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6 日 0 Comments

但是遠在蘇杭軍區的何陽,卻高興不起來了。

原來何陽剛剛得到消息,得知他兒子竟然跑到中海市滋擾少帥夫人,得罪了少帥不說,還被中海軍區的指揮王道方抓起來,關進禁閉室了。

王道方已經通知何陽,讓何陽親自來領兒子。

何陽第一時間,撥打了中海軍區的電話,接電話的人是王道方。

何陽連忙一頓道歉,說自己教子無方,還請求王道方放人,說他會好好管教。

王道方淡淡的說:「何陽,不是我不賣你面子。」

「而是你兒子這次冒犯的是少帥,甚至是少帥的上級國主。」

「少帥很生氣,他已經發話了,要你親自過來領兒子,不然的話誰都不可以釋放何歡。」

何陽沒想到王道方一點面子都不給他,他倍感臉上無光。

不過王道方銜級比他高,他唯一能夠依仗的就是秦成。

可秦成在陳寧面前,也不夠看。

這件事既然少帥陳寧發話了,估計他找秦將軍求救也沒用,還真必須親自跑一趟中海才行了。

他硬著頭皮道:「好,我明白了。」

掛斷電話,何陽猶豫了一番,最終沒有選擇把這件事報告秦成。

一來是他覺得這種小事沒有必要打擾秦將軍,二來是他也覺得,此事牽涉到少帥,秦將軍也不好幫忙。

所以,他決定親自前往中海,跟陳寧賠罪道歉,領回自己兒子。

何陽告了一天假,帶着兩個隨從士兵,從蘇杭軍區出來,正準備前往中海。

但是,忽然幾輛黑色越野車出現在他們面前。

第一輛越野車的後座車門打開,車裏赫然坐着一個魁梧漢子,正是典褚。

原來典褚跟八虎衛接到陳寧的命令,親自過來接何陽。 石頭很感覺大,拿塊布鋪上,正好夠大家一起坐上。

陸靈拿出大叔準備的吃食,放在中間,大家一邊休息,一邊吃東西,還真有點野餐的感覺。

雖然風景不如以前,但是配以枯藤老樹,還別有一番滋味。

「走吧,休息夠了,我們繼續爬,中午大家就在山頂上吃飯。」

大叔見陸靈和戚雲休息的差不多了,收好石頭上的東西,從石頭上來了,正準備接住陸靈。

「大叔,小心。」

陸靈伸手準備等著大叔抱的,從大叔身後冒出來一根有她手腕粗的藤蔓。

陸靈想要把大叔拉開,奈何自己人小力氣也小,只能把大叔拉偏一點。

大叔被陸靈一拉,腿上有石頭絆了一下,倒下正好躲開了藤蔓的攻擊。

但也把陸靈露了出來,藤蔓直直的朝著陸靈面門而去。

「吼。」

陸果怒吼一聲,就見那藤蔓碰到陸靈面前,然後被一層看不到的膜給擋住了。

「吱。」

小聰反應過來,居然有植物在自己面前偷襲,伸長了葉片,纏繞著那跟藤蔓而去。

「靈兒,你沒事吧。」

大叔爬起來,第一時間看向陸靈,好在陸果的精神屏障很及時,陸靈一點事沒有。

大叔看了眼陸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他跟李元糾結了那麼久,居然今天讓他漏了陷。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大叔回身看去,小聰不愧是變異植物中的王者。

有它的壓制,那藤蔓只有逃的份。

但是小聰可不會給它逃的機會,順著那根藤蔓,直接找到了它的根部。

「吱吱。」

小聰一個用力,那藤蔓直接拔根而起。

它可沒有小聰那麼厲害,離了地不僅沒死,還能跑能走的。

等小聰拖著它龐大的身軀到陸靈面前的時候,它已經因為離開土壤,而奄奄一息了。

小聰把它那株變異植物往陸靈面前一扔,然後自己縮小身子,蹭蹭蹭爬上陸靈的肩膀。

「吱吱吱。」

小聰沖陸靈揮舞兩下,示意陸靈隨她處置。

「大叔,這個植物能吃嗎?」

陸靈看著植物,有些苦惱,她見那植物身上的葉子長得不錯,綠油油的,扭頭問了大叔一個問題。

要是能吃那就留下,回頭種到基地里,要是不能吃,只會害人,那就不留了。

誰知,不等大叔說話,那藤蔓就自己咯嘣一下死掉了。

太嚇植物了,居然還有人要吃變異植物。

本來就奄奄一息,這下好了,自己把自己嚇死了。

大叔還真認真辨認了一下,發現這種植物是帶有輕微毒素的,不能吃。

陸靈撇了撇嘴,既然死掉了,那就算了,省的處理了。

「你就是當初基地門口的那個精神系喪屍吧?」

危機沒有了,也該解決另一個問題了。

之前大叔他們怕激怒他,沒有直接當著他面說,現在他主動暴露,正是機會。

「陸果哥哥,真的是你嗎?」

陸靈想到剛剛藤蔓襲來的時候,自己面前突然出現的屏障,看向陸果。

「吼。」

陸果走進一步,伸手牽住陸靈的衣角,點了點頭。。 野貓歪著腦袋想了一會:「我就是知道。」

章建軍眉頭微皺,他也不知道這野貓到底是說不清楚,還是故意隱瞞,不過他也沒在這個問題上糾結,當務之急是藉助野貓掙錢。

「你應該很熟悉這周圍的環境吧?」

「是的,山神大人,我從出生以後就生活在這裏。」

「那你能幫我在山裏找一些東西嗎?」章建軍神情有些緊張。

野貓低着頭:「山神大人的命令,百獸遵從。」

章建軍有些抑制不住地激動起來:「也就是說,除你以外,這座山裏的其他動物,也都會聽我的命令?」

野貓點點頭:「是的。」

「這次發財了!」章建軍激動地說,「你現在跟我上山。」

說完以後,他急忙走出院子,朝着後山走去。

「建軍,你要去幹什麼啊?雞馬上燉好了。」鄭老太在後面沖着他喊。

章建軍頭都沒回:「媽,我先去掙錢,雞我回來再吃。」

野貓則是跟在他身後,迅速狂奔。

出村子以後,章建軍沿着小路很快爬到山腰,隨後他在一處空坪旁邊停下腳步。

望着延綿的山峰與翠綠的大樹,他對着腳下的野貓說:「你能幫我把其他動物叫過來嗎?就說山神有事情吩咐它們做。」

「當然可以,請山神大人稍候。」

隨後只見野貓跳進路旁的樹叢中,急速前竄,同時不斷地發出叫聲。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章建軍就看到野貓、野狗、狐狸、麻雀、野豬等等,朝着自己狂奔而來,不過讓他有些頭皮發麻的是這些動物裏面,還混雜着不少五彩斑斕的蛇……

好在這些蛇距離他兩米左右的位置,就停了下來,要不然他還真不敢保證自己不會轉身逃走。

野貓在半個小時以後,回到章建軍面前:「回稟山神大人,附近能通知到的動物,已經全部趕來。」

眼前空坪上密密麻麻的動物,此刻同時發出不同的嘶吼,若是有人看到這一幕,非得被嚇暈過去不可。

然而這些嘶吼聲傳入章建軍的耳中,卻變成同樣的一句話:「參見山神大人。」

章建軍看着恍如夢境的場面,咧嘴大笑:「成了,成了,我真的是山神了。」

這一刻他徹底確定,自己成為這裏的新任山神。

昨天晚上他說湊齊兩千塊錢,只是為應付王俊,其實他自己心裏一點底都沒有,但是現在他有絕對的信心,掙到這兩千塊錢。

以後他還要掙到兩萬、二十萬、兩百萬……乃至無數個億!

良久,章建軍穩住心神,撿了根樹枝,開始在地上描摹起來,沒過多久,一株人蔘的圖畫便浮現在泥地上。

他前世做過藥材生意,因此對藥材有比較深厚的了解,他今天就是想讓這些動物,幫他在山裏尋找名貴的藥材。

章建軍吩咐道:「都來看看,你們有沒有在什麼地方,見過這樣的植物。」

章建軍說完以後,面前這些動物全都圍上來,可惜它們搖頭晃腦看了好一會,也沒那隻動物見過人蔘。

對此章建軍倒是沒有失望,繼續在地上畫其他珍貴藥材的圖片,他相信這麼大一座山,總能找到其他價值不菲的名貴藥材。

人不可能天天滿山亂竄,但是動物可以。

事情跟他預料的一樣,在他又畫出一種珍貴藥材的時候,有隻麻雀飛到他的面前,嘰嘰喳喳地叫着:「山神大人,這東西我見過,就在前面不遠處的懸崖邊上。」 她這話說的算是露骨了。

何堂主幹笑著:「是啊,最近從京都那邊進來了不少新款的首飾,白姐只管挑選。」

誰料瓊熒嗤笑一聲用一種看智障的眼神看著她。

「何堂主當人是傻子不成?」瓊熒笑問:「那家珠寶店可是開在青幫名下的,何堂主……」

狡黠的目光在何堂主身上晃蕩了一圈,瓊熒不咸不淡地說:「這是把左口袋的東西放在右口袋?」

何堂主一口老血梗在心口。

神TM左口袋放在右口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