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先開始看着,可是後來……”解釋到中途,馬董事忽道,“姚董事,我還沒問你呢,爲什麼不發短信聯繫?”

姚董事氣笑了,喊嚷着遞過手機:“我沒發?你看看,是不眼瞎了?”

“可,可我真的沒看見呀。按說以你上面的時間來看,當時我一直拿着手機呀。”馬董事看着對方手機上幾條短信時間,很是迷糊。

“我看看,有沒有?”姚董事咄咄逼人,伸出手去。

“哪有呀,這……”馬董事嘟囔着,拿出手機,點了幾下,發現竟然真的有這幾條短信,不禁一時語結。

“你他……”姚董事罵到半截,適逢服務員上涮菜和肉,這纔不忿的收住話頭,氣咻咻的坐到椅子上。

服務人員連着進來三個,放下了手中所有託底,之前點菜女孩冷冷的說了句“上齊了”,轉身出了屋子。

“小爛……”衝着女孩背影做了個罵人口形,姚董事又追問起來,“老馬,你到底怎麼回事?爲什麼不……”

馬董事已經看了一會兒短信,這時急急接了話:“不對呀,這時間不對呀,一點三十多收到的,這不是咱們回到市裏下車那會嗎?”

“怎麼可能?”姚董事一把奪過馬董事手機,隨即也嘀咕道,“不對呀,這差的時間了呀,我最早發的是十一點四十九,最遲的那條也是十二點十分,就是我們被狗訛的那會兒。”

“什麼被狗訛了?”牛董事追問道。

“別特娘提了。”呂董事接了話,講了如何被人逼停,又如何與灰車上男子吵架,還有和白越野刮蹭,最後跟着警察去處理的整個過程。

“哦……是這樣呀。”馬董事點點頭,又道,“不對呀,肯定我們也被算計了,根本不是我們沒看到信息。”

姚董事撇嘴道:“快算了吧,還不定怎麼回事呢,別找理由了。”

“不不,真的不對。我們……”馬董事絮絮叨叨的講了整個過程,隨即又分析道,“你看啊,在那個車間沒信號可以理解,可路上咋就也沒收到信息呢?我看八成問題出在窗簾上,肯定是那上邊有什麼鬼把戲。還有那個寇經理也有問題,咱們一看手機,他就搭話,就跟看着咱們似的。”

“編吧,你就編吧,還窗簾有問題,咋不說頭髮絲有***呢。”姚董事根本不信。

“你看你看,這不是我給你發的短信嗎,顯示沒有發送成功。”馬董事伸過手機,解釋着。

“算了,別說了,別說了。”姚董事煩躁的擺着手,又轉頭質問着,“鬧了半天,你們什麼也沒看到,也沒聽到,那去幹了趟屁呀?”

馬董事“嗤笑”一聲:“可我們把封條貼了,不像你們跟都沒跟上。”

“封條有雞……”剛罵到半截,姚董事又換了和緩口氣,“你是說你們把那東西貼上了?”

“是,我倆親自弄的。”牛董事意味深長的點點頭。

“哈哈,不虛此行呀,來,喝點喝點,老呂就別喝了,給我們好好開車。”姚董事立即換了笑臉,張羅着倒起酒來。 回到拱都市當晚,姚、馬、呂、牛四董事就見了田董事長,因爲董事長着急,他們更着急。

見面寒暄辛苦後,田董事長直接問:“怎麼樣?”

“哎。”

“別提了。”

“就沒法說。”

馬、呂、牛三人先後嘆氣。

田董事長看向老女人:“怎麼啦?姚董事說說。”

“沒想到,真的沒想到,怎麼是那樣的人呢?”姚董事唉聲嘆氣的講說起來,“他好歹也是老闆,也算有所成就,按說應該心胸寬廣、做事豁達纔對,可是誰能想到,他竟然小肚雞腸,陰險狠……還是讓老馬說吧,我實在說不下去。”

臭娘們,真特孃的滑。馬董事心中暗罵,但卻又不得不接茬:“好吧。當時到那以後,我和老牛直接去了他辦公室,說要看我們的設備。他聽說我們的身份後,上來就大發雷霆,說我們不該發那些函,不該堅持那些權益,甚至一些很不文明的詞都用上了。”

“我們立即予以了有力駁斥,但爲了公司整體利益,也儘量沒把臉撕破。之後是他公司經理陪着去的,原以爲態度能好點兒,結果真是跟什麼人學什麼樣。上車沒多長時間,他們便給車玻璃拉了簾,前後都用簾隔開了。我們是合作客戶,應該按貴賓對待纔對,怎麼拿我們當罪犯了?我……”

田董事長插了話:“玻璃拉了簾,怎麼接簾?咱們車上也沒簾呀。”

姚董事搶着回答:“不是咱們的車,原想跟着一塊去,可他們車一出院就沒了影,我們緊跟慢趕好不容易纔跟上。可是他們弄了黑、灰、白三輛車,有別車的,有鬥氣的,還有跌皮的,楞是把咱們車撞了坑。可他們仗着本鄉地土,肯定早就和警方打了招呼,最後還鬧了個咱們負全責,這太欺負人了。”

“說話可要有證據,如果真有的話,完全可以告他們的。”田董事長道。

“您想呀,那都是人家設計好的,哪能留下明顯證據。可哪有那麼巧的事?我們……”姚董事添油加醋的講說了“被碰瓷”的整個過程。

田董事長也不禁皺眉運氣,顯然已經很是憤怒了。

見此情形,姚董事又繼續拱火:“別的先不說,畢竟我們遠到是客,最基本的禮儀該有吧,管頓飯應該吧?可人家根本讓都沒讓,我們下午兩點五十多才找到飯館,他們這連個人味也沒有呀。”

“是呀,太不像話了。”

“看着好像是對我們不友好,根子上還是對公司有意見,在打董事長的臉。”

“可不是,他和姜新燕穿一條褲子,能對董事長感冒才奇怪。”

三個長臉男人立即隨聲附和着。

“行了,別說了。”田董事長凝眉打斷,追問道,“那他們到底繼續動機子沒有?”

“這個……老馬你跟着去了,你說。”姚董事再次踢開了皮球。

我把你奶奶的臭……

馬董事心中把姚家祖宗問候個遍,嘴上卻還得接話:“當時我們去的時候,整個機子倒是看着閒置的,像是已經停了。可我們畢竟不是專業人士,又沒有當場堵上,也不好做判斷。不過我和老牛給跟設備貼了封條,以後他們要再動的話,咱們絕對能看出來。另外……”

擔心老馬說了不該說的,牛董事在碰了老馬一下後,馬上補充道:“另外,我倆又特意跟他們強調了傳真件內容,警告他們一旦使用我們的機器,我們必將依法維護我們的權益。”

“對,必須維護權益。”田董事長顯然氣還很大,說話時甚至還攥着拳頭。

看看該說的已經說了,四人互遞了個眼色,告辭離去。

看着四人背影,田董事長眉頭再次皺緊,既有怒氣,也不無疑惑。

離開拱都電子,四人上了汽車,姚董事“咯咯咯”笑了:“看來咱們四個真是人才,直接就把小田給說信了。”

“主要您是人才。”馬董事陰陽怪氣的接了一句。

“老馬,咋就跟小孩子似的?本來就是你和老牛去的,你們不是正回答嗎?”姚董事顯然心情不錯,並未與對方一般見識,隨即又提議道,“咱們是不是看看那個?”

“哪個?”牛董事追問了一句。

“就是那個呀,看看動沒動。”姚董事挑着眉毛,一副盡在不言中的神態。

“算了吧,哪那麼快?”

“不早了,都回家吧。”

“白天再說。”

三個男人都沒附和。

“你們呀……”姚董事點指三人,教訓道,“我可告訴你們,晚上往往更方便做事,知道不?如果你們不盡職,到時一旦獲得鉅額賠償,可沒有你們的份。”

聽這麼一說,三人只好順從,都表示快看快回。

就這樣,四人來在一處隱祕所在,然後打開屋中一臺小設備,設備上上立即出現了地圖和紅色小點兒。

“奶奶的,原來就是個位置呀,我還以爲一直能屏蔽着呢。”老馬點指屏幕,大罵着。

“我看看,到底是什麼地方。”姚董事湊到最前,辨識着地圖上標識,“衛都市……”

“給你,寫下來了。”呂董事遞過了手中剛寫的紙條。

“我看看啊,衛都市……”姚董事快速接過,默記着上面的具體信息。

“動了,快看,動了。”馬董事忽的指着屏幕,嚷嚷起來。

那三人立即齊齊扎到屏幕前,看着那個微微移動的紅點。

“真特娘動了,看看要弄哪去?”姚董事嘴上罵着,眼睛則是一眨不眨的盯着。

“不動了,不動了,這回不動了。”四人一同喊起來。

“我看看啊,動到哪了?”呂董事輕輕操作電腦鼠標,慢慢放大紅點處的位置,“大位置沒變,應該也就是挪動不到一百米,應該還在同一個院子。”

牛董事馬上道:“咱們要不要……”

“不不不,現在還不到時候,你們說呢?”姚董事說着,還挑了挑眉毛。

馬董事立即點頭:“對,不到時候呢,捉賊捉贓,捉姦捉雙。”

“說的真難聽,還什麼雙不雙呢,你們臭男人呀……”姚董事嗔罵着,臉上竟然紅了,還下意識的瞟了眼呂董事。

注意到姚董事的眼神,馬董事咬牙暗罵道:狗男女。

約定暫時不採取動作,四人離開了屋子。

姚董事走在最後,偷偷取出手機後,快速在上面輸入了一條信息,信息內容正是剛纔紅點的具體位置。 雖說光刻機貼封條一事並未刻意渲染,但有心人還是很快就知道了,茵仙麗娜便是有心人之一。

早在拱都電子與馳名電子互發函件之時,茵仙麗娜就一直關注着,關注着租賃合同到期,關注着事件發展。

現在聽說直接貼封條了,茵仙麗娜剛開始還是不託底,又找人打聽確認了一下,心中大定,更是狂喜不已。

“丁馳呀丁馳,光刻機都沒有了,你還怎麼研發芯片,手機又如何更新?靠那款所謂的‘深情凝望’通吃天下?想得美。”

就在茵仙麗娜喃喃自語之際,手機響了。

看到來電顯示,茵仙麗娜直接接通:“山風先生,你好啊!”

“茵仙小姐,聽起來心情不錯呀。”手機裏是山風點火的聲音。

“你興致也很高嘛!”茵仙麗娜調侃着,“是不聽到什麼信了?”

山風點夥道:“剛聽說,還不確定,就是想問一下,真的把那機子封了?”

“嗯,千真萬確,我已經找人覈實過。”茵仙麗娜肯定回覆後,又道,“是不該考慮咱們的產品上市了?”

“我倆聽您的。”山風點夥還是很順從的回話。

茵仙麗娜臉上笑開了花,但嘴上還是虛僞了一下:“商量着來。這麼的吧,配置清單發我一下,我學習學習。”

“好,馬上辦。”

山風點夥說話算話,結束通話後,立即發來了清單。

島卵七十八態度也很積極,主動便發來了手機配置。

在仔細審覈、對比後,茵仙麗娜暗暗點頭,與自己猜想的基本相符。於是她以“共進退”爲由,給出了指導價,其中在華國的售價是一千六百八十八元。隨即在一個特別選定的日子,三家產品同一天上市。

不得不說,畢竟是國際品牌,畢竟有着數十年的沉澱,國際品牌還是受到了許多人青睞,剛上市便很是火爆。相比其它國家,在華國的銷售要弱一些,但也比各自之前的牌子銷售好多了,對“CZ深情凝望”造成了一定衝擊。

看着一週來的數據報表,茵仙麗娜頻頻點頭:“不錯,不錯,這次看你姓丁的還如何翻身?”

“小姐,接下來怎麼辦?”屬下謹慎請示着。

茵仙麗娜態度很好,臉上帶着濃濃笑意:“當然是繼續嘍!加大力度,擴大宣傳,把咱們產品的優勢更加突顯出來。”

“好的。”屬下應答一聲,退了出去。

接下來的一週,三款產品勢頭更猛,似乎有一鼓作氣直接擒敵之勢。

對於這三個不速之客的表現,丁馳早就關注到了,也注意到了對自己產品的攻勢。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