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賀兮被她灼灼的目光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向賀行雲求救,賀行雲過來抽出她的手,攬住她的腰介紹道:“這是霍家的霍逸,霍姿,許家許東林。”

霍家從政,許家從軍,賀兮不由詫異,他今晚究竟想幹什麼?

ps:發生了點兒事,今天只有一更,對不起大家。 034 強大阻力 一

原本簡潔高雅的客廳經過一番精心佈置顯得富麗堂皇,賓客三三兩兩聚着交談,雖然熱鬧,但並不顯得喧鬧。

幾人從二樓下來的時候,正碰上賀芸妙,她看着賀行雲道:“爺爺叫我來告訴你,夏家來人了。”

另外幾人的目光幾乎同時集中到賀行雲身上,賀兮環視一週不明就已,擡頭看賀行雲,他同樣眉目沉斂,她不僅有些擔心,什麼樣的人能讓賀行雲露出這樣的表情。

“行雲,要做就快,木已成舟,夏家人也不好干涉。 寧爲妾 霍逸面無表情地說道,眉目之間還帶了一分不耐。

許東林看了賀兮一眼,道:“夏家人是不會允許你選一個沒有背景的人,就像逸說的,趁早。”

賀兮分明感受到許東林的不贊同,不禁抓緊賀行雲的袖子,後者察覺到她的忐忑,拍了拍她的手背道:“我們下去。”

賀行雲牽着賀兮,直接走向主持臺,目光沉鬱,賀兮微微低着頭,感受到周圍探究的目光,不禁吞嚥了一下,的確,在這樣錯綜複雜的關係網下,家族勢力往往會選擇同等聯姻,而行雲卻要將這給位置給她,遭到反對是意料之中的,只是不知道夏家與賀家是什麼關係,能讓賀行雲這樣如臨大敵。

“這不是兮兮嗎?”葉唯琪身着黑色晚禮服,配銀色高跟鞋,長髮盤起,看上去雍容華貴,她端着香檳走過來。

賀兮正要開口,賀行雲卻搶先打斷道:“葉小姐,請稍等幾分鐘。”說罷牽着她繼續前行。

葉唯琪眉梢微動,掃了一眼衆人提高聲音道:“夏老爺子,您不是在找行雲嗎?”

原本背對着主持臺的鶴髮老人轉過身來,一雙利眼準確無誤地捕捉到賀行雲的行蹤,聲如洪鐘道:“行雲。”

賀行雲眉心微皺,卻停住了腳步,牽着賀兮走到夏品義跟前,恭敬道:“外公。”

賀兮錯愕,夏老爺子竟然是行雲的外公!而這五年時間,她竟然不知道賀家與夏家是姻親!

夏老爺子先是看了賀行雲一眼,又將目光移到賀兮身上,極爲挑剔的打量了一遍,不要說旁人了,就連賀兮都能察覺他眼神中的不滿,如芒在背。

她猶豫着不知道怎麼開口,賀行雲突然道:“兮兮,叫外公。”

“免了,這聲外公我還當不起。”夏老爺子直接拒絕,後又看着兩人緊握的手,皺緊眉頭道:“我夏家的子孫什麼時候這樣不識禮數了?”

周圍的人似乎有些看熱鬧的嫌疑,賀兮面上一熱,要掙開賀行雲的手,誰知他卻握的死緊,她紛亂擡頭,卻見他冷睨夏老爺子,語氣譏諷:“外公,母親走過的路,您也想讓我走?”

“你……!”夏老爺子面色一變,似要發怒。

“老爺子真是稀客啊,”葉老爺子出來圓場,“我們幾個老人好久也沒聚聚了,不如一起去花園坐坐,年輕人的事就交給年輕人處理!”

PS:二更在晚上。 035 強大阻力 二

夏老爺子哼了一聲不說話,轉身往後花園走,還道:“唯琪,跟我走。

葉唯琪笑看賀行雲道:“行雲,你和兮兮一起來吧。”

賀行雲看着她的背影下意識眉峯一皺,舉步向前,卻被賀兮一拉,他帶着詢問回過頭。

賀兮望着他,漆黑的眼瞳中寫着不安,“行雲,上次三嬸的事,她也在。”

賀行雲當即眼神一利,葉唯琪的心思昭然若揭,小小的勾心鬥角他還能顧及兩家關係裝作不知道,但她要是存了害人的意,他絕不姑息!

後花園,賀,霍,葉,夏,四家的長輩都在,另外除夏家外,三家的小輩也到場了,個個神色嚴肅,嚴陣以待。

面對衆人審視的眼光,賀兮不由握緊了拳頭,修剪整齊的指甲也深深刺入掌心,傳來絲絲疼痛:這便是賀行雲背後的勢力!

霍老爺子霍明智看了賀兮一眼,微微凝神,道:“賀兮,坐。”

賀兮不由垂眸打量了周圍一眼,除開四個老人,小輩們全部站着,她吸了一口氣,看着霍老爺子道:“謝謝霍爺爺,我想和行雲站在一起。”

霍老爺子一愣,隨即拉扯出一點兒笑意,轉頭看着賀老爺子道:“果然是賀家的人,都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賀老爺子笑了笑,自豪無比。

“想當初賀老才退下來的時候,行雲不過十幾歲的娃娃,見到年老弟也是一股子傲氣,我到現在都忘不了。”葉老爺子笑眯眯說道。

“夏家血統有這份魄力理所當然,但那些來路不明的人就是不知好歹了。”夏老爺子冷哼道。

氣氛又瞬間回落,幾個老人面子上都有些掛不住,也不再搭腔,這時葉唯琪卻開口了,道:“霍爺爺,您爲難賀兮就是爲難行雲,不如聽聽行雲是怎麼想的吧?”

賀兮納悶轉頭看她,見她面上笑意盈盈,猜不准她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我拜訪過年老爺子了,”賀行雲面無表情地說道:“兮兮二十歲的時候我會回到部隊,他同意了。”

這樣一來,除開夏家與葉家,至少有三家是站在賀行雲這邊,其中還有在任的陸軍上將年國章。

夏老爺子一臉難看,也不想顧及誰的面子,索性挑開了來說,“賀兮配不上行雲,我是不會允許這樣的女人成爲我的外孫媳婦兒的!”

賀行雲冷笑,“當初您也是用這句話逼迫母親的吧,她才死了多少年,您就忘了您做的孽嗎?”

這是行雲第二次提起他的母親,賀兮留意到在場的老人面上都有些尷尬的神色一閃而過,行雲的母親,是夏老爺子逼死的?

夏老爺子吹鬍子瞪眼,拍案而起,大聲吼道:“今天不管你怎麼說,我是不會承認這個女人的,哪怕你今天當着軍政兩界確立她的地位,她這個未來的上將夫人都做不成!” 036 不歡而散

(?)

賀行雲迎上夏老爺子的目光,語氣是一貫的冷冽,只是寒冷更甚,“我賀行雲今日所擁有的一切都與夏家無關,您也別指望能在我面前指手畫腳,我還叫您一聲外公,只能證明我還承認您是我母親的生身親人,除開這個,您什麼都不是。”

夏老爺子氣的滿臉漲紅,指着賀行雲半晌說不出話來,最後竟將矛頭轉向賀兮,怒道:“爲了這麼個小妖精,你連外公都敢忤逆了!”

這時賀老爺子目露不滿,道:“夏老,當年思純的事畢竟是出在我們賀家,我賀家理虧,這些年你怎麼指責我賀徵也認了,只是思純的事,你敢說你脫得了關係?”

“我是行雲的親爺爺,我都不干涉,你這老三輩插一腳幹什麼,非得把行雲逼得跟思純一樣你才罷休!”

賀老爺子聲色俱厲,指着夏老爺子一通好罵,旁邊的葉老爺子眼見兩人要崩盤,連忙勸阻,周圍的小輩們說不上話,對幾個老人又是敬畏,這種情況下自然是少開口微妙。倒是葉唯琪連忙給夏老爺子遞了杯水,又急急衝賀兮道:“你看你把夏爺爺氣的,還不服個軟!”

初面對這樣龐大的家族系統,賀兮心裏的那點膽怯全數涌了上來,的確,她沒有背景,沒有權勢,僅有的驕傲也是賀行雲給的,要說在這樣的環境下立足,她當然比不過葉唯琪等人的優越,但是她愛的賀行雲,想嫁的人也是賀行雲,與其他無關。所以,她鬆開賀行雲的手,對上夏老爺子凌厲的目光,擲地有聲道:“夏爺爺,您覺得要怎樣才能配上行雲?”

夏老爺子哼了聲,眯起的眼中有絲譏諷,“除了家世,還不能拖他的後腿,單這兩條你就做不到,前幾天我才聽說了賀家老四的事,那個姓汪的現在就跟條瘋狗一樣亂咬人!”

賀兮微怔,看向葉唯琪,後者只是帶着若有若無的笑意,不難看出,這事恐怕又是添油加醋地被傳了一遍。

深吸一口氣,她擡高聲音,道:“請您給我兩年時間,我有信心能站在行雲身邊!”

夏老爺子看了她一會兒才道:“憑什麼?”

賀兮微微一笑,走回賀行雲身邊,牽起他的手舉到衆人眼前,道:“憑我握有行雲的愛!”

夏老爺子哧道:“養的一個小玩意兒,玩兒膩了自然就丟開了,兩年,我怕你等不到那個時候。”

“既然這樣,您爲什麼不敢答應我呢?”賀兮反問。

夏老爺子被她一堵,當即站起身,道:“好,就給你兩年,兩年時間你不夠格,自動離開行雲!”

“好!”賀兮笑道。

夏老爺子氣哼哼地走了,這場鬧劇總算要散場了,幾個長輩道了別,也跟着離開了,許東林走到兩人跟前,讚賞地看了賀兮一眼,道:“膽子倒是挺大。”

霍逸拍了拍賀行雲的肩膀道:“想清楚了?”

賀行雲眉微挑,不悅地看着他:難道自己是在開玩笑?”

霍逸攤攤手,跟着幾人離開了。

PS:評論區很冷清哦,大家給我打打氣吧,還有一更稍晚。 037 不能不愛我

人一個接着一個離開,到最後花園裏只剩下賀兮與賀行雲兩人,前者才腿腳一軟,掛在在後者身上。

賀行雲忙扶着她,關切道:“怎麼了?”

賀兮擡起頭露出一個慘兮兮的笑容,“我是被嚇的,你不知道,我冷汗都出來了。”

賀行雲聞言竟笑了起來,摟着她柔軟的腰,輕拍着她的背,果然有些溼,“回房去換衣服。”

采集萬界 賀兮四肢發軟,就這纏着他不肯鬆手,低着頭在他懷裏蹭了幾圈兒,軟聲道:“不要。

賀行雲擡起她的下顎,專注地看着她的眼睛,清明的眼中閃過疼惜,他道:“兮兮……很漂亮。”

賀兮被他沒頭沒腦的一句弄得有些摸不着邊,她眨眨眼睛道:“行雲,外公會爲難你嗎?”

“一個風燭殘年的老頭子……”賀行雲眼神變冷,抱起她往樓上走,“兮兮,乖乖待在我懷裏,我喜歡看你笑。”清澈地彷彿能盪滌人心的眼眸,早在五年前,就如同天使一般成了他的救贖,這雙眼瞳,他不允許任何人污染!

“行雲,”賀兮把弄着他的頭髮,低垂着眼眸,長長的睫毛隨着眨眼輕輕顫動,“你不能不愛我。”

除了他的愛,她什麼都沒有。

賀行雲的手爬上她的眼睛,細細摩挲,彷彿捧着世上最珍貴的寶貝般小心翼翼,“我陪着你。”

賀兮聞着他身上飄逸出來的淡淡香味,慢慢沉入夢鄉,夢中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個雨夜,她從養父家裏逃出來,落魄地蹲在馬路邊,然後行雲的車子劃開黑暗駛入了她的視野,她緊緊盯着車窗,似乎能看到裏面的人,以及那雙眼睛。車子開出很遠,然後又倒回來,車門打開,行雲對她伸出了手,他說:“跟我走嗎?”

他的那雙眼睛在夢中雨中被無限深邃,像鍍上了一次水光,又像隔着透明的玻璃,把溫度與世隔絕,然而在那樣的夜晚,她覺着無比溫暖,所以她毫不猶豫地伸出手,用因爲高燒而沙啞的嗓子堅定地道:“我跟你走!”

可是,當她去抓他的手的時候,他的身體竟然變得猶如淡淡的影子,越飄越遠……

“行雲!”她猛地睜開眼睛從牀上彈起來,看着房間裏熟悉的裝飾纔回過神來這是一個夢。

洗過澡,擦着溼漉漉的頭髮下樓,看見張媽在整理什麼東西,她好奇地問道:“這些東西都不要了嗎?”

張媽點頭,道:“今天先生吩咐的。”

賀兮撿起其中一盤光碟,頗有興趣地看了一會兒,然後興奮道:“這是小提琴比賽的錄像,是行雲的比賽嗎?”

張媽也來了興趣,道:“我來這裏五年也不知道先生會小提琴!”

賀兮衝她眨眼,誘.惑道:“我們一起看?”

PS:二更奉上。今天才發現我文中有幾個錯處,賀景川與江菲樂是排行第四,這幾天人有點兒迷,不好意思。 無罪頂級包間內,經理揣着諂媚的笑點頭哈腰地給三個少爺倒上酒,霍逸端過紅酒抿了一口,揶揄賀行雲,“行雲,我覺得你有戀童癖。”

正倒酒的經理手一顫,紅酒濺出來兩滴,他連忙賠罪,道:“我馬上讓人換一個包間……”

許東林略微不耐道:“出去。”

經理忙放下酒瓶,飛快閃人。霍逸繼續着剛纔那個話題,道:“五年前賀兮才十三歲,從那個時候你就開始打她的主意了,可憐這隻小白兔被你陰晴不定的樣子弄得患得患失,明明是狼養大的狼崽子,卻要藏着爪子裝羊。”

賀行雲飛快瞟了他一眼,面上染上一層淺薄的迷離之色,抿了抿嘴脣,沒有說話。

許東林哼了一聲,道:“以前看你排斥她的不得了,這次卻爲了她得罪夏老頭,你該不是佔了人家便宜吧!”

穿越成地精的跟班 正中紅心,賀行雲極難得的面色一僵,道:“的確,她十八歲那天。”

霍逸怪叫一聲,咂嘴道:“負責?被你賀大少摧殘的女性還少麼,個個都要負責,重婚罪都夠你槍斃的了!”

許東林擡手示意他閉嘴,而後嚴肅道:“雖然不是訂婚,但你當着幾家把人帶出去,和訂婚沒什麼兩樣,現在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她,她出了什麼差錯可都是算在你頭上的。”

賀行雲點頭,眼神料峭,“江菲樂的事你們應該都知道了,這麼做,只是爲了以防萬一。”

“還有,葉唯琪這個女人,我不會放過。”

“你要撬葉家?”許東林皺眉,“夏老頭現在被你得罪了,再加上一個葉家?”

霍逸顯然很興奮,一拍沙發坐墊直起身子道:“對付葉唯琪我有一個人選!”

“誰?”許東林問道。

“葉唯斯,”霍逸道:“他是葉家的私生子,平時可沒少受葉唯琪這眼高於頂的嫡女長姐的氣,可他小子城府夠深,十幾年來愣是沒露出丁點兒把柄,兩人表面和氣,骨子裏勢如水火。”

總裁奶爸:緝捕記者小妻 許東林聽完沉吟片刻,而後眼神複雜地看向賀行雲,道:“你這麼在乎賀兮,不會是因爲那個姓秦的女人吧?”

賀行雲把玩着酒杯,水晶燈下眸光難測。

“我聽說你和L·Y簽約把那女人弄回來拍電影,你到底打算做什麼?”許東林連着問道。

霍逸也斂起神色,道:“行雲,我們仨一塊兒長大,你和秦希那點兒事我們都知道,別說,我第一次看到賀兮的時候,還以爲看到了秦希,那雙眼睛真是像透了!”

“賀兮像秦希?”賀行雲玩味一笑,眉角生輝,“果然是個笑話。”

如霍逸所說,賀兮的眼睛像秦希,應該是五年前的秦希,可是賀行雲卻記得清楚,那個雨夜他見到那隻小流浪貓的時候,他腦子裏沒有想着任何人!

PS:收藏啊,送朵花花什麼的,冷清啊~~晚上還有一更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039 戀童癖 二

見賀行雲這樣,許東林和霍逸不覺有些摸不準方向,他究竟是喜歡賀兮還是難忘秦希,確立賀兮身份與設法讓秦希回國這兩件事根本就是對立關係,他是故意還是吃不準自己的心思,所以要來兩相比較?

賀行雲在兩人殷切的目光下仰頭喝完杯中的酒,道:“你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了,改行當狗仔吧!”

兩人不由悻悻,不過好奇心卻更加濃重,霍逸不滿開口,“我說你就別賣關子了行不?”

賀行雲掃了兩人一眼,洞察道:“我要是連自己在做什麼都不知道,還能站在這裏嗎?”

兩人一頓,隨即信服地默認,賀行雲能爬到今天的位置不是優柔寡斷有勇無謀就能坐到的!

“打擾一下,”門被推開,經理帶了幾個女孩子進來,道:“賀總,老闆吩咐給您送來的。”

霍逸一口酒險些被嗆到,門口清一色站着的都是小蘿莉,羞羞答答的,不難猜到,剛纔那句話,這人是聽進心眼裏了,想到此,他頗有看戲姿態地看着賀行雲。

賀行雲眉心蹙起,冷道:“滾出去!”

經理面色一頓,剛準備說話,許東林又甩了一句“滾”。他擦着冷汗道:“賀總,這一個是老闆讓我給您帶來的,說是您一定喜歡。”說到此他連忙把藏在最後呈烏龜狀的人拉出來往前一推,吆喝着其他幾個閃了人。

“行雲……”賀兮捏着袖子小小聲小小聲地喚道。

“噗!”霍逸很給面子把酒全噴了出去,目瞪口呆地看着賀兮,“你……你……”

你了半天沒下文,賀行雲卻是陰雲密佈青筋闇跳,他“啪”地一聲放下酒杯,看着對面無措的小羊羔沉聲道:“被喬寧非轟下來了!”

賀兮嘿嘿笑着,沒錯,她是接到溫苗苗的求救電話,沒想到過來只看了一眼春.宮秀就被人扔出來了,這麼巧賀行雲也在,喬寧非那隻金毛獅王壞人做到底,於是她就出現在了這裏。

“我先走了。”許東林站起來說道,順道給霍逸使了個眼色,霍逸戀戀不捨地跟着起身。

兩人走出包間,霍逸意猶未盡地說道:“要不我改天也去弄一姑娘回來養?”

許東林甩了個冷眼給他,道:“你也想娶自己女兒?”

霍逸先是被口水嗆的臉發白,後反應過來又笑得直抽氣,拍着牆壁就道:“我終於知道爲什麼行雲那小子這麼彆扭了,自己養大的妞兒不彆扭纔怪,一邊兒看着水靈靈的姑娘長大,一邊兒能看不能吃,不憋出精神病纔怪!”

許東林看都不想看他了,甩手走人,霍逸連忙追上來問,“我記得是從四年前他就開始避開賀兮的吧,難不成他真有戀童癖企圖對一十四歲的姑娘實施染指?”

許東林給了他一手肘,道:“去問行雲!”

霍逸連忙討饒,他哪兒敢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