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5 日 0 Comments

為了一種調味料而導致自家戰士病死在路上,這樣的事情周公旦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那個方國可曾說過,這種蔗糖是用什麼東西製作的?」

眼見強搶不行,周公旦也只能選擇換一種更加溫和的方式來獲取蔗糖的秘密。

「不曾。」

沃操搖了搖頭道。

這次沃操倒沒有說謊,在他和商離交談的過程中,商離確實不曾提到過蔗糖的製作方式。

當然,沃操也知道,如果僅僅只是如此的話,是絕對無法打消周公旦心中獲取蔗糖製作方法的念頭的,當即繼續編造借口道:

「下臣也曾經試探性地問過,不過那個國家的人對此諱莫如深,始終不肯在這個話題上多談,因此下臣以為,此事必定是該國的絕密,該國是絕對不可能將其拿出來交易的。」 一場突如其來的襲擊,讓整個咸安城,險些徹底毀掉,同時也徹底改變了整個天下的格局。

不過,這種變化,最開始的時候,還並不明顯。

因為這場仙戰的緣故,年祭之後祭典,自然是取消了。咸安城外,那座每年都會燃起的火焰的報春台,過往萬年,從來沒出現過問題。但是今年,這座報春台,已經被打成了虛無,自然無法再燃起今年的報春火。

往年,都是咸安城的這座報春台,燃起火焰的時候,其他大離十界內各府的報春火,同時燃起,證明咸安城一切安好,預示了這一年的風調雨順。但今年,當各地依例舉行過年祭祭典之後,報春台上,卻無火焰燃起。

於是,所有人都知道,咸安城肯定是出了大問題了。

天亮之後,咸安城這邊,第一時間開始派人收拾城裡的殘局。同時有很多返虛高手聯起手來,打算在咸安城外已經化為混沌的戰場內,開闢一條安全的道路,至少要保證咸安城和外界的暢通。

這種事情,自然不容易。但好在當下咸安城內,高手眾多,幾大聖地的使團,也急著離開京城。所以僅僅半日之後,臨近黃昏,這條通道便已經被徹底開闢了出來。

普通鍊氣期的修者,還是無法自行通過這條通道,但化靈期以上修者,已經無礙了。

至此,咸安城終於和外面恢復了聯繫。幾大聖地的使節,也紛紛前來此行,連過夜都懶得等,直接離開了咸安城。

對此,大離官方,也沒有任何不滿,甚至巴不得他們趕緊離開。

要知道,當下的咸安城,已經沒了玉皇坐鎮。雖然還有很多後手,咸安城麾下的頂尖高手,也有很多坐鎮城內。但說到底,讓各大使團那麼多返虛留在城內,總歸有可能會出現一些禍事,還不如讓他們早早離開。

這倒不是咸安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實實在在的事實。在昨夜那場仙戰勝利之後,便有人趁著城內混亂,做了很多事情。甚至咸安城內有些要害部門,都遭到了襲擊,原因各異。而這些襲擊背後,肯定是有幾大聖地的使團在搗鬼,只是不確定是哪一家或者哪幾家罷了。

等到幾大聖地的使團,和很多前來咸安城朝賀的一流門派的使團,全都離開之後,第二日,咸安城開始直接宣布軍管,徹底戒嚴。

負責此事的,便是曾經負責瀟湘前線的名將、如今的首輔大人毅王爺離祚。

宣布軍管之後,這位毅王爺,開始以自己獨有的鐵血手腕,收拾咸安城裡的爛攤子。不得不說,昔日離祚的人屠之名,真不是白給的。在短暫的鎮壓和梳理之後,咸安城很快就恢復了秩序。

但要想徹底恢復正常,看看外面那座足以讓封號真人都灰飛煙滅的戰場,估計沒有幾年是做不到了。

在離祚宣布軍管的同時,咸安城後宮,一座普普通通的小菜園內,一場無聲的對峙,也在展開。

一方,是已經修為儘是的皇帝陛下,離禎。

而另一方,則是曾在那個天下十強榜單上,排名第四的墨貂寺。

或許,如今應該稱其為天下第三了。

「我只是個奴才,生死只在陛下一念之間。不管陛下讓不讓我活,我都沒有意見。」

面對修為已經盡去的皇帝離禎,這位如今的天下第三,咸安城內最強的看門人,仍是沒有半點不敬之色。但同時,似乎也沒有多少畏懼。

彷彿已經看淡了生死一樣。

「沒了玉皇,以後想要控制影衛,實在太難。尤其是有你在的影衛,太過鋒利,可以殺敵,但也容易傷己。」

對於皇帝陛下的這番話,墨貂寺沒有任何回應,只是沉默不語,低頭看著自己的那一方小菜畦。

真是生機盎然啊。

不知道,自己以後還有沒有看到它們成熟的那一天了。

世人皆知,影衛是大離朝廷手中,最強大的一柄利劍。每一個影子,都是最好的刺客和密探,一張有無數影子構築成的大網,將整個修真界囊括其中。而有資格使用影衛的,只有皇帝陛下本人。

沒有人知道,實際上,影衛真正的負責人,便是這位新任天下第三。墨貂寺,便是傳聞中那位十三院首,影衛的最高負責人,影首大人。

但是,隨著玉皇在昨夜那場仙戰當中,徹底損毀,這柄利劍,開始逐漸不受控制了。

影衛之中,墨貂寺擔任影首,而其他幾位副影首,其實同樣是宮裡的人。影衛內身份最高的一批人,全部需要寄託己身神魂於玉皇,再由皇帝本人執掌玉皇,這是過往萬年來的慣例。如此一來,影衛最上層的那一批人,就相當於是大離皇帝的修奴。不管如何強大,哪怕強成墨貂寺這樣,皇帝陛下一樣可以一念殺之。

這是一種法則。

但是,隨著玉皇的毀滅。如今的離禎,雖然仍有這樣的能力。但是,下一任皇帝,註定無法繼承。哪怕墨貂寺和幾位副院首,願意以神魂本源投效,任其為主,或者發下大道誓言之類的,都不算絕對安全。到了墨貂寺這個層次,這些手段,他都有能力斬斷這種聯繫。

沒了玉皇,下一任的大離皇帝,該如何使用影衛這柄利劍?

離禎忽然一聲長嘆。

可惜,他只剩下了三年壽元。

若是時間再長一點,哪怕再給他十年,他也能徹底解決這些問題。

三年,太短了。

「希望你好自為之。景平視你如師父,你知道。以後大離會以最高的禮節待你,除皇帝本人之外,再無人可以指揮你。但你要記得,你的命,是今天朕給你留下的。」

「是。」

已經天下第三的老貂寺,向皇帝陛下躬身行禮,看不出任何錶情。

其實,他只是在想自己的菜畦里的菜,明年還會不會長得這麼旺盛。

……

隨著咸安城遇襲的消息,徹底傳遍天下,整個修真界乃至蠻荒,都掀起了軒然大波。

已經上萬年沒有遇襲的咸安城,怎得就會差點被滅了?

正當大家還在消化這個消息的時候,一場更大的風暴,已經開始襲來。

西南,本就已經佔領了大半的炎州的落霞島和兩劍山,悍然出兵,將整個炎州徹底瓜分。而且,在炎州被瓜分之後,將大量戰部布置在炎州東側,一副要繼續東進,進攻兩江和雷州的樣子。

為了防備落霞島、兩劍山聯軍的攻擊,大離四大名將之一的老將張香濤,奉命北上,暫時坐鎮於兩江西北,同時調集來大量戰部,展開對峙。雙方氣氛極其緊張,一副即將全面開戰的樣子。

而在兩江以南,沒了張香濤這位名將坐鎮的留川河防線,底氣頓時顯得不足。趁著張香濤前往兩江西北的時候,派遣大量戰部,將原本由留川河戰部佔領的雲莽地區,一舉收復。在這個過程中,所有留川河戰部,根據張香濤的指示,直接選擇後退,退回留川河防線以北,並未和天玄宗發生大的戰事。

而在雲莽西部,落霞島同樣選擇了退讓,將原本佔領的雲莽地區,悉數交出。

至此,天玄宗徹底收復雲莽。

接下來,天玄宗派遣大量戰部,駐守在留川河南岸,和留川河戍守戰部,隔河展開對峙。不過雙方卻又都沒有進一步的行動,總得來說,局勢要比兩江西北部那邊緩和很多。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天玄宗的兩大名將,這次都沒有北上。老牌名將王虎臣,一直坐鎮南方的麗水河畔。在王虎臣的指揮下,一條幾乎完全由靈晶法寶打造的防線,開始逐漸成型。而新名將田卓,在雲莽大致平定之後,則是暫時返回了天玄山,據說是開始閉關苦修了。

至於雲莽和瀟湘接壤的一線,情況也差不多。沒了毅王爺離祚的瀟湘鐵血戰部,選擇徹底撤出雲莽,退回瀟湘修鍊界固守防線。而天玄宗方面,在收復了雲莽全界之後,也沒有進一步逼迫。

如果說,當下天玄宗、落霞島和兩劍山,還只是和大離朝廷關係緊張的話。那麼修真界西部,可就是真的全面開戰了。

這場戰爭,來的出乎意料,來的讓所有人都覺得莫名其妙。

在各大聖地使團,紛紛回到自家地盤之後。西北的天九宮,和北域的御靈宗,直接公開宣布結盟。結盟之後,兩家聖地當即拍板,組建成了一支聯軍。只不過,這支聯軍的進攻目標,不是近在咫尺的靈州,也不是和御靈宗接壤最大的雲州,而是處於修真界最西邊的珈藍寺!

這場戰爭的發生,就讓人覺得莫名其妙。幾大聖地當中,珈藍寺之期算是人緣最好的一個。而且珈藍寺地處西漠,跟御靈宗壓根就不沾邊,兩家聖地平素也並無仇怨。如果御靈宗想要進攻珈藍寺的話,戰部幾乎需要橫跨整個西北,才能打得著珈藍寺。

如果說,天九宮進攻珈藍寺的話,大家或許還能理解,畢竟這兩家聖地近在咫尺。可是你御靈宗一塊上場,到底圖個啥?退一萬步講,就算這場戰事真的打贏了,好處也是天九宮佔了,和你御靈宗有何關係?

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這場莫名其妙的戰事,始一開始,就進入了白熱化的狀態。從戰爭的進行來看,御靈宗不但下場參戰,而且還瘋了一樣去進攻西漠,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傾盡全力。在御靈宗高層的指揮下,大量戰部橫跨整個西北,遠征西漠。所有進入西漠的御靈宗戰部,幾乎到了不死絕就絕不撤退的地步。

就在西漠被聯軍進攻的同時,駐守靈州西北的名將米晟,竟是直接發動攻擊。雖然沒有和天九宮正面宣戰,但雙方的戰部開始戰鬥,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米晟的一舉一動,彷彿是在給西漠的珈藍寺減輕壓力一樣,讓人覺得更加匪夷所思。

北方,極北之地,冰原修鍊界,在那場仙戰之後,曾經擋在冰原和其他修鍊界的那道禁制,忽然消失不見。冰原修鍊界,第一次全面打開大門,迎接其他修鍊界修者的到來。同時,冰原修鍊界的修者,也開始走出冰原,出現在其他修鍊界。

除了外圍一片焦頭爛額之外,大離直轄的十界,或者說九界內部,亦是戰亂不斷。各個地方上,豪傑並起,開始先後擺脫大離官府的轄制,逐漸走向自治。這其中,鬧得最凶的,恐怕就要數玉州修鍊界了。自當年玉州宗門聯盟宣布自治之後,這一次,玉州宗門聯盟,直接宣布獨立!

非但如此,玉州宗門聯盟,還糾集戰部,進入林州境內,向林州方向擴張的意圖,昭然若揭。

就在所有人覺得,林州即將徹底糜爛的時候,又一個令人想象不到的消息,忽然傳遍天下。

遠東修鍊界樂北亭,忽然派遣大量整編戰部,進入林州支援。面對來勢洶洶的玉州宗門聯盟,這位遠東將軍兼經略使,竟是絲毫不退讓,直接選擇了開戰。更讓大家沒想到的是,戰事開啟之後,玉州方面竟是節節敗退。直到退回玉州本土之後,才算穩住腳跟,雙方再次展開了對峙。

在此之前,沒有人能想到,這位出身流匪、自身修為低弱,一路似乎只靠攀附權貴上位的遠東樂北亭,竟然這麼厲害。一出手,便影響了整個修真界的大勢。

相比修真界這邊的逐漸混亂,妖族那邊,混亂程度反倒是有減弱的趨勢。隨著幾個超級大勢力的成型,整個蠻荒被近乎徹底瓜分。在此之後,幾大聯盟開始固守已有的地盤。如此一來,蠻荒內部的局勢,倒是漸漸有了平息的跡象。

唯一例外的,就是海域那邊了。之前吞海鯨一族,一直在進攻東海,而且戰果斐然。但自從那場仙戰之後,沒了極道仙兵的吞海鯨一族,似乎銳氣盡失。而東海聯盟方面,反倒是越戰越勇,一口氣打了好幾個大勝仗,收復了不少海域。

一連串的變故,提醒兩座天下一個事實。

一個嶄新的時代,已經拉開的帷幕。

除非有人證道成仙,方可平定這場亂世風波。

。 夜深人靜。

星網上,從不缺乏泡在網絡上的夜貓子,季柚歪頭就睡著了,但她店鋪一上新,卻第一時間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青釉大師雖然從不露面,她的店鋪,除了簡單的一排貨架,以及幾條板凳外,沒有任何的裝潢,顯得十分樸實無華,但這樣的簡陋店鋪,掛着青釉大師的名號,並不缺乏人氣。

當店鋪貨架刷新之後,第一時間,無數的夜貓子被驚動了。

某美女直播間,圍攏著幾千號的男觀眾,美女主播穿着娃娃裙,戴着貓耳朵,正扭動着腰肢,跳着甜美、可愛,還充滿誘惑的舞蹈——

「謝謝A哥哥的鮮花。」

「謝謝B哥哥的蛋糕。」

「謝謝C哥哥的穿雲箭!哥哥么么扎……」美女主播一邊跳,一邊噘嘴,向台下比著心,就在這時——

嘩啦~

人群竟然一鬨而散。

美女主播:「???」

旁邊,助手問:「還跳不?」

聽到智能系統的消息提示音,明白過來,主播嘴角一僵,將腦袋上的貓耳朵往地上一摔:「還跳個屁啊,搶魂器去!」

一群負心漢,嘴裏喊著愛她愛她到天荒地老,一遇到青釉大師魂器上新,就露出了真面目。

呸!

渣男!

某擂台賽。

選手A與選手B正打得難捨難分,勝負難料,就在一陣提示音響起的那一刻,選手A與選手B互相對視一眼,竟然同時道:「我認輸。」

接着,兩人扔下觀眾,拔腿就跑。

底下觀眾:「喂,你倆咋回事?」

下一秒,觀眾們紛紛臉色一變,啥都不管,抬腳就追。

與季柚相隔不遠的某間宿舍內,一張柔軟大床上,四仰八叉,睡得毫無形象的盛清顏,忽然被一陣刺耳的鬧鐘吵醒,他正要罵娘,神色忽然一陣清明:「哇哦……人家的青釉大師喊人家起床了哦。」

盛清顏火急火燎爬起來,進入星網。

……

每一個關注青釉大師店鋪的人,在深夜的這一刻,全都出動了,大家第一時間進入星網,衝進青釉大師的小店。

然後。

發現自己已經去晚了,青釉大師的店鋪,圍得水泄不通,漫山遍野,全都是人,不過星網店鋪是採用的摺疊空間,只要開通摺疊空間,比如開通500萬、1000萬、1億……沒有達到開通人數之前,都可以容納得下。

青釉小店,在程煜的建議之下,季柚還是忍痛開通了可容納100億人流量的摺疊空間,所以,來得人很多,很兇猛,但也只有不到1000萬,小店的客容量足夠容納得下。

盛清顏是來得最早的一批,他第一時間衝到店鋪里,啥都沒有看清,閉着眼就選擇了購買!

甭管青釉大師賣什麼,過往的經歷告訴大家,哪怕青釉大師買的垃圾,是廢品,那也絕對不會被坑。

所以,完全可以閉着眼睛買。

且,想要買青釉店鋪的東西,拼的就是手速,就是單身300年的那種手速,也不一定搶的過別人。不過,盛清顏很有信心,別人用單身300年的手速,他用的是單身3000年的手速,咳咳……

衝進店鋪的那一瞬間,盛清顏很有信心自己一定購買成功了,事實上,他的確購買成功了。

懷着激動、顫抖、雀躍的心,盛清顏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購買頁面,發現已經購買成功。

他整個人一蹦三尺高!

太棒了!

下一秒,盛清顏才發現有點奇怪,怎麼周圍全部都是喜極而泣的聲音,這些人都是瘋了嗎?

「天啦擼,我搶到了!」

「我也搶到了!」

「我我我……媽媽耶,我竟然搶到了青釉大師的魂器,我發誓這雙手我要堅持100年都不洗!」

盛清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