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6 日 0 Comments

看門人:「你要找誰,姓什麼叫什麼?」

陳宇更加尷尬:「我,我不知道,我……」

陳宇越發感到無法回應,尷尬地回身準備要離開。

就在陳宇轉身欲走的時候,一隻手在背後輕輕拍了他一下:「嘿……」

陳宇迅速回身,卻一下愣住,站在她面前的人正是朱子琪。

朱子琪看着陳宇,也覺得有幾分意外:「真的是你啊?警官。我剛才一直不敢確定呢,你怎麼會來我們學校?」

陳宇遲疑着:「我,我想找你。」

朱子琪微微一愣:「找我?有事嗎?」

陳宇遲疑着從口袋裏取出了朱子琪的校徽:「我,我是想來歸還你這個。」

朱子琪有些意外地從陳宇手中接過校徽:「你還一直留着?!」

陳宇點頭:「我一直想來還給你,就是前幾天太忙了,所以拖到現在才來。」

朱子琪微笑感激地看着陳宇:「謝謝你。」

陳宇有些尷尬地:「沒,沒什麼……」

朱子琪隨後有些擔心地:「那天你被孫小龍帶走了,我們都很擔心你,你沒事吧?」

陳宇笑着搖頭:「當然沒事了,而且我現在還到他的公司工作,成了他的私人保鏢。」

朱子琪意外地:「啊,你去為他工作了?!」

陳宇趕忙解釋:「其實你不知道,孫小龍根本沒有外表看上去那麼殘暴,人可和善了,而且他還跟我說,他會善待那些居民,給他們最好的條件,他是好人,不然我也不會幫他的。」

朱子琪點頭:「他那天走了以後,的確是讓他們的人跟我們進行了談判,開出的條件正好符合我們的需求。現在你也說他是好人,那應該錯不了的。」

陳宇使勁地:「嗯,肯定錯不了。」

朱子琪看了下手錶,帶着歉意地:「我該上課了,要先進去了。」

陳宇有些遺憾地:「哦,好,再見。」

朱子琪轉身走向校門,陳宇帶着幾許失落地目送著朱子琪走向校門。

朱子琪突然回身:「哎,下次你要想找我可以直接說我的名字,我叫朱子琪。」

陳宇立刻欣喜地:「好,我叫陳宇。」

朱子琪微笑着點頭,帶着幾許羞澀地轉頭,跑進了學校大門。

陳宇看着朱子琪遠去,臉上露出了興奮喜悅的笑容。

幾天的時間過去了,孫小龍獨自坐在辦公室的桌子後面,翻看着面前的文件。

終於,他煩躁地扔下,一臉惱火地發起了火:「交易了好幾天,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也沒見下面的人解決問題。難道那些人不過是一些江湖術士,是騙子?!」

孫小龍正咒罵着,他的助理劉成從外面跑進,興沖沖地:「孫先生,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孫小龍沒好氣地看着劉成:「什麼好消息,說!」

劉成欣喜地:「剛才所有的用戶都簽下了同意拆遷的合約,並且已經開始回去搬家了。」

孫小龍遲疑着看着他:「什麼,那你是不是給他們許下了很大的好處?」

劉成得意地笑着:「當然沒有,不但沒有給很大的好處,相反,我給他們的條件,對我們才是最有利的。」

孫小龍更加疑惑:「那你到底給他們的是什麼條件?」 讓他們進行學習、仿製、本土化、以及製作。

現在看來已經初見成效。

至少通訊牌和魂導燈已經能做到量產。

先前進門走廊的魂導燈,絕大多數就是武魂研究所的研究員們自己製作的。

研究員們還製作出了一些雜七雜八的小玩意,但用處都不是特別大。

畢竟這項工作從零開始到現在也就大半年的光景,能做到批量生產這兩個東西已經是非常優秀的結果。

唯一可以稱得上是令人驚喜的成果的,大概也就只有現在鍛造部使用的一體鍛造台。

通過注入魂力之後,鍛造台可以持續升溫且恆溫。

有效降低了鍛造時由於失溫造成失敗的概率。

同時一體化鍛造台還有一個變種,就是單純的魂力升溫裝置。

這玩意用於冶金那是相當好用。

這種裝置被大規模的投放在了武魂殿自有的各大採礦點。

挖出來的普通礦石可以被更加容易的提煉出成品不說,還完全省去了燃料的損耗。

簡化了提煉流程的同時又方便了運輸,極快的提升了效率。

不過稀有金屬是沒辦法用機器提煉的。

斗羅大陸上的稀有金屬開採出來就全是單質。

奇怪的是,這些稀有金屬一旦冶鍊、萃取雜質過後就再也無法通過鍛造進階。

這一發現讓夏天靈頓感離譜。

但實驗多次之後他也沒搞明白是為啥,也就只能聽之任之。

因此,大量的稀有金屬就只能略作切割,成塊的運輸回來給鐵匠們手動提煉。

對於這新奇的一體化鍛造台,泰坦如同進了大觀園的劉姥姥。

好奇之餘也眼饞的不行,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使用一番。

「老師,那邊是做什麼的?他們身上貌似沒有魂力波動,是普通人?」

順著泰坦手指的方向看去,入眼是幾名正在忙碌計算著什麼的白大褂。

夏天靈笑道:「那邊是科技部,持有研究員職位的大多是普通人,他們研究的目標是如何造福普通百姓,比如說你看這個。」

正說著,夏天靈從乾坤戒中掏出了一摞紙。

泰坦接過之後仔細觀看,用手輕輕攆動。

「老師,這紙張似乎很脆弱?而且也沒有羊皮紙的韌勁。」

「確實,但配合上碳筆或者鵝毛筆,用於書寫已經完全夠了。你猜猜這玩意是用什麼做的?」

「呃……我不知道。」泰坦撓了撓頭。

他一個打鐵的,哪懂得造紙。

「是樹皮、植物、麻等材料製作而成,造價極為低廉。製作一張羊皮紙的錢和時間,足夠幾名熟練的工人做好幾千張這種紙。」

「嘶……」

泰坦倒吸一口涼氣。

「這紙張成本竟是如此低廉,簡直不可思議。」

斗羅大陸的科技水平有些類似於文藝復興時期的西方。

就比如紙,用的都是造價極其昂貴的羊皮紙。

所以這也就造成了——作為承載知識和文字的書本極其昂貴。

為了普及教育,夏天靈在很早以前就不得不想盡辦法造紙。

沒辦法。

系統給出的兌換價格高的離譜,他只能自己動手。

前世教科書上說的很容易,只要這樣那樣這樣那樣就能輕鬆完成。

但真到自己上手,簡直難如登天。

沒有辦法,夏天靈只能在武魂殿內部挑選了一些創新能力和耐心都很強的工匠。

將原理告訴他們之後命其進行反覆嘗試,這才製造出了最初勉強可以使用的紙。

而這些工匠,現在絕大多數都在系統的學習過一部分科學知識之後,通過努力考取了研究員資格,加入了科技部。

幾年中的不斷試驗,讓造紙的配方和技術都已經十分接近古代華夏的水平,成品完全可以滿足夏天靈規劃中的教育需要。

再加上魂師可以直接用魂力在鉛板上刻字,讓原本的費時費力的雕版印刷煥發了第二春。

如此一來義務教育這才有了開展的可能性。

否則光是教材高昂的印刷價格就連武魂殿都會望而卻步,更別說實施。

還好鬥羅大陸有著非凡力量的存在,否則光是批量印刷就成問題。

雖然一切都在向著夏天靈期待的方向發展。

不過……

大概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科技部這邊的人才都會比比較少。

等什麼時候普通人的義務教育普及了之後,科技部的科研人才才會出現井噴的狀態。

在這之前,就只能他自己小規模的培養一些先湊合頂著,同時面向民間招攬人才。

只要你能創新,想創新,敢創新,就可以來武魂殿參與培養。

等到學習完足夠多的知識,通過測試之後,政審沒有問題就可以進入到武魂研究所工作。

還別說,用這種古老的辦法還真是發現了幾個可造之才的。

就是少了點。

好在現在還沒到他們發力的時候,倒也勉強夠用。

夏天靈已經把蒸汽機的原理和自製的草圖丟給了他們。

雖說武魂殿還沒有找到煤炭和石油這種基礎的化石燃料,不過武魂部那邊出人意料的點出了魂導升溫器不是?

如此一來,蒸汽機甚至連燃料都省了,只需要灌注魂力就行。

只待科技部這邊完成機械結構上的優化,斗羅版本的蒸汽機會遠比原本的蒸汽機還要更優良。

這就是科研的魅力所在。

那種感覺就像是抽獎一樣充滿了不確定性。

鬼知道研究出了一個什麼東西,在某種莫名其妙的場合就能派上了用場。

不過遺憾的是,數年過去,距離尋找到煤炭和石油的蹤跡還遙遙無期。

按理來說斗羅大陸應該是有煤炭和石油的,絕世唐門時代貴族都用煤炭點爐子取暖,沒理由現在找不見。

但如同老天在和夏天靈開玩笑,找了這麼多年就愣是沒找到。

本來夏天靈在知道武魂殿沒找到過化石燃料之後,都對在斗羅大陸點出蒸汽機不抱任何希望了。

沒想到突然峰迴路轉。

果然還是人多力量大。

托斗羅大陸豐富到流油的富集礦產資源。

等蒸汽機徹底完成之後,依託武魂殿強大的掌控力與財力,斗羅大陸可以跑步進入工業化,展開工業革命。

科技才是第一生產力。

等到一座座工廠矗立,武魂殿的生產力會在極短時間之內提升到一個足以碾壓整個大陸的地步。

屆時,哪怕不依靠魂師的力量,單靠離譜的科技代差和誇張的生產力,武魂殿都能隨隨便便拖垮兩大帝國。

……

等到參觀完武魂研究所出來之後,泰坦整個人還都處於恍惚的狀態。

下午所聞所見的一切簡直太過魔幻,自己完全像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孩子一樣。

走在回武魂城的路上,夏天靈用胳膊肘戳了戳他。

「老泰,感覺如何?等把樓高拐來之後你們可以一塊在這工作,以後你們倆就是鍛造部的兩大部長。力之一族的成員如果是鐵匠就進鍛造部,對魂導器感興趣的考過了也可以去魂導部,不願意進的我在武魂城也給你們安排了住處,他們可以去後勤部報到。」

倆人現在也熟了,稱呼方面各論各的。

泰坦叫他老師。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