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他看了看謝傲雲,而謝傲雲則是在一旁緩緩地抿了口茶,神色淡然,似乎一切都不關他事一樣,這下可是讓的黃天宏心裡越來越著急了,使勁地朝謝傲雲擠弄著眼神,示意謝傲云為他解圍。

瞧得黃天宏朝謝傲雲擠弄眼神,謝天雄和一眾人感覺極為好笑,但是他們卻是知道整個天錦城內可能也就謝傲雲能讓堂堂靈寶閣閣主這般了。

「咳咳,老頭,其實你也別顧慮,在場的人都知道我們謝家有讓你突破天罡境的方法。」

見的黃天宏快急出汗來的神色,謝傲雲也放下茶杯,笑著說道。

黃天宏心裡想什麼謝傲雲自然清楚,畢竟消息一旦傳了出去,那麼他們謝家定然會招來諸多的麻煩,到的那是謝家還能不能在眾多強者或勢力的覬覦下生存下來還是一個大問題,就算謝傲雲背後有著天玄宗,可是在巨大的誘惑面前有些人還是敢在老虎鬚邊奪食的,更何況天玄宗距離天錦城可遠了去了。

所以在謝家自身實力沒有達到一定高度之前這消息是一定不能泄露出去的。

聽得謝傲雲這麼一說眾人也明白黃天宏此次前來的最終目的了,不過他們雖然明白,卻是沒有露出半點的驚訝和異議,因為他們知道謝傲雲這般做自有這般做的道理。

而且謝天雄和吳山皆是天罡境修為,黃天宏的地靈境巔峰修為自然是躲不過他們的眼睛。

「哈哈,天宏兄可是小家子氣了,我謝家和吳家可是世交,你大可直說,何必顧慮呢?」

瞧得黃天宏微瞪的雙眼,謝天雄這時開口說道,那語氣和神色皆是充滿玩笑之意。

「是啊,天宏兄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

吳山也是責怪的說道,但是同謝天雄一樣,皆是玩笑而已。

「哈哈哈,天雄兄,吳山兄,是在下小家子氣了,還請莫要見怪。」

黃天宏也是哈哈一笑,抱拳而道。

「不知二位修為?」

隨後,黃天宏一雙灼熱的眼睛看向謝天雄和吳山詢問道。

「哈哈,正如你所想的那樣。」

謝天雄和吳山相視一笑,點頭說道。

「看來二位才是天錦城真正的頂尖強者。」

黃天宏微微晃了晃腦袋,嘆聲說道。

原先在天錦城內,只要你修為踏入了地靈境,就可以躋身成為頂尖強者,而有這個實力的除了謝家和吳家的謝天雄和吳山之外,其餘的人便是黃天宏和三大公會的會長了。

而這其中黃天宏和煉丹師公會的會長皆是地靈境巔峰,被列為天錦城第一強者。

可是如今看來,這外面所傳的和那個頂尖強者的排名並不可信,眼前的這兩位才是天錦城內數一數二的頂尖強者,至於他們,在修為在天罡境的謝天雄和吳山面前算不得什麼。

而他自己和煉丹師公會會長的排名,實在是名不副實啊。

「什麼天錦城真正的頂尖強者,對我們來說這些都是虛名罷了。」

謝天雄搖了搖頭,擺了擺手,對於這個天錦城的頂尖強者他們兩個並沒有任何的興趣,他們的一身修為只是為了守護家族而已。

「哈哈,確實,這什麼排名都只是一個虛名罷了,還虧我為了這個虛名虛榮了十多年的時間,實屬不該。」

黃天宏大笑一聲,旋即語氣漸漸下沉,臉色也漸漸頹然,自嘲而道。

「天宏兄莫要嘆息,今日過後恐怕天錦城內又要多一位天罡境強者了吧。」

謝天雄見黃天宏神色有些頹然,聽出了其自嘲的語氣,不由笑著安慰道。

「是啊,如今天宏兄心中也明悟了,若是再加上突破到天罡境的話,也為時不晚,至於那停留在地靈境巔峰的十來年就當做是對自己的一種磨練吧。」

吳山也緩緩說道,若非他自己也突破到了天罡境,加上他常年行軍打仗留下來的暗疾,恐怕現在他的年限早已到了,哪還能安然地坐在這裡。

所以對於黃天宏的遇境他還是有所同感的。

「天雄兄,吳山兄和傲雲少爺的大德我黃天宏無以為報,只要能用的上在下的地方我黃天宏定然萬死不辭。」

謝天雄和吳山的話都說了這麼直白了,若是黃天宏自己還不能轉過來的話,那麼他就是一個蠢人了,吳山的話剛落下,黃天宏就起身雙膝重重跪下,朝謝傲雲和謝天雄、吳山抱拳感激而道。

「天宏兄,你這是幹嘛?」

謝天雄和吳山迅速起身來到黃天宏身前將黃天宏扶起。

「既然小雲子將你叫來謝家,就說明你是值得信任的人,也是一個值得相交的人,這跪拜之禮我們可不需要,以後莫要這般了。」

扶起黃天宏,謝天雄微微皺眉而道。

「確實,既然我們能在此相聚,那麼說明我們有緣分,既然是緣分又何需這般禮節?」

吳山在一旁點頭說道。

「多謝!」

黃天宏最終只能說出這兩個字來,不過這兩個字卻是包含著黃天宏無以言語的感激。

「對了,老頭,你說的見面禮呢?」

這會兒,一道不適逢的聲音在謝傲雲的嘴裡吐了出來,令得在場之人都一怔一怔的,這謝家和吳家的兩個大佬正在勸慰黃天宏呢,謝傲雲這句向人討要見面禮實在太不逢時了。

不過聽在謝天雄、吳山和黃天宏耳里就不一樣了,他們如何不明白謝傲雲是在打破這種即將落入沉默的氛圍,一抹讚賞之色在謝天雄和吳山的眼中閃現。

而黃天宏同樣抱著感激之色看了眼謝傲雲,因為在他自己說完『多謝』之後,或許接下來的氣氛會變得沉默起來,這並不是因為他和謝家在場之人的關係不合,而是他在接下來並不知道要如何再開口了,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了,到那時將會選擇沉默,這樣就會令得眾人極為的尷尬。

「回少爺,這份禮物與李家相關,所以還得多耽誤少爺一些時間。」

謝天雄示意黃天宏坐下之後,恭敬地說道。

「不會是你從李家搜刮的東西吧?」

謝傲雲雙目微亮,就連聲音分貝都提高了不少,看來對於靈寶閣對李家進行搜刮的東西,謝傲雲很是感興趣啊。

然而在場之人除了黃天宏自己還保持著微笑向謝傲雲點頭之外,其餘人則是一臉無語,雖然他們也對靈寶閣讓李家賠償的東西挺感興趣的,可哪能想到謝傲雲卻是會用搜刮二字來對靈寶閣讓李家做出的賠償進行形容,這不知道的還以為靈寶閣是土匪呢?

可他們的這般想法落在黃天宏心裡卻恰恰相反,對於搜刮二字若是出自外人口中黃天宏絕對會暴怒,將其揍個半死,畢竟這可是在侮辱靈寶閣啊,而落在謝傲雲嘴裡,那賠償變成搜刮也是可以的,而且感覺不到一點違和感。

「看來李家註定要大出血了。」

作為黃天宏給謝家的見面禮,那贈禮的份量絕對不低,所以謝傲雲可以很明確的肯定,李家這次真真正正的要大出血一次了。

不為別的,就是因為黃天宏想要接近謝家,從而接近謝傲雲。

然而就在謝家和吳家之人為黃天宏所帶來的見面禮感到欣喜之際,這時謝傲雲的聲音再次響起,而且這聲音令得眾人包括黃天宏都愣了起來。

「老頭,有沒有興趣帶著靈寶閣和謝家、吳家來一次龐大的利益合作?」

………………………………………………………………! 工作上的變動,改變了我中午的心情。我是多麼渴望,當一名真正的設計師助理。畫自己喜歡的,讀自己喜歡的書。做自己喜歡的工作,真是太美好了。

回到家,還不算太晚。我趕緊翻閱以前的設計書籍。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貓眼望去是他,開了門。

「我的小綿陽有沒有想我?」說完給我一個熊抱:「抱歉因為爺爺走了公司好多事情等著我處理,你還好吧?是不是特別想我。」

我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我轉身給他放了洗澡水。

「你先坐會。我去給你放洗澡水。」

「是不是我身上的酒味很濃,熏到你了。沒辦法沒完沒了的應酬。我得想著怎麼彌補設計被盜的損失。多拉點客戶和贊助商。又是賠禮,又是道歉。」

「我知道你很辛苦。」心裡默默想著所以有些事都不想讓你知道。

說完去廚房燒開水給他泡了一杯蜜蜂茶,醒醒酒。

「你怎麼好像看起來不開心呢?幹嘛綳著個臉,悶悶不樂的。還是根本沒有想還是我看見我就煩。」

「沒有,你想多了可能是大姨媽要來。你知道的女人都有那麼幾天。」

「哦原來是這樣,那你過來。」

「等一會我再給你泡茶。」

一個,結實的,溫暖的,帶著酒氣的他向我靠來,擁抱著我。溫柔的,親吻我的,脖子,耳垂,又快速霸道地佔領我的嘴唇。 巫女的時空旅行 雙手開始不斷游移。

我輕輕地對他說:「你還沒洗澡呢。」

他輕輕地在我耳邊吹著氣:「怎麼嫌我身上臭?」

「沒有,只是想你每天這麼辛苦,希望你可以乾乾淨淨清清爽爽的休息。」

「有你在身邊,心裡才幹凈清爽。所有的煩惱都煙消雲散。」

我微微一笑,甚是歡喜。

「那把這杯茶喝了吧,喝酒對胃不好,可不想你出現任何事情。」

他的眼神看著我,都是寵溺。

他媽媽的話不攻自破。

今天晚上我可以安心睡覺,不用想太多。

「先去洗澡吧。」

「好,等我。」

「嗯。」

他洗澡后一會,他手機就一直在響。誰這麼晚還來電話。不管了我還是看我的書吧。畢竟是他的手機。

他裹條浴巾,頭髮濕漉漉的就出來了。

我把手機給他。「電話一直在響,你打過去吧,不要是重要的事耽擱了。」

他看了一眼手機。

「沒事,我回個簡訊過去,應該沒什麼大事。」

「哦。」

說完壞笑的看著我。

我緊張地說:「大姨媽快要來了。」

「正是因為大姨媽要來家裡坐坐,所以在她來之前我們得干點壞壞的事。」

「累了還是早點休息吧。」

「你居然敢小看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說完就撓我痒痒。

「不要啊,我最怕撓痒痒,不要啊,不要啊。」

「你求饒說我老公最棒。」

「你什麼時候成我老公了,」不等我說完居然加重了力度撓我痒痒。

「我求饒,我求饒,老公最棒!」

「你說什麼?我聽不見,大點聲。誰?」

「我老公最棒,我老公最棒。」

…… 「老頭,有沒有興趣帶著靈寶閣和謝家、吳家來一次龐大的利益合作?」

謝傲雲抬目,看向黃天宏淡笑而道。

「合作?」

謝天雄、吳山和黃天宏怔了怔,旋即疑惑而道。

「沒問題,我等會兒回去就吩咐下去,謝家和吳家的產業我們靈寶閣全盤合作。」

黃天宏很快就反應過來,隨即點頭應道,即便謝傲雲不這般說,黃天宏心裡早已有了打算,而且對於謝家和吳家的質量問題黃天宏根本就不必擔心,因為整個天錦城內要說產業上質量上等的一方莫過於謝家和吳家了,這也是昨日黃天宏派人去調查的。

所以對於謝家和吳家的合作,黃天宏已是心裡有數了。

謝天雄和吳山聽得黃天宏的話,心裡則是欣喜無比,要知道這些年由於李家的介入,他們兩家與靈寶閣的合作可謂是少之又少,本來可以成為家族收穫利潤最大的一個項目,可卻硬生生地被李家壓的喘不過氣來,這實屬今他們憋屈的很。

如今黃天宏說要與兩家全盤合作,那其中的利潤可想而知,比起這些年李家從靈寶閣獲得的利益還要龐大的很。

不過他們都清楚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歸功於眼前這個看起來文文靜靜的少年。

「怎麼和謝家與吳家產業上的合作是題外話,今日我說的合作可不是指這些。」

謝傲雲微微搖著頭,緩緩開口說道。

「哦?不知傲雲少爺所說的合作指的是哪方面的?」

黃天宏滿臉疑惑,不知道眼前的少爺賣著什麼關子,於是恭敬地詢問道。

就連謝家和吳家眾人都紛紛移目而來,黃天宏提出的合作已經足夠龐大了,難不成謝傲雲還有什麼龐大利益的合作,眾人都好奇無比。

腹黑狂妻 「丹藥。」

見眾人將目光看向自己,謝傲雲微微一笑,對著黃天宏輕輕地說出了兩個字。

「丹藥!?」

黃天宏聽到這兩個字雙目微張,兩抹精光泛動,只要涉及到丹藥、靈器和陣法的,哪個不是只賺不賠的買賣,所以當謝傲雲說出丹藥這兩個字時黃天宏的興趣就被提了上來。

「不知傲雲少爺所說的丹藥是?」

不過雖然被提起了興趣,但是如今天錦城內大部分丹藥都被靈寶閣和煉丹師公會所壟斷,若是謝傲雲所拿出來的丹藥與兩家在售賣的丹藥是一樣的話,雖然也是賺錢,但卻不是特賺大賺的那種。

不過之前謝傲雲既然說出了龐大利益四個字,那就說明謝傲雲拿出來的丹藥絕對不凡,而且交易起來的利潤絕對龐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