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老者微微抬頭,一對猩紅的眼瞳,仰視著這天地蒼穹,嘴角浮現出一抹森然之色。

「白林,這次,我看你要怎麼和我斗!」 翌日清晨,白府之中,一間緊閉的房門悄然推開,溫暖的陽光照射而下,一道陰影自門口閃現而出。

「躂。」

一隻腳掌自門口踏出,落在地面之上,散發著沉重之感。隨著腳掌的出現,周遭的天地能量緩慢的流動了起來,看上去極為玄異。此人,自然便是白風。滿意的檢查了下自身情況,白風惰懶的伸了個懶腰,嘴角輕揚,經過了一夜的修鍊,不僅將九重天的根基穩定了下來,還精進了一段,這速度,是以前根本無法相比的。一般說來,修為在達到了鬥士之後,便能自主的操控天地能量,這樣一來,就不用再藉助法決吸收能量了,不僅能加速恢復,還能增加魔力的攻擊性。雖然如今尚未達到那一步,但白風相信,要不了多久,自己便能突破了。雖說這石塔有如此大的功效,但白風並不打算與父親說明,這種來歷不明的東西,總歸會讓父親有所擔心。

「小風……」

一道淡笑聲在院落內突兀的響起,白風定眼一看,一名頗為健壯的中年男子正立於前方的空地上,面露微笑的看著自己。

男子面龐和藹,一身玄袍,一頭黑髮,其中夾雜著些許銀白髮絲,看起來顯的有些雲淡風輕。

「韓叔……」

看清那出聲之人後,白風頓時驚喜一笑,旋即快步上前,湊到男子身旁,笑嘻嘻的道。眼前這名男子,正是他父親的部下,姓韓名峰,擁有仙級鬥士的實力,這些年跟隨白林四處打拚,因為有他的幫助,他們白府方才能在這魔翔城有著如此地位,說起來,算的上是父親的左膀右臂。

「你這小子……」

微斥了一句,韓峰無奈,眼中也是有著濃濃的暖意浮現,隨後他目光微動,仔細打量著身高已經和自已差不多的白風,欣慰一笑:「小風總算是長大了,這下你峰叔我,也可以稍微放鬆一下了。」語氣之中,蘊藏著一絲欣喜和疲憊,白風鼻尖也是一酸,在他剛剛出生的時候,白林因忙於商場,無暇顧及他,都是韓峰在幫襯,幾乎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兩人之間,關係自然也是極好,在他心中,一直都把韓峰當作父親一般對待。

「對了,小風,你近期還是一直待在木靈學院吧,盡量不要出來。」

再度和白風笑談了一陣,韓峰緩緩收斂了笑意,神色竟變的有些凝重,道。

「怎麼了,韓叔,出什麼事了嗎?」聞言,白風先是一怔,感覺到韓峰話語中有些不對頭,連忙追問道。

「這也是你父親的意思,最近我們的生意出了點問題,不少買家都莫名其妙的和我們解除了預約,甚至連一些貨物都遭到了破壞,我們懷疑這一切,都是柳家所為。」提起此事,韓峰臉龐也變的冷厲了起來,低聲道。

「柳家?」

聽韓峰所說,白風眉頭一皺,魔翔城存有兩大家族,當屬城中最強,他們白府,便是其中之一,而另一個家族,便是那所謂的柳家,柳家在魔翔城已經屹立了上百年,乃是真正的傳承世家,論起底蘊,就算是他們白府都比之不上。

「我和你父親最近一直在忙於此事,無心照顧你,雖然以柳家的能耐,也不能拿我們白府怎麼樣,但以他們的行事作風,很有可能會對你下手。」韓峰提醒道。

「我知道了,韓叔。」

白風點了點頭,心中對柳家也多了一個心眼,他只要待在木靈學院,就算再給那柳家一個膽子,也不敢對他下手。畢竟柳家最強者,也就是柳家家主,不過只是聖級鬥士,這種實力,木靈學院的導師,都具備著。

「那好,我就先出去了,你自己多加註意。」

見白風點頭,韓峰也是一笑,寵溺的拍了拍前者肩膀,旋即轉過身,對著院落之外行去。

「似乎該回學院了。」白風略微思索,旋即腳掌前踏,身形如同離弦的箭一般,暴射而出,消失在院內。 木靈學院,一處空地之上,一群身著院服的少年簇擁在一起,輕風悄然撫過,卻無人敢發出一絲聲音。白風立於眾人前面,面色僵硬,有點不太自然的看著前方,只見一名身著深青長袍的中年男子隨意站立,正嚴厲的盯著自己,氣氛有些僵硬,如此半晌之後,陳力終於忍不住,站出身來,道:「林師你也別怪風哥了,是他們洪系的先來找茬的。」「就是,是他們欺人太甚了。」「沒錯,是他們太過分了。」見陳力出聲,眾人都應和著,顯然是在為白風打抱不平。聽眾人所說,林師方才點了點頭,銳利的目光直射白風,盯的白風混身不自在。「你們先去修鍊,白風留下。」林師揮了揮衣袖,淡淡的道。聞言,眾人都對視一眼,向白風丟了個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後立馬跑開。見這群跑的比兔子還快的系友,白風撇了撇嘴,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你的氣息,突破到九重天境了?而且還把人家手都打斷了?」將眾人遣散,林師方才轉過來,道。聞言,白風無奈一笑「我也是被逼無奈……」「行了,別給我扯這些沒用的!」林師翻了翻白眼,道。見此,白風只得繞了繞頭,汕笑一聲。「此次你把那陳修打成重傷,吳重必然不會放過你,據我所知,那吳重在一月之前,就突破到鬥士了。」林師嘆了口氣,鄭重的道。「嗯,我明白。」白風淡淡一笑,只是在那眼眸之中,卻有著淡淡的寒光閃爍。木靈學院分為天地洪荒四系,而白風所在的,正是荒系。林師略微沉思,似乎是下定了決心一般,道「你隨我來。」

「幹什麼?」白風一怔,小心翼翼的道。「你不是一直對那藏經樓感興趣嗎?這次我帶你進去。」林師微微一笑,緩緩的道。聞言,白風眼眸之中立刻湧出一股炙熱之色,驚喜的看向林師,木靈學院的藏經樓,可是收藏了整個天心帝國最高級的法訣,雖然他有石塔相助,但石塔必竟太過玄奧,他近乎無法操控,因此,他最需要的,便是能讓自己修鍊的高級法訣。見白風那副莫樣,林師淡淡一笑,自故自的向前走去,見此,白風急忙跟上,消失在院落間。

跟著林師徑直向前行去,穿過一處碎石小道,如同繞迷宮般,不斷的改變方向,白風目光有些好奇的掃視四周,這地方他還從未來過,淡淡的光線自頭頂樹葉折射而下,原本明亮的道路因樹木遮擋而便的黯淡了下來,走到最後時,幾乎每走數十步,便能看到一個如雕像般的護衛,那些護衛看見林師,都微微行了一禮。肅靜的氣氛,再配合著那些筆直而立的護衛,看的白風有些緊張。

十數分鐘后,一座雄偉的大殿引入眼帘,四周有著無數光印閃爍,形成一道色彩斑斕的光罩,門口之間還有數位鬥士在守護,顯的防禦力十足。「我們到了。」林師微微偏頭,對著白風說道。旋即他手掌一握,一塊精緻玉牌閃現而出。手掌一震,玉牌暴射而出,鑲嵌在光罩之上,光罩泛起一陣漣漪,便裂開了一道可供兩人通行的縫隙。「走吧。」林師淡淡的道,旋即率先踏入其中,白風緊隨而至,消失在光罩之中。

……

藏經樓並沒有白風想象的那般奢華,房間中充斥著古樸滄桑的氣息,乾淨整潔,顯然木靈學院對其相當重視。白風好奇的打量著四周,眼神一頓。只見房間中央一處石台上,道道流光懸浮,仔細一看,毅然便是一卷卷法訣!白風眼神炙熱的看向林師,見狀,林師淡淡一笑,道「自己去挑吧,我倒要要看看,你能選出什麼法訣。」聞言,白風這才轉過頭,走上前去,細細挑選著。

《九步震天踏》,靈品下等。《山神訣》,靈品下等……白風眼神不斷的在眾多捲軸上流轉,眼中的驚嘆越發擴大。這些法訣雖然都是靈品下等,但若是放在市面上,沒個幾百萬石幣是別想買到的,而木靈學院,居然收藏了如此之多,真不虧是天心帝國第一大院。

「咦?」白風目光忽然停頓,眼眸泛起一股喜意,看向了石台中央兩卷褐色的捲軸。捲軸之上,道道靈紋不斷閃爍,顯的相當不凡。「龍影步,靈品上等。碎靈拳,靈品上等。」白風喃喃細語,旋即嘴角一彎,伸出手掌將兩卷法訣握住,對著林師揚了揚。「我就選這兩卷了。」見狀,林師眼神也是轉到白風手中,先是一愣,然後臉上浮現出一股古怪之色。「小傢伙眼光不低啊,這兩卷法訣可是這藏經樓等階最高的了。」林師瞟了白風一眼,道。聞言,白風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乾笑道:「即然機會只有一次,那自然是要選最好的。」聞言,林師淡淡一笑,眼神凝視著白風,笑道,「即然如此,那麼你可要小心了,要是你沒取到青天學院的名額,就別怪我了,到時我可是會把它收回的。」

雖然他是木靈學院的導師,但藏經樓實在太過珍貴,以他的身份,每隔三年,方才能推舉一人進入其中。

聞言,白風微微抬頭,目光毫不畏懼的與林師對視。「林師放心吧,那名額之中,必有我白風一席。」白風淡笑道,言語間,充滿了自信。林師目光緊盯著少年瘦削的臉龐,心中也對白風多了一分重視。強者之路,必然要經歷千錘百鍊。需要的,是無所畏懼的心境和堅韌不拔的毅力,心無懼,方可成器。看著少年自信的面龐,林師清楚,這必然不是強裝所為。想到此處,林師臉上也是再度浮現出笑意,點了點頭,笑道:「好小子,有魄力,即然如此,這兩卷法訣,就歸你了。」聽完林師所說,白風方才將法訣收入懷中。「走吧。」見狀,林師袖袍輕揮,對著出口行去,白風緊緊跟隨,消失在房間之中。

名門公敵①謝先生,晚上見! ……

一月之後,白府後山。

這是一片綠蔭瀰漫的山峰,峰頂如同劍尖一般,直入雲霄,淡淡的雲霧繚繞在其周身,如同仙境一般。峰頂,一處密林之中,一道人影閃現而出,如同鬼魅一般,淡淡的魔力在其體表湧現,不斷的在林間穿梭,若是有人在此處,便會發現,其身形閃動時,竟有龍影浮現出來。此人,自然便是白風。白風腳尖一點樹榦,再度借力暴射,旋即右拳緊握,體內魔力盡數匯聚於右拳之上,拳頭處,一點點金光凝聚。

「碎靈拳!」

白風輕喝一聲,眼如刀鋒,手臂筆直伸出,帶著強大的風壓,砸向面前的一處山石。

「嘣!」

一股悶聲在寂靜的樹林中響起,旋即一塊巨石便爆裂而開,頓時碎石飛濺。顯露出白風瘦削的身影。白風收拳而立,倒退一步,直接盤坐在原地,緊閉眼眸,手結印訣,將周圍的能量吸納入體,以此來恢復體內消耗的魔力,如此半晌之後,方才睜開眼眸。

「呼……」

一口白氣自白風嘴中吐出,細細察看著體內的狀況,眉頭微皺,以他現在的境界,只能施展一次碎靈拳,雖然經過一月的修鍊,白風已經達到半步鬥士的境界,只需要一個契機便能夠完成突破,但依然不夠,根據白風所想,恐怕至少要達到真正鬥士的境界,方才能將這碎靈拳的威力徹底施展出來,想到此處,白風嘆了口氣,手指輕揉眉頭,恢復著精力。

「吼!」

就在白風再度準備修鍊時,一道凄慘的虎嘯在山峰中響起,白風連忙起身,眼眸看向那虎嘯穿來的方向。「那裡……好像是雪魔虎的巢穴。」白風喃喃出聲,雪魔虎乃是一頭四品妖獸,相當於人類的聖級鬥士,整個白府也只有父親白林能與其抗衡。平時根本無人敢進入它的領地。

「去看看。」白風略微思索,旋即腳掌輕踏,化為一道影子,對著嘯聲傳來之地暴掠而去。

雪魔虎巢穴,處於白府後山北部邊界,此處極為偏僻,再加上雪魔虎的凶威,所以極少有人會來到此處。白風不斷的施展著身法,向著雪魔虎的巢穴掠去。不久之後,白風的速度減緩了下來,因為他感覺的到,周圍的溫度正在急劇下降。「看來要到了。」白風暗自想道,旋即按下身形,收斂氣息,緩緩的向前靠進。數十分鐘之後,白風便有些震撼的見到,原本綠蔭蔥鬱的山林,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銀裝素裹的冰雪世界,冰冷的雪花夾雜著寒風在這山澗之間呼嘯,發出嗚嗚的聲響。地面上布滿了妖獸的屍骸,顯然是被那雪魔虎當成了養料。白風倒吸一口冷氣,壓下心中的波動,迎著風雪,掠入那山澗之中。其身形停頓在一處隱秘的山體縫隙中,此處正好可以看見山澗內部的景象。白風俯下身體,眼睛直射那山澗之中,眼目頓時一凝。

只見那山澗之中,風雪不斷的呼嘯著,形成一道道龍捲風暴,那聲勢,駭人至極。龍捲風暴不斷的呼嘯旋轉著,忽然,冰雪風暴突然被撕裂,一對冰雪覆蓋的翼翅伸展開來。

「吼!」

一股獸吼之聲攜帶著驚人的魔力威壓,傳便這整個山澗,震的周遭的樹木直接被攔腰折斷。旋即,風暴瞬間炸裂,一頭龐然大物引入眼帘,白風眼瞳瞬間緊縮。

這是一頭極端恐怖的妖獸,身形如虎,冰甲覆蓋在其身體之上,兩隻翼翅自身上伸展而出,不斷的扇動著,冰雪風暴在其翼翅下緩緩成形,虎頭頂端,一隻雪白長角自頭頂蔓延而出,角尖處,一股鋒銳之氣將周遭的空氣撕裂而開,釋放著冰冷的光澤。虎目不斷閃動著,只是那巨大的虎目之中,卻有著一絲痛苦之意。

「吼!」

雪魔虎再度清嘯出聲,天空之上,原本清朗的天氣瞬間烏雲密布,如同末日來臨一般,一道黑洞漸漸成形,隱隱間,似是有雷聲傳來。

見到此處,一股震撼之色在白風眼中產生,一道顫抖的念頭,在白風腦中一炸。

「這雪魔虎,竟然在衝擊仙獸?」 白風震驚的看向山澗內的動靜,手掌在臉上揉了揉,眼中逐漸平靜下來。大凡妖獸在衝擊五品時,都會引起天地雷劫進行鎮壓,劫過,則實力大漲,從而晉陞成仙獸,倘若未曾渡過,便會被那雷霆劈的屍骨無存。再無翻身之日。從古至今,不知有多少四品頂峰的妖獸死在這雷劫之下,可見其兇悍程度。這山澗之內,有著不少對人類修鍊有益處的天材地寶,若是這雪魔虎渡劫失敗,到是可以進去采栽一些。

就在白風心中念頭轉動時,那天空之上,黑洞已經成形,一道數十丈大小的雷霆匹練,攜帶著無與倫比的毀滅之威,悄然落下。

「轟!」

那極端恐怖的雷霆,如同張牙舞爪的巨龍一般,自空中滑落而下,瘋狂的傾泄在雪魔虎身上,其周圍的風雪都散逸而開。

「嗷嗚……」

一道瀰漫著無盡痛苦的咆哮自雪魔虎嘴中傳出,虎背之上,冰甲轟然一聲爆裂而開,數不盡的雷霆在其身上炸開,一個個血洞閃現而出,鮮血如同小溪般自血洞中流淌而下,瞬間將其化成一頭血虎。

「轟!轟!」

一道道雷霆悄然落下,毫不客氣的轟在雪魔虎身上,痛苦咆哮的獸吼聲不斷傳開,駭人的音波擴散而開,將山體上方的碎石,都震爆而去,山澗之外,白風震撼的看著這滅世之景,不由的咽下一口唾沫。「這就是天地的威力么……」白風喃喃出聲,在這樣的天地之威面前,任何存在都顯現的無比渺小。

雷光繼續肆虐了半小時左右,終於平息了下來,烏雲緩緩消散,一縷陽光穿透雲層,傾泄下來,白風口吐白氣,靜下心神,定眼觀看,只見那山澗之中,原本呼嘯的風雪竟消散而去,一具面目全非的妖獸側躺在一塊巨石之上,生機正迅速的消散而去。

「渡劫失敗。」見此,白風無奈的搖了搖頭,一頭妖獸不知要經歷多少歲月的積累方才能達到這一步,卻在那雷霆之下,被盡數摧毀。白風緩緩起身,掠向山澗內部,落在一處石台之上,舉目四望。周圍的環境已被雷霆破壞成廢墟,山壁中央,竟有一個巨大的石洞閃現而出。「看樣子,那就是雪魔虎的巢穴了。」白風微微沉呤,旋即腳掌一跺地面,掠向洞口之處,立於洞外,洞內一片漆黑,白風眉頭微皺,隨手撿起一塊碎石扔進洞中,確定沒有異常之後,方才走進洞中。

「咻!咻!」

白風手指輕彈,一枚枚月光石不斷的自白風魔戒之中飛出,鑲嵌在山壁之間。這魔戒乃是由一種極為稀有的金屬所制,裡面自成空間,用以存放物品,極其昂貴。弄完之後,白風微微抬頭,環看四周,眼瞳瞬間睜大,不由的輕吸一口冷氣。只見洞內兩側石壁下端,一株株藥材隨意擺放,靈光在藥材之上緩緩流轉,一股濃烈的藥材氣息瀰漫而開,令某人的呼吸聲加重了許多。「不知道此處有沒有紫雲水果。」白風按捺住心中激動的心情,旋即在眾多藥材之間搜尋。紫雲水果,乃是一株四品級的藥材,一般只生長在極寒地帶,其果實若是將之煉化的話,便能幫助修鍊者完成境界突破,不過只對靈級鬥士以下者有用,而白風,顯然最需要此物,在眾多藥材中翻尋,白風終於發現,在一處山體縫隙間,一株紫紅之色的藥材傲然而立,淡淡靈氣凝聚在其身旁,一顆紫紅色的果實倒掛在枝葉上。白風微微一笑,取出一把匕首,小心翼翼的將果實采栽而下,果實入手,一股清涼之意自掌心間傳來,感受著那種精純的能量,面龐上有著狂喜之色湧現出來,旋即將其收入魔戒中,手掌輕抬,一股吸力自掌心傳出,將洞內眾多藥材盡數搜刮,數息之後,白風收手而立,看著空蕩蕩的石洞,嘴角輕揚,滿意的點了點頭,方才緩步走出山洞,消失在洞內。

……

入夜,白風盤坐在床塌之上,結修鍊印訣,他需要將自身狀態調整至巔峰,半個時辰過後,白風睜開眼眸,手掌一握,一顆紫色果實出現在手中,旋即嘴唇微張,將果實服下,果實一入體,便化為一股龐大精純的魔力流淌在經脈中,感受其磅礡程度,白風臉上浮現出一股陶醉之色,曾讓他無比嚮往的鬥士之境,已近在咫尺……

……

木靈學院,是天心帝國第一大院,坐落在帝國東部邊界的木靈城之中。原本此處僅僅只是一座邊境小城,但因為木靈學院的存在,人氣卻格外火爆,絲毫不比其它大城市弱,因此,這座城市,也以木靈學院為名,由此可見天心帝國對其的重視程度。

翌日,清晨,一縷晨輝穿透雲層,傾灑在這座城市中,隨後,一股古老的鐘呤聲,自城中心傳出,迅速擴散到城市的每個角落,旋即,城市各處地所,一道道人影不斷飛出,如同蝗蟲般,掠向城市中心,那鋪天蓋地的身影,委實壯觀,整個城市的氣氛,瞬間火暴了起來。

「嘎吱……」

在城市的某一處房屋中,房門被悄然推開,溫暖的陽光直射而下,一名身著深青長衫的少年緩步行出,強悍的氣息瞬間瀰漫而出,旋即又緩緩收斂了起來。少年微微抬頭,黑色長發之下,一對眼瞳漆黑深邃,在其嘴角,也是噙著一抹笑容,少年惰懶的伸了伸懶腰,微微扭頭,目光投向城中心,感受著在這一刻沸騰的城市,嘴角輕揚,一股滾燙戰意,在胸膛中澎湃而起。

「吳重,你要打,我就陪你打個痛快!」 無垠翠莽原,紅日落九天。

一望無際的平原,廣闊而平坦,紅日迎空墜落,層層地岩覆蓋於大地之上,雜草叢生,如同荒田,視線望向遠處,便是有著片片翠林映入眼中,枝葉隨風搖曳,使這空曠的平原,少了許荒涼氛圍。臨近傍晚,落日餘暉逐漸照射而下,將那遙遠地平線的綠蔭渲染成火紅之色,黃昏之美,在此時展現的淋漓盡致。

這裡是落神之原,位於天心帝國東部地區,此地臨近邊界,算的上是一處偏僻之所,但在帝國之內卻是人盡皆知,這裡原本是一座山脈,只因曾有兩頭實力頂尖的仙獸在此展開生死交手,雖最後雙雙隕落,但那場戰鬥的餘波,直接將這一座山脈,夷為平地。這才有了現在的落神之原。

雖只是民間傳說,但也因此吸引了無數的探險尋寶者,畢竟那種等級的仙獸,早已具備靈智,可謂渾身是寶,皮可做甲,血可淬體,若是能夠獲得其遺留之物,說不定便能一飛衝天,揚名於天心帝國,享受著無數尊祟,但至今無人成功過。

在平原的西北方向,便是那一片片叢林,視線透過枝葉,便能見到,有著一群不足十五歲的少年在奔跑追逐,林中時不時便傳出一陣嘻笑聲,看似在追逐嬉戲,在他們的腳掌上,始終升騰著一絲淡白色的氣霧,步伐雖有些稚嫩,卻是有模有樣。豆滴般大的汗珠不斷從他們的額頭上滑落,但他們樂於此疲。

咔……

在這相互追逐之中,一名身著白衣的少年突然加快了速度,頓時領先於前方,他腳掌輕輕一踏地面,將一根枯枝踩斷,其身形,則是借力躍起,將一顆樹上懸挂著的鈴鐺,抓入手中。

「哈哈,我贏了……」

身體落下地面,那名白衣少年則舉著手中之物,對著後面急追而上的少年們揚了揚,笑道。

「白風,你隱藏了實力,你明明突破到三重天了,你耍賴!」

一名少年停下腳步,氣踹吁吁,旋即對著白風不滿的吆喝。

聞言,白風不由的輕輕一笑,然後坐到一塊青石之上,他面龐略有些紅潤,那是因為長時間鍛煉所致,不過跟那累的癱坐在地的少年相比,要好上許多,他取出一些淡水,分給那些累的滿頭大汗的同伴,然後自己咕嚕喝了起來。

「白風,沒想到你居然已經突破到了三重天之境了,我們都是還在二重天徘徊,真不虧是白府主的兒子!」

在略作休息之後,一名年齡偏大的少年坐直身體,目光看向白風,有些佩服的道。

在天心帝國,大凡修鍊者都是從十三歲開始修鍊。修鍊一途,初始為重天境,想要晉入,需自己將天地能量吸納入體,凝聚成漩渦之狀,這一步看似簡單,實則困難至極,若是無人指導,天賦平庸之人,在這一步花費數年之功,也並不是沒有可能,而白風能在十五歲左右達到三重天的境界,這天賦,算的上是極其優秀了。

「薛霖,我能晉入也是花費了不少功夫的,不要忽視我的努力好不好。」聽到這,白風不由的白了那出聲之人一眼,道。

「嘿嘿。」

挨了一記白眼,那被稱作薛霖的少年撓了撓頭,尷尬的笑了笑,自己的年齡算是在場中最大的,若是勤加修鍊的話,倒也能完成突破,跟前者相比,自己貌似有些太懶了。

見薛霖不出聲,白風也是一笑,也不在這個話題上停留,與其它少年笑談著,緊繃的身體也逐漸放鬆了下來,緩解著身體上的疲憊。

天色漸漸黯淡了下來,而這群少年似乎並沒有離去之意,顯然相談甚歡,從他們所談論的話語來看,似乎都在同一座城市生活。

過了十數分鐘左右,一道美麗身影毫無徵兆的出現在樹林之內,她目光掃視著四周,最後停留在白風身上,嘴角便掀起一股不起眼的溫婉笑意。

「風哥,夢姨來了。」

一名靠在樹上的少年發現了那道身影,頓時對著白風擼了擼嘴,小聲提醒道。

「娘?」

白風猛的轉身一看,便是見到了那熟悉的窈窕身影,旋即站起身來,叫道。

「這麼晚了,不回家吃飯,怎麼還在外面玩,待會等你爹回來,看我不給他告狀。」古傾夢輕移蓮步,走到白風身前,纖細手指彈了彈其額頭,臉頰一綳,佯裝生氣的道。

「不要啊娘,我知道錯了……」見娘親似乎是有些生氣,白風小臉頓時拉了下來,兩隻小手不安的攪在一起,若是被爹知道了,自己又得挨罵。

見白風那不安的模樣,古傾夢噗嗤一笑,旋即拿出一張娟巾,將白風額頭上密布的細汗擦去。

「知道就好,那還不趕緊跟娘回家。」

「哦……」

白風神情黯淡的點了點頭,目光依舊有點不舍的看了那些少年一眼。

「那我先走咯。」對著薛霖他們揮了揮手,旋即在薛霖和其他少年無奈的目光下,消失在樹林之中。

樹林的東邊,是一片布滿青草的綠原,在綠原的盡頭,有著數巒青松巨峰前後聳立,巨峰之前,則是一座繁華的城鎮,此城名為魔翔城,在城市門口,有著數位身披黑甲,手持長槍的軍士如同雕像般站立,森冷寒光在槍尖處流轉,若是離的近些,便能感覺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撲鼻而來,令許多人皆是不感靠近,畢竟都是從戰場上存活下來的戰士。經歷了無數肆殺,光是這番氣勢,便是足以震懾一些心懷鬼胎之輩。 豪門婚寵:邪魅老公夜夜撩 也正是這些守位的存在,方才令一些人自覺的交納路費,並在接受了一番盤查之後,方才進入城市之中。或許是因為天氣炎熱之故,一名看似小頭領的中年守衛不斷地斥罵那些過路之人,似是想要以此來發泄心中的煩悶燥熱,如此言徑,雖令許多人感到不滿,但也只能強行忍著。

「媽的,這該死的鬼天氣……」

再度盤查了一批人群,那守衛頭領擦了擦頭上的汗水,靠在城牆之上,狠狠的暗罵了一句,由於城市臨近帝國邊疆,對於每日進出之人都會受到極其嚴格的盤查,以此防止敵國姦細混入城中。

「陳隊長……」

一道輕柔之音在空氣中響起,那守衛頭領頓時不耐煩的抬起頭,剛欲喝斥,但在看見那出聲之人之後,臉上不耐的神情頓時消散而去,代之以恭維討好似的笑容。「白夫人,您回來了。」

來者自然便是古傾夢。

「嗯,陳隊長辛苦了。」古傾夢隨意的點了點頭,旋即伸手指了指白風,對著那守衛頭領淡淡一笑,道「我家風兒最近可能經常外出,還請陳隊長到時照撫一二。」

「經常外出?」

白風有些疑惑,不明白娘親的意思。

「這是自然。」那守衛頭領連連點頭應是,白家在魔翔城的勢力幾乎能和城主府比肩,能不得罪便盡量不要得罪。

古傾夢淡淡一笑,隨即拉著白風小手,緩步走進城市之中。一入城市,便有著漫天喧嘩聲在兩人耳邊響起。街道之上,有著不少販賣法決,藥材的商鋪,吆喝之聲此起彼伏,煥發著人煙的生機,

不過白風此刻倒沒心思看這些,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想著爹會不會生氣他回家晚了,小手緊緊握著古傾夢,不願鬆開,要知道,爹生氣起來可凶了。

知兒莫若母,古傾夢又何嘗不知白風心中所想,對此她只是莞爾一笑,然後似是隨意的道:「你爹這次專程回來,主要是為了給你洗鍊靈脈的事。」

「洗鍊靈髓?」

聽到這裡,原本有著忐忑不安的白風頓時變的興奮起來,他知道,爹這是要專心輔導他修鍊了。

洗鍊靈髓,是每個修鍊者必不可少的一步。如果說重天境是為自身修鍊打好根基的話,那麼洗鍊靈髓,便是為修鍊提供一個良好的體質。在修鍊之初,經脈是每個人體最為脆弱的部分,同時也是力量運轉之地。盈弱的經脈無法容納運轉太多的能量,而經過洗鍊之後,經脈的堅韌度和承受力會大大增強,還能將人體的一些雜質驅逐出體,以便於更好的修鍊。

「好了,別樂和了,再不會去你爹可就真生氣了。」

「哦……」

沿著街道走了數十分鐘,便是來到一座府邸之前,在府門的兩側,皆是有著守衛負手而立。在其上方的牌匾中,有著兩個龍飛鳳舞般的大字。

白府!

此地較之前面的街道,顯的很是清靜,沒有任何商鋪擺在這裡,因為這方圓千米的領地,都是白府的勢力範圍。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