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從鎮南宗出來,北上加入玄武宗的,大有人在,比如草蘆峰弟子,比如火殿的周揚、莫來,等等。

從而玄霜、厚圖,不一定就會被盤根究底的審查。雖說,發生了鎮南宗仵珩等人叛變之事。

周揚,莫來,目前修為達到了低階靈武境。

兩人就站在玄霜和厚圖的旁邊。畢竟都來自鎮南宗,且玄霜曾是鎮南宗水殿殿主、厚圖曾是鎮南宗土殿殿主。

除了周揚和莫來,還是不少昔日的鎮南宗弟子,也跟玄霜、厚圖站在同一片區。

感覺到玄霜似乎有些緊張,莫來向她投去關心的目光,出聲道:「霜姨,您是不是不適應魔獸的腥臭味?」

多體貼的孩子啊!

的確是個極其合理的掩飾借口。雖說尚相距十里,魔獸群所散發的腥臭味,卻濃濃刺鼻。

玄霜點點頭,擠出些笑容。同時,不經意的望了厚圖一眼。

兩人雖然年紀、修為差不多,但厚圖畢竟是男人,所以要比玄霜顯得鎮定。

不過某一刻,莫來怔了怔。隨即,很快強行平復下來,不讓身邊人看出端倪。

剛剛莫來,突然收到莫非的傳音,「你我同姓莫,淵源便不去盤了,看在這一點上,我提醒你一句,勿與玄霜、厚圖走的太近。他倆能當上水殿土殿殿主,想必跟白眉老祖的關係不會太淺,而白眉老祖,本姓獨孤。另外,火殿殿主仵珩,木殿殿主蒼木,金殿殿主無傷,及火殿長老無暨、藍南風,火殿弟子潘九安、潘八方、潘武、霸風、李通、藍開,土殿弟子熊傅,以及藍南風藍氏一脈的藍南地、藍南雲、藍穆邛、藍箭,皆已叛變,此刻身在木鹿城內。」

稍後莫來望向周揚,神色平常,露出些許笑容,說道:「揚子,去跟麗兒師妹靠近點,一旦開打,也好照應著她。」

周揚微微紅臉,瞪了莫來一眼道:「別哪壺不開提哪壺。」

「怎就不開了?」玄霜笑著插話道:「男孩子要主動點,千萬別錯過了。」

這個話題不錯,玄霜也正需要些不痛不癢的說話,來掩飾心裡的緊張。

「就是啊!霜姨說的對極了!」

莫來伸手搭在周揚的肩膀上,帶動他往麗兒所在的方向走,一邊鼓勵道:「走吧!怕啥?師兄弟給你去壯膽。」

說完莫來望向幾個同齡人。都是些來自鎮南宗的。

「揚子放開膽子!有師兄弟給你壯膽!」

那幾人笑嘻嘻的捧場,邁步跟了過來。根本就是在起鬨,覺得看看熱鬧也不錯,正好緩解一下大戰前夕的壓抑感。

電網大師 周揚一路翻白眼。

也不知道,莫來到底哪根筋不對,沒事找事搞出這麼一出,讓人好尷尬的。

雖說自己的確喜歡麗兒師妹,可八字還沒一撇,誰知道麗兒師妹心裡怎麼想?

麗兒跟周揚、莫來等人不屬於同一位長老門下,從而站在玄武宗大方陣中的另一長老方陣,與周揚、莫來等人原本所在的地方,相隔了兩個長老方陣。

待繞過第一個長老方陣之後,莫來放緩腳步,以心念聲告訴周揚,仵珩等人叛變之事,以及莫非的善意提醒。

隨後同來的幾人,也收到了莫來的心念聲。跟周揚的反應一樣,紛紛變了臉色。

去了麗兒所在的長老方陣之後,儘管被那個方陣師兄師弟的敵意給包裹,莫來、周揚等人再沒離開。

繞向木鹿城南邊的十一名銀甲,一直保持著與木鹿城的南城牆相距十多里。

經南邊,最後到達木鹿城的西南角。

西南角的城牆內,有一座小城堡。這個巨弩陣地,是馭山的第一個目標。

最為危險的範圍,為距離巨弩陣地五里之內,兩里之外。

只要進入兩里以內,便到了射擊盲區。

意味著,需要賭運氣穿越三里。

大師兄莫非說道:「我在前面開路,所有人依次排在我身後,緊隨我移動。」

二師姐施落搖搖頭,欲言又止。

馭山眉頭緊鎖,思慮了一會,開口道:「巨弩威力兇猛,恐怕對玄尊也能形成不小的傷害,大師兄一路盾擋過去,消耗必然極大。」

稍作停頓,馭山接著道:「大師兄,不如所有人都進入我的護腕空間草原秘境吧。我一個人穿越巨弩射擊區,反倒更加靈巧。」

「小師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嗎?」莫非確認道。

施落、元圓、烏苗苗一臉擔心,很不願意。

遒叴、馭土、隗隇同時望向馭山,感觸到馭山十分果決,便沒說什麼。

談化、琅穹、鋥致默默搖頭,顯然不支持,不願意自己等人隱藏,而讓小師弟冒險。

馭山點頭道:「大師兄放心,我有把握。再說,也不是第一次闖巨弩陣地了。那些操控巨弩的大力士,神魂弱小,無需先封禁他們的經脈,我能直接施展『神魂禁咒』制馭他們。」 莫非想了想,問道:「進入護腕空間后,我的神識能否感知外界?能感知多遠距離?」

馭山回道:「嬋兒教了我一門秘法,可以給身在護腕空間中的人,開放探出神識的通路感知外界,且感知距離,與平時差別不大。」

說完,沒耽擱,馭山意念一動,將所有人納入護腕空間草原秘境。

一來馭山果決行事,毫不拖泥帶水。

二來所有人沒作抗拒。

不然,並非馭山想將誰納入護腕空間,就可以做到的。

莫非等人出現在草原秘境之際,看到漪兒處於入定修鍊狀態。卻看到鳳嬋兒(鳳凌天)向著草原的邊緣,飄飄遠去。不過,也沒有多想,畢竟鳳嬋兒是這個空間護腕的原主人。

馭山更沒有注意到有何異常,心思全在為穿越巨弩封鎖線做準備。

將銀甲卸下來收入咫尺之物后,馭山從咫尺之物中,取出一件陳舊淡灰色的布衣穿上,好讓自己的身影盡量不那麼顯眼,以混淆敵人的視線。

接著運行「心念甲」,在體表加持一層防護。

隨後腳下加速,身形飛掠出去。

負責守衛西南角巨弩陣地的巨人團長,耳邊響起一道玄尊傳音,「下令射擊,有敵靠近。」

下一刻巨人團長自己也捕捉到了,七八里開外由遠至近的身影,於是立馬抬手,指向目標區域,下令射擊。

對巨人團長神識傳音提醒的玄尊,藏身於木鹿城西城牆一帶,乃是魂巫教的一名護法,九重玄尊。

不過他並沒有貿然出手。因為隱隱感應到南邊遠處有更強大的存在,正向這邊移動。

馭山一路急掠。

某一刻,身形剛一挪開,撲哧一聲,背後有一桿鐵標槍插地。

略略回頭一看,整桿標槍只剩下尾部一小節露出地面。

緊接著,無數黑點呼嘯而至,鋪天蓋地。

馭山目光微凝,瞬間進入絕對冷靜的狀態,入微感知標槍的落點,尋找空隙所在。

整個過程不容偏差絲毫,否則必將喪生於大面積覆蓋的箭雨之中。

巨弩的恐怖之處,在於殺傷力極大,能傷到玄尊。打擊方式跟弓箭差不多,大面積覆蓋。一旦覆蓋面積達到方圓數里,那便連玄尊也沒轍,只能在縫隙中求生存,別想瞬移脫離打擊範圍,除非移動速度能比射擊速度更快個幾倍,但即便是玄尊,也做不到這一點。

一時間馭山的速度慢下來不少。

耳邊呼嘯聲急促,時不時鐵標槍擦身而過。

護腕空間草原秘境中,所有人屏住呼吸,緊張萬分。

這一刻,就連大師兄莫非也後悔了,覺得自己不該答應小師弟的。

但事已至此,此刻做出任何行動,都是在給小師弟添亂。

其實馭山只給大師兄、二師姐、三師姐,開放了神識探出護腕空間感知外界。

不過,從施落和元圓無比擔憂、萬分緊張的神色,可以感覺得出,此刻馭山的處境有多危險。

馭山每往前移動數十丈,都極其不易。

雖說整個過程只是一到兩息之間,但稍有不慎,一步判斷偏差,後果將不堪設想。

亦幸好,那名藏身於西城牆的魂巫教護法,被人給牽制了。否則,他只需略作干擾,馭山絕對承受不住。

隨著馭山的身形前移,五里,四里,三里,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巨弩打擊最危險地帶。同時,也是馭山能有效施展「神魂禁咒」的最遠距離。

這一刻,馭山心如止水,在判斷出一處空隙之際,身形閃了過去。

一邊閃動,一邊快速開啟冰原能量庫通道,落到目標位置時,左手揮向前上空,打出一記冰封手。

瞬間,冰幕湧起。

下一刻,前上空百丈範圍,虛空冰凍,冰層厚達數丈,徐徐下墜。

馭山猛然加速,在冰層下方奔跑。

冰層上咔嚓咔嚓響動,同一時間,數十桿鐵標槍扎入冰層。

跑出七八十丈,馭山再次打出一記冰封手。

待前上空冰層形成,便以最快的速度,移動到新冰層的下方,抓緊時間,雙腳發力,崩開地面,身軀往地下陷入,直到深達一個人的身高。

隨後馭山抬手向上遞出一掌,御風掌。

風力綿柔,用以延緩冰層下墜的速度。

接著馭山穩住心神,外放神識,神識探向巨弩陣地,鎖定那些弱智大力士。

「馭」、「魂」、「咒」,三個字隨著神識,進入那些大力士的眉心,紫府,觸及神魂,植入神魂之中。

巨弩陣地共有大力士一萬,第一批,操作巨弩正射擊冰層區域的千餘人,突然獃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隨後,一批接著一批,獃滯往更多大力士擴散。

極品小神醫 見一片接著一片巨弩不再發射,巨人團長暴怒吼叫,掄起重斧,一連劈殺了好幾個大力士。

然而無論他如何吼叫恐嚇劈殺,那些大力士一動也不動,就像機器失靈了似的。

當一萬大力士全部失靈,馭山的身影已經到了城牆下。

馭山沒有上城牆,而是繞到西邊,沿著西城牆,急速向北移動。

西城牆城門口一帶,城牆內,某隱蔽處,三個黑斗篷人隨意站著,地上蹲著一個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正是那名魂巫教護法,九重玄尊,而此刻,他卻淪落到靈力被封禁,如同毫無修為的普通人。

從城門外經過的馭山,心田響起岳父大人的聲音,「山兒,往這邊施展一次『神魂禁咒』。」

馭山愣了一下,緊接著欣喜萬分。同時,神識移動了過去。

嘿嘿!活捉了一個玄尊!

不但岳父大人秦情傾在,還有觀海真人、西嶽真人,也在。

婚期渺渺隨遠而安 三位長輩居然,一襲黑色斗篷!裹頭掩面的!

如此裝扮,岳父大人且先不說,可兩位真人…

為了保護小輩,兩位真人竟,毫不在意會不會有損自身的威嚴形象。

一時間馭山心中無比溫暖。

稍後,馭山的身影遠去,距離西北角巨弩陣地越來越近。

蹲在地上的玄尊老者,名叫摩烕。

摩烕站了起來,對著三位黑斗篷人欠身行禮,然後快速走向木鹿城中心區。

當馭山,令西北角巨弩陣地徹底失靈時,木鹿城中心區大禮堂內,又出現三名九重玄尊級別的老者,修為全失,蹲在地上。這三名老者,其中一人負責鎮守城中心,最先被制服,另外兩人一個從北城牆東段過來、一個從南城牆東段過來,被那個於西城門認馭山為主的老者摩烕,給引到大禮堂來的。

隨後馭山收到岳父大人的通知,一路偷偷摸摸來到大禮堂。

至此,魂巫教的四大護法,摩羅,摩烕,摩蘇,摩咭,兩位老者、兩位老嫗,全部在馭山面前自稱老奴。

四大護法以摩羅為首,正是坐鎮城中心大禮堂的那位。

摩羅一開始對摩烕怨恨不已,想來,若非摩咭叛變充當掩護,即便面對兩位真人,那也未必就會毫無反抗之力,至少能向教主發出救援信號。

不過當自身也被馭山施以「神魂禁咒」制馭之後,摩羅沒得怨恨了,完全體會到了摩烕的那種身不由己。

西南角巨弩陣地的異動,早已被摩烕壓住。

摩烕傳音給那巨人團長,說,一個敵方斥候,無需太過緊張,並告誡,不可再劈殺操作巨弩的大力士。

負責守衛西北角巨弩陣地的巨人團長,發現了城牆下有人移動,沒來得及上報,便收到摩烕的傳音。摩烕也是說,一個敵方斥候,無需太過緊張。

不得不說,摩烕是個關鍵人物,一切都從他被制服開始。

花了點時間,馭山換上了魂巫教護法旗下門人的服飾。

魂巫教雖以黑袍為標準宗服,但表面上看起來大致相同的黑袍,其實各有區別,一脈跟一脈不同,內部便於識別,外人難以輕易混入。 愛上契約新娘 倘若穿著這一脈標誌的黑袍,出現在另一脈的區域,立馬就會被發現。倘若穿著這一脈標誌的黑袍,出現在這一脈的區域,那便都是熟人,陌生面孔混不過去。

秦情傾,觀海真人,西嶽真人,老早就將黑斗笠換成了黑袍,護法旗下門人的那種。

四大護法帶著四個隨從,去北城牆東段打了轉。

在距離東北角巨弩陣地三里開外的地方,停留了一會,然後返回城中心。

快到城中心時,轉向了南邊,又去南城牆東段打了個轉。

在距離西南角巨弩陣地三里開外的地方,也停留了一會,完后,返回了城中心大禮堂。

空閑了下來,馭山向摩羅詢問飛行魔獸那邊的情況。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