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5 日 0 Comments

只是陶喆軒心中也起了好奇,華夏這樣的文明古國,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能夠誕生這樣的天才,這破解世界數學難題,簡直比喝水還簡單一樣。

許久之後,陶喆軒給《數學紀事》回覆意見,同意論文發表,至於審稿意見,一條也沒有。

陶喆軒在推特更新了一條:“是的,我確信哥德巴赫猜想被解決了!真是讓人佩服!”

相比起懷爾斯,陶喆軒可是網絡達人,在互聯網上的影響力可比懷爾斯大多了,隨着陶喆軒這話一出,頓時越來越多的數學家表態。

當然,數學研究機構就謹慎得多,沒有一個數學研究機構表態。

。。。。。。。

秦元清將論文投稿、上傳以後,就沒有再關注了,現在是春節世界,天大地大春節最大。

秦元清和景田坐着飛機,從京城機場直飛鷺島,春節的春運,不僅僅在於火車上,也不僅僅在汽車上,也體現在空運上,機場比平常要熱鬧多了,飛機也沒有任何的空位,全部位置都滿滿的。

他們在京城買的衣服,已經在前幾天就寄送回去,所以兩個人的行李,就是一個行李箱。

“各位乘客,你們好,我是東航MU8885機長劉明,感謝你們乘坐本次航班!感謝秦元清院士和景田女士選擇本次航班,我代表東航和機上全體乘務人員,表示衷心的感謝!”飛機剛剛起飛,就響起了廣播聲。

機上的乘客們,一個個都激動起來,與秦元清、景田鄰座的一位女生在認出秦元清、景田後,更是發出了尖叫聲,吸引了整個機上乘客的注意力。

秦元清和景田無奈相視一笑。

然後就是一個個地簽名,說實在的早知道這樣,還不如買頭等艙的票。

不過也沒有怪機長,畢竟人家也是好意。

將近三個小時的飛行,就已經可以看到了底下大地的燈光,而廣播上也在提醒着,飛機即將降落鷺島機場。

從飛機上往下看,鷺島的燈光比去年更加美麗!

雖然房地產受到預製,房價沒有上一世的恐怖增長,但是鷺島作爲閩南的中心,依舊發展地非常快,幾乎一年一個樣。

當飛機降落後,纔剛剛出了出道口,就看到一個個記者已經在等待,各種拍照,四個保鏢將秦元清與人羣隔離開來,保護着秦元清的人身安全。

秦元清沒有想到在京城機場,沒有被媒體知道消息,反而下了飛機,被記者得到消息。

又看到大冬天的,一個個記者哈氣取暖,也夠敬業的,讓他們就這麼空手回去也不好,秦元清就在機場一個小會議室接受採訪。

而大家的焦點,都放在哥德巴赫猜想上面。

自從秦元清將論文投稿後,都沒有出現在公衆場合,記者們都沒能採訪到秦元清,這可把他們給憋壞了。 唐倩倩正在寧東中學讀高三,她繼承了舅舅與舅媽的優點,長得挺拔娟秀,已經出落成一個大姑娘了,從小與李曉凡混在一起,把李曉凡當親哥一樣,挽著李曉凡看了邊上的李曉凡好幾眼后,開口道:

「哥,這新加坡貌似真的不錯,好像真養人啊!你去了新加坡以後,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人變得又帥又精神了!連氣質與穿著都不一樣了!」

李曉凡笑道:「小丫頭,少貧嘴!來,拿去,這是給你的小禮物!」

說著,李曉凡停住腳步,從大行李袋裡取出兩個小袋子遞給唐倩倩。

「什麼好東東?」

唐倩倩接過來,打開袋子后先發出第一個驚呼:「哇塞,AIWAwalkman,愛華隨身聽!」

隨後,又是一個更大的驚呼:「媽呀,SONYCDwalkman,索尼CD隨身聽!」

打開袋子后,唐倩倩接連發出了兩個驚呼!

「哥,這幸福也來得太突然了!在我們學校,光一個原裝的愛華隨身聽就要被人羨慕死了!哥,我愛你!」

唐倩倩在門口外的驚呼驚動了小院裡面的李曉凡舅舅和舅媽,在院子裡面喊道:「死丫頭,一驚一乍的幹嘛呢!小凡接到了嗎?」

「到了、到了!」

李曉凡大踏步,走進院子道:「舅舅、舅媽,我到了!」

舅舅和舅媽迎上前來,接過了他手中的行李。

「小凡,快快進來,歇一下,喝口茶,洗把熱水臉!這一路上一定累壞了吧,餓嗎?我們馬上開飯!」

「還好,你們倆身體還好嗎?」

「我們都挺好,就是有點挂念你,一個人在國外打工不容易!來、來,坐下來先喝幾口家鄉的橙皮茶!」

舅媽把李曉凡當貴賓一般給他泡上了橙皮茶,只見那茶盞中高山雲霧綠茶中飄浮著幾根橙黃色橙皮絲,一股清香撲鼻而來。

李曉凡喝了一口,頓覺神清氣爽。橙皮茶里放了些許的白糖,甜甜的,清香可口。給茶里放點糖,這是當地接待貴客的一種風俗,舊時候糖屬於稀缺物資。

這種泡茶的橙皮,是寧東縣當地的一種很特別的苦橙,裡面的橙肉奇苦無比,但是它的橙皮卻清香無比,是泡茶的上品。喝上一口橙皮茶,沁人心脾,可以開胃解酒去油膩解乏。

「舅舅、舅媽,這次來得比較匆忙,也沒帶什麼東西,這是給你們的燕窩,還有一對鐵達時手錶!」

舅媽心疼道:「小凡,外面打工那麼辛苦,賺錢不容易!這國外的燕窩和手錶多貴啊,下次不要再這樣亂花錢了!自己外面保重身體多存點錢,將來辦大事情、娶媳婦還要花很多錢呢!」

他們說話的時候,唐倩倩探頭過來,從她媽媽手中取走那兩個漂亮的手錶盒子,嘆道:「SolviletTitus,哇,這手錶的廣告我看到過: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周潤發與吳倩蓮演的,很有感覺!」

這是一對新加坡當下最流行的鐵達時情侶對錶,是李曉凡在新加坡的時間廊手錶店買的。

當年鐵達時在新加坡的電視廣告非常具有衝擊力,讓李曉凡記憶深刻。當年的周潤發與吳倩蓮拍攝的鐵達時廣告中,一身戎裝的周潤發回望了吳倩蓮一眼,便毅然決然地登上了戰機,吳倩蓮便在鐵絲網外目送著戰機起飛。此時,鏡頭便回溯到了周潤發與吳倩蓮曾經在「天長地久」的電影海報前拍攝照片的往事。「天長地久」的電影海報也起到了強化主題的作用。鏡頭再轉回來的時候,吳倩蓮眼中已盈滿淚水。

再後面的《青春燃燒》廣告中,當劉德華在女主角熟睡的時候給女主角留下一封信,踏上讓他奔向死亡的賽車之路時,鏡頭轉到了女主角離開時候那一眼不甘的回望,兩人在雨中的相擁還有女主角在飛機上看著手錶。再下一個鏡頭,當劉德華駕駛賽車撞上火車,鏡頭切換到了女主角流下的淚珠。這些鏡頭的快速切換,既是對這段瘋狂的南洋窮小子戀上任性富家女的愛情故事的回溯,也從鏡頭的切換速度上印證了「青春燃燒」這個副主題——青春燃燒之後便是幻滅,天長地久已是奢望!

當時鐵達時的廣告投放在新加坡非常成功,獲粉無數!

「倩倩,如果你喜歡,哥下次來給你單獨買一個鐵達時女表!」

舅媽大聲道:「小凡,千萬別再給她東西了!死丫頭,快去把小凡的兩位發小同學去叫來,我們好開飯!」

「得令!」

幾分鐘后,李曉凡與舅舅舅媽喝茶聊天的時候,院子外面傳來動響,唐倩倩帶進來一男一女。

「李曉凡!」

「凡哥回來了嗎!」

他們都是李曉凡的初中同學,隔壁鄰居,舅媽剛才特意讓唐倩倩去喊來晚上一起作陪喝酒給李曉凡接風的。

女的叫吳秀麗,李曉凡初中時候的班長、團支書,潑辣、能幹,女強人一個。前年省財貿學校中專畢業后,分配在寧東縣外經貿局外貿科工作。李曉凡重生前,她已經是明州市的縣級領導。

男的叫林志勇,就是前世後來跑去申城創業,李曉凡幫他在古北選址開了一家小店賣仿舊傢具與海黃、沉香等各種手串的那位初中死黨。

初中老同學多年未見,份外親熱,寒暄敘舊幾句后,在舅媽的邀請下大家入席開吃。

舅舅唐秀峰長得道骨仙風,一手針灸絕活遠近聞名。他與李曉凡的外公很像,美眉間有股俊氣很像李曉凡的母親。李曉凡每每看到舅舅就會想起自己的媽媽……

唐秀峰話不多,但是酒量不錯,其實李曉凡的酒量更好。

開席后,他打開了一壇燒酒,招呼道:「來,小凡,還有小麗、小勇,嘗一下我釀的番薯燒味道如何!」

小時候外公和舅舅他們喜歡自己釀酒,鍾愛的酒類中,番薯燒當屬翹楚。

外公老家在寧東縣下面的東嶴村,村子靠海,先輩很多都是漁民。從前在漁區,每當漁民出海,妻兒家人總要在碼頭相送別,漁民們也要放鞭炮、喝酒以示壯行。枯燥的海上生活,讓漁民們缺少打發時間的方式,於是趁著月色坐在船頭,吃著剛捕撈上的海鮮,配一口船上自釀的小酒,以此慰藉空虛的船上時光。蔣老在認真下棋。

沈老在旁邊認真觀戰。

張明宇:車四平二。

蔣老:前炮進3。

張明宇:馬三退一。

蔣老:車8進2。

兩人這次鬥了41回合。

結局不出意外,張明宇獲勝。

這時候,沈老開口了:「老蔣,你這水平也不行啊,你這66級的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二百七十六章超級高手,用不用這局我讓你一馬一炮? 布置傳送陣不難。

就比如華夏和神龍城的傳送陣吧。

葉天傾先在神龍城布陣,然後通過雷碑撕裂空間回到華夏,在家中放上陣盤,然後在回到聖墟大陸。

陣盤和空間傳送陣是可以相互感應到的。

葉天傾將陣法和陣盤連接起來,空間傳送陣就形成了,而後他需要做的就是穩固空間通道。

也就是說!

如果葉天傾現在神龍城放置陣盤,而後前往天河海對面,在哪裡布陣溝通這邊的陣盤,那空間傳送陣就形成了。

此番!

葉天傾可以先在船上布置空間傳送陣,這樣如果在海上遇到危險,直接傳送會來就好啊!

以前那些橫渡天河海失蹤的,他們可不會傳送陣,更沒星核和天碑。

所以!

所以,雲夢澤和吞天至尊,都是被雷碑給說服了,認可雷碑的話。

「那你準備什麼時候啟程?」

吞天至尊不在反對,反倒是詢問起來。

葉天傾眼睛一亮。

「怎麼,前輩你是想要跟我一起去?」

葉天傾問道。

吞天至尊點頭:「剛剛是我考慮不周全,現在聽到雷碑之靈前輩說完后,我倒是覺得可以去探索一番,現在我繼續留在四域,也是沒有在提升的空間了,我的吞天決已經領悟到第三層,大道還是十二條!」

「我覺得,前往天河海對面的帝國,可能是一個繼續突破和強大下去的契機!」

「現在鼠族內有幾位主宰九品,他們可以主持大局。」

「更何況他們就在神龍城的地底,在四域當中只要神龍城不被滅掉,吞天鼠族就是安全的,我也可以安心的離開了。」

他緩緩的說著。

剛剛還持反對意見的他,現在卻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似乎很迫切的想要離開。

葉天傾苦笑。

「話說天河海對面,數萬年前是什麼格局啊,勢力劃分如何……我倒是還沒有詳細的了解過那。」

葉天傾詢問起來。

想要先了解一下天河海對面的事情,雖然已經數萬年過去,格局可能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但現在先問詢一些東西,總比什麼都不知道要好吧。

「天河海的另一面跟四域不同,四域沒有強大的帝國,但在哪裡……帝國和宗門勢都有,而且都很強大,而且另一邊的面積比四域要大許多,應該大十倍有餘吧!」

十倍?

葉天傾瞳孔收縮被驚訝道了。

吞天至尊繼續道。

「數萬年前,四域和各大帝國都相同強大,但現在……可能真的如雷碑之靈前輩說的那樣,可能已經是發生變化了。」

「此番能夠去看看,也是好事一樁啊。」

吞天至尊道。

「殿主,我也想去……可否帶著我一起?」

雲夢澤忽然開口。

他也是躍躍欲試啊。

現在的他領悟十條大道,其中八條是完整的大道,剩下的兩條是極致大道。

他的修為在這裡也已經是到達極限了。

吞天至尊,最起碼還有吞天決可以領悟,他則是什麼都沒有……如果繼續留在四域的話,實力想要更進一步近乎是扯淡。

所以現在他也想要跟著一起去探索,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加的強大。

「好,既然你想去,那就跟著一起去吧!」

「反正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葉天傾好不猶豫直接答應下來。

雲夢澤當即狂喜。

旋即他讓店員繼續上菜,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他們便是離開,

轉眼三天過去!

他們再度進入光明秘境當中。

葉天傾身上被雷霆纏繞著,滾滾雷霆彌散天穹,雷碑之靈也直接現身出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