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鬆開唐寧之後,葉雄走到楊心怡身邊,只見她淚流滿臉,兩行清淚像溪一樣,流到下巴上,滴了下去。

「傻老婆,我都沒事了,你不應該笑才對,怎麼哭了?」葉雄柔聲著,切斷她的繩子。

雙手自由之後,楊心怡死死抱著他,一刻也不願意放鬆,將臉埋在他胸口,什麼都不想。

除了死死抱著他,她此刻已經不知道什麼了。

「我身上臟。」葉雄急道。

他打拳的時候,身上沾了很多血跡,比較臟。

只是此刻,楊心怡哪裡管得了那麼多,一刻也不願意鬆手,彷彿一鬆手,葉雄又會消失一樣。

夏琪琪看著葉雄進來,以殘忍的手段解決王國,再幫楊心怡鬆綁,目光至始至終沒落到自己身上,心裡頓時生起一鼓失落感,彷彿失去什麼似的。

這時候,陳蕭過來,幫她鬆了綁。(未完待續。) 一擊未中的黑煙狼影立時仰頸向天,發出一聲嚎叫。

隨之幾個人周圍的草叢之中立時傳來了一陣陣的狼嚎作為回應。

緊接著一道道生著赤紅雙目的黑煙狼影從齊腰高的野草中沖了出來,伴隨著一聲聲的嚎叫撲向胡慧娘與黃三郎等人。

顯然他們幾個人已然在不知不覺之中陷入了狼群的包圍之中。

胡慧娘手中赤焰斷魂鞭一抖,發出「啪」的一生脆響,便迎著向自己撲來的一道道黑煙狼影飄了過去。

手腕翻轉之間,赤焰斷魂鞭已然化作一條火蛇,只在空中稍作盤旋便已將六七條狼影燒做縷縷黑煙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黃三郎此時亦是倦意全無,小老頭身形靈動,往來突忽,一邊閃避著狼群的攻擊,一邊在右掌中現出一道白光,閃展騰挪間也已便已將數條狼影斬做徐徐黑煙。

妙渡和尚亦是如此,只是他並不曾像胡慧娘與黃三郎那般左右閃避,只是立在當場,身上現出一團金色光芒將自己護在其中。

一眾黑煙狼影向其撲來,任其撕咬抓撓卻始終撞不破那團金光,倒是妙渡和尚手中青木禪杖微微一指便有道道金光射出,但凡中者一眾黑煙狼影立時而散。

深山密林之中,一陣陣哀嚎之聲不絕於耳,不過轉瞬之間便已有十數條黑煙狼影化作黑煙消散不見。

眼見自己的手足越來越少,狼群似乎也已心生怯意,不再像之前一樣瘋狂的撲向胡慧娘等人,而是漸漸向後退卻。

黃三郎嘿嘿一笑,「看樣子這些畜牲也知道怕了呀。」

胡慧娘冷笑一聲,「看來這些邪祟已經給咱們準備好見面禮了,準備熱烈歡迎那!」

黃三郎道「慧娘,看來咱們再怎麼低調行事也是不行呀,人家早已經知道咱們的行蹤了。」

胡慧娘杏眼圓瞪,並未言語,緩緩的向許玉揚身旁靠了過來,四人面向四方,背身而立。

黃三郎道:「不知這些邪祟還有什麼手段?」

說話之時四人卻只見眼前的野草一陣搖曳抖動不已,且在那草叢之中發出陣陣「嘶嘶」的響聲。

胡慧娘心知乃是對方又再施展神通,道了聲:「雲舒小心,保護好玉揚。」

雲舒冷笑一聲,「姐姐放心,定然無恙。」

話音未落卻四人卻聽聞腳下一陣「嘶嘶」異響。

幾個人急忙低頭觀瞧,卻見草叢之中竟然探出一條條碗口粗細的青藤,並且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四人探了過來。

未等幾個人反應過來,那一條條青藤便已伴隨著「嘶嘶」的響聲,向著眾人腳踝纏來。

胡慧娘見勢口中咒語急念,「呼」的一聲,周身上下便已現出一團火球向自己圍在當中。

青藤樹木最忌為火,見胡慧娘周身上下燃起烈焰哪裡還敢靠近,立時紛紛後撤。

黃三郎卻驚呼一聲「沒想到對方之中竟還有木系修為的高手!」

說話時便已懸身而起,卻不知怎得旁邊那一棵棵高聳的巨樹之中立時復又探出條條青藤,轉瞬之間便已將黃三郎圍在其中。

黃三郎一聲驚呼,「這怎麼還天羅地網的來呀?」便已被青藤攔腰捆住,緊接著四肢手腳便均已被青藤纏住。

不過轉眼之間黃三郎便已被十數條青藤捆縛於半空之中。

妙渡和尚見此情形,也只得口中咒語急念,「呼」的一聲一道護體金光將其裹挾其中,數十條青藤探來,轉眼間便已將包裹其中。

然而畢竟妙渡有那金光護體這些青藤雖然將其捆縛其中卻也傷之不得。

許玉揚見一條條青藤由草叢中探出,心頭一驚:這究竟是什麼? 仙韻傳 這些青藤怎麼會自己出現在這裡,而且又是以如此快的速度向自己衝來。

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時卻已被一根青藤纏住腳踝,許玉揚只覺得腳下一沉,一陣巨力襲來,許玉揚不由自主的驚呼一聲,險些被青藤拖倒在地。

雲舒的聲音立時有心頭傳來「玉揚別怕,掐起指訣,莫做他想。」

許玉揚怕耽誤雲舒念咒,不敢開口便只在心頭應了一聲。

然而只在心思飛轉的瞬間,便又有來自四面八方的數條青藤纏在了許玉揚的身上。

許玉揚只覺一陣刺鼻的土腥味混合著青澀的樹木漿汁的味道迎面撲來。

這些青藤一經落在許玉揚的身上便開始向著自己探出的方向奮力的拉扯許玉揚的身體。

許玉揚雖然努力的保持著鎮定,但是此時此刻卻仍按奈不住心中的恐懼,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驚呼。

雲舒的聲音立時由心頭傳來:「玉揚不要出聲,我念不出咒語了。」

許玉揚心頭惱火:「我已經堅持很長時間了,這位神君你怎麼這麼慢?」

雲舒不再理他,許玉揚只見自己的左腕一轉一道金光湧出,「哧哧「幾聲便已將纏在自己腕上的青藤盡數斬斷。

隨之金光一閃,便只「呼」的一聲,許玉揚身上的那數條青藤立時盡數而斷,「嘶嘶嘶」的向草叢中退去。

許玉揚這才站穩身形,耳畔卻傳來「轟」的一聲巨響,半空中閃出一團白光。

纏著黃三郎的那一條條青藤已然化作長短不一的截截斷藤散落一地。

黃三郎懸身落在許玉揚身邊,大口喘氣,「哎呦可嚇死我老黃了。」

胡慧娘將手中赤焰斷魂鞭甩出,蓮花鞭稍「啪」的一聲落在正纏在妙渡身上的青藤之上。

「呼」的一聲青藤上立時燃起火來,條條青藤急忙退卻,妙渡這才現出身來,雙掌合十「阿彌陀佛,多謝神君出手。」

正在說話之時許玉揚卻又聽聞草叢之中傳來陣陣輕微的「嗡嗡」的怪聲。

經歷了之前種種哪怕一點點的風吹草動也足以令許玉揚心生驚懼,於是急忙向胡慧娘的身邊靠了一靠,「神仙姐姐又有什麼東西?」

胡慧娘微微一笑,「玉揚別怕,沒什麼大不了的。」

黃三郎冷哼一聲,「管他們是何邪祟,三爺我這便令爾等無處藏身。」

說話之時掐訣胸前,一聲斷喝,右臂向著身前猛地一揮,「轟」的一聲一道白光向前湧出。

「嗷嗷嗷」伴隨著陣陣哀嚎之聲白光閃過,攔腰高的野草立時為其斬斷,就只剩下貼著地面不足寸高的矮矮一茬。

野草叢之中現出一條五米多寬,數十米長的暢通大路。

半空中野草飄蕩之餘,條條青藤飛舞之際,更有縷縷黑煙徐徐而生飄蕩於半空之中。

想來便是之前的那些黑煙狼影此時盡數為黃三郎道法所傷。

許玉揚只覺一陣野草芬芳撲面而來,於是嘿嘿一笑,「三爺好手段,呵呵這樣看他們還望那藏。」

說話之時,許玉揚卻仍覺得陣陣輕微振翅之聲在耳畔「嗡嗡」作響,不由得為之一驚,心中暗道:「雲舒神君您有沒有聽見這是什麼聲音?」

雲舒冷哼一聲,「這有什麼奇怪的你,你好好看看。」

許玉揚「哦」了一聲,凝目向前觀瞧,卻見前面藤草橫飛的半空之中竟然有無數只不及寸長,閃著各色光芒的彩蝶正拚命的扇動著翅膀,懸於半空之中。

燈筆 「好了,回去再。」葉雄摸著楊心怡的腦袋安慰。

半晌,楊心怡才鬆開他,了頭。

一行人走出房間。

外面七零八落倒了很多人,不是暈死過去,就是疼的在嗷叫著,顯然受傷不輕。

這裡是王國的秘密基地之一,有不少的幫眾,只是一下子就全都被解決了。

夏琪琪看向葉雄,目光之中,全是震驚。

走出房子,葉雄的目光這才落到夏琪琪身上,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什麼。

這種感覺太奇怪了,這十天來,跟夏琪琪一起生活,甚至連睡覺都在同一個房間,原本關係很親近才對。

但是恢復記憶之後,葉雄發現這種親近感徹底消失了,剩下的是一鼓陌生感。那種感覺怎麼形容,就像失散了多年的親人一樣,明明知道面前的人很親近,卻生不起一兒親近的衝動。

「夏琪琪,感謝你這十天的照顧,我為以前給你帶來的麻煩道歉。」葉雄道。

夏琪琪望著他,半晌沒出話了。

葉雄變好了,但是變得陌生了,這種感覺,讓她很不習慣。

「恭喜你。」她半晌才擠出這三個字。

「王國在這邊有勢力,為了你的安全,我建議你跟我們呆在一起,等我徹底解決這邊的問題,到時候再隨便你去哪。」葉雄。

王國身份何止不簡單,奧門黑白兩道的人,都得給他面子。眼前的人,為什麼感覺很簡單的樣子,好像廢了王國,只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夏琪琪心想。

「先回酒店吧!」

回去的路上,葉雄一直在打電話,先打給鳳凰,然後打給何夢姬,再打給龍在天。

他要讓這些關心自己的朋友,放下心來。

聽到他沒事,這些人都很激動,只不過不太會表達激動而已,特別是鳳凰,只回了句:沒事就好,讓葉雄覺得特失望。

很快,一行人就回到了富雲酒店。

晚上,一行人聚在一起喝酒聊天,閑聊片刻,各自回房休息。

房間之內,葉雄跟楊心怡迎面相對。

楊心怡望著他,眼睛一眨也不眨,也不話。

「才十天不見,不認識我了?」葉雄笑問。

楊心怡伸出玉蔥似的手指,一遍遍地摸著他的臉,喃喃道:「瘦了。」

然後,她的眼睛就紅了。

葉雄緊緊抱著她,在她耳邊呢喃:「老婆,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

然後,他輕輕地吻到楊心怡那粉嫩的嘴唇上。

「別動。」楊心怡突然道。

「怎麼了?」葉雄以為她不喜歡,停了下來。

「我自己來。」

楊心怡完,輕輕地吻過去,香唇掠過葉雄的臉頰跟脖子。

她的動作太笨太生硬了,一都不會挑逗,葉雄正想主動。

「不許動,聽到沒有。」楊心怡命令。

好吧,葉雄很聽話地不動了。

楊心怡伏下來,一遍遍地親著他的身體,從頭到脖子到肚子,一路向下。

突然,葉雄感覺到身體涼絲絲的感覺,扭頭一看,楊心怡一邊吻,豆大的眼淚一邊落到他身上,化作想思萬種。

這一刻,葉雄心裡被觸動了,從中可見,她這十天是怎麼熬過來的。

葉雄心底湧起一陣狂熱,有如此老婆,夫復何求?

他也不管她責備,像她如此笨拙的動作,怎麼能解決心底的相思之苦。

此時此刻,需要不是清泉般的細流的愛,而是那排山倒海,如同驚滔駭浪般的愛。

他翻身而上,將她壓在身上,嘴唇咬噬下去。

一葉輕舟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乘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楊心怡感自己要死,被一波又一婆的浪潮淹死

一個時辰之後,臉色紅潤的楊心怡抱著他,一睡意都沒有。

反而葉雄,累得慌。

果然是只有累死的牛。

「怎麼還不睡?」葉雄問。

「你先睡,我再抱一會兒。」楊心怡溫柔地道。

一場淋漓的大戰,終於讓她壓抑十天的心,安靜了下來。

她發現,越來越離不開這個強壯的男人了。

葉雄覺得這時候的楊心怡,真有女人味,跟以前的冰冷感覺,天地之差。

這種女人,才是他最喜歡的。

「我先睡了,明天還有場大戰要打呢。」葉雄。

「什麼大戰?」楊心怡奇怪地問。

「王國被我廢了,萬集公司會這麼輕易放過我。我查過了,萬集集團的創立者,王江是黑.道出身,洗白之後才成立萬集團公司,表面上轉正,但是屬下還有一群為他賣命的亡命之徒。再加上王江在奧門紮根這麼久,警方肯定也有他的人,在他的地盤,黑白兩道都通吃,現在他唯一的兒子我廢了,他們會那麼容易放過我?」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