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血靈天聞言,眼神愕然,但旋即就回復了神智。「還未拼盡全力,怎能輕言放棄!」血靈天臉上現出一絲猙獰與瘋狂,他不惜一切的催發著自己的玄力,攻勢的威力在急劇膨脹。半邊天空都倒映著血紅色,飛沙走石,愈發強烈的凶煞之力令觀戰的人們不敢直視。

「血嗜蒼穹!」

只見一道驚天攻勢在血靈天的手中孕育而出,一個巨大的血球,隨著血靈天的一聲巨吼,猶如一顆墜落的隕石,急速向著陳天絕攻去。血球爆發出的巨大威力,令這天地都為之震動。所有人臉色大變,將這空間都是劃出一道久久未曾消散的波痕。而劉老修補好的禁制,在這驚天動地的攻勢下,又瀕臨崩潰的邊緣。

陳天絕身形驟然波動,手中演化著奇異的手法。突然他大喝一聲,竟以一雙肉掌迎接上了血靈天的超強攻勢。

山崩地裂般的震動傳來,將這有著禁制防護的擂台都震得裂為碎石。一股澎湃滂沱猶如鋒利的羽箭一般的勁風襲來,血紅的力量與奇異的黑色能量交織在一起,猶如颶風一般,以擂台為中心,向著四周急劇蔓延。所到之處,盡皆碎裂。

劉老臉色大變,澎湃的玄力自丹田而出,玄力匹練自手掌而出,將這擂台四周護住,防止威勢向著四周蔓延。與此同時,幾名導師出手,飛身向著擂台而去。這種攻勢,即使是陳天絕與血靈天,恐怕一不小心也會有著隕落的危險。

四周人群臉色煞白,眼見那風暴已然來襲,自量無法躲避,閉上眼睛等待著死亡的到來。現在看到劉老出手,將風暴攔住,不由慶幸萬分。同時,眾人以敬畏的眼神望著擂台中的兩人,能夠發出這種威勢的攻擊,實力強大毋庸置疑!

主席台上,白靈兒俏臉嚇得蒼白,手掌捂著嘴,眼神充滿了驚恐。白石安撫著妹妹,平復她的情緒。同時,白石慶幸無比,若是血靈天真的使出那招比這個都要強大的攻勢,恐怕自己早就化為一抔黃土。

擂台上因爆裂而瀰漫著灰塵,伴隨著幾名導師的進入,煙塵逐漸消散。

當煙塵散去之時,幾乎已經化為廢墟的擂台呈現在人們的眼前。一道挺拔的身影,散發著凌厲的氣息,赫然挺立。雖然剛才的攻勢令所有人震驚,但是這男子卻似乎並未經歷過一場苦戰一般,仍舊一如既往的瀟洒。灰塵漸漸消散,男子的面容也出現在人們面前。挺拔的鼻樑,線條分明的臉龐,這赫然便是陳天絕。

場中歡呼一片,陳天絕的實力令人驚嘆。同時,又是幾個身影出現在人們面前,這是幾位導師,攙扶著重傷的血靈天。只見血靈天長發披面,即使是一身血衣也掩蓋不住流著的鮮血。雖然他的樣子看上去狼狽無比,但血靈天的脊樑依然挺立,低沉的聲音,在這演武場上響起,不斷回蕩著:「未到最後一刻,男兒怎能退卻!」

眾人聞言一愣,場中一片寂靜。都是感到熱血沸騰。旋即,爆發出比先前更加巨大的歡呼。 主席台上一直在觀戰的聶平雲微微一笑,先前的巨大震動都未讓他面色改變或者說出一句話,但是現在他卻開口道:「兩人都是有著巨大的進步。只不過是不同的方面而已。」他楞了一下,似乎在思考,旋即繼續說道,「今年的陳天絕實力大漲,是個強敵。而血靈天,以後也會是個強敵,甚至比起前者猶有過之。」

林風點點頭,同意聶平雲的看法。旋即他轉頭看向一旁的白石。他可是面對血靈天毫不退卻。誰知道白石會不會成為一個強者呢?

這一幕最激烈的戰鬥落下的帷幕。令人唏噓不已。玄殿金榜前四強中有兩名強者都被擊敗,恐怕這下子金榜的排名要發生巨大變化了。眾人興緻勃勃,紛紛議論著究竟是誰會成為新的玄殿前三強。

勝出的有六人,分別是聶平雲,陳天絕,段天,趙無涯,歐陽侗閣,林風。除了林風,其餘幾人都是以往玄殿金榜前十名的強者。

這一戰是決定玄殿前三強的一戰,無比重要,也是最受關注的一戰。

「若是聶平雲與陳天絕交手誰勝出的幾率更大?」

「當然是聶平雲,他可是連續兩年的玄殿金榜第一!」

「這也未必,先前陳天絕體現出的實力,可是遠遠超越以前。鹿死誰手還很難預料。事無絕對,就是久居玄殿前三的柳逸陽不也是被沒有什麼名氣的林風奇異的擊敗了嗎?」

「林風能夠到達何種地步?」

「他一介新人,能夠到達這種地步已經非常令人驚異了!」

……

場中議論紛紛,就在這時,劉老開了口。

「這一戰與以往幾次不同,可以自己選擇對手,不過需要雙方同意方可。」

淡淡的話語,卻在眾人中引起了驚濤駭浪,自己選擇對手,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劉老聽著下方的言論,也是無奈的搖搖頭。先前隨機抽籤的方式已經令人熟悉,很難改變。不過這種改變卻是為了公平起見。畢竟隨機抽籤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若是第二名與第一名在第一場便相遇,落敗的第二名恐怕連這一屆的前十都無法躋身。這從其實力上來說顯然是不公平的。

其餘五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聶平雲身上,看著他要選擇誰做對手。然而聶平雲卻神秘的微笑著,似乎還未想好要選誰作為自己的對手。

聶平雲還未開口,陳天絕卻走上前去,站在聶平雲對面,與他平視。陳天絕語氣堅決,道:「選擇我作為你的對手吧!」

眾人驚愕無比。

「陳天絕竟然主動上前,甚至還在挑釁的看著聶平雲!」

「他似乎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啊!」

「不過他也可以等到最後一場再與聶平雲爭勝負啊,現在還為時過早!」

「但是對於我們來說也不失為一件好事。能夠看到前兩名強者的交戰,這可不是常見的事!」

就在陳天絕略帶挑釁的目光與眾人期待的目光中,聶平雲微微一笑,嘴唇波動著,開了口:「我要選擇林風作為我的對手!」

一石激起千層浪。眾人爭論更甚。

「也許聶平雲是想要試試將柳逸陽擊敗的林風究竟有多麼強的實力吧!」

「難道林風在聶平雲的眼中超過了陳天絕嗎?」

「可能是為了將最強的陳天絕留到最後對付!」

在場的六人中,其餘三人深深的鬆了一口氣,雖然有些不解,但是這個結果總比聶平雲選擇自己作為對手要好。他們中有一人曾與聶平雲交手,深知聶平雲的恐怖。

然而陳天絕卻是面色一變,追問道:「為什麼?你可不是轉捏軟柿子的那種人!」旋即看了林風一眼,那是令人感到一陣陰寒的眼神。

「不!」聶平雲說道,「我認為他很強。」聶平雲的眼光也看向林風,沖著林風微微一笑。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林風的身上,等待著他的回答。

「我認為林風不會答應,畢竟兩者實力的差距那麼大,難以彌補!」

「恐怕聶平雲只是為了先解決一個最弱的對手吧,只是礙於面子才會那麼說。」

……

場下只有一個人心裡十分清楚,林風會做出什麼選擇。

在眾目睽睽之下,林風緩緩張開了口:「我應戰!」

簡介而有力的聲音,在這演武場回蕩著。

鄭供奉撫髯輕笑:「不愧是我徒弟,把那什麼狗屁玄殿第一給我打下來!」說著甚至揮舞著拳頭,似乎要替林風將對手解決一般。

劉老白了他一眼:「說話注意點,那可是我徒弟!」

鄭供奉毫不留情的反擊:「你徒弟?我看你都沒什麼東西教他了吧!」

「你……」劉老詞窮,鄭供奉說的卻是實話,自己真的已經沒有什麼能夠教導聶平雲的了。劉老欣慰的看著自己的徒弟,長舒一口氣,「他現在的層次已經超過我所能及的了,還留在玄殿不過是一分感激之情而已。早晚你也會有我這種體會的。」

鄭供奉卻沒有反駁,看著林風,說道:「這個時間也許比你預料的還要早。不過即使再也沒有什麼能夠教導他的了,只是看著自己的徒弟成長起來,這也是一種幸福啊!」

劉老點點頭,雙眼望向聶平雲。「君臨九霄,平步青雲。師傅可等著那一天呢!」

聶平雲聽到林風的話語,臉上笑容愈勝。「還要請風兄想讓啊!」他若有所指的說道。

林風聞言臉色一變。仍是說道:「是雲兄相讓才對!」

陳天絕一張臉變得鐵青無比,退到一旁,不再多語。剩下的三人看著陳天絕的樣子,打了一個寒顫,急忙選擇對手。開玩笑,陳天絕心情很不好,誰去和他對陣誰就倒大霉了!

轉眼間,分配便已經結束。歐陽侗閣不情不願的與陳天絕成為對手,他惡狠狠的望向另外的兩人。段天與趙無涯沉默不語,眼觀鼻,鼻觀心。

劉老見已經各自選擇了對手,便上前一步,宣布結果。

「一號擂台,聶平雲對陣林風!」

「二號擂台,陳天絕對陣歐陽侗閣!」

「三號擂台已經損害,段天與趙無涯的對決在四號擂台!」

「各位導師、供奉注意,一見到緊急情況發生,立即採取相應措施!」劉老出言提醒道,現在這六人實力強勁,先前布下的玄丹境級別的禁制恐怕難以抵擋住他們的攻勢。「那便開戰吧!」

隨著劉老的一聲令下,場中的氣氛也達到了一個新的gaochao! 「聶平雲!」場下的人驚呼道。

只見聶平雲雙手凝結出玄力匹練,鋪就成一條大道,從主席台上直通一號擂台。他如履平地的跨上那條玄力大道,猶如閑庭散步一般,緩緩向著擂台走去。

陳天絕眼神一緊,他能夠看出這一手段的不凡。柳逸陽只是藉助法器才能夠勉強凝結,然而聶平雲卻是完全依靠自己對於玄力的掌控將其凝結為實體!兩者高低立見!陳天絕長長嘆了一口氣,他明白,這是聶平雲在表示他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然而陳天絕的目光中戰意不減,反而更加狂熱。「足夠強大的對手,才有動力!」

聶平雲輕輕一躍,跨上擂台,轉身對著主席台上的林風做出一個請的姿勢,分明是邀請林風也從他的玄力道路上走來。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林風腳尖一點,躍到演武場中,微微發力,再一躍,便到了擂台之上。

眼見林風拒絕自己,聶平雲輕輕一笑,也不介意。二人各自立於擂台的一旁,在觀察對手的同時等待著宣布開始。

在剩下的幾位都進入相應的擂台之後,劉老宣佈道:「比試開始!」接著一聲銅鐘巨響,發出了開戰的號令。

聶平雲一臉淡然,超凡脫俗的氣質展露無遺。「你先出手。」他淡淡說道。語氣雖然平淡,但卻讓人不容忽視。尤其是現在的聶平雲與先前不同。先前的他還顯得極為平和,眼神溫和。而現在的聶平雲卻是無比集中,將心神全部放在了對手之上,一雙眼睛也變得銳利無比。

林風自然不會拒絕,在對手比自己強大的時候,自己必須搶佔先機才會有機會。他口中念著奇妙的口訣,而手中也在進行著動作。一道道深綠色的玄力在林風身上浮現出來,若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那些玄力青色之中還泛著點點銀輝。

隨著林風玄力波動的增強,這一片空間都是有所變化。震出道道空間裂紋。

「小傢伙不簡單啊!」眼光毒辣的劉老似乎看出了什麼。

鄭供奉嘴角一裂,笑道:「這是自然。可多虧了我嚴加教導啊!」

劉老哼了一聲,瞥了一眼鄭供奉,不相信的搖了搖頭。似乎是在說,你是什麼人我還不知道,什麼功勞都往自己身上攬。

鄭供奉嘿嘿一笑,不再說話。

片刻之間,林風的攻勢似乎已經凝結完成。他額頭汗水流淌下來,滴落到身上,旋即就被蒸發掉了。林風嘿嘿一笑:「雲兄,你可要注意了!」

旋即林風雙手伸展,璀璨的銀輝從手掌中暴涌而出,瞬間就在面前凝為一個近兩丈大小的銀台,銀台周圍凝結出深綠色的劍刃,飛速旋轉著呼嘯而出,帶著漫天爆裂之聲,狠狠向著聶平雲衝去!

「冥月鎮地!」

所到之處,劃出道道空間裂痕,似乎要將這擂台上的空間禁制擊破。

「這是什麼法訣?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看這種威力至少也是凡階高級法訣!」

一派狐言 「不!凡階高級法訣並沒有這種威力,可能要更高!」

林風望著自己的攻勢衝去,喘著粗氣。他曾經琢磨出將鎮地鼎鼎蓋與自己的法訣相結合,歷經兩個星期的苦練,才能夠凝結出這種威勢。望著那威力無窮的攻勢,林風嘴角揚起一絲微笑。「玄殿第一能不能接得住我這種超越凡階的攻勢呢?」

聶平雲眼神微微一凝,衝天的玄力爆發出來,竟將這片空間的禁制擊破開來。他不閃不避,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飛身衝去。雙拳狠狠的轟擊在了林風的攻勢上。

砰!

一聲沉重的聲音響起,震耳欲聾。聶平雲的手臂猶如鋼澆鐵鑄一般,竟然將林風的『冥月鎮地』生生遏制住。淡金色的玄力在聶平雲身上蔓延,最後全部凝聚到手掌之上,一股恐怖的力量,從其手掌中暴涌而出,一道驚天的攻勢轟擊在了那巨大的銀台上。

漫天音爆,彷彿時間凝結了一般,所有人的耳中只有音爆聲,而眼中則是驚天的爆炸。

轟隆!

金色的玄力與銀台相交,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威勢,令一些維持安全的導師都是面色愕然。

在眾人驚愕的眼光中,擂台開始自兩人攻勢相碰撞的中心,蔓延出一條條裂縫,並且飛快的遍布擂台。擂台就如同飄搖的浮萍,若是沒有導師們與劉老在加持供奉,恐怕頃刻之間就會化為碎石。

咔嚓!

一聲清脆的響聲,似乎玻璃杯被打破,又好似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塊被推到。旋即一聲聲清脆的破裂聲響起。

只見銀台上鋒利的劍刃都已經化為碎片,跌落在地上。而那巨大的銀台,也再也承受不住金色玄力的衝擊,倒飛出去。

銀台跌落在地,銀光逐漸散去,恢復了鎮地鼎鼎蓋的本來面目。

這一刻就發生在轉瞬之間,林風臉上的微笑頓時凝固。他還來不及思索剛才是怎麼回事,聶平雲的攻勢便已經到了面前。

「先是你攻我守,現在輪到我進攻了!」聶平雲淡淡一聲,面上沒有任何錶情,但是眼中卻湧現出深深的戰意。

「金印鎮佛!」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