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他是不想進電影圈呢,還是被人打壓了拿不到資源?

要是被人打壓,倒是可以讓顧承翌幫忙。

想著,顧笙歡開了房門。

門一開,她便警覺了起來。

卧室里空蕩蕩的,但是房間里確實有人。

顧笙歡鎮定自若的關上門,然後如無其事的往屋內走去。走了幾步,她突然轉身,一下衝到窗邊。

窗前厚重的窗帘靜靜的垂著,像夜色下溫柔的等著丈夫歸來的妻子。

顧笙歡準備到窗子旁時,她一躍而起朝那個微微凸起的地方踢去。她踢過去時,帘子忽然大動,一個高大的人影從那裡鑽出來,胳膊擋住顧笙歡踢過來的腿,一個旋轉轉到顧笙歡身邊,手握住她腰將她抱起。

豪門寵愛:紀少的替身嬌妻 「哥!」顧笙歡又驚又喜,「你怎麼躲在窗帘後面啊?」

她還以為是壞人呢!

帶著她旋轉了兩圈,顧承翌停下並把她放了下來。

「考驗考驗你的警覺性。」顧承翌揉著她的腦袋,笑著說:「咱們阿笙還是很厲害。」

顧笙歡嘴裡一揚,嘚瑟得很。

「那是!」

兩兄妹不要臉的互相恭維了一陣,顧承翌就趕她去洗漱。顧笙歡已經整整一個月沒有見過顧承翌了。先前顧笙歡為了複習功課,整整半個月都窩在學校里,後來準備考試了,顧承翌又因為一個項目受邀去國外。結果這一去就去了一個多星期,因為時差,顧笙歡心疼他累,連視頻都不願意和他視頻。因此這會乍一看到他,兩人又只寥寥數語,顧笙歡還真不樂意去洗澡。

洗澡后就得睡覺,又要等會明天才能見到她貌美如花的哥哥。這麼一想,顧笙歡還真不想去。

「去吧,」顧承翌看出她的心思,開口說:「今晚我在這陪你,而且這幾天都會呆在這。」

顧笙歡歡呼一聲,高高興興的去洗漱。洗了五分鐘,又急吼吼的跑出來,這猴急的模樣倒像是餓中色鬼。

瞧見她這樣,顧承翌好氣又好笑。

「洗乾淨沒?」

顧笙歡拚命的點頭,小嘴裡嚷嚷著,「乾淨了乾淨了,還香噴噴的了。」

說著,一下撲到床上,抱著枕頭滾了幾圈就賴在床上不動了。

「起來,我給擦擦頭髮。」

顧笙歡今晚沒有洗頭,就是洗澡的時候動作太急,水濺濕了頭髮。濕了一點發尾,顧笙歡向來不管這些,不過顧承翌卻沒眼看。他拿了干毛巾來,解開顧笙歡頭髮上的橡皮筋,按著她的腦袋,強制把那點濕給擦乾了。

「睡吧。」顧承翌拍她腦袋。

折騰了一天,顧笙歡身體很累,不過現在她腦子非常清醒,一點想睡意都沒有。

「哥,我們聊天吧。」顧笙歡趴在床上,看著睡在沙發上的顧承翌。男人長手長腳的,躺在那沙發上顯得非常局促。於是顧笙歡又說:「哥,我去睡沙發,你睡床。」

說著跳下床,噔噔幾下就來到沙發前。

「說什麼傻話呢,」顧承翌抬頭對她笑,「你是女孩子,哪能讓你睡沙發。阿笙乖,快回去床上。」

外面月色很溫柔,沙發上男人笑得比月色還溫柔。顧笙歡倏地的紅了臉,低頭轉身回床上。

「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

躺床上的顧笙歡腦子突然飄出這麼一句霸總小說里男主經常對女主說的話,等回過味了,自己又在心底嗷嗷叫。

她叫什麼呢?

無非是在叫「天啊,我哥太漂亮,太勾人,太妖孽了。」「完了完了,我要沉溺在著小妖精溫柔的笑容里了。」等等諸如此類誇獎她哥的話。

為了阻止自己越來越飄忽的想法,她生硬的轉移話題。「哥,你和陳雄擎有仇啊?」

「有。」顧承翌承認的十分乾脆。

顧笙歡詫異,「什麼深仇大恨讓你一直找他麻煩?」

「挾持你未遂,還企圖開車撞你。」

這就是大罪了。

雖然顧笙歡沒有事,最後還將對方的人乾的頭破血流。但在顧承翌這裡,還是不能容忍。

上次顧笙歡沒有事,那下次呢?

危險這種東西,誰敢保證一定沒有。

所以敢伸手到顧笙歡這裡來的,就算顧笙歡沒有受到傷害,他也要百倍千陪的討回來。更何況,陳雄擎並不無辜。

「就這樣也值得你三番五次的找他麻煩?陳雄擎背後的人勢力可不小,哥這樣做只會兩敗俱傷。雖然我也想除掉他這顆禍害人的毒瘤,但是我不想哥有危險。」

陳雄擎以黑起家,近兩年洗白了點。但是也就是用白掩黑而已,他在B市的那些明面上的生意都只是裝點門面用,如果有人去查,就能發現很多他做的非法勾當。可惜這麼多年了,上頭對那混亂的B市北區不聞不問,偶爾有點小動作,但也都是光打雷不下雨,鬧鬧也就過了。

B市的市民對於他上頭有人,且勢力還不小這事都心知肚明。可知道又能怎麼樣,人上面的都動不了他,他們這些小嘍嘍雖然對他深惡痛絕,但也沒有辦法。

「阿笙,」顧承翌從沙發上坐起,他走到顧笙歡床前,低頭凝視著她,非常認真的說:「你是最重要的。」 此刻天地變色,不管是弒神陣的威能也好,周丹的劍道法則也罷,兩者都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威力,若不是外域大陣的運轉,整個外域世界都有可能就此破滅。

弒神陣號稱可以屠神,這神就是准帝強者,相反而言准帝強者要覆滅一個小型的世界簡直太容易了。

外域世界只是一個小型世界,因為這裡沒有宇宙本源,完全靠外域大陣支撐著。

紅髮少年竭盡全力催發弒神陣的威力,準備一舉將周丹斬殺劍下。

而這時候的周丹卻進入一種玄而又玄的狀態之中,他感悟了劍道法則,但並不完美,還需要一定的時間來完善。

「你太瘋狂了。」黃越萬萬沒想到紅髮少年竟然以整個弒神陣為代價,試圖將周丹一舉擊殺。

這樣的舉動連黃越都感到震驚,如此一來即便是准帝強者都要飲恨了。

整個弒神陣的威能絕對不言而喻,周丹只不過是煉神境的境界罷了,雖然知道其有諸多手段,可是在弒神陣面前根本就不堪一擊,至少黃越是這麼認為的。

「劍道法則,攻!」周丹徒得睜開雙眸,這一劍不只是蘊含著他的劍道法則,更是將外域大陣超過九層的威能都調動了起來,這也是在拚死一戰。

弒神陣的威力周丹已經深有體會,而且他也知道憑藉自己一條劍道法則根本不可能與弒神陣抗衡。

弒神陣乃主宰級陣法,如果不動用外域大陣的能量根本不能夠與其抗衡,所以周丹立刻將遍布在外域世界的九層力量都給抽了留來,留下一絲來維持外域世界的穩定。

當然他也知道,不管這一擊最終的勝利者會是誰,外域世界將不復存在。

剩下一層能量的外域大陣根本擋不住外域世界的毀滅。

至於周丹為什麼會如此果斷,實則是有原因的。

之前僥倖與弒神陣對轟悟出了殺伐之道最強劍道法則,他的戰力可以說提升了不少,雖說還沒有成為天尊,可是有了劍道法則卻足以傲視任何至尊強者了。甚至真正做到正面抗衡永生境強者也有可能。

不過他也知道想要真正對抗永生境強者還不夠,領悟一條法則並不算什麼,通常永生境都已經開始在領悟法則了,一旦凝聚一百條法則便可以晉陞准帝境。

紅髮少年僅僅只是半步永生境強者,但卻沒有領悟任何完整的法則,至此他才跨出半步而已,想要成為永生境強者必然需要凝聚出一條法則來,或者是說感悟。

黃越是永生境強者,必然已經領悟出了法則,至於領悟多少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也是為什麼不成為永生境強者終究是螻蟻。

而周丹只不過是煉神境罷了,卻是在這種低級的境界領悟出法則,這讓紅髮少年遭受了不小的打擊,這讓本是傲視同齡人的他下定決心定要將周丹斬殺。

至於他為什麼會以弒神陣作為代價滅殺周丹,實則是因為弒神陣根本搬不走,也就是說他早晚都要離開這裡,留著也沒有用,還不如藉此斬掉一名心腹大患。

紅髮少年根本不知道周丹調動了外域大陣九層的能量,更不知道這一擊過後整個世界都有可能面臨崩潰。

「死!」

周丹整個人威風凜凜,龍劍在他手中發揮出了前所未有的威能,本來周丹是沒有資格將龍劍的威能全部展現出來的,但他畢竟感悟了劍道法則,配合上劍道法則威力自然提升了不少,但是也難以將龍劍的全部威能顯化出來,需知龍劍可是准神器,以周丹煉神境的實力是難以發揮出威力來的。

不過再配合上外域大陣的能量,要將龍劍的全部威能展現出來並不難,可以說龍劍的威能在此刻盡顯無疑。

兩股毀天滅地的氣息瞬間撞擊在一起,這一刻天地終於開始崩潰,大地上出現了一道道可怕的裂痕,這些裂痕無限延伸,最後遍布整個外域世界。

而天空上更是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縫,眼看整個空間都要崩塌了。

「什麼!」紅髮少年面色大變,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世界居然要毀滅了。

「可惡可惡!!」

紅髮少年連連怒吼,因為在他眼下那裡仍舊站立著一名白衣男子,整個弒神陣居然毀滅不了周丹。

此時周丹身體劇顫,手中的龍劍更是出現了裂痕。

沒錯,真真正正的裂痕,在這一次撞擊下,龍劍受損。

雖說最終擋住了,可是卻以一件准神器外加一主宰級外域大陣作為代價才勉強擋住了,可見這弒神陣真的太可怕了。

紅髮少年只是震驚,他並不知道周丹是藉助外域大陣的威能,更不知道准神器的龍劍出現了裂痕。

周丹無奈嘆了口氣,但是當他看向外域世界無盡的遠方后更是苦笑連連,在那遙遠的地方,空間已經開始崩塌了,正以一種閃電般的速度迅速擴散,只怕不久后這外域世界就要崩塌了。

不過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外域大陣的能量被他調動了九層,僅僅一層的能量根本無法維持外域世界的穩定。

再加上弒神陣與龍劍對碰的威能,這股威能完全可以覆滅無數個小世界了,若不是有著外域大陣主持著,外域世界早就崩塌了。

但是面對外域世界的崩塌周丹卻沒有任何慌忙,如今眾學員全部被他收入芥子空間之中,已經沒有後顧之憂了。

周丹能夠淡定卻不代表誰都可以淡定,只見紅髮少年此時亂了手腳,以他半步永生境強者的實力根本無法在一個世界毀滅下活下來,或許真正的永生境強者可能做到,但是半步永生境卻難以做到,需知這半步與真正的永生境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別,有著巨大的差距。

然而黃越也是面容驚恐,他第一次感覺到死亡在悄然接近,甚至弒神陣與外域大陣碰撞的時候都無法給他帶來這種感覺,只是整個外域世界的崩塌讓他驚恐了,因為這可以威脅到他的性命。

黃越已然凝聚十條法則了,但是在永生境之中,凝聚十條法則的只不過屬於最弱的層次罷了。

永生境也有強弱之分,而法則便是區分這強弱最好的標準。

一般而言,在永生境層次中,一條法則至三十條法則屬於最弱的層次,再者是三十到六十,最後便是六十到九十。而一旦達到九十條法則便是永生境巔峰,一旦凝聚出一百條法則便是真正的准帝強者。

所以永生境有四個等級,初、中、后與巔峰。

永生境初期屬於一條法則到三十條之間,中期三十與六十條法則之間,後期便是六十到九十,而永生境巔峰便是九十到一百。

但是在永生境層次中,不管是初期還是中期還是後期甚至是巔峰,各個層次相差的實力是不大的。

好比如說一個凝聚了一條法則的永生境與一名凝聚二十九條法則的永生境強者,兩者彼此的實力相差並不大,換言之二十九條法則與三十條法則卻有著天差地別的實力。

一旦踏入永生境層次,凝聚法則只是時間的問題,但是在初、中、后乃至巔峰之間,想要跨越這溝壑卻極難。

比如說黃越是凝聚出十條法則的永生境強者,但是他成為永生境強者只不過是數個月的時間,數個月就可以凝聚十條,要達到永生境初期巔峰是早晚的事情,凝聚出二十九條法則對他來說不難,有足夠的時間即可。

但是想要凝聚第三十條卻難如登天,這不僅要看資質,更要看個人的氣運等等。

不過一旦凝聚出三十條法則,要凝聚到五十九條也不難,總而言之想要跨越每一個小境界都極難,一旦踏出那一步就輕鬆多了。

外域世界的崩塌給黃越帶來了極強的威脅,雖說這外域世界並不算大,沒有本源之力,可是在世界之力崩塌時,沒有成為永生境中期的強者是難以活命的。

轟隆!!

整個外域世界開始崩塌,甚至已經毀滅了大半,唯獨剩下外域中心這一塊區域了。

就在這時,一聲聲慘叫傳來,躲在死亡森林的異獸們都立刻斃命,難以在世界崩塌下活下來。

可以看見密密麻麻的異獸瘋狂般的朝外域中心奔逃而來,這規模比起任何一次獸潮都要更加龐大。

原本死亡森林乃至外域中心對異獸們來說都是禁地,但是如今外域世界都開始崩塌了,哪還去管你禁不禁地的。

吼!

一聲爆徹天地的震怒傳來,只見布萊斯從天而降,怒視周丹等人,只不過此時的布萊斯卻顯得狼狽了許多。

本來逃命的它遇到了世界崩塌,布萊斯為了活命更是連連施展天賦神通,好在速度上提升了不少,所以才逃過此劫。

布萊斯堪比永生境巔峰的強者,以修士的角度來說,它是一名凝聚出九十條法則乃至更多的強者,完全可以擋住這世界的覆滅,可布萊斯仍舊顯得極為狼狽。

其實布萊斯根本擋不住外域世界崩塌的威力,因為它是這裡土生土長的異獸,本命所歸之處,冥冥之中是需要遭受外域世界之力的壓制的,也就是說儘管它堪比永生境巔峰的存在卻仍舊擋不住外域世界的毀滅之力。

世界之力的壓迫足以讓它實力發揮不出百分之一,所以若是讓布萊斯抵擋外域世界的毀滅之地簡直是開玩笑。

「你們都幹了什麼,為什麼整個世界都開始崩塌了!」布萊斯怒了,它的本意是不願意摻和兩者的碰撞的,所以它才決定離開此地,可誰知道最後居然發展到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周丹自然不可能回應,紅髮少年則是露出一絲忌憚,沒有弒神陣的庇護,面對這布萊斯他根本沒有抗衡的資本。

「我要將你們統統吞噬了。」布拉斯怒吼連連,此刻它巴不得將周丹等人都吞噬了,而今在看到兩方皆都沒有了陣法庇護,布萊斯便起了殺心。

沒有陣法庇護的他們,對布萊斯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眼看整個世界都要崩塌了,布拉斯在臨死之前也要將這些惹怒它的人族修士一一吞噬,算是以解心頭之恨。 前面幾場都沒有顧笙歡的戲,所以顧笙歡睡到太陽曬屁股才起。她醒來時,顧承翌已經做完運動並且處理了一大半的工作。

知道顧承翌那麼拚命,顧笙歡不僅不高興還很是嫌棄。

「哥,你近半年來生意上升得很快。我們家又不缺錢,你何必把自己弄得這麼累。錢這種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夠用就好啦。」

如果是貧寒之家,顧承翌這麼拚命,顧笙歡還可以理解。像她家這樣的,在B市佔據半壁江山,又有很大的話語權的,顧笙歡真沒覺得有必須繼續擴展藍圖。

「我努力工作,阿笙才有錢花。」

「你給我的那些我都花不完。」

她可是顧氏最大的股東,每個月的分紅夠中產階級人家開銷好幾年了。她用錢不多,每個月的分紅一半拿去捐給慈善機構外,另一半自己花銷剩下的就存著,這麼些年存下來,數目非常可觀。說句毫不誇張的話,如果按她如今每月平均兩萬的開支,她就算不工作,卡里的錢她花一輩子也綽綽有餘。

「那你就多花些。」想到顧笙歡小本本上記的每個月的開支,再對比同等階級與顧笙歡一樣年紀的小女孩的開支,顧承翌覺得他家妹妹簡直比灰姑娘還要灰姑娘。「你有空多和你小姐妹去逛逛。」

顧笙歡嘴一張,剛想說我哪裡來的小姐妹啊,有的都是哥們。然後轉念一想,要是她一說,他哥非得逼她去交幾個小姐妹,那就得不償失了。

「再說吧。」顧笙歡敷衍的說。

「回頭我介紹幾個合作夥伴的女兒給你認識,那幾個女孩比你大一兩歲,性格都不錯,你們應該相處得來。」

「我……」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