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耀光太興奮了,拿着那張黑桃k親個不停,今天他運氣太好了,得到一個可愛兔寶寶羊『毛』手套,還抽到一張黑桃k,難得隊伍裏聽他安排一次了。

耀光給黃道生取的代號是舒克,他自己是貝塔,萱姐是黑貓警長,喬嵐是白鴿偵探。

黃道生連掐死耀光的心都有了。 再次來到交易廳,龍天將黃道生拉到一邊,說道:“冰霜小隊的人,我讓朋友給他們施加了壓力,但是冰魂躲着不見,很有可能通過傳送陣到了別的城市,躲在暗處下黑手。”

黃道生笑笑:“那就隨便他了!不過龍天大哥,恐怕我的積分不夠與他競標,剩下來的那件安全錘和其他裝備,您能不能先幫忙墊付一下?等炎離他們退給我多餘的積分,我再還給您。”

龍天沒有猶豫的點頭,這是小事。

不出意外,三件套還是在黃道生和冰魂之間競爭,一下午兩人盡顧着到處尋找冰魂他們去了,隔了十分鐘半個小時纔出一次價,最後彪到了3900積分。

按照炎離的計劃,黃道生只需要本『色』出演即可,最多出多少,黃道生自己決定什麼時候停下來。?? 最強靈魂收割者89

這時差不多到了下午5點,雙方的耐心一點點被磨滅,黃道生有一些緊張,龍天將其他裝備都送了過來,偏偏他還在和最重要的重騎三件套糾纏不清,突然產生一個可怕的想法:“如果炎離是在騙我,他根本就沒有第二套裝備,或者是他們的朋友不願意出售,那我可就危險了。最重要的三件裝備還需要另外購買,而投入進去的競拍積分必須等到6點委託結束後返還,就怕時間不夠啊!”

還好炎離一直都在衆人視線中晃悠,除非是他不想在這個圈子裏混了,否則得罪了龍天和黃道生兩位靈魂收割者,他們就算是風行子,也會寸步難行!

在4000點整數關口,黃道生放棄了,他身上就這麼點兒積分,龍天告訴他的情報是冰魂身上可能有5000積分以上。

雖然大家擠一擠湊一湊還是可以弄到六七千積分,可是沒這個必要。黃道生看到對方直接打上4000積分,冷笑一聲,退了出來。

很快黃道生離開交易大廳的消息被有心人傳到冰魂那邊,冰魂冷笑着收手,三件套什麼價格他知道,雖然出到4000積分虛高一倍,反正是白贏來的積分,只要能破壞黃道生的好事,全扔進去都沒問題。

炎離對黃道生的表現很滿意,要知道,這一套裝備他們掛牌2000,拍出4000,扣除10%手續費,最後可以得到3600積分,分到自己頭上,可以拿到2800積分回來。

到6點拍賣結束還有一會兒,黃道生笑眯眯的說道:“炎離大哥,反正競標契約合同已經形成了,也不怕那小子跑,沒人和他競爭,這門生意是板上釘釘兒了!先恭喜您啊!”

炎離嘿嘿笑着,略微尷尬的說道:“舒……舒克……上午咱們說了第一件事,現在八九不離十了,差不多塵埃已定。不如現在說說第二件事吧。”

所有人都知道了驅魔人隊伍成員的新外號,所有人都驚訝的不得了,這支驅魔人隊伍,只能用一個詞形容,那就是奇葩。

黃道生嘴角微挑:“炎離大哥請說。”

炎離說道:“我想讓你對外發布消息,你想和冰魂進行一場死亡模式的競技場!”

“什麼!”幾乎所有人都驚呼起來。

黃道生心中駭然,這個炎離,究竟想要幹什麼?

炎離笑道:“龍天大哥,您認爲舒克和冰魂的實力,孰強孰弱?”

龍天沉『吟』着不說話,炎離給他的感覺不好,這種問題,他不想貿然回答。

炎離也不介意,對黃道生說道:“舒克,冰封死在你手裏,爆了個大冷門,讓我們賠了不少積分,那是我們爲信息不靈通而付出的學費,這不怪任何人。今天冰魂對你報復『性』下手,和你爭搶三件套,等我們查明這件事的真相後,我們隊長產生了一個想法。”

炎離看着龍天說道:“冰封手裏有多少積分,冰魂心知肚明,驅魔人小隊和龍之天空小隊的關係,冰魂也知道一二,所以舒克你手裏的積分,冰魂大概清楚。而且龍天大哥在損失人手後並沒有對外招收隊員,所有人都知道,應該是驅魔人小隊補充進來了,而舒克很有可能以一個三件套,作爲禮物送給龍天大哥。所以冰魂認爲,舒克花幾千積分購買這套裝備,絕對不是自己用,他搶這套裝備,既可以降低龍天大哥的實力,又可以讓舒克受挫,還能增加自己的實力。”

黃道生擺頭:“想當然了吧?你不是說了嗎,有心之人都會知道我是買了自己用,還不得不花高價和別人競標。”

炎離呵呵一笑:“我說的那些有心之人,自然是我們風行子了。冰魂只是一介莽夫,他們單打獨鬥,是不可能獲得那麼多信息的。而且有我們風行子,流傳出去的信息,都是我們需要流傳出去的,你懂的。”?? 最強靈魂收割者89

黃道生繼續問道:“好,就算他們認爲我不是買給自己的,也不一定是買給龍天大哥的呀!”

炎離更開心了:“這個還得多謝昨天龍躍老弟的本『色』表演了。龍躍老弟爲……黑貓警長和白鴿偵探,還有……貝塔,至少用出去1000積分,龍之天空是強勢一方,還要倒貼積分給弱勢的另一方?如果舒克你不表示表示,以後在隊伍中不好做人啊。”

黃道生點頭,這個理由勉強說的過去,問道:“就算大家都信了,爲什麼我還要去對冰魂發出挑戰書?”

炎離說道:“你要表現出憤怒,首先發起這個挑戰的言論,其實並不會真的和他籤契約書,你只需要不停的激怒他,詆譭他,嘲諷他,讓他對你產生巨大的仇恨,不死不休。冰魂是個近戰召喚師,現在的技能是冰熊和獵鷹。而你對外的形象一直是個強力的遠程職業,如果說起打競技場,穿上一套韋小寶重甲的冰魂其實並不怕你,擁有反傷屬『性』和神行百變的技能,任何遠程職業只要被他近身,召喚出來的冰熊絕對會讓你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冰魂在你的挑釁下,一定會毫無懼意的應戰。”

黃道生問道:“我又要挑釁他,又不和他真的對戰,難道我可以將他罵死嗎?”

炎離笑起來:“當然不是這樣。等你將他完全激怒後,我們會出面組織一場3級的死亡『迷』宮,屆時會有多位參賽選手共同參賽,你和冰魂都會參與進去奪寶,在裏面正大光明的和其他人一起競爭。”

煙雨樓 黃道生明白了:“奪寶競爭,是不是可以順理成章的把他幹掉?亦或者是被他殺死?就算是我無所謂,也很願意參加這個什麼什麼死亡『迷』宮奪寶比賽,但是炎離大哥,你圖的是什麼?要想幹掉冰魂,或者是賺剛纔這800積分,你們神農團有的是辦法,拉扯我進來幹嗎?”

炎離微笑着看着同樣不得其解的其餘五人,笑道:“我們準備佈一個局。” 更新遲了抱歉,武漢下了一夜暴雨,又看海了,蘿蔔從家裏走了一個半小時,渾身溼透了。

-----

炎離沒有具體講述『操』作流程,僅僅只是將自己的目標說出來了而已,黃道生和他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龍天看着炎離,眼中閃過一絲光芒,他自己就是做實業投資的,神農團這個局,只要設計的合理,『操』作得當,當事人配合,絕對可以從中撈到巨大的利益,而且前途似海,潛力無限。

這麼大的局,龍天很懷疑神農團的實力,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操』作下來,他不僅有些躍躍欲試了,但是首先,龍天必須證明自己的存在。?? 最強靈魂收割者90

所以在黃道生開口之前,龍天冷靜說道:“炎離,在我們下定決心之前,你能不能先將第二套重甲三件套給拿來?先讓我們看看誠意,對吧?”

炎離也不傻,他知道龍天的意思,是在擔心他耍賴,於是笑呵呵的點點頭,隨手在印記中尋找到朋友,呼喊過來。

這個計劃涉及到在場的所有人,所以龍天沒有自作主張,而是當着炎離的面,將其餘衆人喊道一邊,說道:“這件事值得一做。機會難得。”

黃道生還沒說話,兩女就不幹了,耀光也跟着湊熱鬧。

萱姐攔下來:“這是要……舒克去送死嗎?該死,這名字真難聽!”

喬嵐搖頭:“舒克……哥哥風險太大,我不同意。”

黃道生笑了,他倒是信心十足:“如果今天晚上,我能幹掉那3個怨靈,說明我的實力足夠,那就讓我參加。如果我幹不掉,你們也別『操』心了,反正我已死,以後多給我燒點紙就可以了。”

耀光是力挺派:“師兄說的對!如果師兄連3個都可以打贏,那爲什麼不能打贏冰魂?”

龍天點頭:“我就是這個意思。裝備好,技能強,抗擊打,我沒有發現……舒克有可能會輸的理由。”

黃道生嘿嘿笑着,握着龍天的手說道:“龍天大哥,這件事其實你也有份兒,你也要出一份力,待會兒在談判時,請多多關照驅魔人小隊!”

龍天矜持笑起來,微笑中帶着強烈的自信:“那是當然了。談判這種事情,他們不是我的對手!”

很快,神農團的炎火親自過來,黃道生,龍天,炎火,這三個隊伍的隊長,在政務廳外附近的一處隱蔽小茶樓裏,坐在一起商量了一個小時左右,終於達成一致。

龍天出錢,負責現實生活中的各項開支,以及積分與現實貨幣的收購兌換;炎火出物和消息,負責作勢和搭橋引線,做風行子該做的事情;黃道生出人,他冒的風險最大,但是投入最小。在這個局中獲得的利潤,扣除各方成本後,三家平分。

三個人在政務廳和現實社會之間連起一條看不見線,最重要的一環就是黃道生,他纔是這個計劃的主要執行者,三人一損俱損,一榮俱榮,最終達成了戰略合作伙伴關係,當然暫時只限這個局期間,後面是否繼續合作,要根據這次的表現而定。

黃道生很配合,6點交易委託到期之後,在交易大廳罵罵咧咧起來,指名道姓的罵冰霜小隊的人,罵他們膽小鬼,罵他們心眼小,交易大廳罵完還不夠,另外還跑到前門大堂鬧起來,和幾個好心“勸(打)慰(探)”的旁觀者差點兒打了起來,最後還想在曹婆手中發佈聲討清剿冰霜小隊的任務,被驅魔人小隊其他成員給拉了回去。

開玩笑吧,政務廳怎麼可能發佈一條懸賞殺死人類的任務?政務廳是三界監督的官方機構,只可能對無故滯留在人界的靈魂採取強硬措施,肯定是不會對人類和地府執法隊下手的,仙界就更不可能了,他們基本上都不會下到人界中來,有的是辦法遠程監督。

果然冰魂在朋友傳話之後知曉了黃道生大鬧江城政務廳的事情,勃然大怒,就差衝到黃道生面前生死搏鬥了,面對敵人的挑釁,冰魂這個暴躁『性』子怎麼可能巋然不動穩坐釣魚臺?可是當他找過來的時候,卻發現始作俑者已經消失不見。

黃道生帶着全套極品3級裝備,拿着靈魂收割者和公交車的安全錘,帶着大量的補給品,來到任務所在地光谷南大道鑫萊盛商務賓館,清剿這裏墜樓的3個怨靈。

此時已經距離賓館只有200米距離了,驅魔人小隊提前下車,站在路邊,看着賓館的霓虹燈各有心思。?? 最強靈魂收割者90

此時差不多晚上8點,幾人都沒有心思吃飯,匆匆商量了對策和戰術,直接奔了過來。

黃道生看看時間差不多了,笑着說道:“就在這裏等我,很快就出來了,打完了咱們晚飯和宵夜一起吃!來吧,給我加持狀態!”

喬嵐乖巧的念起咒術,給黃道生加持了一個【景】和【寧】。

耀光對着黃道生扔出一張真言符。

萱姐沒什麼好給的,突然抱了黃道生一下。

黃道生眼睛瞟到喬嵐身上,放開萱姐後,主動過來抱了抱喬嵐,緊接着賞賜了耀光一個擁抱,不過可惜身高差別太懸殊,黃道生不得不蹲下來。

抱完衆人後,黃道生獨自走向賓館,步伐沉重,態度堅決,雖然他不知道前方面對的將會是什麼樣的狠角『色』,但是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就別想着後退!

任務說明中,墜樓的地方是在賓館側邊的停車場,黃道生繞過前門,笑着和指揮車輛進出的保安打個招呼,繞到案發地點。

當整個世界突然變成一種粉紅『色』時,黃道生知道他已經進入結界領域中了,此時不必擔心被無關人員看到,從印記中召喚出靈魂收割者,拿出公交車的安全錘,還有全套的各部位裝備,心念一動,所有的裝備瞬間各就各位附在自己身上,黃道生這才安心一些。

在停車場各種車輛的縫隙空擋之間,唯一活動着的就是這三個怨靈,任務說明有一男兩女,都是3級怨靈,因爲沒有耀光的洞察技能幫忙,黃道生不清楚三者的關係,而且案件發生的太急,龍天也沒有從派出所打聽到什麼有價值的信息,黃道生只能根據自己的判斷,來決定怎麼破這個陣勢。

黃道生找到個偏僻的角落潛伏過去,首先要觀察怨靈的行動特徵。

男『性』怨靈看起來各自稍微高一點,被一胖一瘦兩個女『性』怨靈夾着,三個怨靈在小範圍的移動着,爲了方便,黃道生根據三個怨靈的體貌特徵,分別取名爲瘦子,胖子,男人。

公交車的安全錘自帶一個【飛錘】技能,攻擊範圍20米,暈眩目標3秒,冷卻時間45秒,黃道生決定,先從這個男『性』下手,按照正常的思維,男『性』攻擊力一般都會比女『性』強很多。

差不多進入到攻擊範圍之內,黃道生正準備扔出飛錘,三個怨靈突然轉身,反方向繼續走動着,這時,黃道生髮現了不對勁。

男人走在最中間,但是胖子似乎是在挾持着男人,就好像兩個正在散步的情侶一樣,胖子一隻手抓住了男人的胳膊,在轉身過程中也表現的相當強勢,換手速度特別快,始終保持着抓住狀態。

反觀瘦子,在男人的另一邊,不僅沒有和男人有親密接觸,反而距離至少有半米之遠,但是走動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向男人靠近着,一旦距離過近,彷佛有磁鐵一般將它推開。

黃道生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任務說明和龍天打聽到的蛛絲馬跡,並非一點用處都沒有。以黃道生的眼光來看,這三個怨靈生前絕對是第三者『插』足關係,偷情被撞破,或者是會面被發現,談判破裂,爲情所傷,三人一起跳樓『自殺』。

一個大男人,還能被情所傷,他連原配老婆都搞不定,一起送了命,死後怨靈還被死死的掐住,只能說明這個男人實力很弱,比不上他老婆,論戰鬥力,絕對是這個胖子最強。

所以黃道生決定,第一個要幹掉的,應該是這個胖胖的女怨靈! 對準了男人,黃道生左手裏的公交車安全錘飛了出去,與此同時,黃道生對胖子使用了磁力召喚,胖子向他急速靠近。

突然展開的戰鬥,讓三個怨靈措手不及。男人被打暈,胖子和黃道生近了身,瘦子距離20米開外,愣了一下,開始往黃道生這邊跑。

黃道生眼睛一瞟,暗罵一聲:“靠!你不是小三兒嗎?我和原配單挑,你往這邊跑個什麼勁兒啊?”

不容多想,沒等胖子站穩身子,黃道生施展開靈魂收割刀法,刀刃上的光芒形成一股透明激光,打在粉紅『色』的胖子胳膊上,竟然被它擡起胳膊擋住了!肉太多了!

“不好!”黃道生心中一沉,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想都沒想,立即使用了三件套自帶的技能【神行百變】,移動速度立刻增加15%,躲閃增加15%,在這一瞬間後跳一步。?? 最強靈魂收割者91

“啊!!!!”胖子發出尖刺的叫聲,黃道生腦袋一陣暈眩,身體有些不受控制,知道這應該是破膽怒吼類型的恐懼技能。

增加15%的躲閃,增加35%的移動速度,黃道生暗自慶幸自己隨機應變躲閃的快,胖子尖叫怒吼之後,跟着撲了上來,雙手猛抓,指甲細長,攻速奇快,典型的女人打架抓臉技能。

指甲繞在黃道生身上的重騎鎧甲上,並沒有留下多大的破壞,不過左胳膊倒是捱了一下,立刻感覺到又癢又疼,受傷部位瞬間變得通紅。

男人估計還有1秒鐘昏『迷』時間,瘦子衝到15米範圍內,黃道生來不及多想,趁着還能控制身體,增加15%的閃避和20%的攻速,黃道生咬牙和胖子纏鬥起來,用大鐮刀的刀背擋下胖子的雙爪。

胖子的繞抓攻擊被擋下後,雙手順勢捏住靈魂收割者的刀刃,黃道生因爲有各種裝備的加成,力量絕對不在它之下,順勢輕輕鬆開靈魂收割者的刀柄,從胖子身邊急速衝過,飛快的來到它的身後,同時雙手猛的用力,原本對着靈魂的刀背,瞬間變成刀刃,胖子被靈魂收割者的彎曲鋒刃剛好罩住。

黃道生沒有絲毫客氣,大喝一聲,巨力回扯靈魂收割者,胖子在鋒利的刀刃下,雙手斬斷,身體被拉扯着旋轉,雖然逃過一劫,但是兩支胳膊全部斷掉,看樣子是失去了戰鬥力。

3秒時間已過,男人醒過來,瘦子距離黃道生還有10米遠,胖子斷掉雙臂,黃道生形勢一片大好。

“一打二,這瘦子主動跑過來,肯定是近戰職業,暫時先不要和它近身,跑動起來,看清楚情況再說。”黃道生提着靈魂收割者,向場地邊緣跑去,可是沒等他跑幾步,一股大力傳來,黃道生被撞的昏『迷』不醒。

被黃道生飛錘打暈的男人清醒過來,對着黃道生使用了衝鋒技能,措不及防之下,黃道生被衝了個正着,原地暈眩3秒。

就這3秒,瘦子趕了上來,和男人一起對着昏『迷』暈眩的黃道生一陣毆打。男人手裏幻化了一根短鞭,快速抽打在黃道生身上。瘦子手裏甩動着類似有線鼠標模樣的東西,一下子一下子敲在黃道生身上。

這是在瘙癢嗎?黃道生醒來後發現兩人抽打了自己三秒鐘,好像一點兒感覺都沒有。相反,之前被胖子尖指甲劃傷的地方,現在開始腫了起來,又疼又癢變成了抽風的疼痛,繞心的麻癢,身體反應跟着變得遲緩。

黃道生在恢復身體意識後,迅速跑動起來,神行百變的持續時間還有幾秒鐘,只要躲過這一波攻擊,他就有機會再次分離對手各個擊殺。

可是身體速度越來越慢,胳膊上的疼痛漸漸變得難以承受。

黃道生一邊跑一邊從印記中拿出創傷『藥』和解毒『藥』劑,看着鮮血般顏『色』的創傷『藥』,黃道生沒來由泛出一股噁心感覺,解毒『藥』劑好不到哪裏去,墨汁一樣的黑『色』,在粉紅『色』結界中,呈現出怪異的混合『色』。

喝下創傷『藥』和解毒『藥』劑後,神行百變的持續時間已過,黃道生將兩個怨靈甩開了15米遠,回頭看時嚇了一跳,從瘦子手中天女散花一般甩出大量的正方形袋狀物體,黃道生一驚之下,還是瞟到了一點,非常像……套套!

“這麼多套套!”黃道生無語,此時來不及躲閃,只能擡起靈魂收割者和安全錘護住頭部,任由大片的安全套砸在身上的重甲外,雖然並不大力,但是很噁心,每個撞在重甲上的包裝袋都會破裂,流出一些『液』體出來,燒在重甲上茲茲作響。

“嘶……這和那個小姑娘的冰淇淋一樣,這套套有腐蝕作用啊!”黃道生大驚,這種人可不能放在最後面打,立刻陰着臉,惡狠狠的對着瘦子使用一個磁力召喚。

不會因爲它曾經是個女人而心軟,更何況它已變成半透明狀的鬼魂,黃道生面對這個瘦小的怨靈沒有絲毫猶豫,拿着靈魂收割者橫掃過去。

瘦子身法靈活,游魚一般蹲下身子,躲過黃道生的橫掃,同時四肢像八爪魚一樣,纏了上來。?? 最強靈魂收割者91

黃道生施展開靈魂收割刀法,手中鐮刀揮舞成幻影,將自己保護的密不透風,擋住了瘦子的纏繞,但再次被兩個怨靈包圍住,脫身不得。

“麻煩了!”黃道生捱了男人一鞭子,身子不由得晃動起來,手裏的鐮刀揮舞越來越吃力,打持久戰,並非是自己單方面表演雜耍,這樣打下去,不行啊。

抽空看了看公交車安全錘的冷卻時間,還有15秒,黃道生暗暗數着數,在第10秒的時候佯攻一次,急速後退,他現在只有20%的移動速度加成,10秒鐘只能讓他遠離兩個怨靈10米遠,寧可不顧瘦子第二次甩出來那一大片安全套,他也要先拉開距離。

冷卻時間一到,黃道生的埋頭疾奔立刻停止,在轉身的瞬間,對着男人使用了一個磁力召喚。

“叫你抽我!”黃道生現在試着在敵人飛到自己身邊時反方向衝兩步,這是剛纔打胖子時的一個感悟,用刀刃攻擊敵人,用巨力拉扯代替橫掃和擋推。

男人的反應很快,直接用手裏的短鞭擋在鐮刀的刀刃上,身體橫向移動,躲過鋒利的刀鋒,閃到一邊,握杆折鞭條斷,暫時逃過一劫。

可是黃道生沒有再給他機會,左手的公交車安全錘扔出,打在男人頭上,趁着他暈眩的2秒鐘(暈過一次有抵抗衰減),靈魂收割者的鋒利刀刃直接劃過其頸部。

再幹掉一個! 被幹掉的怨靈化爲光團給黃道生補充滿了靈力,現在還剩下一個斷掉雙手的胖子,以及一個瘦小的矮個子怨靈。

一個失去戰鬥力,一個看起來並不強勢,所以黃道生毫不畏懼!

手裏拿着有線鼠標模樣的武器,這個瘦子怨靈此時距離黃道生5米開外,在男人腦袋掉下來的那一瞬間,瘦子後跳幾步,繼續甩出一片讓黃道生極度不適的安全套暗器雨。

黃道生不是不喜歡安全套,他只是對撞上他身上的重騎鎧甲後,安全套會破裂並且流『液』體腐蝕鎧甲感到不舒服而已,看到那些流出來的『液』體,就好像……咳咳……。

“喜歡丟安全套當暗器的傢伙……莫非……”黃道生一面想盡辦法逃離攻擊區,一邊仔細打量着瘦子,“莫非這傢伙手裏拿着的那個不是帶線的鼠標,而是震動的跳蚤?”?? 最強靈魂收割者92

這個念頭一升起來,黃道生立刻心動了,他以前遇見過拿着手術刀的法醫,碰到過拿着砍刀的廚師,手持電鋸的園林工人,拿着千斤頂和巨型扳手的司機,這些人如果掉落裝備,都是手裏拿着的這些,如果今天干掉這個拿着電動跳蚤的女怨靈,不知道會不會掉這個下來。

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想這些事情,黃道生相當在行,男人的天『性』嘛。

需要等待30秒安全錘冷卻,黃道生跑動起來,游擊戰更加適合躲避遠程的範圍攻擊。很快瘦子扔出一片暗器雨後,黃道生使用了三件套的自帶技能神行百變,增加移動速度15%,趁着最後真言術20%增幅,輕輕鬆鬆躲過着一片套雨,同時進入20米範圍,趁着怨靈剛剛結束攻擊,使用了一次磁力召喚。

還沒等靠近,黃道生左手的安全錘飛出,怨靈近身落地就呈暈眩狀,黃道生依葫蘆畫瓢,身體交叉移動到怨靈身後,想用鋒利的刀刃將怨靈的腦袋切割下來。

可是並非事事如意,高個子和矮身材一旦差距過大,有些事情判斷起來就會發生偏差,黃道生的刀刃只切割下來一支斷臂,削掉了臉部一小塊,沒能完成一擊必殺。

等怨靈清醒過來,手中帶着長線的跳蚤急速甩出,打在黃道生身上,這次與開戰前的普通甩動不同,這次是打開了震動開關接通電源了的,開了技能的。

重騎鎧甲這種優良導體,高效的將這種震動傳到了黃道生身上,一股酥麻感包圍了他,就像是在三伏天喝了一大瓶冰水,三九天喝上女朋友親手做的熱『奶』茶一樣,全身的『毛』孔全部張開,吃了人蔘果一樣,通體舒坦。

“啊~啊~啊~啊~啊~”黃道生站在原地忘情的抖動着,嘴裏無意識的發出呻『吟』聲。

五秒鐘之後,震動停止,黃道生額頭上全是汗水,喘着氣盯着怨靈,剛纔的感覺,一個字,爽!

黃道生本想着快速幹掉它的心思,瞬間消失,現在他還想繼續逗弄逗弄這個怨靈,希望它再來上一次……

三分鐘之後,黃道生見瘦小的怨靈再也無法使用出震動技能後,乾脆利落的幹掉了它,還有一個斷臂胖怨靈,黃道生沒有忘記,將三個靈魂依次變成光團吸收到靈魂收割者中之後,快樂的打掃起戰場來。

胖怨靈身上掉下一件消耗品。

【sk-iii牌指甲油】

【讓目標20%機率中毒,每5秒受到10點毒素傷害,有一定機率產生麻痹石化效果,可疊加5次(限爪類武器使用)】

【使用次數:10/10】

【備註:這種鮮豔無比的化妝品,和它的姐姐sk-ii一樣,都曾遭受過媒體和專業機構的質疑,小日本的東西不怎麼可靠】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