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大頭看完之後轉給了耶穌,耶穌轉給了紅衭。

顯然,大家都有著和秦洛同樣的惡毒心思。

「不能去。」離說道。「皇帝一定是想報復。」

「我贊成離小姐的觀點。」耶穌附和著說道。「這次他們損失慘重,皇帝一定想要報仇。怎麼報仇?當然是要向我們當中最有戰鬥力的人挑戰,然後把他—–我們不需要打架,更不用讓他請吃飯。我們只需要做好防守就好了。皇帝不來也就算了,來了我們就並肩戰鬥。這麼多人在,總比一個人單槍匹馬的成功率要高一些——再說,這邊有那麼多媒體記者,副總統的家也在這邊,皇帝難道敢在這邊大開殺戒?」

「我不贊成去。」平時很少發言的大頭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見。「若去,我就一起去。」

紅衭看了眼四周,說道:「我沒什麼意見。不過,我覺得大家在一起才能夠保存實力——而且這兩天我在這院子裡布下了不少機關,如果是他們主動攻過來的話,肯定要吃上不少苦頭。」

紅衭說要讓誰吃苦頭,那就一定要引起重視。無論是在這別墅四周布上毒煙毒霧或者毒水毒藥,再或者丟幾十條小蛇蜈蚣螞蟻什麼的,稍微沾上就讓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論起單打獨鬥的能力,她在這群人中只能排在倒數第二位。

但是,若是論起殺人害人的能力,就連傅風雪也得退居二線。

傅風雪殺人還需要用劍,她殺人於無形。

「不用討論了。」傅風雪說道。「我去。」

「我陪你一起去。」秦洛說道。

「我去。」大頭說道。

「你們都不用搶。還是我去吧。」離說道。

「我很喜歡和傅先生並肩戰鬥的感覺。」

傅風雪站起身,說道:「你們都不需要陪我。」

說完,轉身向樓上走過去。

「怎麼辦?」離看著秦洛問道。

秦洛看著傅風雪偉岸的背影,久久無語。

這一次美國之旅的危險程度和艱難程度要遠遠超過上次,他們能否安全逃離,還真是一個未知數啊。

———

———

秦洛回到房間的時候,林浣溪的情緒已經恢復了平靜。只是眼睛紅腫,顯然剛才哭的太厲害,一時半會兒沒辦法復原。

秦洛走過去抱住她,問道:「你準備怎麼辦?」

「她離開燕京那麼久,我想帶她回家看看。」林浣溪捧著那隻小盒子,說道:「等我們回去的時候,就帶她一起回去吧。」

「好。」秦洛爽快的答應道。「你先好好休息,我讓大頭他們去處理這件事情。等我們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完,就帶著她回去——在燕京找一處風景比較好的墓地,想她的時候,我們就去看看她。她離開那麼久,也應該回家了。」

「謝謝。」林浣溪說道。

秦洛摟緊她,說道:「都是一家人了。還和我這麼客氣幹什麼?」

林浣溪側過身看著秦洛,說道:「是不是我害了她?」

秦洛心裡一驚。

他非常擔心林浣溪這麼想。人的心理是很奇怪的,如果鑽入一個死胡同出不來的話,就很容易得心理疾病。

以前,她患得那個古怪的恐男症也正是因為她自己鑽牛角尖出不來。

如果她把林子死亡的責任全都背負在自己身上,而且又沒辦法排遣或者揮散開來,時間長久,可能又會有新的疾病滋生。

「不是。」秦洛非常肯定的說道。「你當時說過,你給她打電話,但是她已經離開了。對不對?」

「是的。」林浣溪說道。

「後來,是她主動打來電話給你。對嗎?」

林浣溪點頭。

「她在電話中提醒你要一個人來。你覺得這句話很可疑,於是就和老頭子商量,然後制定了這次計劃—–」秦洛解釋著說道:「現在看來,其實是她在主導這一切。是她在控制著這個計劃的流程。是她主動和你聯繫,是她向你示警,又是她帶你去魔窟,並且用假藥救了你—-或許,對她來說,她認為這是最好的機會。搗毀魔窟是她想做的事情。現在,她成功了。你應該為她感到高興才對。」

看到林浣溪的眼神仍然迷惑,秦洛繼續安慰道:「你再想,當時她們還說要改造你。是不是?」

「是的。她們是這麼說過。」林浣溪說道。她想起林子把皮帶系在她的腦袋上,並且在皮帶上滴上那清涼的液體—–然後,她的眼眶再次發紅。那個時候,她恨及了這個女人,恨不得一刀刺死她。可是,她沒想到的是,那個時候的她其實正在拯救自己。

「她為什麼要替那個組織賣命。你想過沒有?」

林浣溪看著秦洛,等待著他的解釋。

「毫無疑問,她已經被那個組織改造過。就像管緒一樣。」秦洛為她揭開迷底。即便他也不知道這個迷底是否正確。「管緒死了。死得很慘。他的大腦爆掉了——很顯然,那個組織在管緒的腦袋裡面安裝了可遙控的生物炸彈。如果她也被改造過的話,證明她的大腦里也同樣安裝了這種東西—–也可能是其它的什麼東西。但是,這些都能夠掌控著他們的生死。他們是不可能逃脫這種厄運的。」

秦洛的手握住林浣溪的手,也握住了那個裝頭髮的盒子,說道:「是被他們用遙控炸彈爆破腦袋,還是想辦法搗毀魔窟救出自己的女兒——如果是你,你怎麼選擇?」

林浣溪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也不需要回答。

「是她自己殺死了自己。她解脫了。」秦洛說道。「被你握在手裡的時候,就是她最幸福的時刻。而且,我們會永遠懷念她。」

(ps:寫這幾章時,我自己也很糾結。坐在電腦前很長時間都沒辦法寫出一個字。我想忠誠你們的感覺,也要忠誠我自己的故事。說實話,林子之死是劇情鋪墊到現在的順勢而為,從這個人物的出現開始,就已經有了這樣的結局—-感謝那些願意看老柳寫故事的朋友。也感激你們為這本書所做的一切。) 這之後僵持了一段時間后,這些毒屍開始一步步的向著城鎮之內走了進去,看到他們總算是再次步入了城鎮之內后,楚天也是長鬆了一口氣。

「你來過這裡嗎?」楚天的目光看向了身旁的紫菱開口道,從剛剛後者的反應來看,恐怕是對這裡有所記憶。

紫菱的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城鎮,她的眼底深處掠過了一道傷感,之後她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這裡曾經是我的故鄉,我本來也是這裡的一員,但是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樣,他們已經變成了毒屍,在我年幼的時候修行出現了差錯,幽冥毒女的體質徹底爆發開來,積壓了數十年歲月的爆發非同凡響,結果全族的人都死在了我的手中。」紫菱開口道,她在談起這些往事的時候依舊帶著無盡的傷感。

楚天深深的看了後者一眼,身負幽冥毒女體質這便是要承受的命運,恐怕後者在看到自己的親人被自己所殺的時候,心靈必然會受到嚴重的創傷。

「我的族人就算是在出生的時候,知道了我是幽冥毒女體質的擁有者,也是沒有結果了我的性命,並且他們都非常親切的善待我,為我的體質思考出各種各樣的方法來鎮壓我的體質,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如此,這幽冥毒女的體質根本就不應該存在這個世間。」紫菱開口道。

楚天的手掌落在了紫菱的額頭之上,後者疑惑的看了楚天一眼。

「放心好了,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我會順利解決這千古難題的,區區幽冥毒女的體質絕對難不住我。」楚天開口道。

紫菱皺眉的看了楚天一眼,隨後再次嘆了口氣。

「看到面前的這一幕你依舊有那麼大的信心嗎?留我在身邊的話,到時候指不定我什麼時候體質爆發開來,你也將會有性命之憂。」紫菱道。

「如果這幽冥毒女體質真的有這樣的本事儘管動手,我說過我絕對會親手解決這體質的問題。」楚天眼神堅定的道。

看到楚天雙眼的堅定后,紫菱也是再次沉默了下來,不再多說什麼。

「在當初毀掉了整個村子后,我準備一死了之的,但就是在那個時候我遇到了劍林,他給我說了一種可能性,我的族人只是因為的毒而死,如若我有朝一日能夠成功駕馭這幽冥毒女的體質,那麼說不定就能夠吸出他們體內的劇毒,到時候說不定他們還有起死回生的可能性。」紫菱開口道。

楚天微微一愣陷入了沉思之中,也不能夠完全否定劍林的推測,當初自己毒發攻心,也是在劍風鈴的眼淚下蘇醒過來的,也許當成功掌握這幽冥毒女體質的話就有希望救活他們了。

「不過現在來看,那不過就是一場幻想罷了,我跟隨劍林在身旁不斷的研究掌握體質的辦法,最後即便是被塵封也是沒有能夠讓我掌握這幽冥毒女的體質,再加上過去這麼多年,恐怕我的族人魂魄早就消散了。」紫菱開口道。

先前那些毒屍楚天也是有看到,正如紫菱所說的一樣,他們身上已經沒有任何的升起,魂魄恐怕真的如同紫菱所說的一樣消散掉了。

等君許我婚嫁 「你們族人的修為真是深不可測啊。」楚天也是有意轉移話題,聽到紫菱的那些話后,他也算是明白為什麼先前劍風鈴對於這地方這麼的排斥。

LCK的中國外援 劍風鈴乃是紫菱的化身,所以也能夠依稀知曉這是什麼地方,故此才會這麼的排斥。

「具體的事情我也並不清楚,因為我體質的關鍵,所以我年幼的時候常年留在族內,根本沒有外出過,所以對於族內有什麼傳聞也是不清楚,但我只聽過族長婆婆說過,我們乃是太陽的後裔,具體是什麼意思我也不知曉。」紫菱皺眉的道。

「太陽的後裔?難不成是金陽一族,傳聞他們每個人天生修鍊天賦異稟,但是當金陽一族在最巔峰的時候卻消聲覓跡,沒有人知曉他們的下落。」楚天驚訝的開口道。

「這種事情我都沒有能夠聽聞過,你從何而知?」紫菱深深的看了楚天一眼道。

聽到後者的追問,楚天也是自覺自己透露的太多了,他選擇了閉口不言,不再多說這其中的事情,紫菱看楚天的樣子不願多說,她也便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我們走吧,這裡並不是久留的地方,雖然有我的毒氣能夠覆蓋住你身上的生氣,讓他們無法察覺到你的存在,但是畢竟我也已經很久沒有回到這地方了,過了這麼長的時間,這裡會發生一些變化也未必。」紫菱開口道。

楚天的目光看了一眼前方的城鎮,隨後目光轉向了紫菱。

「既然已經隔了這麼長的時間沒有回到故鄉了,你就不想在看看那些往事嗎?」楚天開口道。

紫菱渾身一震,她的目光也是落在了城鎮之上,隨後她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族正是因為我才會變成現在這樣,像我這樣的人根本沒有資格成為他們的族人。」紫菱開口道。

楚天眉頭一皺,但是這畢竟是紫菱自己的事情,後者既然不準備去面對的話,他也不好勉強,此時這葯田之內的靈藥根已經被他採摘的差不多了。

再留在這裡也於事無補,而正在楚天和紫菱兩個人準備提出此地的時候,突然從城鎮之內傳出了巨大的轟鳴聲,在那城鎮之內彷彿發生了什麼變化一般。

紫菱吃了一驚,隨後她的眉頭一皺,楚天與後者對視了一眼,隨後兩人一起向著城鎮之內而去,從那打開的城門入口,他們可以非常輕易的進入城鎮之內。

當進入城鎮內部后,楚天也是看到了街上一個個正在遊盪的身影,他們正是那些毒屍。

而此時楚天和紫菱兩個人雖然踏入了這城鎮之內,但是這些修為強大的毒屍並沒有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而隨著不斷的深入到了城鎮之內后,楚天也是發現了這金陽一族的實力還要在自己所想之上,在這個城鎮之內的人只有數百人,而這些人之中大部分的人都是雷劫境的修為,甚至還有幾名老人給楚天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恐怕他們的修為還要在雷劫境之上。

這樣的一個隱世家族確實會讓人感覺到震驚,這樣的一個家族要是出世的話,絕對會讓許多人震動,更不用說出雲國了,後者絕對不是這金陽一族的對手。

而此時楚天他們的目光也是追尋著方才巨大動靜的地方,那巨大的動靜來源乃是這個城鎮的最深處。

當楚天和紫菱兩人來到城鎮的最深處后,他們看到了一處巨大的祭台,而此時一名老婦人正五花大綁在了祭台之上,而這個祭台本身就是一個陣法。

紫菱的目光落在了這名老婦人的身上,她渾身在不斷的顫抖著,眼眶之上留下了淚水。

「婆婆,都是我的錯才會讓你變成這樣……」紫菱跪在了地上,她失聲痛哭。

而此時因為情緒過於激動,紫菱甚至於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此時周圍的毒氣已經開始瀰漫開來,楚天的生氣也是向著周圍擴散開來。

楚天暗道一聲糟糕,此時城鎮之內的毒屍所有的目光都是看向了祭台的方向,他們都已經察覺到了有生人闖入了他們的地盤之上。

而此時捆綁在祭台之上的老婦人也是緩緩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隨後她抬頭看向了前方的楚天和紫菱兩人。

被後者的目光看著楚天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一般,身體也是無法動彈,千鈞一髮之際,楚天抬起自己的手掌,隨後一掌拍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隨後他一口鮮血吐出。

接著重傷,楚天再次恢復了行動的能力。

「穩住自己的本心,我們必須要從這裡逃離出去。」楚天對紫菱開口道。

此時他已經可以看到從街道的四周圍攏過來的毒屍,要是等被毒屍徹底包圍了之後,他們就沒有任何的生路了。

「我不逃,我族的災禍都是我帶來的,我是罪人早就應該死了,今日我這個罪人承受他們的懲治也是理所當然的。」紫菱堅持的開口道。

「你別傻了,他們現在根本就不是你的族人了,你就算想死,但是有沒有問過劍風鈴,這些事情完全和她沒有半點關係,你想要讓她白白承受這種不白之冤嗎?」楚天憤怒的開口道。

紫菱聽到了楚天話,眼神之中掠過一道掙扎之色,楚天皺眉的看著那些圍聚過來的毒屍,再不動手的話就真的要來不及了。

「還不出手!」楚天怒喝一聲開口道。

聽到楚天的話后,紫菱渾身一震,隨後眼神之中露出了一道堅定的神色,隨後她釋放出了自己身上的劇毒,再次籠罩了他們兩人。 第1277章、現在只剩下兩成!

餵過瑪瑞太太喝中藥后,秦洛坐在床頭幫她診脈。

脈博跳動和上次相比要稍微穩健一些,膚色也要紅潤一些。看起來這些補藥已經被她的身體吸收,並且發揮出應有的功效。

不過,和秦洛所需要的手術狀態還差上一些距離。

「秦洛先生,到底需要多長時間?」傑克遜還真是有點兒著急了。他不可能一直守護在母親身邊等著秦洛治病,但是,如果就這麼離開了,這小子要是拖上一年半載怎麼辦?

「我不知道。」秦洛說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傑克遜的表情有些不善。「你是醫生。你怎麼會不知道?」

「你請了那麼多醫生。他們告訴過你康復時間嗎?」秦洛反問。他知道傑克遜在想些什麼,他是不會讓他得逞的。

「但是,他們會告訴我他們無能為力。」傑克遜說道。意思就是說,如果你治不好的話,就不要強撐了。坦白的承認自己不行,大家還是朋友嘛。

秦洛眯著眼睛打量著傑克遜,說道:「你是不是很希望我說自己不行?是不是很希望我現在就在媒體面前承認自己治療失敗?」

聽了小玲的翻譯后,傑克遜臉色如常,說道:「秦洛先生,我們的時間都很寶貴——我只是希望我們都能遵循事實。」

「事實就是瑪瑞太太的情況現在越來越好。」秦洛說道。「你看看她的臉色,你看看她的眼睛——你也可以用儀器檢測她的身體各項機能。現在的她比以前要健康許多。如果你確實關心她的話,你應該留意每天的檢測報告吧?」

傑克遜擔心秦洛用這些樹皮草根熬制而成的黑色葯汁傷害到母親的身體,所以特別聘請了一個醫療小隊每天對母親的身體進行檢測記錄。然後生成報告交到傑克遜手上。

秦洛沒有看過那些報告,但是他知道瑪瑞太太的身體狀態一天比一天要好。

傑克遜每天都會看那些報告,也正是看過那些報告后,他的心裡才開始『恐懼』。

這是一項交易,也是一樁交換。

如果秦洛治好了母親的病,那麼,他和別人的交易失敗。他所期望拿到的選票也就失之交臂。

如果秦洛治不好母親的病,那麼,交易成功。他將會得到數個財團的大力支持。

秦洛來的這些天,每天早晚都會喂母親喝一碗那麼濃如墨汁的葯湯。在這些葯湯的滋補下,母親的身體特徵確實得到很大的改善。這不得不讓人懷疑,如果再繼續這麼喝下去,說不定母親真的會從床上跳起來去鎮子上的漢堡王吃上十幾個漢堡似的——那是她最喜歡的食物。

於是,傑克遜的信心開始動搖,他要為此做出一點兒反擊。

傑克遜沒有回答秦洛的問題,而是看著他的眼睛,說道:「秦洛先生,我請你來是想儘快治療我的母親使她康復——我希望你能施展那神奇的銀針——就像上次電視直播的一樣。不是讓你在這兒耗費時間,一天天的折磨瑪瑞太太,喂她吃那讓人聞著就想嘔吐的藥水。」

「你在貶低中藥嗎?」秦洛盯著傑克遜問道。

「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傑克遜說道。「難道你們不這麼認為嗎?」

「你真是條瘋狗。為了自己升官發財,竟然拿母親的健康做交易—–」秦洛大聲吆喝道。

情到深處是救贖 小玲先是一愣,然後在秦洛的『眼神指揮』下把這句話給翻譯了出來。

聽到秦洛惡毒的辱罵,傑克遜的家人都一臉詫異的盯著他。

「傑克遜,他在說什麼?」

鑽石契約:黑帝的二手新娘 「叔叔,我們把這些無禮的傢伙趕出去吧—–他竟然敢侮辱你。」

「嘿,小子,我們對你客氣,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好欺負—–你信不信我打爆你的腦袋?我可是有一把左輪手槍。」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