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真君,你此番下界,要停留多久?要是滯留的時間長一些,我有件事情要麻煩你。”姬旦向借楊戩的武力,一勞永逸的解決查理。

“大概一日的時間吧,時間到了,姜尚師伯應該會打開天界之門接我上去。”楊戩絲毫沒有隱瞞。

“既如此,真君現在可要去找那妖胎?”姬旦提醒着。

“不去了,哪裏有什麼妖胎。不如你帶我去遊樂一番,我也有許久沒有感受到人間的仙境了。”楊戩纔不想好不容易下來一趟,老老實實的做完事情得回去了。

“好,那我帶着真君,在這裏好好享受一下。”姬旦點了點頭,知道長期在天界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風光,無盡的歲月,帶給人的更多的是孤獨和寂寞。

查理那邊,厄運之力已經和他的身體再一次融合了。雖然法力不如以前了,但這股力量在凡間,足夠掀起血雨腥風了。他不由地想起了從前。

經歷了蘇卉嫁人的打擊,他後來漸漸從旁人的口中知道了在這件事情中扮演着出謀劃策角色的人,不是旁人,正是他的師兄姜尚。

他對師兄處處忍讓,可得到的卻是師兄的變本加厲。如果自己凡事都爭上一爭,也許當初擔任封神大任的人,是自己!如果當時自己爭一爭,那麼當時師兄一定處處被自己踩在腳下!

他漸漸變得心狠手辣,未達到自己的目的,無所不用其極。憑藉着出色的本事和能把死的說成活的巧舌如簧,他聚攏了一大批的人馬。

師兄!你既然幫着外人搶了我的老婆,那麼別怪我對你不念兄弟之情了!你不是要保着西周奪取天下嗎?我要幫紂王把這帝國守得如鐵通一般,讓你處處碰壁!

於是他便訪仙友,廣聚天下有能之士。只要是有本事的,哪管你之前做過什麼,統統許以高官厚祿。

這樣,他率衆擊敗了姜尚一次又一次的攻勢,讓西周折損了大批人馬。儘管最後他失敗了,可他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後悔的。這天下的東西,不爭,變是他人的!

姬旦,從你的身邊開始,感受一下厄運之力的奧妙吧!

查理定定地坐在屋裏,準備做一個小的實驗。 大神我來報恩了 姬旦有個室友好像是叫桂小寶是吧,從你開始好了。

“桂小寶,我詛咒你,從現在開始,每到一個地方,都會碰到你最不想遇到的人!”這句話一說完,查理左手的小指咯嘣一聲,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彎曲了。

厄運之體,每次詛咒一個人,自己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反噬。被詛咒的人能力越大,詛咒之後受到的反噬也越強。

這桂小寶區區一個凡人,簡單地詛咒他竟然能讓自己小指骨折? 網游之金剛不壞 這傢伙難道還有什麼了不得的身份嗎?查理邊想着,邊用力把小指掰了過來,眉頭皺都沒皺一下。三千年內心的憂傷,**的疼痛對他來說,已經可以忽略了。

桂小寶跟闖王剛從宿舍走出去,聽到了林峯的聲音。

“喲,這不是姬旦身邊的跟屁蟲嗎,怎麼老大不在了?”林峯正是來宿舍找他們麻煩的。

“嘿,你還不是被人一個巴掌按在地上動彈不得的貨色?”要說起口舌之爭,桂小寶可不怕任何人。

只有闖王知道,林峯和以前不一樣了。上次自己跟他交手,差點性命不保。他不着痕跡地把桂小寶護在了身後,已經做好了打架的準備。

林峯冷眼看着闖王,不屑地嗤笑着:“手下敗將,要命的話,趕緊滾到一邊去!”

闖王神色肅穆地搖了搖頭,哪怕他再次受傷甚至死亡,他也絕對不會把室友丟在前面!在第一次姬旦桂小寶他們選擇跟他一起面對秦帥的時候,這個重情義的漢子,心裏早做了這樣的決定!

“看來你還是沒有長記性,讓我來教教你吧!”林峯猛然一拳,向着闖王轟了過去!

砰!闖王被這一拳打的飛出去將近五米遠,連後面的桂小寶都一併撞倒了。他的嘴角已經隱隱滲出了鮮血,可他毫不在乎,咬着牙再一次站了起來,擋在了桂小寶的身前!

“哼,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挨幾下!”林峯冷哼一聲,又一拳轟了過去。闖王再一次被轟飛了出去,不過這一次,他只退了四米。

似乎林峯的這一下,比上一次打自己那一拳,力量小了幾分。闖王晃了晃頭,又站了起來。“再來啊!只要有我在,休想動小桂子一根寒毛!”闖王用力的拍了拍胸口,一面給自己打氣,一面對林峯更像是一種嘲弄。

“找死!”林峯火了,拳頭雨點般地落在了闖王身上,登時把他打得不住的往後退去,可闖王愣是咬緊牙關,沒有倒下去。

終於,林峯打累了,頭一次碰到這樣的怪物,讓他竟升起了一絲這傢伙是不是打不死的想法。

闖王此刻身體非常的奇怪,四肢百骸彷彿有一股暖流,自己像泡在溫泉之中,身體暖洋洋的。剛纔林峯擊打自己的身體,闖王說不出那究竟是疼痛還是一種舒爽,讓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受虐的傾向。

身上的暗傷在這股暖流的滋養下,漸漸恢復着,所以他的身體略微的感覺到了麻癢。在他的腦海深處,一個雄壯的靈魂正在緩緩地甦醒。 “再來啊!怎麼,這沒力氣了嗎?別像個娘們一樣!”感覺到捱打給自己帶來的快感,闖王紅着眼對林峯叫囂着,一點也沒有捱揍的人該有的可憐狀。

他的頭髮有些凌亂,嘴角的血跡還殘留在嘴邊,整個人站在那裏,頗有拼命三郎的架勢,讓人不自覺的退後兩步。

旁邊有十來個圍觀的學生,在一旁給闖王鼓氣加油。弱的一方不屈不撓,這種精神到哪裏都會有人讚揚。

林峯平復着有些凌亂的內息,騎虎難下地看着闖王。“這傢伙上次還不堪一擊,怎麼現在變得跟打不死的小強一樣?自己剛纔那一番攻擊,是鋼鐵之軀也能打出凹痕來,何況是血肉之身!這傢伙不是毒品吸多了,是有了奇遇!”他心裏暗暗猜測着。

旁觀的人見到佔據上風的林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都一起發出了噓聲。“切~熊包一個,趕緊有多遠滾多遠吧!”有個小胖子十分及時地在人羣裏喊了一句。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下衆人七嘴八舌地開始紛紛地噴起林峯,好像從始至終他纔是那個捱揍的人一樣。

林峯的雙目漸漸變紅,這次他要動用吸血鬼的力量了。不把這傢伙打的半身不遂,都對不起他這張嘴!

桂小寶假裝靠在地上,他雖然覺得闖王不太一樣了,可絕不會對朋友置之不理。林峯他自問是打不過的,不過姬旦可以啊!他偷偷地拿出手機,在不被人注意的時候撥了過去。

“周公,我是小桂子。我跟闖王剛出門,被林峯堵了,現在闖王正在跟林峯對峙,已經受傷流血了!你趕緊過來,我們倆肯定打不過他!”他的嘴脣張翕速度絕對不遜於名嘴主持人。

姬旦掛了電話,看着楊戩,做了一個無奈的手勢。

“真君,真不巧。我朋友現在有事情,我必須得回去一趟。要不晚點我在陪你轉轉?”隨是疑問的語氣,但不管楊戩答不答應,他都會過去的。

“沒關係,帶我一起去好,我反正也沒什麼事情。”楊戩渾不在意的說。

姬旦見楊戩沒什麼意見,當即和他帶着哮天犬向門外走去。

飯店門外,四個精壯男子已經在外面等候他們多時了。正是秦帥一行人中那個高少找來的幫手,準備讓姬旦他們掛掛彩呢。

四個男子雙目精光閃爍,太陽**高高鼓起,顯然每個人都有不俗的功夫在身。見姬旦兩人一犬出來了,和高少描述的一模一樣,當即走上去攔住了他們。

“哪個叫姬旦?”其中一個氣息深沉的傢伙站了出來問道。這男子是這四人的頭目了,他名叫張鋒,特種戰隊出身,在當時身手可名列前三。

“我是。”姬旦皺了皺眉頭,他已經感知到了藏身附近的秦帥等人。還真是陰魂不散啊,這年頭,真應了那句古話,人善被犬欺。剛纔是不是對他們太客氣了?應該讓哮天犬好好跟他們發下威,讓他們知道一下厲害。

“你們得罪了不該得罪之人,所以,要怨只能怨自己了!”他一個箭步上來,一記衝拳直奔姬旦的面門。

打人不打臉,張鋒這下可惹惱了在一旁看熱鬧的楊戩。在本真君的面前,竟然有人敢出手?

他像一陣風一樣來到了張鋒面前,一把抓住了張鋒的手腕,另一隻手已經扼住了他的咽喉,慢條斯理的把他舉的離地面起碼有一米的距離。身材高大,猿臂蜂腰,楊戩這一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知道張鋒身手的三個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這一切。同時目瞪口呆的還有高少,他可知道張鋒到底有多厲害!像黑虎那樣的傢伙,0個也不夠張鋒打一分鐘的!

“楊兄,手下留情!”姬旦本待自己出手,哪想楊戩出手這麼快,立時出口制止他。要是不喊這一聲,估計楊戩會輕輕鬆鬆地把張鋒喉嚨捏碎了。

楊戩的威名,可不是說出來的,那可是實打實的殺出來的!死在他手裏的人和妖,不計其數。

楊戩聽了姬旦說話,左臂一甩把張鋒甩到了地上。心裏頗爲不屑,媽的還以爲是個高手呢,不堪一擊!

張鋒坐在地上喘着粗氣,這大漢剛纔差點把自己的咽喉捏碎了。這都是從哪裏竄出來的妖孽?高少這都是惹的什麼人啊!不用制式武器,肯定打不過這人。想不到自己本來是精英中的精英,在人家面前卻不堪一擊。果然高手在民間啊,自己這次栽了!

“告辭!”張鋒爬了起來,對着姬旦他們說了一句,轉身離開了。手腕上清晰的指痕還在,想必脖子上應該也有同樣的印記。這是力量隱而不發所致,對方對力量的控制已經爐火純青了。

對上這種級別的高手,自己這邊區區四個人,跟一個人的區別並不大。與其留下來受辱,不如早點離開。

“嘿你這傢伙……”楊戩剛想說老子還沒叫你走呢!被姬旦攔了下來,姬旦搖了搖頭,示意到此爲止。

楊戩雖有命在身,可在凡間胡亂殺人的話,有違天和。別到時候因爲這個上去受到處罰,那得不償失了。

“真君,我朋友那邊還有事,我們還是先過去吧。”姬旦勸道。

“這次算他走運,下次再敢惹我朋友,一寸一寸地把他骨肉捏個遍!”楊戩恨恨地說。在天界,敢惹他的仙人也沒幾個!

哮天犬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跟在姬旦和楊戩的屁股後面,耷拉着尾巴一直跟着。在它的世界裏,吃飽了不應該美美地睡上一覺嗎?怎麼還要四處奔波!

高少秦帥他們一行人,在張鋒行動失敗之後,馬上溜了。萬一這兇人一會發現自己等人在一旁,還不狠狠地修理自己?連張峯都不是對手,自己這邊跟羊羣圍虎有啥區別?

林峯在剛纔被激怒之後,已經再次和闖王打在了一起。與剛纔完全不同的是,闖王這次已經不像是剛纔一樣完全被動挨打,而是捱打幾下之後,竟然能抓住林峯的破綻進行還擊了!而且打在林峯身上,令林峯都一陣肉疼。

要知道現在的林峯和剛纔完全不一樣,他現在已經爆發了吸血鬼的力量,準備硬生生地把闖王打爆呢!

闖王現在的情況比較奇特,他正處於昏迷和清醒之間的一個狀態。隨着體內另一個強大的靈魂甦醒,身體現在已經完全不受控制,只是憑着本能在和林峯互毆。

“這具身體太弱了!怎麼會孱弱到這種程度呢?”一陣抱怨聲在闖王的識海自說自話。 嬌妻入懷 哮天犬的感覺沒錯,闖王在姬旦那一世,乃是西周的名臣,南宮适。

真是一世不如一世了,西周時他乃是賢臣猛將;到了明末的時候,又轉世成了李自成,草頭天子一個;沒想到時隔至今,竟成爲了一個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屁民!

闖王現在雙目無神,處於一種意識控制身體的情況當中,越戰越勇,很多古武技現學現賣地隨手用了出來,漸漸地已經佔據了上風,到打了林峯一個手忙腳亂。要不是吸血鬼的身法極快,搞不好林峯已經掛彩了。

林峯越打越心驚,與跟姬旦打鬥完全不同,姬旦完全是靠實力碾壓,令他生不起一絲反抗之心,差距太大了;這闖王,以前弱的要死,現在竟然越戰越勇,而且好像自己每打他一次,自己的力量都會減弱一些,而這傢伙的力量卻的變得更強了一些。

“不好,這傢伙在借我的力量開發自己身體的潛能,絕對不能讓他如願!”林峯瞬間明白過來,開始的時候這傢伙可是弱的很!可現在這種局面,闖王簡直如跗骨之蛆,他倒是想終止這一切,人家也得給他機會啊!

“停!這次我放過你們!”見實在無法擺脫,林峯只好高聲喊了起來。旁邊的人都見他佔據在下風,現在卻主動提出中止,紛紛對他豎起了中指。

“慫蛋!裝什麼大尾巴狼?跑到我們X大來嘚瑟了,不知道我們X大猛男如雲嗎?”一個看熱鬧的傢伙見自己人佔了上風,開始口水林峯。

“是一旦我們X大的猛男——如雲出手,連什麼如花之類的都得靠邊站!咦,這傢伙看起來有點眼熟?”有一個胡說八道的傢伙開啓了噴子模式。

林峯見闖王跟沒有聽到一樣,仍在對他猛追猛打,心裏不由暗暗叫苦。剛纔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是想來X大宿舍這邊轉轉,結果給他遇到了闖王和桂小寶。

遇到了遇到了吧,當先跟姬旦收點利息。可沒想到原本的弱雞,現在露出獠牙變成了兇猛野獸,在這麼打下去,自己早晚被打成狗!

姬旦和楊戩已經到了,看着人羣中打鬥的兩人,楊戩嘖嘖稱奇。“周公,你朋友好像不行了?用不用我出手?他的對手好像有點不正常。”楊戩伸手指了指林峯。

“那個不是我朋友,你看着不正常的那個纔是。”看來闖王身上發生了什麼呢!兩個人不發一言,走到桂小寶身邊,觀看了起來。

這邊打鬥的視頻,很快被旁觀的人傳到了校園論壇,一時衆學生紛紛問道:如此猛男,到底是誰?既姬旦之後,11宿舍的另一個傢伙,也要火了。 闖王越打越舒暢,忍不住一聲長嘯。這聲長嘯直入雲霄,像大漠中點燃的烽火,狼煙沖天。

哮天犬不甘寂寞,也跟着嚎叫了一聲。這一聲讓闖王回過神來,他審視着周圍的一切,剛纔自己不是被林峯打的無法還手嗎?現在是怎麼回事,自己好像並沒有受傷?

從闖王恢復神智的那一刻,林峯終於從膠着的戰鬥中脫離開來,退至一旁喘着粗氣。再打下去,饒是以他吸血鬼的體魄都支撐不下去了。

姬旦和楊戩從到這看出闖王那種近乎悟道的神妙狀態,因此剛剛並沒有介入戰鬥。這時見他清醒過來,姬旦一個閃身擋在了闖王身前,把他護在了身後。闖王需要時間和休息來好好消化剛纔的機緣。

姬旦冷冷地看着林峯,這次難得碰到他,該給他一個沉痛的教訓了。

“林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了。”姬旦一句話預示着他將不在留手了。

“周公,別啊!”楊戩一把攬住了姬旦,此舉讓林峯以爲這傢伙是跟自己一夥的。

姬旦詫異地看着楊戩,不明白他爲何攔住自己。難道楊戩認識這傢伙?不太可能,這林峯分明是西方吸血鬼的後裔,跟楊戩八竿子打不着。

“我說,我手癢半天了,你好意思自己出手,讓我看着?把他讓給我,怎麼樣?大家兄弟一場,千萬別跟我爭了!”楊戩說完,拍了拍姬旦的肩膀。

聽到這,林峯差點沒昏了過去。虧他原本還以爲這昂揚的大漢是查理派來幫自己的呢!沒想到這人形魔獸剛纔的一番話,完全將他視若玩物。尼瑪的跟姬旦認識的人,不是神經病,壓根不是人類!

這時闖王和桂小寶都看向了楊戩,同樣對他好奇不已。從楊戩到來的時候,桂小寶已經看到了他們,當時他的神色頗爲輕鬆,一直在旁邊觀看闖王和林峯的戰鬥。他知道這傢伙一看不是等閒之輩,他那副模樣分明沒把兩人的戰鬥放在眼裏。

“楊大哥,你要是揍這小子的話,幫我的那份一塊揍了。”桂小寶賤賤地對着楊戩擠了擠眼睛。

“沒問題,壓扁還是搓圓,你說了算。”楊戩隨口說道。他性情灑脫,不拘一格,卻多智近妖。

“小子,你打算怎麼死?”楊戩伸出一根食指,指着林峯問道。

林峯帶來的人可不知道他的厲害,見他如此囂張,紛紛從揹包裏拿出砍刀,對着楊戩削了過來。這傻帽,以爲個子大牛逼嗎?

楊戩一腳一個,秋風掃落葉一樣,一人臉上賞了一個大腳印。至於林峯,從他帶來的人動手的那一剎那,他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跑了不丟人,要是跟上次一樣被人踩在地上,那纔是丟人丟到極致了。

楊戩要是讓他跑了,那纔是笑話了。三兩步衝了上去,抓着林峯的腳踝把他倒了拎了起來,然後左右狂甩了一會,林峯感覺自己隔夜飯都快吐出來了。

旁邊看熱鬧的學生目瞪口呆,這傢伙還是人嗎?剛纔本來闖王和林峯之間的打鬥已經讓他們覺得在看電視劇了,楊戩這一出手,簡直像在看小說!

他們紛紛散了開去,萬一這猛男一會玩嗨了,把自己也這麼輪一圈,可萬事皆休了。

“小樣的,還想跑!”桂小寶上前照着林峯的臉是一個大耳光。要不是闖王剛纔猶如天神附體,他必然是被揍的最慘的那一個。

“周公,怎麼收拾這傢伙?要不要我把他撕了,給小天打牙祭?”楊戩這話剛說完,哮天犬張着大嘴湊了過來,看着林峯直流口水。

“打斷一隻腿,放他一馬。他畢竟還是林雅的堂弟。”姬旦說完這話,哮天犬不歪着頭看了他一眼。尼瑪的這可是新鮮的肉啊!

“這樣啊,既然不讓殺,那我不管了。”楊戩隨手把林峯扔在了地上,龐大的力道摔得他七葷八素。

“林峯,是你自己來找闖王他們的,還是有人命令你來的?”姬旦看着倒在地上的林峯,湊到了他面前。

“呵呵,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癡心妄想!”林峯毫不示弱地看着姬旦。每次看着姬旦,他氣不打一處來。這傢伙自從出現的那一刻起,好像是自己的剋星!自己不管做什麼事情,只要一遇到他,肯定沒好事發生!

“你不說我也知道。你別以爲你跟查理那點貓膩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吸血鬼的身份在我眼裏,什麼都不是。今天要不是看在你是林雅的堂弟,旁邊的那隻黑狗,是你的葬身之處!”姬旦看向他的眼神,完全跟看一個死人沒有任何區別。

“好自爲之吧,下次別再遇到我了。”姬旦說完,輕輕拍了拍林峯的左腿。緊接着一陣清脆的響聲,林峯的左腿已經被他拍斷了。

“姬旦,你這個王八蛋!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我的面前,我會當着你的面蹂躪你的女人!”林峯破口大罵着。

啪!姬旦一轉身一個大嘴巴抽在他臉上,霎時一嘴的牙齒,飛出去了一半。“繼續,你可以試試我下次會不會把你的舌頭整個拔下來。如果你有這個勇氣的話。”姬旦的眼睛微微眯着,和顏悅色地看着林峯說道。

一股寒意從腳底涌起,感覺甚至已經到了骨縫裏。林峯滿嘴的鮮血,驚懼地看着姬旦。這王八蛋現在說的話,可一點都不像開玩笑。他已經說不出話了。

“咱們走吧,去我外面的地方坐一會。”姬旦站了起來,跟桂小寶擊了一掌。四個人外加一條狗,上了姬旦停在外面的車,幾個人向着姬旦在外面的別墅駛去。

查理的屋子裏,法蘭克正向查理彙報着剛剛學校發生的事情。

“伯爵大人,剛纔林峯突然去學校的宿舍找了姬旦的室友,去尋仇了。我好像並沒有安排他去找他們的麻煩。不過姬旦的一個室友,好像覺醒了某種力量,林峯後來完全被他壓制。姬旦還帶了另外一個人一起,身材異常高大,而且帶着一隻巨大的黑狗。”法蘭克繪聲繪色地說。

“是嗎?一個普通人,突然覺醒了某種力量?竟然能夠壓制一個吸血鬼子爵?還有一個大漢帶着一隻巨大的黑狗?”查理皺着眉頭,消化着這些信息。

“如此看來姬旦的室友也不是尋常之輩啊。帶着黑狗的大漢,難道二郎神這廝也轉世了?恰好又碰到了他黑狗的轉世?”查理越想越覺得奇怪。

“行了,我知道了。繼續派人監視着他們。”查理吩咐着,法蘭克點了點頭躬身告退了。

“看來我的厄運之力仍然一如既往,我剛對桂小寶嚇了一個詛咒,他碰到了林峯。可惜詛咒不是永久的,要是永久的,我無往不利了。”每次詛咒,只能實現三次。

不知道紂王那邊,林雅的事情給我辦的怎麼樣了。這老東西,向來對誰都不理不睬,我的事情他現在不一定幫我辦了。哼,現在我的力量已經增強了,聯繫他看看好了。

查理在地上飛快地花了一個法陣,閃身而入。以他厄運之體的能力,現在由於被剝奪了一部分力量,除了天界去不得,冥界還是沒問題的。

魔君大殿,紂王正在鬱悶當中。他好不容易找到的那個人間身體,也不知道被那些奇怪的人藏到哪裏去了,讓他費盡辦法,是找不到。不知道什麼地方,竟然連神識都無法追尋。

“故人來訪,老朋友也不接待接待?”查理陡然出現在紂王面前,把他嚇了一跳。

“你怎麼找到這來了?莫非,你的實力恢復了?”紂王一愣,察覺到了查理的氣息跟上次見到他不一樣了。

“呵呵,不敢。不過是恢復了一點點。老朋友,上次我交辦你的事情,你幫我辦了沒有啊?”查理看着紂王,笑吟吟地問道。

“唔,還沒來得及。這種事情急不得,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紂王臉色恢復了平靜,又擺出了當天子時候的那張臭臉。

“不是你的事情,你當然不急了。妲己那邊的事情,看來我也沒必要告訴你了。”查理一拂袖,一副轉身要走的樣子。

“別,馬上給你辦。” 契約婚寵:總裁老公請接招 紂王一聽事關妲己,一下子急了。

他口中唸唸有詞,整個人彷彿靈魂出竅了一般,靜立當場。又過了一會,紂王氣喘吁吁一屁股坐在大殿的寶座上,向查理擺了個一切順利的手勢。

“你不知道,現在凡人的夢境世界不好進啊,我上次進去,被另一個夢境使者陰了,害我受傷頗重。”紂王抱怨着。

“呵呵,你可知道,那夢境使者是誰?”查理一聲冷笑。 紂王眼睛一翻,“怎麼?莫非你知道是誰?”

查理含笑點了點頭,他怎麼會不知道!這傢伙是化成灰他也認識!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