟!!!

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在了地上,那團黑霧陡然消失。

靈力在泥土之中時不時閃現而出。

齊空明立刻轉身,剛才那一下並沒有打死它。

一棵樹木之後,黑霧異常的稀薄。

「是我小看對方了。」幻魔影虛弱地說著。

「不過,剩下的靈魂力還夠,只能出動那一隻了。」幻魔影的黑霧涌動了起來。

齊空明轉身看著,忽然,有著一陣勁風傳來,齊空明瞬間躲開。

轟鳴之聲響起,齊空明可以感受到身後龐大的勁風。

再次一躍,順勢轉身,一個黑色的身影進入了齊空明的眼中。

那是赤眼魔!

齊空明瞬間認出了那黑色的身影。

赤眼魔,魔族高等魔族之一,實力可比巨魔強大得多,它好似一隻猴子,不過是黑色的,它最為顯著的特點便是那額頭上一隻赤紅的眼球。

幻魔影再一次出現了,在赤眼魔的影子之中。

齊空明盯著赤眼魔,渾身的靈力外放而出,同時狂浪逐靈法運轉了起來,盾牌也出現在了齊空明的右手之上。

齊空明忽然向著一個方向看了一眼,然後又轉頭過來。

赤眼魔動了,速度極快,鋒利的利爪之上有著黑色的魔氣纏繞著,同時它的紅色的眼球在緩緩轉動著。

有著一絲絲黑色的氣流在眼球之中轉動著。

它的身後,影子巨大化了起來,一股龐大的靈魂力從其中爆發而出,化為一支利劍,直接殺向齊空明。

無形的利劍。

齊空明盾牌持在身前,腳步一踏,乘浪之步爆發而出,藍色的身影幻化出了一道道殘影,重水沖也順勢使出,體內重水靈珠微微運轉著,玄龜盾牌之上玄龜的嘴中也在微微輕吐著靈力。

赤眼魔的眼球瞬間射出一道黑色的光柱,同時它也飛射而來。

蒼海盾戰法,潮汐式!

齊空明體內靈力運轉,盾牌之上,渾身周圍的靈力以著一個奇異的狀態運行著,黑色的光柱轟擊在了齊空明的盾牌之上,龐大的力量讓齊空明頓住了一下,但是,只是一下,那瞬間的龐大的力量立即被那奇異狀態的靈力化解開來,齊空明的身影依然兇猛向前。

那一柄無形之劍已經來臨,瞬間穿透了靈力,刺穿了齊空明的身體。

一股來自靈魂的撕裂的疼痛之感,瞬息瀰漫全身。

齊空明忍不住停下了一步,然後一盾往上抬起,赤眼魔的利爪已經來臨,從上而下劃下。

黑色的魔氣被其凝聚為五條利線,切割而下。

齊空明盾牌直接抵住,龐大的力量在潮汐式下被化解得七七八八,剩下的對於齊空明來說不算什麼。

赤眼魔的眼球再一次射出了黑色的光柱,齊空明踏浪而出,磅礴靈力從腳下擴散開來。

躲開。

怒海狂濤式!

齊空明盾牌直接砸下,狂暴的靈力激蕩開來。

赤眼魔利爪橫擋,五道黑色的絲線畫出。

靈力與魔氣的激烈碰撞,四射而去。

齊空明盾牌直接砸在了赤眼魔的利刃之上,身體中蘊含的狂暴力量瞬間澎湃而出。

赤眼魔直接被砸飛了。

齊空明腳下一股龐大的靈力再次湧出,整個人向著赤眼魔飛射而去,同時左手拳頭之上,一團靈力在匯聚著。

赤眼魔身後巨大化的影子之中猛然飛出好幾把長槍,破空之聲響起,同時赤眼魔體內的魔氣洶湧而出,在其前方形成了一道屏障。

齊空明直接無視了那些長槍,盾牌抵擋在前。

齊空明立刻接近了赤眼魔,破海拳法轟出。

赤眼魔利爪也瞬間劃出,屏障瞬間被破海拳攻破。

利爪與破海拳相擊。

齊空明立刻下落,赤眼魔再次往上飛去。

巨大化的影子之中猛然有著數道無形利劍飛射而出,影子也瞬間縮小。

赤眼魔的身體又僵硬了起來。

齊空明落地,數道無形利劍射下,齊空明瞬間半跪在地,嘴角之間一絲絲鮮血流出。

面容有些崢嶸可怕。

十道黑色利線切割而下,齊空明來不及躲閃,來自靈魂深處的疼痛讓齊空明沒有注意到那來臨的赤眼魔。

轟!

一聲轟鳴之聲響起,塵土飛揚。

赤眼魔落地,黑霧從影子之中飛出。

赤眼魔的紅色眼球失去了色彩。

這一回總行了吧。

陡然,一道磅礴勁風呼嘯而來,可惜幻魔影沒有人臉,否則就可以看見它的驚訝。

一柄冰藍色的長劍已經劃過了黑霧,同時冰之靈力狂暴而出。

黑霧被冰之靈力直接冰凍了起來。

齊空明從坑洞之中緩緩爬出,嘴角還留有血液,身上的衣物早已破爛不堪,臉忍不住地抽動了一下。

靈魂深處還是有著那種撕裂的感覺。

疼痛無比,難以忍受。

齊空明破海拳法瞬間使出,直接轟碎了被冰凍起來的黑霧。

幻魔此刻,滅了。

四錢修為的第一次戰鬥,勝了。

齊空明鬆了口氣,立刻倒了下去。

若是幻魔影不來近戰,而是用靈魂力與幻境的話,齊空明相信自己不一定打的過。

而且對方還忽略了一初始就出現的冰靈劍!

不同的選擇,不同的後果。 齊空明站了起來,撿起幻魔影的魔晶,便向小屋而去。

齊空明打開了衣櫃,看著蜷縮在其中的小孩子,心中有著一抹不忍閃過。

「沒事了,出來吧。」齊空明輕聲說道,小孩子緩緩抬頭,盯著齊空明。

然後,猛然跳上了齊空明的身上,死死地抓住,沒有言語。

「沒事了,沒事了,那惡魔已經被我打敗了。」齊空明愣了一下,便撫摸著這小孩的後腦勺,暖聲說道。

「大哥哥,這是……真的么?」小孩子抽泣著說道,眼淚止不住地流下。

「真的,沒事了。」齊空明說道,但是孩子還是忍不住地落淚了。

「你在這待著,這是一些吃的,我把那些屍體埋了吧。」齊空明將少年放下,輕聲細語地說道,並拿出了一些食物遞給少年。

「大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走?」少年猛然抱住齊空明的大腿,說道。

「不會的,埋了那些屍體,我就回來。」齊空明無奈地將少年移開,耐心地說道。

少年乖巧地點了點頭,齊空明轉身走了出去。

若是弟弟還在的話,恐怕就是這麼大吧。

齊空明眼睛略微有些紅色,有點濕潤。

齊空明握緊了拳頭,咔咔的聲音響起。

造成這一切的來源,魔!

齊空明心中再次閃過一絲戾氣與殺意。

齊空明看著這被魔破壞的村莊,在夕陽之下,齊空明的影子被照射地很長很長。

時間飛逝,齊空明將所有的屍體埋了,並且立刻一個墓碑。

上書:山崖村莊所有人之墓,因不知他們的姓名,特立此碑,讓後人祭奠。願死者來世一生安寧健康。

齊空明拜了拜,便回到了小屋。

沒有那個少年的身影,齊空明踱步走到了柜子前,打開了柜子。

少年蜷縮在裡面,嘴裡吃著齊空明給予的食物。

「出來吧,怎麼又進這裡面了?」齊空明小聲說道,生怕嚇著這孩子。

「我怕……」少年轉頭看著齊空明,顫顫巍巍地說道。

怕?

齊空明轉身看了看周圍,已然已經夜晚,漆黑一片。

原來如此啊。

齊空明笑了笑,便在屋內點起了篝火,還有將屋內的一些蠟燭也點燃了起來,屋子一下子亮堂了許多。

總裁老公,乖乖聽話! 齊空明再講那一張床清理了一下,拿出了一層厚厚的被子,鋪在上面。

齊空明的習慣,自從有了空間戒指,齊空明總是會放一些日用品其中,雖然他用不上。

「來,過來吧。」齊空明搬了把椅子,將少年抱了起來,將椅子放在了篝火旁,將少年放在了上面。

篝火的熱度讓少年略微安心了一點。

「你叫什麼名字啊?」齊空明又拿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少年的身邊,問道。

「獨孤星。」少年說道。

獨孤,孤獨。

現在的少年便是如此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