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現在,斯丹宗唯一能做的,便是以自己的身份,震懾住曲桑。

但,目前看來,曲桑並不忌憚斯丹宗的身份。

「三鼎聖院的三大殿主,今日不如賣我曲桑一個面子如何?」曲桑目光凌然,看向長孫旭三人,道:「為了一個人族小子,不值得。」

「他是我三鼎聖院的弟子!」雪飄搖冷聲道:「不管是人族,還是天魔兩族,進了三鼎聖院,便是三鼎聖院的弟子,我三鼎聖院,便有義務保護他們!」

「想從我三鼎聖院手中要人,你怕還沒那個本事!」羅漢山說道,眼中一縷寒芒閃過。

「是嗎?」曲桑看似毫不在意,冷冽一笑之下,身上大聖法則迸發。

剎那間,這一方天空,光輝紛呈,似有無數的異象疊加在了一起。

其一掌探出,掌中似藏有乾坤,隔斷了空間,頃刻間便落在了李瀟的頭頂!

「我今日來這裡,便沒打算要人,只是來殺人罷了。」曲桑輕語,這是要當著眾人的面,擊殺李瀟!

而面對曲桑的行為,羅漢山等人雖然以及時出手,奈何實力不如曲桑,根本就擋不住曲桑那一掌。

「擋住他!」

斯丹宗更是大叫了起來,下令身邊的六尊大聖出手,保住李瀟的命。

然而,這些人的攻擊,在遇到曲桑那手掌時,便化作了雲煙,根本就擋不住曲桑的一掌!

「一隻螻蟻,卻讓我親自動手,你該值得驕傲。」曲桑輕語,手掌以落在了李瀟的天靈蓋上方三寸之處!

只要他願意,便可鎮殺李瀟。

但是,就是這麼三寸的距離,曲桑的手掌,卻無論如何都無法落下。

無形之中,竟然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將其的手掌禁錮了起來!

「今日,他若是死了,那我三鼎聖院,也就可以關門了。」

這一刻,只見原本被封鎖的小世界入口,轟然炸開。

隨即,一個偉岸的男子,出現自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這人一出現,曲桑的神色頓時大變,甚至眼中出現了一絲恐慌之意!

「見過副院長!」

重生六零嬌妻有空間 「見過木一副院長。」

……

三大殿主神色一凝,當即行禮。

就連斯丹宗,以及那六個大聖,都不敢怠慢,紛紛低頭行禮。

同時,風子崖,金無言等人,渾身都顫抖了起來,眼中閃過一絲難以置信之意。

他們似乎沒想到,今日之事,竟然會驚動三鼎聖院的副院長,木一儒生!

「若他離開了三鼎聖院,是生是死,我三鼎聖院自然不會過問,但現在,他該活著。」木一儒生輕語道,隨即抬手,遙指曲桑,輕喝道:「是我請你離去,還是自己走?」

「今日,說什麼都要拿下這小子!」

「木一儒生,你可想清楚了!」

……

但就在此刻,四周的虛空再次裂開,又有兩人出現。

這兩人,其中一個乃金族的族長,金曉天,另一個則是風族的族長,風長眠!

這兩人的實力,絲毫不弱於曲桑,甚至比曲桑都要強出一籌,據說半隻腳已經踏入了天位境!

「這……這事鬧大了啊。」

「什麼情況,這三大勢力搞什麼鬼,為了一個李瀟,連族長都出動了?」

「難道這件事內有隱情?」

……

這一刻,現場突然靜寂了下來。

只因,誰都不是傻子,連副峰主,族長這等人物都出現了,而僅僅是為了李瀟這個通幽境的人族小子,這其中若是沒有隱情,誰能信!

「看來是有人暗中指使了。」李瀟暗道,心裡有了一些猜測。

但是,李瀟不知道,倒是是誰有那個能耐,竟然能請動三大勢力同時出手!

「難道……要讓詩長歌出面了?」李瀟皺眉,心裡也是百般個不樂意。

畢竟,一旦詩長歌出面,有心之人,稍微一猜測,便會懷疑李瀟的身份。

到時候,一個傷勢未愈的詩長歌,能擋住諸天強者嗎?

「我在此地修行,便莫要擾我清凈!」

「雖非同族,但在同一學府中修行,便是師兄弟。他日,此人做何事,我不管,但今日,此人爾等殺不得!」

就在此刻,小世界內,突然走出了兩個少年。

而隨著這兩人的出現,曲桑的神色當即大變,甚至眼中出現了一絲驚恐之色!

(本章完) 這兩個少年,一個為十翼天族,在三鼎聖院內名聲很響,名天子!

以天子為名,由此可見,其人有多麼的非凡。

並且,據說天子資質,古今罕見,甚至超越了天族中的神尊,極有可能進化成十二翼天族!

這種人,莫說其境界已經達到了聖人,就算其只是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人,都不是隨便什麼人可以對付的,更不敢得罪!

天族有言,三族競爭殘酷,生死之戰常有,但誰若是敢殺天子,天族便會傾盡一切,將其滅之!

至於另一個少年,則長得和人族無疑,但其眉心之處,卻有一枚類似小塔的印記。

這印記,常人或許不知道,但在場之人,又有哪個是一般人。

包括李瀟在內,一眼就看出了這少年的身份,乃魔族一族,也就是皇族的嫡脈!

並且,一般的皇族嫡脈,眉心之處可沒有這印記,唯有將來有望繼承魔族皇位的人,才會被魔尊賜予這等印記!

現在,天族,魔族,兩大頂級天驕出現,現場的氣氛,頓時凝固了起來。

他們的到來,不是來殺李瀟,而是來阻止這場紛爭的!

「哦?天族和魔族的人,居然會幫我?」李瀟撇嘴,難以相信。

「在外,三族殺到天翻地覆,我都不會說半句話,甚至我的雙手,也沾滿了人族的血。」天子說道:「但在這裡,都是三鼎聖院的弟子,我不可能看著三鼎聖院受辱!」

「一碼歸一碼,如今我等都是三鼎聖院的弟子,今日無論如何,他們都奈何不了你。」魔族少年季長青說道。

「呵,可惜,你們的好意,我並不會領情。」李瀟輕蔑道。

雖說這兩人是來幫他的,但準確的來說,天子和季長青與其說是來幫李瀟,倒不如說是來幫三鼎聖院的。

正如天子和季長青所說,今日既然都是三鼎聖院的弟子,那便不會動干戈。

倘若他日,離開了三鼎聖院,那就是兩回事!

死敵,終究是死敵,不可能變!

「回去吧,告訴你們身後的人,他一日是三鼎聖院的弟子,我等便會保他一日,直到他離去。」天子對著曲桑說道:「還有,我既然在這裡修行,便莫要來打擾,擾我清凈。」

「滾!」季長青更是相當的不客氣,怒喝一聲之下,手更是指著遠處,道:「是要我送你們一程嗎?!」

「不敢不敢,我等這就走。」

「告辭,告辭!」

……

這一刻,九曲峰,風族,金族等人神色大變,雖然指使他們的人,下了死令,今日必取李瀟之命。

但是,如今連天子和季長青都出面了,他們也不敢在做停留。

郎君他夫綱不振 畢竟惹怒了天子和季長青,那可不是兒戲啊!

很快,三大勢力的人離去,小世界外恢復了平靜。

不過,天子和季長青卻還在這裡,兩人眼中閃爍著精光,目光不斷的遊走在李瀟和斯丹宗身上。

「是你指使斯丹宗,對我天族弟子動手的?」天子沉聲道,雖然是在問,但很明顯,他早已知道答案。

「外面的人要殺你,我等會攔,但三鼎聖院內的人想要殺你,就是各憑本事了。」季長青冷聲道。

很顯然,這段時間以來,斯丹宗大肆申請決鬥,殺,廢了不少天族和魔族的弟子,已經是驚動了天字和季長青。

若非這兩人自持身份,不想出手,否則李瀟和斯丹宗,怕早已被鎮壓了。

「是有如何?」

這一刻,李瀟渾然無懼,哪怕這兩人的身份再高又如何,在他人皇面前,天下萬靈都一樣!

再者,李瀟也不傻,天子和季長青,若是真的要對他動手,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

當然,最讓李瀟無懼的,便是他被指令殿拉入了黑名單。

這看似是一件壞事,實際上對李瀟來說,無疑是一張保命牌!

「境界不高,人倒是狂妄。」天子冷聲道:「若非看你太弱,實在是無興趣對你動手,若不然,你早已是一個死人。」

「你現在動手也無妨,但就是不知,你能否殺了我。」李瀟挑了一下眉毛,道:「境界差距是大,但要一戰,李某人向來無懼。」

天子,季長青,都以成聖。

而李瀟這個通幽九重的人,此刻卻不卑不吭,甚至還有些張狂。

這讓一旁的斯丹宗相當的無語,不由扯了一下李瀟的衣角,嘀咕道:「你就低調吧,這兩個人可不是我們能招惹的。」

「低調?我還不夠低調嗎?你見過我出手了嗎?」李瀟沒好氣的說道。

「額……瞧你這意思,難不成還想對天子和季長青動手?你腦子沒病吧!?」 迷糊嬌妻太搶手 斯丹宗翻了一下白眼,隨即給身邊的六個大聖使了個眼色。

當即,只見六個大聖出手,架起李瀟,便抬入了小世界內。

「這……都是一場誤會,我今後會好好管制手下的。」斯丹宗笑道:「那要是沒事,就此別過啦。」

說罷,斯丹宗急忙轉身,匆匆的進入了小世界,回到了三鼎聖院中。

「行了,這件事就此作罷。」

「都去修行吧。」

……

此刻,雪飄搖三大殿主開口了,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天子和季長青,隨即離開了這裡。

而天子和季長青兩人,也沒多說什麼,身影一閃,回到了三鼎聖院內。

「我去!你到底在想什麼呢!?你才通幽九重,天子和季長青,可是聖人! 邪帝的金龜小寵清歌落絮 你還敢對他們動手?」

「剛才若我不讓人把你強行拖回來,你是不是真的要動手了?」

……

三鼎聖院後山的一座小山上,斯丹宗的臉色難看,盯著李瀟,嘴裡喋喋不休,甚至背後的冷汗都還沒幹。

「在你們眼中,我那是高調,張狂,但對我自己而言,我已經很克制了,已經很低調了。」李瀟沒好氣的說道:「再說了,聖人怎麼了,聖人就無敵了嗎?」

「聖人自然不是無敵,但以你的境界……」斯丹宗撇嘴,實在是忍不住,打擊道:「你太弱了……」

「弱?呵呵,單挑嗎?」李瀟斜眼盯著斯丹宗,戲虐道:「信不信本皇能把你打到分不清南北!」

(本章完) 「單挑?這可是你說的,別怪本少主欺負你!」斯丹宗嘿嘿一笑,身上氣勢爆發,宛若一頭真龍蘇醒。

轟!

……

隨後,後山之上,便傳出一道道爆響,兩人所謂的單挑,便是開始了。

然而,這一戰,僅僅持續了十幾息。

十幾息后,後山便平靜了下來。

在一個小山頭上,只見斯丹宗鼻青臉腫,渾身抽搐的躺在地上。

其神色難看,眼中更是充滿了委屈與震驚之意。

在其旁邊,李瀟淡然的坐著,面帶笑意,戲虐道:「還單挑不?」

「不了不了……」斯丹宗滿嘴苦澀,和李瀟打過後,他才明白,眼前這人,完全是一個妖孽。

尤其是他的靈畫,太過非凡,幾乎能橫掃一切。

而那霸下法相施展時,更似要撼動這蒼天大地,威能近乎無匹!

這一刻,斯丹宗開始懷疑,以李瀟如今的實力,是否真的能和聖人抗衡。

這是一個很荒謬的念頭,畢竟聖人之下皆螻蟻,聖人體內有法則!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