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聽到了雲天的話,他們兩個人就站了起來,雲天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們一下,心中說道:“要想復活他們倒是也不難。”

雲天把他們帶到了外面,口中說道:“你們的肉身以毀,所以我就要用別的東西代替了。”

“不知道前輩要用什麼東西代替呢?”鶯兒的父親問了雲天一聲。

“我打算用樹木,樹身就做你們的身體,樹中的脈絡就做你們的經脈,不過那樣的話,你們就不是魔獸了,並且還有弊端,遇水則生遇火那就危險了。”雲天說道,“但是這樣的話,最少也比你們現在要安全不少。”

“既然是這樣,那就請前輩做吧,我們夫婦能夠活着就已經心滿意足了,至於是不是魔獸那就無關緊要了。”鶯兒的父母對視了一眼,最後鶯兒的父親說道。 自成天地?!

憑藉風水之道竟然還能自成天地?!聽著林白的話,所有人臉上都是不可置信之色。

『風水』之說最早出現於伏羲的《簡易經.研地說》:一霧水,二風水,三山水,四丘水,五澤水,六地水,七少水,八缺水,九無水。這個「風水」還是字面原來的意義。

之後是彭祖的弟子青衣說:內氣萌生,外氣成形,內外相乘,風水自成。晉人郭璞《葬書》解釋風水: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

也正是經過了這樣的推衍之後,風水學說才算是正式形成。而風水學認為,無論是崇山峻岭、曠野平原,還是滔海湖池、大江小渠,每個部分之間都有截然不同的氣場。

也正是這些氣場蘊藏著巨大而神秘的力量,誘發著不同的吉凶結果。相書之中有語云:山管人丁水管財,吉地一得人財來。生人選擇吉地而居,死人應選擇福地而葬,則富貴可悠久綿長,蔭佑後人。不管是天潢貴胄,還是平頭百姓,均是擇福地而居而葬。

風水之說可謂是在華夏源遠流長,而身為土夫子,經常和古墓打交道的秦九爺和唐家兩兄弟,也聽說過世間有本領高強的相師可以憑藉自身能耐,將風水險惡之地,轉換成為風水寶地。但如林白說說的,使得一地自成天地,卻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要知道風水和天地可是兩碼事,風水不過是天地氣息蕩漾生成之地,而天地則是繁衍萬物的根本。如果林白說此地是一處人為的風水寶地,他們還能相信,但是說此地是一方獨立於外界的小天地,這個說法他們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

「不可能!」張三瘋斷然搖頭,他在風水堪輿一道的造詣極深,而且在臻至化神境界后,對風水的理解,更是不可與往日同語,他焉能不知道風水寶地和天地之間的詫異,接著道:「天地陰陽,乃是萬物根本,豈會有另外一方天地出現的可能。」

「師兄你不信我說的話,那你怎麼解釋你的法力無法跟地脈龍氣和天地元氣生出感應的事實?」林白臉上露出一抹苦笑,而後抬頭望著被濃霧覆蓋的前路,聲音有些乾澀道:「別說是你不信,若是沒看到此處,我也不信。但仔細想想,恐怕也只有這一個可能。」

「小師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張三瘋聞言一愣,而後急聲追問道。聽林白這話音,好像是他發現了此地之所以變成了這幅模樣的原因所在,所以才會斷定此地就是一方小天地。

實際上事情到了現在,在張三瘋心底深處,也很清楚,此地是一方小天地的可能,要比是什麼奇特的風水寶地的可能要大上無數倍。誠如林白所言,此地如果不是一方小天地的話,自己怎麼可能無法與驪山的地脈龍氣產生感應,又為何無法調動這些天地元氣為己用。

而且跟隨林白這一路闖蕩過來,他見過的匪夷所思之事已經太多太多。如果不是親眼見到了無支祁、通臂巨猿、修蛇,他怎麼會想得到這些上古遺種居然還真有存活於世間;若不是無支祁口吐人言,他又怎麼會想得到世上還有如塵封之地主人那般的人物存在。

他之所以否認此處是一處小天地,並不是有什麼依據,而是不願意去相信。亘古至今,歷代相師的確是布置了不少精妙絕倫的風水局,比如故宮風水、比如明十三陵等等,但將一地變成獨立於世的一方小天地,他還真是聞所未聞。

而且不知為不知,他有一種潛意識在抵抗這種說法。因為如果此地真的是如林白所說那樣,是一方小天地的話,他在這裡,就要變成一個什麼都不是的人,甚至軟弱的連唐成、唐重兩兄弟都不如。這種心理上的巨大落差,也是他最無法接受的緣由所在。

「想要形成一方小天地,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個源點,一個支撐點。能夠支撐起這片天地的消耗,能夠讓咱們周遭的一切,擁有和外界一樣的氣機。據我所知,以前的相師不是沒有試驗過這樣的事情,但往往都無法找到那個合適的支撐源點,而使謀划落空。」

林白沉吟少許,面上卻是露出一抹期待之色,緩聲接著道;「但始皇陵寢和外界不同,此地恰恰就有那個支撐點。師兄你還記得在塵封之地的時候,無支祁說過的話,他說不死葯為至陽之物,而至陽之物最顯著的特點,便是生機澎湃,你覺得把它當做支撐源點如何?」

以不死葯來當做支撐源點?!聽得林白的話,張三瘋面上瞬間露出詫異之色,喉頭一陣陣乾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想要反駁林白的話,但找不出任何反駁的詞句。

如林白所言,不死葯乃是至陽之物,生機澎湃!而藉助這股生機,便可以產生無限的可能。而且周遭這股霧氣內,蘊含著的那一絲淡淡生機,也證實林白所言非虛。

抽調不死葯生機,蘊入這上下四合的地理、水文、天象,使它們在這股生機的牽引下,產生一股玄之又玄的連接。而這種分化連接,不是天地衍化,又是什麼!

而之所以此地的氣機不能如外界那般澎湃的原因也很簡單,畢竟不死葯只是至陽之物,沒有太歲那種至陰之物的輔弼,陰陽無法調和,所以才會讓此地那股瀰漫的霧氣類似天地元氣,而又比天地元氣缺了一種東西,又使得相師能夠調動的氣機稀薄到極點。

聽著林白的話,看著張三瘋的表情,秦九爺和唐成、唐重兩兄弟,此時心中縱使有萬般不可思議,也明白恐怕林白之言絕對屬實。望著周遭霧蒙蒙的一切,他們只覺得口乾舌燥。

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自成一方天地,以這方天地產生的效力來滋養陵墓氣運,也怨不得史書上的始皇帝,會放下要讓秦氏王朝百代千代萬代流傳的豪言。而且有了這方小天地,也能夠使得那些擁有不可思議手段進入此處的相師,化為廢人,無力抗衡墓內機關。

也虧得此地只是有不死葯這一件至陽之物,若是真再有什麼至陰的物件輔弼,讓這天文、地理真的能夠形成一方完整的小天地,說不得始皇帝當初的豪言真要成真。

恐怕這也是當時主持修建始皇陵寢的風水師畏懼真這麼做的話,可能會給自己帶來的反噬和噩運後果,才會故意使得此地變得不圓滿。但即便是如此,天道感應下,定然也會生出種種變數,而秦王朝歷三世而亡,恐怕也和始皇陵寢的布局,有著極大的干連。

不過亡者已逝,王朝興亡之事距今也已有千百年的光陰,再沒有任何深究的必要。但即便是如此,即便是不去考慮其中的假設和可能,單是想想自己等人所在的地方,乃是一處和外界天地格格不入的獨立之地,這還是讓諸人心中頗有些跌宕之感。

需知道這已經不再是簡簡單單的建築物那麼簡單,而是先人的一次大膽嘗試,想要如那造物主一般,自行開闢一方天地,雖然格局寥寥,但已是難能可貴。

尤其是張三瘋,更是張大了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雖說風水傳承日漸式微,但他實在是沒想到,先人們已經在這一條道路上走出了這麼遠,達到了讓後人無法企及的高度。

「歷經千年,但此地的格局仍舊還能保持著往日的局面,這片小天地絲毫沒有垮塌的跡象……」頗有些感慨的朝四下掃視了幾眼后,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林白臉上出一抹笑意,緩緩問道:「師兄,你說這始皇陵寢內的這種情況,意味著什麼?」

「自然是前人術法神奇,不死藥效力非凡……」張三瘋聞言苦笑著搖了搖頭,而後感覺自己似乎聽懂了一些林白話語內的隱意,不禁神情振奮道:「小師弟你的意思是,這始皇陵寢內的不死葯仍然還有許多留存,而且效力絲毫未減,咱們這一趟沒有白來!」

「沒錯!」林白含笑點頭,臉上露出一抹堅毅之色,重重一捏拳頭,道:「陳老有救了!」

聽得此言,不管是秦九爺,還是唐成、唐重兩兄弟,面上都露出振奮莫名之色。他們在進入始皇陵寢之前,最為擔憂的就是始皇陵寢內會不會沒有不死葯,或者是不死葯的分量極少,根本不夠他們分用,但如今林白的發現,可說是將他們的疑慮盡數打消。

「不過咱們得小心一些,我感覺這些濃霧怕是不止是天地氣機運轉,匯聚的元氣無處逸散而堆聚這麼簡單,其中怕是藏了不少機關。」林白定了定神,朝四下張望了一眼,然後向諸人告誡了幾句,如今大局未定,他得防著諸人在狂喜下,心緒不復先前的謹慎。

林白這話一落下,諸人均是連連點頭。不過望著被濃霧籠罩的前路,他們心裡著實也有些犯難。先不說這濃霧下究竟是藏著怎樣的危機,單就是李三和付承光那倆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的王八蛋,都得讓他們小心提防著一點兒,若不然的話,天知道會出什麼亂子。

就在諸人心中正在思考之際,在四周的霧氣之中,突然傳出一陣接著一陣「喀嚓、喀嚓」的清脆聲響,而且那聲音越來越清晰,彷彿是有什麼東西正在緩緩靠近諸人。 雲天點了點頭,口中說道:“好,你們站好,我要施法了。”聽了雲天的話,鶯兒的父母就站好了位置,雲天雙手捏了一個法決,雙手一指鶯兒的父母,他們兩個就身不由己的飛向了兩棵樹木,因爲是魂魄的原因,他們能夠穿過樹木,但是卻是不能夠進入到樹木之中。

雲天雙手又打了一個法決把他們兩個人的靈魂固定在了裏面,接着雲天一揮手,一個鼎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正是那造化乾坤鼎,雲天把鶯兒的父母和樹木一起放到了鼎中,雲天又向着鼎裏面扔進去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可是不得了,那裏面可是有幾件先天靈寶的,要是把這幾件先天靈寶跟樹木靈魂一起煉化的話,鶯兒父母的身體強度就能夠達到先天靈寶的強度。境界也會提升的,到時候凡間的那些普通的火根本就對他們造不成傷害,但是有兩種火例外。一個就是南明離火,這個南明離火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能夠燃盡萬物的混沌火,這種火就是傳說中的存在,極品先天靈寶都能夠燒化,別說是先天靈寶了,但是掌握這種火的人到現在還是沒有聽說過,值得慶幸的是雲天就掌控了這種火,這種火是從盤古的混沌鼎中取的,當然了盤古開天之時混沌鼎破裂了,所以混沌火也就消失了。

等了一會兒,雲天口中說了一聲:“煮好了,額不是,已經好了。”雲天一揮手乾坤鼎就消失了,眼前站着一男一女兩個中年人,雲天也沒有改變他們的相貌,就是幫他們塑造了一個軀體。

“感覺怎麼樣,還可以吧?”雲天問道。

鶯兒的父母動了動手指,又走了幾步,口中說道:“很好,真是謝謝前輩了。”

“我可是用了好幾件先天靈寶呢,要是不好的話纔怪了。”雲天心中說道,口中則是笑着說道:“適合就好。”

“謝謝主人。”鶯兒看到自己的父母已經沒有了事情,口中感激的說道。

雲天就是笑了一聲,“好了,下面也是該了結恩怨的時候了。”雲天一揮手,鶯兒就看到雲天的手中出現了一顆灰色的珠子。

她就看見自己的主人口中唸了幾句,山洞旁邊的空地上面就出現了一隻只的甲鱗鱷。足足有幾十萬只,看來甲鱗鱷的全族都已經在這裏了。

“主人。”甲鱗對着雲天恭恭敬敬的說道,看了一眼旁邊的鶯兒他們這些御風神鷹一眼,眼中也是充滿了仇恨的目光,他倒是沒有說什麼話,跟雲天打了招呼之後,就爬到了雲天的身後。

“我這次叫大家來呢就是爲了了結你們之間的恩怨,我知道甲鱗鱷族有不少的族人死在了御風神鷹的手中,我現在也不多說什麼,我要是能夠把你們死去的那些族人復活了,你們之間恩怨是不是就可以完全瞭解了呢。”雲天對着甲鱗額鱷的那些族人問道。

“好,只要主人能夠把死去的族人復活,然後御風神鷹的族長還要向我道歉,那我們之間的恩怨就沒有了。”甲鱗口中說道。

“鶯兒,你的意思呢?”雲天問了鶯兒一聲。

“我沒有什麼意見。主人。”鶯兒說道。

“那就好。你們看好了,我現在就復活他們。”雲天口中說了一聲,就從珠子中取出了甲鱗鱷的靈魂,看到這些漂浮在自己眼前的魂魄。甲鱗鱷的這些族人口中發出了一聲驚歎。

“父親。”一直甲鱗鱷看到一個魂魄口中叫道,當然了也有叫孃親的,還有叫哥哥的。

“現在都先別急,你們的親人現在還只是魂魄的狀態,我要爲他們重塑肉身。都先別說話了。”雲天口中喊道。

聽到雲天的喊聲他們這些人都沒有再說話,而是神情激動的看着漂浮在眼前的魂魄。

雲天又照着剛纔的樣子做了一遍,也是用樹木給這些甲鱗鱷塑造了肉身,然後就放他們跟家人團聚了。

雲天又把御風神鷹和甲鱗鱷收到了混沌珠中,原本很滿的風鷹山,現在就只剩下了雲天一個人了。

雲天又從那些鬼魂之中挑選了十幾萬人,剩下的雲天也沒有什麼興趣,就把那些珠子有還給了冥神。也算是給他的一點補償吧。話說冥神這個時候正在鬱悶呢,看到自己的那些珠子又回來了,心中有些驚喜,但是查看之下發現少了很多靈魂,心中很是疑惑,心中說道:“那個人要了這麼多的魂魄幹什麼,難道是想把這些人都復活,不可能呀,能做到這件事情的人也就是創世神了,但是創世神也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真是奇哉怪也。”

爲了怕路上寂寞雲天又把周芷若和楊不悔從混沌塔中叫了出來,雲天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要做打算去人間走上一走,就在這個時候雲天突然聽到了有人在喊他,雲天神念一掃就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口中說了一聲:“是她?”

雲天在說完了這句話後,就帶着周芷若和楊不悔一個閃身就來到了聲音發出的地方。

看到的情況卻是不怎麼好,一羣亡靈包圍着一頂轎子,轎子之中坐着一個女人,這個女人云天還真是認識這個女人就是雲天當初在魔獸森林救下的那些魔武學院的學生中的一個,名字好像是叫什麼艾莉絲的。

雲天還記得當初跟他們告別的時候雲天曾經說過,要是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就大聲喊雲天的名字,雲天就會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那個時候雲天看他們的目光好像還不相信,沒有想到到了關鍵的時候,他們還是叫出了雲天的名字。

看着眼前的這些骷髏,雲天厭惡了一下,心中說道:“也不知道這個世界的人是怎麼研究出的這種魔法,真是的,人死了還不讓人家安寧,怪不得聽說修煉亡靈魔法的人都受到了反噬,應該就是這個原因。”

雲天劍氣一蕩就把包圍的那些骷髏給震碎了,看着從天而降的雲天,這個艾莉絲的眼中充滿了激動,她在危險的時候叫出了雲天的名字,也沒有想到雲天的真的就能夠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難道他在離開了之後就一直在暗中跟着我們嗎,要不然的話,我有了危險他怎麼就能及時趕到呢。”艾莉絲心中說道。

“怎麼樣,你沒有事情吧?”雲天來到了轎門前問着裏面的艾莉絲。

“我沒有什麼事情。葉大哥謝謝你又救了我一命。”艾莉絲口中感激的說道。

“現在能不能救得了你還不知道呢,你看看這些亡靈好像怎麼殺也殺不完似的。”雲天口中說道,劍氣一蕩,又把那些衝上來的亡靈給震碎了。

“應該是有亡靈法師在附近,要不然的話,這些亡靈是不會攻擊我們的。”艾莉絲口中說道。

“亡靈法師?”雲天疑惑的說了一聲,神念一掃,就看到了距離這裏大約有兩裏地的地方有一個罩着黑色斗篷的人正在看着這邊的情況。

“應該就是他了。”雲天心中說了一聲。

雲天又對着艾莉絲說道:“你現在先在這裏呆一會兒,我去把那個亡靈法師解決了,就來救你。”雲天說完了之後也沒有管艾莉絲答沒答應,就閃身向着那個人的方向衝了過去。艾莉絲看到雲天管也沒有管自己就衝了出去,心中很是不願意:“你讓我你哥連劍師都不到的人怎麼對付這些亡靈呀。”但是也由不及她多想了,因爲那些亡靈已經撲了上來。艾莉絲只好用劍抵抗了。

雲天閃了幾下,就到了亡靈法師藏身的地方,驅散亡靈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殺了這個亡靈法師,雲天當然也是打算那麼做。

這個亡靈法師好像也是感覺到了危險,向着雲天看了一眼,看到一劍向着自己劈了過去,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辦法躲避,就閉上眼睛等着那一劍的來臨,沒有想到,等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感覺到脖子上面有疼痛傳來,不由得有些疑問。

雲天剛纔本來是打算殺了這個亡靈法師的,但是雲天在剛纔這個亡靈法師擡頭的時候看到了這個亡靈法師的眼睛,心中震了一下,就沒有在出手,而是收住了劍勢,心中說道:“看這個眼睛應該是一個女人的,應該還是漂亮的女人,怎麼漂亮的女人會做亡靈法師呢,真是奇怪。”上邊就說了到了,修煉亡靈魔法的人都會受到反噬,相貌醜陋不堪,一個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相貌了,雲天也想不明白究竟是什麼原因會讓這個女人做出這麼大的犧牲。

“停止吟咒!”雲天把劍架到了這個亡靈法師的脖子上面說道。

那個亡靈法師心中有些驚訝,亡靈法師可是大陸公敵,大陸上的人見到亡靈法師的時候,都是趕盡殺絕,絕對沒有手下留情這一說,雖然她的心中有些驚訝,但是也是照着雲天的話做了,畢竟還是活命要緊,有命在的話,一切就都還有可能。

雲天就看到這個亡靈法師口中唸了幾句咒語,那些亡靈就紛紛倒在了地上。艾莉絲看到亡靈都沒有行動,心中呼了一口氣,知道雲天已經制服了那個亡靈法師了,就坐在轎子裏面喘着氣。

“你爲什麼不殺了我?”這個亡靈法師問了一聲,聲音就像是刮玻璃一樣,十分的難聽。 「這是機括的聲音,怕是弩箭,趕快趴下!」

就在林白想要搞清楚這聲響為何物的時候,秦九爺一把摁住林白將他按到地面上。

話音剛剛落下,只聽得一陣陣破空之聲緊貼著諸人的腦門上方疾馳而過。嗖嗖的破空之聲,在這寂靜的陵寢之中,聽在諸人耳中,只覺得猶如在耳畔轟鳴的炸雷一般,無比清晰。

而且看著那些巨大箭矢飛出之後,深入一側的岩壁之上,林白腦瓜門上的肌肉更是沒來由的一緊,冷氣順著脖子根直接溜到腳底板,豆大的冷汗更是順著鬢角淌淌往下流。那幾枚箭矢可說是緊貼著他們的頭髮絲掠過,若不是秦九爺反應靈敏,幾人的小命怕都要交代在這。

一時間諸人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得悉始皇陵寢中應該還有大量不死葯存在的快意也是盡數消失。林白更是微微咬了咬舌尖,鎮定了自己的心神,提醒自己要沉得住氣。始皇陵寢內既然有高人能布置下自成天地的局法,接下來危險定然更多,盲目前行,是找死的表現。

而且更讓林白和秦九爺等人心驚的是,雖然這一波箭矢已然將周遭射成了刺蝟模樣,但那機括髮動的『喀嚓,喀嚓』之聲,卻是仍舊不斷響起。在這濃郁的霧氣籠罩下,那聲音只是兀自響動,卻沒有任何其他的反應,這讓諸人心裡不禁好奇,究竟接下來會出現什麼東西。

機括之聲響了片刻之後,驟然停下,短暫的安寧之後,一陣陣腳步走動時候發出的刺啦聲響突然出現。聽著這聲音,林白心中不禁一喜,難不成是李三和付承光那倆王八蛋在前路上遇到了什麼危險,如今折返回頭,自己剛好可以趁著這機會,將事情盤問清楚。

但很快,林白的心便沉了下來。雖然說那腳步聲響和人類的腳步頻率極為相似,但聲音卻是清脆的有些嚇人,根本不像是血肉之軀踩動地面時候傳出的聲音,而且聲音此起彼伏,彷彿是有一波人在靠近。可如果?

?是李三他們,那霧氣裡面漸漸靠近的又是什麼?!

就在林白思忖之際,眼前的霧氣之中依稀出現了一個黑魆魆的人影。朝那人影望了眼后,林白不禁倒抽了口冷氣,眼前這人影的身高遠遠超出常人,但以目力來估計,高度最起碼在兩米以上。而不管是李三還是付承光,都絕對不可能擁有這樣的海拔。

看著眼前的一切,林白猛然朝前邁出一步,右手緊捏成拳,調動全身血氣,朝著那黑影便撲了過去。不管身前究竟是何物,林白唯一確定的是,在這方小天地內,除卻了身邊的幾人外,前面之物絕對是敵非友,而對付這種人,唯一的途徑就是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嗤啦」,就在林白腳步朝前邁動之時,那黑影處突然傳來一聲宛如軸承轉動的尖銳金鐵相撞之聲。但身子已經朝前撲了出去的林白,眼下哪裡還顧得上這些事,躍出的身子如離弦的利箭般,已然到達了那黑影的身前,而後沒有任何猶豫,迎頭便是一拳揮出。

要知道林白如今在武道上的修為已經臻至先天之境,雖說沒到無支祁那種舉手投足間,血氣鼓盪,便叫人有如被海潮迎面拍來的威勢,但對付個把血肉之軀還是沒有什麼問題。但讓林白想不到的是,他這一拳揮出,彷彿是捶到了金鐵之物般,震得虎口和手腕隱隱生疼。

不僅僅是他,張三瘋和秦九爺等人聽得林白拳頭和那黑影撞在一起發出的聲音后,面上也滿是不解之色。眼前這濃霧之中隱藏著的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著會如此堅硬。

低頭朝不斷有**辣痛感的拳頭上掃了眼后,林白眼角不禁微微顫抖。這一拳下去,饒是他多年熬練的身子骨,竟然都裂開了幾個猙獰的血口子,猶如嬰孩的嘴般咧著,鮮血四溢。

這他媽到底是什麼東西?!林白自出道開始,和人搏鬥無數次,也,也不是沒遇到過那種修習華夏類似金鐘罩鐵布衫,或者說是精通搏擊之術的西洋人,但還從來沒像現在這樣吃過這樣的大虧。一拳揮出,對方毫髮無損,而自己拳頭上皮膚卻是裂開,這委實叫他無法理解。

而且林白還發現,在自己雙手的傷口上,還有一些淡淡的綠色碎屑,和鮮血混在一起,叫人無法分辨出,那究竟是什麼東西。難道眼前的東西不是人?!望著那綠色碎屑,林白心中生出一個大膽的揣測,但這想法只是出現一瞬,便迅速被他打消。

秦九爺微一沉吟,抬手便將冷光燈打開。按鈕按下,燈光頓時如流水般瀉出,穿透了那些濃霧,照亮了一大片區域,使身前的一切徹底暴露在諸人眼中。

這一眼望去,所有人的身體同時變得僵硬無比,喉頭乾澀。剛開始的時候,張三瘋還沒意識到什麼,等到他明悟過來,只覺得腦子裡面轟然一聲巨響,整個人一下子就懵了,嘴巴大張,不斷伸手揉著自己的眼睛,幾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之物是真實存在的東西。

在修蛇蛇吻之下吃了不少苦頭的秦九爺,看到眼前的清凈,更是腳踝一軟,跌坐在地上;而唐成和唐重兩兄弟更是面容蒼白,不自禁的朝後倒退了一步,臉上滿是驚悚之色。

只見在諸人身前,此時昂然站立著的那黑影,在燈光照耀下朝外散發著淡淡的幽綠色光芒,而且那黑影的面容裝束,和始皇陵寢外的兵馬俑如出一轍。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