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伽利看著陳陽如今的狀態,本想說出其心中的猜疑,最後卻是打消了。

如果仇恨能夠讓你堅強的活下去,那就帶著仇恨前行,直到真相破開雲霧的一日,你自會知曉,伽利心道。

伽利拚死將陳陽從付之一炬的央平王城帶了出來,然而那央平王城卻是在那名神秘符導師的可怕符術之下,一夜之間,化為廢墟。

若非伽利和陳鄯拚死一搏,以及最後陳鄯斷後的話,陳陽根本無法活下來。

可即便如此,陳陽活下來的代價就是陳鄯生死不知,伽利身受重創。

「你一定會沒事的!」陳陽不要命的給伽利輸送精神力,可是伽利卻是恍若一個絕緣體一般,絲毫無法將陳陽的精神力吸收來拯救自己。

「沒用的,你不用白費力氣了。」伽利搖了搖頭,嘴角勾起一抹牽強的笑容,虛弱道:「我自己的情況我清楚,大半輩子都獻給了央平,臨死前還能將你救出來,也夠了,咳咳」

說著,伽利卻是劇烈的咳了起來,殷紅鮮血自其嘴角滑落,其本就蒼白的臉色卻是變成了慘白之色。

「不,伽老,你一定不能死!」陳陽看著伽利此刻的狀態,雖然知道他已經回天乏術,但是依舊將精神力源源不斷的輸送進入伽利的體內。

對於陳陽來說,伽利可謂是亦臣亦師也亦友,自打其打開符術這扇大門之後,有一半的符術知識都是伽利傳授的。

「趁著我還有幾口氣,你讓我把話說完。」伽利虛弱說道:「央平亡了,我希望你不要傷心,雖說符導師的大範圍精神攻擊很厲害,但是我堅信國王吉人天相沒有那麼容易死的,你一定要振作起來,堅持到最後一刻。」

感受著伽利那越發慘白的神色,面容之上縈繞死氣,卻是時間不多了。

陳陽放棄了最後的努力,因為在輸送精神力的過程當中,陳陽發現了伽利的符靈已經開始潰散了。

那是雷屬性的大符師的符靈,在這個潰散的過程當中,陳陽甚至看到了伽利雙眸當中偶爾閃現的電芒,難掩死氣。

「你還記得你的大伯陳贇嗎?」伽利無力開口道。

聞言,陳陽眸中光芒一閃,腦海中卻是掠過一抹畫面,畫面當中有著一個身穿素袍的中年人,正一臉慈愛的將一顆烏黑的珠子掛在自己的頸間,並且說道:「孩子,大伯要走了,這顆珠子可是寶貝,你一定要好好保存。」

這是他記憶中對他大伯最後的印象,那一年,他才六歲。

陳陽點頭,伽利繼續說道:「七國域呆不下去了,你去雲符學院找古田院長,將此物給他,他會幫助你前往中域的,你的大伯,就在中域」

伽利聲音越來越低,眉宇間死氣瀰漫,卻是回天乏術了。

陳陽接過伽利的空間手鐲,此物是由空間符術和珍稀材料煉製的符寶,乃是三品符寶,是符導師級別的符寶師煉製而成,珍稀非常。

陳陽看著手中的空間手鐲,卻是依稀記得小時候自己屁顛屁顛的跟在伽利的身後向其討要這一符寶,伽利不答應陳陽還拔他的鬍子,可把他給氣壞了,那副又氣又捨不得打自己的樣子,陳陽銘記一生。

「不!」

感受著伽利生機絕滅,陳陽卻是嘶吼出聲,男兒垂淚,聲音撕裂。 湖泊中央漩渦中。

石將紋絲不動的站在藤蔓祭壇上,一道黑光閃動,伏魔杖從陳道的眼前飛離,朝着紀羅靜的方向飛來。

而此時,魔狼獵殺者們已經發動了進攻,揮霍而來的兵器,開始殺向紀羅靜。

“漂亮的小妞,不要反抗,乖乖束手就擒吧。大爺們好好伺候你的。”獵殺者張耳一臉邪笑道。

“哈哈。”

所以獵殺者都露出一樣的邪惡笑臉,但面對樣似柔弱女子的紀羅靜,他們下手卻絲毫不柔情。

因爲這是生與死之間的戰鬥,無論是誰,都要做好隨時拼命,或者隨時犧牲死去的準備。

紀羅靜腰間的青劍緊握在手,渾身元氣流動,眼中化過一絲冷光,蓄勢待發,隨時做好了迎敵殺敵的準備。

“漂亮的小妞?你們就是這樣看待我?小心陰溝裏翻船。”紀羅靜很冷靜的笑道。

紀羅靜,荒古世家紀族的族人。

而紀羅靜的境界應該在二轉聚元巔峯,外加上她手上那把青羅劍,上品元器,但面對眼前殺來的獵殺者們,她絲毫的不畏懼,這就是荒古世家天生的好戰的血脈之力。

當然,除了魔狼獵殺者的領頭外,那可是三轉凝丹境的修煉者,憑藉紀羅靜目前的實力,她根本在黑甲壯漢手中打不過十個回合。

叮!

一陣刺耳的金屬聲響起,紀羅靜揮劍殺上,與殺在最前頭的張耳發生激戰。

“這小妞的力量好強?怎麼會這樣,難道她出自荒古世家的子弟?”張耳感覺到拿刀的雙臂一陣發麻,有些受不住攻擊的餘波,整個人不斷往後倒退。

“頭,這小妞很邪乎。”張耳道。

“邪乎?老子就不信邪了。你們都給我上,一定要給我擒住這小妞。”黑甲壯漢命令道。

魔狼獵殺者們大聲叫喊,揮呼着兵器衝紀羅靜殺上。

但是,意外出現了!

當鬼鷹獵殺者們第一瞬間見到石將龐大的身軀時,確實被眼前的這個巨人給完全的驚呆,所有人陷入了震驚之中。

“鷹頭,那是魔狼獵殺者。”一道尖叫聲響起。

“魔狼獵殺者?他們在那裏?”鷹眼男子問道。

然而,鷹眼男子的視線依舊落在石將身上,驚呆的凝視着石將。

“鷹頭,他們就在那裏,他們好像正與其他的敵人發生戰鬥,並沒有發現我們。”一名獵殺者道。

那名獵殺者的手指向了紀羅靜與魔狼獵殺者發生戰鬥的方向。

“鬼鷹獵殺者們,做好戰鬥的準備,我們要殺了魔狼獵殺者那兔崽子,以報上次爭奪妖晶石的血恥之仇。那一戰,令我們死去十幾位獵殺者,這血仇,該不該報?”鷹眼男子視線轉移,落在身後鬼鷹獵殺者們身上,隨後望眼看向魔狼獵殺者們所在的方向,大聲道。

“殺!殺!殺!”

鬼鷹獵殺者們高舉起收起手中兵器,每個人怒氣沖天的齊聲異吼道。

總裁爹地超給力1:天才萌寶 “很好,保持這古憤怒氣勢。所以鬼鷹獵殺者們,給我殺,爲死去的兄弟報仇。”鷹眼男子道。

此時,鷹眼男子腰間晃動,一把黑色劍鞘的劍破鞘而出,沖天而上,一道白光劃過,落在鷹眼男子手上。

而鬼鷹獵殺者們,在鷹眼男子的帶領下,已經殺上魔狼獵殺者們。

眼觀紀羅靜這邊,憑藉着她自身二轉聚元境巔峯的實力,只要黑甲壯漢不出手,面對這幫蝦兵蟹將的魔狼獵殺者們,最高境界者也不過二轉聚元大成而已,比之紀羅靜來說,還要遜色幾分。

啊!

一聲慘叫聲響起。

紀羅靜手中青劍揮舞而動,一擊刺傷撲殺而來獵殺者的臂膀,鮮血直流。

那名被刺傷的獵殺者躺倒在地,握住被刺傷鮮血筆流的手臂,發出殺豬般慘叫聲。

“這小妞下手可真夠狠。”黑甲壯漢道。

咻!

一道箭氣破空聲響起,一枝元氣繚繞的鐵箭衝黑甲壯漢射來。

而後,緊接着數道“咻咻”的箭氣破空聲,無數條鐵箭朝着黑甲壯漢直射而來。

叮叮!

黑甲壯漢聞聲揮刀而起,渾身籠罩起一層元氣,數道鐵箭應聲掉落在地。

啊!

再次響起慘叫聲,一名站在黑甲壯漢附近的魔狼獵殺者中箭倒地,當即吐血死亡。

“頭,不好了。鬼鷹獵殺者們那幫龜孫子偷襲殺上來。”

一名魔狼獵殺者大叫,一部分獵殺者停下攻擊,回頭看向後方,一大羣鬼鷹獵殺者已經蜂擁而至,幾乎殺到魔狼獵殺者身後。

“鬼鷹獵殺者?這幫龜孫子終於追上來。哼!耍點偷襲的小伎倆,那倒很像鬼鷹獵殺者的行事風格。”黑甲壯漢回頭一看,鬼鷹獵殺者每個人臉上都是怒氣沖天,無數條攻勢似雨落的元氣鐵箭也不斷朝他與魔狼獵殺者們射來。

黑甲壯漢刀舉起大刀,渾身元氣沖天,一股莫名氣勢散發出來,輕而易舉的擋下射來的鐵箭。而他冷眼一看,與衝在鬼鷹獵殺者前方的鷹眼男子對視上,彼此眼中劃過一絲狠光。

“張耳,二鬼,你們倆去對付那個小妞。憑藉你們二轉聚元境大成,聯合起來對付她應該不難。其餘的獵殺者們,給我殺。這次我要將鬼鷹獵殺者徹底的抹殺在這裏。”黑甲壯漢道。

“哼!那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本事。”鷹眼男子冷哼一聲,道:“大漠,小漠,你們給來我攔下那兩名魔狼獵殺者,絕不能讓他們傷害那位小妞。”

鷹眼男子身旁,兩道一黑一白身影閃出,各自手握一把白光划動的鐵劍,躲避衝殺上來的魔狼獵殺者,朝着張耳,二鬼所在方向殺去。

此時,魔狼獵殺者們兵器揮起,鬼鷹獵殺者們兵器舞動,一陣“叮叮噹噹”金屬摩擦聲劇烈響起之後,雙方的獵殺者們已經紛紛殺上。

鷹眼男子手中的利劍握起,冷冷的看了黑甲壯漢一眼,一步步穿越過正在戰鬥的獵殺者們,走向黑甲壯漢。

呼!

一劍揮起,鷹眼男子劈開向自己衝殺而來的魔狼獵殺者,一劍劈爲兩半。

而黑甲壯漢握起大刀,發出一聲低鳴聲,一刀劈開近在身旁的一名鬼鷹獵殺者,揮起大刀殺向了鷹眼男子。

一個揮刀,一個舞劍!

“鷹火,這一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黑甲壯漢的大刀上黑氣繚繞,揮霍着殺向鷹眼男子。

“那我倒要你有沒有這樣的本事。此戰若我不死,我誓要你們魔狼獵殺者消失在獵殺者聯盟,將他們一個不剩的殺掉。”鷹火舞起手中劍,一臉詭異的笑,對擊上黑甲壯漢的大刀。

叮!

一聲破天荒的金屬摩擦聲劇烈響起,震耳欲聾,陣陣不息的傳遍四周。湖面掀起一層巨浪,二人的戰鬥依舊繼續。

“狂狼,看劍。火影祕技,火焰三重殺。”鷹火大叫一聲,手中的劍火光四起,一團團火焰繚繞在劍。

“哼。狂風祕技,颶風刀影,破。”黑甲壯漢“狂狼”一聲大喊道,渾身突然掀起一陣大風,對擊上鷹火的火焰劍。

嘭!

爆炸聲響起,鷹火與狂狼二人已經抗擊上。

而在紀羅靜這邊,二鬼,張耳二人已經殺上了來。

“小妞,看招。若乖乖束手就擒的話,誰不定爺還會好好伺候你,免受皮肉之苦。”張耳手中一道白光閃過,一把很鋒利的匕首出現在手,朝紀羅靜殺過去。

而二鬼呢!

他嘴邊劃過詭異的笑容後,手中的羅盤急速轉動,黑霧升起,開始凝結一種類似於陣法的刻文。

“笑話,就憑你們二人也想我束手就擒。萬花祕技,青花雷電閃。”紀羅靜手中青劍電光閃動,“噼裏啪啦”的一陣雷聲響動之後,已經對擊上張耳的匕首。

叮!

金屬摩擦聲響起,紀羅靜已經與張耳戰鬥在一起。

而當二鬼手中凝聚的黑霧,想要偷襲紀羅靜之時,二道近乎一樣的聲音響起,一黑一白的身影殺向了二鬼。

“黑白祕技,白劍殺。黑劍刺。”此時,鬼鷹獵殺者的大漠,小漠已經衝二鬼殺來,揮舞起一白一黑雙劍,衝二鬼腦門子殺去。

“想偷襲我?那得問過我手中的羅盤答不答應。今天就拿你們二人的精血祭獻我的暗黑羅盤。”二鬼仰頭去,兩道白,黑光閃過,大漠,小漠二人舞起劍已經殺到二鬼眼前。

突然間,二鬼手中羅盤黑霧聚起,混亂散動,“呼”的一聲擋住了大漠,小漠的攻擊。

而此時,所有的戰鬥都開始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