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可是如今,連這麼一點小事情,方雪都不信任他。

開除顧銘這樣一位普通員工很難嗎?在他看來,只是周夢伊一句話的事情罷了。

而他現在,恰恰有能力讓周夢伊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憑什麼信你?你又有什麼資格值得我信任?」方雪懟道。

陸明喆生氣道:「那你就等著瞧,看我如何把這個橫刀奪愛的小人從夢家趕出去。」

顧銘微笑說:「雪兒,走,我們一起去瞧瞧。」

「好!!」

三人一起走向周夢伊的辦公室,門是開著的,周夢伊正在跟最先離開的戴素潔聊天,看得出來,兩人私底下的友誼應該不錯。

看到這一幕,陸明喆大喜,直接走進去不說,還鄙視的看了顧銘一眼,好似再說,小子,看著點,老子現在已經今非昔比了。

周夢伊秀眉緊蹙,有些不滿陸明喆的舉動,正想說什麼,陸明喆自我介紹道:「周董你好,我叫陸明喆,是戴總的朋友。」

「你好!你好。」周夢伊客氣道,不悅之色消失,只是疑惑的看著戴素潔,詢問戴素潔從哪裡認識的這麼不講禮貌的朋友,連最起碼的禮節都沒有。

戴素潔苦笑一聲,表示歉意,而後不悅的看著陸明喆,不悅道:「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聽說戴總到夢家來了,正好我到夢家也有事情,所以我就過來了,辦事的同時,正好接戴總回家。」陸明喆貼心的說。

戴素潔臉上毫無表情,淡淡的說:「既然你有事情,那就去辦你的事情,別妨礙我跟朋友敘舊。」

「我的事情跟周董有關。」

「跟我有關?什麼事情?」周夢伊好奇道。

「我要投訴。」陸佳喆大聲說,生怕別人聽不到。

「投訴?要投訴什麼?投訴誰?」

「顧銘!!」

「他怎麼了?」

陸明喆氣憤的說:「周董,你不知道,你們夢家這位叫顧銘的銷售員太可惡了,他不止打人,還在上班期間拉著女同事去酒店開房。」

「此人劣跡斑斑,喪心病狂到了極點,簡直就是人渣中的人渣,敗類中的敗類,我懇請周董開除他,別讓他繼續給夢家抹黑,繼續干有損夢家聲譽的事情。」

戴素潔氣急敗壞道:「陸明喆,不要在這裡胡數八道,給我滾回去。」

陸明喆委屈說:「戴總,我沒有亂說。我可以保證,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顧銘打的人就是我,被他拉著去開房的那位女銷售員叫方雪,不信,你們可以把顧銘和方雪叫進來,他們現在就在門口,我願意跟他們當面對質。」

揪住指腹小逃妻 「你……」

戴素潔那叫一個氣,這需要對質嗎?就算是又如何?周夢伊不會因為這些事情開除顧銘的,陸明喆這是自取其辱。

【作者題外話】:今日第三更!!每天五更,從未間斷,請各位大哥把票投我,你們的支持是我寫作的動力,拜謝!! 周夢伊沒有說話,這些事情她早就想到了,甚至,還有證據。

昨天顧銘和方雪連午飯都沒有吃就走了,下午兩人更是連公司都沒有回,就是最好的證據。

可是,那又如何?顧銘現在有資格這樣做,只要方雪願意,她一句話都不會說。

至於打人,這個對不起,她沒有看到,就算看到,她也不會去管,更不會因為打人這點小事開除顧銘。

她只是好奇陸明喆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顧銘又為什麼要打他。

陸明喆不知道這些,還以為周夢伊被手下員工乾的事情氣得說不出話來,朝著門口說:「顧銘,來都來了,站在外面幹什麼?有膽子做沒有膽子認嗎?」

「呵呵!!」

顧銘笑了,他總算明白陸明喆的底氣來至哪裡,感情戴素潔最近走的桃花運是這小子。

不錯!不錯!沒浪費他的靈氣。

論身份地方,他現在甩陸明喆十幾條街,但他不會不講禮貌,禮貌的說:「那個,周董,我跟方雪能進來嗎?」

「進來吧!!」周夢伊滿意的點頭,並十分瞧不起的看了陸明喆一眼。

也就是看在戴素潔的面子上,否則剛才她就把陸明喆轟出去了。

戴素潔嘆了一口氣,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陸明喆雖然在模樣上不比顧銘差,但卻屬於被扔的垃圾貨,她也是瞎了眼,才會挑中這樣的小白臉。幸好發現及時,能夠早做決斷。

陸明喆臉上有些尷尬,他這是裝過頭了啊!不過這些都是細節,不用在意,只需要抓住今天這難得的機會,把顧銘從夢家趕走就行了。

所以,等到顧銘進來后,他立馬說:「顧銘,你要是男人,你就別狡辯,痛快承認你做過的事情。」

顧銘痛快的說:「我承認,你說的這些我都做了,其中開房還不止一次,有個三四五六七八次吧!具體多少我記不清楚了。」

「而且,不怕告訴你,我們不止開房,還在辦公室玩過,否則你覺得方雪穿這麼性感迷人到公司來幹什麼?還不就是為了玩辦公室誘~惑。」

「你們……你們……簡直無恥。」

陸明喆氣得想要吐血。

以前讀書的時候,他想拉著方雪在教室來一次都不肯,可現在呢?方雪居然穿著性感到公司來跟顧銘玩辦公室誘~惑,簡直氣人,氣死人。

他氣急敗壞的說道:「周董,你聽到了吧!這對狗男女有多麼的無恥,我懇請你現在就把他們都給開除了。」

戴素潔看不下去了,陰沉著臉說:」陸明喆,這是夢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你在這裡指手畫腳,識相點趕緊滾,別在這裡丟人現眼。」

「戴總!!」

陸明喆難以置信的看著戴素潔,要知道昨晚上戴素潔還寶貝寶貝的叫他。這才過去一個晚上,戴素潔不幫助他就算了,還接二連三的讓他滾,簡直傷透了他的心。

方雪不滿的掐了顧銘一下,也虧得辦公室人少,要是在外面顧銘也這樣說,她沒臉見人。

顧銘痛並快樂著。

周夢伊終於開口,淡淡道:「關於你反應的情況,我已經收到,要是沒什麼事情,你可以離開了。」

陸明喆不滿說:「周董,你還沒有處置顧銘和方雪這對狗男女呢。」

「你想聽我如何處置他們?」

「是!!」

「行,那我說給你聽。」

「好、好、好。」陸明喆開心的說,還挑釁的看了顧銘一眼,好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

周夢伊看著顧銘,微笑著說:「喜歡玩辦公室誘~惑?」

「還好,還好。」顧銘尷尬的說。

其實以前他沒有這個念頭,但今天方雪這樣一搞,他發現,好像他還真的喜歡上了這種調調。

周夢伊接著說:「公司有公司的規矩,這樣做是不允許的,既然你們做了,必須受罰,這樣吧!從今天開始,取消你們倆單獨用辦公室的權力。」

陸明喆說:「周董,你懲罰是不是太輕了?」

顧銘沒好氣道:「這還輕?這已經很重了好吧!沒有辦公室,以後我們上哪裡玩去?」

顧銘求道:「周董,要不換一個懲罰,要不我少要一點的提成?只要你不取笑我們的辦公室,你說什麼都答應。」

方雪忍不住又掐了顧銘一下,沒好氣的說:「你咋這麼笨,周董的意思是以後我們共同使用一個辦公室。」

「真的?」顧銘那叫一個激動,忽然感覺方雪掐他不疼,反而非常爽。

「嗯!」

周夢伊點頭,證實了方雪的說法,並說:「去吧!看喜歡哪間,另外一個人搬過去,正好給公司騰出一間寶貴的辦公室資源。」

「什麼?」

聽到周夢伊說出這樣的話,陸明喆發出一聲驚呼后,直接傻眼。

手下員工上班不幹正事,在辦公室玩情調,作為公司老闆,不加以制止不說,還為兩人提供機會,天頂下有這樣的老闆?

他不敢信,也不願意相信,這樣的好事情會落在顧銘的頭上。

他說:「周董,你不會是糊塗了吧!怎麼能容忍員工干出這種無恥的事情呢?你應該把他們的無恥行為公布出去,然後當眾開除他們。」

周夢伊冷聲道:「我糊不糊塗,如何處理,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請你馬上離開,夢家不歡迎你。」

「戴總,你替我勸勸周董,她……」陸明喆不死心的說。

戴素潔同樣語氣不善道:「陸明喆,認清楚自己的身份,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快滾。」

「你們……你們……」陸明喆氣得渾身發抖。

「需要我叫保安嗎?」周夢伊聲音越發的冷了,她已經失去耐心。

「我要跟戴總一起走。」

關鍵時候,陸明喆再次搬出了他今天的靠山,指望周夢伊看在戴素潔的面子上,給他留幾分顏面,他不想灰頭土臉的離開夢家,更不想在前女友和顧銘面前丟這樣的人。

「素潔,你的意思呢?」周夢伊想了一下,還是給了戴素潔這個面子。

戴素潔淡淡說:「不需要,讓保安趕他走吧!!」

「戴總,你……你……你這是也糊塗了嗎?我是陸明喆啊!你的小鹿鹿啊。」

顧銘有種作嘔的衝動,這尼瑪也忒噁心人了吧!

方雪同樣如此,還忍不住叩問自己,當初是那隻眼睛瞎了,看上這種不要臉男人的。 戴素潔的臉色徒然大變,這等於公開說她包養小白臉,有辱她的名聲。

但,到底是商海沉浮幾十載的女強人,她很快就恢復平靜,淡淡道:「那是以前,從現在開始,我們之間再無任何瓜葛。」

「為什麼?你不是很滿意我嗎?」陸明喆吐血道。

為了伺候戴素潔這位需求旺盛的女強人,這幾天他是下了血本,沒少嗑藥,好不容易搞定對方,可以享受錦衣玉食的生活了,卻是沒有想到,對方居然要跟他說拜拜。

這他表示接受不了,比剛才的事情還難以讓他接受,畢竟他現在身體每況日下,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再身體沒有垮掉之前,他必須找到後半輩子的保障。

億萬富婆戴素潔,就是他最好的保障。

戴素潔冷笑道:「為什麼你心裡最清楚。」

「剛才嗎?」

「我承認剛才我的言語稍微過激了一點,對周董有些冒犯的地方,可我真心是為了周董好,為了夢家的聲譽好,沒有別的意思。」

周夢伊插話道:「別,夢家和我不需要你這樣的關心,你好你自己。」

「行、行、行,是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我錯了還不行嗎?我這就真誠的向周董認錯,素潔你別生我氣好嗎?」

陸明喆肉麻道:「素潔,我不能沒有你,我是真心喜歡你,沒有你陪伴,我會生不如死。而且,我知道,你也是喜歡我的,不會真心想要趕我走的。」

陸明喆這番話,不僅毫無尊嚴,還賴皮,再次刷新了他的底線,讓人忍不住有作嘔的衝動。

「那個,陸明喆,別這樣,好歹也是爺們,有點男子樣好,別當賴皮狗好嗎?」

顧銘表示他被噁心到了,不想再聽陸明喆那些肉麻無恥的話。

「滾開,這裡沒你的事情,少在那裡多管閑事。」陸明喆咆哮道,有點失去理智。

戴素潔對陸明喆的嫌棄達到頂點,掏出支票,簽了一百萬,扔給陸明喆說:「拿著這一百萬滾。」

陸明喆說:「素潔,我跟你在一起不是為了錢,我是真心喜歡你。」

「呵呵!!」

戴素潔譏笑道:「這種話你信嗎?我看你是嫌少吧!」

「真的,真的,我真沒有欺騙你。」陸明喆繼續狡辯。

戴素潔說:「陸明喆,別裝了,已經有人看清楚你的真實面目了。」

「誰?誰在背後嚼舌根,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你讓那個人出來,我要問他,憑什麼說我不是真心喜歡你,憑什麼說我跟你在一起是為了錢。」

「好像是我。」顧銘摸著鼻子,主動承認道。

陸明喆有些懵。

顧銘?

顧銘怎麼會知道他戴素潔在一起的事情?顧銘哪裡來的機會接觸戴素潔?戴素潔又憑什麼相信顧銘,而不相信他這個給他巨大滿足的男人?

種種疑惑交織在腦海,他只能詢問,「素潔,真的是他?」

戴素潔承認道:「沒錯,多虧了顧先生的提醒,才讓我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其實她內心清楚陸明喆跟她在一起最大的原因就是為了錢,但是作為女人,面對陸明喆的甜言蜜語,她又忍不住幻想陸明喆跟她在一起是因為真的喜歡她。

顧銘剛才的一番話,讓她心中最後的僥倖蕩然無存不說,還讓她明白,陸明喆所圖甚大。畢竟,對於她這種身價幾十億的大老闆來講,丟個幾百萬出去,壓根不能算破財,唯有傷筋動骨,才能稱之為破財。

「顧銘,你……你……我跟你拼了。」

陸佳明以為顧銘把他當鴨賺錢的事情告訴了戴素潔,徹底失去理智,發瘋一般沖向這個接二連三壞他好事的男人。

「自取其辱嗎?」

顧銘笑了一下,一隻手伸出,抵在陸明喆胸口,任他如何使力,都前進不得半分。然後,他抓上陸明喆的衣服,把陸明喆拎了起來。

「放開我!!」陸明喆一邊吶喊,四肢也在不停的揮動著,想要去打顧銘。

「老實點!」

顧銘是一點都沒有客氣,一腳踹到陸明喆腿上,陸明喆疼得嗷嗷叫。

他接著說:「陸明喆,今天的事情我得謝謝你,要不是你,我都不好意思向周董提這種要求,你是活雷鋒,你是我的福星。」

「你……」

陸明喆肺都快氣爆炸了。

但是,顧銘沒有因此放過,繼續說著風涼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