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這冰晶因為小,再加上本就十分的堅硬,十分不容易斬斷,但是,對方的刀卻能夠瞬間就將高寒的這斬斷,不得不說,有點太匪夷所思了。

高寒與飲血刀在第一區的比武場內,展開了追逐戰,當然是高寒在跑,飲血刀在逐了。

在跑的時候,高寒一樣沒閑著,一道道寒氣不斷的從高寒的手中向對面的飲血刀飛去。

但是,飲血刀好像是認準了高寒一般,將那些寒氣一一斬成兩半,甚至將其中的不朽奧義都斬開了。

高寒相信,即使刀宗在那次三會的包圍之下,一樣有能力殺掉領海之君與擒風之君,至於障目之君就差點了。

畢竟,刀宗本身沒有高寒強大,只不過是依靠兵器的能力。

不過,那柄刀的力量也著實的強大,居然無視於自己的絕對冰封。

高寒不禁在想,若是有朝一日,雪到達了這種修為,那又會是什麼樣呢?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比面前的這個刀宗強上無數倍。

要知道,血族的身體,每一個人都是比血之體高上無數倍的存在,再加上堪比靈器的妖刀破天。

說不定,現在的自己,也得使出自己全部的力量,才能將之壓制住。

高寒一邊逃遁,一邊思考,一邊阻止飲血刀追上來。

忽然,那妖刀停住了,刀尖朝下,刀柄朝上,輕輕的往下一蹲了幾蹲。

高寒也愣在那:「不會是大便呢吧,不過,按照你這個情況看來,嗯……應該是便秘!」

他一副專業的目光看向那柄飲血刀,認真的說道,一副專業的模樣。

但是,隨即,那柄刀上居然散發出了強大的氣勢,這柄刀方圓四周忽然充斥著銳利的氣息。

那些氣息不斷的凝聚,居然凝聚出一柄柄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那些兵器就跟真的似的,而且,不斷的擴大,將高寒包圍在裡面。

那些兵刃,不斷的作用在高寒的身體之上,高寒的身體立刻流出了鮮血,這還不是最要緊的。

本來高寒的力量就已經壓制到了一種地步上,但是,那片區域居然又開始壓制高寒的力量,令高寒感覺,自己的力量急速的下降。

從身體之中流出的血液,也不斷的向那柄飲血刀飛去,進入其中。

飲血刀上面的力量越來越強盛,而,高寒身上的力量則是不斷的被壓制。

那彷彿是上層對下層的壓制,高寒感覺,自己的力量彷彿就像是一個凡人皇帝,處於別的帝國皇帝的面前。

雖然自己的力量非常強大,但是,卻處於別人的領土之中,根本就沒有什麼威脅。

「這是……領域!」高寒愣住了,他驚恐的看著那柄飲血刀,想不到,這柄飲血刀居然能夠散發出自己的領域。

領域,就是將自己的奧義凝成一方世界,在那方世界之中,施展領域的人就是王。

跟高寒以前的冰域有些相似,但是,卻更加的強大。

那領域之中,完全充斥著使用者的奧義,自己任何招數,都可以說是信手拈來,不必在大費周章的凝聚力量。

可以說,領域是奧義極度凝聚的產生,亦是比奧義強上很多倍的存在,兩者的意思根本就不在一個階層之中。

現在的高寒,也只不過是將奧義充斥空間,而空間之中夾雜的別的力量卻在影響高寒的控制。

而領域不同,領域是已經將其他的力量全部的驅逐出去,只剩下了自己的力量,施展者在其中,就是絕對的王者,對任何人都有著絕對生殺大權。(未完待續。。) 上面的賀海忽然停止住,不在向遠方的真武山脈看去,而是注視在第一區的飲血刀的周圍,滿臉的驚訝之色:「領域,而且,這領域為什麼感覺這麼熟悉呢?」

刀宗的臉色忽然變了,他沒想到,高寒居然強大到這個地步,而且,飲血刀沒有了自己的控制,自己施展出了領域。

他記得,自己的爺爺說過,即使這次失敗,也千萬不要將飲血刀之中的領域釋放出來,不然對他們可是有百害而無一利的。

這把飲血刀賜給他,主要是為了讓他自保,不至於被人殺死。

而領域也是萬萬釋放不得的,除非,在沒有多少人的情況下,而自己有能夠確准將那些人全部殺死。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與自己爺爺所說的,根本就是兩種情況。

因為,首先別說別人,最上面的雁南君賀海就不是自己能夠殺死的存在,即使是這柄飲血刀上的領域,也不可能斬殺掉對方。

但是,高寒太過強大了,飲血刀在久攻不下的情況中,竟然自行施展了最強大的招數。

「不對,不對,這不是真正的領域,若是真正的領域,別說現在的我實力受到壓制,就算是我施展出全部的力量,也不會是對方的對手,也得被瞬間斬成肉泥!」

高寒仔細的感覺了一下,忽然說道,因為,真正的領域,自己即使是釋放全部的力量,在其中也不過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反觀那些兵刃,只在自己的身體之上形成了傷口,卻沒有辦法斬殺自己,這就足以證明,這領域威力不是真正的領域。

上面的賀海不斷的回憶,自己是否是從哪裡看到過這個領域。

忽然,他雙眼一亮。臉色陰沉下來:「你們血海門也真正的大膽了,居然將滄南域最強大的鑄器大師給殺了,而且將他的靈魂封印在他自己鑄造的飲血刀之中!」

賀海終於第一次不再只說比賽的事情了,只不過,他說出的消息卻更加的驚人。

川道子,作為滄南域最強大的鑄器大師,幾乎是一生都沉浸在煉器之中,就連艷王賀雙莎的靈器,都是由此人一手鍛造出來的。

可以說,整個滄南域因為有了川道子。整體實力能夠提升兩成。

但是,二十年前,川道子忽然神秘死亡,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只不過代表他生命的玉簡破碎了,所以,那些曾被川道子施恩的人,都知道川道子死亡了。

不單單如此,因為川道子的死亡。他門下那些人也都樹倒猢猻散,各處奔波逃亡,逃竄到別的區域之中,整個滄南域的兵器陡然漲價。沒錢的人,沒有兵器。

就比如說,名劍百世,在那個時候。宗師境界的武者都可以佩戴。

川道子一門中,所有的人都是煉器大師,總會有很多好兵刃從中大量的送出來。

但是。川道子的死亡,令滄南域成為四大區域之中,實力最為低的存在了。

刀宗面色漲紅,但是,又不敢反駁,因為,這件事情的確是事實。

當初,他們血海門秘密請川道子過去,並且將妖刀破天的製作圖給川道子看。

川道子就是一個煉器的瘋子,看到之後,立刻就走不動了,並且說自己出材料,為血海門鍛造飲血刀。

但是,鍛造好了之後,血海門的門主,也就是刀宗的爺爺,卻說了一句話:「果然不愧為鑄器大師,這飲血刀居然與妖刀能力相差無幾,僅次於靈器,只可惜……沒有器靈!」

川道子對於他的話不以為然:「只要將強大妖獸的魂石打入其中便可!」

可是,血海門門主忽然暴起身來,抽刀便殺了當時身為星河巔峰的川道子、

「妖獸的魂石,怎麼比的上你的靈魂,從此之後,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川道子,也沒有第二柄飲血刀了。飲血刀,就是妖刀破天!」

只不過,當他們發現,自己硬生生的將川道子的靈魂打入進去,這柄刀的威能卻依舊沒有靈器強大。

後來聽說,這種魂石打入兵器之中,成為器靈的,也有很多方法,像這種硬生生打進去的,是效果最差的。

而川道子知道所有的方法,只可惜,此人死了。

到那個時候,後悔也來不及了,這飲血刀雖然強大,但是,對於強大的血海門來說,依舊是不放在眼中。

所以,賜給了宗門最為天才的刀宗,也就是門主的獨苗孫兒。

「冰宗,你退下吧,這已經不是你對付的了的了,我要將這刀宗押到雁門,進行詢問!」賀海在上面淡淡的說道。

高寒卻不以為意,嘴角微微翹起:「這可不行,現在的他可是我的獵物!」

「嗯?」賀海怪異的看了高寒一眼,本以為高寒這次雖然是失敗,但是,沒有任何損失的事情,會欣然同意的。

沒想到,高寒居然想都沒想的反對了。

居然有人敢違背自己的意願,賀海有些不高興了,臉色拉了下來「你可知道,將他放走的後果!」

高寒一邊躲著領域之中的兵刃,一邊直視賀海,絲毫不退縮:「這是我的權利,他身上的氣運,我可是很垂涎,我想將之吞噬掉,我相信你不會反對吧!」

要知道,刀宗在上一屆就是第一名,身上的氣運之龍已經接近十丈了,若是這次不碰到高寒,恐怕根本就用不到比賽結束,對方的氣運就可以達到十丈,開啟真武之地。

「只顧面前利益的傢伙,你想死我還阻攔你不成?」賀海沒有反對,淡淡的冷哼了一聲說道。

高寒搓了搓手:「誰死誰生,本來就是未知數,嘿嘿!」

然後,他將目光投向飲血刀,在那裡給飲血刀傳音:「真是一柄妖刀啊,只可惜,你不是妖刀破天,而川道子你,也已經只是一個只會殺戮的怪物了!」

那柄刀好像聽懂了高寒的話,忽然劇烈的震動起來,四周的兵刃也狂暴起來,對著高寒不斷的進行切割。

「哈……」高寒躬下身子,二目圓睜,口中發出大喝聲,頭髮根根倒立,渾身的力量不斷的凝聚。

他身體之中的力量依然開始解封,六成奧義也忽然變成了七成奧義,而且,還在不斷的增長。

「什麼?是七成奧義,他居然一開始就壓制著自己的奧義在戰鬥!」那些人,不論是比武的,還是觀戰者,早就停下了。

當高寒釋放出自己的七成奧義的時候,他們已經驚訝的合不攏嘴了,雖然早已猜想到,高寒會有底牌,但是,卻沒有猜想到,高寒的底牌居然是壓抑住的奧義。

六成奧義的高寒,就可以擊敗那些武者,那現在的高寒,又會強大到什麼地步。

也就只有劍宗沒有吃驚,他早已經得到確切的消息,高寒的確由消息上所說的一樣,擁有半步武魂的奧義。

「我真是沒想到……冰冰宗居然一直壓抑著自己的力量在戰鬥,看來,這次非他莫屬了!」那些人都在下面苦澀的笑道。

體宗也是萬分的驚訝,站在第十區的比武台上面,臉色陰晴不定。

他本來想,自己的底牌一定能給高寒造成傷害,但是,現在看來,不可能了。

要知道,壓制到六成奧義戰鬥,比本來就是六成奧義戰鬥還要困難,你必須要分部一部分的力量壓抑住那些奧義。

而且,那些奧義也不是這麼容易壓制的,可以說,這樣一來,實力簡直是大打折扣。

「可惡……可惡的高寒,我不會放過你的,不過,你也必須從領域之中活著出來才是!」想到此處,體宗忽然笑了。

這刀宗自己自然也不是對手,可惜,他血海門殺了川道子,他失去了比武的資格。

而高寒,又會被那領域殺掉,那麼說來,自己就是第一了。

想到得意處,他嘴角展現出一絲微笑,樂觀的看著高寒在領域之中提升自己的力量。

可是,隨著高寒身上的力量越來越高,他終於不在鎮定了,而是如同他們一樣,腦袋當機了。

只見,高寒的力量不斷的提升,七點一成,七點二成……七成巔峰,八成!

八成奧義,而高寒的身體依舊沒有被那強大的奧義爆掉,而且還在不斷的提升……

「什麼?不可能,不可能,宗師境界最強也就七成奧義,到八成奧義就會被爆掉,他不可能擁有八成奧義!」體宗神態癲狂,不甘心的吼著,瘋狂的對天怒吼,

「這不是真的,他一定是星河武者,我要求探查他的修為,啊……」

他這種失態,卻沒有人理會,因為他們早已經被嚇傻了,高寒居然不止七成巔峰的奧義,而是第八成,那是星河境界的奧義啊。

不過,高寒好像依舊嫌眾人吃驚不夠多,身體之中的力量依舊是慢慢的提升,八點五成,八點六成,八成巔峰……

指宗在下面不斷的苦笑:「看來,追上冰宗,是一個遙遠的夢想啊!」

「可是,夢想總有會實現的一天,界限生來就是被人打破的,就如同現在的冰宗!」(未完待續。。) “哈,果然還是有些命大的傢伙呢。”一路來到坑低,黑暗中,只見兩隻蜘蛛怪低吼着,像是聞到了我的氣息一般,迅速朝我衝了過來。

“哼,還有膽過來,就算沒死,相信你們也沒什麼血值了吧。”冷眼掃了兩隻蜘蛛怪一眼,我頓時掄起手中的石鎬,“呯呯”兩下,兩隻蜘蛛怪便被我一擊必殺,身體砰然爆開,兩顆熒綠的靈珠掉落,直接被我吸入身體之中。

“叮鈴鈴!”隨着一連串華美的音樂響過,我的靈力值竟然從0漲到了1。

“哈!升級了!”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在生存世界,這靈力值可是不得了的東西,比任何貴重物品都要來的寶貴呢。不但能夠提升你的攻擊力量,還能給武器裝備附魔等,總之,好處一籮筐,說也說不完。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