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好的主人,預計攻擊將會在三分鐘後執行。”小熊貓突兀的出現在秦朗身邊,虛擬影像坐在肩膀上面,可把身後一排排四個小弟嚇了一跳,好不容易反應過來,卻發現前面的主僕兩人根本就沒有把注意力放在他們的身上。

互相對視一眼,發現對方眼睛裏面的驚訝,以及心中對於自家這位老闆的看不透。

要說起來他們被迫臣服心中有些不平,可是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都展示出來的東西,加上現在能夠隨隨便便輕而易舉破壞掉的精靈帝國保護罩,似乎不是那麼的糾結了,誠心臣服貌似也不是什麼大的事情。

身後人心態的變化並沒有被秦朗放在心上過多的去關注,具現化出來的小熊貓在秦朗面前顯示出來一個倒計時畫面同時,連帶着的以所處飛船周圍分佈的勢力情況推進情況一個不差的都顯示在他們的額面前。 飛船降落地點,所處的位置無疑是整個戰場中最爲安全的地帶。

擁有敵方精靈帝國所完全不能比擬的上帝視角,赤果果的開掛狀態,精靈帝國完完全全變成一個脫掉了衣衫的漂亮妹子。

前後上下左右,沒有一處不被秦朗給看光光的,要是現在精靈帝國裏面有那麼一兩位妹子洗澡澡休息的話,秦朗更不會介意把影片給記錄下來,回到地球播放給地球上面的宅男們慢慢觀看。

“主人,天基武器充能,機器人戰士、天基坦克全部到位,隨時可以進攻。”

話音落下,秦朗面前原本佈滿的各種視頻畫面,強制性的被一箇中央爲紅色的原型按鈕給代替。如小熊貓說的那樣,一聲令下,按下紅色按鈕所有武器都會一股腦不要錢,傾瀉向精靈帝國。

沒緣由的,站在後面把一切都看在眼裏的康斯坦絲以及跟着她的兩三個下屬,心底升起一股對招惹到秦朗的精靈帝國的默哀。

要是他們不招惹眼前的這位老闆,說不定會活得好好的不會招受大難。

世上沒有任何的後悔藥可買,就算有,怕都是要經過秦朗的渠道到位面平臺上面,纔有可能進行購買到吧。

於是乎,沒有任何後悔藥可吃的精靈帝國等同於一個被拔得精光的妹子,被秦朗赤果果的給強幹了。

強大的武力壓迫下。幾乎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征服變成輕而易舉分分鐘的事情。

首先秦朗使用天基武器攻擊對方的深藍色防護罩,精靈帝國全部露出來後就是坦克大炮上陣的時候。城牆面對高科技武器根本就不堪一擊。

然後就是真刀真槍直接幹上,精靈們以法師居多,戰士弓箭手次之。面對能文能武手上還可以變成激光槍激光炮的機器人,親,你們遇上對手放棄抵抗吧。

蓋世小村醫 可恨的事情還不止於此,能想象到別人正在奮力抵抗侵略,結果侵略者在後面放歌用超級喇叭放出自己的聲音。

“親們。放棄抵抗吧,這是沒有意義的。是沒有任何的勝算的。”

“親們,投降吧,有車有房有妹子,要工作還包分配。你們有什麼好拒絕的。”

“親們,不要反抗了,在反抗男的殺了不包埋,女的抓了包送人…”

噁心、惡寒,完完全全不打折扣的噁心人,精靈女王連同自己的一種臣子、子民們敢對着自己頭頂上面的一片藍天以及生命女神發誓,自出生一千多年的時間裏面,絕對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人。

總共用時三個小時時間不到,秦朗個人坐在飛船上面的椅子上面。看電影似的把整個場面都看下來,順帶的派出飛行器在頭頂上面所有的畫面都給錄製下來。

既然都已經進入到自嗨模式,就不客氣的把自己英勇指揮場面錄製下來。可把身後的康斯坦絲等人。弄得汗顏不已,見過自戀的就沒有見過這樣子的。

“我算是見識到什麼叫做自戀,什麼叫做無恥了。”男性騎士奧克斯輕聲喃喃。

不想被秦朗給察覺到,轉頭過來裝作無邪的樣子:“你剛剛說了些什麼?”

或許是以前跟過康斯坦絲,進入過國家上層的經歷,腦袋瓜子轉的極快。連忙對着自家老闆說道:“我剛纔說今天跟着老闆,才見識到世界上有老闆這樣英明聖武的人物。”

純粹沒有辦法的辦法纔會選擇說這樣違背自己信仰的話出來。回想起來眼前這位神祕莫測的手段,得,寧願違背良心拍馬屁,都不願意把實話說出來忍受深入骨髓的折磨。

孤疑的看一樣那傢伙,戰爭當前懶得繼續追究下去,免得延誤戰機錯過了什麼事情。

未曾預料到的是眼前,覺得應該會是在花費一段時間才能夠結束掉的戰爭,幾人談話功夫就已經結束。

詫異看着展現面前出來的已經結束字樣,秦朗傻眼了,不敢確信的朝着小熊貓問道:“就完了?着他喵的就給我玩兒完了?”

小熊貓坐在自家主人的肩膀上面,人性化丟給白眼出來,說道:“你這是在大人打壓小朋友,沒有任何懸念的事情,有什麼好詫異的?”

被一個智能程序給鄙視,秦朗臉上多少有些尷尬,朝身後瞟一眼發現後面的一幫傢伙們都是一副看向其他地方的表情。

一臉晦氣的模樣,怎麼說都是個有素質的老大,不會沒事兒找小弟的事兒,一屁股坐到位置上面氣悶道:“回航,把所有俘虜都給我帶上。他喵的…”

身後傳來一陣一陣的笑聲,秦朗轉過頭去鬱悶的說道:“想笑笑出來,老子又不是魔鬼,忍住對身體不好。”

還真的就有人真的忍不住,笑出聲來。尤其是那個之前嘀咕秦朗自戀的騎士,而他看向秦朗發現這位老大看向自己眼睛裏面帶着的不爽,暗道一聲糟糕了。

想要說些什麼辯解一下,發現自己怎麼都動不了,不僅如此,身體裏面感覺到特別的癢。不需要進行解釋,猜都能夠猜到是誰搗的鬼。

所幸秦朗真的沒有那種虐待人的習慣,回到基地後陰測測的對着騎士小弟說道:“以後可千萬別憋着,一定要發泄出來,不然憋着很難受。”

作爲幾個人之前的前大姐頭,康斯坦絲無奈的拍拍前小弟肩膀,說道:“愛倫特,以後小心一點,這位可不是那麼好伺候的。”

幾個人前腳回到基地,後腳就有施瓦辛格帶着一幫子精靈族的高層人士進入到基地裏面,不管他們接不接受一律被帶到基地裏面的地下室裏面。

秦朗並不打算在把對方俘虜後的第一時間就進行談判,而是選擇在第一時間送入到地下監獄裏面,進行洗腦一番在進行教育。

解決掉精靈族後,把基地周圍的最大威脅給清掃乾淨。但是秦朗不會忽略掉其他的一些細小威脅,對着回來覆命的施瓦辛格說道:“你留在異星球上面,跟着康斯坦絲對周圍進行地毯式掃蕩,確保今後不會再出現類似的威脅,明白嗎?”

“是的主人。” 獨家寵溺:陸先生輕點寵 施瓦辛格以及康斯坦絲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滿意的點點頭,秦朗吩咐完之後確定回到地球上面。他可不會要很長時間纔回來異星球上面一趟,既然異星球的攤子已經開張,就絕對要全力推進下去,當然地球上面不會被放棄掉。 眼中透露的着的是對未來的希望對現在的滿足,倒是劉明眼中透露出來的是迷惑,不理解的問道:“你把我叫出來準備幹什麼?”

秦朗搖搖頭,隨後颯然一笑,說道:“你在以前有沒有想過我們會有現在的成就?”說着站在城主府的城牆邊沿位置,張開雙臂轉身對着好兄弟,特別的裝逼說道:“是不是很自豪?是不是很驕傲?”

同樣是搖頭,不過劉明嘴角上面多出來的是苦笑,說道:“那是你,不是我,我還走在路上呢?追趕你的腳步,但是你距離我越來越遠。”

“得了吧,我們兩個就是粗人,別咬文嚼字,特別矯情。”秦朗放棄自己的裝/b,上前一步一把抱住自己的好兄弟:“走吧,我想我們該回到真正屬於我們的地方,告訴我們的家人,我們的成就。”

“你是說?我們?”劉明悚然一驚,一時間腦袋沒有轉過彎來,不曾想到現在秦朗會說出回家的話來。

他看到猴小強能夠回到華夏活動,說不羨慕那是假話。但是他也清楚,自己和秦朗兩個人的關係,能夠回去活動的機會不大。

即便是能夠通過渠道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去。想要自由活動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對於被自己帶來的女朋友邱一涵心中是充滿歉意,要不是自己對方也不會來到這個地方。

哪怕現在充滿未來城市的味道。有着一定規模,甚至未來將會成爲地球上的一顆明珠。

改變不了的,依然是無法回到家裏面見親人的事實。

劉明嘆了一口氣,用渴望的眼神看向好東西,希望能夠得到一個肯定的答覆,一個自己能夠對得起女友的答案。

終於秦朗在次開口,點頭用肯定的語氣:“對啊。我們真的要回去了。這一次,我要和全世界玩兒一把大的。”

“大的?”劉明聞言再次苦笑。心道:你丫,大的,再大還能夠有比起把索馬里給打下來還要大的事情?

話說出去相信其他的人都會嗤之以鼻,冒着天下之大不違。其他的人都無法想象的事情打下索馬里地區,並且在上面建立一個充滿科幻味道的未來都市。

天,您老瘋了呢?還是瘋了?

搖頭把腦袋裏面亂七八糟的想法給拋開,他必須要承認一件事情,他無論如何都跟不上秦朗腦袋裏面的想法。

乾脆就不要去想,安心的等待,把能夠回家的好消息告訴自己的女朋友,告訴依然留在基地內的其他普通員工。

無一例外的,得到消息都是興奮地跳起來慶祝。稍微冷靜後。邱一涵和之前的劉明一樣表達自己的不解和迷惑:“我們回去到還好,但是秦朗那個傢伙幹出來的事情,似乎…沒那麼容易吧。”

劉明聳聳肩。一幅自己也不知道的樣子:“這個問題,只有問他纔會知道。”

結果收穫的是邱一涵丟過去的衛生眼,要是那傢伙能夠說,你這個關係最好的好兄弟會不知道?

同樣不得不說的是,秦朗的速度叫一個快。隔天早上,不少人都還在睡夢之中的時候。就被基地裏面的智腦給呼叫起來,確認要回家的人。

整個統計下來。被秦朗帶來的人基本上都是要回去的。沒什麼好說的,帶上要帶走的東西,一股腦的全部朝着飛船上面奔去。

第一個降落的地點是秦朗第一次接人到索馬里時候的地方,包括劉明在內凡是要回國的人,都被下放到該地區。

而後在劉明等一羣人迷惑的神色中,秦朗所留在的飛船,起飛朝着帝都的方向飛去。

戳了戳身邊男朋友的手臂,邱一涵拋出來在場其他人腦袋裏面都冒出來的一個問題:“那傢伙不是要一起回家的嗎?怎麼沒一起下飛船走了?”

這回好兄弟的身份排上用場,劉明總算是有點用處能夠回答上問題了:“在飛船上我有問過那傢伙,把我們送回來放我們幾天假,然後回來把我們接到帝都去進行工作。”沒頭沒腦的話,後面才說到重點上了,“沒有跟着一起下來,貌似是要帝都先去處理一些事情。神神祕祕的,應該和那個全息遊戲頭盔有關。”

“就是說,那傢伙準備開始全面推廣全息遊戲頭盔咯?”邱一涵眼前一亮,連同其它的人聽到消息後都是興奮不已。

要知道全息遊戲頭盔被生產出來,整個遊戲世界裏面擁有的人並不多,限量發行滿打滿算就無限接近於兩千人,其他的想要進入到遊戲裏面玩兒機會都沒有。

於是乎,遊戲被秦朗有意進行限制,被當成了基地內人員同世界外面人員的交流渠道,城市變成了遊樂園。

首席逼婚:狼性老公吻上癮 相應的被他們開發出無數的東西出來,比如說,把命名爲新城的城市裏面各種職業。各種商業環境都給開發出來。

職業裏面典型一些的就是探險家,遊戲世界無限大,就給了他們可操控空間,隨意的進行遊戲。

饒是如此,多少少了不少的樂趣,導致他們玩兒了很長時間渴望秦朗能夠開放新的遊戲世界出來。

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要麼秦朗去到了位面拍賣場,要麼去到異星球上面稱王稱霸,要麼就...

一句話:秦朗就是位面超人,哪裏需要就在那兒。

得到這項足以改變顛覆世界的技術要推廣的消息,他們怎麼能夠不興奮的?

已經不僅僅是代表着他們能夠玩上更多更好的遊戲,而更是揚眉吐氣給原本不打算來的前同事們炫耀的機會。

劉明打探到吐出來的消息一點都沒有錯誤,有一些差別的是秦朗並不打算通過民間的渠道進行推廣。

而是之前在和國家進行聯繫的時候,進行勾搭聯繫最後達成的一項簡單意向。要不然怎麼會在軍方的高級將領名單上,多出來一個秦朗的名字,以及實際上的職務。

今天他去,就是要和國家和軍方來個具體的。 初升的太陽,把整個大地照的暖洋洋的。

且不說是否適合秦朗這樣的年輕人,至少說對於一幫自己身居高位,身體已經不是很好的核心老人們是不錯的天氣。

雖不能說多麼的莊嚴肅穆,規格有多高,到來的每個人身份分量足夠的高,給足了秦朗面子。

就是這樣的場面,秦朗沒有之前硬生生的成了一場老友大機會。對於老人們來說,一個小輩的到來最多引起好奇引起懷疑,絕對不會引起高度的重視。

其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混入到隊伍裏面的身穿戎裝的女孩子,用手戳了戳身邊得的老爺子,說道:“我說爺爺,你們一幫子國家人物迎接人就算了,別把我叫上好嗎?你說的我也聽過,依我看就是完完全全的外星人,就別把主意打到你孫女我身上了好嗎?”

“死丫頭說什麼說,我告訴你,那小子我看過,絕對標準的帥哥。你核心爺爺可以拍胸脯表示,那小子不是外星人。”似乎覺得有點心虛,末了補充道:“他本人不是,後面說不準。”

“哈哈哈,老李你也太那個了點吧。”邊上的吳老爺子聽到一老一小完全沒正經的談話,忍不住就笑出聲來然後插嘴,嫌棄打擊不夠重一樣,“你孫女我看別想,乾脆給我家小子兩個在一起算了,別把注意打到那上面。”

“且,你家小子?我孫女看不上。我也看不上,得了吧你。”李老爺子完全不給老友的面子,直接性的反駁。

兩個老爺子的談話。李秋婉根本就插不上嘴,說到底她是人羣裏面輩分最小的一個,任何一個人來都插不上嘴,心中萬般的無奈,沒有任何的辦法。

“咳咳…”站在最前面的和核心老爺子察覺到身後的情況,咳嗽一聲提醒兩個已經進入到爭吵狀態的老爺子注意情況。

人說人老小孩子心性,平日裏面面對小輩要保持威嚴。面對一幫子老友完全不存在丟人的問題。

不過經過核心老大的提醒,他們互相瞪了對方一樣重新恢復到正常的狀態。

一行人站在基地內有幾分鐘時間。幾乎心生出不滿的情緒後,秦朗的飛船總算是姍姍來遲。

超越時代的科技應用,準宇宙時代的標準配置,加上未來世界的設計造型。

“爺爺。 你敢天長,我必地久 你確認不是外星人扮演的?你孫女我….想找的可是地球人。”李秋婉惡狠狠瞪了自家爺爺一眼,不客氣的補充,“回去我就給奶奶說,小心你自己的今後生活哦。”

“咳咳…”李老爺子尷尬的朝着周圍掃了一眼,發現沒有多少人注意後,語氣裏面帶着一點告饒:“秋婉,你看小時候我對你多好,就別給你奶奶說,要不然你爺爺我就要苦逼了。你懂得。”

要說人羣裏面最不拘一格,最不像國家領導人的就是這位李老爺子了。

對家中小輩沒個整形就算了,追趕網絡流行就不提了。換成網絡上面的話來說:他的節操已經掉在了地上。

不管怎麼說,秦朗已經順利的到達這座不對外公佈的祕密基地裏面。艙門剛剛打開,要邁步離開飛船,就接到小熊貓的彙報:“主人,檢查到有人對我們的飛船進行掃描技術分析,要不要做些應對?”

“他們分析出來需要多長的時間?”

“我們不提供技術給他們。需要十年乃至幾十年的時間纔有可能分析出來。”

“那就行,留下部分的機器人進行保護外。其他的都給我出去。”

“好的,主人。”

一主一僕簡單交流後,邁開步子,身後帶着一幫子仿真機器人一起離開飛船內部。再看看身後的仿真機器人,幾乎每個人手上都提着幾個不等的盒子。

這是按照商量好的要求,拿過來的全息遊戲頭盔。

見到核心老爺子站在下面等待,秦朗作爲後輩不敢託大,急忙迎上去說道:“核心老爺子,你好。”

這一幕被後面每個整形掉了節操的老貨看到,對着身邊的孫女說道:“你看看你看看,你爺爺我說的不錯吧。就這小子,見到你核心爺爺都是不卑不亢的,比起其他的小輩都要強上不少,還不滿意?”

話都說的如此赤果果,李秋婉怎會不清楚自家老爺子腦袋裏面的想法。有些臉紅的看周圍的人一圈,羞憤道:“爺爺,你能不能別說那麼多。像是你孫女我嫁不出去一樣...”瞟一眼和老爺子進行交談中的秦朗,“他我看普普通通的沒有什麼亮點,做朋友倒是不錯。”

“行,就從孫女你這句話,那小子結束會議後別想跑了。”李老爺子霸道直接的說道,一時間把李秋婉弄得羞的想到找個洞鑽進去逃跑。

看看其他老爺子,再看看自家的爺爺,哎...怎麼會遇上這麼一個老殺才,就和歷史上面的程咬金一樣。

偏偏就對於這樣的老爺子,不光是周圍的老爺子們,就連下面的小輩,對他都是又愛又恨。

愛的是這傢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和誰都能夠玩兒到一堆去。恨的是...不提了,恨的時候每個人都想要殺了他,可見這位爺究竟如何而來。

由於在來之前,雙方通過視屏通話有足夠的多,算是有一定的熟悉。所以交談的時間短暫,互相問候禮貌性的交流後,連帶着秦朗都進入到基地內部,一處特別準備出來的軍事會議室裏面。

除開核心老爺子們,以及一幫將軍老爺子們外,其餘的一律都被趕出去,連帶着門口有一個特殊加強特種部隊把手,足以見得對這次的重視程度。

至於李老爺子的孫女李秋婉同學,則是被特別帶到裏面來,用李老爺子的話說:“你也是軍隊裏面的人,還是特殊部隊裏面的人,有什麼好怕的,又不是外面的人。”

外面的人...

面的人...

的人...

人...

李秋婉只覺得自己心裏面有無數的神獸在奔騰,拿自己的爺爺完全沒有辦法。

但是情況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那麼枯燥,秦朗無法適應國內長篇大段客套話,所以被邀請坐在分給他的位置上後,對着下面的一衆老人,乾脆利落的進入到正題:“現在放在諸位面前的就是我所提到的全息遊戲頭盔。不同於民用設備,軍用進行特別設置,在遊戲裏面受傷的話現實裏面身體也會有相應的疼痛感,但不會給身體造成實際的傷害。”

“豈不是說要是老爺子們進入到遊戲裏面,相應的也會有疼痛感?到時候你確定他們的身體能夠承受住?” 突然冒出來的年輕女孩子,身上穿着軍裝,秦朗只覺得一陣詫異,詫異過後快速的反應過來,說道:“關於這點有所考慮,所有人所使用的頭盔上面擁有一項特別的技術。戴上後,會自動的掃描人體,對人體進行分析得出最佳的運行方案。所以即便是病人使用,也不會擔心疼痛對身體造成實際傷害。”

經過秦朗的解釋,下面就算是心裏面有擔心的老人,勉強能夠放下心來。

除開其中最不拘一格的李老爺子,秦朗介紹並且解釋後,乾脆利落的就戴上頭盔進入到遊戲裏面。

注意到這一情況後,秦朗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您老着急也不用這麼着急吧,還有許多的事情都沒有說可是他想要開口繼續介紹其他的,都已經晚了。坐在裏面的以軍人老爺子居多,每個人都還是從抗戰走過來的,國家大大小小戰爭或多或少都參與過。

每個人身上都有軍人特有的暴脾氣,見到李老爺子戴上頭盔進去,其他的老爺子陸陸續續的不甘示弱戴上頭盔進入到遊戲裏面。

得,傻眼了吧。李秋婉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幹什麼,對爺爺體驗這樣新東西有所擔心,又無可奈何最終把目光投向秦朗,嚴肅認真的說道:“你真的確認沒有任何的問題?”

“當然沒有,我自己都在使用。”秦朗雖說好奇眼前女子。但是諸位老爺子都已經進入到全息遊戲世界裏面,要推銷合作頭盔的他不能夠落於他們之後。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