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相比人頭攢動的大房間,小屋裡的光線實在暗淡了太多。以至於雷成不得不運起力氣,一把擰開門上的鐵鎖,將整塊門板硬拖出來。

屋裡只有三個女人。都赤裸著身體。其中一個,就是和雷成一起進入這裡的女人。只不過,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了原來的任何痕迹。滿是男性粘稠泄物的臉上,充滿了獃滯和冷漠。白嫩的皮膚上,也印滿了拳腳撞擊留下的淤痕。左邊豐滿的乳房已經不在了半邊,從那殘缺的傷口看來,應該是被人活活咬掉。。。。。。

她就這樣靜靜地躺在那裡,呈「八」字分開的雙腿間,還隱隱流出一條鮮紅的小溪。

「求求你,讓我休息會。我已經被你們輪流強姦十幾次。讓我休息會兒吧。。。。。。」

也許是感覺有人進來,女人下意識般喃喃地說著。另外兩個滿臉憔悴的女性,也渾身顫抖著,瑟瑟索索地躲到了牆邊。用滿是驚恐的眼睛,從粘連成疥的頭髮縫隙間,小心地打量著面色冷漠的雷成。

至於最後一間,饒是雷成的內心再有準備,也還是被其中那可怖的景象猛駭了一跳。

兩具身體完全被剖開的男人屍體,橫穿在冰冷的鋼筋上,豎插在地面打好的孔眼中。滑膩的腸子和骯髒的穢物扔滿了旁邊的竹筐。幾塊被砍下來的帶肉肋骨隨意拋放在腥紅的木案前。幾個乾淨的盤子里,還盛放著從屍體手腕部位割下的嫩肉。當然,它們都被細細切做了很薄的肉片。

這裡,應該就是囚犯們的食堂。

雷成站在房間的入口,默默地盯著房中的殘肉剩骨。似乎,是想要把這裡所有的一切都牢記在心中。良久,這才用微微有些發顫的雙手重重扣上房門。並且順手從牆角抓過一個粗長的鋼筋,死死地搭在門外的扣板上。

人不如人,只有死。

這一刻,他更加堅定了自己原先的想法。。。。。。

從大房間里救出來的人共有二十一個,加上那三個久經蹂躪的女人`,從地下魔窟中離開時,跟隨在雷成身後的人們,足有二十四個之多。

從房間里找到的一點麵粉,攙上水后捏合成灰白的生麵糰,這就是他們口中難得的美食。儘管這樣的吃食實在簡單,也過於乏味,但在一干久已不知飽餐為何物的人們看來,已經是一種莫大的享受。

對於雷成這個拯救者,人們充滿了感激。幾個剛剛走出牢房,看見地上胡三等人屍體的男子,甚至當場就忍不住撲上去,抱起冰冷的屍身瘋狂毆打起來。據旁邊的人說,幾天前,胡三曾經吃掉了他們的孩子。。。。。。

因為缺乏體力的關係,人群走得很慢。再加上三個因為下體被插入次數太多,引起腫脹發炎的女人無法正常活動,只能由旁人攙扶抬行。這就使得整個隊伍的移動速度,幾乎和蝸牛差不多。

雷成並不著急。

相反,他甚至鼓勵這些可憐的人走慢一些,不要太勞累。當然,這在眾人看來,也是年輕軍人對他們的照顧之舉。

只不過,他們並不知道,穿著混身血污的衣服在城市中緩行,其實是一種極其危險的行為。。。。。。

(上傳的晚了點,不過數量足夠。幸好,趕上了午餐時間。。。——生炸排骨。!) 「美國方面的基因戰士。只怕就是靠抓捕當年倭國跑出來那個旱魃。利用旱魃的基因改良出來的產品吧!以旱魃的侵蝕性和本身基因所帶有的熱性。就算基因戰士實力強橫。也不能生存太長時間。

對於這樣不完善的基因產品。你有什麼好羨慕的。比起那些基因戰士來說。破軍他們可強多了。你真要羨慕的話。還不如找一些有慧根的孩子。送去給破軍他們教導。幾十年之後。這些孩子就可堪一用

比起基因戰士來。這些修真者能做到的事情更多。而且可控性也更強。那些基因戰士。指不定哪天就暴動了!」楊靖一句話就說到了基因戰士的缺點上。讓孫建都不由的神色一正。

楊靖說的好。現在華夏人口眾多。現在十億人當中選拔適合修鍊的孩子。應該不是難事。現在特勤局就開始培訓下一代的隊員。相信幾十年後。遇到什麼情況。華夏都有一支能征善戰的特殊隊伍。

「你這個提議不錯。回去后我就打報告上去。讓首長批准這個計劃!如果什麼時候咱們也能殺到51區去玩玩那就好了。聽說那裡還有外星人的飛船呢!」孫建一掃心頭的煩悶。開始跟楊靖說笑起來。

現在不少雜誌都在宣傳米國有外星飛船的遺骸。但是真實性有多少。大家都不知道。在這事情上面楊靖是不信地。如果真的有外星飛船能夠進入歷練空間。那就真奇怪了。

孫建知道華夏有個天工基地。裡面的科技比外面的要超前不少。因此對51區的研發實力更是羨慕。那些所謂是外星遺留下來的技術。只怕就是米國那些變態科學家發明出來地超前裝備而已。

這類東西科研處和天工基地都有。並沒有什麼奇怪地。只是這些東西平日里不會出現在民間。大家不知道。所以認為是外星科技了。

「如果51區的頭兒知道你現在就在惦記他的地盤。只怕晚上睡覺都會睡不踏實了!」楊靖這麼說的時候。渾然沒想到此時米國的51區。確實遇到了麻煩。

基因戰士從歐洲抓捕回來的傳播者和感染者被關押在旱魃所在地地層。這個完全由石頭搭建的地層相當結識。至少以旱魃地腐蝕性液體還無法洞穿這些石材。而傳播者和感染者都屬於基因研究區。自然把他們關押在了旱魃所在的地層。

「將軍。基因研究區出事了。咱們抓捕的那些傳播者和感染者關押在旱魃的周圍。觀察員發現。靠近旱魃的傳播者和感染者。有種本能的恐懼。他們竟然貼近遠離旱魃方向地牆壁。似乎相當害怕。」豪森走進丹頓的辦公在觀看球賽的丹頓說道。

「竟然有這樣地事情?旱魃是東方的怪物。按照古老地傳說來看。它屬於殭屍的一類。雖然智力不行。但是本體實力不凡。不僅有著腐蝕性的液體。而且還能碰射出火焰。這些異類竟然這麼怕旱魃。還真是一個怪事了。莫非異類也會害怕東方的怪物?」丹頓將軍聽到副官的彙報后。很感興趣的關掉電視。摸著下巴沉思起來。

「旱魃在這些異類進入它所在的地層后。似乎被激怒了。不斷咆哮怒吼。要不是關押他的石壁厚實。只怕都會被他衝出來!」豪森一想到抓捕旱魃時付出的代價。渾身就有些不自在。

從旱魃出現到最終被抓捕到。米國可謂是損失慘重。叢生基地一個航母艦隊被毀。數千精銳戰士和一個戰機中隊就這麼沒了。到東南亞為了抓捕它。損失的人力和物理不在少數。最後要不是澳國全力支持。才讓51區在澳國抓捕到了旱魃。

如果旱魃在51區沖了出來。不僅整個51區會被毀於一旦。就是米國也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機。旱魃的實力實在是太強悍了。基因研究區到目前為止。還沒找到能夠傷害到旱魃生命的手段。

「這個不用擔心。旱魃有意見那是肯定的事情。難道你沒聽過一山不容二虎嗎?旱魃它所在的地方。它就是王者。現在在它的地層多了一些對它來說是垃圾一樣的下等生物。你認為它會惱怒嗎?

重新安排那些異類的關押地點。並且在南美等國找些死刑犯過來。咱們要好好研究一下。旱魃有什麼方法可以消滅這些異類。我想咱們一定能夠從旱魃身上。找到對付異類病毒的手段!」丹頓將軍微微一笑后。很是殘忍的對副官說道。

「吼!」旱魃看到這些不斷出現在自己居住地的垃圾。眼神中壓抑不住的閃現出怒火。什麼時候開始。高級魔獸的旱魃。也要淪為跟這樣的低級妖獸為伍了。高位者的威嚴。不能這樣被侮辱。

旱魃看到這些被基因戰士扔進來的感染者。很是不滿的對著感染者打了一個噴嚏。一股火苗頓時從感染者身上冒出。剎那間感染者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頓時被火苗焚燒成一堆灰。

在外觀察的51區研究員們。看到這些難以用現代武器擊斃的感染者。竟然這麼輕易就被旱魃給滅了。真是一物降一物。這些在人類看來是麻煩的傢伙們。在旱魃看來甚至連螻蟻都不如。

丹頓將軍看到十幾個感染者扔進去后都輕易被火焰焚燒了。頓時想到了點什麼。「豪森。你說好萊塢拍的那些吸血鬼電影。是不是總有一些東西附和事實?前為止。咱們已經知道吸血鬼病毒的感染者懼怕陽光。一般晚上才活動。而狼人病毒地感染者卻能日夜外出。性情也殘暴許多。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怕火!

抓幾個感染者放到武器研發區去。咱們在實驗室看看到底溫度要到達什麼程度。才能消滅這些感染者。另外通知基因研究區的人。試試用旱魃的熱基因。消除感染者身上的病毒。」

豪森聽到丹頓將軍這麼吩咐后。眼前一亮。頓時馬上安排人去辦這些事情去了。

鏡頭轉回東海。孫建聽了楊靖的建議。安排人全面徹查東方市在這半年間參加工作的年輕人。或者是這半年間性格大變地體制內幹部。白宇如果已經整容了。那麼就一定有跡可循。不會無緣無故地突然出現在東南省官場當中。

目前對付白宇也只能用這樣的死辦法了。另外神秘事件處理中心的人也帶著最新的設備。在東方市各個地區開始排查起來。雖然目前對暗黑法師的情況掌握有限。但是從萊恩和史蒂文他們口中得知了一下暗黑法師的習慣。

這是他們從傑瑞斯身上體悟到地東西。暗黑法師相當可怕。如果不是三人常年生活到一起。他們還真不敢跟傑瑞斯一起行動。這些法師頭腦聰里。如同精神分裂症患一般。

這些想象倒是跟白宇很是相近。如果白宇跟這些法師在一起。只怕會過的相當愉快。楊靖目前主要地任務就是把東方市的幕後黑手找出來。然後全力對付道頓家族。

「楊靖。你跑哪去了?我們都回來半天了!」郭芳坐在別墅中等著楊靖。好不容易才看到楊靖出現。頓時氣呼呼的問道。

「我就在下面沙灘上坐著啊!剛才來了一個朋友。陪他在下面坐了會。怎麼了?曾姐接到了沒有?」楊靖笑著問道。

「曾姐現在洗澡。說待會就到街上去逛逛。你的衣服也沒帶吧?下午陪我們一起逛街。到時候給你也買幾套衣服!」郭芳聽楊靖這麼一解釋。頓時脾氣就消了。笑著跟楊靖說了一下下午的逛街計劃后。很是開心的跑到高海濱家去了。

楊靖一個人坐在家裡小半個小時。才看到曾姐跟郭芳走了過來。「喲。楊靖這房子可時尚地很。老高也是的。老是喜歡那些古板的裝潢款式。還是你這裡看著舒服一些!」

「你喜歡就讓人重新把房子給裝修一下唄。反正老高也不敢說什麼。曾姐你可是當家大姐頭啊!」楊靖笑著起身跟走過了地曾珍輕輕抱了一下后。這才打趣著說道。

「免了吧!我在安南住著假似的。沒必要浪費那個錢了!你回東南省了。也不到安南去看看曾姐。大不了機票錢曾姐出嘛!」曾珍笑著看了看依偎在楊靖身邊地郭芳。很是爽朗的說道。

當年看著這兩個小傢伙長大。沒想到世事變遷。十幾年的功夫。大家的境遇竟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記得那個時候跟著楊靖去收牙膏殼。要不是高海濱堅持。只怕曾珍都放棄了。

一念之差。就差點導致未來幾十年生活的天地之別。這樣的決定果然不是婦道人家能做主的。就現在高海濱還不斷拿這個事情笑話曾珍。

「東方市太多事要忙了。再加上剛參加工作就脫崗看親友也不太好。反正今後總歸要回安南的。到時候咱們不就又住到一起了?」楊靖笑著這麼一說后。曾珍也不多磨嘰了。

「老高中午要跟南方新科的王總吃飯。新科手機和真愛vcd都要在這段時間投產。目前事情多。咱們就到外面隨便找個地方吃一頓飯吧!」曾珍說著把自己手上的包包掛在肩上。挽著郭芳的手走出了別

看曾珍的穿著。雖然身上的衣服沒有具體品牌的標識。但是楊靖知道這些衣服絕對不會簡單。珍海集團本身就在南江省有一個服裝公司。裡面不少設計師都是從英格蘭和高盧請回來的。相當有實力。曾珍的衣服應該都是這些設計師專門手工打造的。在衣服裡子裡面有這些設計師地獨特印記。一般人花錢都難以買到這些手工打造的衣服。當然這是對一般人而言。

「身邊整天都圍著這些保鏢。感覺人都與社會脫節了。好久沒上街購物了。這次還得好好過過癮。楊靖乾脆咱們進入市區。讓他們在遠處跟著就行了。有他們在身邊這麼一站。咱們還買什麼買啊!什麼興緻都沒了!」曾珍指了指前排的西裝大漢。很是不開心的說道。

楊靖聽到曾珍這麼說。也覺得走在大街上。身邊圍著幾位身穿西服帶著墨鏡的保鏢。確實有些騷包了。現在雖然不少外商在華夏都這副德行。但是自己怎麼看怎麼彆扭。

「行!反正東海市的治安環境還不錯。咱們到金陵路去看看。那裡可是東海最為繁華地購物街了。」楊靖說著對前面地保鏢吩咐了幾句。讓保鏢們在遠處開車跟著就行了。沒必要圍在身邊。

本來楊靖儲物戒指中有的是衣服。楊靖的換洗衣服在儲物戒指中有的是。但是跟著郭芳一起。又不能憑空變出來。所以只能陪著她們出來買衣服。反正在家裡閑著也是閑著。

三人在金陵路上下了車。看了看手中的表。已經臨近議還是先找一家飯店解決飲食問題之後。再到街上好好逛

曾珍對這裡倒是很熟悉。畢竟一年也有不少時間呆在東海。沒事就會到街上來逛逛。聽到郭芳說先吃飯。馬上說附近有一家倭國人開的料理店還不錯。特別是壽司和生魚片。配上倭國運來地芥末。確實很好吃。

楊靖對吃倭國菜沒什麼意見。反而有興趣去看看這家倭國人開的店鋪。聽曾珍說這個店鋪是倭國反戰人士開地。他們對於先祖侵略華夏的行為感覺到深惡痛疾。算是倭國民間親華人士。

三人步行了沒多久。就來到了這一家位於岔道口的櫻花料理店。看著異國風情裝修的3層小樓。郭芳很是驚奇的看著這個料理店。裡面的服務生全部身穿和服。頭髮盤上去如同屏風一般。臉色地粉底打的很厚。顯得各位蒼白。嘴唇卻異常殷紅。如同嗜血的妖精。

「她們是倭國地藝妓。就是這副打扮。這些年來倭國人在華夏投資了不少工廠。不少企業的總部就在東海。因此這家料理店地生意一直以來都不錯。因為裡面的東西全是從倭國運來的。所以價格相當昂貴。華夏人來這裡消費的相對較少。

上回我也是跟著老高陪一個倭國客戶到這裡來吃了一頓。感覺這裡不錯。所以就帶理店的老闆問了聲好。

還好這店鋪的老闆對曾珍有印象。畢竟上回陪曾珍和老高過來的倭國客戶。在倭國就相當有名。因此料理店的老闆對曾珍和高海濱都有印象。此時看到曾珍帶著一男一女進來。馬上出來對曾珍鞠躬問好。

「介川先生。請給我們準備一處靜室。可以的話。我們想請你親自為我們準備食物。你的手藝真的很不錯!」曾珍對介川說完之後。介川很是恭順的點頭說了聲是后。馬上帶頭領著曾珍向樓上走去。

倭國的古典房屋。幾乎全是木欄式的推拉門。房間裡面鋪墊了榻榻米。進門后需要脫下鞋子。換上料理店準備的一次性紙拖鞋。楊靖不是第一次吃倭國料理。因此對這些程序也不陌生。教著郭芳把鞋子換好。拿著一個海綿坐墊放在矮茶几邊后。就這麼坐了下來。

曾珍沒想到楊靖對倭國料理店也這麼熟悉。笑著點了幾個介川的拿手菜后。讓他安排幾名藝妓過來。讓郭芳感受一下異國風情。這些藝妓雖然跟鬼似的。而且跳的舞蹈根本就看不懂。但是這好歹也是人家的國粹。就如同華夏的京劇一般。雖然倭國的藝妓不能跟華夏的京劇對比。但是這個意思是一樣的。

郭芳對倭國的認識。還處在戰爭時期。從電影電視上看攝的抗戰電影。對於倭國人郭芳倒也說不上有多厭惡。畢竟已經過去幾十年了。但是對那些漢奸。郭芳確實深惡痛絕。恨不得回到幾十年前。把那些叛徒全給殺了。

三人等了一會。就聽到外面傳來敲門聲。楊靖叫了聲請進后。木欄門被推開來了。六名身穿和服。肌膚雪白的女人躬著身子慢慢走了進來。在拖鞋區把木屐脫下來后。對著在座的三人行了一禮。這才走上榻榻米。

藝妓穿的和服。下擺開的很寬。能夠很輕鬆的看到裡面那潔白的大腿。當然在更上一點的地方。有著貼身的外褲把裡面的春色給擋住了。唯一能呈現出來的就是藝妓那白色如雪的臉龐和白皙的四肢。

看來能成為藝妓也不是一般人隨便能行的。僅僅從皮膚來看。她們這些女孩的肌膚就不比自己在沙灘見到的那兩個女孩子差。論白皙程度。這些藝妓似乎更勝一籌。

房間里兩名藝妓在搗鼓著倭國的樂器。另外四名藝妓則隨著音樂翩翩起舞起來。郭芳對這些動作慢騰騰。絲毫沒有勁爆感的舞蹈沒有太大的興趣。反而曾珍和楊靖看的比較認真。

「八嘎!為什麼介川不給我們倭國人下廚。卻去討好該死的華夏人!」一聲咆哮頓時打斷了楊靖的好心情。雖然看不太懂這些藝妓的表演。但是媚肌膚似雪的姑娘在這裡大展美腿秀。不好好看看。還真對不起自己花的這些錢。

嘩啦!木欄門被人用大力氣粗暴的打開來。幾名喝的有些高的倭國人穿著和服走了進來。看到裡面正在表演的藝妓。很是生氣的大聲用倭國話喝罵起來。

「你們說話大聲就能證明倭國人有理了嗎?什麼素質!就你們這樣也配欣賞藝妓的表演!」楊靖一段中文說出來后。在場的所有倭國人都不做聲。死死的看著楊靖。

能在華夏工作的倭國人。大多都能說華夏普通話。楊靖如此羞辱人的話說出來。頓時把這幾個倭國人給激怒了。正準備上前收拾楊靖的時候。介川走了進來。 半天時間過去了,隊伍不過剛剛穿過這片原本屬於居民商住區的一半。這個時候,天色已經逐漸昏暗了下來。

一間已經破損,可多少也還算完整的寬敞平房,成了一行逃難者的暫時落腳點。在屋門前牢牢頂上一塊破碎的水泥塊后,雷成便倚著懷裡的突擊步槍,悄悄從衣袋裡摸出一片被掰碎的巧克力,遮掩著塞入口中。

隨身的乾糧已經全部分發給了這群可憐的人。剩下兩塊軍用巧克力是自己身上最後的熱能維持。雖說改造后的身體已經擁有強悍的力量,可是如果沒有足夠的食物作為支持,雷成恐怕也只能活活餓死。

糖塊含在口中慢慢融化的感覺非常愜意,也淡化了胃袋裡那種因為消化而帶來的酸痛。對於勞累了一天的人來說,這實在是一種極其難得的享受。

夜幕,在慢慢降臨。人群中的噪音也在逐漸消失。勞碌帶來的困頓和疲乏,使得他們僅僅只在滿足飢餓最低要求的同時,也迅速地進入了恐懼無法騷擾到的夢鄉。

雷成仰脖灌了一口清涼的飲水,滋潤了有些發乾的喉嚨后,便緊緊擰上壺口的蓋子,拎起手中的步槍,輕輕挪開門口的堵塞物,慢慢走出了陰暗的小屋。

撲面而來的濕冷空氣,使得雷成精神一振。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四周的動靜后,他最終選擇了一處零亂的廢墟,作為自己的隱蔽點。

距離逃難者們休息的小屋不遠的角落裡,有一灘已經發黑的污穢硬塊。遠遠聞去,一股濃郁的刺鼻血腥,將附近的空氣粘染得混濁不已。

那是一包從地下室帶來的碎肉和血漿。進入房間之前,雷成非常小心地把它們灑在了地面上。至於那些剩餘的殘血,則從潑灑處一直延伸到房間的門口。。。。。。

兩隻信步閑散的人面獅慢慢走了過來。它們顯然是被充滿食物氣息的血腥所吸引。雖然在臨近血肉之前,它們一直保持著相當的警惕。但是,卻也無法抵擋從暗處飛來的子彈。

怪物的弱點的頭部。只要擊中頭部或者直接將其頭砍下,那怕再強悍的怪物也只有死路一條。這是雷成從無數次血肉交搏的戰鬥中得出的最寶貴經驗。雖然,他並不知道這究竟是為什麼。

子彈剛一出膛,他便已經操起手中的碳鋼戰刀一躍衝出了隱蔽點。朝著躺在地上四腳亂抓的人面獅狠狠劈下。。。。。。

兩塊瑪瑙。但是其表面卻沒有那種血色透出的晶瑩。這樣的石頭,顯然不能滿足那個神秘聲音的要求。

隨手把瑪瑙扔進貼身的布袋,雷成再次潛身縮回自己的隱蔽點。

夜,還很長。狩獵,也才剛剛開始。。。。。。

兩個小時過去了,數十隻被血腥吸引而來的怪物,在雷成的刀下一一變成了無頭的亡魂。面對改造后實力大增的這尊殺神,它們幾乎連抗拒的力量也沒有。

然而,雷成並沒有從一顆顆滿是腦液血漿的頭顱中,找到任何自己想要的東西。

那個聲音說的沒錯。品質上佳的誕生石,實在少得可憐。

儘管有些失望,可是雷成仍然還是面無表情地躲到了牆邊的角落。自己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只要能活,他已經顧不上那麼許多。

突然,從遠處傳來一陣瓦礫和沙石被碾壓后發出的碎裂聲。很慢,很輕,而且具有很強的交替節奏。聽上去,與人類的腳步並無二異。

雷成仔細地捕捉著聲響的每一個音節,手中的突擊步槍也死死瞄準了街口的方向。在他看來,根本沒有什麼比得上一塊優質魔石來得重要。更何況,自己已經用生命證明,兩隻腳的老虎和鱷魚,其餘遠比吃人的怪物更加來的兇殘。

沒錯,街口走來的,的確是一個人類。只不過,看上去,「她」的外表顯得是那麼古怪和詭異。

那是一女人。

高聳的乳房和凹凸的曲線,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可是,她卻沒有沒有穿任何衣服。除了大腿根部遮擋私處的一塊布料之外,渾身上下再也找不出任何能夠阻礙視線的東西。

這個女人長得很漂亮。面部五官與臉形之間的搭配恰到好處。再加上柔美的身材和赤裸的全身,以及胸部那兩團高高隆起的小丘,簡直足以使任何男人為之瘋狂。

雖然有些驚訝,可雷成仍舊還是將女人的腦袋,鎖定在了瞄準鏡里十字的中間。微微彎曲的手指,也牢牢緊靠在槍機之上。稍一發力,充滿死亡問候的子彈便能呼嘯著脫膛而出。

雷成不會亂殺人,這樣做,有著他自己的原因。這個女人雖然漂亮,然而在她的身上,卻有著雖然屬於人類,但是卻沒有任何人能夠接受的東西。

她有四隻手。

每一隻手上,都拿著一把約莫米許長的利刀。從刀刃的外形上看,應該屬於那種中古時代的彎刀。

不知為什麼,雷成總覺得,這個女人自己似乎有幾份熟悉。倒不是指她那張漂亮的臉蛋,相反,卻是那詭異莫名的奇特身形。

「我肯定是在什麼地方看到過與之類似的東西。。。。。。肯定!」

這樣的念頭在雷成腦中僅僅只是一閃而過。他的手指便重重扣下了步槍的板機。因為,這個怪異的女人已經走到滿是各種被殺怪物屍體的堆放處,用手中的彎刀切開一個沒有腦袋的矮人肚子,挑出其中的心臟,放到口邊細細品嚼起來。

「鐺——」

脫膛而出的子彈並沒有像預想中那樣擊中目標。而是一頭撞在女人手中的彎刀上,生生砸出一個微凹的淺坑。

雷成沒有失誤。要怪,就只能怪女人的反應實在太快。她似乎能夠察覺到子彈的威脅,在最關鍵的時刻,用手中刀臂將其直接擋下。

槍,只能用一次。因為,發覺對手存在的女人,已經從口中發出一陣猙獰的怪笑,揮舞著手中的鋒利彎刀,朝著隱匿在角落裡的雷成猛撲過來。

抄起碳鋼戰刀的雷成迎面而上,用厚重的刀身死死架住劈頭而下的兩柄彎刀。碰撞之下,他順勢借力將自己的身體反跳數米。重新調整姿勢后,這才斜拖刀口,朝著女人的右面橫掠過去。

他必須這樣做。對方有四支手臂,四把刀。剛才那一擊,如果不是反應夠快,雷成一定會被從側面橫劈過來的另外兩柄刀活活砍成四截。

側面,是女人的弱點。上身龐大的她,轉動似乎有些不甚靈活。只要速度夠快,完全能夠將其重傷。

雷成很快便發現自己錯了。

他的速度的確比女人快得多。橫劈而過的刀鋒,也在女人赤裸的腹部留下一道深沒及骨的傷口。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傷口並沒有像他想象中那樣噴湧出大片的鮮血,而是僅僅只留下一絲淺淺的紅印,便在頃刻間完好如初。

自己的刀,明明已經沒入對方的身體。這是雷成親眼所見的事實。

可是,女人卻好像根本沒有受傷。

怪物對於頭部以外的傷口復原速度很快。雷成非常清楚這一點。但是,複合速度如此之快的怪物,他還是頭一次撞見。

女人沒有給對手任何的思考時間。雖然雷成的身形僅不過滯留了數秒,卻也被斜劈而下的彎刀鐐中腿部,切出一道數厘米長的破口。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