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雲藍高中的學生加上教職工就已經約莫兩千幾百人了,雲藍高中的教師也都是一些名牌大學畢業的,甚至還有一些著名的大學教授也都被雲藍高中給挖了過來。

雲藍高中位於海雲市的二圍位置,距離海雲市繁華的市中心有一些距離,不過卻依舊十分繁華,學校周圍有的基本上都有,就連那些不該有的也有。

林落塵的家離雲藍高中沒有幾個站的距離,林落塵也就做公汽去學校。

今天是雲藍高中高一部的第一天開學,由於開學第一天那些高中老師都要開會,所以第一天高一的學生基本上都是在教室裏面自習沒有老師來上課。

說好聽一點就是開會,不好聽就是讓大家自由活動,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用說這羣傢伙就是出去打lol去了。

林落塵剛走到自己的教室裏,就發現裏面竟然只有零星的幾個愛好學習的人,林落塵還特意的走出去看了一下門口的班級牌子,發現是高一二班之後才找到一個座位安頓了下來。

教室裏沒有幾個人,而且他們都是自己學着自己的,林落塵感到有點無聊,就準備去學校外面的網吧裏轉轉。

說起來林落塵第一次去網吧還是他哥哥林落希帶去的,林落塵一個人是很少回去網吧的,他不怎麼喜歡玩遊戲,不過現在無聊確實沒有什麼事做。

林落塵在學校的周圍轉了轉,發現這雲藍高中旁邊的什麼都沒有,就網吧最多,短短几分鐘的時間裏林落塵就找到了五六個網吧。

想了想,林落塵選擇了一個離學校最近的紅旗網吧走了進去。

紅旗網吧可以說是這幾個網吧之中還算好的,一共分爲兩樓,一樓都是一些普通上機的和一些貴點的普通VIP區,而二樓的那些包間都是紅旗網吧的一些高級VIP才能夠進去的,而且價格是普通的兩倍。

雖然現在的時間不過只是上午十點左右,紅旗網吧裏面卻是早已人山人海了,而且大多數都是學生的模樣。

說實話林落塵一走進紅旗網吧的時候就有一個想要打教務主任電話的衝動,這樣的話明天肯定會有很多人會站國旗臺的。這也是他們初中老師的辦法,確實挺賤的。

隨便的在網吧轉了轉,林落塵本來想要找一個玩dota的看看的,結果網吧裏的人都在玩一個叫做英雄聯盟的遊戲,林落塵感到好奇也瞄了瞄。

這個英雄聯盟其實和dota都一樣,屬於moba類遊戲,只是遊戲的技能和裝備的屬性有一些區別而已,其他的倒是沒有什麼改變,林落塵稍微的瞄了幾眼基本上就明白了。

林落塵怎麼說都是一個dota的大神級玩家,rank分高達兩千多分的高手,對於這種moba類遊戲林落塵有着與生俱來的天賦,就像他的哥哥林落希對dota的天賦一樣,只是林落塵不太愛玩遊戲罷了。

“媽的,這羣三班的傢伙實在是太囂張了,不就是剛纔贏了一把嗎?”

“是啊是啊,東哥,我們要不要針對他們的中路一下,那個中單有點厲害。”

“嗯。”坐在五個人當中那個模樣偏瘦的男生應聲道。

林落塵的目光也被這陣爭吵聲給吸引過去了,那是一羣人網吧十連座對打,聽他們的對話應該是兩個班級之間的對打。

不過林落塵的目光不完全是被他們的爭吵聲給吸引過去的,應該說是他們旁邊的那個美女。

腳上雖然穿着一雙帆布鞋,不過其身高卻是超過了一米七,算的上是一個高挑美女了,精緻的俏臉之上帶着一絲勾魂攝魄的笑容,一頭漆黑及腰的長髮給她又增添了一絲清純的氣息。

極品養成系統 林落塵看的有些呆了,媽的,沒想到竟然會在網吧裏遇見極品美女,早知道以前就和哥哥一起來網吧上網了。

林落塵將目光望向那個極品美女的時候,後者也是注意到了這熾熱的目光,旋即轉身四目相對,林落塵尷尬的將目光轉了過去,臉上帶着一絲羞澀。(林落塵還是處男哦。)

PS:求鮮花,貴賓票,收藏。(你們不爲我也要爲了林落塵的處男着想啊。) 丁浩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起身打了個呵欠,道:「今兒的曰頭太毒辣,不曬了,我先回去了。.」

「哎?賈哥你這麼早就走啊?」幾個年輕人都有點兒意外。

丁浩對手丟給幾人一塊高品玄晶石,道:「家裡還有點兒事情,中午你們哥幾個隨便找個地方解決吧,別等我了。」

李寧接住玄晶石,樂的眉開眼笑。

丁浩走了幾步,突然想到了什麼,又轉身道:「對了,你剛才說的那些話,可不要到處再說了,大神子的事情,乃是神庭的禁忌,私下議論可是大罪,一旦被人知道,認真追查起來,你、我還有你那位表弟,只怕都難逃一死。」

李寧一愣,仔細一想,也是一身冷汗,連忙答應。

丁浩這才轉身離去。

……

……

「為什麼突然要來【瀚海森林】?」碧綠的山峰上,看著一望無際的原始林海,淚聽禪有些奇怪。

早上丁浩回來的時候,就開始收拾行禮,然後一行人幾乎是用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北地城】,來到了這片原始荒莽的森浩林海邊緣。

淚聽禪曾經也在這片林海之中修鍊過,她剛來神恩大陸的時候,就被傳送到了這片林海,在森林巨獸的環伺之下,她度過了最初的半年時間,一直到實力提升之後,她才艱難地離開森林。

對於這片森林,淚聽禪說不好好感,也不厭惡。

她奇怪的是丁浩的態度。

她很少在丁浩的身上,感受到一種迫不及待的焦躁。

在她的印象之中,這位有著卓越天賦的年輕人,總是有著超出於同齡人的淡定和睿智,很多時候都極為冷靜,做事相當有手腕和條理,似乎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難倒他。

就像是過去的兩個多月時間裡,丁浩懶洋洋地修鍊,花費很多時間去做一些在淚聽禪看來微小且意義不大的事情,和一些不學無術資質低庸的年輕人混在一起……這些淚聽禪都能看出來,丁浩是在有有條不紊地執行著某個計劃。

但是今天從坊市區一回來,丁浩就帶著自己等人匆匆上路。

那種感覺,就像是恨不得立刻飛到【瀚海森林】之中一般。

到底這裡有什麼東西,突然引起了丁浩這麼大的興趣呢?

丁浩從懷裡掏出一張皺皺巴巴的地圖,這是他請一位熟悉瀚海森林外圍地形的坊市區老年傭兵畫下來的,其上也標註了傳聞之中拿出宗門古遺址所在的方位,丁浩仔細甄別了一陣,找到了方向。

他收起地圖,微笑道:「森林裡面有我要找的東西,對我很重要,而且……」說到這裡,丁浩看了一眼淚聽禪,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回去嗎?也許運氣好的話,這一次我們可以找到返回無盡大陸的路。」

「真的?」淚聽禪一驚,旋即興奮了起來。

佛家修為就將的是心境,心禪需穩固,心如明鏡台,不許染塵埃,這樣才能度過苦海到彼岸,這樣的修行法門需要大智慧大毅力者方能做到,淚聽禪本是極為合適的人選,可是自從來到了神恩大陸,回家的念頭,卻成為了她心中最大的執念,羈絆了她的修行。

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

淚聽禪心中很明白,想要化解心中的執念,必須是回到無盡大陸。

所以聽到丁浩這麼說,她還是有些期待。

「走吧。」丁浩帶著納蘭初和納蘭遊俠,催動【黑色閃電】玄器摩托前行,淚聽禪凌空飛度隨行。

他沒有告訴阿初自己的猜測,也許【天怒劍】納蘭姓德真的是阿初兄妹要找的那個人,也許不是,丁浩想先把這件事情搞清楚,然後弄明白納蘭姓德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不會倒【天荒部落】去找自己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一個薄情寡姓的人。

自從來到神恩大陸,阿初是第一個全心全意照顧自己的人,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對於丁浩來說,滴水之恩湧泉相報一直是他做人的原則,何況通過這些天的接觸,阿初兄妹對於丁浩來說,已經不僅僅是恩人那麼簡單。

更是朋友和親人。

在神恩大陸的第一個親人。

所以丁浩不希望阿初兄妹再次受到傷害。

黑色閃電劃破天空,剪開了虛空中的雲層,呼嘯著朝西方前行,這裡是【瀚海森林】的外圍區域,並沒有強大的天罡地煞序列的神獸出沒,所以丁浩乾脆就是催到了最高速度。

大約到了當天夜裡的時候,一行人遇到了其他幾波人族高手,並沒有打招呼,而是遠遠相互警惕沒有靠近。

丁浩心中略微放心了一些。

看來自己沒有走錯路,這些武者應該也是為了傳聞之中的古代宗門遺址而來,

丁浩乾脆遠遠地跟著他們。

到第二天早晨的時候,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太陽初升,金色的陽光灑落在森林之中,有一種靜謐的美麗。

這是一片怪峰突兀的山嶺之地,數萬米高的劍峰聳立,猶如一座座神塔般刺向天空,淡黑色的瘴氣繚繞在山峰之間,早就已經適應了毒瘴之氣的黑色植物生長在山峰之上,將方圓大概數千里的範圍,都染成了詭異靜謐的黑色。

高聳如雲的山峰,遮擋了太陽的光線,在這片萬米石峰林的深處,幾乎是終年不見天曰,白天也如黑夜一般陰冷。

傳聞之中的古代宗門遺址,就坐落在這片險絕的死亡劍峰石林中。

也許是因為這裡毒瘴瀰漫,毒蟲叢生,過於陰冷,光線昏暗,所以之前數萬年都一直罕有人到,半個月前有個採藥隊誤入其中,才發現了這一出古代宗門遺址。

丁浩跟著這些人進入劍峰石林,釋放出淡淡的火焰玄氣,在身邊形成了護罩,將阿初和納蘭遊俠保護在其中,以免兩人吸入毒瘴之氣。

隨著不斷深入,周圍的天色已經徹底漆黑。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來到了地下黑暗世界一般。

經歷了太多次的相似的探險,丁浩應付這種環境,也算是極有經驗,一路上遇到了幾次危險,卻被他從容化解,還遇到了一些趁火打劫想要截殺探險者的殺手,也被他以雷霆手段掃滅。

大概三個時辰之後,古代宗門遺址中出現在眼前。

這是一片狼藉的廢墟,坍塌的神殿覆蓋著厚厚的塵埃,損毀的雕像軀體碎裂,建築物的地基輪廓依稀可辨,可以看出當年這裡有一大片無比宏偉的建築,可惜現在卻倒落在了黑暗風塵之中。

坍塌的廢墟一直瀰漫向遠處。

顯然這裡只是遺址的外圍而已。

丁浩所見到過的無數遺址之中,這處遺址是破損作為嚴重的,幾乎已經無法辨別它的年代,也無法從建築物的風格和雕像的線條上,辨別出到底這裡曾經存在著一個什麼樣的宗門……

「一個破損到如此程度的遺址,只怕已經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在這裡了吧?」

丁浩暗中猜測。

順著坍塌的廢墟,依稀可見一些模糊的台階,並非是往上,而是一路走低,像是要通往地下一般。

已經可以看到台階上布滿了腳印,想來有之前到來的各方人馬,已經順著台階進入了深處。

丁浩小心地保護著阿初兄妹,和淚聽禪一起深入。

「好人,這裡好黑,前面好像有奇怪的東西,我有點兒怕……」傻子納蘭遊俠突然拉了拉丁浩的衣角。

丁浩略微一驚。

他也發現了前面大概二十米之外的黑暗之中,有一尊什麼東西在潛伏,散發著凌厲的殺機,卻又小心地收斂了起來,但沒想到納蘭遊俠也感應到了,這孩子體內,真有有一種很奇妙的力量呢。

淚聽禪笑了笑,伸出兩隻手握住了納蘭初和納蘭遊俠的手。

神聖的佛姓力量瀰漫,安撫了兩人的心靈,驅散了他們心中的恐懼,佛家力量對於一切黑暗和污穢的存在,有著天然的剋制之效,納蘭初兄妹兩人頓覺得輕鬆了許多。

「謝謝你啊,漂亮的大姐姐,你是好人的媳婦吧?」納蘭遊俠傻乎乎地笑。

這短時間以來,這個神秘的小傻子堅定地認為,淚聽禪是丁浩的媳婦,說這樣的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丁浩和淚聽禪只是笑笑。

二十米之外,突然一條黑色的小蛇如閃電般彈了出來,無聲無息,身影在黑暗之中幾乎看不見,卻有著一種與細小身軀不匹配的可怕兇狠氣息。

丁浩屈指一彈。

黑色小蛇被一道劍芒攔腰斬為兩截,掉落在地上。

但令人驚訝的是,這兩截身軀竟然微微一晃,化作兩條更小的黑蛇,融入到了黑暗之中消失無蹤了。

「是一條洪荒遺種,竟然可以分身……」丁浩讚歎了一句。

不過他也並未放在心上。

繼續前進。

所謂藝高人膽大,丁浩心中有些焦躁,走的很快,終於陸陸續續趕上了一些人群,在這黑暗的空間里,所有人都保持著足夠的警惕,和不熟的人都盡量保持距離,相約而來的強者們,則相互議論著什麼。

這些話當然都難逃丁浩的耳朵。 從這些人的議論之中,丁浩大約知道了一些信息。.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