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如果不是他,你覺得允兒什麼時候能和這些人接觸?s.m在演員圈裡連三流經紀公司都不如,旗下藝人拿到的每個角色都需要自己去投資才行。有了林蔚然,不說直接投資拍戲,單憑林會長女朋友的身份就能給她帶來多少機會?我這麼說或許太功利,但事實就是如此。再說演技,你覺得學院里那幫老師、電視台里那些導演能有這些演了十年戲的演員明白演技?就算是你對林蔚然很鄙視,也不要去耽誤允兒的前程,現在她或許覺得你是為她好,但是總有一天,她會覺得是你斷了她的路。」韓唯依走到徐賢身邊,重症需下猛葯,就算是不能讓她打退堂鼓,最起碼也可以猶豫。

徐賢一本正經道:「或許別人會這樣,但允兒不會。」

韓唯依一陣鬱悶,總算是有點理解了林蔚然對這女孩毫無辦法的原因。見她還要往那邊去,她直接伸手拉住了徐賢的胳膊,繼續勸說:「會不會不是你我說了算,未來的事兒沒人能說的准,他們的事兒讓他們自己解決最好,你能看出允兒有多喜歡他,難道你願意去做這個『報喪』的人?」

「允兒會挺過去的,我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她會好的。」

如果不是韓唯依的話真的讓徐賢感覺到被打動,她或許不會如此激進的想要公開一切。她畢竟不是鋼筋鐵骨的機器人,即便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卻也知道這會給允兒帶來怎樣的傷害。但正因為被打動,所+以才要趁著堅定的時候馬上行動。像是如果今天不說,那以後就沒機會去說了。

徐賢推了推韓唯依的手臂,卻發現對方用了力,再看對方的臉,那叫一個冷若冰霜。

「威脅的話他都說過了。」徐賢不卑不亢,這個他指的是林蔚然。

韓唯依冷聲道:「我知道,只是我從沒想過你會這麼傻。」

徐賢蹙了蹙眉間,又用力去推她的手,韓唯依緊抓不放,猶豫再三道:「或許現在的你覺得正確比什麼都重要,但我告訴你,這個世界和你想象的完全不同。」

她頓了頓,看了眼鄭宇成身邊的李智雅,回頭盯著徐賢認真道:「有人還不到二十歲的時候就為了事業嫁人,壓抑**將近十年才得到機會去完成夢想,覺得自己一生就要這麼過去的時候才遇到一個真正愛的人,現在又要因為當初的選擇付出代價。不管你怎麼看,允兒現在真的很好,魚和熊掌都能兼得,沒道理不付出半點代價。而且男人的愧疚要比他們的山盟海誓更有保障,你不應該去毀掉這一切。」

「如果是你呢?」徐賢反問。

韓唯依一窒,身為女人的緣故讓她不好回答,但最終她還是叫人辨不清真假的道:「我生活在這個圈子裡,如果這是收穫愛情和事業的唯一方式,我想我會接受。」

徐賢眨了眨眼,不再用力去掙脫韓唯依的鉗制,但待她鬆了力,卻給出讓韓唯依啞口無言的一句。

「貴圈真亂。」。。) 省政府常務會議一般說來是半個月開一次,如無特殊事情。一般選在星期一下午,這是多年來定下來的規矩,一般由省長或者常務副省長主持,在家的班子成員和相關處室負責人都要參加,另外也還有一些省政府參事和顧問列席參加。

本次常務會議的主要議題就是綿州航天航空科技城建設問題,這是琵琶溪科技長廊的主體部分,目前前期立項規劃都已經出台,前期拆遷和土地平整也都基本結束,目前就是基礎設施建設面臨巨大投入,省裡邊在這個問題上還有一些不同意見。

這本來是國防科工委和安原省政府共同推進的項目,但是國防科工委目前明確要在今年年底之間完成角色轉換,其主要職責要交給正在積極籌備組建的工業和信息化部,於是從去年底開始整個建設進度便開始放緩下來,尤其是投資不到位,這也引起了綿州方面的極大不安。

而中機十二院和中航機電設備研究所、中核中南研究院等單位的建設也由於主管單位的變動陷入了停滯階段,加上國家財政投入不到位,而綿州市財政在前期墊支投入了部分之後也顯得難以為繼了,這樣一個巨大的工程竟然有陷入困境的趨勢。

綿州方面為此也專門像省裡邊打了幾次報告,要求省政府先行介入推動琵琶溪長廊的基礎設施建設,然後積極和正在組建的工信部籌備組聯繫謀求獲得他們的支持,避免這個對整個綿州乃至安原發展都有著舉足輕重作用的大項目因為行政體制改草帶來的變化受到影響,延誤了建設工期,而使得後期發展受到影響。

「大家議一議吧,綿州市委市府的報告我看了看,這已經是第三份了,我看了看正躍書*記簽批的意見」請省政府認真研究此項工作,結合本省實際情況」給予大力支持,綿州市委市府要積極發揮主觀能動性,切實抓好琵琶溪科技長廊建設,正躍書*記很重視這項工作啊。」

趙國棟看了看凌正躍在綿州市委市府報告上籤署的意見,很含糊」這也就意味著他不太認同省里要接過國防科工委撂下的擔子,而是希望綿州市來打主力。

前天貝鐵林來拜會過趙國棟,其中一個主要話題就是琵琶溪科技長廊建設問題,目前綿州已經投入了接近十億,大規模的基礎建設已經全面鋪開,但是在資金上已經有些捉襟見肘,而地方銀行在獲知國防科工委可能要被裁併入工信部之後也是態度大變,原本相當支持的態度也變得曖昧起來」原來簽署的一些意向性放貸授信協議都面臨作廢的危險,這讓綿州市委市府心急如焚。

拿貝鐵林的話來說,這關係到綿州今後十年乃至二十年的發展,而一旦這條科技長廊建設起來併發揮作用,對於整個安西北甚至整個安原的新興戰略產業都會起到難以言喻的推動作用。

在這個問題上貝鐵林毫不諱言的表示省委在這一點上有些鼠目寸光,其中不乏個人成見在其中。

趙國棟也明白貝鐵林話語中的意思,凌正躍對於這個當初是應東流主抓的大項目不太感興趣,尤其是中機十二院、中航機電設備研究所和中核中南研究院的胃口也很大」不但在土地面積上要求很高,而且要求配套基礎設施規格也很高,這些都要求由省市兩級負責承擔。

後來凌正躍出任省委書*記之後就對此表達了不同意見,指示當時分管國土、建設和交通工作的龍應華和當時尚未納入裁併的國防科工委進行協商,最終迫使國防科工委答應投入部分資金來解決基礎設施建設和徵用土地所需資金,才算作罷,但這也埋下了一些不和的種子。

所以在國防科工委面臨裁併入工信部時,就以這個理由為名拖延投入,而中機十二院等幾個單位也因為在基礎設施建設和土地規劃上與安原省方面在一些問題上鬧得不太愉快而擱置了搬遷和擴建,使得這項已經被國家發改委立項的大項目竟然有擱淺的危險,據說湘省正在秘密聯繫這幾家單位,願意為這幾家單位提供土地和基礎建設各方面的優惠政策和地方財政補貼」希望他們能搬遷到湘省境內,這個消息也讓貝鐵林緊張萬分。

貝鐵林在這個問題上和趙國棟探討了將近兩個小時,希望省政府在這方面能夠發揮主導作用,積極協調好籌建中的工信部,並與幾家單位溝通協調」確保琵琶溪科技長廊的建設繼續推進,說穿了也就是希望趙國棟能夠挽回前期安原方面和國防科工委以及計價單位弄僵了的關係,讓這個項目能夠得以重新啟動。

趙國棟沒有明確向貝鐵林拍胸脯,畢竟自己身份現在不同,凌正躍不贊同的事情,他需要掂量斟酌一番,但是單從個人觀點來看,他對這一類科技項目來說是絕對支持的。

像琵琶溪科技長廊系列項目比起一般的工業和交通項目來說不可同日而語。

雖然說工交項目投資大、見效快,能夠在建成之後迅速產生經濟效益,而科技長廊這一類項目不但建設周期長,而且對人力資源、配套設施等各方面要求都相當高,建成了之後也見不到地方黨委政府最期望的gdp效益,說得再難聽一點,等你建成了,一地主官也還未必在任,在任也未必能看到效益。

但是這類項目對於提升一地的整體發展潛力卻不是一般的工交項目所能比擬的,綿州人力資源和科研實力在全省僅次於安都,尤其是在航空航天、機電和核能利用方面的研究力量在全國也能排上名號,但是原來幾個研究部門和單位各有上級部門,這一次國防科工委不知道怎麼大發慈悲將其捏合到一起準備打造一個科研基地,可以說是綿州乃至安原一個難得的歷史機遇,但是就是這個機遇,卻變得這樣不倫不類不陰不陽。

趙國棟也一直在為這個事兒犯愁琢磨。

他私下也仔細了解了這個科技長廊的建設規劃,不能不說手筆很大,目前國家也在有意識的調整科技發展方向,整合科研資源,分批次分階段打造各基礎產業和戰略產業的研究基地已經成了定論,趙國棟在發改委也知道國家有這個方面的意圖,而綿州琵琶溪科技長廊實際上前期的一個試驗田。

趙國棟可以肯定一當工信部完成組建,那麼這個項目遲早還會啟動,現在不過是因為機構改草混沌期的暫時延緩罷了,但是上邊可以等,下邊卻不能等,可以說這個科技長廊早一日建成,整個綿州乃至安原就能早一日受益,尤其是越到後來,這個科技研發中心發揮出來的輻射力和影響力將會越來越大,對於整個安西北地區的經濟發展都能產生難以估量的推動作用。

趙國棟也一直在揣摩了為什麼凌正躍對這個項目不太重視的集因。

一來的確先前國防科工委在與安原省進行談判時條件過於苛刻,安原省市兩級政府需要承擔的義務過重,尤其是拆遷和佔地費用基本上都要由地方政府來承擔,這筆開支相當大,尤其是拆遷費用更是一今天文數字,而且國防科工委也擺出一副皇帝女兒不愁嫁的強勢姿態,也讓安原方面心裡很不是滋味,從心理上就有抵觸情緒,所以才會有凌正躍要求安原省就這個項目重新與國防科工委進行談判的後續事情。

二來這個項目建設周期長,配套要求高,估計三五年內都未必能建到效益,加上現在國防科工委要面臨裁併,其原來達成的一些意向性協議又可能面臨扯皮,這更加重了凌正躍對於這個有點像無底洞一般的項目的擔心,當然這也可能和這個項目是應東流在任時主抓的項目有一定原因,但絕不是主要原因。

如果安原省里不介入,這個科技長廊就有可能變成一個災難性計劃,現在綿州方面已經投入不少,而擱下來的話,那也就意味著前期投入就可能得不到半點回報,甚至會被視為一種決策失誤性的巨大浪費,無論是誰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僅僅是輿論都足以把你政治前途徹底葬送,貝鐵林也正是在為此而心急如焚。

會議室里一片寂靜,所有人其實都知道今天的常務會議主要議題就是這個琵琶溪科技長廊項目的問題,而關節點也只有一個,省里該不該在國防科工委那邊陷入了停滯階段之後支持綿州市委市府接手推進,當然,這個支持是指實質性的支持,而非發兩個文件,開兩張空頭支票那麼簡單。

楊勁光用鉛筆劃小拉著面前的白紙,這是他的習慣,他喜歡用這種列印紙在思考問題時隨意圖畫,信箋紙都不行,他喜歡這種沒有任何色澤的白紙,這樣似乎更能啟發靈感。 「懶楊勁光知道貝鐵林為了這個陷入困瞪幫琵琶溪科技長廊項目已經不知道跑了多少次省裡邊了」趙國棟沒來安原之前」貝鐵林就一直在奔走,來自己這裡也不下三趟,但是他的確是愛莫能助。

泰浩然不表態,他這個常務副省長又能怎麼樣?

而且凌正躍也明確表露出省里不應當在這個項目上深度介入,而是要依託綿種市委市府為主體,繼續和國防科工委進行交涉」國防科工委雖然即將裁併,但是其職能和後續事宜也還有籌建中的工信部來接手」省里可以協助綿州方面積極和工信部籌備組聯繫溝通,力爭早日重新啟動。

省委書堊記是這個態度,當然是通過龍應華的態度傳遞出來的,其他人又有誰敢來冒天下之大不韙來別出心裁,另起事端?

楊勁光已經感覺到趙國棟對這個事情有不同的意見,這讓他意識到危機,趙國棟這才來一個月時間不到」就要因為這件事情引發爭執」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不合適,但是趙國棟個性很強」越是這種毒情,也許就越發敏感。

那一日兩人的交談楊勁光已經覺察到了趙國棟自信背後的勃勃雄心」趙國棟不會在乎誰」只要是他認準的事情,沒有人能阻擋,在這樁原本完全可以拖一拖擱一擱的事情上」他沒準兒就有可能越要堅持他自己的意見。

省黨代會之前是不宜有任何公開的矛盾凸現出來的,如果在穩妥一步的話」在明年初趙國棟正式當選省長之前,趙國棟都不宜和凌正躍有什麼公開的衝突但是趙國棟是這種久居人心廿於蟄伏的人么?

看著趙國棟的目光望過來,楊少鵬心裡也有些發憷,他知道這事兒似乎自己擺脫不了,最終還得落到自己頭上來,他有些恨恨的瞅了一眼旁邊面無表情的龍應華。

龍應華現在已經調整分管工業這一塊了」而國土、交通和建設這一塊卻交到了自己手上,凌正躍的意見擺在那裡,這龍應華就是一個執行者,從他分管國土、交通和建設這一塊時就在不折不扣的執行著凌正躍的意見現在不分管了,一樣像一顆釘子一樣扎在這裡邊。

「省長」綿州方面也已經找過我幾次了,我和貝鐵林書堊記和周竟生市長也探討過幾次,省里原來的意見很明確,還是綿州自己要承擔起主責來,積極協調金融部門,必要時也可以引入一些民資來參予這個項目來,省里主要職責是幫助協調,但是現在看來效果不太好。」楊少鵬沉吟著緩緩道:「綿州經濟這幾年不太景氣希望利用這個項目來拉抬帶動地方經濟發展的想法省里也能理解」但是主次之分還是要明確,在這個問題上原來泰省長一直堅持這個態度。

「不過目前情況也有了一些新變化」包括中機十二院和中航機電設備研究所幾家單位都對目前的綿州方面的工程進度很不滿意另外原來傳言中航院材料研究所也有意遷到綿撲進入這個科技長廊,所以我覺得情況既然有了一些變化,在這個問題上省裡邊重新研究一下也很有必要。」

龍應華冷冷的瞥了一眼有些兩面討好兩邊都不願得罪的楊少鵬。

這個傢伙是個喂不熟的白眼狼,在他出任副省長這個問題上雖然凌書堊記沒有起多大作用,但是實事求是的說也沒有給楊少鵬設置多少障礙」否則他這個副省長職位未必就能如此順當的當上。

在泰浩然時代這個傢伙表現還算中規中矩,但是趙國棟一來,這傢伙態度似乎就有些變化了。

在龍應華看來楊少鵬的這個態度分明就是在向趙國棟示好搖尾乞憐!

什麼叫情況有變化需要重新研究?

琵琶溪科技長廊原來就定了性是以國防科工委方面為主導,安原方面不過是協助,而省里也早就明確是由綿州地方上負責跟進配合,這是早就確定了的原則,什麼人也無權改變。

國防科工委要裁併,但是並不代堊表這個項目就會天折了,也就是在時間進度上會拖延而已工信部也就是明年初十一屆人大就會正式組建起來,到時候肯定會對這個項目重新進行評估考慮這個時候省裡邊大手筆投入,到時候工信部那邊未必會認這個帳何況國防科工委那幫人也的確不地道,不值得為其擦屁股。

別說凌書堊記,就連龍應華本人也對國防科工委舟苛刻條件很有纓某滿」這種科技項目看上去挺光鮮,纓升科技研發實力,促進地方經濟升級換代,說得。水爆綻,那都是表面文章」真正受益者還是這幾家單位,如此低廉的土地價格,難怪這些單位的胃口越來越大,對地方上要求也是越來越高,在龍應華看來那就是恃寵而驕得寸進尺,絲毫不考慮地方承受能力。

現在土地價格何等高昂」綿州那樣大塊大塊的出讓土地實際上就是在犧牲地方利益」也不知道綿州市委市府是在怎麼考慮,前期不考慮清楚冒然進入」現在被陷進去了」脫不了身了,就想把省里拉進去」龍應華對此很是不滿。

但他既不是省長,也不是常務昏省長」現在也不分管國土和建設這一塊」所以也就沒有義務多在常務會議上多說什麼,如果很要他說」他還是會毫不客氣的表明自己的態度。

「嗯,少鵬省長的意見很中肯啊」琵琶溪科技長廊是一個系列項目,可以說也是國堊家在中西部地區著力打造具有前瞻性的科學技術研究基地的一個試點,能夠落戶我們綿州,我覺得這是我們安原的榮幸*……」趙國棟整理著自己的思路,他知道楊少鵬的顧忌」這也是包括楊勁光在內的其他人都不得不掂量斟酌的問題」「前面的種種大家都知道了,我不贅言,我們要考慮的是現在。」。

「這個項目已經啟動了,前期是國防科工委在主導,但是因為行政結構的調整現在面臨一些問題,我們地方上考慮發展長遠之計而接手,進展緩慢,我覺得這不正常,也不符合我們安原的利益*……」趙國棟一字一句的道:「對於這一個項目」我覺得我們省里在認識上還存在很多誤區和分歧」我覺得在如何對待和處理這件事情上」首先要把認識明確了,勁光,你說呢?」,楊勁光有些苦澀的咽了一口口水,他不是不知道會有這一天」只是沒有想到來得這樣快」趙國棟這一句話就把自己推上子風口浪尖,龍應華略帶冷意的目光似乎在探詢著自己」看看自己究竟會怎樣面對趙國棟的逼問,這算是站隊交鋒第一步么?

「國棟省長的意見我覺得可行,認識是解決問題的根本,琵琶溪科技長廊的建設因為種種原因陷入了停頓,現在綿州請求省里來接手」今天的會議主要議題就是研究省里該怎樣來解決這個問題。

」,楊勁光深深吸了一口氣」打定了主意,他反而覺得自己輕鬆了許多」話語也變得輕快起來。

「就像剛才國棟省長所說的,國堊家規劃這樣一個科研基地項目的試點不容易,選擇我們安原更不容易」這是我們安原的歷史機遇,科研基地項目雖然看起來一時半刻難以見到立竿見影的效益」但是其長久的持續的效益相當可觀,尤其是對其他領域發展推動影響難以估量,可能我們有些同志在看待這個問題上還有些認識不到位」覺得既然是國防科工委主導的項目我們就沒有必要過深介入,本來省財政也不寬裕,可以通過協商溝通,等待條件成熟再來推進」我不太贊同這個觀點。」,「我們要看到目前這個項目推進到一半擱下來造成的損失會有多大?對於綿州地區的發展影響有多大?耽擱的時間會對今後的發展產生什麼影響?會不會對我們今後和工信部就後續的項目引入產生不利影響?這些都是我們要深度考慮的問題,不能只看到眼前這表面利益得失。」。

「省里財政的確不寬裕,但是我們可以通過其他一些方式來幫助綿州解決目前困難」財政補貼支持只是一方面,比如擔保等方式。 快穿葉羅麗之命運的改變 ,。楊勁光沒有看其他人的表情,自顧自地道:「綿咐這幾年發展起伏不定,面臨這樣一個機遇我覺得省裡邊應該要給予大力支持」而不能僅僅是停留在口頭和文件,省財政不是省裡邊這些個機關部門的財政,一樣需要為各地市的發展服務,我覺得該投入就得要投入」該支持就得要支持,這是省財政的責任!」

連趙國棟都沒有想到楊勁光一旦決定態度就會變得如此鮮明,這讓他相當詫異而又喜悅」自己還是小看了這位老朋友的政堊治魄力」平時還覺得他如儒雅書生」可能在處理一些問題上會有些不夠果斷,但是沒想到在這等大原則上卻是毫不含糊。 能投機,門檻低,一夜爆紅的範例被津津樂道,黯然隕落的流星卻無人問津。的確,在韓唯依眼中這是個充滿了混亂和機遇的圈子,徐賢這一句貴圈真亂還真是叫她無可辯駁。洗腦失敗,韓唯依覺得林蔚然要佔主要責任,他從沒告訴自己徐賢原來是這麼一個強大的存在,簡直是讓人望而生畏。她鬆開抓在徐賢胳膊上的手,回到卡座上又要了兩杯酒,然後便單手托在腮邊擺出看戲狀,等待著一場鬧劇或者苦情劇。

林蔚然並沒覺得韓唯依能搞定徐賢,他只是需要徐賢更加猶豫,讓她陷入到某種自我糾結中可要比讓她處處針對自己輕鬆許多。堅固的堡壘都能從內部被攻破,更何況人呢?

和鄭宇成跟李智雅告別,除了這有過合作的『熟人』之外,還有不少借著認識鄭宇成過來套交情的演員和導演,林蔚然把客套做足,不輕易許諾,面對熱情的邀約更是打起了太極,言談間的滴水不漏不如臉上拒人千里的微笑,第一次看到他這樣的允兒似乎是在他身上發現了什麼新東西,一直瞧個不停。

「別看了。」剛送走某編劇,林蔚然突然低聲說道。

林允兒被說的移開目光,沒一會兒卻又看了過來。林蔚然輕笑一聲握住允兒的手,再不在意,只是說:「和這些人都是在說廢話,怕你無聊。」

「不會啊,剛剛那劇本聽著很不錯。」允兒笑著說。

林蔚然苦笑:「不錯是不錯,只是你想想這個故事到底需要什麼。二戰背景,不用說,肯定是大場面,單單是布景花費就夠好幾部電視劇的投資。因為投資巨大必定要啟用大牌演員,有了大牌演員又要弄來大牌導演,然後明星陣容便需要配套的高級特效,搞不好還需要弄什麼跨國合作。就算是明年上映也要看市場情況如何,總而言之一句話。風險太大,投資就是在賭。」

「好麻煩。」林允兒單純感嘆。

「所以說怕你無聊,真要跟那製片人聊起來。沒有幾個小時結束不了。」從根本上說林蔚然是個無趣的人,他喜歡數字,喜歡板上釘釘的東西,不怎麼喜歡驚喜和意外。每次跟允兒相處的時候他都要做些準備。生怕對方會覺得無聊,見一面本就難得,如果再枯燥無味,豈不是太不重視?

今天的約會很順利,沒了徐賢之後林蔚然可以盡情發揮。聚集在這裡的明星們雖然個個以普通人自居,但成名久了,誰又能真的只是普通人?從言談舉止到接人待物,即便在這幾乎一成不變的環境中,明星們還是習慣尋找最好的角度,比如坐在卡座裡面的位置會讓光線把自己變得更加出彩,開口時以什麼樣的腔調和眼神會讓人倍感親切,對允兒來說這裡是一個大學堂。此時她就已經忍不住在模仿李智雅的言談舉止。就算性格是小男孩,她也真的想成為舉手抬足間就讓人屏息的氣質美女。

「姐。」

允兒轉過頭,是徐賢。

林蔚然張望了一眼韓唯依的方向,那女人目光和他對上,然後舉起手中的酒杯示意他自求多福,並毫不掩飾那一身被挫敗的氣息。

知道事情差不多了。林蔚然率先對允兒耳語道:「你去問下唯依那邊要不要一起去吃飯,如果我開口她不好拒絕。看樣子她應該是累了。」

允兒輕輕點頭,不需要林蔚然告訴她如何處置。也算是心有靈犀。她拍了拍徐賢的胳膊,在她耳邊不知道說了句什麼,然後便向著韓唯依的方向走去。

那面『榮譽牆』前,林蔚然和徐賢再度狹路相逢。

「過家家要結束了。」林蔚然看著徐賢說道,這算不上是警告,應該算是提醒。徐賢是少女時代成員之一兼允兒從小到大的閨蜜,這足以讓林蔚然畏首畏尾。

「你能怎麼做?再找個人來告訴我這個世界是男人的,不用管朋友的男友是否花心,只看她是否開心就好?」徐賢冷言冷語的質問,在今天之前,她從未受過這種妥協傾向的荼毒。

林蔚然反問:「難道這不對嗎?」

徐賢皺起眉頭:「你還知道對錯?」

林蔚然輕笑:「我們糾纏這些問題沒意義,關鍵在於你要怎麼去做。」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允兒的方向:「她很開心,和我在一起之後大部分時間都很開心。她覺得滿足,你又憑什麼覺得你應該結束這一切?」

徐賢一愣,完全不知道如何回答。

林蔚然趁熱打鐵:「關係再怎麼親密,你們也是兩個人,而且在她心裡,你不如我。」

女人的世界林蔚然不懂,甚至大部分男人都不懂,林蔚然不知道徐賢從哪裡對允兒迸發出這種保護欲,甚至用自己的生活來做賭注。這種行動男人之間可以稱為義氣,在女人之間,難道也可以稱為義氣嗎?

她繼續道:「不管你是不是為了她好,這件事她可以自己去發現,但不應該由你去告訴她。如果她有知道了真相的那一天,她也只會希望這是她和我還有泰妍之間的事,絕對不希望第四個人攙和進來。究竟要怎樣去做你好好考慮,記住,你的行動會影響的不單單是你自己,而是和少女時代有關的所有人。」

林蔚然把事情明明白白的擺在徐賢面前,對她那讓韓唯依都頭疼的固執並未放在心上。即便少女時代的每個人都覺得徐賢不像是組合中最小的妹妹,但她的確是少女時代的忙內。如果她不是忙內,沒人會讓她固執己見到如今而不說一句,如果她不是忙內,沒人會讓著她、寵著她,給她這古板性格得以成長的空間。但在林蔚然眼中,徐賢的所謂正直不過是另一種童言無忌,而如今,她早已經過了童言無忌的年紀了。

韓唯依沒看到鬧劇或者苦情劇,自然也沒了繼續呆下去的好心情。她把林蔚然拉到一邊,建議說不如我們弄個演員黑名單吧,名單上的每個人都不能出演新韓旗下的綜藝跟電影,第一個就是徐賢。林蔚然呵呵輕笑著道看來你被她打擊的不輕啊,其實她沒你想象的那麼厲害。韓唯依嘆氣道如果有可能的話誰都會想活的和她一樣,不管現實中站在什麼位置,道德上永遠佔據著最高點。林蔚然輕聲道,沒什麼道德最高點,只是有一個被慣壞了的小女孩。韓唯依奇怪的看了林蔚然幾眼,然後輕飄飄的走了,帶著一身久別重逢的挫敗,而林蔚然和允兒跟徐賢則留了下來,就坐在寫著李孝利名字的酒座上,說著無關痛癢的閑話。

徐賢並且一下子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拋白出來,而是坐在林蔚然對白髮呆,彷彿是在思考些什麼。

一陣吉他的和弦響起,酒吧內的眾人聞聲望去,在那片小舞台上看到了一個抱著小清新木吉他的男人,還有個站在台下,一臉幸福的女人。

鄭宇成敲了敲麥克風,說我不是歌手,但現在想唱歌給一個女人聽,所以不求掌聲,也請不要給我噓聲。酒吧里立刻響起一陣飽含善意的笑聲,鄭宇成話不多說,只是低下頭,笨拙的把幾根手指放在琴弦上,深深呼吸,看樣子比他拿到大鐘獎最佳男主角的時候都要忐忑。眾人面帶微笑的看著這溫情一幕,只有徐賢把目光更多的放在李智雅身上,現場似乎只有她一人知道,這女人是個有夫之婦。

吉他聲回蕩開來,讓整個酒吧都有一種說不出幸福味道,林允兒一臉羨慕憧憬的看著舞台,手卻是在桌下握住了林蔚然的手,她把頭靠在林蔚然的肩膀上,彷彿提出要求一般的問你會彈吉他嗎?

林蔚然不解風情的回答:「我不會。」

徐賢看了林蔚然一眼,緊接著垂下頭,她記得自己第一次尾行時看到的那個手捧吉他的男人,還有他身邊的金泰妍。

這個男人在過著兩種生活。

她如此感覺到。

可能有些失望,但允兒毫不在意,鄭宇成選的曲子毫無新意,是李承哲的『我愛你』,他不是歌手,從技巧上自然和原唱沒得比,但歌聲中滿溢的幸福味道卻是比cd要更加動人,坐在台上捧著吉他的男人,站在台下一臉幸福的女人,這愛情電影中經常出現的一幕,最開始也是現實中不為人知的浪漫。

被打動的允兒在桌下握緊了林蔚然的手,林蔚然不動聲色,落在徐賢眼中,這一桌上三人的詭異氣氛仍然持續,除了允兒依舊渾然不覺,林蔚然還是在暗地裡全神戒備。

這次演唱讓允兒津津樂道,一直到了宿舍樓下都在拉著林蔚然說些什麼,她不急著回去,徐賢似乎也不急,但等了不到五分鐘,率先開門下車的徐賢第一次在林蔚然在場的情況下離開允兒身邊,借口是自己餓了想要吃些東西。林蔚然透過車窗看了一眼徐賢的背影,只覺得她形單影隻,他依舊無法判斷這個女孩會做出怎樣的決定,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事情一直再往他期望的方向發展。

徐賢,估計該告一段落了。。。

♂♂ 楊勁光鮮明利落的表明態度讓整個常務會議氣氛頓時一變,也讓其他幾位副省長對於這位平時相當低調甚至有點和稀泥味道的常務副省長觀感頓時一充究竟是趙國棟的到來迫使他必須要展示他作為常務副省長的存在,還是原來春浩然在工作中的態度消極挫傷了這位常務副省長的工作積極性,現在一時間也還不好確定,但是有一點倒是可以肯定,楊勁光的表現和趙國棟的到來有很大關係。

省政府科技顧問雷雲善趁機滔滔不覺的介紹了琵琶溪科技長廊的諸多分項目,尤其是還專門提及了中航材料研究所有意落戶到綿州落戶的意圖,也引起了趙國棟的高度重視。

中航材料研究所是從其它部門抽調人員針對目前常規材料和新材料發展而專門新設的,雷雲善的一位大學同學也被抽調組建材料研究所。

前期琵琶溪科技長廊由於聲勢造得很響,加上綿州素以山水環境幽雅著稱,也是安原城市規模排在前三位的城市,所以中航院材料研究所就有意落戶綿州,但是近幾個月來由於工程建設出現停滯,這個意願也就大打折扣,據說川、湘等省都在爭取這個單位能落戶,這也是雷雲善最為急切想要推動這件事情的原因。

眼見得其他幾位同僚都表示贊同重新研究考慮省裡邊對琵琶溪科技長廊建設的支持方案,龍應華心裡也有些躁動,他原本也以為趙國棟會緩一緩,不至於這麼快就會在這些具體問題上挑明,但是沒想到在第一次政府常務會議上就敢挑起事端,這傢伙還真以為他就能主宰一切?

「老龍,我看你一直沒有發言,你也敵一談嘛,琵琶溪科技長廊項目前期建設也一直是你在牽頭,我想你對這個項目也應該有比較深的認識才對。」楊勁光很平靜的掃了一眼坐在自己對面的龍應華,他也想看看在這種情況下龍應華的反應。

「嗯,那我就說說我的看法吧。

」龍應華好整以暇的擱下自己手中的筆,淡淡的道:「我和大家意見有些不同,我還是堅持我原來的看法,琵琶溪科技長廊的建設早已經確定是國防科工委主導推動,地方政府協助,雖然因為其他客觀原因進度有所放緩,但是我覺得對這樣一個龐大的系列項目來說影響不大,這本來就是可能要持續好幾年的項目。省委也早就這個問題有了明確意見,地方配合主要以綿州方面為主,省里主要是負責協調溝通,這個意見我覺得不宜隨便推翻。」

龍應華這番話語氣平和淡然,似乎不帶任何感性色彩,就像是在探詩一件無關緊要的工作,但是在場的不少人心中都是微微一緊。

倒是趙國棟饒有興緻的玩弄著手中筆桿,含笑看著龍應華的表現。

這才有些味道,如果龍應華連這點勇氣都沒有,那麼還真不夠和自己爭奪省委常委的資格,也枉自讓凌正躍器重一番了。

「剛才勁光省長也說到了,省財政是屬於全省人民的財政,我覺得正是因為如此,我覺得才應當慎用。」龍應華迎著趙國棟和楊勁光的目光侃侃而談,「綿州提出要求我們就要給予支持,那麼省裡邊其他地市如果要提出類似的要求呢」是不是我們也要一樣一視同仁?如果不,那豈不成了厚此薄彼?而真要都一一予以滿足,其結果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所以我覺得在這些違背規章制度的口子上不能隨便開,我們也不能借口什麼特殊項目就可以大開方便之門,這恰恰是對我們制定下來的規章制度的褻瀆。」

龍應華這番話字正腔圓」底氣十足,對於楊勁光先前的觀點一一進行駁斥,倒也不無道理。

不過他迴避了這個項目作為國家科學技術研究基地的試點可能對本地經濟發展帶來的長遠影響,在這一點上其實龍應華也認同趙國棟的觀點,那就是雖然看不到立竿見影的gop變化,但是其長久效盞是難以估量的,從長遠角度來看,這個項目是宜早不宜遲宜大不宜小,只不過在特殊的政堊治環境下,有些東西只能暫時被壓制下來。

趙國棟不動聲色的觀察著一干同僚們的表情變化,楊勁光低垂著眼瞼似乎在沉思;康仁梁面無表情」看不出什麼;曹寧欲言又止,似乎有些贊同龍應華的觀點,但是卻始終沒有開口;黃治中依然是那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漠然態度,似乎無論是楊勁光還是龍應華的觀點都沒有能激起他的興趣;楊少鵬目光流動,偶爾飛快的環顧一下四周,更多時候卻是擺出一副掂量的表情。

聽得兔應華的話語說完,楊勁光抬起目光遞了過來,「老龍的話語也不無道理,省長,你看?刀?刀」

「嗯,這一次會議我覺得開得還是挺好,在一個問題上有不同看法很正常,我們站在不同角度對一個事物的認識也會不同,應華對於省裡邊隨便開口子很擔心,這主要是基於我們財政制度和財政狀況來考慮的,我倒是覺得隨著時代發展,很多問題我們不能拘泥一成不變,特殊問題也需要有新的方式方法來解決。」趙國棟顯得很輕鬆自然。

「當然原來省裡邊定下的意見要變動也要通過一定程序,不過我覺得在此之前,一些工作我們可以先做起來,少鵬,我看琵琶溪項目你要多操心」我覺得可以成立一個琵琶溪項目推進小組,你來擔任組長,貝鐵林和周竟生來擔任副組長,先對目前琵琶溪項目的前景和後續可能開展工作和所需資金進行一個粗略的評估,拿出一個可行性方案來,到時候我在向凌書堊記彙報一下這個問題,力求在這個問題上能夠形成一個統一的意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