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都說完了嗎?」張青雲皺眉說道。劉翔宇愕然,正準備說話,辦公室周傳芳推門。

「張書記,那個,」周傳芳臉色有些惶急,不過一看辦公室有其他人,他又顯得有些顧忌。

「有事直接說,鬼鬼祟祟幹啥?」張青雲道。

「是,這個」周傳芳拿著一份東西進來,張青雲接過到手中膘了一眼,臉色甚是難看。

「劉所長你也閱一下吧!」張青雲道。劉翔宇站起身來,湊過來用眼睛膘了一下,臉色霎時蒼白。

「這事你知道吧!為什麼不早彙報?」張青雲站起身來厲聲喝道。

「這都是當初金書記在的時候欠下了,我確實聽聞過,不過這都三年了,永順建築公司怎麼在這個節骨眼上蹦出來了呢?。劉翔宇弱弱的說道。

張青雲擺擺手止住了他的話頭,掏出一根煙點上望向窗外,一語不。周傳芳送來的是一張法院傳票,原告是雍平縣永順建築有限公司。

被告就是月全鎮政府。

張青雲敏銳的感覺到這事不簡單,內面水有點深。沒有人推波助瀾,給永順建築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將月全鎮政府告上法院。

永順建築背後的人張青雲看不清楚,但是指定簡單不了,這是一筆鎮道路改造工程欠款,敏感的很。前月全黨委書記金論書指定脫不了

「。丁」丁!」桌上的電話響起,張青雲一動不動,周傳芳忍不住提醒道:「張書記,電蔣」。

張青雲跨步上前抓起電話道:「哪位?」

「是青雲書記嗎?永順建築的事你這邊收到消息了嗎?不要弄成這樣嘛!」說曹操,曹操到。電話里傳來金論書的聲音,他停頓了一下,繼續道:「縣裡的意思還、是希望你們雙方能心平氣和的坐下來談談。我聽說永順的周總來過月全幾次,你都沒接見他。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嘛!縣裡給月全撥了力o多萬的柑橘款,你看是不是抽調一部分出和」

「金主任,您說縣裡的意思,是黃書記的意思還是厲縣長的意思。」張青雲不咸不淡的說道。

對方立刻啞口,半晌才道:「我也只是提醒你而已,當然具體怎麼處理,還需要你們班子討論。我個人認為這事真鬧到法庭上,影響肯定會極其惡劣。月全安定團結的局面不易,不要毀於這件小事啊!」

「謝謝金主任提醒,我們鎮黨委、政府會慎重考慮這個問題。」

「嘭!」一聲,張青雲將電話砸在了桌上,金論書這哪裡是提醒,根本就是施壓。他自己好大喜功,欠下一屁股債,現在反過來威脅替他擦屁股的人,虧他也說得出口。還真當自己好欺負了,要鬧到法庭上,自己日子難過,你金論書屁股就能幹凈?

「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把永順建築的資料給我調過來?」張青雲沖周傳芳道,心情糟,語氣當然不好。

周傳芳自認到霉,連忙轉身準備出門,張青雲長吸一口氣,道:「順便電話約一下永順的那個周昌國,明天晚上吧!地方你定!」

永順建築公司,雍平縣建築行業龍頭企業,嘔年改制被武德市人周昌國私人買了。周昌國做的第一筆生意就是月全鎮道路改建工程,張青雲有些納悶,這個工程當初是縣裡招標的,最後屎盆子怎就扣到了月全鎮的頭上了。這裡面七彎八拐的東西確實太多,他一時也弄不清。

周傳芳安排的地方是雍平銀座酒店,張青雲到了地兒才注意到,一時心情有些不好。

「怎麼安排到這個地方?北城那邊不是更方便嗎?。張豐雲瓮聲道。

「這是周昌國周總的意思。說銀座酒店現在是縣裡的接待賓館,場面正式一點。」周傳芳道。

張青雲臉色一陰,心中霎時敞亮了不少,這個周昌國和銀座酒店十有**有點什麼關係,約自己在這個地方見面,是想給自己一個難堪吧?看來這傢伙和吳鵬都和金論書走得有點近。

「小馬掉頭!去縣昌達律師事務所!」張青雲青著臉說道。他一眼,周傳芳渾身一激靈。他也是老官場,這中間的東西也明白一化七八八,他以前是金論書的老將,這個身份太敏感。

「你給我帶個話給那個周昌國,告訴他,嘔年當時永順建築公司還沒有沒有路橋資質,我對這次招標有疑點。另外,款項我們月全鎮可以拿。不過我懷疑這個工程質量有問題,你要他斟酌著辦吧!」張青雲幽幽的說道,眼睛卻望向了窗外。

周傳芳的心不斷的往下沉,張青雲的性子他最清楚不過了,典型的外圓內方,看他這架勢是火了,這一把火能否燒到自己暫時還不得而知。

求月票,本書現在在粥名,名次有點靠後!有月票的兄弟,砸點票票吧!另,感謝不死必滅兄弟慷慨打賞,南華有了一個舵主級別的粉絲,謝謝!騷騷豬兄弟升為弟子,一併些了。 我師父林正英是僵尸 南華很高興!呵呵,) 到家。耿霜歡快得像一隻小鳥。張青雲心中舒坦了雅」丙人當然免不了親熱一番,光陰如箭,轉眼兩人又已經分開一個多月

路橋官司水有多深張青雲現在還摸不到底,但是既然對方如此咄咄逼人,張青雲也不是省油的燈,當然最主要的是月全鎮財政沒有錢,與其低聲下氣的去求人,還不如乾脆反客為主,把水攪渾點。

不過只過一個晚上,張青雲才知道自己判讀錯了,各路電話響個不停。先是金論書來電話,語氣很是不好,讓張青雲不冷不熱的頂了回去。

接著陳雲山來電話,說得比較含糊,但是意思很明確,要張青雲慎重,不要被人家當槍使。

緊接著縣黨委領導班子王平、柳青、楊傑紛紛的來電話,說得更含糊,好似是聊天,但是總會無意中帶過月全道路維護工程的事兒,其中示警的味道很明顯。

張青雲才察覺事情可能有些不妙。這段時間自己窩在月全沒來縣城溜達,縣裡各方勢力角逐的情況自己不了解,這一下估計踩到漩渦上了。月全可能只是人家的一碟小菜,這事的真相可能是縣裡各個大佬在角力。

清早,張青雲便來到縣委院子,蹬蹬蹬上樓就遇到了金論書,金論書的一雙眼睛還是不太好使,隔一丈遠都沒有看見張青雲。直接給了他一個無視。

敲黃愕山的門。良久內面才傳來迴音,推開門張青雲心裡一沉,書記的臉色陰得可怕。

「你很喜歡打官司嗎?奐然質疑永順建築的資質,對招標有疑點,你為什麼乾脆不說我們這些人貪了人家的錢吶?。黃嵩山冷聲說道。

張青雲臉色變的有些白,不知道自己摘到了他的那根神經,竟然惹他了如此大的火。

「你喜歡來硬的就去查吧?我明確告訴你1我黃嵩山不怕你查!你屁顛屁顛的跑到縣委幹什麼?你應該去檢察院,紀委!」黃嵩山越說越。

張青雲呆若木雞。見黃嵩山越說扯得越遠連忙道:「黃嵩山,您消消氣,這事是我魯莽了,不了解情況就亂來了。可是您也知道,月全的財政狀況確實沒能力還上這筆款子

黃嵩山直直的盯著張青雲看,好似要將他看透,兩人就保持著這樣的姿勢,張青雲不敢稍動。

「我還是這句話。自己惹下的事自己去處理,我沒有什麼支援你的。你出去吧!」黃嵩山良久才道,語氣依然不善1不過臉上的神色緩和了不少。

張青雲站著沒動,正準備問清楚點,黃嵩山雙眼一翻,怒聲道:「怎麼了?你還想干擾我工作啊?出去!」

灰溜溜從黃嵩山辦公室出來,張青雲臉色有些難看,用眼睛餘光看到樓梯拐角處金論書正朝這邊望,臉上的神色很陰,看來他事先知道情況,專門等著看笑話呢!

下了樓,張青雲隱隱看到對面政府那邊厲網辦公室的門好像虛掩著,他心裡一動。連忙走了上去。

厲網果然在。腦袋正埋在一大堆文件中,很投入。

「。丁」丁,叮!」張青雲敲了敲開著的門,厲剛才抬起頭來。一看到張青雲,臉上立刻春風化雨,站起身來熱情的道:「青雲?好小小子,真是你呀!來,來,來,坐!你看看,晃眼我們已經幾個月沒見。

「還不都是因為您工作忙?很想去栗子坪看看,那邊現在應該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了吧!小。張青雲恭聲說道。

厲網擺擺手。取笑張青雲拍馬屁,不過臉上笑容很燦爛,看來這幾個,月栗子坪有了成績。仔細打量厲網,張青雲現他清瘦了一些,皮膚也黑了不少,看來這段時間,他確實吃了點苦。

「青雲吶,你也是很不錯啊!上次合同的事你可是在縣裡大大的露了一把臉」。厲網笑道。

張青雲當然也免不了客氣一番,也乘機把月全目前展的情況給他做了一個彙報,厲網聽得很仔細,不時的點點頭。

「我聽說你聳近惹上了麻煩,對吧?你今天來縣城就是為這事吧」。厲剛道。

張青雲點點頭。厲網的臉色漸漸陰了下來:「最近幾年雍平也確實搞得不像個樣子。很多幹部好大喜功,胡亂投資,呆賬壞賬一籮筐,這不是害人嗎?

就說那個永順建築就令人生疑嘛!嘔年他網改制,底子那麼薄弱,怎麼可能拿到那麼大的工剩武副縣長上次在常委會上就提到了這。

張青雲如墜冰窖,手腳冰涼。心想難怪自己稍微動動黃嵩山反應就如此激烈,自己還真一不小心踩漩渦上了。厲網這段話很白,說的是武德之,實際情況很有可能是他和武德之已經默契了。要拿這一類的事情說事,聯合起來給黃

想想也不難理解,這連續幾次縣裡的角逐黃嵩山都獲利最大!今年政府這邊干出了點成績。而且財政又緊張,可謂底氣也有,借口也有,這個時候厲網和武德之當然要出手撈點東西,可是他們這一鬧不要緊,自己一下處在了風口浪尖。

從厲剛辦公室出來。張青雲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武德之好算計,可謂一石二鳥,既可以打壓自己,又可以朝黃嵩山施壓。

最後臨走時,厲網的幾句話也很耐人尋味,表面上是支持自己,實際上是想拿自己當槍使。一念及此,張青雲心裡堵得慌,棋子啊,棋子!官場上混,一不小心就會成為人家的棋子。

拿起手機,張青雲撥了一個電話,接電話的是周傳芳。

「周主任,請律師的事先放一放!」張青雲淡淡的說道。

「那怎麼處理?把柑楠資金抽一點出來應一下急嗎?」周傳芳謹慎的說道。

「哪裡還有錢?我問過劉宇翔了,賬上一共就幾十萬塊錢。全給他們也只是一個零頭!」張青雲沒好氣的說道,人家既然敢找自己叫板,那指定是有依仗,幾十萬塊錢砸過去,反而讓人家覺得你好欺負,與其這樣,乾脆一毛不拔,最壞的情況就是上法庭。

張青雲是看出來了。這爭鬥的兩方是掐起來了,厲網武德之要查內情,黃嵩山擺出一副清者自清的樣子,對永順建築不聞不問。讓他們胡鬧!不過張青雲心裡還是有疑惑,那就是究竟是誰在永順路橋背後推波助瀾,弄得自己兩邊不是人,這不像武德之的手法。

等!拖!這是張青雲現在能夠想到的唯一辦法,但願這事能夠善了,張青雲只能求天幫忙。這種被動的感覺,他很不喜歡,歸根到底還是自己的分量輕了。

「嘀!嘀!」兩聲喇叭。一輛三紊越野吉普從張青雲身邊滑過,吱!一聲停了下來。

「哎喲!這不是張主任。哦,不對!不對!是張書記才對!,小車門打開,下面下來兩人。其中一個腆著大肚子大大咧咧的說道。

張青雲眼中精芒一閃。猛然聚焦,萬爽!他想起了這個人。

看來這傢伙最近可能混得不錯,肚子又大了一圈。人走茶涼這話果然沒錯,自己沒在縣委幹了,這傢伙就神奇活現起來了。自己離任后,這縣委接待單位終究還是落到了他的地盤,他不會小心眼到要找自己示威吧?

「來,來,張書記!介紹你認識一下,這位便是永順建築的老總周昌國先生!現在你一方諸侯。見你一面可不容易啊!有幾次想請你吃飯,王主任都沒找到人。」萬爽道,語氣還算得當,不過眉宇間諂娓的味道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卑不亢。

如果張青雲沒見過這傢伙的嘴臉,還可能真被他糊弄了,但是現在他清楚,萬爽所謂的不卑不亢其實就是一種隱形的示威。

張青雲笑了笑,眼睛看向萬爽旁邊的一位兄弟,的出頭,很清瘦,也很高。和萬爽站在一起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鹿鼎記》內面的胖瘦頭陀,因為兩人的面容都長的很有特點小。

「你好!張書記,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周昌國伸出手來道,一口武德腔,語氣有些生分。

張青雲伸手和他握了一下沒做聲,只是微眯著眼睛看著他,張青雲不相信什麼巧合,從神色就可以看出這個周昌國不是善男信女,果然,見張青雲態度有些淡。周昌國馬上露出了本來面目,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我有幾句忠告給張書記,那就是您最好不要來硬的,欠債還錢自古以來天經地義,這官司打平去對你沒有好處!小,

張青雲冷冷一笑。盡最大的力量使自己語氣平穩,道:「你應該去政協或者人大去爭個席位。做生意不太適合你!憑你現在這種身份,想對黨委政府工作指手畫腳,哼,還不行!」

周昌國的臉色陰了下來,他沒料到張青雲如此強硬,一旁的萬爽涎著臉正準備打一下圓場。可是一看到張青雲那飄忽的眼神,他沒敢說出。

周昌國和萬爽悻悻走後,張青雲猛的一腳踢在路邊的柵欄上,虎落平陽被犬欺,人一倒霉啥人都敢朝你頭上爬。

「叔叔!您可不能破壞公物,這櫥欄是保護花池的」

張青雲臉一青,正準備火,卻看見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真看著自己,胸前是鮮艷的紅領巾。一雙會說話的眸子正一愣不愣的看著自己。張青雲啞然失笑。自己這是跟誰生氣呢?心裡一下暢快了不少。) 澡們看。日軍好像在撤蛋呢,「林容仁忽然指著前叩凹

果然,日軍撤退了。

「這是怎麼回事。這才剛剛開始就撤退。日本人的腦子是不是有病?」歐陽明很不解。

「長官,隨便他們,有病更好。」吳昆倒是長長出了口氣說道。

而此時日軍步兵33混成旅團的森野步兵大隊大隊長森野長青大佐正在指揮部里氣的大罵,原來中**隊的裝甲霹靂師的一個團,在正面展開激戰的時候,經開始從另一側突破日軍防線,狂攻福山,森野長青大佐不得不回防福山。中國士兵得以繼續前進。

一天後。也就是。月號,中**隊開始投入到福山的進攻。2號。中國士兵攻佔福山。

歐陽明坐著裝甲車進入了滿目瘡瘦的福山。士兵們已經可以看到廣島的屋頂了。士兵們顯得非常興奮,廣島唾手可得,再過兩天日本就將被征服,士兵就可以回家了」

遠處炮聲隆隆。中國士兵士兵異常興奮,從這裡坐戰車一個小時便可以到達廣島了。

「戰爭就要結束了」歐陽明輕輕呼出了一口氣。「我說,歐陽明,你可以歇歇了,當心明天起不來。」半睡半醒的袁偉提醒了一下歐陽明。

白天對福山的進攻,他接連狙殺日軍的六個機槍射手和三個彈著點觀察員,讓日軍的好幾門大炮成了瞎子。不過他也是累的夠嗆。

林容仁也有點累了,他打了一個哈欠,走過去拍了拍歐陽明:「長官,您也該睡了。過兩天,天,就是對廣島的總攻了。」

「嗯,你們看那邊,不知道是誰來了。那麼大的排場。」歐陽明指了指一條馬路上,幾輛滿載著荷槍實彈的士兵的卡車開了過來,然後又是大批的軍官坐著吉普來了。軍銜看不太清,馬路上燈火輝煌,還有奏樂隊。奏響了中國國歌。

「不會是咱們師長來了吧?」歐陽明,林容仁,吳民都湊了過來。

「他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排場?」

「不可能的,會不會是領袖。」歐陽明說道。

「天,歐陽明。不要那麼天真嘛,領袖要來也不來這個鬼地方。」

嚴超在走廊里大叫:「士兵們,趕緊出去到對面的馬路集合,咱們軍官總司令司徒耀上將要來了。」

「折騰個人吶」袁偉埋怨著道。

士兵們集合好了。一大片。前面還有不少軍官,嚴超。師長都在其中。

一輛黑色汽車停在了馬路中央,一個少校首先下車開門,然後敬了個標準的舉手禮。車裡面走出了一個身穿灰黑色大衣。頭戴大蓋帽,手扶上將軍刀的軍官司徒耀上將。

「敬禮!」軍官們紛紛抬起了胳膊,士兵們都挺直了腰板,立正。

司徒耀上將還了禮。一個少將首先走上前去:「歡迎您,上將。」

司徒耀同他握了握手:「你們推進的很快啊,我們的軍隊只要再堅持一下,敵人就會想我們低頭了。」

「那是自然。」一個少將說道。然後師長走了過去,遞給他一個望遠鏡:「您可以登上塔樓看看小您可以看到廣島的屋頂了。」

「我聽說了。」司徒耀上將笑著接過望遠鏡,登上了塔樓,果然看到了廣島:「看到了,我終於看到廣島了。」上將顯得非常激動。然後他俯下身去朝下面的士兵大喊:「弟兄們,我知道你們的難處。攻下廣島時,就是數不盡的物資送過來的時候。我們明天就發動對廣島的總攻,把這個城市從地圖上抹掉。」

奏樂團始終奏著雄壯的樂曲,士兵們先前的抱怨都沒有了,他們高唱軍樂,像著了魔一樣大喊:「萬歲!!萬歲!!」

天逐漸亮了起來,士兵們並沒有感覺到暖意,唯一能讓他們感到振奮的是今天就要對廣島發動總攻了。

士兵們整裝待發,戰車就在鎮子外面候著。

天上飛過了一批又一批的飛標…

。月2日,中**隊先頭部隊進入廣島!而最先衝進去的,依舊是已經升任為營長的嚴超所指揮的一個營的兵力。

「日軍來了,開火!「衝進廣島的歐陽明命令吳民。

機槍射擊了,剛衝到面前的的十幾名日軍都被突突掉了。

中國士兵士兵像窗外瘋狂開火。日軍對這個被中國士兵佔據的建築物的第一次反攻被打退了。2。秒后,頂多2。秒,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狂呼:「天皇萬歲!!帝國萬歲!!」日軍士兵發動了第二次攻擊。

歐陽明朝林容仁大叫起來:「林容仁!林容仁!日軍在下面的廣場架設了機槍。」

「沒問題!」林容仁衝到窗口,瞄準了機槍射手,一槍把他的腦袋打開了花。隨後他憑藉傑出的判斷力,殺死了還沒有跑過來的副射手。

一陣暴風雨般的子彈射了過來,林容仁的鋼盔飛了,打在了槍壁上。

「躲一躲,躲一躲!」歐陽明大喊打破。

有人踹房間的門,歐陽明頓時轉過身來。對這門掃了一通,把上面打了五個窟窿眼。外面傳出了倒地的聲音。

「啊」中國士兵一個回頭看的副射手口吐鮮血到在了地上。門上又多了五個窟窿。

「長官,您這招他們也會。」林容仁邊打邊說道。袁偉已經衝到吳民旁邊接替副射手。

門被踹了個。稀爛,門框那裡伸出了一支衝鋒槍。日軍朝裡面掃射。萬幸的是衝鋒槍不太容易被一隻手操控。子彈打得漫天亂飛沒傷到人。

歐陽明朝外面丟了一顆手榴彈,然後又被丟還回來,一個中國士兵士兵像鏟球一樣把手榴彈鏟回了門外,隨後門外面露出了一雙靴子。那個衝鋒槍手到了。

林容仁偷偷的摸到牆邊,想看看外面還有沒有人,他看到了樓梯旁邊的一個日軍,那個日軍也看見了他並且搶先扣動了扳機。

子彈打在了牆上,那個士兵口吐鮮血滾下了樓梯。林容仁朝歐陽明炫耀似的笑了一下:「我的槍法沒有狙擊鏡也一樣准。」

樓下想起了喊殺聲,原來三樓房間里有一批中國士兵藏在了儲藏室里。他們殺出來了。

「袁偉,林容仁,快去支援樓下。這裡不缺人手了。」歐陽明命令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