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就在他暗嘆好險之際,卻聽見咣的一聲,九環刀竟然砍在了一面五色牆面上。

一寵成癮,腹黑boss輕點愛 牆壁不知有多厚,更不知有多麼堅硬。

反正,辛姓長老的全力一擊,也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條痕迹而已。

頃刻間,只見火光四濺,空間震動,就連大地都開始劇烈搖晃。

「怎麼可能?」辛姓長老驚駭欲絕。

就在他分神之際,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五根數丈長的五彩長鞭,長鞭如同蛟龍,急速而來,無聲無息如同幽靈,竟直接捲住了辛姓長老的四肢和頸脖。

「不……不……放開我,你不能殺我,不然你一定會遭受滅頂之災!如果你放了我,我回到大千宗之後可以給你美言幾句,我還可以把我這麼多年的全部珍藏全部給你,還有我的女人,我的女兒……一切都給你,只求你不要殺我!」

辛姓長老極力掙扎,不停求饒,可根本無濟於事。

戰羽手掌輕輕揮動,虛空之中有出現了無數五色藤蔓,將其捆得嚴嚴實實,徹底變成了一個五色大粽子。

此時此刻,看到戰羽大發神威,就連歸元境強者也被他打敗,文家眾人徹底被驚呆,一個個使勁揉搓著眼睛,委實難以相信眼前的畫面。 就在戰羽和辛姓長老大戰之時,旁邊的五行殺陣已經停止了殺戮。

畢竟戰羽根本無法做到一心二用,只能利用殺陣之威,將那些尚且殘存的精銳弟子全部困住。

原本,那些精銳弟子在看到辛姓長老動手之時,就已經放下了心來,甚至開懷大笑,因為他們認為戰羽一定會敗,而且會敗的很凄慘。

可是,當廝殺結束之後,他們的臉上全都掛滿了難以置信和驚恐欲絕的表情。

「辛長老竟然敗了,怎麼可能?怎麼會如此?我不信,我不相信啊!」有人大聲哭喊。

因為他們很清楚,辛長老一旦落敗,也就預示著他們的末日到了。

隨即,只見戰羽從乾坤袋裡面拿出了六把長弓,還有數十根銀色箭羽。

「好了,東西扔在這裡,你們有仇的報仇,有冤的報冤!抓緊時間,不然十息之後,我就會將他們全部放走!」他朝著文譽和在場的文家族人說道。

聽聞此話,文家眾人像是發瘋的野獸一樣,紛紛怒吼著沖了過來。

「你們要幹什麼?你們住手!如果膽敢傷害我們一根毫毛,大千宗一定……」一個大千宗精英弟子凄厲的嘶吼著。

可是,他的話還未說完,一支箭就攜著雷霆萬鈞之勢,直接插進了他的腦袋裡。

雖然此人是個煅體境後期強者,可是在亂五行場域的壓制之下,一身實力所剩無幾,就算一個聚靈境修者也能用箭輕易射死他。

只聽一聲悶響,箭羽之中的真力瞬間爆發,將那人的腦袋炸了個稀巴爛。

「求求你們,放過我,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想死啊……」一個大千宗弟子被嚇的哭爹喊娘。

如果不是身體被五行本源之力禁錮,他恐怕已經跪下求饒了。

「求饒?哈哈哈~真是痴心妄想!不久前,我文家的老人、孩童和女人跪在你們面前苦苦求饒,可最後的結果呢?他們全死了,被你們這些惡魔全部殺了!」一個文家族老痛哭流涕,凄厲的喝罵道。

眾人扭頭看去,周圍的土坡、巨石、沙礫上儘是屍體,山谷已經被染成了血色。

『唰唰唰~』

一根根利箭飛射而出,那些大千宗弟子紛紛被戳爆了腦袋。

短短片刻,數十個大千宗弟子竟全部死亡,無一倖存。

他們氣勢洶洶而來,如同帝王般生殺予奪,不久之前還在肆意殺戮,瓜分女人,可現在卻落了個死無全屍的下場。

甚至,就連他們的天花精華也被戰羽吞噬一空。

就在這時,只見文譽噗通一聲跪了下來,淚流滿面的說道:「公子的大恩大德,我文家永生難忘!」

與此同時,文家其他人也幾乎都跪了下去,無論男女老少,全都誠心叩拜。

文曲薇面色複雜,直到現在,她的腦海之中浮現著的還是那個在柳風和陳晚的威逼下不敢還手的男子,實在無法與眼前這個殺伐果斷,手段逆天的男子重疊在一起。

纏情逐愛 她,無法相信,不敢置信,心中波瀾起伏,久久無法適從。

「薇薇,你在幹什麼?快跪下!」一個族老瞪了文曲薇一眼,沉聲呵道。

文曲薇的心裡猶如打翻了五味瓶,各種滋味應有盡有。

最後,她無奈的嘆息一聲,緩緩的跪在了地上。

不過,戰羽並未安然接受眾人的跪拜,他不著痕迹的避開了。

畢竟,文家落到這步田地,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好了,都起來吧!」他沉聲說道。

看著周圍這三瓜兩棗,戰羽忍不住暗嘆。

曾經輝煌至極的家族,短短几日時間,竟已經敗落如此,如果重新回到鴻歸城的話,恐怕連二等勢力都算不上了。

想到這裡,戰羽的眸中凶光滔天。

只見他一步步走到辛姓長老面前,冷聲道:「你是始作俑者,該殺!」

辛姓長老滿臉絕望,他連忙辯解道:「跟我沒關係,不是我的錯,我只是奉命將大千宗弟子帶進山谷而已,並沒有出手傷人啊,還請公子明鑒!」

戰羽嗤笑道:「哈~好一個沒關係!若不是因為你和谷外那幾個所謂的強者故意縱容,其他人怎敢如此的肆意妄為,喪盡天良?」

「我曾在谷外勸他們將文家收服,不必要殺人,可是他們根本不聽啊,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長老而已,上面還有實力強橫的供奉,更有一位祖長老親自坐鎮指揮,我也是受人指使,倍感無奈啊!」辛姓長老痛哭流涕,滿臉都是幡然悔悟。

戰羽不屑的冷笑,斥道:「任你花言巧語,舌綻蓮花,也休想活命!」

辛姓長老怒急,他心知今天肯定是難以善了了,所以面色瞬變,厲聲呵斥道:「你以為能夠打敗我,就能打敗谷外的供奉和長老嗎,實話告訴你,歸元境後期強者比我不知強了多少倍,捏死你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那樣簡單!我勸你還是將我放了,不然你們誰都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戰羽饒有興緻的問道:「那你倒是說說,為何一直沒人前來支援你們?」

辛姓長老一時語塞,面色漲紅如豬肝。

「不要得意忘形,沒有人能夠擋住霍老!你現在見好就收還來得及,如果再稍晚片刻,就會是粉身碎骨的下場!」許久之後,他才憋出了這麼一句話。

戰羽冷笑,隨即,纏繞在辛姓長老右臂上的五色長鞭竟毫無預兆的猛然撕扯。

隨即就聽見撕拉一聲,辛姓長老的整條手臂就這樣被撕扯了下來。

頓時,鮮血噴涌如柱,景象恐怖絕倫。

就連文家眾人都被嚇的抖了一下,心臟狠狠的揪成了一團,冷汗瞬間浸透了衣裳。

凄慘的叫聲頓時響徹山谷,辛姓長老大汗淋漓,整張臉因為疼痛而發生了嚴重的扭曲。

「公子,我知道錯了,請饒過我!我甘願給你當牛做馬,做你最忠誠的戰仆!如果可以的話,我還願意做公子的一條狗,你讓我咬誰我就咬誰,絕對不會有半點違逆!」

戰羽調侃道:「堂堂的大千宗長老,竟然如此的貪生怕死,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話音剛落,辛姓長老雙腿和左臂上的五色長鞭竟同時撕扯。

凄厲的慘叫聲再次響起,老傢伙頓時涕淚橫流,精神恍惚,眼看就要昏過去了。

看到這一幕,就連文家一些婦人都露出了不忍之色。

戰羽冷笑,暗暗催動五行神通,隨即就看見一掛天河憑空出現在頭頂,冰冷的河水傾瀉而下,將辛姓長老澆醒。

同時,戰羽又拿出一粒療傷丹藥給對方喂進了口中,讓他不至於立刻死掉,同時還能讓他的思維保持清晰。

「好了,他的元氣流失嚴重,精氣神皆滑落至低谷,已經沒有多少抵抗意志了,你們現在將他的腦袋砍下來,以此祭奠文家逝者!」

說完,他便轉過了身子。

文譽獰笑,從乾坤袋之中拿出了一柄鈍刀,然後朝著辛姓長老的脖子狠狠的斬了過去。

就這樣,文家族人每人都砍了幾刀,過了許久才聽見咕咚一聲響,辛姓長老的腦袋終於離開脖子,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戰羽點了點頭,然後施展吞噬神通,將那天花精華吞噬一空。

「好了,你們去四處收斂屍體吧,順便將那些僥倖逃過一劫的文家人找回來!」戰羽吩咐道。

隨即,他就轉身離開。

此時,還有持續的撞擊聲從山谷之外傳來,顯然那裡的廝殺還在繼續。

谷外,高數丈的山包後方,一片狼藉。

大地溝壑縱橫,樹木早已崩碎不見,三個人類強者正在圍攻一條肥耗子,那情形如果被人當成故事講出去,定然會是個天大的笑話。

可是,不管是誰,只要親自站在這裡就會被眼前的畫面深深震撼到。

『咚咚咚~』

地動山搖,神芒飛濺,刀光劍影交錯,如同飛流傾瀉三千尺,直殺的此地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戰羽能夠猜到戰事肯定很激烈,可是當他親眼看見之時,還是忍不住咋舌。

不得不說,星麟鼠實在太強了,在一個歸元境後期和兩個歸元境中期強者的圍攻之下竟然沒有受傷。

而反觀敵方三人之中,那兩名歸元境中期強者的身上已經挂彩不少,鮮血染紅了他們的衣服,其中一人的耳朵甚至都已經不翼而飛。

畢竟星麟鼠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而且在緊急時刻,小傢伙還能以迅雷之勢鑽入地底,行蹤詭異,令人捉摸不定。

不過,三個人類在吃了暗虧之後,開始相互協作,共進攻退,隱隱組成了一個簡單的陣型,將星麟鼠的活動空間壓的越來越小。

而地面上則鋪著三張巴掌大小的符紙,每一張符紙都散發著無量金光,金光連成一片形成禁制,上面更有無數密密麻麻的蝌蚪符文。

整個禁制可謂是堅硬無比,星麟鼠牙齒雖然尖利,可根本無法將其破壞。

看那樣子,如果再繼續下去的話,不出片刻,星麟鼠就會陷入絕境。

畢竟人類修者詭計多端,招數繁多,雖然其中兩個人只是歸元境中期修為,可是在吞服了靈丹妙藥和施展秘法之後,實力大幅提升,隱隱擁有可以和歸元境後期強者抗衡的實力。

幸好戰羽及時趕到。

他根本沒有任何多餘的言語,而是手掌猛然一揮,頓時就看見天空上出現了一團巨型火焰,火焰熊熊,內部似乎生有火龍。

隨即,火焰震動,一隻粗壯巨大的觸手從天而降,朝著其中一個歸元境中期強者轟然拍下。

突然的變化令人意想不到。

三名大千宗強者皆驚,頓時紛紛走神。

而就在這剎那間,星麟鼠捕捉到了他們之間的空隙,化為一道銀色流光直接飛出了包圍圈。

一朝脫困,猶如猛虎入山,又似蛟龍入海,天大地大,任它遨遊。

那三名敵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雖然憤怒至極,卻毫無辦法。

而就在這時,那龐大的觸手終於落了下來。

烈焰不知有幾多溫度,距離地面還有數丈遠,卻已經將大地烤的一片焦黑。

『轟隆~』

頃刻間,龐大觸手就重重的砸在了那歸元境中期強者的身上。

只聽一聲悶哼,那人因為遭受巨力,雙腳竟直接陷入了地面。

『咔咔咔~』

大地猶如受到重擊的瓷器,方圓數丈範圍內盡數龜裂。

「小子,找死!」看到同伴吃了悶虧,另外一個歸元境中期強者大怒,提著丈八黑纓槍就準備衝殺過來。

可就在這時,那霍姓祖長老卻將他按在了原地。

「霍兄,你這是何意?」那人冷聲問道。

霍姓祖長老沉聲道:「你不怕那條老鼠咬斷你的脖子?」

那人冷哼一聲,雖然心裡不服氣,但還是識趣的沒有逞強。

此時,霍姓祖長老朝著谷中方向看了一眼,冷聲問道:「他們呢?」

戰羽笑了笑,問道:「誰?你們大千宗的廢物?我既然能安然的出現在這裡,你說他們的結局是什麼樣的?」

霍姓祖長老怒急,厲聲道:「好好好!當真是英雄年少,少年英雄啊!竟然殺了我們大千宗那麼多人,你真是罪不可恕!」

戰羽搖了搖頭,嗤笑道:「看來,你們大千宗門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都喜歡空口說大話!不但總是仗勢欺人,而且動不動還喜歡威脅人!我就想問一句,你們夾著尾巴低調做人,是能死嗎?」

「猖狂!」那個被火焰觸手擊中的傢伙冷聲呵斥。

接下來,他向前走了幾步,又說道:「剛才是我一時大意,才中了你的招數,接下來你必死無疑!」

戰羽不置可否,只見他同樣向前踏了三步,然後挽起袖子,用指頭勾了勾,挑釁道:「很好,我剛剛有所突破,的確需要大戰一場來印證我的強弱!」

對方怒不可遏,厲聲呵斥道:「小畜生,死來!」

說著,便祭出了手中的日月雙鉤。

雙鉤銀亮,輕輕一劃拉,空氣之中就發出了尖銳的聲音。

戰羽冷笑,外人看去,他只是那樣愣愣的站著,根本無動於衷。

可是,誰又知道,他的紫府之中已經翻江倒海。 這一刻,五行印記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璀璨光芒,不但照亮了紫府,甚至已經穿透紫府,凝聚在了他的腦後,頓時形成了一個五色光圈,像極了佛陀的智慧之光。

『轟隆隆~』

一剎那之後,天搖地動,滾滾灼浪憑空而生,漫天都是五色之光。

「殺~」

戰羽冷喝,手臂揮動。

隨即就看見,那敵人的頭頂竟然出現了一座龐大的五色山嶽。

山嶽通透,巨大無比,內蘊偉岸力量,就算距離很遠,卻還是能清楚的感覺到窒息的壓迫感。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