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黃台吉之所以在此時帶領諸貝勒和滿漢大臣出城檢閱烏真超哈軍,也是為了想要凝聚人心,讓大清國上下知道自己手中並不是沒有對抗明軍火炮的利器的。

為了更好的展現這些大炮的威力,黃台吉還不惜大費周章的讓漢軍修築了一座明軍的標準堡寨,用作火炮射擊的目標。

十餘門紅衣大炮在三裡外,大將軍炮等輕便火炮數十門安置在一裡外,在黃台吉的一聲令下后,圖納和石廷柱便下令這些火炮依照順序開火,一時晴空霹靂,煙霧瀰漫,遠處修築的土木堡寨很快就被打出了一個缺口來。

用望遠鏡觀看火炮演習的滿人貝勒、將領,一個個頓時咂舌不已。有人便說道:「這紅衣大炮果然威猛無比,只要有個幾十位紅衣大炮在手,日夜輪番施放,明國又有什麼城池能夠擋得住?沒有了城池的保護,和明軍野戰我們又有什麼可懼怕的…」

站在黃台吉身邊的鑲紅旗旗主岳托也忍不住向他問道:「汗王,如紅衣大炮這等利器,我國究竟鑄造了多少尊?」

看著望遠鏡內的堡寨一角終於完全崩坍了下來,黃台吉才滿意的放下瞭望遠鏡,向岳托回道:「紅衣大炮已經鑄了37位,其他的大小將軍炮約百餘位。不過光有炮還是不夠的,器具要精,這使用器具的人也要多加訓練才是,否則還是難以發揮出大炮的威力的。圖納和石廷柱這兩年來對烏真超哈軍的訓練還是不錯的。」

濟爾哈朗馬上恭維道:「我大清有如此利器在手,近后明國還能如何抵擋我大清精兵。臣為汗王賀,為大清賀…」

黃台吉今日的心情顯然很好,聽了濟爾哈朗的話語后也微笑的回應了幾句。於是他身後的其他貝勒也極力稱頌起汗王英明等言辭,一時之間愛新覺羅家的子弟們倒是顯得極為融洽了起來,倒是少了幾分明爭暗鬥。

應該來說,黃台吉今日借用火炮演習來安定大清上層人物的人心,還是基本達到了自己的目的的。在近百門火炮的轟鳴下,滿蒙貴族們又重新找回了對於黃台吉的信心,連去年冬日北方邊境被索倫部族襲擊帶來的沮喪感,此刻也淡去了不少。

不過黃台吉卻沒有被這一片讚頌聲中迷失自己,義州一戰中明軍火炮在野戰中發揮出來的威力,實實在在的驚嚇到了不少八旗將領。大半個正藍旗的精銳居然不戰而降,實是八旗建軍以來從沒有發生過的事。

雖然這其中也有莽古爾泰自殺給這些正藍旗將士帶去的衝擊,但數千正藍旗將士束手就擒還是給八旗將士帶去了極大的震撼。以往這些八旗將士對於明軍自帶的優越感,在這一戰後就有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而更讓黃台吉擔心的是,通過了義州之戰後,不但讓明軍的士氣大漲,就連國內漢官們的態度都變得有些含糊不清,似乎再無像過去一樣堅信大清能夠取代大明奪取天下。而是退而求其次,想要固守遼東,打起了宋遼對峙的局面來了。

黃台吉比這些漢官可看的更遠一些,如果大清失去了對大明取而代之的信心,那麼國內的人心很快就會四分五裂,基本上是形不成什麼宋遼對峙的局面的。因為滿人的數量實在太少,滿人以如此少的人口而能統御國內的蒙古及漢人,以對抗大明而不落下風。那是因為天命汗讓他們看到了能夠取大明而代之的希望,一旦失去了這個希望,蒙古和漢人又怎麼會繼續跟著滿人和大明死磕呢?

是以,哪怕大清果然取代不了大明,這取代大明的信念也是不能放棄的。但是再向過去那樣輕易挑起和明國的戰爭,黃台吉也是不會那樣做的。過去后金可以隨意進攻明國,是建立在天命汗對明軍戰無不勝的戰績上的。滿人都知道明軍只會龜縮在城池內,不會給自己造成什麼傷害,但是只要攻下幾座堡寨,就能給自己帶來大量的戰利品,自然沒人會反對向明國開戰。

但是今日的大明已非過去,滿人打過去不僅搶不到東西,還要防備被那些明軍咬上一口,這種沒有收穫的戰爭多打上幾次,大清自己就要崩潰了,黃台吉自然不會再貿然發起伐明之戰。

他現在只想積聚力量,然後找到機會給明國來一次狠的,把明軍剛剛起來的士氣重新打下去,這才能讓兩國的民心士氣重新回到過去的軌道上。然而直到今天,他也依然沒能找到這樣的機會。而那些叛逃大清的滿人親貴將士,更是成了他的心頭大患。

正如多爾袞所說,滿人本就不多,如果再人心渙散,大清又能撐上多久呢?黃台吉掃了一眼身邊的貝勒們,發覺自己熟悉的面孔已經少了不少。阿敏、莽古爾泰、杜度、愛爾禮、德格類,這些愛新覺羅家的英傑,不是死了就是跑去了明國,這對於大清來說確實是個不小的損失,這些人物可不是尋常就能見到的。

唯一讓他感到慶幸的是,德格類叛逃之後,沒過多久就在北京病故了。這對他所帶去明國的正藍旗精銳,無疑是一個嚴重的打擊。而對於國內的正藍旗來說,明國也失去了一個極有號召力的首領。由此來看,上天還算是眷顧著自己的。

看過了火炮的演習,接受了諸貝勒和滿蒙大臣對自己的效忠讚頌之後,在太陽西斜時,黃台吉終於帶著大隊人馬回城了。

位於隊伍末尾的范永斗神情輕鬆的和幾名漢官閑聊著,便跟著大隊人馬走進了盛京城的懷遠門。剛剛進入城內,他便看到了自己在銀行的親信站在街邊不停的向自己招手,他心中頓時咯噔了一下。

范永斗隨即向隊首告了假,便撥馬走到了路邊,他剛剛在親隨的幫助下落了地,便聽到匆匆跑到近前來的親信對自己焦急的說道:「掌柜的出大事了…」

范永斗立刻打斷了他說道:「閉嘴,大庭廣眾的,你胡謅什麼呢?鎮定一些,天塌不下來,找個安靜的地說。就去前面的茶樓,正好讓我也潤潤嗓子…」

在范永斗的訓斥下,前來報信的親信終於把話咽了回去,跟著他走去了前面的茶樓。

讓茶樓夥計安排了一個雅間之後,范永斗才支開了旁人,讓這名親信將事情慢慢道來。

聽完了親信傳報的消息后,范永斗依舊鎮靜的對他說道:「你先回行里去,把四海貿易公司發來的通告給收藏好了,不要讓其他人看見了,我這就去四海商行和他們的大掌柜王文遠交涉去,不會有事的。」

看著范永斗如此鎮靜,這名親信也不疑有他,也是心頭大定的答應了一聲,就離開了。

聽著門外樓梯上的腳步聲漸漸遠去,范永斗才霍的站了起來,他的袖口不小心帶到了面前的茶盞,茶水流淌了半個桌面,但他已經顧及不到,匆匆走出雅間吩咐門外的親隨結賬,便自己一個人下樓離去了。

四海貿易公司在盛京的據點,也就在距離懷遠門不遠的西順城街上,號稱四海樓,一層為商鋪,二層為商行賬房辦公之所在。至於四海樓的後面,還有個兩進的院子,第一進是庫房和夥計的住處,第二進便是四海商行幾位掌柜的辦公及住處。

范永斗對於此地可謂是熟門熟路,因此也不待有人招呼他,他便長驅直入的衝進了四海樓的後院中去。鋪面的夥計正想去攔一攔,卻被櫃面上的管事給阻止了,示意他不必多事。

范永斗一口氣衝到了二進院子的正房,也就是大掌柜王文遠的日常辦事地方。范永斗衝進房內時,他正同幾名商號的管事說事,見到范永斗闖進來之後,他也不惱,只是對著幾名管事說道:「好吧,這事就這麼辦了,你們回去之後都上上心,可別出什麼紕漏了。」

幾位管事也知趣的答應著退出了房間,他們同樣認識范永斗這位汗王面前的紅人,雖然不知他這麼怒氣沖沖的闖進來是為了何事,不過他們倒是不願意捲入到這場是非之中。

聽到幾位管事的腳步走遠后,王文遠也不起身,就這麼伸手虛虛一攤說道:「范掌柜這麼急匆匆的跑來小號,可是有什麼吩咐?不如先坐下歇歇再說,我去吩咐夥計給你上杯好茶…」

范永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大刀闊斧的走到了王文遠對面坐了下來,口中硬邦邦的說道:「茶就免了,我剛剛已經喝過了。王掌柜你也應該清楚我的來意,不妨直說吧,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貴商號是不想在盛京開下去了不成?」 壓死驢的稻草

逼着浮竹吃了幾天的藥,和副隊的關係也越來越好,亂菊當副隊長跟蘇雪當副隊長一樣,文件是她幫忙批的,任務是她幫忙傳的,亂菊請客她還要被拖去喝酒然後被日番谷給拖回來,這種生活真是安逸啊,但是,天邊滑過藍不藍紅不紅的球,撞擊在靜靈庭的上方出如蜘蛛絲一般的藍色雷紋,然後分成四道紅色的光芒飛射出去。

靜靈庭立刻出動:“緊急警報緊急警報,靜靈庭進入侵入者,靜靈庭進入侵入者。”山本總隊長召開緊急會議,命所有番隊的隊長去一番隊開會。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而蘇雪在日番谷出去之後說:“亂菊姐,我出去看一下。”

“誒?你要出去啊,現在不安全誒。”亂菊從沙上坐起說:“現在也不能出去買酒。”

“我去找八千留啦,上次她說要我帶一袋金平糖給她吃,所以今天去給她啊,要不然的話她又該脾氣了。”蘇雪撒謊不臉紅拿出上次買的金平糖。

“哦哦,那你去吧,我昨天晚上又醉了睡會兒覺。”說着亂菊又重新倒下去,蘇雪笑着響轉消失在原地。

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在靜靈庭完全一模一樣的走廊上了,不時有路過的死神隊伍向蘇雪打招呼。。。開玩笑與隊長鬧緋聞雖然是假的的少女怎麼可能會被忽視。

“蘇雪小姐。”“你們好!”又鞠躬送走一隊,雖然說人人都認識很好很方便啦,但是。。。。能不能不要一撥一撥的來啊,她腰受不了。。。

“喵~”聽到聲音,蘇雪回頭看去,背後的牆頭上立着一隻金色瞳孔的黑貓,蘇雪笑着伸出手,黑貓跳入蘇雪的懷裏說:“喲,蘇雪過得挺好啊。”

“呵呵~我出了斷界之後,就昏倒在草鹿區,剛好十番隊的副隊在那裏執行任務,所以就把我帶回了十番隊。”蘇雪向她解釋,然後又問:“他們都進來了嗎?”

“嗯,我們在白道門打敗了兕丹坊之後,在他幫我們開門的時候碰到了三番隊隊長,他解放了斬魄刀砍傷了兕丹坊,而且把一護砍飛了。”

“噗!砍飛了。。。那他沒事吧?受傷了沒有?”蘇雪笑着問。

“沒有,好得很,畢竟和浦原對打也不是白打的。”夜一甩了甩尾巴問:“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走一步看一步唄,我四處走走,看看他們有沒有什麼要我幫助的地方幫他們一把好了。”蘇雪笑着說,“我先去看看井上吧,她一個女孩子的,就算是和滅卻師在一起也是很危險啊。”

“好吧,那我先走了。”夜一瞬步消失,蘇雪轉身,看到戀次站在那裏,回頭將滑倒前額的長別再耳間:“怎麼了?戀次?”

“你剛剛在幹什麼?”戀次走到她面前低頭看她。

“剛剛你沒有看見嗎?是一隻貓哦!雖然沒有帶斑點的喜馬拉雅貓可愛,但是你不覺得她軟乎乎的很可愛嗎~~~~?啊?啊?啊?”蘇雪激動地上前幾步。

戀次看着已經進入抽風狀態的蘇雪不自覺退了十多步,然後說了一句“我還有事我先走了!”然後瞬步消失在原地。

“唔。。。好像有點抽過頭了呢。。。嘛~達到目的的話都是一樣的~”蘇雪歡快地蹦到下一個轉角,卻現一個光頭在跳踮腳舞,蘇雪走過去拍了拍另一個人的肩說:“喲,躬親,你在幹什麼呢?”

躬親一甩藍色的妹妹頭一撫右眼上的三根羽毛一指前面的沙坑說:“啊,是蘇雪啊,我們找到了旅禍,正準備解決掉呢~”

沙坑裏的一護看到躬親旁邊待得是蘇雪,立刻對他揮手:“喂~~蘇。。。”

“破道之四白雷。”蘇雪立刻出個鬼道,一護看着揚起的沙塵,驚嚇地大叫:“喂!!!你幹什麼呀!!”

“旅禍不需要在靜靈庭呆太長時間。”蘇雪退後一步,在躬親看不到的位置又搖頭又擺手又做了個“不要說”的手勢,一護愣是看不懂,那個跳踮腳舞的一角轉頭說:“喂,蘇雪,這是我們十一番隊的,你不要插手。”

“是是,一角三席,躬親五席,那我就先走了。”蘇雪臨走時還瞪了一護那個榆木腦子一眼,遲疑地走了。。。

過了一會兒,靈壓飈升。

第二天,傳來了十一番隊斑目一角三席被打敗負傷的消息。。。啊,還漏了一個,還有四番隊的山田花太郎疑似被綁架和戀次被打敗然後被朽木白哉囚禁和捕獲旅禍一名還有十二番隊隊長被打敗的消息的消息。

第三天,傳來了戀次被打敗然後被朽木白哉囚禁和捕獲旅禍一名還有十二番隊隊長被打敗的消息的消息。

第四天,傳來了五番隊隊長藍染被殺雛森和吉良當衆鬥毆然後被囚禁然後雛森和吉良逃獄和捕獲一名旅禍,更木劍八被打敗的消息。

五番隊隊長藍染被殺雛森和吉良當衆鬥毆然後被囚禁然後雛森和吉良逃獄。

爲了哀悼死去的藍染隊長,全名舉國哀悼,默哀三秒鐘……

一早,蘇雪就起來說要去八千留那裏去玩,亂菊和日番谷同意了說要小心一點要不然的話就讓亂菊陪她去,蘇雪說不用了。。。

進了十一番隊的門,蘇雪順着井上的靈壓一直走,推開紙門說:“喲~你們好呀~”

“啊,小雪雪~~”八千留直接撲過來,掛在蘇雪脖子上說:“小雪雪,有沒有帶金平糖呀?金平糖金平糖金平糖~~”

“有啦,給你。”蘇雪從懷裏掏出一袋子糖,八千留立刻搶過去跳回更木劍八背上。

“不用藏喲,我知道井上在你們這裏。”蘇雪看着斑目一角和綾瀨川弓親身後的井上說。

井上抖了一下,探出腦袋,驚奇地叫道:“蘇雪同學!”

“啊?你們認識?”斑目側頭問井上。

井上點點頭,跑到蘇雪身邊抱住她說:“啊~能見到你真是太好了!啊,對了蘇雪同學,你是怎麼進靜靈庭的?”

“是亂菊姐在郊外撿到我然後就把我帶進來了,還讓我成了十番隊的隊員,井上我跟你說,你知道我在這裏過得有多慘麼,除了有吃有睡有穿外,還得幫亂菊姐批改文件,還要陪她去喝酒,喝酒不算還要逼着我喝,天知道我多少年沒喝酒了竟然一上來就是六壇,斑目和弓親可以作證的!”

“閉嘴!”三人齊吼。

“唔……閉嘴就閉嘴,幹嘛兇人家啊……嗚嗚嗚,井上,他們是壞蛋……”蘇雪咬袖子……

“蘇雪同學…… 盛京四海商行的大掌柜王文遠不置可否的看了范永斗一眼,才重新端起茶碗說道:「要是我們在盛京做生意,只能收到你們發行的大清元,這生意不做也罷。

范掌柜也是生意人,想來也應該知道,這殺頭的買賣有人做,可這賠本的買賣是沒人做的。這大清元究竟是不是廢紙一張,你心裡會不清楚?」

說完了這話之後,王文遠才小口的喝著茶潤了潤嗓子。身為大清銀行大掌柜的范永斗,對於王文遠的質問也是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忍耐著把心中的焦慮和恐慌壓制下去之後,方才稍稍以緩和的語氣向王文遠說道:「可我們之前不是已經談妥了么,雖然現在紙幣的數量是發行的多了一些,可我大清的人蔘、貂皮、樹木、皮革、大豆,還是能夠將兩國之間的貿易維持下去的…」

「哐當」一聲,王文遠將手中的茶碗重重的擱在了身邊的八仙桌上,就這麼將范永斗的話語給打斷了。

「范掌柜你是不知道還是裝傻?那是你們維持下去的嗎?沒有我們四海貿易公司輸入各種貨物給你捧場,這兩國貿易早就完蛋了。

從去年到今年,我們每向大清輸入5元的商品,你們才能向我們售出1元的貨物。這剩下的4元商品,去年你們還有2元是拿著大明元和金銀支付的,可今年倒好,到有3元是拿大清元來糊弄我們了,我們拿著大清元能做什麼呢?」

范永斗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好半天才軟弱的說道:「可我不是按照你們的要求置辦了股市了嗎,你們去年還向我借了這麼多大清元投資股市,從去年到現在,這筆錢都翻了五倍了,這可不算賠本的買賣。」

王文遠抬頭注視著他說道:「是啊,現在盛京股票交易所的市值已經突破了850萬,但是其中有450萬是我們的資金沉澱在市場里,可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們現在第一不能把它全部變現;第二就算是全部變現了,這麼龐大數量的大清元出現在市場上,豈不是馬上就讓盛京的物價飛漲,這紙幣也就一文不值了?」

王文遠的話語正好說中了范永斗的心病,他額頭上的冷汗都冒出了,口中也連連說道:「對、對,的確不能全部變現,你們這麼干,股市和紙幣就全跨了。」

王文遠這才慢悠悠的說道:「所以,我們收縮銀根,避免風險,不再接受大清元,又有什麼問題?」

「當然有問題。」范永斗心中在怒吼著,沒有四海貿易公司從明國輸入的商品撐著,買不到東西的大清元同樣也會崩潰的。紙幣要是崩潰了,股市同樣會跨。

他一想到數百萬資金要從股市逃離,接著對市場造成更大的衝擊,估計汗王就要拿他一家的人頭去平息盛京上下的憤怒了。他真真是何苦來由,非要跑去汗王面前接下這建立大清銀行的麻煩,這下倒是將全家都送進虎口去了。

雖然心中有所慌亂,但是范永斗還是強制鎮靜的快速思考了起來,片刻之後便呵呵笑著對王文遠說道:「王兄大概還不知道今日我出城是做什麼去了吧?」

不待王文遠開口,他便急急的炫耀道:「今日我跟著汗王和諸位大清重臣出城觀看了火炮演習,王兄你是沒有看到啊,那場面真是驚天動地,紅衣大炮發如霹靂,汗王命人建起的堡寨,猶如土雞瓦狗一般不堪一擊。

昔日大明抵抗我大清八旗大軍的依仗,不過是堅城大炮而已。兩軍野戰終究還是我大清勝算更高,如今大清又製成了紅衣大炮這等神器,寧錦防線還可持否?

只要擊破了寧錦防線,遼西之地的財物也就是我大清的囊中之物。王兄又何必擔憂我國拿不出財物收回你們手中的大清元?再說句不好聽的,如今大清和大明鹿死誰手猶未可知,王兄也應當為自己留一條後路啊。」

聽到范永斗公然以武力威脅,王文遠卻不慌不忙的說道:「我不過是一介商人,對於兩國之間的戰爭並不關心。

大清能夠製造出紅衣大炮,對大清來說還真是一件可喜可賀之事。不過,你們該不會是拿我們四海貿易公司出口的鐵料造的大炮吧?我們當初可是有合同的,這批鐵料不可用於製造武器,只能用於製造農具的。」

對於王文遠的迂腐,范永斗不由曬笑道:「王兄手上難道有證據證明,我們把那批鐵料用來製造大炮了?就算有證明,王兄難道還能將這些大炮回收嗎?」

對於范永斗的嘲笑,王文遠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奇怪的神情,他慢騰騰的回道:「其實當初在合同上著名這一條,這也是為了你們好。

這批鐵料用來做農具還不錯,但是用來鑄造火炮么?范兄你真的以為,朝廷會任由我們四海貿易公司走私這麼大批的鐵料么?」

范永斗的眼角頓時抽搐了一下,這批鐵料是他一手經辦的,價格足足比國內自己冶鍊的鐵料便宜了三分之二,這也是他的政績之一。

他自然不會容許這批鐵料出現問題,在幾經回想之後,他才安下心來說道:「王掌柜,你這時候還虛言恐嚇我就沒什麼意思了。

這批鐵料可是請盛京的鐵匠們查驗過的,現在連大炮都鑄成了,你們難道還能做什麼手腳?」

王文遠有些憐憫的看了他一眼說道:「說的太艱深了你也不懂,就這麼說吧,這些鐵料雜質稍稍多了些,如果用來鑄造大炮的話,很容易炸膛。正因為如此,我們才註明了不許用於製造武器。」

范永斗頓時感到頭皮發麻,他猛的站了起來,對著王文遠失態的喊道:「這不可能,我今日看著他們放了一天的炮,也沒有見有一尊紅衣大炮炸膛的,你可不能胡說。」

對於已經急眼了的范永斗,王文遠卻攤著手無奈的說道:「那隻能說明你們今日的運氣還不錯,還有這些火炮夠新。

軍器監曾經試驗過,用這批鐵料鑄造的火炮,壽命大約為正常火炮的三分之一。如果採用雙倍裝葯法,那麼發射四、五次后,就很容易出現炸膛現象。

當這些火炮拖到戰場上去,你自然便知道,我說的是不是事實了。」

一個又一個的噩耗終於將范永斗擊倒了,他失魂落魄的坐回了自己的座椅上。和大明已經吃透了火炮原理,開始用工業化的方式生產大炮不同。大清製作火炮完全是憑藉手感,十門火炮能夠合格2-3門,就已經是高手了。

因此一門紅衣大炮的造價不低於3000兩白銀,這差不多是大明鑄造同等規格火炮成本的十倍。汗王傾盡國力建立起的火炮部隊,如果只是一隻一次性的部隊,范永斗不用去猜,也知道自己的下場是什麼。

「你、你們怎麼能這麼干。這不是坑人么…」范永斗欲哭無淚的喃喃說道。

看到范永斗居然當著自己的面哽咽了起來,這讓王文遠也有些驚訝了起來,他還真沒想到對方的心防會如此脆弱,這倒是省下了他不少口舌。

王文遠自然不清楚,范永斗這一年多來支撐著大清的財政支出,早就被這壓力給磨去了心頭的那點志氣,因此聽到鐵料出了問題,這精神頓時就垮了下來。

王文遠起身走到范永斗身邊,彎下腰拍著他的肩膀說道:「范掌柜何故如此,要我說,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車到山前必有路,事到臨頭需放膽么。」

范永斗趕緊用衣袖擦去了眼角的眼淚,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王文遠的袖子說道:「王兄這話怎麼說?難道你有辦法讓我度過眼下的難關?」

王文遠在他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上身向他傾斜著說道:「范兄難道不知,樹挪死,人挪活?」

范永斗沉默了一會,方才猶猶豫豫的說道:「王兄的意思是,讓我回明國去?」

王文遠馬上搖了搖頭說道:「別傻了,朝廷對你的通緝令還沒撤下來,你回去不是自找死路么。

不過這天下又不止大明和大清,海外尚有如許多國家,近的有日本,遠的有印度、歐洲,只要你有錢,什麼地方不能從頭開始?

眼下在大明,一名熟練工人一年能賺72元,這就已經夠五口之家滿足溫飽了。你口袋裡要是有5000元,就能開一家3000個紗錠的棉紗廠,讓一家人衣食無憂了。

要是有5萬元,買上幾條船跑一跑海外貿易或是捕鯨去,起碼能弄個小富即安。若是有個50萬元,天下還有什麼地方不可去的?你現在手中難道連50萬元都沒有?」

范永斗遲疑不定的看著王文遠,試探的問道:「王兄的意思,是你們能幫助我離開這裡?」

王文遠立刻搖著頭說道:「不,不,范兄你這話說的就有些不地道了。大家都是商人,這自然是一樁交易,您要是什麼都不付出,公司為什麼要替你擔這個風險,你說是不?」 的番外

一護他們傷好了之後,就得回去了,雖然也有點捨不得,但是還是要走的,茶渡抱着像娃娃般精緻沒有一點生機的蘇雪站在一護身後,卯之花烈很是抱歉地說:“對不起黑崎先生,蘇雪的外傷我已經幫她治好了,但是蘇雪自己不願意醒過來,我實在沒辦法。”

“嗯。。。我想蘇雪自己會想通的。”一護看了看無神的蘇雪說道。

“好了,穿界門已經準備好了,一護,代理死神通行證我已經給你了,蘇雪…就交給你了。”浮竹微微皺眉說。

“嗯,再見。”一護他們走進穿越門…結果還是向來的時候那樣一路狂飆,然後跑着跑……路沒了,被小雨用布裹住之後還被甚太一個本壘打擊中,最後奸商才“啊哈哈哈~”地出現,對着黑崎一護鄭重地鞠了一躬,當問起蘇雪的時候,他很不負責任地扇扇子說:“嘛~這個丫頭命很大的,讓她啦,自己想通了就會醒了啦~”

這是一個乾爹該有的反應麼……衆人汗一個。

————————————————————————————————————————

冰雪子把蘇雪搬到了個小屋子避雨,這裏的雨真是越下越大了啊,那個混蛋說蘇雪會想通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