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這門噬魂眼向來無往不利,遇到弱者可以直接抽取靈魂,遇到高手至少也能產生影響,令人的靈魂變得不穩定。

可是從范浪的表現來看,根本沒有受到影響的跡象。

好在魔眼尊還有另外兩種厲害的瞳術,而且他的近戰本領也不低,還不至於被范浪鎮住。

「你想死的快一點,那我就送你一程!」魔眼尊厲喝一聲,從虛空中憑空一抓,手上立即多出了一件車輪形狀的兵器,中間可以抓住,邊緣全是鋒利的刃片。

魔眼尊手握輪刃,閃身沖向了范浪,加入了戰鬥。他衝到了范浪近前,身形閃爍間,化作了近百道殘影,真真假假,虛虛實實。

這種殘影剛好可以用龍之眼的洞悉效果看穿,范浪直接鎖定了魔眼尊的本體,當機立斷的出劍刺了過去。

魔眼尊揮舞輪刃,擋住了范浪這一劍,雙方的武器碰撞到了一起。

鐺!

爆響震天,波動擴散。

范浪與魔眼尊進行力量上的交鋒,都在全力催動手上的兵器,兩件兵器的貼合處摩擦出團團火花,發出嘎吱吱的聲音。

兩者彼此看著對方,而這正是施展瞳術的絕佳機會。

范浪取出了佛光普照卡牌,啟動了效果,背後佛光閃耀,好似一輪曜日,照得魔眼尊眯起了眼睛,不敢直視。

抓住這個機會,范浪施展出織夢眼,眼中瞳術轉換,為敵人編織了一個噩夢。

這是范浪第一次對敵人施展織夢眼,普通的敵人根本沒資格享受這門九星級的瞳術,至少要是魔眼尊這種級別的敵人,才有這個資格。

這是一種致命的榮幸。

噩夢中。

場景瞬間轉換,天空消失了,大地消失了,周圍只剩下無邊無際的黑暗。

魔眼尊先是一愣,接著轉為心驚,倒吸了一口氣道:「這是幻境?」

他向四周看了看,試圖掙脫幻境,結果沒能成功。

一旦陷入幻境,就沒那麼容易出去了。

「魔族應該也會做夢吧。你這輩子做過的最恐怖的噩夢是什麼?能跟我講講么?」

范浪的聲音忽然從黑暗中響起,卻看不到他的人在哪。

「噩夢個屁!魔族可不像人族那麼膽小,我無所畏懼,你的幻術傷不到我!」魔眼尊怒道。

「幻術傷不到你,那我的劍呢?別忘了,現實當中,我們兩個還在交手。你猜猜外面是什麼情況,也許我的劍已經把你的腦袋都刺穿了。」范浪的聲音透著刻骨的寒意。

魔眼尊表情一僵,儘管是在幻境當中,表情依然生動,額頭上甚至滑下了一滴冷汗。

沒錯,外面還在戰鬥,而他的意念卻被困在了幻境當中,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況,甚至感受不到身體的存在,徹徹底底的與世隔絕。

要是范浪在這時候刺他一劍,他根本沒辦法躲!

魔眼尊沒心思再說話了,極力的刺激自己的精神,想要從幻境中掙脫出去。

范浪的聲音再次響起,自說自話道:「噩夢中的時間過的是很慢的,經過幻術的操控,噩夢與現實的時差可以進一步延長,也就是說,我們有很多時間在這場噩夢中相處,打一場牌都來得及。」

采集萬界 「來好好玩玩吧!」

黑暗之中忽然睜開了一雙眼睛,體積非常巨大,眼睛的瞳孔是殘忍的紅色,看著魔眼尊就好像在看著一隻螻蟻。

在這片幻境的世界中,魔眼尊確實就是一個弱小的螻蟻,只能任人宰割。 呵呵——

「我一直都怕五叔啊。」姜小時準備把這個話題給糊弄過去,這姑娘是柯南附體嘛,觀察的這麼細微。

楚含語一雙鹿眼睜的圓圓的看著她,清澈見底的雙眼讓人面對她撒謊都不自然。

「含語你覺不得五叔那樣管教我,管教的有點太嚴了,我都十八了,還不讓我談戀愛。」為了讓她相信,姜小時將嘴巴嘟的高高的,來表示自己真的很不滿意傅辰修。

楚含語皺眉小臉嚴肅,「小時,你最好不要去惹怒傅五叔,葉年的事,你是僥倖逃過,如果不是……或許……反正小時你要記得傅五叔對你有不一樣的感情……」

姜小時當然知道明白她話中意思,不過她現在是白月光也就只能裝傻充愣的回答,「我知道五叔對我感情不一樣。」

「你知道……」楚含語基本是驚呼出聲,黑溜溜的眼珠里全是驚訝。

「我當然知道,我是五叔養大的,我們在一起十年,那感情自然是不一樣的,不過我也希望五叔不要管教我管的這麼嚴……」

「我還以為……」楚含語收起自己驚訝的表情的,她還以為姜小時知道傅辰修喜歡她,看來是不知道的。

「不提傅五叔了,小時你快跟我講題,怎麼我都得考一個好的成績,不然就要回家繼承億萬家產了。」楚含語把卷子遞給姜小時。

姜小時,「……」我也想回家繼承億萬家產。

……

楚含語放學帶上兩個保鏢就去醫院,把所以的費用交清,來到病房。

女人穿著寬大的病號服,看著窗望,自帶一種憂鬱朦朧的美,楚含語向她走去,女人聽到腳步聲轉頭看著她。

楚含語當場就愣在原地了,小嘴微微張著,差點就脫口而出,「小時……」不過被她給咽回去了。

眼前的這個女人,那天她昏迷閉著眼睛就跟小時有五分相似,現在睜開眼睛,有八分跟小時相似,那雙眼睛都是那種黑白分明的圓眼,眼尾微微有一點往上勾,清純有又撫女眉。

不過兩者之間還是有區別的,眼前的這個人是一朵小白花,憂鬱,讓人勾起保護欲,那麼姜小時就是一朵太陽花,熱情,開朗,還有那被傅辰修養出來傲嬌小公舉氣質完全不一樣。

「你救了我?」

小白花開口了,聲音也是那種細細軟軟的,讓人聽起來就想欺負的那種。

https://tw.95zongcai.com/zc/58267/ 楚含語不喜歡,也就沒個笑臉,聲音也是冷硬的,「不是我救了你,是我買下了你,現在你算是我的私有財產,現在我要來帶你走。」

小白花眼眶微微泛紅,嘴角扯出一抹絕望悲涼的笑容,「我知道了,我跟你走。」

楚含語眉頭擰在一起,手指動了動,後面兩個保鏢就站在女人面前,一個還拿著新衣服,「小姐,把衣服穿上,我背你下去。」

「好。」小白花臉慘白的毫無血色,柔弱膽小的看著兩個保鏢,動作緩慢的穿上外衣。

……

楚含語帶著小白花來到自己的公寓,換了N把鑰匙都還沒有把自己的公寓打開,都在懷疑自己拿錯鑰匙了,脾氣都又些暴躁了,對著保鏢說,「你去找個開鎖的。」

「是。」

保鏢離開,楚含語淡漠的看著小白花。

「你叫什麼名字?」

「莫江湘。」 魔眼尊抬頭看著正前方那巨大的紅色雙眼,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壓力,心靈深處升起恐懼之意,他身為殺人不眨眼的魔族,此時竟然在害怕!

這種恐懼並不單單是危險所帶來的,還跟意念衝擊有關。

再怎麼勇敢的人,受到幻術的意念衝擊之後,心理防線都會受到影響,甚至完全被摧毀,變成一個膽小鬼。

魔眼尊臉色難看,心裡非常清楚再這樣下去的結果有多麼嚴重。

快醒醒!

快醒醒!

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魔眼尊焦急萬分,意念瘋狂掙扎,卻仍被困在噩夢當中,而且這個噩夢才剛剛開始。

「世上有無數種恐懼,有無數種噩夢,就隨便給你選一種吧。」

范浪冰冷的聲音在黑暗中回蕩。

話音剛落,噩夢正式閃現。

織夢眼·炮烙!

轟!

一聲轟鳴巨響,黑暗劇烈震動,魔眼尊的意念隨之顫抖,在這片噩夢的世界里,他的意念外貌與現實中是一樣的。

魔眼尊察覺到背後有異,急忙轉身觀看,赫然發現一根燒紅的銅柱正從腳底下迅速升起,銅柱上面還纏繞著許多條鎖鏈。

如果是在現實中,魔眼尊隨便出手就能將這樣的銅柱打斷,但是在這裡,他的力量根本用不上。

一股滾燙的熱力鋪面而來,許多火星繚亂飛舞,有些火星噴到了魔眼尊的身上,引起了陣陣的灼痛。

噩夢之中虛虛實實,魔眼尊的力量變成了虛的,而火燒帶來的傷害卻實實在在,這正是幻術的可怕之處。

總不能眼睜睜的等著受炮烙之苦,魔眼尊轉身逃走,速度比現實中慢了很多,只有普通人的奔跑速度。

嘩啦啦。

銅柱上的鎖鏈飛射而出,將魔眼尊環環纏繞,鎖住了他的四肢跟身體,將他硬生生的拉回到了銅柱附近。

鎖鏈冒著紅光,通體灼熱,貼在魔眼尊的身上,立即烙傷了他的肌膚,一縷縷焦煙升騰而起。

「啊!」

魔眼尊渾身劇痛,發出了慘叫,身體瘋狂掙扎,把燒紅的鎖鏈搖的叮噹亂響,可他最後還是被鎖鏈硬拉了過去,貼在了更加危險的銅柱之上,身體被牢牢鎖住,燙的皮開肉綻。

用燒紅的銅柱來折磨人,這便是自古就有的炮烙酷刑。

在噩夢之中,這種酷刑有些方面比現實中的炮烙更加殘酷。

「啊!好痛啊!」

魔眼尊受到酷刑折磨,忍不住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

對面那雙巨大的紅色眼睛默默看著這一切,眼中無悲無喜。

酷刑持續了很長的時間,把魔眼尊折磨的死去活來,一直在大聲慘叫,到後來變成了破口大罵,就像是潑婦罵街,沒有一點高手風度。

萬法無咎 再怎麼有風度的人受到這樣的折磨都會瘋狂的,更何況是魔族。

沉默許久的范浪終於再次開口說話,問道:「你猜猜現實中過去了多久?」

「你這個卑賤的人族,快點放了我!」魔眼尊嘶聲大喊,實在沒什麼心情去猜謎。

「你應該覺得過去了很久,其實現實中只過去了一瞬間而已,我的劍還架在你的兵器上,我們兩個還保持著之前交鋒時的樣子。這個炮烙之刑還可以持續很久、很久,久到讓你絕望。」

「有本事的就把我從這裡放出去,我們真刀真槍的較量!」

「這種話你不覺得太愚蠢了么?能把你困在這裡,這已經是一種本事了,我不需要再去證明什麼。」

「啊啊啊!你這個狗娘養的東西……」

魔眼尊又開始罵街了。

范浪對罵街沒有興趣,回歸了沉默,繼續冷眼看著魔眼尊受折磨。那雙巨大的紅色眼睛就是他的化身,是噩夢的恐怖源頭。

其實魔眼尊並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在受折磨的同時,他一直在暗中試圖擺脫幻境,將意念凝聚到一起,尋找幻境中的突破口。

只要多給他一些時間,就有希望打破幻境,回歸現實。

「忍,一定要忍住!他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沒有直接利用幻境殺了我,而是慢慢折磨我,只要我擺脫幻境,殺他一個措手不及,就能反敗為勝!」

魔眼尊心中咆哮,並沒有放棄希望。

又過去不知道多久,幻境中的時間,根本沒辦法估測。

魔眼尊的努力終於有了結果,將自身的意念凝聚到了極致,彷彿化為了一柄利劍,同時他還發現了這個幻境的薄弱處,那裡就是突破的出口。

「破!」

魔眼尊突然反擊,震斷了身上的鎖鏈,化作一道流光,對著那個薄弱處攻了過去。

這個感覺就好像用刀子刺破了布口袋,魔眼尊的眼前豁然開朗,終於離開了幻境,來到了現實當中。

范浪就在對面,仍然握著劍。

「啊!你出來了!」范浪大驚失色。

「你折磨我那麼久,我要你的命!!!」魔眼尊怒喝一聲,幾欲瘋狂,揮舞手中輪刃向著范浪攻了過去,三隻眼睛輪流施展瞳術,配合他的進攻。

范浪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連連閃身後退,還被魔眼尊的瞳術給擊中了,這是一種類似於光束的瞳術,打在身上就是一個窟窿,威力非常恐怖。

「啊!」

這次輪到范浪發出了慘叫。

聽到這一聲慘叫,魔眼尊都要美上天了,繼續發了瘋似的進攻,連連重創范浪,甚至把范浪的手腳都砍了下來。

「哈哈,哈哈,太過癮了,你剛才不是挺威風的么,現在知道本尊的厲害了吧?你剛才把我折磨的那麼慘,我要十倍奉還!」魔眼尊狂笑道。

他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接下來用盡手段狂攻范浪,消耗了非常多的力量,累得氣喘吁吁。

范浪明明被打得很慘,卻突然詭異的笑了出來,笑的令人發毛。

「剛才這個夢很好玩吧?」范浪咧嘴笑問道。

「夢……」魔眼尊表情僵住,整個人如遭雷擊,腦袋嗡的一聲,「難、難道我還在幻境里?」

「不要輕信你的眼睛,眼睛有時候是會騙人的。」范浪抬手打了個響指。

這個動作就好像是揭開了戲法的幕布。

周圍景象變幻,就見地上躺著一大群魔族的屍體,有八大護法,也有很多普通魔族,數量足有幾百之多。

至於「身受重傷」的范浪,實際上完好無損,肩頭扛著龍鱗劍,臉上笑眯眯的。

魔眼尊掃視一圈,徹底傻眼了,他發現那些魔族身上的傷口,分明就是他的攻擊所造成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