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吼」

看到雲峰還要去追擊寧罪,劍龍再次對著雲峰吼叫了一聲,身影盤旋在天空,攔住了雲峰的去路,張口對著雲峰,數把劍影,從劍龍的最終吐出,刺向了雲峰。

「乒乒乒」

見狀,雲峰連忙轉動身體,使得自己的身體停了下來,手中的破雲劍連忙揮動,擋住了劍龍的攻擊。

「這個畜生,還真的難辦」

雲峰的目光微沉,看著不遠處虎視眈眈的劍龍,心中暗自說道,這個劍龍不是他能夠對付的,但是如果讓寧罪跑了,雲氏家族要追究他的責任,現在讓他也有些難辦起來。

「雲峰長老,快向家族傳信支援啊!」

一位實力稍強的青年,對著雲峰連忙喊了一句,他們也看得出來,雲峰非常畏懼這條劍龍,但是眼看著寧罪的身影馬上消失,他們也著急起來。

聽到青年的聲音,雲峰並沒有理會,現在他找家族的支援,回去之後難免會讓其他人笑話。

「你們幾個,將周圍雲氏家族的人集結到這裡,攔住這條劍龍,我去追擊寧罪」

雲峰看了看周圍受傷的那些青年,對著他們再次吩咐道,雲峰想要追擊寧罪,非得有人來幫忙攔住劍龍,不然想要追上寧罪,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話音落下,雲峰再次朝著寧罪所前往的地方飛去,而那條劍龍,也在這個時候,再次朝著雲峰衝去,想要攔住雲峰。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那些受傷的雲氏家族青年,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武器徑直的打在了劍龍的身上。

「吼」

看到雲氏家族的那些青年,朝著自己攻擊,劍龍再次吼叫了一聲,張口便是吐出了數百道劍影,朝著雲氏家族的那些青年刺去。

「砰砰砰」

數道撞擊的聲音,響徹起來,那些雲氏家族的青年,連忙將武器擋在他們的身前,與那些劍影撞擊在了一起,同時一位青年還在儲物戒中取出了一樣圓錐形的東西,下面有個環,對著天空拉動了一下。

「砰」

一道巨響,從天空響起,絢麗的煙花,在這片山脈之上格外的顯眼,就連數百裡外,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不好,他們叫支援了」

遠處的寧罪,在聽到那聲巨響之後,連忙看向了身後的天空,當寧罪看到那道煙火的時候,眉頭緊皺,速度也加快了一些。

劍龍並沒有被那道煙花打擾,它畢竟沒有什麼靈智,只懂得保護寧罪,所以在擊退那些青年之後,身影一轉,追向了雲峰。

雲峰的速度雖快,但是他根本不是劍龍的對手,龍在天空幾次扭動身體,就已經是來到了雲峰的頭頂,張口朝著雲峰的腦袋便是咬了下去。

「畜生,滾開!」

看到頭頂的這一幕,雲峰算是徹底的被激怒了,對著劍龍怒罵了一句,手中的破雲劍刺出,朝著劍龍的嘴中刺去,似乎根本不怕被劍龍一口吃進肚子之中。

「轟」

一道撞擊的聲音響起,雲峰的身影,消失在劍龍的嘴中之後不久,便是隨著一道巨響,從劍龍的頭頂沖了出來,徑直穿過了劍龍的身體。

「吼」

這一次,不僅是雲峰惱怒了,就連劍龍,似乎也在被雲峰傷到之後,惱怒了起來,張口便是吐出了數不清的劍影,同時扭動著身體,將尾巴拍打在了雲峰的身體之上。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砰」

一道巨響傳出,雲峰將體內的元氣能量,連忙擋在了身前,形成了一道能量屏障,那些劍影盡數被阻擋了下來,雖然劍龍體型大,但是這種劍影的攻擊,卻並沒有多少的威力。

不過讓雲峰沒有想到的是,那劍龍的尾巴,也朝著他攻擊了過來,使得剛剛阻擋完劍影,沒有來得及防備的雲峰,徑直被劍龍的尾巴掃中,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雲峰的身體,朝著地面飛了過去。

雙喜盈門 「雲峰長老!」

看到雲峰長老被劍龍直接打飛了出去,周圍剛剛趕過來的幾十位雲氏家族的青年,一臉吃驚和擔心的喊了一句,目光也看向了身前的劍龍。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畜生,兄弟們,設置陣法,將它給殺掉,為雲峰長老報仇」

為首的那位青年,沖著身後的幾十位青年怒喝了一句,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在這時催動了起來,在那位青年的腳下,一種奇異的圖案出現,自行旋轉著。

聽到青年的聲音,其餘的那些青年也是一樣,沖了上去,將劍龍包圍在了中間,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地面之上,也形成了一種奇異的圖案。

當這些圖案出現之後,幾十道淡紅色的元氣能量,從那些青年的手中湧出,最終聚集在劍龍的頭頂位置,形成了一個淡紅色的牢籠,將劍龍巨大的身體困在了裡面。

「吼」

看到自己被困在一道陣法中,劍龍頓時大吼了一聲,身體朝著外面衝去,想要衝破這道牢籠,碩大的身軀扭動之後,徑直撞在了屏障之上。

「轟隆」

一道巨響在劍龍撞擊在陣法屏障之後,響徹在山峰周圍,強大的震動感,使得地面的積雪,朝著山峰的下方快速涌去。

強大的撞擊,並沒有使得那道屏障有絲毫的裂痕,反而劍龍的身體,在半空中微微搖晃了幾下,顯然是剛才的撞擊太過於猛烈,自己都有些吃不消的感覺。

「哼,這是我們雲氏家族的困仙陣,就算你有三頭六臂,也別想從陣法中逃出來!」

看到劍龍試圖衝破陣法,剛才趕過來的為首的那些青年,對著劍龍冷哼了一聲說道。

「嗡」

就在青年的話音剛剛落下,在困仙陣周圍的屏障,卻在這時快速的縮小,很快,將劍龍的整個身體包裹了起來,緊緊的包裹著,任憑劍龍如何的扭動身體,都沒有辦法撐開。

「快,斬殺了這個畜生!」

看到劍龍沒有辦法反抗,從天空中掉落在了地面,之前說活的青年,沖著周圍的青年喝道,而那些青年在聽到那道聲音之後,瞬間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朝著劍龍沖了過去,手中的武器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刺入了劍龍的身體之上。

「吼」

疼痛感,使得劍龍發出了嘶吼般的聲響,如今它很想扭動自己的身體反抗一下,不過周圍的屏障,根本不給它絲毫反抗的機會。

隨著幾十道攻擊刺中劍龍的要害,劍龍的反抗也微微的減弱了許多,原本淡紅色的身體,也在這時變得虛幻起來,最終化為了一股能量,消失在了這片空間之中。

「雲峰長老,您沒事吧」

看到劍龍被他們徹底的斬殺,那位青年也是鬆了口氣,隨即轉身看向了一身狼狽的雲峰,連忙沖了上去,對著雲峰詢問道。

「雲髻,我沒事,沒事,趕快去追那個寧罪,別讓他離開的崑崙山脈,不然我們想要抓住他,就困難了」

雲峰從地面上站起,扶著身前雲髻,連忙對著對方吩咐道,剛才他被劍龍的那道擺尾,傷了內臟,現在的他,根本無法催動體內的元氣能量,所以現在只能依靠這些青年去追擊寧罪。

「嗯,放心吧雲峰長老,我們一定將那個人給抓住,然後殺了他!」

雲鬢對著雲峰點了點頭,隨即對著雲峰表態說道,同時也打算斬殺了寧罪,那雲濤與他是多年的朋友,兩人從小就一起玩耍修鍊,現在雲濤死了,對他來說寧罪也是恨之入骨之人。

聽到雲鬢的話,雲峰沒有回應也沒有說話,因為雲峰現在不能表態,如果是他授意殺了寧罪,到時候族長怪罪下來,他是擔待不起的,所以只能依靠這些青年的手,殺了寧罪。

說著,雲鬢對著周圍的那幾十道身影擺了擺手,同時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率先朝著東側天空飛去,想要趕緊的找到寧罪,不能讓他出了崑崙山脈,而其餘的幾十道青年的身影,也在這個時候催動體內的元氣能量,準備追擊寧罪。

「砰」

然而就在雲鬢的身影剛剛來到半空,一道撞擊的聲音,卻是從天空中傳了出來,隨即雲鬢的身影,便是從天空掉落向了地面,狠狠的摔在雪堆之中。

「噗哧」

一口鮮血,從雲鬢的嘴中吐了出來,就這麼簡單的一擊,雲鬢已經是直接失去了戰鬥的能力,強行起身幾次,都沒有能夠從地面站起來,而且臉色也變得異常蒼白。

「誰!是誰,出來!」

看到雲鬢的身影直接落入了地面,周圍的那些青年,頓時傻眼般的站在那裡,因為他們根本沒有看清楚是什麼人出手,甚至連人影都沒有看到,雲鬢的身影,他們也只是看到了一道殘影,就成了這般模樣,一位率先反應過來的青年,連忙沖著天空喝道。

「雲鬢兄長,你怎麼樣」

另外一位青年,連忙沖向了雲鬢的身旁,對著雲鬢詢問道,不過當他看到雲鬢的情況之後,一臉的吃驚。

雲鬢的實力是在靈仙中期,放眼乾坤大陸,那也是能夠位列強者之中了,但是一擊就能夠將雲鬢打成這個樣子,不知道對方的實力,要到那種恐怖的級別。

「小,小心」

雲鬢嘴中一直吐著鮮血,說了半天,也只說出了這兩個字,隨即便是頭一歪,暈倒在了地面上,也在這時,一旁的雲峰,臉色蒼白的走了過來。

少奶奶每天都在洗白 「雲峰長老,現在怎麼辦,那個人到底是誰,您看清楚了嗎?」

那位青年看到雲峰之後,連忙對著雲峰詢問道,現在他也有些慌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先給雲鬢吃一粒丹藥,維持住生命,讓他們保持警惕,先別去追那個寧罪了,準備向家族要求支援」

雲峰眉頭微皺,思索了片刻,對著身前的那位青年吩咐道,雲峰現在顧不上那麼多了,他如今根本不能夠催動體內的元氣能量,一旦催動,就是自毀體內的經脈,所以現在他只能夠向家族要求支援,就連他都沒有看清那個人的身影。

「呼」

就在雲峰的話音剛落,一道風聲,突然間出現在了幾十位青年的中間位置,隨即一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嘴角微笑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上,殺了他!」

看到那位中年男子的出現,一位雲氏家族的青年,對著那位中年男子,頓時低喝了一聲,手持一把長矛,便是沖向了那位中年男子,身影騰空,長矛刺向了那位中年男子的腦袋位置。

「嗡」

感覺到周圍有人向他進攻,中年男子的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手掌微微的上抬,似乎根本沒有將那位青年的攻擊當一回事,隨後,讓周圍所有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向中年男子攻擊的青年,身體如同被定格一般,停留在了半空,中年男子抬起的左手微微一握,那位雲氏家族的青年,瞬間身體化為了一粒粒粉末,消失在了空中,就這樣,如此簡單的就處理了一位雲氏家族的青年,一時間,周圍那些原本要衝上去的青年,都停了下來,不敢動彈,生怕下一個死的就是他。

「我們是雲氏家族的人,你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殺我雲氏家族的人」

雲峰的實力是這裡最強的,立即站了出來,對著那位中年男子冷聲詢問道,同時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催動了起來,如今這種場面,自然是保命要緊。

「殺你們雲氏家族的人又如何」

中年男子的目光看向了雲峰,嘴角依舊是陰冷的笑容,看上去讓人有種後背一涼的感覺,使得雲峰也朝著身後退了兩步。

「使用困仙陣,困住他!」

雲峰在後退了之後,連忙對著站在中年男子周圍的那些青年喝道,困仙陣的威力他是知道的,就連那條劍龍都能夠困住,更別說是一個人了。

聽到雲峰的聲音,那些青年一刻都不敢耽誤,連忙將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起來,念起了陣法的咒語,瞬間,他們的腳底,都出現了一個個奇異的符文,幾十道淡紅色的能量光柱從他們的手中爆射而出,聚集在了中年男子的頭頂。

「嗡」

隨著一道嗡鳴聲響起,在那中年男子的周圍,出現了一道淡紅色的屏障,屏障如同織網一般,在形成之後,朝著中年男子所在的地方縮小,想要像困住劍龍一樣困住中年男子。

「雲氏家族果然是落沒了,這樣小伎倆的陣法,都敢拿出來」

看到周圍的陣法,中年男子諷刺的聲音,緩緩的傳了出來。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隨著中年男子的話音落下,中年男子的身體周圍,頓時出現了一股股的黑色能量,將中年男子的身體包裹在了中心,片刻的時間,已經是看不到中年男子的身影。

「你竟然是魔教中人,我們雲氏家族素來不參與正魔之間的鬥爭,你來我們崑崙山脈做什麼?」

看到中年男子身體周圍包裹的黑色能量,雲峰瞬間明白了對方的身份,這種黑色能量是魔教獨有的能量氣息,不過雲峰不解的是,這魔教的人,突然來他們崑崙山脈做什麼。

豪門暖媳 「殺人」

就在雲峰的詢問聲落下,中年男子從黑色能量中發出了一道冰冷的聲音,包裹在中年男子周圍的黑色能量,也在這時緩緩的散去。

「哼,口氣不小,我們雲氏家族與世隔絕已有數百年之久,真當我們雲氏家族是吃素的不成?將他困住,向家族求援!」

雲峰聽到中年男子冰冷的話,如果放在之前,雲峰肯定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他還害怕這位中年男子會出手殺了他,畢竟這位中年男子的實力,他還是非常忌諱的,不過現在,中年男子已經被困仙陣給困住了,他就算現在罵了對方,也不會擔心生命危險。

聽到雲峰的命令,那些施展陣法的青年,連忙加快了速度,將那周圍的網狀屏障縮小。

而另外一位青年,則是從他的戒指中,取出了一隻虛幻的淡紅色玉石,直接捏碎,一股淡紅色的能量從玉石中湧出,隨後消失在了空間之中。

「轟隆」

就在那道淡紅色的能量剛剛消失不見,一道轟鳴聲便是從陣法中傳了出來,之前包裹在中年男子周圍的黑色能量,瞬間朝著周圍擴散,與那陣法撞擊在了一起。

「咔嚓」

一道破碎的聲音響起,那些如同網狀的陣法屏障,也在瞬間,支離破碎,化為一道道的能量,消失在了空間中,那些周圍的雲氏家族的青年,直接被震退了數十米的地方。

震撼,震驚,雲峰的目光如同獃滯一般的看著那位身穿黑袍神秘的中年男子,那位之前捏碎玉石的青年,渾身發抖的看著再次現出真身的中年男子,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我說過,我的目的,就是殺人」

中年男子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消失不見,只傳出了一道聲音,迴響在周圍的空間中,而那些被震退的雲氏家族的青年,身影一個個的消失不見,化為一片粉末,就連中年男子的一擊攻擊都沒能抗住,甚至看不清中年男子的身影,就已經被斬殺在那裡。

幾十位青年,雲氏家族的年輕一輩,瞬間,只剩下了之前被打昏過去的雲鬢和捏碎玉石的青年,還有一位雲峰長老。

「你,你要做什麼,這裡,這裡是崑崙山脈,你如果殺了我們的話,雲氏家族的那些強者,肯定不會饒了你!」

之前捏碎玉石的青年,看到中年男子的身影停了下來,不過目光卻是看向了他,青年的身影連忙朝著後方退去,同時對著中年男子結結巴巴的說道,顯然心中已經是對中年男子,產生了足夠的恐懼。

看著那位一直後退的青年,中年男子的嘴角上揚,冷笑了一聲,隨即手指便是彈出了一道黑色能量球體,朝著青年快速飛了過去。

青年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已經是忘記了自己還是一名修仙者,就連催動體內的元氣能量阻擋攻擊也都給忘記了,一時間站在那裡,看著那細小的黑色能量在他的眼中不斷放大。

「砰」

就在中年男子的攻擊,快要打中青年的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了青年的身前,將青年的身體擋在了身後,一股強悍的能量從他的體內湧出,注入到了一把淡紅色的長劍中,瞬間與那到黑色能量撞擊在了一起。

「雲峰長老」

獃滯的青年終於在一震巨響中回過了神來,看著身前站著的那道身影,眼神中滿是震驚和感激之情,對著身前的身影喊了一句,出現之人,正是之前站在一旁的雲峰。

「快走,快離開這裡,回雲氏家族報信,讓族長他們趕快過來」

因為之前與劍龍戰鬥而受傷的雲峰,此時的臉色異常蒼白,之前就經脈受損,現在強行運轉體內的元氣,自然不會好過到那裡,對著身後的青年連忙大喝了一聲,目光再次警惕的看向了身前的中年男子。

「呵呵」

中年男子看到身前發生的這一幕,輕聲笑了起來,就在中年男子的笑聲剛剛落下,中年男子的身影便是消失不見,就連殘影都找不到,一時間雲峰的眉頭緊皺,警惕的轉著身體,看著周圍的情況。

「啊」

就在雲峰在尋找中年男子的下落時,一道慘叫的聲音,從不遠處的地方傳了出來,正是之前準備逃離這裡的那位雲氏家族倖存的青年,不過現在,他已經不再是倖存者,與那些青年一樣,化為了粉末,消失在了空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