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魔犬王不像那羣小弟們土不垃圾的,全身黑毛,如墨一般,在月光下泛着金屬光澤。魔犬王長吼一聲,後爪蹬地,半空一竄,竄起五六米,閃電般撲向錢多。

錢多向旁一閃,卻沒有躲開,錢多衝昏頭腦劇痛,傾斜白光。

“媽的!太快,還讓不讓人活了,比我還快?”

錢多心裏罵了無數遍遊戲開發者的祖宗,選擇原地復活。

錢多剛一出現,便被魔犬王送回,他只好生死之間去用蠱惑人心,終於他的蠱惑人心在半小時後蠱惑成功。

錢多帶魔犬王向25級獨角銀狼的領地進發,一邊走,還不停的對着魔犬王用蠱惑人心,沒蠱惑住的話,錢多就前功盡棄了。

走了半小時的路,終於遠遠的看到獨角銀狼三五成羣的玩耍,完全沒感到死亡的臨近。

快到的時候,錢多三竄兩竄,衝到獨角銀狼面前,導遊旗舉起,對着一隻落單的獨角銀狼猛戳了一下,獨角銀狼慘嗷了一聲,錢多躲在魔犬王的身後。

聽到同伴的呼叫,獨角銀狼全向錢多衝來,對於他們來說,一對致對外,是生存的不二法則

錢多則忍着狼爪抓在身上的劇痛,藏在魔犬王的身邊。

魔犬王在蠱惑人心的作用下,大顯BOSS級怪物的威力,對着敢撒野的獨角銀狼,左右開弓,一爪下去,獨角銀狼便再也起不來了,匍匐在地上苟延殘喘着。

魔犬王不去管他,又攻擊下一隻,另一隻倒下的時候,前一隻便被砸成一堆材料。

錢多坐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右手導遊旗緊揮,給魔犬王加着蠱惑人心,他連撿裝備的功夫都沒有,也不想撿這種垃圾裝備。

錢多在短短的一個鐘頭裏,便升到27級,要知道《味道》中是每一級經驗是上一級的兩倍,魔犬王的實力是可怖的。

由於魔犬王的努力,近萬隻獨角銀狼,幾裏的獨角銀狼領地,還根獨角銀狼的毛都看不到了。

而魔犬王的血也減到了1/10,錢多知道這時,很有可能會被激怒。

錢多看到新手村最高級的獨角銀狼都死光光了,長嘆一聲,人只能靠自己。錢多對着魔犬王的肚子就是一下,強制一點傷害,攻擊的同時魔犬王的蠱惑人心被解除。

魔犬王怒目而視,對着錢多就是一抓,錢多便化作白光,錢多復活的同時又給魔犬王一下。

隨後的幾個小時,錢多開始了被魔犬王蹂躪的生涯,往往魔犬王打錢多一下,錢多便掛,錢多在這半秒裏只能還給魔犬王一下

天光放亮時,魔犬王的血只剩一點點了,讓錢多認爲再粘一下,便會倒,但錢多粘了上百下,還沒倒,掛的反而是他。

錢多更加賣力的對付魔犬王,魔犬王突然消滅在錢多的視線,等錢多反應過來時,已經在復活大殿中了,再次選擇原地復活。

錢多便看到魔犬王在他的身後,急忙一個瞬間移動,隨機移動出十多米,逃出魔犬王的攻擊範圍。

魔犬王也再次消失,等它出現時,對着錢多的背後又是一爪,把錢多化作一道白光。

錢多再次進遊戲時,一個瞬移移出了二十多米的距離,忙記下點。等魔犬王也瞬間移動到達錢多身後的時候,錢多立刻瞬移動到其他位置。

一躲,一追,一人一怪,像玩捉迷藏一樣,一來一往,好不熱鬧。雖然錢多大多數時會慘死在魔犬王的爪下,但錢多還是不停的瞬間移動。

錢多見又刷出了一千來只獨角銀狼,便又對着緊追不捨的魔犬王用了一個蠱惑人心,還好一次成功。

錢多從魔犬王的爪子下,鑽出來,跑到上前,打了下銀狼,魔犬王又撲向成羣擁的銀狼。

等魔犬王再次把銀狼清場後,錢多便不再用蠱惑人心,對着魔犬王就是一下,他也在死亡的白光中復活,瞬間移動,轉身,對着緊隨其後的魔犬王又是一下。

錢多忙打開導遊旗,移出50多米,幾乎同時,魔犬王出現在錢多身後五米處,錢多上前一衝,賞給魔犬王一下,又再次飛走。

錢多通過多次試驗,才弄清魔犬王最大移動距離是50米,掌握了規律後,攻擊、躲藏是遊刃有餘。

可沒過了幾分鐘,錢多全身一痛,便又回到了遊戲大殿,錢多再次進入遊戲,才知道死在魔犬王的技能‘飛牙’之下,錢多頭又大了三圈,躲是躲不了了,硬拼吧。

再次死亡復活後,錢多並沒移動,而是等魔犬王來攻擊,好像魔犬王的飛牙有冷卻時間,魔犬王沒有用飛牙,而是直接移動到錢多的身後,把錢多化作白光。

一想到BOSS錢多眼前一亮,怎麼把寵物小蝶忘了,該這傢伙出馬了,這些日子錢多隻管獨自打怪,連寶貝寵物都給忘了。

錢多忙把小蝶叫出,同時慘死在魔犬王的爪下。

等錢多再次進入遊戲時,魔犬王倒在地上抽搐了幾下,便化作一堆裝備,寵物小蝶一下便把魔犬王掛掉了。

錢多撿起魔犬王掉的一套魔犬套裝、幾個金幣外加那個黑得發亮的魔犬牙,自戀一般狂笑起來。

一直嘮叨的不放它來玩的小蝶渾身發冷,不等錢多召回,便又躲回包裹中去了,任憑錢多怎麼叫,也不再出來。

錢多也從系統幫助那得知,高階寵物是能自動回去的,只是不能自動出來而已。

錢多打開導遊旗,便飛到了NPC蘭大叔的裝備店,把導遊旗和魔犬牙交給蘭大叔。

蘭大叔左手平託導遊旗,右手拿起魔犬牙,他的手上出現一團白色火焰,導遊旗和魔犬牙在他手中變得透明起來,直到如液體一般在手中流淌,蘭大叔才大吼一聲:“給錢!”,雙手交織,導遊旗便同魔犬牙流在一起。

魔犬牙如一條游魚相似,在導遊旗中游走,直到完全溶化,同導遊旗融爲一體。

等白色的火焰熄滅後,一把閃閃發亮的銀色導遊旗躺在蘭大叔的手中,錢多想抓起看看,卻被蘭大叔藏在身後。

“死亡公式,給錢。”蘭大叔說道。

“不會吧。不是免費嗎?”錢多氣得蹦起一人多高。

“普通的魔犬牙不收費,可你這是魔犬王掉魔犬牙,當然,因爲你的原因,我才從高級鐵匠升到宗師級鐵匠,給你打一折,給一千萬好了。”蘭大叔笑嘻嘻的說道。

“啊!升級下武器,要一千萬,吃人吧。”錢多臉上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別騙我,我知道你有一千萬。”蘭大叔不停揮動着導遊旗,一副不爲所動的樣子。

“真的沒有,我才七百萬啊。”錢多歇斯里底的喊道。

“別忘了,才材料也是錢啊。”蘭大叔笑道。

“我看看。”錢多是知道材料可以賣錢的。

木頭10萬,寶石5萬,金屬8萬,魔犬牙10萬個,等等,魔犬牙,怎麼會?錢多看到這全是灰色魔犬牙。

錢多才知道他上了系統的當,打個魔犬便能掉個魔犬牙,他卻足足殺了10萬隻。

“給你。”錢多氣呼呼的把全部材料甩給了蘭大叔,看着他那奸笑的樣子,恨不得給他包圍的臉上畫個烏龜。

“好了,夠了,這些材料就能頂了,給你吧!”蘭大叔把導遊旗給了錢多,一腳把錢多踹出裝備店。

錢多叫罵着,從地上爬起,看起銀色導遊旗來,銀色導遊旗:攻擊+3,防禦+3,技能固化,其他技能未開啓。

“K,花了四天的時間,攻擊才長了2點。”錢多把導遊旗攥得吱吱響。

“我要去子鼠城了,大城市的MM等我,我來了!”蘭大叔笑着逃之夭夭。

錢多的技能如下:蠱惑人心 3級10/10000 加成3%,戰嚎 3級10/10000 加成3%,瞬間移動3級10/10000 加成3%,體力強化2級1/1000 加成2%

這時,錢多遊戲倉中的那盞紅燈閃動起來,遊戲外有人叫他,錢多把導遊旗收好,便退出了遊戲。 “臭小子,高級遊戲倉運來了,收吧!真不知道你哪來的狗屎運,老天爺啊!真沒天理了。”田地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

“那是桃花運擋也擋不住!謝了,放裏屋吧。”錢多指了指他的房間。

成仁公司的工作人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長高2.5米的遊戲倉擠進錢多的房間,幫錢多調試着。

“對了,以前的遊戲倉回收麼?”錢多指着那個普通遊戲倉。

成仁公司的客服人員笑道:“遊戲倉可以多人使用,你可以找朋友來玩啊。我們要收回的話,要折舊收回,你這個算一折吧。”

“算了!算了,還不如賣破爛值錢呢!我朋友多得狠?田地,給你老婆用吧,肥水不流外人田麼?”

錢多湊了過來,見田地躲瘟神似的閃到一旁,又道:“別不高興,讓嫂子用,是看得起你。拜託你們快些裝好,有些等不急了。”

“恩。”

一名技術人員爬從高級遊戲倉裏爬出,點了下頭,客服人員讓錢多收籤之後,便告辭離開。

7月份的北方小城,在陽光的烘烤,顯得威力十足,又加上汗味、煙味還有小孩的屎尿氣,整個火車站外讓錢多透不過氣來。

錢多灌了半瓶礦泉水後,長吸了口氣,才覺得好了一些:“胖子!怎麼還不來,美女再好,我的忍耐也是有了限的。”

“再等等!看再有10分鐘,從BJ開來的火車就進站了。”田地把摺扇煽得呼響,把整好的上衣也解下兩個釦子來。

錢多看着田地那樣子,忍不住笑起來,田園這小子真是椰風擋住啊!發情期的動物們。

平常連上課都穿着吊帶背心的田地,今天是西裝革履,如果不是汗已經把白襯衫浸透,一定會讓人以爲是哪個年輕的老闆。

在兩人已近11點的時候,錢多才看到田地老婆那同樣胖大的身軀從裏面晃出,巨大的包裹像小雞仔一般被她拎在手裏,還不時得向田地揮動一下手。

見到常芳,才知道與田地定是一家,從這塊頭上就能看出,想必兩人從唐朝而來極品好男兒。

錢多嘻嘻一笑,接過一個小包裹,才道:“嫂夫人,新房準備好了,對了聽說有絕色美女同行,怎沒看見人啊。”

“你是錢多吧,果然像田地說得,一肚子男盜女娼,這不就在我身後呢。”常芳說着閃出一道路來。

錢多一見之下,忙把包裹從那個人手中接過,噓寒問暖起來。

來人嬌小的身軀剛纔完全隱在田地老婆身後,烏黑的秀髮上點綴着支粉晶髮卡,清秀雙眸楚楚動人,藍色的齊胸小褂,米黃色的短褲勾勒出迷人的身材,一雙粉紅色的小涼鞋,塗着粉紅色指甲油的腳指從中露出,顯得嬌小可愛。

“喂,沒見過美女麼?”女孩把錢多的左手甩開,狠狠瞪了他一眼。

“見過,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可愛的小姐,能賞光共飲下午荼麼?當然是田地請客。”錢多很牛氣的拍了下胸。

“嘻嘻!好啊,先請我一杯橙汁吧。”女孩大方伸出中指,氣得錢多臉都綠了。

錢多沒好氣的說道:“行!一宿多少錢。”

笑容凝固在夢雅的臉上,伸手給了錢多一個耳光,卻被錢多把手攢住,不管她怎麼反抗,還被錢多拿在手裏親了七八下。

田地見兩人剛見面就鬧僵,便同常芳不住的打圓場,夢雅、錢多兩人冷哼了一聲,才把後腦勺給了對方。

忍受不住常芳的怒火攻擊,錢多從掏田地的口袋翻出一張十元小鈔,一路小跑衝進自動售貨機,砸出幾四灌可樂來,其他人都躲得遠遠地,生怕惹禍上身。

“給!”錢多把三灌被捏扁的可樂,自己還拿着一灌完好的喝了起來。

田地把錢多敲得亂竄,這才讓夢雅的臉色緩和下來。

這時,整個出站口的人都看神經病似的注視着他們,更有好事者想報警,卻撥打了119眼。田地很是狼狽地生拉硬拽着錢多逃出車站,攔下一輛出租車,田地是好話說盡才把夢雅一同勸上了車,向校旁租住的二室一廳衝去。

“請進!就等衆美女來收拾了。”田地從門口的垃圾的犄角,把一大串鑰匙鏈翻出,找起房門鑰匙來。

“是豬窩吧?”常芳盯着田地問道。

“不是豬窩,是耗子窩!”夢雅用手帕擋住從垃圾筐裏那嗆人的氣味。

“啊!”兩女生惡狠狠地瞪了錢多一眼,手中的手絹連臉都捂住了,原來在垃圾堆裏找到了一個安全套。

錢多奸笑兩聲,也不解釋自己還是極品處男,一把奪過鑰匙,咣得一腳,把報復性的房門踢開,隨着兩女生一哆嗦,從屋裏飄出一陣清香,整潔的屋子被擦得一塵不染。

兩位女生張大的嘴,足可以放進兩個雞蛋去。

“如何,嘻嘻!這可是錢多的功勞。”田地用手指着錢多的鼻子,笑道。

錢多牛氣的把後腦甩給了他們,搶先一步,坐在沙發上,冷漠得看着田地吃力把兩個大包裹拉進屋子。

“你怎麼這樣。”常芳不由的埋怨起錢多來。

錢多嘿嘿一笑,翹起二郎腳,發出舒服的**聲,過了一會兒,才道:“去你的,沒有女朋友的人,也有人權吧。

田地讓兩位女孩坐下,從冰箱裏翻出錢多早上凍好的綠豆湯,讓兩位美女享用。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