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玄齊幽幽的說:「做狼不要有這般的顧忌,做狗的確非常不好,但要看給什麼樣的人做狗,如果能夠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狗,那做了又何妨?」

充滿誘惑的言語,直接洞穿巴依的心靈防線,早就叛變的人只是靈魂出軌,在物質的刺激下,終於在靈魂上也出軌。玄齊說的對,只要能當高階的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狗那還算是狗嗎?很有上進心的巴依,理所當然的把這個幻想成大權在握。

於是在靈石與晶核的雙重誘惑下,在**與靈魂的雙重出軌下,巴依心甘情願的戴上了裝滿核子爆破物的項圈,遙控器就在玄齊手中,而且項圈內帶有自爆裝置,一旦巴依生出二心,核爆會把巴依的腦袋炸成細碎的渣渣。

在靈石的滋養下巴依好的飛快,在新丹藥的餵養下巴依的修為的確提高。既然前方無戰事,玄齊把全世界的狼族都收攏過來,這段時間抓了一百零五個普通狼族,兩個青銅狼族,再加上巴依這個白銀狼族,玄齊要培養的狼族數量達到了一百零八個。

時空狼族等待時空通道大開時,會如潮水般噴涌而來,這樣的結果雖然很不妙,但卻給玄齊爭取到極其寶貴的緩衝時間,當然百慕大的防禦是不能鬆懈的。

就在玄齊進行調教狼人的時候,希拉找上玄齊,並且提供一份病毒報告。玄齊粗略的看了看,身軀不由得顫抖,錯愕的望向希拉說:「這個計劃太瘋狂

「細菌與病毒的研究早就已經成熟,歷史上黑死病,天花這些東西,沒少殺傷人類。我只是要兩個戰狼研究細菌,你不會不同意吧?」希拉生怕玄齊反對,又給玄齊描繪遠景:「勞師遠征的時空狼族,好不容易穿越了空間通道,而後就感染的病毒。三五天後全都暴斃身亡……」

「研究一種新型的病毒,至少需要很長的時間,很多的**材料。而且還有很多的不可預見性。」玄齊雖然對這個計劃動心,但卻否決了希拉的計劃:「現在我正在執行寶石狼計劃,沒有多餘的戰狼給你。」

前段時間大家還為每日破碎虛空的戰狼太多而煩躁,現在卻又為了戰狼太少而無奈。總共才只有一百零八個,天知道希拉在實驗的時候會弄死幾個,而且實驗存在有太多的不可預見性,萬一病毒發散四溢,別還沒弄死狼就先弄死了人。

希拉雖然很是失望,但也覺得玄齊說的非常對,在沒有多餘戰狼的情況下,的確只能暫停病毒計劃,但希拉並沒有放棄,而是提出另外一個構想:「聽說航天部已經研發出可以空間穿梭的戰鬥機,能不能讓這樣的戰鬥機攜帶病毒彈,往狼族的時空飛……」

「這」玄齊的身軀明顯的一抖,這還真是個好主意,甚至可以不光攜帶病毒彈,掛載核武器到另個時空轟他們。

思維一旦發散,就會變得特別給力。玄齊咬了咬舌頭,最終拒絕這個無比誘人的想法:「狼族飛升都是用體內的真氣強行打通閉塞的時空裂縫,而現在時空通道還沒有打開,恐怕穿梭機飛不到另個時空……」

希拉重重的點頭,為自己的天真而沮喪。玄齊出言安慰說:「其實你提的也是好法子,我會在百慕大部署三架戰鬥機,不光掛載病毒彈,還會掛載核彈,只要時空通道打開,他們就會穿梭到另個時空進行轟炸攻擊……」

總算聽到了一個好消息,希拉原本沮喪的心情頃刻間好了許多,對著玄齊點了點頭,而後又去忙自己的實驗。

正所謂一人計短,兩人計長。一個人的能力再強,也有被忽略的地方,現在有了別人的互補,玄齊對時空狼族的作戰計劃,越來越完善。爭取從這一百零八的狼族裡面培養出寶石狼族,而後在時空通道大開的時候再用核彈與病毒炸上一輪。

究竟誰侵略誰還不好說呢至少現在地球上就很需要晶核與狼皮,製造板甲的那種生物,自從發現了精良的傳導性后,也成了緊俏的物資。 探索與發現總是相輔相成,當人類邁出探索宇宙的腳步,並且有能力探索之後,發現的喜悅總是一個緊挨著一個。

火星上會有智慧生命體嗎?這個疑團困擾了很多人,隨著智能機器人與時空戰機出現,探索宇宙的腳步不斷的加快,各方面收集的情報自然也越來越多

神急不可耐的召喚玄齊,玄齊打開手錶屏幕,隨著華光閃動,玄齊發出一聲驚呼:「這個東西是在火星上發現的?」就連一向穩重的老黿,也發出一聲低沉的驚呼:「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

「這的確是從火星上發現的,機器人沒有開啟墓室,只是在周圍繼續探測。」神前幾天往火星發射空間穿梭機,呼嘯的穿梭機帶著勘探機器人在火星上進行探測,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了驚喜的發現,或者說非常驚人的發現。

透過液晶屏能看到一座紅色的石頭壘砌的大墓,低矮的墓葬群佔地廣闊,依稀還能看到墓葬前石刻的殉葬兵勇靈獸。在墓葬的前面樹立著一塊大碑,碩大的石碑上篆刻了一個扭曲的電字。下面有一行小字,雷霄老祖之墓。

朕的皇后能見鬼 在遙遠的火星上居然看到了玄修的墓葬,這未免有些讓人驚詫不已。老黿更是念念有詞:「當年太古一戰,雷霄老祖也是個強悍的人物,誰能想到他最終死在火星。他是怎麼去的?」

玄齊沒工夫猜測,而是通過通訊器呼喊雷霄宗的風雲二祖,還有門派掌門雷震,與少掌門雷澤。

因為有了空間穿梭機,距離已經成為過去。只要身邊有穿梭機,設定好穿梭的距離與方向,基本上都能用極短的時間,飛躍漫長的路程。

雷澤忐忑無比,以為玄齊要秋後算賬,一時間臉上閃著無奈,有些後悔當初和李振山走的那般近。

雷震則悠然的一嘆,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了。不知道玄齊會如何處置雷澤,既然已經這樣,那就不要怕事。雷震思量著自己應該做怎樣的退避,來滿足玄齊的野心。

風雲二祖則比較矛盾,一方面他們希望玄齊大權在握,為人類打拚出一個美好的未來。另一方面他們又希望玄齊能顧念舊情,出手千萬別太狠。萬一今天玄齊要處置雷澤,風雲二祖肯定是要出面求情。

大家走到大廳中,而後遇到玄齊,雷震還沒來得及開口求情,就聽到玄齊高聲的說:「探測器在火星上發現一些東西,你們看一看這個是不是雷霄宗的道統?」

望著手中的照片,雷震的身軀不停的顫動,沒想到在火星上還有雷霄老祖的墳墓雷澤早就已經驚恐的大叫:「怎麼會有這樣的東西?」

風雲二祖也有些激動,他們也沒想到在遙遠的火星上,居然還有曾經老祖的墳墓。一個能夠破碎虛空的老祖,又將是一個怎麼樣強大的存在。

雷震眼睛瞪圓,他看的比別人仔細,看似平淡無奇的電字,其實裡面隱藏著別人所不知道的玄機。雷震仔仔細細的觀察了一番,在字的尾部果然發現了屬於雷霄宗特有的暗記,這才把頭一點說:「的確是我雷霄宗老祖的墳墓。」

「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就去一次火星。」玄齊心中有著大大的疑惑,老黿也說不清楚為什麼地球上的玄門居然這般迅捷的隕落。即使靈氣斷了,玄門道統也應該傳下來,怎麼現在玄門功法失傳,中間好似明顯斷了幾代。

五個人確認前往火星,神就開始準備穿梭機,因為有第一次穿梭時的參照係數,所以第二次穿梭的安全係數大大的提升。

四個小時后,五個人穿著厚重的宇航服,來到陵墓前。周圍的機械人還在忙忙碌碌,玄齊五人來到大墓前面,原本還狹小的墓碑居然在這一刻顯得特別巨大,足足有百米來高,站在地上往上仰望后,五個人輪番向龐然的墓碑叩首

既然是雷霄宗的道統,自然要交給雷霄宗處置,風雲二祖已經歸入玄齊門下,雷澤與雷震也是依附在玄齊麾下,這個時候自然把選擇權都交給玄齊。

望著周圍四個人爍爍的眼睛,玄齊也清楚他們在打什麼主意。畢竟他們是雷霄宗的門人,想要入墓卻被面子牽絆,玄齊則沒有這些壓力:「而今時空狼族入侵地球,戰火已經迫在眉睫,我等的時日恐怕都已經不多,既然在這裡遇到了雷霄宗的先祖,自然是要進去跪拜一番……」

順著悠長的通道,來到了地面上的墓室,雷澤左右打量著,望著被歲月侵蝕的空間,臉上有著多種極其複雜的情緒,無意間抬頭,雷澤忽然發出一聲的驚呼:「天花板上好似有東西。」

風老祖隔著宇航服揮出一袍袖,天花板上的塵土被一下吹的散開,一行行刀刻斧削的文字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這是雷霄宗的功法」老黿在玄齊的耳邊驚呼:「這一套功法比我知曉的還要相信,比我知曉的還要強大」

當年老黿只是一隻大烏龜,雖然化成人形,在玄修界有些名號,粗通一些功法,但這些僅僅是個皮毛,好似霧裡看花,水中望月。雖然也能傳下一下修鍊法門,但都是一鱗半爪。

現在看到了正牌的功法,自然是嘖嘖稱奇,一面驚呼著一面還說:「我怎麼就沒想到,功法還能夠這樣用」

玄齊無語的搖了搖頭,看著同樣震撼的四個老祖,伸手拿出一台高清攝像機,交給了雷澤說:「把上面的功法全都拍攝下來,一字一句都不能遺漏。」

再往前走不遠,就是墓室的大門,兩個雷電形狀的雕塑一左一右,上面還閃爍著靈石特有的光澤。

「這是……」雷震呆了呆,而後圍著碩大的雕塑上下看了看,最終確認這是開啟墓室的機關。讓風雲二祖去掉手上的手套,各自握著一個尖角,而後往裡面注入雷屬性的功法。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兩個老祖吐氣開聲,全身真氣如潮水般往外噴涌,原本還黝黑的石頭,頃刻間開始放射華光,一點點的變成了湛藍色,一點點的往上伸展。

風雲二祖這段時間沒少修鍊,身體內早就積蓄了龐大的電流,隨著電力不斷的輸出,很快就把整個雕塑渲染成了湛藍色,原本緊閉的墓門緩慢的往兩邊展開。

雷震並沒有往前走,而是讓玄齊先走,這就等於變相的承認了玄齊的身份,雖然大家在心裡已經承認玄齊是首領,但公開表態這還是第一次。

玄齊本還想要謙讓,老黿卻在玄齊的耳邊說:「有時候就要一馬當先,當仁不讓。」於是玄齊跨步走進了墓穴中,想不到龐然的陵墓下面只有一間小小的墓室,空蕩蕩的一眼能夠看到邊際,並沒有雷霄老祖羽化后的肉身,在空蕩蕩的靜室中只有一桌一椅,還有成捲成卷的石刻典籍。

天花板上依然有著老祖留下的資金,每個文字都鐵畫銀鉤,骨子裡帶著一種飛揚跋扈的味道。

「老夫雷霄老祖,自地球飛升於此,本以為是破碎虛空,誰知道卻還在這個世界。好在星球上有靈石,老夫依靠靈石修鍊,終於得悟大道,破碎虛空而去,特留下陵墓一座,埋葬過去的我……」

玄齊沒想到這裡只是老祖留下的道統陵墓,稀里糊塗飛升到火星上的雷霄老祖,又稀里糊塗的得到靈石,最終證道飛升。

「他是什麼修為?為什麼在火星上能修鍊?」玄齊仔細觀察牆壁上的文字,試圖找到雷霄老祖修為深淺的佐證。

老黿出言提醒玄齊說:「看這些文字裡面的神韻,雷嘯老祖的修為最多是元嬰期。只要你能碎丹成嬰,就能不用呼吸……」老黿說道這裡忽然間呆了呆,而後用更大的聲音說:「我想到了為什麼地球上的玄修會出現斷層……」

「為什麼?」玄齊負手離去,把四個狂喜到無以復加的雷修留在墓穴里,既然是都是雷屬性的功法,自然是交給他們才能發揚光大。

「當年一戰山河破碎,地面上的靈脈越來越少,靈石也越來越少。所以有些玄修們開始強行破碎虛空。」老黿言語中帶著稍許齒冷:「修為不夠強行破碎,也能打碎虛空,但出現在的地方是隨機的」

「什麼意思」玄齊好似隱隱抓到什麼,高聲的說:「當年的玄修們自以為破碎的虛空,卻沒想到飛升到這個世界中的其他星球上,並沒有出現在另個位面中。」說完玄齊風中凌亂:「這是幾個意思? 朝辭夕顏 明明就是自殺求死嗎?而且還讓地球上的道統斷了傳承。」

「這就是人性」老黿無奈的嘆息:「有時候明明知道是九死一生,卻又要放開手腳一搏。總覺得自己會是最幸運的那個,卻沒想到最終的結果多是以悲劇收場。」

雷霄老祖還是比較幸運的一個,在這場單程之旅上,他來到有靈石的火星,並且在這裡修鍊,留下了自己的道統,最終功德圓滿破碎虛空。其他的玄修呢?

茫茫的星辰,蒼茫的宇宙,這就是一場比拼人品的隨機之旅,由此可見當年的玄修究竟有多麼的茫然,多麼的無助,多麼的歇斯底里。 「霸天,我們開始了哦。」林曼秋雙手蓋在眼睛上,面對著一個粗壯的大樹:「一,二,三,四……..」

霸天小心的盯著林曼秋的背影,生怕她會作弊。一面小心的尋找一個可以藏身的地方。不過這個花園很大,比他們家的花園還要大,所以要找一個藏起來而又讓林阿姨找不到的地方,應該很容易吧。

不知不覺,霸天來到了一個很漂亮的地方。

霸天也不認識這個地方,卻覺得這裡是比他見過的任何城堡還要漂亮。因為這裡的牆壁上,有雕刻的美麗的蓮花,媽咪曾經告訴過他,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花就是蓮花了。

霸天小心翼翼的走著,偶爾會看到幾個人高馬大的護衛從這裡經過,他就會很快的將小身子藏在樹叢里不被發現。一路上,沒有看到他,所以便也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這個地方。

終於,他站在那座城堡的腳下,微微揚起小臉,甚至忘記了此刻正在和林曼秋捉迷藏。

他滿臉好奇,因為這樣的地方,就算在他非常喜歡的電視里都沒有看到過。倒像是神話書里王子住的地方,那麼…….

霸天抓了抓小腦袋,想不出一個詞來形容眼前這個雄偉宏大的建築物。但是這時候,他倒是注意到了一個城堡左側的一個柵欄。

奸詐的笑容,緩緩出現在霸天那張圓圓的小臉上。如果其他人看到,一定會發現這個孩子此刻的笑容和她那狡猾的母親小時候,真是如出一轍。

………………………………………………………………………………………………………………..

霸天咚咚的跑了過去,屏住呼吸,從那欄柵的空隙中鑽了進去。

當然,這中途還遇到些困難,就是微凸的小肚子,險些卡在柵欄上。不過還好,總算是讓他鑽了過去。

「哇,好大……」

小霸天左看右看,對這個地方無限好奇。覺得這裡比之前和媽咪住的那個城堡還要好。

穿過隱秘的花園,走過一段彩石鋪成的路,有白白的柳絮漂浮,紛紛揚揚,飄滿了藍色天空綢布,如點綴的白色梨花花瓣,空華滿天。這樣美麗的景色,和之後那座龐大奢華的宮殿交相輝映,彷彿如畫作里的風景一般,神秘夢幻,不似現實。

霸天來到一個偏僻的城堡,自己也不知道是哪裡。找著找著,忽然被一個人影吸引住。

一個同他差不多大小的人影。

此刻坐在花園的搖椅上,小男生正在閉目休息,臉色有些蒼白,連小霸天都看得出來。

腳步細細碎碎的踩在彩色的石子上,發出清脆好聽的聲響。

坐在搖椅上的男生好像聽到這個聲音,立刻睜開了眼睛。

而他睜開眼睛,卻讓想要接近的霸天一臉吃驚的停在了原地。

「你、你是誰?!」小男生警戒的盯著霸天,用英語問道。

霸天從小也是接受著英文教育,所以溝通並無障礙。

他重新恢復了鎮定,又重新走向小男生。男生立刻坐了起來,身子很輕薄,飄忽忽的,同霸天有些圓圓的身體完全不一樣,霸天甚至會擔心這個人會隨時被風吹跑。

「你好,我是皇霸天,你叫什麼?」霸天小大人一般,學著二舅同人見面的樣子,伸出一隻胖胖的小手。眼睛盯著對面驚恐的小男生,好奇對方怎麼有著和自己一樣顏色的眼睛。

小男生顯然也注意到了,絲絲的盯著霸天的眼睛,一瞬不瞬。

但是漸漸的,也許孩子天生就有敏銳的第六感,他知道霸天並不會傷害自己,才緩緩地坐回了椅子上,卻也沒有伸出手和霸天交握。

霸天癟癟唇,聳聳肩,對小男生的反抗不以為然。

他看到旁邊擺放著一個小板凳,很自然的坐了上去。

小男生睜大了眼睛,彷彿不可置信:「你……..你怎麼還不走?」

「我為什麼要走?」霸天不解的問道。

「你…….」小男生低下頭,抿唇:「因為…….每個人都會走的。」

霸天蹙著小眉尖,不知道小男生話中到底是什麼含義。

「我好累了,所以想休息一會兒,你不會介意吧。」

小男生的唇動了動,灰色的眼睛對上霸天的,眼中迅速閃過一抹亮光,不過卻也很快就熄滅了。

他握緊了拳頭,卻硬生生的逼自己轉過了頭,僵硬了吐出幾個字:「隨便你。」

聽到對方不會驅趕自己,霸天臉上出現了笑容。他左看看右看看,注意力又被這城堡的美麗所吸引。

渴了,就喝小男生放在茶几上的果茶。無聊了,就自己自言自語幾次。

說是自言自語,是因為小男生從不回答他的話。

霸天將視線落在小男生身上,毫不掩飾眼中的好奇。

小男生只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米黃色的褲子。布料看上去就知道價值不菲,尤其領口鑲嵌著的金色花紋,好像是金線製成的呢,因為在陽光下面,閃閃的。

霸天的目光又落在小男孩的臉上,沒想到對方也正在偷偷的打量著自己。注意到霸天的視線,小男生的臉色一紅,哼了一聲,飛快的別去了眼。

霸天無奈的搖搖頭,這個孩子真是彆扭啊。

「喂,你的眼睛怎麼和我的一樣?我們是兄弟嗎?」霸天突然問道。

小男生臉色紅了紅,轉過頭,眼神忽然變得惡狠狠:「誰和你是兄弟!」

霸天小聲咕噥:「要不要這麼凶啊。」

霸天覺得無趣,從小板凳上站起來,決定離開。

但突然,就在他起身的那一刻,小男生也站了起來。眼神有些複雜的盯著他。

小霸天突然偷偷捂嘴一笑:「怎麼?捨不得我?」

男生臉色脹紅,唇瓣哆哆嗦嗦,不知是羞的,還是被氣的:「誰、誰捨不得你了?!」

霸天無奈的聳肩:「哦,這樣啊。本來還想和你交朋友,一起玩的。唉,那算了,我走了,你別送了。」

霸天轉過身,邁開步子就要走。

但是沒走幾步,身後就傳來蚊子一般的聲音:「你…….別走。」

霸天背對著男生,所以這次笑就沒有捂嘴,肩膀一聳一聳的,不過倒是顧忌對方面子,沒有笑出聲來。

他用胖胖的小手放在耳邊,動作誇張:「咦,你說什麼,我沒聽到。」

小男生明知道霸天是故意的,咬咬唇,卻還是大聲的重複了一次:「你別走。」

其實,霸天也並不是要真的離開。畢竟在這裡沒有他熟悉的人,好不容易看到一個和自己年紀相仿,長相也差不多的人,自然很想和對方交朋友。

霸天嘿嘿一笑,忽然走過來,像是老大哥一樣將手搭在對方身上:「哎呀,早說不就好了。我們重新認識一下怎麼樣,我叫皇霸天,是皇家最帥的小帥哥,你呢,你叫什麼?」

小男生的眼睛盯著霸天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不知在想些什麼,總之那表情霸天看不懂。不知過了多久,小男生的目光才重新落在霸天臉上。

「我叫洛亞。」

「洛亞是吧,那好,我們現在開始就是朋友了。」霸天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洛亞瘦弱的身體卻因此顫了顫。

霸天提議要洛亞帶著他在這裡轉一轉,洛亞顯然的很想拒絕。但是霸天是誰?是皇家小公主的兒子,是皇家的二號小惡霸,哪裡會給害羞的洛亞拒絕的機會?

於是乎,心不甘情不願的洛亞帶著霸天在城堡里到處走。

說是到處走,其實也不盡然。

洛亞很少走出過他的寢宮,除非是皇室舉行重大的慶典,他才可以離開。不過每次出行,也總是有人帶路,要不就是坐車。所以,以至於兩個小冒險家剛剛離開洛亞的寢宮,就迷了路。

洛亞惴惴不安,一路上左顧右盼。反倒是小霸天,既來之則安之,一定要逛個夠本才行。

兩人不知繞來繞去,到了什麼地方。只是在看到一大片的粉色的花海時,霸天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