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居然在此逆境中悟出了『虛之劍境』,你在劍之一道上的成就,將來定然不可限量!你也是百萬年來,第一個靠真實修為,能抗擊我這一縷殘魂的獸化術之人!難得你的心性還如此淳樸與堅定,不錯,真的不錯!「老者的眼中滿滿的都是讚賞。

呂涼也看明白了,原來一切都是這位妖族前輩設下的考驗,這才真正地長出了一口氣,頓時,之前因為神經緊繃而不太明顯的傷痛,如潮水一般地襲來,疼得他齜牙利嘴,半天才回應道:「多、多謝前輩手下留情!晚輩們可算是過關了?」

老者哈哈一笑,點頭道:「傻小子有義,俏丫頭有情,過啦,都過啦!」隨後,揚了揚手,突然壞笑著看著呂涼。

正在呂涼對老者那壞壞的眼神莫名其妙時,突然一道人影撲了上來,直接把他重重地壓倒在地。隨後,自己的胳膊突然一痛。

呂涼急忙扭頭看去,發現滿臉淚痕的東方筱玉,正狠狠地咬著自己的手臂,那架勢,似乎不咬下來就誓不罷休。

呂涼哭笑不得地輕輕拍了拍她的小腦袋,苦笑著說道:「小仙子,你也太狠了吧?我沒被打死,也要被你咬死了……」

東方筱玉聞言,猛地抬起頭,殺氣騰騰地瞪著呂涼,咬牙切齒道:「我狠?是誰騙我,然後把我打倒的!就你是英雄嗎!前輩給你那麼好的條件,你為什麼不答應!你腦子進水了還是被白痴奪舍了?真是個不可救藥的臭木頭!」

隨著話音的落下,呂涼又迎來了一頓亂拳,隨後,笑呵呵地問出了一個讓東方筱玉再次崩潰的問題:「啥叫奪舍?」

看著眼前問著白痴問題,臉上浮現出憨傻表情的呂涼,東方筱玉先是一呆,隨即突然抱住他大哭起來。

一旁的老者也是哈哈大笑,隨即搖頭道:「你真的連何為奪舍都不知?卻能悟出如此高深的劍境,當真是個奇才、怪才!好啦,下面該贈予你們機緣了,先讓我看看啊!」老者一邊摸著自己的光頭,一邊笑眯眯的打量著面前的兩人,隨後似乎滿意地點了點頭,先將手指向了呂涼。

「果然不一般!先說你吧,不但是人、魔雙修之體,還是後天形成的五行體質,就這種機緣來說,天下已經沒幾個能超過你的了。我觀你還修有妖族功法,但卻沒有妖氣可用。我現在可贈你一枚妖核,供你修習妖族功法用,可好?當然,也只能有此一種功用,你若想如你那魔核一般的發展,是不可能的!」老者似乎對於呂涼的情況異常清楚,一下子就點到了重點上。

呂涼聞言大喜!《鯤鵬訣》這種攻守兼備的強力功法,因為自己的種族問題,無法繼續修行,這一直就是他的一塊心病。如今能有了解決之道,怎能不讓他歡呼雀躍?

至於天材地寶什麼的,呂涼興趣倒不是很大。自己的法寶已經夠強大了,那些煉器的材料,屬於兩眼一抹黑的存在,也不用考慮。

呂涼抱拳一拜,恭敬地說道:「多謝前輩!晚輩就要這妖核了!」

老者讚賞地點了點頭,手一揮,一枚散發著強烈妖氣的妖核,轉眼間便融入於呂涼身軀之內。

呂涼查看后發現,在魔核和金丹邊上,又多了一個綠色的圓球,此刻正散發出陣陣妖氣!

「你的能力很強,希望你可以將其用於正途!好了,你先離開,我找那小女娃還有別的事。」老者說完一揮手,呂涼就感覺眼前場景變換,再清明時,自己已經處在了一片黑暗之中了。

呂涼微微一笑,開始回味起之前悟出那虛影劍意,沉思片刻后,微微笑道:「於凡俗之體時悟出,就叫『凡心劍意』吧!」

此時,秘境內就剩下老者和東方筱玉了。和看待呂涼時不同,此刻老者的目光中還多了一份慈祥與關切,笑呵呵地說道:「沒想到還能遇見朱雀一族的小輩兒,你我也算是有緣!說吧,想要什麼?」說完,手一揚,一片散發著強烈氣息的法寶呈現於空中,看數量似乎將近百件!

東方筱玉並沒有去看那些寶物,而是目光堅定地對著老者一拜,隨即道:「前輩,晚輩不想要寶物。晚輩已經明白,為什麼一向疼我的爺爺,在法寶上卻對我如此嚴格!經過這七日,我發現自己竟然什麼都幫不到他!這種無力的感覺實在是太痛苦了!我想變強,不是靠法寶,而是讓自身的實力真正變強!還望前輩原諒晚輩的任性!」說完,竟然「撲通」一聲跪下了!

老者摸了摸光頭,皺著眉頭道:「唉,那我就好人做到底!」

隨後,老者突然嚴肅地對著東方筱玉道:「作為妖獸一族,天生就是半妖之體。就你來說,乃朱雀一族之人,如果能夠覺醒朱雀之體,今後你也將是妖族中頂級大能的存在!但是,朱雀之體覺醒的難度,卻是超乎想象的難,我能幫助你的,就是提高兩成覺醒的幾率。即使這樣,你也需要付出超越常人的努力,才有一線成功的希望。你,可願意?」

東方筱玉眼放精光,重重地磕了三個頭,興奮地握著小拳頭道:「謝謝前輩!我就要這個!」

隨後,老者一揮手,一層金色的光圈從東方筱玉頭頂落下,直至腳底消失。一種神清氣爽之感,瞬間傳遍了她的全身。

老者笑著揮了揮手,下一刻,正興奮地一躍而起的東方筱玉,也消失在了原地。 正在回味凡心劍意的呂涼,突然眼前一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一片樹林之中,身邊還站著一臉興奮的東方筱玉。此處正是之前那棵禁制大樹所在之地,只不過,大樹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在出了禁制的一霎那,一股熟悉的修為氣息瞬間遍布全身,頭腦中,則傳來了小黑無奈地聲音:「小涼,自你們進入那扇門,我就被強行限制在外了。」

此時,頭頂處突然傳來一個歡樂的男聲:「哈哈,大哥,你看,我就說老姐肯定在這裡!你看,樹消失了,她出來了!咦,邊上這位是……」

循聲望去,三名穿著白色衣袍的男子進入呂涼的視野,說話的那位,正是其中一名看似不大的俊朗少年,此刻也在好奇地盯著呂涼。

「是我哥,還有我弟弟!」東方筱玉輕聲對呂涼說道,眼中瞬間閃過一絲濃濃的不舍之情。隨即,一咬牙,沖著他們飛了過去。

「哈哈,三弟!」厲無意的身音也從空中另一個方向傳來,呂涼轉臉望去,只見厲無意和朱焱正笑吟吟地看著自己,他倆邊上,還有一名秀美的藍色宮裝女子和一名冷臉的高壯漢子。

呂涼目光一凝,微微皺眉,如果沒有記錯,這兩人正是之前碧眼青年隊伍中的成員。尤其是秀美女子,屬於一名主力戰將的存在!

初賽的時候不知道,不過自打資格大比開始后,呂涼觀看他們隊伍的比賽,這名女子與碧眼青年、邋遢男子一併,是固定三個上場比試之人。最讓呂涼驚訝的是,此女子還是三人中結束比試時間最短的!

如果他們和之前襲擊厲無意的那些操控傀儡之人是一夥的話,那可是大大的不妙了!

不過看目前情況,不但相安無事,從厲無意不知道掩飾的目光中,呂涼還感覺到了一種奇妙的熱情。

搖搖頭,呂涼拋開雜念,也向他們飛了過去。

天空中,兩撥人,各自聊著進入始源之地后的情況。片刻后,厲無意提議,該去找剩下的同伴了。從玉符上顯示的情況看,南方的兩名隊友,離此地都不算遠,而且似乎已經匯合了。

另一邊的隊伍,此時還在熱烈地聊著什麼。可能是預感到呂涼他們要走了,東方筱玉突然轉過頭去,正與呂涼那炯炯的目光相遇。兩人誰都沒有選擇將目光移去,就這麼對視了兩個呼吸的工夫。

隨後,還是東方筱玉先說話了:「臭木頭!一定活著離開始源之地啊!我會變得更強的!以後一定會打敗你!」說完,還示威般地揮了揮小拳頭。

呂涼微微點頭,又露出招牌式的憨傻笑容,回應道:「小仙子,你也保重!多謝之前的關照,暫時就此別過!」說完,便帶頭飛向南邊,厲無意等人自然也是緊隨其後跟著去了。

東方筱玉就這麼獃獃地注視著呂涼離去的方向,直到再也看不到了,才回過頭去。

「大哥,大哥!你看你看!有點不對勁哦!那個傻傢伙叫老姐『小仙子』,她連個眉頭都不帶皺的!現在還這麼含情脈脈的,難道是……這可不得了了!」俊朗的少年兩眼瞪得溜圓,正對著一名長得和他很像的高個青年嘀咕著。

「如果不想死,你就閉嘴!別資格大比都挺過來了,結果卻被你姐給廢了!」高個青年也小聲回應著。

「也可能是我想錯了,那傢伙一臉憨傻,一副傻愣愣的樣子,老姐不應該會看上他!」俊朗少年若有所思地點著頭。

「你說誰憨傻呢?呂涼可是很強的,咱們兄妹三人綁一起,都不一定夠人家塞牙縫的!」東方筱玉顯然是聽見了什麼,轉頭就開始反駁自己的弟弟。

「哦?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老姐居然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難道,老姐,你真的看上他了?!」俊朗少年的好奇心,已經將大哥的忠告拋諸腦後了。

此時,高個青年的神經綳得緊緊的,隨時準備衝過去攔住可能暴走的妹妹。可隨後,他和弟弟就都驚訝地張大了嘴。

只見,東方筱玉以一種從未展現過的小女子姿態,一邊低頭,一邊輕揪著一點衣角,小聲嘟囔著:「別、別瞎說,他都有道侶了。」

俊朗少年突然臉色大變,「鏹」的一聲,長劍出鞘,橫於身前,驚怒地指著東方筱玉道:「大膽妖孽!竟然敢將我姐姐奪舍!還不快滾出來!」

東方筱玉先是一愣,隨即臉色陰得要滴下水來了,突然一道殘影留在原地,下一刻,已經雙手掐住俊朗少年的脖子,死命地前後搖晃著,咬牙切齒道:「臭小子!好久沒用『超級大搖擺』這招讓你爽了吧!今天我就讓你體驗下升級版的!」

「大、大哥,快、快救……」俊朗少年已經快翻白眼了。

高個青年一聲苦笑,上前拉開暴怒的東方筱玉。俊朗少年如蒙大赦,一個閃身消失在了原地。

隨後,夕陽下,四個身影,一逃,一追,兩跟隨,也漸漸消失在了天邊……

……………………

這邊,在厲無意經常抓不住重點的描述中,呂涼好不容易才了解了他這幾日的基本情況。

厲無意比較倒霉,剛出現在始源之地沒多久,就被兩名妖族青年纏上了,逼著他交出身上所有的法寶。

厲無意自是不肯,結果只能是大打出手。不過,人家倆人可比他一個強多了,就在他逐漸不支時,秀美女子出現了!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貌似嬌弱的盈盈仙子,手起刀落地將兩名妖族青年斬得魂飛魄散!厲無意自然是千恩萬謝,恰巧這位仙子要去的地點和厲無意在一個方向,於是,看在同是人族的份上,兩人就算結伴同行了。

來到此處后,他們發現了大樹的禁制,但苦於破不開,便先往南邊去找人了,先後遇到了朱焱和這名冷臉漢子。

之後,厲無意提議再回大樹禁制那裡看看,沒想到還真是來對了,正好趕上呂涼出來。

至於呂涼和東方筱玉的關係,呂涼簡單的解釋為碰巧一起遇到了那裡的機緣,在那處空間待了七日後,才得以出來。對於呂涼得到的好處,厲無意倒是沒傻到當著外人的面問出來,雖然他很相信秀美女子,但畢竟還有個悶葫蘆似的冷臉漢子。

三日後,呂涼等人碰到了從東邊趕來的上官穎和徐慕白。同時遇到的,還有那名碧眼青年和邋遢男子。

據徐慕白說,他倆是進入始源之地當天就碰到了,但是之後可比其他人波折多了。

光是路上遇到的戰鬥,就多達四場。最麻煩的一次是兩日前,碰到了一撥五人的魔族隊伍!本來,徐慕白的意思是趕緊跑,畢竟二打五,同級別下,太容易吃虧。

可就在他們準備逃跑時,邋遢男子和碧眼男子出現了。那支魔族隊伍,一看那倆人沒有要跑的意思,就將矛頭換了個方向。結果不曾想,一不小心就踢鐵板上了。

按徐慕白的為人處事原則,既然這兩名後到的人族被圍攻了,那說什麼也就不能跑了。就在他準備殺過去的時候,碧眼青年身邊出現了五具兩丈多高的無面人型傀儡,每一具都散發出嬰變初期的氣息……結果就不用想了,三下五除二,把那支魔族隊伍殺了個灰飛煙滅。

隨後,那兩人竟非常友好地邀請徐慕白他們同行,畢竟在這裡,人族並不佔優勢,還是團結點的好。

如今,呂涼這邊隊伍人員齊整,碧眼男子隊伍還差一人。就在呂涼思考,是不是就此分道揚鑣之時,那名邋遢男子突然摳著鼻屎貼了上來。

與此同時,乾坤鐲內,原本一直很安靜的妖皇角,突然開始「嗡嗡」震動,聲音還不小!呂涼從沒想到過這種情況,所以並未在其內布下任何禁制,現在明顯已經成為了眾人凝視的焦點。

就在呂涼頭疼怎麼編瞎話時,貼過來的邋遢男子,突然手掌一翻,一支散發著濃郁妖氣的妖皇角躍然於眾人眼前。

呂涼等人先是一愣,隨即就見邋遢男子努努嘴,笑著說道:「這位道友,原來你也擁有能進入核心之地的資格啊!我就說,妖皇角只有在離得很近的情況下,才可能產生共鳴,如果不出所料,閣下身上也有一支吧?」

負刀 既然對方開誠布公了,呂涼也沒必要藏著掖著了,爽快地拿出妖皇角,兩人默契地互相一笑,又各自收起,呂涼也在乾坤鐲內布上了隔絕禁制。

隨後,由邋遢男子提議,兩組人馬既然都是人族,又恰好擁有進入核心區域的資格,乾脆結成盟友,一起同行得了。這樣,也能讓彼此的安全係數大大增加。

厲無意是第一個舉雙手贊成的,白痴都看得出來,他是沖著秀美女子去的……

呂涼作為隊長,略一思考之下,也同意了。雖然對方是傀儡的使用者,但從他們幾人的眼神中,看不到和之前遇到過的幾名傀儡使用者一樣的貪婪眼神。

尤其是秀美女子,本有大把的機會滅掉厲無意。只不過,人家非但不害他,還儘力保護他。不管出於什麼原因,總是看不出惡意的。

想明白這點,呂涼也同意了。之後就好辦了,兩撥隊伍團結一致,互相守望,相約先在三年的時間中,一起逛逛始源之地的外圍,然後再結伴一同進入核心區域。

最關鍵的,是上官穎的傳音,讓呂涼徹底吃下了定心丸。之前,她悄悄推衍了下,卦象顯示,對方這支隊伍不但不會壞事,還會對他們產生一定的幫助。

一日後,隨著碧眼男子隊伍中,最後一名麻臉青年的歸隊。兩撥隊伍,十個人,一同開始了始源之地外圍的探索。

期間,邋遢男子迅速與厲無意和朱焱打成了一片。本來就很熱鬧的隊伍,這下變得更加歡聲笑語了。尤其是邋遢男子,還經常聊一些讓人面紅耳赤的道侶之事,結果聽得朱焱和厲無意是眼放異彩,滿面紅光!

紅透了臉的上官穎,早就被呂涼拉到一邊去單聊了。最後,經常是那邊的秀美女子實在聽不下去了,居然拿出一件能釋放返虛等階雷電的法寶,生生把他們這三個齷齪的傢伙給劈散了……

打此之後,三人也學聰明了,常常自行聚成一堆,不是掩口低聲說,就是乾脆開始傳音,反正從他們各自臉上那賤到沒邊的笑容中,大家也都知道他們沒聊好事。好在是影響不到別人了,秀美女子也就選擇放他們一馬。

相見非常恨晚的三人,居然還給自己定了儒雅的名號,稱「歲聊三友」。最後,在眾人的一致鄙視下,被叫成了「無恥三賊」…… 在後面的日子裡,呂涼也會回想起和東方筱玉一起經歷過的試練,除了那刻骨銘心的凡俗七日外。劍齒巨獸當時誘惑呂涼的話語,著實讓他很是在意。

復活母親,找到師父。不知道是純誘惑之辭,還是確有什麼方法與線索,可惜當時沒來得及問清楚,就稀里糊塗的被傳出來了。

既然想不通,呂涼也就不想了,還是和大家一起尋找機緣和進入核心區域吧。

三年中,呂涼和碧眼青年這兩支隊伍湊在一起,絕對是一個龐然大物般的存在。在接連以砍瓜切菜般的滅了三撥過來挑釁的隊伍后,他們也算是徹底在始源之地出名了。

呂涼等十人的大隊伍,有個顯著的特點,經常是「三、七」分,即有三人是一堆,另外七人則離得這三人遠遠的,有時甚至到了眼睛都看不到的距離……

那些挑事兒的隊伍,一般是看見這三個弔兒郎當的人在一起,毫無防備的嘻嘻哈哈,就直接把他們當肥羊了……

不過,每次換來的結果就是,三人還繼續說,但手裡也沒閑著,其中一名紅黑頭髮的男子,虛空中抽出一把看似普通的長刀,然後就那麼隨意比劃著,也不見什麼劍光、劍氣,但只要靠近他一定範圍,那就等著缺胳膊少腿吧!

另一名邋遢男子更狠,每次都扔出一把細如髮絲的漆黑長針,就往對方那邊一扔,就繼續和另外兩個人聊天了。

那些漆黑飛針,如同長了眼睛一樣,追著敵人滿處跑,但凡進入其一丈的距離內,那個被追的人就再也動不了了,接下來基本就等著被剩下的飛針刺穿神魂吧……

還有一名最讓人無奈的男子,每次不打不殺,就是祭出一個銀色光罩,將三人籠罩其中,任你在外面窮砍猛打,我們就在裡面聊天!通常的結果是,還沒等攻破光罩,那邊本來距離不近的另外七人,就如離弦之箭一般,殺了個回馬槍……

久而久之,所有始源之地的隊伍,都開始刻意迴避這支詭異的十人大隊伍了。好在,那嘻嘻哈哈的三人,只要不主動招惹他們,就算與之擦身而過,他們也絕不會多看一眼。

從進入始源之地的半年後開始,呂涼等人就再沒有遇到過一次對手的挑釁,倒是讓他們可以專心的尋找機緣了。

第一年年底的時候,他們發現了一處大能的洞府所在,外面是三層禁制。最外面一層是純粹的以力破法,純用傀儡給轟破了。第二層是暗含空間法則的一個禁制,在朱焱和碧眼青年的聯手下,也很快就破了。第三層那個禁制,直接化為五名嬰變後期的人型傀儡,眾人哈哈一樂,絲毫沒有等階差距的壓迫感,片刻后,五隻傀儡盡數被毀。

從這個大能洞府中,他們發現了大量的中、上品,甚至還有一些極品元石!這讓呂涼很奇怪,妖族始源之地的洞府內居然都是元石!莫非是人族大能居住於此?

後來,眾人又發現了不少法寶,其中還有兩件仙階法寶,都是防禦類的,自然是兩支隊伍一邊一件了,呂涼這邊直接給了厲無意,畢竟他實力最弱,多個法寶多個照應。呂涼則是選了一把疑似返虛期法寶的青色長劍,雖然不知其名,但對於以劍道專長的他來說,也必然是不二之選。

剩下的兩年中,眾人又接連挑戰了三處大能洞府,無一不是可以眾人一起參與的,但凡那種只能每個人各自進入的,大家一致同意不去冒險。至於收穫,眾人都有一些,呂涼得到的是一個可以隔絕神識探查的防護型法寶。

呂涼考慮得挺長遠,小黑不知道能不能跟著自己一輩子。還有就是像凡俗七日那樣的結界屏障,直接把小黑的隔絕了,以後如果遇到類似的情況,自己必須有能隱藏自身秘密的手段。

終於,第三年底的時候,眾人到達了一處被濃鬱黑霧遮擋住的巨大山洞,這和呂涼之前了解的核心區域描述很像。接著,邋遢男子也頭一次面色鄭重的表示,這應該就是核心區域。

至於怎麼用妖皇角進入其內,眾人都是頭一回,打算先摸索一下再定奪。

那濃郁的黑霧,就是一道極為霸道的禁制,眾人的攻擊全如泥牛入海一般,絲毫動靜都沒掀起來。

耗了一個月後,呂涼還是把妖皇角拿了出來。在用此物碰到黑霧的同時,一個詭異的四角青光法陣出現在呂涼腳下。他的位置,恰好就處在法陣中央一個圓圈之上。

如果所料不差,應該是四個角再站四個人,估計就直接被傳送進去了。

由於不知道進去后是個什麼情況,會不會如進入始源之地時那樣再次分開,大家都顯得很謹慎。

此時,邋遢男子拿出五隻巴掌大小的小木頭傀儡,分別遞給呂涼隊伍的五個人,並告訴他們,這是五個一套的「心神傀儡」。只要每個人將自己的神魂,分離出一點點注入此傀儡,只要身處方圓萬丈之內,都能相互有所感應!

呂涼等人大喜,按照邋遢男子的方法處理完畢后,剩下四人分列四角,在最後一人站上去的同時,一道光華閃現,呂涼這個隊伍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此時,碧眼青年的隊伍並沒有如呂涼他們這般直接進入,而是將目光全部投向了若有所思的邋遢男子。

半晌,邋遢男子嘆了口氣,轉身對著碧眼青年和秀美女子道:「碧火、赤水,現在就把五行傀儡組合好!如果朱雀所料不差,你們的師祖可是有好些個恐怖的玩意兒等在裡面呢!」

「遵命!」對面二人同時應道。隨後,每個人身邊都浮現出四具二丈多高的無面人型傀儡。令人驚訝的是,隊伍中冷臉漢子和麻臉青年,此刻毫無表情的各自飛到了四具傀儡中間。

「合!」隨著邋遢男子的一聲爆喝,五彩流光閃過,呈現出兩具五彩斑斕的五丈高大型傀儡!看面孔,赫然就是冷臉漢子和麻臉青年。每具傀儡,都散發著接近天仙的修為氣息,煞是驚人!

邋遢男子眼中露出了讚許之色,對著赤水仙子輕聲道:「不愧是小柔的親傳弟子,這真靈傀儡做得不是一般的好啊!呂涼這隊伍中的兩個高手,居然都毫無察覺!等回去后,乾脆讓你當萬象門掌門得了。碧火,你沒意見吧?」

碧火難得地露出了笑意,也輕聲道:「原本我也沒有當掌門的意思,我的心愿師尊應該明白,就是回到盤古大世界找小桃!找到后,我會履行當年的承諾,與她隱居在那處世外桃源,到時候還望師尊成全!」說完,便深深地拜了下去。

「唉,你呀!如果不是把心思都用在研究『心神傀儡』這種小物件上,傀儡一道的成就,不一定比你師妹差!」邋遢男子雖然搖頭嘆息,但語氣中卻含有讚賞的意思,隨後,長出了一氣,眼中又放出奪目的神光,朗聲道,「走吧,該我們了!」

法陣內,邋遢男子居中,兩人兩傀儡分站四角,光華閃過,原地已經再無人影。

……………………

呂涼隨隊伍眾人被傳送后,先是眼前一黑,隨後又是一亮,向四周看去,正好也瞧見了正在左顧右盼的其他四人。看來,這次的傳送並沒有將眾人分開,這也讓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此時的妖皇角,妖氣盡散,看上去就像一支普通獸角。呂涼微微搖頭后,將其又收了起來。

不過,緊接著,眾人的神色又嚴峻起來。如果說始源之地外圍是桃源仙境,那核心區域就是如末日地獄般的存在。

充斥在眾人眼中的,是大地龜裂、天雷陣陣、烏雲滾滾的昏暗世界!同時,那散落各處的殘垣斷壁,象徵著此地曾經歷過一場驚天動地之戰!

就在呂涼等人驚詫於此地的場景時,一道毫無感情的聲音在空中響起:「發現締造者,防護結界,開!」

隨著聲音落下,虛空中浮現出五具造型各異的奇怪傀儡,有高的,有矮的,有胖的,有瘦的,還有扁的……但無一例外,都散發出嬰變中期的修為氣息。

雖然好奇那個聲音口中的「締造者」到底是說的誰,但呂涼等人也來不及細想了,因為那五具傀儡像瘋了一樣,沖著呂涼等人就沖了過來,身上散發出毫無掩飾地磅礴殺意!

「大家各自迎戰一具,自保為先,誰先破了自己那具,再幫別人!二哥,你直接放罩扛著!」呂涼在瞬間就做出了安排,眾人會意,分別選了一具傀儡,就戰在了一起。

呂涼依舊是火力全開,連新悟出的心劍第五式凡心劍意都一起使出來了。片刻后,呂涼這邊率先分出了勝負,他對面那具最高的傀儡,已經四分五裂地散落到地面上了。

朱焱和徐慕白緊隨其後,也把各自的傀儡對手大卸八塊於地。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