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身為一名醫生,對於林若軒的反應吳天麟自然是非常理解,不過今天的時間對他而言,非常的緊張,所以這時他就對林若軒詢問道:「林小姐!你的經紀人怎麼不在,咱們是不是等她回來之後再進行治療。」

「蘭姨因為公司有事要回去處理,估計沒那麼早回來。」林若軒說到這裡,一縷誘人的桃紅從雪白的玉頸蔓延開來,芳心頓如小鹿亂跳,羞澀地對吳天麟說道:「吳主任!咱們現在就開始治療吧!」說著,就伸手開始解開自己衣服的扣子,只是她並不知道,她這次解開扣子的過程遠遠沒有昨天那樣羞澀,反而顯得有些自然。

儘管吳天麟昨天已經見過林若軒那惹火的身軀,但是當他再次看到林若軒的身軀袒露在自己的面前時,心跳在不知不覺之間慢慢的加快,身為一名醫生,吳天麟非常清楚自己目前的心態是絕對不可取的,所以他馬上把目光從林若軒的身上移開,一邊調整呼吸的頻率,一邊在心裡告誡自己:「吳天麟!你是一名醫生,你目前的這種心態是絕對不可取的。」

雖然眼前的這幅場景非常的具有誘惑力,但是吳天麟很快就把心態調整過來,他認真地把木針一一消毒之後,一臉認真地對林若軒說道:「林小姐!我昨天幫你針灸的時候,用了三十根檀木針,而今天則使用二十九根,當我最後使用這根檀木針的時候,那就宣告你的治療流程已經結束。」

說話間吳天麟手中的二十九跟木針已經分別插在林若軒胸前的那些穴位上,吳天麟看著林若軒高聳的酥胸上的那兩點嫣紅,這次的他在沒有像之前那樣出現呼吸急促,眼神飄忽的情況,而是慢慢地運轉炎帝經,利用內勁結合麒麟針法,幫林若軒進行第二次治療。

隨著吳天麟不斷撥打那些木針,炎帝經所產生的那股內勁通過木針源源不斷地傳入林若軒的體內,那股如火焰般的熱力從林若軒的心底慢慢地蔓延出來。

一陣陣麻麻痕癢的感覺立即傳遍林若軒地全身,既像蟻咬,又像觸電,渾身上下燥熱異常,呼吸也變的急促起來,酥胸前那一雙凝霜堆雪的玉峰,刻畫出優雅動感的曲線,更充滿了誘惑的魔力。 玄齊在不經意之間,成了公眾人物。在享受熱捧以及支持之時,他並沒有太多的驕傲與自滿。相反,他仍然一直在自我反省。

「你們以為一個狀元有多麼厲害,其實根本沒有什麼必要。我是普通人,並不是什麼三頭六臂的怪物。無論是在歷史還是在現代,考試狀元不知道有多少個,但是最終能成為傳奇的人物,少之又少。若是你們能做一個調查,就知道狀元的成才率了。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大部分的狀元最後都是默默無聞,平庸的度過了一生。」

對於國人過度追捧狀元一事,玄齊並不是很贊成。在他看來,狀元都是普通人,並不值得大家這樣的崇拜以及熱捧。

不過,國人一直以來以強者為尊,特別重視第一名。這一點,是無法改變的。玄齊只能通過自己的言論,給這種風氣潑一點涼水。

「我不記得是哪位科學家說過,不要考滿分。一個聰明人要考九十分或許只需要五分力氣。但是從九十分考到滿分,還需要花費五分力氣,但只有百分之十的提高。所以我的意見是,不要太在意這些東西。」

相對於那些看起來幼稚無比,連說話都不是很連貫的各省狀元,玄齊這個全國第一狀元更是顯得十分出眾。

他的那些觀點,在一片讚揚高考狀元的話語中,也是顯得鶴立雞群。一時之間,玄齊的名字在全國聞名。

對於這個傳說中的狀元,到處都是追捧讚揚之聲。什麼請他做家教,做代言,或者是做活動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人怕出名豬怕壯,玄齊沒有想到,在突然之間,他就成了那頭出名的豬,成了眾人追逐的目標,供人膜拜。

高考狀元的名頭,讓各個學校爭搶起他來。

原本,玄齊的目標是北清大學。但是,此時除了北清大學,各個大學的招生組,都朝著他拋來了橄欖枝。

「不惜一切代價,哪怕是付出高額獎學金,也要把他給我搶回來。」此時,與北清大學起名的京華大學的校長鬍松對著手下招生組說道。

不僅如此,他還公開在媒體上說很欣賞玄齊,他公開表示,玄齊的高考作文十分精彩,觀點犀利,內容老道,實在是不可難得的佳作。

若是玄齊願意的話,他願意收玄齊為入世弟子,讓他在文學的道路上更進一步。

要知道,胡松乃是國內文壇有名的泰斗級別的人物,若是能夠跟隨他後面,玄齊這輩子就不愁地位了。

關於玄齊的高考作文,在公布之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以及爭議。對於他作文只獲得了四十多分的事情,國內媒體還有過一番爭論,說閱卷老師有眼不識金鑲玉,竟然給這樣的作文,才評判了四十多分的成績。

他們找出了這次的一些滿分作文,與玄齊的作文一比較,得出結論說玄齊在作文的實力以及觀點之老辣,甩其他人幾條街。

不過,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這個觀點有人贊同,就有人反對。

不過不管如何,玄齊在文學上的造詣,還是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可。所以,他這才得到了京華大學拋出了橄欖枝。

不過,玄齊在數理化上的天賦同樣出色。在全國最難的數學試卷,玄齊竟然考出了滿分的成績。

這種強大的表現,讓人驚呼,這是一個新的陳景潤以及華羅庚的繼承者。 殿下請許我一世獨寵 要知道,這次的題目非常的困難。

玄齊竟然能夠考出如此的高分,這同樣是很了不起的成績。

對於他的頭腦,各個大學也是垂涎不已。很多大學的理科專業,都希望將玄齊收進入他們的學校。

在他們看來,玄齊有在科學方面發展的潛力。

相對於這些成績,玄齊在外語上的天賦同樣不錯。高考成績一百四十七分的外語成績,同樣是讓很多名校外語系十分垂涎。

在他們看來,玄齊應該對於外語系很感興趣。因為在這個時代,出國留學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若是進入外語系,出去留學就會變的容易許多。

至於玄齊最感興趣的計算機系,倒是沒有發出什麼聲音。因為在那個時候,計算機還是一個新興的行業。

特別國內的計算機行業,還是一片空白,十分的落後。

相對於國外的計算機技術日新月異的發展,國內的計算機從硬體軟體,還是教程等各個方面,都是非常落後於國外。

得知玄齊想要選擇計算機系,很多人在報紙上大聲疾呼,計算機系不要誤人子弟,耽誤人家狀元的前途。

玄齊沒有想到,他連選擇專業都會受到如此的關注。

除了國內幾所知名的大學之外,國外同樣給玄齊發來了邀請信。像是香港的香港大學,美國的哥倫比亞以及哈佛大學,都給玄齊發來了大學邀請函。

他們說自己願意提供全額獎學金,希望玄齊能夠選擇他們的學校。

玄齊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得到國外學校的關注,不禁十分的驚訝。之後,他這才知道,原來他在國內的熱度太高了,引起了國外一些學校的覬覦。

相對於國內學校,國外學校的那些條件則是更加的寬泛。全額獎學金以及新的環境,讓玄齊都產生了猶豫的情緒。

不過最後,玄齊還是選擇呆在國內。

雖然說國外的環境更加的優越,也更有吸引力。但是對玄齊來說,眼前呆在國內,幫助爺爺完成七星燈續命的陣法,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至於留學國外,那是以後才能考慮的事情。

玄齊上輩子根本沒有機會出去旅行,更別提出國留學了。對於國外的學習環境以及大學,他總是有種嚮往。

「算了,以後再考慮出去吧。」想了一番之後,玄齊還是放棄了去國外瀟洒的決定。不過他也想好了,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出去看看。

對於玄齊的決定,老黿也是十分的贊同。雖然說它是一隻千年神龜,但是要說出國,老黿還真的沒有出去過。

「哎,真是猶豫!」

原本玄齊是堅決想要進入北清大學計算機學習的。不過,在受到了那麼多誘惑以及好條件之類,他又不禁動搖了。

這個時候的高考分數下達之後,他還擁有一次更改志願的機會。只要他改了志願,就可以被別的學校錄取。

此時的玄齊,真的是陷入了選擇之中。

當年的他,成績考的太差,十分苦惱,不知道填什麼學校才好。現在的他,成績太好了,想填學校,也十分的困難。

要知道,每個招攬他的大學都是赫赫有名,都提供全額獎學金。這種待遇,可不是一般人才能有的。

聽到了玄齊要改志願,北清大學的招生組一下慌了。原本他們以為,玄齊應該是他們的盤中之菜了。

沒有想到,想爭搶這塊肥肉的人實在太多了。

無奈之下,北清大學只得再度派出了招生組,來到玄齊的家中做工作。此時,他們對玄齊承諾,他大學生所有的學費雜費全免,學校還提供獎學金,並承諾他可以任意選擇北清大學的任何系別,任何專業。

那種優厚的條件,簡直顛覆了北清大學百年名校的形象。

玄齊沒有想到,他真的成了傳說中的香餑餑。為了他,所有的學校都打的頭破血流,只為招攬這個狀元。

因為所有的學校都知道,玄齊這樣的人,絕對能給他們學校爭光。

這些日子來,玄齊的表現讓人有目共睹。在電視以及平面媒體的採訪中,玄齊的機智以及幽默,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種能拿的出手的人才,自然是引起了爭搶。

最後,經過了各種權衡以及考慮,加上與爺爺進行商量之後,玄齊還是決定先進入北清大學學習,然後再考慮其他的事情。

用玄齊的話來說,北清大學是他一直以來的目標以及希望。如今,能夠達成這個目標,他會十分高興。

為了最初的夢想,玄齊還是選擇了北清大學的計算機系,留下了一群遺憾的各學校的招生領導。

錯過了一個全國狀元,對他們來說,損失不小。

之後,玄齊在報紙上公布了自己的志願,以及談了自己的夢想以及最後的選擇,這才平息了一段議論與爭吵。

不過,在玄齊以為一切都要結束的時候,來自香港的一個私立大學,也是派來了一群人來到了玄家,說希望玄齊能加入他們的學校。

當然,這些話是在電話中溝通的,而不是當面說出來的。』

不過,當這些人出現的時候,玄齊就明白,這些招生團只是一個幌子。其實,他們應該是一群抱著特殊目的而來的人。

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殺氣,而身上也帶著玄術的氣息。

看起來,他們是想要對玄齊不利了。

至於他們的來歷,玄齊也是呼之欲出了。香港玄家,玄門的分支家族。這些人,終於來到了湘陵市,來到了玄齊家門口。

對於這一天,玄齊早有準備了。在他看來,統一玄家,讓玄家分支認祖歸宗,是他必須要完成的事情。

< 由於林若軒的經紀人並不在病房,當治療結束之後,吳天麟先是小心翼翼地幫林若軒的衣服合上,然後又把被子覆蓋在林若軒的身上,向著病房門口走去。

當吳天麟伸手準備去開門的時候,病房的門被推了進來,蘭姨看到站在病房門口的吳天麟,表情明顯一愣,對吳天麟詢問道:「吳主任!您怎麼在病房裡。」

吳天麟看到蘭姨的表情,自然是明白蘭姨這樣問的目的,隨即回答道:「我因為待會有台手術要做,所以今天提前幫林小姐治療,治療剛剛結束,我這裡一副藥方,原本是準備讓護士幫你們去抓藥,現在就交給你了,記住,藥方上的藥物年限千萬不能有差錯,否則這副葯就沒有任何的療效了。」

蘭姨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林若軒,見林若軒正在熟睡當中,高懸的心一下子放了下來,然後才從吳天麟的手中接過藥方,認真地看了一眼之後,對吳天麟感謝道:「吳主任!謝謝您,您交待的事情我會牢記在心。」

吳天麟離開病房后,直接前往許老爺子的病房,當他走進病房的時候,病房裡圍滿了人,許永波兄妹幾個正圍在病床前,看著幾名醫生幫許老爺子做手術前的檢查。

許永波兄妹幾個看到吳天麟到來,連忙迎了上來,許永波首先開口對吳天麟問好道:「吳醫生!你來了!」

吳天麟跟許永波的幾位兄妹分別握了握手,隨後對正在幫許老爺子做檢查的兩位醫生詢問道:「檢查結果出來了嗎?」

「吳主任!老首長的情況非常正常,目前完全可以進行手術。」那名負責檢查的醫生聽到吳天麟的詢問,就把檢查結果向吳天麟做了個簡單的介紹。

吳天麟認真地把檢查報告翻看了一遍,隨後把報告書交給身旁的醫生,並說道:「老爺子這段時間的調整非常到位,他目前的身體已經完全適合做手術。」

吳天麟介紹到這裡,對身旁的醫生吩咐道:「手術定在中午一點,十二點四十分把病人送到一號觀摩手術室。」

中午十二點三十分,陸陸續續有許多醫生來到手術所在的樓層,很快就讓寬敞的手術觀摩室變得是人滿為患,這種場面無疑是讓手術室的那些護士們感到非常的納悶?心想今天腫瘤科是怎麼了?竟然全科室總動員?

當腫瘤科的醫生們都到手術觀摩室后不久,剛剛吃完午餐的吳天麟也來到手術室,當他走進手術室,聚集在手術室里的那些醫生都紛紛跟吳天麟打招呼。

吳天麟看到全科室的醫生都來到手術室,心裡無疑是非常的高興,因為這意味著他的這些下屬都有著非常強烈的求學**,只有這些醫生沒有放棄求學,他深信在不久的將來,人民醫院腫瘤科將會成為全華夏所有癌症患者最終的希望。

手術室里的那些護士雖然早就聽說腫瘤科來了一位非常年輕的主任,但是當她們看到那些醫生都跟一位年輕的醫生打招呼,她們才真正意識到這位主任到底年輕到什麼地步。

看到吳天麟那年輕帥氣的臉孔,兩名正在準備手術器具的護士心跳瞬間加速,其中一名護士更是花痴地嘀咕道:「吳主任真的好帥氣啊!他看過來了,他竟然在對我笑。」

「秀秀!你不要自以為是好不好!你都有男朋友了,吳主任怎麼可能會對你笑,你看吳主任明明是在對我笑。」

「小芸!你就別臭美了,我有男朋友怎麼了?我又沒結婚,難道我就不能劈腿嗎?再說了,就算我結婚了,只要吳主任喜歡我,我也可以離婚嫁給吳主任這種年少多金,事業有成的男人。」

「秀秀!不是我說你,你的這種想法完全是對吳主任的侮辱,像吳主任這種優秀的男人,他有可能做出那種挖別人牆角,拆散別人家庭的事情嗎?所以對吳主任,你就不要抱有任何的念想了,這樣既是對吳主任的不尊重,更是對你男朋友的不忠。」

名叫小芸的護士說到這裡,臉上露出一副自信的表情,自言自語地說道:「這些年下來我一直都在拒絕那些追求者,而我的這些追求者里不乏一些優秀的男生,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些男生就沒有一位能夠打動我的心,為此連我媽都感到奇怪,不過今天看到吳主任之後,我才明白,為什麼我面對那些追求者的時候,會無動於衷,因為那些男生都不是我的白馬王子。」

名叫秀秀的護士聽到小芸的話,臉上馬上露出鄙視的表情,直接對小芸嘲諷道:「小芸!不是我嘲諷你,雖然你沒男朋友,但是你的這種要胸部沒胸部,要屁股沒屁股,完全像一根竹竿的身材,一般的男人都看不上,反倒是我這種s型的身材,才是男人最喜歡的,特別是像吳主任這種喝過洋墨水的男生,在國外是見過了各種美女,你覺得他會看上你嗎?」

聽到秀秀的嘲諷,小芸的臉上馬上露出一副不滿的表情,隨即反駁道:「沒錯!我的身材確實不如你,那是因為我的身體還沒有被開發出來,而你的身材之所以會那麼好,功勞完全是在你男朋友的身上,這些年下來要不是你的男朋友沒少在你身上耕耘,你這畝田能夠變的這麼肥沃嗎?不過有件事情你千萬不要忘記了,只要是男人都特別看重那個處字,在這點上你已經沒有任何的優勢。」

秀秀聽到小芸的嘲諷,臉色馬上變得一陣青一陣白,要不是現在她就站在手術室內,肯定會跟小芸大吵一場,但是為了保持自己的淑女形象,這時的她馬上壓低聲音,對小芸反駁道:「你說的沒錯,男人確實喜歡處女,但是他們也僅僅是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而已,真正成功的男人,希望的是像我這種有經驗,又能夠給他們帶來滿足感,成就感的女人,反倒是你這種青澀的小丫頭,如果真的被男人給看上了,他們也只是抱著玩玩的態度,一個不懂得抓住男人的心的女人,永遠都沒有修成正果的那一天。」 「咦,姓玄,來自湘南省湘陵市?」

香港半山豪宅中,一個面容清癯,鶴髮童顏的老年人,看到了眼前的這段新聞,眼神中的寒芒一閃而過,對著手下僕人說道:「給我查查這個人。」

「是,老爺!」

聽到了老人的吩咐,他手下的管家僕人立即行動起來,開始調查起玄家的身世以及身份。

很快,一份資料擺在了這個老人的面前,關於玄齊的身世以及玄清和的資料,全部都擺在了他的面前。

「想不到,竟然還能聽到玄家餘孽的消息。哼,我倒是看看,這玄家餘孽究竟還能撐多久。我玄無忌這一脈,才是玄門正宗。」

說起這個,老年人眼中寒光一閃,冷冷的說道。

玄無忌,乃是玄家分支嫡系,是當年從大陸逃出去的玄家分支中的一員。相對於玄清和一脈,這玄家旁系家族倒是發展的十分蓬勃,蒸蒸日上。

相對玄家的嫡系子孫,這玄家的旁系無論是從血脈還是勢力上,都要遠遠超過玄清和這一系,算得上家大勢大了。

不過,對於這一系來說,他們雖然在玄門中赫赫有名。不過,對於他們自稱玄門正宗的做法,其他同道還是頗有微詞。

其他同行對於這玄家的地位,並不是特別認可。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並不是玄家的嫡系血脈,並不能真正代表當年那個名聲赫赫的玄家。

當年的玄家,同道中人都會尊重的稱為玄門正宗,那是多年的恩威並施,以及玄陽子的餘澤所致。

現在這玄家的旁系,想得到其他人承認為玄門正宗,那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為了這個目標,玄無忌一直努力,但是收效不大。這些年,他倒是幫家族在香港打下了不小的基業以及名頭。

不過,這些功勞以及貢獻,對於他競爭玄家家主的位置,還是差了那麼一些。

此時的他,最大的目標就是把玄家的嫡系子孫全部剷除,好讓他們玄無忌這一脈,真正的成為玄門正宗。

作為玄家旁系的後代,他們對於玄家詛咒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不僅如此,他們這些旁系血脈,同樣是維繫這個詛咒一些動力。

在平時,他們經常用一些血食或者是邪物來祭奠當年給玄家製造出恐怖詛咒的他們的那位先祖,希望他能繼續將詛咒生效。

這些年來如他們所願,玄家旁系的日子越過越好,而玄家嫡系的子孫血脈連延續都有問題,更別提發展壯大了。

所有玄家嫡系們,都是不得善終,很難活過六十歲。

像是玄清和這樣的人,已經算是非常高壽了。不過,他今年也不過才五十九歲,距離六十歲還有一步之遙。

「這玄清和難道會破了我們玄家的詛咒?」看到資料上玄清和仍然健在的消息,這玄無忌皺著眉頭道。

在之前,他已經算過玄清和的命格以及壽元。按照卦象所顯示,玄清和的壽命應該已經快完了。

而作為他孫子的玄齊,也將同樣厄運纏身。

想到這裡,玄無忌拿出了三枚銅錢,鄭重的拿在手中,隨後扔在地上。這樣的動作,持續了四五次。

之後,他記錄下了這些銅錢的朝向,隨後皺著眉頭道:「這是怎麼回事?」

原本玄清和很清晰的命格以及卦象,現在變的模糊一片,完全的不明朗了。這種改變,讓他十分的詫異。

一般若是沒有特別的情況,命格之類的很難改變。

玄無忌有些不信邪,打算繼續算一下有關玄清和以及玄齊的命格,卻不料一股真元從體內竄了出來,直接衝擊了他胸口。

「噗!」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