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帕爾默先生姿勢優雅的搖晃着手裏的酒杯,問道:“斯蒂爾小姐,您怎麼不去找幾個朋友聊聊天?”

“我倒是想呢,可是遇到了一個大問題。”安妮從路過的男僕託着的盤子裏拿了一杯酒,喝了一大口說道:“我想我需要您的幫助,帕爾默先生。”

帕爾默先生挑起了眉毛,瞭然的說道:“是亨特先生帶來的麻煩是嗎?”

“是的,這位先生看來決定一定要找我跳舞,知道我第一場舞被約了就問我第二場舞,我只好搪塞說也有了舞伴,他竟然緊接着想問我第三場舞是否有舞伴,我就找了個藉口在他沒說完之前逃走了。”安妮嘆着氣說道。

“哦,這個舞廳裏除了你們兩姐妹還有達舍伍德家的兩姐妹,其他都是相熟的小姐,他要找適合的人選只能在你們四個裏面找。”

“所以我這個長的最醜的就被他選中了嗎,那我可真是萬分榮幸。”安妮自嘲的說道。

帕爾默先生最喜歡安妮的一點就是她的嘲諷腔,雖然安妮不常這樣,不過確實很&他的口味,要知道他認識的小姐太太裏面,只有安妮會這樣。有一天晚上帕爾默先生躺在牀上被迫聽帕爾默太太喋喋不休的說些一點都不有趣的見聞時還遺憾的想過,如果當年他沒有那麼早結婚,說不定他能娶到安妮呢,畢竟他也是常去拉姆斯蓋特的,他們極有可能見到面。

這只是帕爾默先生的突發奇想而已,他很清楚夏洛特纔是他的妻子,安妮只能是朋友。不過這對帕爾默先生來說也夠了,至少他總算找到了一個知音,再也不用孤單的一個人嘲諷了。

“所以我就是被您搪塞的那個舞伴了?”帕爾默先生笑着說道。

“是的,帕爾默先生,您一定會幫我的吧?”安妮乞求的看着帕爾默先生,在這個舞廳裏她只認識三個男人,布蘭登上校她肯定是不會去找的,剩下一個約翰爵士估計願意幫忙,可是他第二場舞大概是空不出來的。

“當然當然,不過我能得到什麼呢?”帕爾默先生問道。

“您想要什麼?”

“我一直聽露西小姐說您的廚藝非常的不錯,不知道能否有幸在舞會結束後的某一天吃到您做的點心呢?我已經不想再吃帕爾默太太做的薑餅了,她絕對是想把我變成一棵生薑。”帕爾默先生說道。

詹寧斯太太的兩個女兒廚藝都非常不錯,這幾天米德爾頓太太和帕爾默太太興起了就會去廚房給大家做上一點小點心,帕爾默太太自己對薑餅情有獨鍾,便每次都要做上一份薑餅,其他人可以不吃,帕爾默先生卻是躲不過的。

“成交。”安妮答應道,其實她也有打算做點小點心討討詹寧斯太太的喜歡,這位太太因爲布蘭登上校邀請她跳第一場舞的事情到現在還一直耿耿於懷呢。

第一場舞很快就結束了,布蘭登上校嚴格來說是個不錯的舞伴,不過布蘭登先生在這舞廳裏的許多小姐看來顯然是很不錯的金龜婿,頂着這些小姐譴責的目光,安妮真的覺得好心累,所以在音樂停下之後安妮立刻就到了休息區。

她本來想要休息一下吃點東西的,卻看到露西表情複雜的走了過來,“安妮,你知道那位達舍伍德小姐的情人是誰嗎?竟然是愛德華,愛德華.費拉斯,她說他們是在兩個多月前認識的,可是那個時候他纔剛剛離開普利茅斯沒多久,他,他怎麼能夠這樣。”露西說着說着眼圈就紅了。

安妮立刻暗地裏踢了她一腳,示意她收斂一點,這可不是哭的場合,“你是覺得他變心的太快了嗎?記得我當初怎麼說的嗎?他確實喜歡你,但是遠沒有到摯愛的地步。你既然不是他的摯愛,你們又已經分手了,他完全可以找另一位小姐去禍害。”

“可是他就算找也不能找達舍伍德家的,她們已經這樣看不起我們了,如果她們知道愛德華欺騙了我的感情卻選擇了埃莉諾.達舍伍德,該會如何的得意啊!我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我剛纔聽到那個瑪麗安對威樂比先生說愛德華寫信過來說他很快就會來看他們,瑪麗安認爲愛德華會向埃莉諾求婚,到時候我該如何丟臉啊,姐姐,我要怎麼才能阻止這些事情發生?”露西拉着安妮的胳膊求助道。

“愛德華.費拉斯要過來探望他們,而瑪麗安覺得愛德華深愛着埃莉諾?”安妮放下手裏的叉子問道。

“是的,安妮,姐姐,你可一定要阻止這種事情發生,愛德華絕對不能和埃莉諾在一起。”露西說道。

“放下,我一定會幫你的。”安妮笑了起來,愛德華如果來了那纔是好玩呢,到時候她一定要讓瑪麗安好看,至於那位埃莉諾,反正她們也是兩看兩相厭。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似乎還不到一個小時呢,舞會就已經結束了。僕人們在樓下匆匆的收拾着混亂的舞廳,巴頓莊園的主人和客人們則已經舒舒服服的坐在了樓上的起居室裏。

詹寧斯太太一邊喝着解酒湯一邊說道:“亨特先生真的是非常不錯的,他家裏只有他一個人,他以後的妻子一嫁進去就可以完全當家作主,還不必看長輩的臉色,這可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而且這位先生可是非常會賺錢的,我聽說他手裏頭有一艘商船,等到那一艘船回來他的錢就更多了。安妮親愛的,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今天晚上亨特先生可是特意向我打聽你的事情來着。”

“是的是的。”坐在一旁的帕爾默太太附和道:“斯蒂爾小姐,我覺得亨特先生實在是個不錯的對象。可惜你和帕爾默先生跳舞的時候腳扭了,亨特先生可是非常想要和你跳幾場舞的。”

“帕爾默太太,請不要再責備我了,我也不是故意的。”帕爾默先生說道,其實安妮的腳並沒有扭到,這只是她委婉拒絕亨特先生的辦法而已,但是那位先生似乎並沒有明白安妮的良苦用心。

“斯蒂爾小姐,您的腳現在還疼嗎,我等會讓女僕給你送一些藥去房間,你千萬別忘了塗。”米阿德爾頓太太關心的說道。

“謝謝,只是稍微扭了一下,現在已經不痛了。”安妮說道,她很喜歡米德爾頓太太,這位太太活的非常的自在又與世無爭,她從不會多關心那些閒事,但是她對家人朋友卻非常的友好。

“安妮,我希望你的腳好的快一點,因爲我打算提前半個月去赫德福德郡,我希望你和露西能夠陪着我們一起去,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詹寧斯太太說道,今晚看到瑪麗安和威樂比在一起的情景之後她心裏非常的失望,對安妮不滿的情緒也就完全消失了。

安妮和露西本來打算再住十來天就趕在詹寧斯太太他們起身去赫德福德郡之前離開,沒想到詹寧斯太太竟然會邀請她們一起去,這當然沒有問題,介於今年她們還沒有收到來自親戚們的邀請,和詹寧斯太太他們多待些日子對姐妹兩個來說實在是件大好事。

“詹寧斯太太非常感謝您的邀請,我和露西非常願意和你們一起去赫德福德郡。您放心,我的腳不用幾天就能完全好了。”安妮感謝道。

“那就好,參加婚禮就要人多才熱鬧。”詹寧斯太太高興的說道。

“媽媽,你怎麼想要提前去了?” 豪門遊戲:契約已過期 帕爾默太太問道。

“我今天遇到了一位前不久剛從麥裏屯回來的朋友,他說麥裏屯附近的一座大莊園被一位有錢的單身紳士租走了,他最近會帶家人朋友搬過去,到時候一定會舉辦上幾場不錯的舞會,我們最好不要錯過。”詹寧斯太太解釋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舞會後的兩天,全巴頓的人都知道了瑪麗安和威樂比的關係,甚至已經有人在傳威樂比已經向瑪麗安求了婚,而瑪麗安依舊答應了的事情。流言沸沸揚揚的,達舍伍德一家卻沒有出來解釋的意思,而瑪麗安更是正大光明的在沒有得到威樂比的表姨史密斯太太的邀請下,單獨和威樂比去參觀了艾倫漢莊園,一副以後會成爲這座莊園女主人的模樣。這樣的情況下布蘭登上校就算是對瑪麗安有點意思也終於打算放棄了,於是安妮便開始常常偶遇這位先生。

除了一直就打算湊合安妮和布蘭登上校的約翰爵士以外,整個巴頓莊園裏的風氣似乎都變了,之前好像人人都在談論布蘭登上校正在追求瑪麗安,而一轉眼之間所有的談論話題都變成了布蘭登上校似乎看上了安妮。

安妮氣憤極了,她對布蘭登上校真的沒有任何想法,可是無論是約翰爵士還是詹寧斯太太,似乎都已經覺得她和布蘭登上校在一起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畢竟她這樣的小姐能夠得到以爲布蘭登上校這樣的先生,還能有什麼不滿的呢,不抓緊機會那真就是傻瓜了。

可是安妮真的越來越覺得布蘭登上校不是個好的結婚對象了,他的德行確實無可挑剔,家世也無可挑剔,甚至這個男人對愛情的從一而終都是少有的好品質。但是如果他的這一好品質是用在他的妻子身上的話,安妮也會對他無可挑剔的,偏偏這位先生把這個品質完全發揮在了他的初戀情人身上,如果他只是在心裏這麼默默的愛着,那也無所謂,誰心裏沒有一個忘不掉的初戀呢,但是這位先生錯就錯在把這種好品質用在了實際行動上了,這就足夠安妮把他的名字深刻的寫在不能結婚對象的黑名單上了。

對於安妮的這個想法大多數人是不理解的,他們或許覺得艾麗莎是布蘭登婚姻裏的大障礙,卻絕對不會把她放在阻礙布蘭登得到愛情的原因上面,在他們看來布蘭登有錢就是一切了。

這天晚餐結束之後,約翰爵士、布蘭登上校還有米德爾頓太太與帕爾默太太坐在一邊玩牌,其他人則聚在壁爐那裏閒聊,詹寧斯太太自從對瑪麗安失望之後,就把自己爲布蘭登上校做媒的心思十二萬分的投入到了安妮的身上,她喝着茶眼神在安妮和布蘭登上校身上來回看了幾下,越看越覺得兩人相配,她知道安妮或許對布蘭登上校之前喜歡瑪麗安的事情有點心結,就有心讚美一下布蘭登上校對愛情的忠貞,想要感到安妮,於是她說起了布蘭登上校的那個愛情故事。

“布蘭登上校年輕的時候愛上了他的表妹威廉斯小姐,他們兩個本來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他的哥哥卻因爲她豐厚的嫁妝娶了她,布蘭登上校傷心欲絕之下才參了軍,後來去了印度。他本以爲她會有一個富足又幸福的生活,卻不想他的哥哥並不是個專一的人,在他對妻子死去新鮮感之後他就開始四處鬼混,那位威廉斯小姐受不了被這樣對待也開始在外面花天酒地來表達自己的不滿。但是這並沒有挽回他們的婚姻,最後他們還是離婚了。

那位威廉斯小姐在離婚之後沒能夠及時的收心,大概是因爲她太過傷心了想要尋找點樂子吧,她變得越來越墮落,甚至去了倫敦開始做交際花。我並沒有真的見過她,但是據說她是一位多才多藝的美人,所以在她做交際花的時候她也有過幾段戀情,可是她每次遇到的都不是好男人,那些都是騙財騙色的混蛋,可是她總是容易輕信,就像她以前相信自己的丈夫一樣。

結果自然都是壞的,她又傷心又沒了錢,也不再年輕,很快就做不下去交際花了,可她已經脫離不了這種生活了,於是她成了流鶯。你們知道的就是那個,成了那樣的人之後她似乎依舊相信愛情,她有很長一段時間和一個男人在一起,據說那個男人和布蘭登上校年輕的時候非常相像。總之那個男人騙了她,這次她沒有太多的錢,便被騙掉了唯一維持生計的津貼。接着事情就越來越糟糕,那個男人逃走了,她連最差的房子都租不起,也沒錢買吃的,只好流落街頭,艱難爲生。

最後布蘭登上校找到她的時候她被關在了拘留所裏,已經病的不成樣子,只剩下一口氣了,堅持她活着的就是她只生下幾個月的女兒。當她看到布蘭登上校的時候,她就看到了希望,她把女兒託付給了布蘭登上校照顧,自己則終於堅持不住死去了。

布蘭登上校對她的愛情一直沒有改變,出於這種情誼他一直很好的照顧着她的女兒,他給那那孩子娶了她母親的名字,從小給她最好的教育和照顧。聽說那個孩子現在在最好的女子學校學習,一年要花上大筆的學費呢。

怎麼樣,安妮,你聽了這個故事之後是否爲布蘭登上校的真情所感動,他實在是一個再好不過的人了,對一個年輕時的戀人就這麼好,如果是自己的妻子,肯定會更用心的。”

“詹寧斯太太,我也覺得布蘭登上校的所作所爲實在是太感人了。”如果站在那個養女的立場上來說,布蘭登上校真是完全改變了她的命運,本來她作爲一個□□生的父不詳的孩子,只能從小生活在孤兒院過最苦的生活,一輩子都只能是個下等人,現在她卻是個真正的大小姐,有一個受人尊敬的養父,不出意外以後一輩子也都會非常的幸福。

“所以以後你可以和布蘭登上校好好的接觸接觸,當你瞭解他之後,你會覺得他遠比看起來更好。”詹寧斯太太又說道。

這次安妮沒有接話,她相信布蘭登上校溫和的表象下一定隱藏着許多吸引人的東西,可是她無意探尋這些東西。

詹寧斯太太卻把安妮的沉默當成了害羞,一臉瞭然的笑了起來,並且隱含深意的和布蘭登上校使了個眼色。

布蘭登上校收到這個眼神,滿意的收回了視線,經歷過瑪麗安的事情之後,他是真的看清楚了自己需要的是什麼樣的妻子,所以現在他已經打算開始認真的追求安妮了。只是布蘭登上校擔心自己之前對瑪麗安的態度會影響到安妮對他的看法,因此他私下裏暗示了詹寧斯太太,請她幫忙試探一下安妮的想法,現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布蘭登上校心裏很是高興。

安妮低頭吃點心沒有看到兩人的眼神交匯,露西卻將這些看在了眼裏,她在心裏冷哼了一聲。前幾天的舞會上露西遇到了一位還算不錯的追求者,所以她放棄了布蘭登上校,之後安妮就和她分析了一下布蘭登上校作爲追求者的好壞,聽了那些解釋之後露西就下定了決心要遠離這位上校了。

人在邊緣 安妮告訴露西她能夠忍受自己的婚姻裏沒有多少愛情,也能忍受自己的丈夫比自己年紀大上一圈,卻不能忍受自己的丈夫養着一個別的女人生的孩子,而這個女人還是自己丈夫的摯愛。因爲那個養女的存在會時刻讓布蘭登上校想起他曾經的最愛的女人,然後他會把這份愛轉化成父愛給那個養女,這最終會導致這個養女的地位在布蘭登上校的心裏遠遠超過他的妻子,甚至超過他爲未來的孩子。 我即宇宙意志 而且布蘭登上校對那個女人的去世感到非常的遺憾,他同樣會把那種遺憾轉移到那個養女的身上,於是他就會給他自己最好的東西,而在世人的眼裏最好的必定是錢,想必當那個養女出嫁的時候,布蘭登上校會給上一大筆的嫁妝,但是那筆嫁妝卻應該是屬於他的孩子的。

露西一開始並沒有想到這麼多,她第一次從女僕們嘴裏知道布蘭登上校的事情時和其他人一樣覺得非常感動,但是經過安妮一分析之後,露西卻覺得她寧願找個錢少點的丈夫,也不能找個布蘭登上校這樣的丈夫,否則她就會成爲一個不幸的女人。

其實事情應該也沒有安妮推測的那麼嚴重,布蘭登上校能成爲一個成功的軍人,哪怕他是個非常感性的人,必定也存在着十分理性的一面,他爲了自己的愛情過分了一回,應該不會再爲了那段愛情做出傷害自己妻子和未來孩子的事情。

可是安妮覺得這位先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過麻煩,但凡那位養女有點心眼,他未來的妻子生活絕對是不可能平靜的。因此她和露西還是遠離比較好。

不知不覺又過去了幾天,達舍伍德家迎來了一位她們期盼已久的客人,愛德華.費拉斯先生。自從愛德華在諾蘭莊園遇到埃莉諾之後,他就完全被這位渾身充滿知性美的小姐給吸引住了,當埃莉諾她們搬到巴頓來的時候,愛德華恨不得跟着一起過來,可是他的母親費拉斯太太寫信來要求他必須回去,他不能違背自己母親的意思,只好不捨的離開了。但是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在想着埃莉諾,因此當他一有了空閒,就迫不及待的來到的巴頓。

“愛德華,你能來實在是太好了,我們都非常的想你,當然,埃莉諾最想你。”瑪格麗特高興的說道,她雖然年紀小,但是自從搬來巴頓鄉舍之後卻懂了很多,她知道自己的兩個姐姐如果能夠找到有錢的丈夫的話她們的日子就能好過很多,所以她一直一來都在極力的促成着兩個姐姐的愛情,之前是瑪麗安,現在是埃莉諾。

愛德華聽了笑了起來,眼神深情的看向了埃莉諾,正當他打算訴說一番自己的思念時,巴頓莊園的一個僕人走了進來,對達舍伍德太太說道:“達舍伍德太太,先生邀請您和您的家人一起去參加今晚的晚餐,如果你們的朋友也在的話,他也非常的歡迎。”

“哦,謝謝!”達舍伍德太太高興的說道,剛纔她正爲着晚上要怎麼招待愛德華而煩惱呢,愛德華來的太突然,而她們平日裏吃的可不怎麼好,用那些招待客人的話一定會丟臉。因此約翰爵士的邀請簡直是救她於水火之中了。

埃莉諾和瑪麗安只想在家裏高高興興的和愛德華一起吃頓晚餐,並不怎麼想去巴頓莊園,因此當僕人走後瑪麗安就拉着達舍伍德太太走到一邊,小聲問道:“媽媽,你爲什麼不拒絕,我們冒冒然帶着愛德華一起去吃晚餐多丟臉啊,他們甚至不知道愛德華的名字。”

“如果我們把他留在家裏那才丟臉呢。瑪麗安,你忘了今晚我們的晚餐是什麼了嗎,醃魚和蔬菜湯,還有一些吃剩下的麪包,我們甚至連火腿都沒有一塊,怎麼招待客人?”達舍伍德太太說道。

“我相信愛德華不會介意的。”

“但是我會介意,用那些食物招待客人會丟光我們的臉的。瑪麗安,去巴頓莊園沒什麼不好的,詹寧斯太太和約翰爵士會喜歡愛德華的。”達舍伍德太太瞪着眼睛說道。

“可是我並不想把愛德華介紹給他們,我相信埃莉諾也是這樣想的。而且我不想看到布蘭登上校,還有那些討厭的斯蒂爾姐妹。簡直太過分了,那個安妮.斯蒂爾竟然在舞會上和我穿一樣的衣服,難道她不知道自己穿着那條裙子就像是一塊閃閃發光的鐵板嗎?而那個帕爾默太太竟然還覺得她比我漂亮,她的眼睛一定是出問題了。”瑪麗安抱怨道。

“哦,親愛的,你當然是最美的,所以今天好好的打扮一下去巴頓莊園,我們應該讓那個安妮看看什麼才叫做美人。”達舍伍德太太不容置疑的說道。

愛德華和埃莉諾正深情的對視着,兩人雖然說得只是普通的家常問候,每字每句中卻都似乎透着濃濃的情誼。愛德華簡直高興極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未來會如何的可憐。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安妮此刻正在客廳裏給約翰爵士家的三個孩子講故事,孩子們不停的插嘴,吵吵鬧鬧的讓安妮非常困擾。這些孩子完全被約翰爵士一家人給寵壞了,剛開始看到她和露西的時候還懂得裝一會兒安靜,現在熟悉了之後就恢復了混世魔王的架勢,連他們家的女孩子都非常的調皮,爬樹打架樣樣都行,每天都會把自己的白裙子弄的沾滿泥巴。

“孩子們,你們要是再不安靜一點的話,我就只能明天再講故事了。”安妮說道。

“不!”三個孩子立刻叫道。

“那你們就閉上嘴巴安靜一點,這樣的話等故事結束了我會給你們做好吃的小點心的,怎麼樣?”安妮誘惑道,對待不聽話的小孩子就得抓住他們的弱點,否則這些混世魔王是不可能聽話的。

“好!”孩子們聽到有小點心吃,立刻點着頭大聲的叫道。

安妮說的小點心其實也只是普通的麪包和餅乾,但是安妮在做點心的時候總是會在里加上一點蔬果汁,讓它們變得色彩紛呈的,而且她會把麪包和餅乾做成各種可愛的小動物和花草的模樣。這些點心做出來以後總是非常的討孩子們的喜歡,但是安妮並不會每天都做,而是把它們作爲孩子們聽話之後的小獎勵,目前效果還是非常不錯的。

其他人都坐在沙發上聊天,詹寧斯太太捧着茶杯滿意的看着安妮和幾個孩子在一起的情景,對着坐在她身板刺繡的露西說道:“你姐姐可真會帶孩子,我的這幾個孫子孫女,可鮮少有這麼乖得坐着的時候。”

“安妮從小就很喜歡小孩子,我小的時候一直都是她在照顧着。現在我們親戚家裏的小孩子也都被她帶的特別乖,她總是能想出有趣的小故事,還能做很多好吃的小點心出來。”露西頗有些自豪的說道。

“這可真是不錯,我想安妮以後一定會是一個好媽媽的。布蘭登上校,你說是嗎?”詹寧斯太太故意問道。

布蘭登上校正在看書,可實際上他的目光這兩天總會時不時的停留在安妮的身上。很多時候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有了一定的好感之後,他就會不由自主的去注意對方,而且還會越看越喜歡,布蘭登上校現在大概就是這樣的情況。當他很喜歡瑪麗安的時候他可以忽略瑪麗安身上的所有缺點只欣賞到她的優點,而當他對安妮有好感之後,他就覺得安妮不夠出色的外貌以及很少的嫁妝完全不是問題了。

因此聽到詹寧斯太太的話,布蘭登上校點了點頭說道:“斯蒂爾小姐確實是個對孩子很溫柔的人。”

“我想安妮對待自己的孩子一定會更加的溫柔的。”約翰爵士笑着說道,對於布蘭登上校的心裏變化他是最瞭解的,所以約翰爵士覺得或許今年夏天他就可以參加這位老朋友的婚禮了。

“哦,布蘭登上校,你現在一定覺得安妮非常好吧?”帕爾默太太在一邊調侃的笑着說道。

布蘭登上校被問的一時不知道該如何的回答,便裝作沒有聽見低下頭繼續看書。

帕爾默先生卻從書中擡起了頭來,看了眼布蘭登上校後哼了一聲,對帕爾默太太說道:“帕爾默太太,你爲什麼不去把你的針線盒子拿來呢,也好爲我做頂睡帽。因爲你的疏忽,我只帶了一頂睡帽過來,而那唯一的一頂睡帽也因爲你的疏忽在今天早上被灑了許多咖啡在上面,已經不能再戴了。我想我今天晚上可能會睡不好覺的,所以你爲什麼不爲我着想一下呢!”

“哦!”帕爾默太太聽了立刻驚叫的站了起來,急匆匆的跑去找自己的針線筐了,今天早上她把帕爾默先生帶來的唯一一頂睡帽弄髒了,可是被帕爾默先生甩了好幾個難看的臉色,原本她想着今天一定要爲帕爾默先生做一頂新睡帽出來的,但是剛纔和詹寧斯太太聊天聊得實在是太愉快了,竟然忘記了。

布蘭登上校眯着眼睛看了眼帕爾默先生,他總覺得這兩天帕爾默先生似乎對他有些意見,可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這位先生了。

帕爾默先生注意到布蘭登上校的眼神,冷哼一聲繼續低頭看書。這幾天帕爾默先生確實對布蘭登上校很不爽,因爲他注意到這位先生竟然真的開始追求安妮了,這可不行!

帕爾默先生一直以來都覺得布蘭登上校是個非常不負責任的男人,即使他表現的再癡情也不能掩蓋這一點。當初帕爾默先生聽到布蘭登上校的初戀故事就對此非常的嗤之以鼻,如果換他是布蘭登上校,當初在知道自己的哥哥只是爲了錢纔會想要娶自己的愛人時,就會過去狠狠的揍他一頓,揍得他放棄結婚的念頭。在帕爾默先生看來,如果布蘭登上校當初沒有逃避跑去參軍,而是堅決反對那場婚事,並且對此付出行動的話,事情肯定會不同,畢竟他的哥哥就算爲了錢也不是非要娶那個女人的,而他如果堅持反對的話那個女人應該也不會答應和他哥哥結婚。

再說後來布蘭登上校領養那個女人的養女的行爲就更加的不負責任了,他只考慮到了自己的感情,卻沒有想到自己未來的妻子會因爲他的舉動遭受到多大的傷害,這種傷害不單是指他們未來的孩子的繼承權上的,而是隻感情上的。那個養女就是布蘭登上校愛着另一個女人的證明,他對養女越好,就越是顯得他對初戀愛人的戀戀不忘,也越是顯得他對自己妻子的不尊重,也顯得他對婚姻的不尊重。

所以帕爾默先生覺得布蘭登上校絕對不是一個在乎婚姻的女人該選擇的好歸宿,他覺得安妮絕對不應該選擇布蘭登上校這樣的男人,安妮值得更好的男人去愛護,一個一心一意對她的負責人的男人。

這時去達舍伍德家的男僕回來了,他對約翰爵士通報道:“先生,達舍伍德家到時候會有五個人蔘加,其中一位是他們的好友……”

“我知道,一定是那個威樂比。”詹寧斯太太打斷男僕的話說道,她多少聽說過一點威樂比的傳言,所以並不是很喜歡那位先生,舞會上她也向達舍伍德太太隱晦的提起過一點,可是那位太太並沒有當做一回事兒。

其實這也不能怪達舍伍德太太,因爲詹寧斯太太向來說話沒根沒據又非常的誇張,達舍伍德太太覺得詹寧斯太太說威樂比品性有問題可能只是她的捕風捉影而已,就算真的有點問題,估計也只是年輕人犯得小錯誤被詹寧斯太太誇大其詞了而已。

“不,是一位費拉斯先生,愛德華.費拉斯!”僕人說道。

“費拉斯,f,看來就是達舍伍德小姐的那個追求者了,希望是位不錯的先生,我看埃莉諾的眼光要比瑪麗安好。”詹寧斯太太聽了立刻來了興致,雖然她現在對瑪麗安感到失望了,但是她還是非常喜歡埃莉諾的。

“那位先生怎麼樣,你見到了嗎?”約翰爵士對男僕問道。

“是的,我看到了,是位氣派又文雅的先生,長的也非常的英俊,家世應該也很不錯。”僕人回答道。

“哦,那就沒錯了。看來今晚我們邀請達舍伍德一家還是很對的,至少可以認識一個新朋友,而目前爲止這位新朋友看起來也很不錯。”詹寧斯太太高興的說道。

“什麼新朋友,什麼新朋友?”帕爾默太太拿着針線筐從隔壁走過來,聽到詹寧斯太太的話就急切的走過來問道。

“是達舍伍德小姐的那位朋友,聽男僕說是位不錯的年輕先生,今晚他回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餐。”詹寧斯太太說道。

“哦,那真是太好了!”

露西一聽到愛德華的名字臉色就很不錯,聽說他要和達舍伍德一家一起過來心裏又是憤怒又是悲傷,她緊緊抓着手裏繡了一半的手帕,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緒,愛德華倒底是她真正喜歡過的人,爲了愛德華她差點失去了自己這輩子最重要的東西,而愛德華轉頭離開後卻立馬找了一個比她更好的小姐,這怎麼能讓露西不生氣不憎恨!

安妮其實一直都在注意着這邊的情況,看到露西這個樣子就走了過來坐到了露西的身邊,握着她的雙手對衆人說道:“達舍伍德家的那位朋友叫□□德華.費拉斯嗎?我倒是在普利茅斯的時候認識一位同名同姓的先生。”

“同名同姓,斯蒂爾小姐,你怎麼不覺得他們是同一位先生呢?”約翰爵士問道。

“因爲…..”安妮故作害羞的半低着頭,說道:“我和露西與那位先生曾經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在普利茅斯附近的大學上學,一直是寄居在我舅舅家裏的,我們相處過很長的一段時間。去年他畢業的時候因爲一些家裏的原因不得不離開了普利茅斯,當初他說過回來找我們的,所以我想大概不是那位先生。”

大家看到安妮這個樣子,又聽到她這樣遮遮掩掩的話,心裏都明白了安妮的意思。大概是那位先生曾經追求過安妮,並且向安妮許諾過會回去找他,既然這樣那麼那位先生應該還愛着安妮,自然就不可能是埃莉諾的追求者了。

露西聽到安妮這樣說簡直驚訝極了,明明愛德華追求的是她不是嗎,而且他們也是同一個人,露西真的不明白安妮的意思,但是她也沒敢去問,只是沉默的坐在一邊,儘量不去想這些和愛德華有關的事情。

安妮原來也有過不錯的追求者,並且安妮似乎對那個追求者也有一些感情,這可讓布蘭登上校心裏擔憂了起來,原本他對自己和安妮的事情可是很有把握的,現在看起卻好像並不是那麼容易了。布蘭登上校深吸一口氣,打定主意要展開更熱烈的追求。

下午茶時間很快就結束了,安妮和露西回了房間,爲今天的晚宴做準備。一關上房門,露西就迫不及待的問道:“安妮,你剛纔爲什麼要說愛德華追求你?”

“你不是不想讓愛德華埃莉諾在一起嗎?我正在做這件事情,你只要配合我讓所有人都以爲愛德華曾經追求過我,並且在離開普利茅斯的時候對我做過會繼續追求我承諾就可以了。”安妮脫下身上的裙子,穿着襯裙躺到牀上說道,照顧約翰爵士的幾個孩子是很容易讓人疲勞的事情,安妮打算在晚餐之前好好的睡一覺,養足了精神好應付晚上的事情。

“可是愛德華一來不就露餡了嗎?”露西問道。

“不會,你去把那隻懷錶拿出來,到時候他看到懷錶就會乖乖聽話的。”安妮說道。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當天黑下來,巴頓莊園點上蠟燭的時候,達舍伍德一家終於來了。達舍伍德太太帶頭走了進來,她的身後跟着的是並排走着的埃莉諾與愛德華,最後是瑪麗安和瑪格麗特。

“晚上好。”達舍伍德一家與愛德華行了禮,然後由達舍伍德太太向衆人介紹了愛德華,從她的神態可以看出她對於愛德華非常的滿意。

“費拉斯先生,真高興你能來參加我們的晚宴,讓我來爲你介紹一下我的家人和朋友。”約翰爵士說道,然後開始一一的介紹自己的一大家子。

安妮和露西之前一直躲在衆人身後,當約翰爵士介紹到她們的時候,安妮才拉着露西從帕爾默夫婦身後走了出來。安妮一手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擰着自己的大腿,儘量讓自己看起來非常的痛苦。而露西在看到愛德華的時候表情就很不好,此刻更是掩蓋不住臉上的憤怒。

“愛……費拉斯先生,晚上好。”安妮聲音有些嘶啞的向愛德華問好,她臉色慘白,咬着嘴脣,看起來隨時都會哭起來一樣。

愛德華看到斯蒂爾姐妹時表情一變,他看起來非常的驚訝與尷尬,如果不是禮節不允許,大家都覺得他會馬上轉身離開。

“愛德華,你怎麼了,你認識斯蒂爾小姐和她的妹妹嗎?”瑪麗安疑問道。

“是…是的。”愛德華點點頭,心裏後悔極了,早知道安妮和露西也在這裏,他是絕對不會過來。

“愛德華,從來沒有聽你說過你和斯蒂爾小姐她們是朋友,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埃莉諾瞬間產生了危機感,她立即看着愛德華問道,都顧不上平時的端莊形象了。

“我們,我們是在普利茅斯認識的,我寄住在她們的舅舅家。”愛德華說道,然後勉強恢復了笑容去和安妮與露西行禮。

普利茅斯!此刻約翰爵士一家都覺得自己知道了一件讓人難堪事情,剛纔安妮三人的表情他們都看在眼裏,又聽愛德華這麼一說立刻就明白了愛德華就是安妮下午剛說的那位追求者,可是他之前明明和安妮做了承諾,現在卻以埃莉諾的追求者身份出現,難怪安妮和露西的臉色會那麼難看,而愛德華的表情會那麼尷尬了。

不過真是想不到達舍伍德家兩個大女兒的愛情都是這麼的不體面,瑪麗安就像是倒貼一樣整天纏着威樂比,而埃莉諾看起來平時知書達理的,卻會做出插足別人感情的事情。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詹寧斯太太一家都表情複雜的看着達舍伍德一家,最後還是約翰爵士擠出了笑容把客人們迎進了餐廳。

由於見面時的尷尬,晚餐的氣氛就變得有些沉默。雖然達舍伍德一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她們也默契的加快了吃飯的速度,沒有像平時一樣在餐桌上不停的聊天。因此這次的晚餐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結束了,衆人都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