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小白臉青年握著寶劍的右手腕應聲而斷,掉落在地上,化成一隻巨大的白色虎爪。

「吼……」

「小賤人,竟然敢斷本王一爪,你真正激怒了本王子!」

「本王子要顯化真身,將你生吞!」

小白臉青年說話之間,身上冒起無盡的白光。

下一刻,一頭巨大的白虎從白光之中走出來。

此時,化出真身,他那隻斷去的虎爪再次長了出來。

「阿狸,這白虎一身寶,可以熬虎骨補湯,莫要打碎了!」

這時候,江寂塵卻在一邊淡淡的開口說道。

「公子放心,阿狸曉得!」

「阿狸的傳承中,也有美食一道哦,便是虎骨湯就有一千種熬煉方法。」

阿狸飄立在空,應聲說道。

「一千種,阿狸將來一定會成為一名美食家的。」

為了自己的口腹之慾,江寂塵開口讚揚阿狸。

白虎聽了這二人的對話,簡直要被氣瘋了。

棄妃來襲:冷王笑一個 自己,竟然被這對男女視之為食物。

可惡、恨、怒…….

種種情緒交織心中,讓白虎完全出離了憤怒。

「你們都得死!」

白虎撲殺出。

顯化本體,白虎確實強橫太多了。

而且,他確實覺醒了一絲十凶之一白虎的力量。

一撲之間,快到極致,直接划裂虛空,出現在阿狸身邊。

這一撲之力,也驚人無比,只怕一座山嶽都要被他一撲之力拍滅。

但阿狸飄立虛空,身形不動。

只是動聽的聲音響起:「咫尺天涯!」

說話之間,她已灑下了一片耀眼的幻術之光。

下一刻,白虎撲至。

但卻撲了一個空。

因為,他突然感覺到,眼前的狐女,竟已飄立在離他萬里之外。

他知道,這是幻術之道,但竟然可以影響時空距離。

太可怕了!

只是白虎沒有反應過來,阿狸動聽、媚然的聲音再起:「天涯咫尺!」

下一瞬間,阿狸又出現白虎的面前。

神異細線出現,已無聲無息的將它纏住。

「公子,這頭白虎只是一道分身哦,真是可惜。」

阿狸說道。

淺婚深愛 「那就滅了吧,我們找他真身去。」

江寂塵豪氣干雲地開口道。

「好咧!」

說話之間,阿狸輕輕一扯神異細線,白虎巨大的身體瞬間被分割成無數片。

本書來自 ??

白虎的身體很真實,血肉飛濺,場面極致的血致。

但阿狸神然不變,泰色視之。

畢竟,得到了幻狐一族的傳承,又經歷十數年的亡命生涯,阿狸的心志堅定無比。

又豈會被這點區區的血腥場面影響到心緒?

而白虎破碎的血肉,最終都化成一片白光,最後凝出道白色虎影。

「是誰,竟然敢滅了本王子的分身?」

這一道聲音,充滿了高高在上的威嚴。

「原來是兩隻小小的螻蟻,你們逃不掉的,在殺戮戰場,有誰能逃得過本王子的追殺?」

「還有,異時空葯園谷是本王子好不容易發現的,你們敢奪本王子的機緣,本王一定要生撕了你們。」

那道白虎虛影憤怒無比、咆哮地開口道。

江寂塵凝視著白虎虛影,淡淡地開口道:「無需你來尋本尊,本尊自會親自殺上門去,摘你頭顱!」

話落,江寂塵一指點出,把這一道白虎虛影當場點滅。

「吼!」

在殺戮戰場,域外大軍的主營中,一道虎嘯聲,震蕩四方。

一些修為稍弱的域外修士,當場被震撼吐血、暈倒。

「白臉虎又發什麼瘋了?」

這時候,有幾道身影衝出,冷冷地看著一座靈山道。

「必然是他派出的分身被斬了,剛剛被奴家捕捉他們的對話,那小子竟然放言,要親自殺上門,取白臉虎的腦袋。」

一名妖艷的女子開口說道。

這個女子,身材豐滿成熟,穿的衣服更是性感無比,胸前露出白花花的兩片。

任何男人看去第一眼,都會被她胸前的兩團軟肉吸引住,神魂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

但這時候,也往往會忽略了她的驚世修為。

偽無上之上境!

而且,極道天才級別的存在。

戰力,強大不可測。

事實,這些幾個生靈及白虎,都是域外最強大的幾人,凶名在外。

除美艷女子,還有一個短髮大漢、銀髮青年、黑臉中年人!

再加上白臉虎,便是在殺戮戰場上,讓人族修士聞風喪膽的五大殺戮者。

這時候,短髮大漢倒是訝地開口道:「這倒是奇怪,人族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厲害的人物?」

名門官夫人 「白臉虎分身被斬,那也是活該,異時空葯園,何等逆天珍貴,他竟然想一人獨吞,哼!」

銀髮青年冷冷笑道。

「但不管怎麼說,異時空葯園中的老葯都在那人族小子身上,我們自該出手奪回。到時見者有份,白臉虎也不能獨吞了。」

黑臉中年人說道。

「唉,你們說,這殺戮戰場只差最後一處地方沒拿下了,嘿,人族這麼弱,只要老大一聲令下,我們一起殺過去,我不信拿不下人族峰!」

短髮大漢大聲說道,情緒非常狂暴,顯然是好戰分子。

「咯咯…….你們真以人祖那麼簡單嗎?那裡是人族回歸之地,也是人族最後的據點,若是被滅,所有的人族修士,也不必回歸了。老大之所以不攻,第一,是確實有些憚忌李木白和謝曉嫣,畢竟他們是來自人祖殿的王牌天才,不簡單;第二,卻是要給人族修士希望,要他們通過這片殺戮戰場,但這五年間可沒有一個人族修士可能活著通過這片被我們佔據的殺戮戰場。」

美艷女子妖媚地笑道,也讓胸前兩團巨大的軟玉跟著為了顫動,只讓短髮大漢看得吞了吞口水。

美艷女子顯然注意到了大漢的眼神,此時對著他拋了一個媚眼道:「怎樣,大塊頭,要不要上老娘?今晚床上等你哦。」

然而,此言一出,短髮大漢臉色變了變,眼中難掩憚忌之色。

而此時,白臉虎咆哮地開口道:「今晚,本王要食百人!」

此言傳盪四方,那些被俘虜的人族修士,臉色瞬間如死灰。

這方域外修士大本營,起碼俘虜了有十萬人族修士。

而白臉虎喜食活人,眾人皆知。

聽到白臉色之言,很多人心中祈禱,希望這次不要輪到他們。

而這次,讓白臉虎如此暴怒,顯然是因為一個人族修士。

若不然,他也不必要生食人族修士,以泄心中恨怒之意。

與此同時,公共殺戮戰場的另一端,一座巨大無邊的山峰之巔,此時飄然站立著兩人。

一男一女!

男的英俊瀟洒,玉樹臨風。

他身負古劍,一身白衣,風度翩然,目若星辰,凝視前方。

女的美麗絕色,氣質出塵。

她白色衣裙,身段美妙,靜若幽菊,美眸看著殺戮戰場的遠方。

在任何人看來,這一對男女情侶,非常般配,

讓人感到無比的羨慕。

「白臉虎發怒,只怕又有大事發生了。」

絕色女子謝曉嫣聲音悅耳地開口道。

「應該是某個人族修士惹怒了他。」

「因那人,又害死了百名人族修士。」

李木白臉色陰沉地道。

聽到李木白的話,謝曉嫣卻是皺了皺眉道:「那人未死,應該有危險。你在這裡坐鎮吧,我前去走一趟。」

「曉嫣,讓我去吧,前方太危險了。」

「而且,那個人族修士實是死不足惜,竟然在這個時候,惹怒白臉虎。」

總裁:我們私奔吧! 李木白淡淡、無情地開口。

「不用,我去即可,殺戮戰場上,還沒有人能留下我謝曉嫣。」

謝曉嫣說話之間,人已經踏出,剎那消失在遠方。

李木白看著謝曉嫣遠去的身影,眼中閃過陰冷之色。

「哼,賤人,裝什麼清高,總有一天,讓你匍匐在我的身上呻.吟。」

李木白狠狠地想道。

在別人眼中,他與謝曉嫣是一對情侶一般。

但又有誰知道,謝曉嫣從未曾正眼看過他一眼。

「一切,都只因我出身低么?但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你在我眼中,也只如一條母狗罷了。」

李木白髮狠的想道。

……..

只因白臉虎的一聲咆哮、生食上百修士,引起四方修士的關注。

但所有人,最好奇的卻是讓白臉虎如此憤怒的那個人族修士是誰?

據說,他得到了異時空葯園谷中所有的靈藥。

而引起所有人好奇的江寂塵和阿狸,此時已走出了異時空葯園谷,向公共時空殺戮戰場前進。

本書來自 姜西紅以為是自己打擾到舍友休息了,於是有點不好意思的點頭離開。

才走了幾步,聽到那舍友突然坐起來大喊,原來是問張小花會不會用卸妝油,不會用的話自己過去教她,而此時的張小花正在琢磨怎麼用。

別人的東西,她也不敢倒的太多,於是小心翼翼的一直倒啊倒,就是倒不出來又怕倒的太多,正處於左右為難的狀態。

卻沒想那舍友突然跑進來,張小花被那突如其來,落在她肩膀上的那雙沉手嚇了一跳。

隨之手中的瓶子滑落在地,接著裡面的水也流了出來。她舍友見此大叫一聲「我的卸妝油!」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