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在他這一愣神的瞬間,嗖!金光閃現,一個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後。

轟!

厲無極抬手一掌,無盡的魔氣朝著元陽子背後襲去。

元陽子似有感應,飛身而退,但還是有一絲魔氣襲中了他的右肋。

滋!刺耳的燒灼聲響起,元陽子心中駭然。他顧不及查看身體,迅速出手禁錮了周圍的空間,並且揮動長劍,讓劍網在頭頂上空旋轉。

做完這一切,他往右肋看去,道袍早已腐爛出一個大洞,皮膚也被腐蝕了一片,麻、痛、脹、癢、疼各種感覺出現在身體上,讓他感覺渾身無力。

卑鄙,狡猾,難纏,果然是最邪惡的魔!

元陽子向厲無極看去,只見後者青衫飛揚,不停地甩動衣袖,踏在飛劍上,魔氣滾滾,恍如一尊魔神。

此刻,他心中不禁有了幾分懼意。

「你不是要殺我嗎?」厲無極衣袖一甩,聲音中似乎透著無盡的寒意。

「厲無極,你已經墮入了魔道,所有的修仙門派都不會放過你的。」元陽子罵道。

「不要說的那麼高尚。我是不是魔,我自己知道。元陽子,如果不是你貪圖所謂的寶物,還會在這裡與我生死相搏嗎?」厲無極左邊眼眸中的血色更濃了,偏偏右眼漆黑如墨,讓他看上去更加的詭異。

「算了,我不與你做口舌之爭。今天暫且放過你,自然會有人收拾你的!」元陽子冷笑,他決定離開。厲無極的魔功詭異,他害怕自己會陰溝裡翻船。

元陽子現在不到兩百歲,他還有一百多年的時間去突破渡劫境,自然愛惜羽毛。除不除魔對他來說,只是一句空話。

他心中已經有了退意,只想早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而且前面不遠,還有滅日山莊和萬毒教更高深的修士在等著厲無極。

「想走?那可由不得你了!」厲無極再次甩動衣袖,十幾道金光斜斜射出,空間陡然變幻,他的身影驀然消失。

剛才傷了元陽子后,他便一直在投擲符文布置陣基,此刻,幻陣已然成形。對方若想離開,得先破了陣法才行。

「這是?」見到厲無極憑空消失,而自己不知身在何方,元陽子不由大駭。

這似乎是一個虛幻的空間,但是卻又好象實實存在。元陽子發現自己只能看清身前數米遠,無論他如何飛行,都沒有辦法離開。

「幻陣?該死!早就聽人說起過他在弒仙谷布置陣法,對付隱仙谷弟子,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元陽子手握長劍,小心戒備著。

咻!一隻火焰手掌突然拍來,元陽子連忙揮劍射出一道銀光,進行抵擋。

「假的?居然是幻影!」元陽子不由一愣,破口大罵,「厲無極,你這個藏頭露尾的小人,有本事出來和我一戰!」

最強王妃,暴王請臣服 咻!咻!咻!

回答他的只有無數虛幻的火焰手掌。

「小輩,小人。看我如何強行破陣!」元陽子咬牙切齒,怒火填膺。

堂堂返虛強者,被一個元嬰小輩逼到了這種地步,他心中那個恨那!

轟!轟轟!

元陽子瘋狂摧動劍網,對幻陣空間狠狠的發動攻擊。

虛空不停的顫動著,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崩塌。

身在幻陣中樞,這片空間便是厲無極的主場,元陽子的一舉一動,都逃脫不了他的感知。

每當陣基出現不穩,他便投擲符文進行加固。所以看上去空間不穩,但是幻陣卻依然可以繼續維持。

「好了,是時候了……」厲無極嘴角帶笑,邪意十足。無盡的魔氣從體內緩緩溢出,一股陰寒冰冷的氣息蔓延而開。

看著緩緩走出的身影,元陽子喘息未定,「小輩,你捨得出來了。」

「想取你的性命,自然要出來。」厲無極眸中閃過一道嗜血的光芒。

元陽子不屑,「不知你哪裡來的自信?小輩,受死吧!」

面對面公平一戰,他自信厲無極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

長劍揮動,銀光閃現,瞬間穿透前面的身影,元陽子一驚,「殘影?」他連忙運劍回防。

呯!最外圍的玄元護罩破碎。

呯呯!裡面的兩個護罩也隨之裂開。

元陽子立刻感覺到一陣鑽心般的疼痛。低頭一看,左肋傷口處,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隻手掌,上面纏繞著絲絲黑氣。

噗!長劍似乎斬中了什麼,發出一聲悶響。

「斬中了!」元陽子大喜。他打算抽動長劍,卻看見劍身被握在了一隻手掌中,而自己的身體在黑氣作用下,瞬間乾枯。 「為什麼?」這是元陽子臨死前的最後一句話。

「忘了告訴你,我是一名練體修士。」厲無極邪笑。

修鍊了戰神鍛體,現在又經過魔氣的淬練,他的肉身強悍到超乎想象。元陽子的一劍,對他造成的傷害並不致命。而他的一掌,卻足以讓對方喪失戰鬥力。

即使強如元陽子,與他近身而戰,也討不了多少便宜。當然,如果不是在幻陣空間,他並沒有這個機會接近對方。

可怕的魔氣讓他變得嗜血。

瘋狂冒險,一決生死。

魔氣侵蝕了元陽子后,一縷粗壯的黑氣悄悄滲入了厲無極的身體中,居然迅速的對他的劍傷進行修復。

而且,修為從元嬰一重顛峰的境界接連突破,提升到了元嬰二重後期的境界。

「怎麼回事?」厲無極大驚。這真的很可怕,施展魔氣殺人,居然可以吸收別人的功力為己用,難怪刑九劍的修為如此高深莫測。

婚不由己:總裁撩妻成癮 一股強烈的殺意在厲無極心中陡然升起,他渴望殺死更多的修士,以增強自己的修為。

他並不知道,這是接連殺死了紀風、聶空空和元陽子后的負面作用,這三人的黑氣被他吸收進了體內,化為了滾滾魔氣。

暴戾、嗜殺、邪惡,種種可怕的念頭充斥在腦海里,讓厲無極幾乎喪失理智。

「不行,一定要控制魔氣,否則我就真的淪喪為魔了。」察覺到體內的魔氣滾滾,比一開始要強大許多,厲無極不由警醒。

他無意殺人,更無意成魔!

但是偏偏有人逼他這麼做。

將元陽子毀屍滅跡后,厲無極找到了一枚儲物戒。化神境界以上的修士,儲物戒經過了神念祭練,若想查看,必須重新練化方可。

抹除了上面的神念,厲無極在儲物戒中找到了一顆紅色的珠子,剛拿出來便被南明離火吸收了。剩下的銀兩和草藥,也被他一起收了起來。

「這是逍遙宮的《半卷天書》?」望著手中薄薄的書冊,厲無極非常激動。

逍遙宮也是上古流傳下來的大派,據說門派的創立是因為一冊天書。後來因為與通天派爭奪神器,被通天老祖將天書毀去了半冊,從此就被稱為《半卷天書》。

通天老祖曾言,如果讓逍遙宮修鍊全本天書,大陸勢將不得安寧,有天書半卷足矣。

無名天書,半冊,依然支撐逍遙宮傳承至今,足見其不凡之處。

小心將天書收好,厲無極離開了幻陣空間。他現在可不敢修鍊天書,如果讓逍遙宮知道元陽子死在了他的手裡,恐怕又是不死不休。

而且現在時間緊迫,他必須躲開眾人的追蹤趕去大覺山。

******

碧霄山脈,逍遙宮內。

凌霄道人突然接到凌虛的傳音,「師弟,大事不好,趕緊過來。」

凌霄道人心中一驚,師兄凌虛很少這般失態。

空間扭曲,恍如盪起層層水波,他的身影歸入虛無。

「師兄,究竟出了什麼事?」凌霄剛一現身,立刻問道。

「元陽子殞身了。」凌虛嘆道。

「什麼!是何人所為?」凌霄大吃一驚。

凌虛搖頭,沉聲道:「大師兄仙游后,就只留下了元陽子一徒。哎,此事我也有責任,如果不是因為震陽子,他也不會出山。方才我通過照海鏡查看,但是看不分明,只能見到一個模糊的黑影,似乎是魔所為。」

「怎會如此?」凌霄微微一怔,聲音激動,「不行,大師兄當年對我們恩重如山,我現在就要出去查個明白。」

「也好,這也是我喊你過來的原因。師弟,無論結果如何,三個月內你必須回來。」凌虛神情凝重。

「好,我這就動身。」凌霄點頭,身影緩緩消失。

……

流水潺潺,水煙瀰漫。

潭水幽深,寒氣沁人。

查覺到眾人是因為獨特的氣息追蹤到自己,厲無極在一個寒潭邊停了下來。

這裡的寒氣可以稍微掩蓋住他。

運轉了十幾遍《通天訣》,厲無極將心中嗜殺的魔念強行壓下。

越靠近大覺山,他越發有種不安的感覺。似乎有人知道他此行的目的,在前方靜靜的等待他上鉤。

已經半個月了,他不敢瞬移和飛行,只能靠一步步行走,不停的迂迴前進。

一路上都有修士在尋找他,中途與幾撥人遭遇了正著,被他殺了十幾人後,逃了出來。

在寒潭邊修鍊了數個時辰,厲無極站起身來,繼續向大覺山前進。

「快看,是裂天劍派棄徒厲無極,他在這裡!」

剛拐上一條不寬的土石路,迎面走來十幾名修士,最前面那個頭髮稀疏的修士看見了他。

絕色謀國 「小輩,快將寶物交出來!」

「邪魔,人人得而誅之!」

數十道金光、黃光、青光射來,在空中變幻成各種兵器和猛獸,狠狠襲來。

這十幾人,大部分都是結丹和元嬰修士,其中還有兩名化神修士。可能是天心樓散播的消息有誤,或者是以訛傳訛,很多人都只聽說厲無極修練魔功受了重傷。因此過來圍追堵截的人越來越多。

厲無極眸中血芒閃過,一股陰冷恐怖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無窮的魔氣纏繞在右手之上,一步踏出,對著前方的眾人,猛然拍出一掌。

轟!

最前面的幾名元嬰修士連反應都沒來得及,直接被這一掌拍爆,鮮血瀰漫,後面的七八人也未能倖免,被掌勢餘波掃中,倒在了地上。

「沒有玄元波動,僅僅依靠肉身之力,一掌就殺了十幾人,這是什麼手段?不是說他身受重傷的嗎?」兩名化神修士神色駭然,心生懼意。

厲無極的表現明顯與傳言不符,這哪裡是身受重傷,這簡直就是一尊殺神啊!而且看他身上的氣息,魔氣滾滾,完全就不能按常理來推斷。

「趕緊逃!他根本就沒有受傷!恐怕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不要廢話,分頭跑!」

厲無極眼中閃過一絲暴戾,既然出手,又豈能讓他們兩人逃走。

虛跨一步,一道火焰大手瞬間幻化成形。幽幽綠芒,散發著可怕的高溫,對著兩人虛按而下。

「十方寂滅!」

第四重的功法,在南明離火吸收了紅色珠子后,威力更加強大。

神術,令兩名化神修士根本反應不及,在火焰大手的無形之力下,身體爆裂。血氣瀰漫四濺,兩縷黑氣,悄無聲息的滲入了厲無極的身體中。

殺一人是殺,殺一百人也是殺,反正已經殺了這麼多,也不差這兩個。

火焰迴旋,魔氣緩緩收回體內,厲無極眼中的血光消散。

看著滿地的血肉和屍體,他不由愣住,「我這是怎麼了,竟然變得如此暴戾和嗜殺!這些人雖然貪婪,但是也罪不至死……這個仇結大了,看來得儘快找到解決的辦法。」

「嗯?不好,趕緊逃!」神識感應中,一股強大的氣息似乎朝著這個方向而來,把厲無極從感嘆中驚醒。

虛跨一步,青衫飛揚,身影瞬間消失。

片刻后,一個光著頭,滿身肌肉的老者飛天而下,落在了土石路上。

看著地上的屍體,老者眉頭皺起,「奇怪,剛才明明感應到的,怎麼消失了?」

呆立了片刻,他抬頭向著四周望了一圈,旋即衝天而起,朝著北面踏空而去。 西風烈,殘陽如血。

草木在餘暉的映照下,無精打採的站著。

一條蜿蜒的山路上,突然出現一個淡淡的身影。

身影一襲青衫,緩緩而行,披散的黑髮隨風飛舞,神形竟是從容無比。

「到了,終於又到了。」身影停下腳步,慎重地看了看周圍。

身影,正是厲無極。

一路避開了無數人的追擊,他終於進入了大覺山的地域。這是他第二次上大覺山,卻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眼前的這道山脈山勢磅礴雄偉,山嶺鬱鬱蔥蔥。山峰之上,無數的天地靈力彙集,站在其中,讓人不覺為之沉醉。

越過了山中的一條溪澗后,厲無極在一面崖壁之前站定身形,運轉玄元,輕輕叩響了護山法陣。

「什麼人過來拜山?」兩個年輕的築基修士突然出現,張口問道。

「在下是藺墨寒道友的故人,特來大覺山尋他一晤。」厲無極答道。他並沒有說出自己的身份,也沒有恢複本來的面貌。摩天派他認識的人也不多,只有藺墨寒、雲瓊仙子和石琳幾人。而慕玄做為掌門,求見應該很難,所以他說出了藺墨寒的名字。

「原來是找藺師兄,道友可否說出名諱,我們也好進去稟告。」兩人中略瘦的修士拱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