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果然,打開棺材后八姨太從傅老九的身下摸出一個木頭盒子,打開一看,裡面正是高戰所要找的地契和賬本。

操她姥姥的,沒想到這女人如此精明,老子在外面翻騰了半天,原來東西藏在這裡!

「怎麼樣,我藏在這裡嚴密吧?有我死鬼老公護著,誰也搶不走!」八姨太有些自滿地說。

「很不錯!」高戰接過東西仔細地看了一遍,然後從裡面抽出一點零頭扔給八姨太道:「這些給你!」

八姨太撿起一看,臉色驟變道:「你不講信用,你答應我的不是這些!」

高戰冷笑:「你不是說過了嗎,我是個警察,而警察比真正的流氓還要黑!你這麼聰明一個人,怎麼會犯這麼大的錯誤?」

「你,你,你無恥!」

「再罵一句我把你的舌頭割下來!別他媽以為我會跟你一夜夫妻百日恩,跟你上了床就會讓著你,告訴你,男人的事永遠不會被一個女人左右!」高戰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走了出去,到了外面冷酷地和尚們說:「多念經,少說話,當心自己連和尚都做不成!」然後撒下一大把鈔票,大笑著猖狂走人。

一本正經的和尚們見他一走,慌忙跑過來撿鈔票,大叫著:「這張是我的,是我的,不是,是我的才對!」整個靈堂亂成一團糟。

而此刻就在後面,八姨太正在歇斯底里地罵著:「高戰,你是個混蛋,你是個最大最大的魔鬼!」其聲音的音量和她的**聲有的一拼。邪神歸來:第683章抽你丫的飛盧小說網b.faloo.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快速充值:1、網銀充值>>2、神州行卡充值>>3、支付寶>>4、簡訊充值>>5、免費贈vip點必讀小說:二次元火影海賊完本小說小提示:手機用戶若無法閱讀vip章節,請訪問:飛盧手機小說網(wap.faloo.com)閱讀

【註冊飛盧會員無彈窗廣告-註冊 一串數字撥過去,電話里響起了落小雲懶洋洋的聲音:喂,誰啊——

快來我這邊。洛雨告訴了落小雲自己現在的位置。

落小雲一聽這大晚上的還要出門,心裡一百個不樂意,但是聽洛雨氣急敗壞的口氣,這才漫不經心開始叫人。

話說你又收拾了誰呀?落小雲一邊穿衣服一邊繼續和洛雨講話,沒去找繆老爺子?

這件事暫時不要告訴他的好。洛雨也有自己的主意,再怎麼說自己有一個身份是國家的人員,繆興海再怎麼說也只是一方的地下勢力,有些事情還是需要自己掌控的好。

是個日本人,應該和櫻花社有關係。

聽到這句話,落小雲一下子跳了起來,急忙問道:你確定是日本的那幫豬?這麼久沒他們的動靜,還以為他們把腦袋都縮回去了呢。

知道是日本人後落小雲的速度快了不是一星半點,兩輛車的人沒多久就到了,比洛雨預算的時間快了不是一星半點。

那群小流氓看到從車上走下來的十幾個膀粗腰圓面露凶光的壯漢后一個個腸子都悔青了,自己沒事做要貪那幾個錢幹嘛。

這些人一看就不是善渣,一個個穿著白色的彈力背心,肌肉鼓鼓的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目光桀驁不馴,更加恐怖的是這群人人手一把開山斧,斧刃上好像還有一絲絲暗紅的顏色。

就是這群人?落小雲大手一揮,全給我砍了,留下個會講話的就行。

聽到落小雲這句話,當場就被嚇暈過去幾個人。

洛雨攔住了落小雲,指出了躺在地上渾身是血抽搐不止的那個人才是正主。

其他人先放了。 噩夢卡牌館 洛雨深深看了這群地痞,好自為之。

這句好自為之的含義除了洛雨,估計沒有第二個人懂了。

要是讓史克強知道自己的手下曾經雇傭過這些人,大概這群人都會慢慢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掉,這個就不是洛雨能控制的了。

原本還以為來了有一場惡戰的,落小雲連槍都帶了,現在難免有些喪氣,把那個血淋淋的日本人扔進車廂后問洛雨:就這麼一個?

洛雨點點頭:先弄回去,別弄死了,找個醫生給他看看,過會兒我還要問他話呢,城西頭有家印度阿三開的診所蠻便宜的,就送去那兒,你們先帶他去,過會兒我去開發區找你。

看落小雲鬱悶的樣子,洛雨嘿嘿笑著:這後面有條大魚,不會比日本的那條油輪瘦多少。

那你現在不去?落小雲上車前見洛雨站在原地不動,好奇地問。

洛雨點點頭:找個人,估計比你晚半小時。

送走了落小雲一行人,那些地痞們個個哭喪著臉,翻過來哀求洛雨了:老大,你放了我們吧,我們也不知道他和你有仇。

嗯,我知道的,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嘛,不怕不怕。洛雨手中玩著他的那把沙鷹——落小雲怕有意外特意帶過來的。

看著那碩大無朋的殺人利器,領頭的壯漢艱難地咽了口吐沫:老大,你就發那個過我們吧,求你了。

洛雨原本也沒打算難為他們,手中的槍口有意無意在這個壯漢的褲襠上下來回移動著:放你們走,簡單呀,你們每個人留下——

那個槍口總在自己的兩腿間瞄準著,壯漢心頭滲得厲害,生怕洛雨一不小心走火自己下半輩子就算是交代了,結結巴巴地說:老大你說吧,留下一隻手沒問題,只要能留下我們的命。

聽說要留下手,頓時有幾個人的臉色就變了。

看這個壯漢這麼主動,洛雨也很是好奇:誰說我要你們的手了?

那要?壯漢面露疑惑的神色,道上的規矩不都是要手嗎?難道這個人不僅要手,還要腿?

錢包項鏈戒指耳墜都統統給我留下來,然後就可以滾了。洛雨沒好氣地橫了他一眼。

看到這個有槍的老大隻要錢,這群人欣喜若狂,一個個爭先恐後把自己身上值錢的東西掏出來交到洛雨手裡。

看著手裡花花綠綠的鈔票和一堆的金銀首飾,洛雨頓時覺得這也是發家致富的一種好手段。

打發走了這群小嘍啰,洛雨快步走出了巷子,確定再沒有人跟蹤自己后才往韓伊雪的酒吧而去,一路上專挑人多的地方走。

看樣子史克強今天也只是試探一下而已,並不確定那個人就是自己。

韓伊雪的酒吧現在生意已經很不錯了,不少白領夜生活泡吧都選在這裡。

拉過經理后洛雨很失望地得知韓伊雪已經很久不在中海了,有什麼決策都是通過電話或者傳真來做決定的。

這丫頭,搞什麼呢。洛雨掏出手機想打電話給韓伊雪,但是發現這個手機不是自己的,上面沒韓伊雪的號碼,於是只能回去再說了。

這股怨氣於是很容易就嫁接到了那個被抓回去的日本人身上。

叫了計程車,幾十分鐘後去了落小雲的修車店。

店面下面的酒窖以前一直是落小雲當做休息的地方了,後來洛雨幾次在那兒逼供犯人,於是那兒落小雲也就改造成一個簡易的牢房。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老虎凳辣椒水雖然沒有,不過胡椒粉軟蜂蜜什麼的絕對不少。

胡椒粉是讓犯人不停打噴嚏的;蜂蜜是專門用來塗在犯人的腳底板,然後牽一隻狗來不停舔,那種麻癢絕不是普通人能忍受的。

在車上洛雨打了個電話回家,說自己晚些回去。

唐婷婷她們還沒到家,洛月楹讓洛雨小心一點不要太晚回來就掛了電話。

到了修車店后早有人把洛雨領了進去。

一腳踹開門,洛雨看到落小雲正在和自己幾個兄弟喝酒打撞球。

看到洛雨進來,落小雲放下手裡的啤酒罐: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要聽哪個?

壞的吧。說到底洛大官人還是有一點中國人先苦后甜的傳統思想的。

嗯——壞消息就是——落小雲眨眨眼,你讓我帶回來的那個日本人還沒挨到阿三的診所就掛掉了。

掛掉了!洛雨吃了一驚,眼珠子瞪得老大,怎麼掛掉的?

那要問你了。落小雲白了洛雨一眼,丟了一罐冰鎮的啤酒給他,你下手那麼重,還問我怎麼死的。

唉,唉。洛雨連連嘆氣,那頭豬不至於這麼不經打吧,我才輕輕揮了一下手。

落小雲聽得直咂嘴,你那叫輕輕揮手,那麼武藤蘭就是貞潔烈女了。

那個死人落小雲在車上也檢查了下,半張臉的骨頭全都碎掉了,估計是大片的碎骨****了腦子攪碎了顱內血管導致大出血才死掉的。

那一下的力氣落小雲估計自己拿個十斤重的鐵鎚狠狠砸一下也能有那種效果。 第三十一章、收購

一個多月,埋頭研製春藥的歐陽風,他的日子過得別了。現在對於「金剛大炮丸」的研究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可以說這一偉大的研究計劃已經成功,未來就是大規模地生產,和大規模地撈鈔票。老闆的話很對,十個男人九個色,另外一個不是假正經,就是生理上有毛病。所以未來「金剛大炮丸」的銷量絕對不成問題,按照每人三天一粒計算,整個香港一個月要銷售幾千萬粒,一粒十塊錢,那就是千萬的千萬,媽的,發達了!

今天好不容易喘一口氣,歐陽風洗了自己一個月沒洗的臉,颳了一個月沒刮的鬍子,神清氣爽地穿了一件新買的衣服,相親一般地去了附近的一家「秘制烤鴨店」。

這一個月里,他已經眼饞這店裡面懸挂的可愛的烤鴨好久了,但是為了自己偉大的春藥研製工作,他放棄了自己口欲,一心一意地撲在工作上,任勞任怨,日以繼夜,連身體都給熬殘了,現在總算要大功告成了,還不來只烤鴨慶祝一下?

烤鴨店生意紅火,許多人都在排隊等著燒制出來的烤鴨。歐陽風很規矩地領了票號,坐到一邊的椅子上等候。看著旁邊正在大塊朵頤的客人,他的口水明顯分泌加快,用一種「憨狗瞪羊蛋」的眼神,瞄著每隻烤鴨的肥嫩的臀部。

店老闆顯然沒見過如嘴饞的客人,自己的烤鴨還沒上,對著別人的烤鴨已經流了口水。他已經被其他顧客叫了好幾回,都是要求換桌子。面對一個口水嘀嗒的陌生人,誰也不會吃得太爽。

此刻老闆所能做地第一件事就是,管他媽誰先誰后呢,先把這位爺打發了再說。於是幸運的歐陽風先生很快就有了一盤烤鴨。

歐陽風扔了筷子,乾脆用手抓起烤鴨,一張嘴就要朝肥嫩的鴨屁股上痛咬一口,這時一隻大手攔住了他。

那一刻他的感覺是把來人的手當成鴨屁股咬了,誰讓他阻止自己吃烤鴨呢!

但很快他就改變了想法。因為他抬頭看見了高戰。

「老闆,怎麼是你?你不是在尖沙咀當探長嗎?」

「怎麼,我這個做老闆的甩給你們那麼多錢做研究,就不能回來看看你們研究的結果?」高戰笑眯眯地坐了下來。啞巴抱臂站在他身邊,一副忠心不二的樣子。

「當然不是!」歐陽風用自己地新衣服擦了擦手,感覺沒擦凈,就直接往頭髮上抓了抓,權當抹了髮油。

「我正想讓人通知您呢。我們的金剛大炮丸已經算是研製成功了,裡面的副作用都被我用其它的藥物中和掉了,現在保證舒筋強骨,滋陰壯陽。更是男人在床上不可多的法寶!廣告詞我都想好了,大炮丸,大炮丸,男人炮,打不完!」

「操蛋吧你!」高戰笑了起來,撕開鴨腿咬了一口。「現在的關鍵是找好工廠生產藥丸,地皮,廠房,設備。還有工人,都必須在一個月內到位,我希望你能辛苦一些,把藥丸製造的程序隔成數十個程序,讓工人們分工製作,而你們手中還必須掌握一道最關鍵的成分。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我們研究地成果不會泄露,而另一方面也能相應地提高勞動效率。要知道,這副藥方可是一隻會下金蛋的母雞,到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眼饞眼紅,絕對會想盡辦法來刺探,收買,甚至用一些邪惡的手段來獲得這裡面的秘密,也就是金剛大炮丸地最後配方!對於你們幾個直接參与研究的人員來說,更是充滿了誘惑和危機,說不一定你走錯一步路。就會萬劫不復!」高戰咔嚓一聲,把鴨腿掰成了兩段,然後用不帶一絲水汽的目光,冷冰冰地盯著歐陽風。

歐陽風顧不得心疼鴨腿,倒吸一口涼氣道:「老闆你放心,就算我拼了命也不會泄露藥方的機密!」

「那就好,我絕對相信你和鄭十七的為人,你們都是我的好兄弟,絕對不會做出吃裡扒外的事兒!操他姥姥的,你就當我剛才那番話是放屁!」高戰哈哈一笑。

歐陽風可不敢笑,他知道對方那是在敲打自己,不要貪圖利益而誤了自己,真要出事的話,對方絕不會講什麼情面,這才是大人物該有地性格,殺伐決斷,毋庸置疑!

高戰笑完繼續道:「我在這裡不能待的太長,後天就要回尖沙咀,沒有了我那裡還不知道會亂成什麼樣呢。」想起豪和大小馬正槍口對槍口,在尖沙咀打得難解難分,高戰就莫名地興奮。「所以我必須再回去之前把廠房的事情辦妥,現在你就跟我一起去看看新廠房吧!」

「什麼,廠房已經找到了?」歐陽風沒想到老闆的辦事效率這麼快。

點點頭,高戰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有時候我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顧我,要什麼,來什麼,凡是想要去辦的,都順風順水,凡是不如我意地,也都能夠很快解決,就像大家說的那樣,『好人不長命,禍害一千年』,看起來我這一千年的命,比誰的都硬!」

高戰帶著歐陽風下樓,樓下面並排停放了六輛轎車,都是清一色的名貴轎車。每一輛少說也有一棟洋房的價格,照此推算,等於在烤鴨店下一連停了六棟千尺洋房。在轎車旁邊,何金水,田家富,劉金定,馬嘯天,還有許文利他們都等候在那裡。連一向不多露面的大鋼牙也等在了那裡。

過往的行人不時交頭接耳,紛紛猜測,這是哪個大人物這麼牛逼啊,吃個烤鴨也整出這麼大的排場。但當他們的目光一觸及轎車旁邊等候地人的時候,就猛打一個冷戰,心說,這些人怎麼都殺氣騰.

一見高戰下來,眾人低頭齊聲道:「戰哥!」聲音洪亮整齊。那模樣就像是士兵見到了正在巡檢地將軍,在畢恭畢敬中充滿了說不出的仰慕與忠誠。

大鋼牙更是急忙上前拉開車門,讓高戰先坐了上去,這才說道:「戰哥,我已經跟那家藥廠的老闆商量好了,他正在廠房那裡等著,就等雙方敲定價格后。就可以簽訂轉讓協議,你瞧,我把律師都帶來了!」

高戰面帶笑容,拍拍他的肩膀說:「你做的很好,這一段的情報工作也做的不錯,還有我們那些火鍋店的生意打理得也很棒,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你辛苦了!」

就這麼一句話。差點感動得大鋼牙哭起來。

他一向以幫助高戰考上警察地功臣自居,但心裏面卻知道,自己始終不能像何金水,劉金定那伙人一樣。成為高戰的心腹。隨著高戰在大香港的勢力越來越強大,照樣的情勢發展下去,不管是高戰個人,還是新星社,遲早會發展壯大到如日中天的地步,直到君臨天下,威震大香港。做慣了投機生意的大鋼牙更是心急如焚,千方百計地想獲得高戰的肯定和信任。為此不惜一面管理火鍋店,努力發展餐飲事業。另一面跑前跑后打探消息,從各種二五仔,金手指,流氓,混混手頭收集各種各樣的情報,然後再一條一條地分析。查對,核實,最後再逐級上報,這些辛苦都是看不見地。大鋼牙堅持了下來,因為他相信總有一天他會獲得一個機會,能夠向高戰展示出自己的忠心和能力。而就在前天這個機會終於來了,高戰一句話,尋找廠房開藥廠,讓大鋼牙意識到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機遇就在面前。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為了用最快的速度辦妥此事,大鋼牙連夜召集所有弟兄,讓他們分頭去打聽此事。為了更好地提高他們地積極性,大鋼牙甚至自掏腰包,拿出花紅作為獎勵。在金錢的驅動下,所有耳目都動了起來,只用了五個小時的時間,就收集到了十二家等待轉讓廠房的資料。

大鋼牙馬不停蹄,連夜做車一路核對,終於從中篩選出三家合適的,然後立馬把資料上報給高戰,讓他來做最後的決定。



大鋼牙的辦事效率無疑為高戰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在會尖沙咀之前他必須把這些事情解決掉,只有這樣才能沒有後顧之憂地處理豪和馬氏兄弟的事。

離開了烤鴨店,高戰地車隊浩浩蕩蕩地開赴向那家即將轉讓的製藥廠。

六輛名貴轎車突出了他的權勢,倒是讓路邊的人摸不著頭腦,這又是那個大亨出巡,大香港好久沒有這樣威風過的人了。

高戰坐在車裡面望著外面充滿羨慕,嫉妒的眼光,好像又看見了曾經地那個自己,和黃小毛坐在糖水攤上,望著撒錢的羅大亨,羨慕不已。

但現在自己也坐到了車上,並且擁有了比羅三炮更強的權勢,雖然這所有得來的東西,都充滿了詭詐與血腥,但卻像有毒的罌粟花一樣,吸引著他,欲罷不能,男人生下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權利而奮鬥,而權利又是一個強者的必爭之路,他不能退讓,也不能退縮!

前面他干倒了羅三炮,接收了他的場子,現在自己整垮了傅大亨,從他手裡獲得的利潤,細數一下都快要有一個億了,媽地,還真是馬無夜草不肥,人無外財不富,要不然自己也不會有現在這麼大的排場!

就在高戰意氣風發的時候,車隊已經來到了那家藥廠的廠房前。掐著時間算一算,竟然沒有浪費一分鐘的時間。

關於收購與轉讓這家製藥廠的談判,是在藥廠裡面的辦公室里進行的。

一個滿面紅光的大胖子一本正經地說:「原來我是不準備轉讓這家藥廠的,我這裡雖然偏僻一些,但環境優雅,沒有那麼多的噪音污染,而且我這家藥廠的生產效益一向都很好,除了我是老闆以外,在這裡工作的每個人,每年都能份上一大筆紅利,多勞多得嘛,我賺錢,大傢伙一起賺錢,所以很多人都不同意我賣掉這家藥廠,但我一方面年紀大了,精力不足。另一方面兒女都在英國,我也想過去享享清福,這才狠下心來決定賣掉!」

好像天氣很熱,大胖子擦了一把臉上的汗。

高戰嘴角掛著笑道:「聽你這麼一說,這家藥廠是個聚寶盆嘍?」

「那是當然!」大胖子又開始抖動著自己的厚嘴唇道:「你不知道,我們的營業額是很高地,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可以拿來帳表讓你看一看。每一筆的盈利歷歷在目,絕對假不了!」

高戰:「那我要是收購了的話,不是撿了一個大大的便宜?」

「哎,沒辦法啊,女兒催的急,我也是捨不得呀!你可以去四周打聽打聽,我這家藥廠絕對有很多人搶著收購,像香港島的張大亨。王大亨,還有新界的趙大亨,都派人來談過了,這可是打著燈籠都能找地好事。可我左挑右選,因為你也是要辦藥廠,所以我才準備忍痛割愛,把這家廠房賣給你,也不算糟蹋了,這裡的設備都很好,也都能用,你要是不信…」

高戰毫不猶豫地打斷他道:「胖子,光磨你的嘴皮子。是換不來白花花的銀子的,你剛才說的那些對於我來說純粹是扯淡!操你姥姥的,你真當我是凱子啊,什麼聚寶盆,搶手貨,你的營業額年年虧損。以為我不知道嗎?別以為做本假帳就能欺騙我,老子向來目光如炬,眼裡面逃不過一丁點瑕疵,是沙子,還是芝麻,打

,就知道了!媽地,什麼環境優雅,與世無爭,像這地方。傻逼才願意來扎攤子做買賣,而且你藥廠的門口等快要被討賬的人踩破了,欠了一屁股地債,還硬充大頭蒜,你還真是大蒜吃多了,口氣好大呀!

大胖子沒想到人家對自己知根知底,準備好的法寶一個沒用上,擦一把非臉上的虛汗道:「高先生,話不能這麼說,雖然我這家藥廠是破產了,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家製藥廠費了我不少的心血,從它開業營運,到現在也快三四個年頭了,有感情啊,你看你是不是….」

「媽的,別說那麼多了,你開個價吧?」高戰不耐煩道。

大胖子堆起笑臉道:「我這人其實也不貪心,所話說貪心不足蛇吞象,我怕噎死自己,您就給這個價吧?」說完伸出了五個手指頭。「五百萬,您只要出夠五百萬,就能獲得我這家製藥廠的廠房,地皮使用權,還有裡面所有的機械設備,當然,你要是需要工人的話,我也可以為你提供大量地熟手!」

高戰撇了撇嘴,斜靠在沙發上,擺出一副大度的姿態道:「你這人還算實在,算算你的廠房,你的地皮,還有那些亂七八糟的機械設備,五百萬嘛,還算合理….」

大胖子欣喜若狂:「那高先生您的意思是同意出這麼多了?那麼我就趕快簽訂協議吧!」

旁邊何金水,劉金定等人,露出一臉揶揄地微笑,看著大胖子像一頭蠢豬一樣,被陰險的高戰任意耍弄著。

高戰一口回絕道:「不,老子絕不會出五百萬來買你的藥廠,你的藥廠也絕對不值五百萬,在我的眼裡,它就是一堆垃圾!」

大胖子的自尊心受到了強烈的傷害,猛地站起來說:「高先生,你太不講信用了!」

高戰冷酷一笑:「信用是給那些正人君子講的,而老子偏偏就是小人,小人都喜歡求財,不是嗎,胖子先生?!」

沒見過這麼厚臉皮的人,當著別人的面承認自己小人,這需要多大地勇氣啊,畢竟大胖子他就做不出來。

「那….你說,你願意出多少錢?」

高戰也伸出了五個指頭;「五十萬!」

「不可能!你這是純粹是在收購垃圾!」大胖子暴走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