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當初,在朱帥突破到法宗級別之後,朱帥便在內陸中,瘋狂的收集了一些煉製六星符咒的材料。

畢竟,自己的實力,已經到了法宗的級別,符咒師技術,也可以提升一些了,說不定,還可以煉製出一些六星符咒來。

但是到了六星符咒這個級別,煉製符咒的材料之中,已經出現了許多非常珍貴,就算是專門收集都未必收集到的材料。

而內陸的那些大城市之中,也僅僅是可以買到一些常規材料,以及六階獸核,那些珍惜材料,也很難遇到。

無奈之下,朱帥只好試著讓火鳳族長幫忙。

可誰知,這樣的效果,竟然特別的好。

銀鳳族經過了這麼多年的傳承,雖然族中並沒有符咒師,但是每位族人的手中,或多或少的,都收集了一些珍貴的材料。

這些材料,對於他們來說,雖然沒有什麼大的用處,但是關鍵的時候,或許也可以換來一些其他的東西。

得知朱帥正在收集這些材料的時候,銀鳳族的族人們,大公無私的將這些材料奉獻了出來。

畢竟,朱帥已經通過了銀鳳族的血脈覺醒,也算是銀鳳族的一份子了,朱帥有需要,大家都不會藏著掖著。

況且,朱帥前些時間,不求回報的為族人們煉製了不少的符咒,所以,大家也都樂於幫助朱帥。

這樣一來,朱帥還真的收集到了不少珍貴的材料。

六星符咒,種類有無數種,但是經常用的,而且效果還不錯的,也就是那麼幾種。

藏意符,六星符咒之中,常見的一種,有一定的幾率,抵擋一次致命的攻擊。

雖然這個幾率不會太高,但是也很受大家的追捧。

渡厄符,六星符咒中屬於上等符咒,作用就是可以提升一定的渡劫的成功率,幾乎所有的法宗巔峰強者,都要用到這種符咒。

枯榮符,暫時降低目標的兩段實力,持續時間為一個時辰,雖然持續的時間比較短,但是到了法宗級別,這樣的作用,可以說十分的重要。

天命符,可以提升一段法宗實力,這種符咒,就是所有法宗強者都需要的一種符咒了。

就算是內陸上,這種符咒,也可以賣到一個高價。

這幾種符咒,就是六星符咒之中,效果最為顯著,也是人們最追捧的幾種符咒了。

除此之外,還有六星五行克符,也是常見的符咒。

趁著現在處于飛行旅程之中,閑著沒有什麼事情可干,朱帥乾脆找了一個比較清靜的房間,開始研究起六星符咒來。

朱帥最先煉製的,當然是最簡單的五行克符。

但是,讓朱帥感到失望的是,就算自己現在已經成功的突破到了法宗級別,靈魂力量也有了一定的提升,但是煉製起六星符咒來,朱帥還是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煉製六星符咒,對於靈魂強度的要求,真的是太大了。

朱帥浪費了十幾顆六階魔獸,都沒有成功的煉製出任何一張六星符咒。

要知道,六階魔獸的獸核,也是十分昂貴的,朱帥的這次試驗,足足的浪費了幾千萬金豆的錢財。

不過,符咒師就是這個樣子,在錘鍊技術的時候,花費巨大,但是一旦技術嫻熟,那賺起錢來,也特別的容易。

而朱帥的黑卡之中,足足有大幾千萬的金豆,所以,這點錢財,對於朱帥來說,並不是什麼事情。

時間,在一天天的度過,眾人距離德克帝國,也越來越近。

而朱帥損失掉的制符材料,也越來越多,但是,在試驗了幾十次之後,一次偶然下,朱帥竟然成功的煉製出了一張六星克火符!

克火符,雖然是六星符咒之中,最簡單的一種符咒,但是不管怎麼說,這也是朱帥成功煉製出來的第一張六星符咒。

朱帥的信心,一下子就提升了許多,煉製起符咒來,也更加的認真了。

就這樣,朱帥一行人,在飛行魔獸上,又飛行了兩個多月的時間,終於抵達了德克帝國境內!

看著這裡似曾熟悉的景色,朱帥等人,很快興奮了起來。

大家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聚集在了飛行魔獸的獸背上,看著周圍秀美的景色,想象著與朱帥父親等人見面的場景。

終於,在飛行魔獸的飛掠之下,德克帝國帝都的輪廓,已經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到了這裡,朱帥等人,才從飛行魔獸上飛掠了下來,在朱帥的帶領之下,快速的朝著帝都內部掠去。 仔細算算,朱帥離開德克帝國,在大陸上闖蕩,也已經將近十年的時間了。

當初,自己離開德克帝國的時候,還只不過是一名年齡不到十六歲的少年,可是再次回來的時候,自己已經二十四歲了。

這將近十年的時候,自己從一名小小的大法師,一躍成為了一名法宗,經歷的事情,似乎非常的漫長,也似乎是轉瞬即逝。

同樣,德克帝國的帝都,現在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帝都看起來,比自己離開之時,更加的宏偉壯闊,就連街道之上的建築物,與自己離開的時候,也變化了太多。

就是不知道,朱家在父親的帶領之下,現在發展的怎麼樣了?

從飛行魔獸上掠了下來,朱帥帶著母親月檬靜兒娜美,快速的朝著帝都的內部掠去,可是才剛剛到達帝都城牆附近,從城牆上突然掠起了幾名背後撲閃著元素之翼的法王高手,擋住了幾人的去路。

「來者何人?竟然敢擅闖我德克帝都,不知道帝都內禁飛么?」

幾名法王高手,攔住了幾人的去路,氣勢洶洶的說道。

不過,當他們看到朱帥幾人都是凌空飛行的時候,臉色瞬間大變。

凌空飛行,這可是法皇以上強者才可以做到的事情,德克帝國近些年來雖然進步神速,但是法皇以上的強者,也才兩三位而已。

對面一下子出現了五名法皇以上的強者,這樣的陣容,足以瞬間毀滅整個帝都。

幾名法王護衛的瞬間警覺了起來,手掌已經摸上了腰間的信號彈,一旦對方有什麼異常舉動,馬上釋放信號彈,提醒其他人。

不過,看著突然出現在面前,擋住去路的幾名法王強者,朱帥卻是心中一喜。

自己離開德克帝國的時候,法王可以說還是德克帝國之中金字塔尖的存在,幾乎每一位法王高手,都會成為各大勢力的高層存在。

幾年下來,帝都的城牆之上,都出現了法王護衛,這麼說來,德克帝國這些年,發展的還是不錯的。

「抱歉,我們離開帝都,已經有段日子了,不知道帝都現在開始施行了禁飛令,我們這就降落!」

朱帥自然是不會為難這些守衛們,畢竟這就是他們的工作,馬上回了一句之後,打算帶著眾人先行降落,步行入城。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就在朱帥等人準備降落的時候,一道剛毅的聲音,突然從遠處傳來,緊接著,一名身穿金甲的護衛頭領,突然出現。

朱帥的眼神,瞬間緊縮,這位護衛首領,同自己一樣,也是凌空站在天空中,背後,並沒有元素之翼!

強婚之搶得萌妻歸 這名護衛首領,同樣也達到了法皇的級別,雖然只是剛剛突破法皇不久,但是不管怎麼說,都達到了法皇的級別。

自己當初在離開德克帝國的時候,整個德克帝國之中,只有辛柒老祖一名法皇強者,這才短短的不到十年,法皇強者,已經被安排來當守衛了?

那豈不是說,德克帝國內的法皇強者,現在有很多?

朱帥的心中,出現了巨大的波動。

「朱帥?」

可是,等那名法皇強者,掠到近前,看清楚朱帥的臉面之後,卻驚喜的叫了出來。

他竟然認識自己?朱帥趕緊朝著那名法皇看去,心中也一下子興奮了起來。

這名法皇強者,不正是西風學長么?

雖然他的臉頰,與自己離開時,有了很大的變化,現在看上去,更加的成熟,更加的堅毅,但是那輪廓之間,隱隱還可以看出西風學長的樣子。

西風學長,竟然已經突破到法皇級別了!

「西風學長?」

朱帥也十分欣喜的叫了出來,時隔這麼些年,重新看到自己年幼時的朋友,朱帥的心中,不知道是種什麼感覺。

「朱帥!果然是你小子,你還知道回來啊!」

西風學長,見朱帥認出了自己,直接朝著朱帥掠了過來,在朱帥的肩膀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當年,朱帥和西風,在一起戰鬥過,之間的情義,常人並不能夠理解。

只是,在除掉梁家這個巨大的對手之後,朱帥便和莫雷,一同離開了德克帝國,兩人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

現在重新相見,兩人都特別的激動。

「哈哈,西風學長,幾年不見,你這進步這麼快,居然都突破法皇級別了!」

朱帥也興奮的和西風學長,抱在了一起。

「我算什麼啊,你現在的實力,要比我強太多了吧,我都看不清你的真實實力了,剛剛我還以為外敵入侵,正準備打你呢!」

「對了,咱們趕緊回朱家吧,現在的朱家,變化可十分的大呢!」

西風和朱帥閑聊了幾句,這才想起正事來,趕緊帶著朱帥以及母親等人,朝著帝都的內部掠去。

「西風學長,咱們帝都的實力,現在這麼強么?作為法皇強者,你怎麼當起守衛頭領來了?」

一邊走著,朱帥一邊問道。

就算帝都發展迅速,但是這不到十年的時間,應該也培養不出多少法皇來,更不可能讓法皇去當守衛。

所以這其中,一定有著什麼問題。

「你小子厲害啊,這都能猜到。確實,這些年,我一直都呆在朱家,協助朱清族長管理朱家。」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帝都內老是發生一些暗殺事件,暗殺的目標,都是三大家族的一些法王高手。」

「所以朱請族長臨時派我來協助皇室,看能不能將兇手緝拿歸案。」

西風快速的解釋了一番。

原來是這樣!目標是法王高手,難道,還是玄陰長老他們搞的鬼?

就在朱帥與西風說話的這會功夫,幾人已經掠到了一座恢弘的建築物之上,此處的建築,十分的壯闊,一些建築之上,還擦著幾面巨大的旗幟,一個龍飛鳳舞的「朱」字,在上方緩緩飄蕩。

這裡,竟然就是朱家現在的府邸?

看著這裡壯闊的建築,朱帥甚至都不敢相信,短短几年的時間裡,朱家能夠在父親的管理之下,發展到這種程度。

「怎麼樣,朱家的總部,看起來還不錯吧!另外,幾乎整個德克帝國的大城市之中,現在都有朱家的分部。」

「咱們朱家,已經正式成為了帝國三大家族之一了!」

西風十分驕傲的說著,帶著眾人,朝著下方一座最大的建築物掠去。

這裡,正是朱家的議事大廳!

眾人在天空中飛掠的身形,早就被朱家的人發現了,等幾人的身形才剛剛降落,一群朱家的人,馬上就圍了過來。

得知竟然是朱家大名鼎鼎的朱帥回來之後,大家馬上跑著去通報。

不多久,父親朱帥,便著急忙慌的朝著這邊趕來。

朱帥和母親等人,坐在朱家的議事大廳之中,看到父親走進來的一剎那,全部站起身來。

將近十年的時間沒見,父親又蒼老了一些,但是,父親眼中那一抹剛毅的眼神,卻沒有絲毫的改變!

「朱清!」

「彩鳳?!」

父親和母親,只是對視一眼,就很快開始哽咽了起來,一下子抱在了一起,眼中的淚水,不斷的流下。

看著父親和母親緊緊的相擁在了一起,朱帥眼中的淚水,也不由自主的簌簌流下。

父親和母親,本來是相親相愛的兩個人,可是因為種種原因,卻不得不分開二十多年的時間,今日重新相見,兩人激動的心情,根本無法溢於言表。

母親和父親,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誰都沒有繼續說話,但是這種場景之下,無聲,絕對勝過有聲!

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眼中的淚水,唰唰的流著,大殿中的其他人,看著兩人的樣子,也都有種想哭的衝動。

可就在這個時候,又有兩道身形,如同風一樣,刮進了大殿。

「朱帥!你還知道回來啊!」

兩道身影,一進入大殿,就猛地撞進了朱帥的懷中,毫無疑問,兩人正是玉瑤和雪絨!

一左一右,緊緊的抱著玉瑤和雪絨,朱帥的心中,滿是愧疚。

自己這次,離開了足足將近十年的時間,但是這些年以來,玉瑤和雪絨一直都呆在家中,這樣朱帥,十分的愧疚。

但是不管怎麼說,自己現在都回來了,以後,大家就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永遠都不會再分開!

整個朱家的議事廳,現在都陷入了一陣喜悅的氣氛當中,經過最開始的激動不已之後,大家的情緒,也都漸漸的穩定了下來。

一家人這才坐在一起,慢慢的閑聊了起來。

而月檬玉瑤以及母親等人,也都在互相介紹之下,全部相互認識。

看著坐在大殿之中的一群人,朱帥的臉頰,微微的有些紅潤。

靜兒、月檬、娜美、玉瑤、雪絨,五個女孩現在正坐在一起,其樂融融的互相聊著天,但是看著五個女孩子,朱帥的心中,無比的幸福。

希望她們今後,能夠好好的相處,自己也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不會讓任何一個女孩子受到任何的委屈。

既然選擇在一起了,自己就要對她們好! 朱帥返回德克帝國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帝都。

一些新來帝都的人,還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好奇為什麼現在大街上都在傳著朱帥的名字,滿頭的霧水。

但是帝都的老居民,以及那些當初參加過圍剿梁家行動的人,回想著那個青稚幼嫩的臉龐,似乎當年的熱血,再次沸騰起來一樣。

而沈家的家主沈蓮叔叔,洛家的洛安叔叔等人,紛紛帶著禮物,來到朱帥,和朱帥敘舊攀談。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