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

第二更送上。 聽到陳浩這麼說,毛權下意識的就想拉着小男孩走。

不過小男孩卻出乎意料的抗拒了,雖然怯怯不安的站着,卻沒有挪動。

“小強?”毛權詫異的看着他。

小男孩抿抿嘴,弱弱的道:“我要和爸爸媽媽道歉。”

毛權愣住。

陳浩卻是饒有興趣的問道:“小朋友,你爲什麼一定要和爸爸媽媽道歉?”

小男孩低下頭:“我犯錯了,我還故意離家出走,我不是好小孩。”

陳浩也愣住了。

倒是沒想到。這小傢伙的死,卻是因爲離家出走。

不過想想,似乎也不稀奇。

這年頭,孩子都是寶,別說隔代親,就是父母也是寵愛的沒底線。

這樣的環境中成長起來,大多數的孩子都會變得嬌蠻,遇到一點不順心,就會發脾氣,做出離家出走的行爲,也是平常。

不過這孩子的運氣不好,一次賭氣,就送了自己的命。

現在再後悔,也無補於事了。

陳浩笑道:“行,正好現在就你一個了,就先幫你了,你等我一下。”

說完,陳浩走進裏屋去取裝備。

行道一路走來,陳浩也遇到過幾頭黃牛,儲備了一小瓶牛眼淚,雖然做任務消耗了一些,卻還有不少。

好在劉強的任務獎勵開靈眼馬上就要到手,到時候有了這個小法術,也就用不着這些牛眼淚了。

進入裏屋,陳浩一愣。

十五個鬼娃排坐一圈,如同學生一樣乖巧,而熊麗麗一本正經,正在教它們中文。

就連黑貓和公雞也在好奇的聽講。

陳浩進來的時候,熊麗麗正好在教小鬼念華夏兩個字。

看到陳浩,熊麗麗原本認真的表情,一下子變得有些羞澀,似乎對於自己的行爲有些不好意思。

陳浩笑道:“做的不錯嘛,我還在想,怎麼教導這些孩子呢,你倒是解決了我的難題。”

熊麗麗有些歡喜:“真的好嗎?我是看它們不會說中文,沒辦法交流,就隨便交了幾句。”

陳浩道:“很好的想法,這樣吧,這些孩子就交給你了,你負責教導它們,不過對於中文,它們應該是一無所知的,你可以從最基礎的教起,有什麼需要,回頭跟我說,我幫你解決。”

得到陳浩的肯定,熊麗麗頓時精神振作,意氣風發,如果不是殺馬特風格實在礙眼,倒也有一個小老師的樣子。

“嗯嗯,大師放心,我會好好教的。”熊麗麗鄭重點頭,一臉笑意。

陳浩笑笑不語,取了東西,就轉身離開。

這一次,黑貓和公雞卻是沒有跟隨,似乎聽妹子講課比跟着陳浩有意思多了。

出了裏屋,陳浩正準備招呼小男孩跟自己走,突然一道聲音響起:“大師,你真的不能幫幫我嗎?”

西方哲學史和小說寫作 陳浩動作一頓,轉身看向那癱坐在地,一臉絕望的老鬼,淡然道:“我出道入世,觀世間萬象,修自身道行,幫助你們這些鬼物,得善功,明道心。但這並不意味着,你有難我就要義無反顧,不計前嫌的幫助你,與我無緣者,不在我相助範圍之內。”

說完,陳浩邁步離去,毫不停留。

老鬼徹底絕望,喃喃自語:“不能這樣,我不能讓這種事發生,我白家世代清白,絕不允許出現這種醜聞。”

似乎想到了什麼,老鬼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然後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表情凝重的離去。

駕車帶着毛權和小男孩,在小男孩的指點下,陳浩很快就來到了三裏坊。

所謂三裏坊,其實就是一個社區,一半住宅,一半商業區,此刻晚上九點多,正是最熱鬧的時候。

陳浩帶着倆鬼來到一個住宅樓下,正打算上去,突然毛權驚呼一聲:“我去,這哥們好猥瑣。”

陳浩腳步一頓,錯愕的看去,旋即一臉黑線。

在旁邊一棟住宅樓的二樓窗戶外,一個人趴在那裏,正在往裏偷看。

如果不是陰陽眼看出來這人是一個鬼物,陳浩還以爲是個小偷呢。

再看看那窗戶人家,裏面透着紅光,隱約還有音樂聲傳來,聽起來很嗨皮的樣子。

頓了頓,陳浩對毛權道:“你去看看,這傢伙在看什麼。”

毛權嘿嘿一笑,連忙飛了上去。

剛到了窗戶邊,毛權一聲驚呼,轉身就跑了回來。

“大師,好辣眼,裏面在亂搞。”毛權說着臉上透着興奮和好奇,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什麼亂搞?”陳浩疑惑的問道。

毛權道:“有好幾個男女,都沒穿衣服,還有……”

“好了,我知道了。”陳浩急忙打斷了毛權的話,一臉黑線。

媽了個蛋,現在的人還真是夠開放,這種事都能做得出來,簡直世風日下,傷風敗德,不知羞恥,毫無底線。

若不是哥們現在有任務,一個電話打出去,你們統統完蛋。

不過看了看那偷窺的鬼物,陳浩想了想,還是沒搭理。

不管怎麼說,看看而已,和看小電影沒啥區別,頂多算是圍觀現場表演,不算爲惡。

“我們走吧。”

說完,陳浩帶頭走進了住宅樓內。

毛權有些不捨的看了一眼那邊的二樓,似乎對自己居然這麼膽小,沒有多看幾眼有些遺憾。

等一人兩鬼一走,那邊正在觀看現場表演的鬼扭過頭來,露出一張興奮的好像二哈的年輕面孔。

這面孔十分詭異,有鼻子有嘴,卻唯獨沒有眼睛,眼眶內空洞洞的,看着特別滲人。

小男孩的家,住在四樓。

陳浩進來的時候,就看了一眼,燈光還亮着。

此刻站在門口,陳浩敲了敲門。

少時,門打開,露出一個三十出頭的平頭男人面孔。

看着陳浩,男人眼中浮現一絲疑惑,開口問道:“你是?”

陳浩笑道:“冒昧打擾,還請見諒。我是一個修行人,特來爲一個孩子,了卻心願。”

“孩子?什麼孩子?”男人警惕了起來。

陳浩看了看身邊的小男孩,他已經淚流滿面,陰氣所化的淚水,落下就散去,看起來很激動,也很傷心。

“這孩子就在身邊,他叫劉強。”

陳浩剛說完,男人突然就啪的一聲關上了房門,留下一臉無奈的陳浩。

得,又是一個不相信鬼的。

正打算再想想辦法,房門突然又打開,露出了一張面容清秀的少婦面孔。

“媽媽!”

少婦還沒開口,小男孩就忍不住喊了一聲,然後跑了過去。

……

第三更奉上,今天去親戚家做客了,所以寫的晚了點,見諒。嗯,今天啥也不求了,別催更就好。 小男孩的激動,白搭,它直接從少婦身上穿過。

不過少婦的眼睛紅紅的,在小男孩穿過身體的時候,突然面色微變,喃喃道:“小強,是小強,我感覺到他了。”

“一雯,別鬧了,小強已經死了,他不在了,你清醒清醒。”一道男聲從少婦背後傳來,透着惱怒和無奈。

少婦不管不顧,期待的看向陳浩道:“你把小強帶來了嗎?”

陳浩點頭:“我是爲了完成他的死願來的,小強離家出走,因車禍而死,現在已經後悔了,但是他遺願未了,無法投胎,想要親口對你們說一聲對不起,所以我來幫它,你們也可以放心,是不是騙子,一試就知道。”

少婦面色微變,緊張的問道:“那小強在哪裏?我怎麼看不到。”

陳浩笑道:“能讓我進去嗎?”

少婦遲疑了一下,緩緩打開了門。

在少婦身後,平頭男子面色難看的瞪視陳浩,一副警惕的樣子,似乎只要陳浩有什麼異動,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陳浩淡然處之,等少婦關上門,這纔拿出了牛淚,繼續道:“這是我準備的能夠看見鬼魂的牛眼淚,你們可以擦在眼皮上,就能看到小強了,如果心中懷疑,也可以一個人先試。”

少婦聽到能見到小強,就迫不及待的接過了瓶子,看的平頭男子一臉氣惱,隨後瞪視陳浩道:“小子,最好別動歪心思,否則打死你,我一點責任都沒有。”

說完,平頭男子還挺了挺胸膛,展現出完美的胸肌和肱二頭肌,表示自己的強壯和厲害。

陳浩抿嘴一笑,完全無視。

這時候,少婦已經開始用手指觸摸牛眼淚,往自己眼皮上摸,看她顫抖的雙手,可見心中的激動。

陳浩連忙道:“姐,這牛眼淚能見鬼,但是對人眼也不是沒有壞處,你不能弄太多,避免弄進眼睛裏。”

少婦動作一頓,就連平頭男子都目光古怪的看着陳浩。

這傢伙,說的頭頭是道,還善意提醒?是真的帶了小強來,還是別有圖謀?

心中遲疑,平頭男子悄悄把手掌中手機界面已經點了一一零號碼的手指悄悄移開了一些。

按照陳浩的指點,少婦輕點了一些,塗抹了眼皮,隨後滿臉期待的四處張望,隨後動作一頓,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側面。

在她前面兩米,小男孩怯怯的站着,淚水就沒有停止過,可憐巴巴的看着少婦。

“小強,是小強!我的孩子,媽媽終於又看到你了,嗚嗚嗚嗚!”

說完,少婦已經忍不住哭泣着跑向小強。

不出意外,兩人穿透而過。

陳浩無奈道:“人鬼殊途,無法接觸的,小強,現在你媽媽能看到你了,有什麼話,快點說吧,這牛眼淚,時間有限。”

少婦驚呆了,淚水悄然滑落,看着小男孩,簡直悲傷欲絕。

最愛的孩子,一時疏忽,獨自離開,等再找到的時候,已經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連傷害他的人都找不到。

當時她就差點崩潰了,雖然時間慢慢撫平傷痛,甚至有了第二個孩子,可是對第一個孩子的愧疚,始終無法釋懷。這纔在突然聽到有人說帶了小強的鬼魂來,就違背了丈夫,選擇了相信。

現在真的看到了兒子,可是卻只能看不能碰,這種痛苦,爲人父母者,最是能夠體會。

少婦捂住嘴,努力壓制悲傷,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小男孩卻是有些激動,開口道:“媽媽,你看見我了嗎?嗚嗚嗚,媽媽,我好想你,我知道錯了,我不該離家出走的。”

“嗚嗚嗚!”少婦忍不住又跑了過去,可惜再次穿過,然後少婦痛苦的蹲下來,哀聲道:“小強,對不起,對不起,都是媽媽不好,是媽媽沒有看好你,嗚嗚,對不起,小強,媽媽對不起你。”

小強露出一個笑容:“不是媽媽的錯,是我的錯,我太任性了,這一年多來,我看到很多爸爸媽媽帶着孩子玩,看到各種各樣的小朋友,我終於明白,爸爸媽媽是愛我的,是我自己無理取鬧,是我錯了。”

嗚……嗚……

聽到兒子這宛如脫胎換骨一樣的話,少婦越發傷心,悲傷都抑制不住,她真想自己的兒子還活着,哪怕不是現在這樣聽話,這樣懂事。

“真的看得到嗎?小強,真的來了?”

妻子的表現,讓平頭男子遲疑了,深深的看了一眼陳浩後,終於也忍不住拿起了瓶子,準備嘗試。

對於第一個兒子,他的愛,不比妻子少,只是身爲一個男人,他是家庭的支柱,他若是表現的柔弱,這個家就真的毀了。

如果能夠再看到兒子,平頭男子,也不想就這樣錯過。

陳浩哪怕見過幾次這樣的場面,也覺得心靈受到很大的衝擊,有種莫名的感觸。

見到男子也想要嘗試,他笑了笑,起身走向了窗戶邊,把時間留給這一家人。

毛權也看的眼睛紅紅的,不忍再看,跟着陳浩一起走。

陳浩拉開窗簾,看向外面。

夜色深沉,燈光籠罩城市,一片繁華景象。

目光轉動,陳浩突然動作一頓,仔細看去。

他又看到了那個偷窺鬼。

只不過,這時候的偷窺鬼正往那個房間窗戶鑽去。

我去,這貨是覺得偷窺不過癮,想要現場參與嗎?你丫的一個沒有實體的鬼,能幹啥?

嗯,不對,這貨身上那是什麼東西?

陳浩眼睛眯起。

他發現,原本平平無奇的鬼魂,身上出現了一層紅色的光暈,這紅光,透出邪異的感覺。

這就神奇了。

這鬼之前看還是普通陰魂,怎麼突然就變了?這紅光是什麼東西?居然能夠隱瞞陰陽眼的觀測?

陳浩面色微動,轉身看了一眼抹上牛淚,同樣變得和妻子一樣淚水橫流,卻努力保持一個父親姿態的平頭男子,默默的的走到房門邊,然後出門。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