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林蔚然終於笑出了聲,禍害了誰。放跑了誰,曾經的他總是想把這一切都置辦的很有條理,可結果卻並非他想象的那樣的美好,或許感情這回事兒就從沒什麼井井有條,那既然如此,把能禍害的都禍害了,把不用放跑的也都禍害了?男人都有一個後宮的夢想,林蔚然也是如此。

他轉身往道路的一側走:「你先回酒店吧。」

鄭恩娜:「你幹什麼去?」

林蔚然難得開了個玩笑,留給鄭恩娜一個背影。沿著長街開始走動:「找良家婦女。」

鄭恩娜可不是吃素的,愣了一下,當街用日語大吼:「注意安全,別給自己的將來惹麻煩!健康和後代傳承是最重要的!」

林蔚然停下,回頭看向這個當初的女孩。

鄭恩娜對她揮了揮手,洒脫的上了車。

獨自被留在街上的林蔚然往四處看了看,發現不但沒人望過來,甚至都沒誰撇他一眼。

日本果然是一個充滿了禮儀的國度。

……

「個人物品,個人物品。還是個人物品,保證個人物品之後其餘的公司都會處理,大家不要慌慢慢來。。。」

思鄉之情往往會帶來充足的動力,少女時代的姑娘們收拾起行李那叫一個效率。價值不菲的各品牌服飾猶如地攤貨那般被塞進皮箱,已經準備好機場時尚的姑娘們似乎不打算再繼續去準備箱子內的時尚。

對動物來說,每次遷徙都是兵荒馬亂。

「一、二、三。。。秀妍呢?她人呢?」管理員大吼起來。

比起其他人的房間鄭秀妍這兒顯然要亂上一個等級。不說公主大人沒有收拾房間的習慣,最近發生的一系列問題也足以讓她焦頭爛額。一場痛快的交易似乎演變成永恆的夢魘,每當鄭秀妍想要狠心的扔出錄音筆。擁抱新生活的時候,林蔚然那張毫無表情的臉總會印在她的腦海里。

到底有沒有這麼簡單?

交出這個東西會不會掉進更深的陷阱?

同意了他的條件,無論未來林允兒和金泰妍發生了什麼,自己是不是都沒了說話的權利?

患得患失之下,公主大人猶猶豫豫。

這段時間韓國那邊也發生了不少事,身為一家之主的老爸似乎是想證明自己的能力,天天早出晚歸,到處籌錢,平日里把自己那金牌當成鄭家老三的老媽也開始想找個地方『賣兒賣女』,十五億的沉重負擔壓在一家人身上,每個人都想盡心儘力,可小富之家能承受的終究有個極限,在已經花費大筆金錢投資的前提下,再拿出一筆巨款,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能力。

現在,就看鄭秀妍的了。

把錄音筆一賣,拿著林蔚然給他的戒指回到韓國,反正也是他提出的建議,不如就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林允兒和金泰妍?她們不是喜歡這個男人嗎?說不定她們原本就做好了共事一夫的打算,你在這操什麼心?

「秀妍?」李安東推門進來,鄭秀妍一下緩過了神,她匆匆關上那放著錄音筆的抽屜,盡量讓自己的行動不那麼可疑。

「李室長。」

「大家就要走了,你這準備的還好?」

李安東環顧室內,亂雖然是亂,但收拾好的行李已經被放在一旁了。

「準備好了,我這就走。」鄭秀妍起身,手邊的紙袋變成了累贅,裡面的東西不說價值連城,卻也是混不過海關的奢侈品。現在這些東西的稅金就夠她喝一壺,更別提過關時還可能被媒體發現。

林蔚然真的陰損到家了,給一個姑娘這麼多戒指,她在日本賣不出去,又帶不回韓國,更不能對別人去說。還要時刻擔心這些東西被突然丟了。。。當真是焦頭爛額。

「本來是打算等你回到韓國后再告訴你這個好消息,公司決定批准你的申請,而且不會在合約上進行改動。」

「真的?」這一刻鄭秀妍真想上去抱著這大叔親一口,因為這是她這段時間來接到的唯一好消息。

李安東笑著點了點頭:「你也別太興奮,公司會根據銀行利率跟你計算利息,到時候你要是不努力,這錢夠你還一陣了。」

「努力,我一定努力!」鄭秀妍霎時間躊躇滿志,提起背包,拉起行李:「go,回韓國!」

李安東跟著提醒:「可別忘了東西。」

鄭秀妍把那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兩人出了門,房間里重新安靜下來,錄音筆鄭秀妍沒有帶走,那天用來交易的筆記本更是被鄭秀妍丟在原地。

只想著快點離開日本的鄭秀妍並不知道,她用來交易的那個郵箱里正躺著一封郵件,對方開價有五億的音頻此時已經一文不值。

交易取消。

急著離開的鄭秀妍並沒有看到這條訊息。 楚歌拎著敖天扔給他的麻袋,臉上的笑容那叫一個得意。

別人修鍊數載,他只需吃藥升級,這想著心裡是一場的爽。

「小黑,快出來,看看吃什麼升級比較快!」楚歌拍了兩下金屬護腕,呼叫小黑出來。

沒過多久小黑便從金屬護腕中閃出,雖然是第二次看到敖天的麻袋,但是小黑心中依舊忍不住震驚。

在這個世界上,能帶著這麼多丹藥的人,除了丹師,就算是仇怨極多的散修也沒有。

可是這敖天偏偏企卻不是丹師,至少從見面到現在,小黑從來沒有見過敖天煉丹,在他身上也沒有感受到任何的靈火之氣。

敖天很可能是龍族後裔,收集寶貝是龍族特有的習慣,不過……這些丹藥放在高傲的龍族嚴重,似乎並不算什麼。

自己無償幫助楚歌是因為前輩交代,這個敖天,看似是為了尋找居所,混吃混喝,但仔細想想,以他的實力,想要得到楚歌所給的,簡直易如反掌。

總之在小黑心裡,敖天這個人太過神秘,雖然這陣子沒有看出什麼,但他依舊是一個極其不穩定的因素。

「小黑,喂!說話啊!你不說,免得我待會兒吃到毒藥,把自己給毒死了。」楚歌看著思考中的小黑沒好氣的說道。

這裡丹藥多到數不清,萬一吃到毒藥,楚歌還不得完全傻眼。

「就算是吃到毒藥,這其中也一定有解藥。你怕什麼!」小黑說著,從麻袋裡找出一個碧玉瓶子扔給了楚歌,「這個吃了,每次煉化一粒,不可多食。」

楚歌拿起瓶子看了看上面的名字,「乾元丹?有什麼用?」

「乾元丹已經是品階不低的丹藥,服用之後,不僅會增強真氣,就算不能完全吸收也可以幫你打通一些堵塞未通的經脈。」

楚歌一聽這話樂了,「那我吃一顆能夠升到多少級?」

「你這小子真夠混蛋的!是不是網路遊戲玩多了?」小黑冷哼一聲。「凡人本就是這世間底端的動物之一。修真也是逆天而行,福緣與危機並存,每一次境界的提升都異常的困難,到了你嘴中卻成了簡單的升級二字!」

「看來你也挺接地氣的哈。連網路遊戲都知道。」楚歌咧嘴笑著說道。

看來自己這話算是白說了。小黑無奈的嘆了口氣。

修真一途。看似福利眾多,但是福利的背後隱藏更多的是危機。

每一次境界的提升看似得到了不小的好處,但是如果失敗。不僅得不到好處,而且很可能減低境界。

減低境界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運氣差一些,更是會經脈斷裂,永生無法修鍊,當然,還有運氣更差的,直接見了閻王。

所以才會用突破一詞,來形容每次境界的提升。

其實這也不能怪楚歌,雖然他現在的修為已經是一名合格的修者,但是畢竟他從小生長在科學社會,沒有經過修真世界環境的熏陶。

「小子,服用乾元丹之前,必須沉心靜氣,收起你的雜念,不然出了問題,可別怪我!」小黑對著楚歌說道。

楚歌點了點頭,也收起了開玩笑的心思。

盤卧在地的楚歌,閉上了雙眸,鼻吸口呼,讓自己的心進入清凈的狀態。

等到差不多了,楚歌這才拿出乾元丹吞入了口中。

乾元丹入口即化,變成縷縷暖流,透過經脈,漸漸的沉澱在楚歌的丹田。

楚歌運轉千字口訣的心法,引動乾元丹化成的一縷縷真氣,在經脈之中遊走煉化,納為己有。

過了一會兒,楚歌便睜開了眼睛,皺起眉頭,看著小黑說道:「我怎麼感覺,我的境界似乎並沒有提升?」

小黑的眉頭也是緊鎖,「修為是有提升,不過很小很小……」

楚歌原本就是星璇初期巔峰的修為,可以說,距離星璇中期只有一層薄紙罷了。

吞食一顆乾元丹,完全可以讓他突破到星璇中期。

但是現在……除了真氣少量的提升以外,楚歌的修為沒有任何變化。

「這丹藥該不會是假冒偽劣產品吧?」楚歌看著乾元丹的瓶子有些無語的說道。

小黑卻搖了搖頭,「不,乾元丹是真的,而且是六星以上的精品乾元丹。」

丹藥不僅分品階,而且每種丹藥又會從中劃分星級,星級分為一至九星,其中一至三星為普通丹藥,三至六星為高等丹藥,七至九星為精品。

敖天的這瓶乾元丹,全都是六星以上的精品,如今楚歌吞食之後效果比回靈散還要差,這已經不是奇怪二字可以形容,完全可以說是詭異!

「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聽到小黑的話,楚歌更加疑惑了。

小黑沒有回答楚歌的問題,而是從碧玉瓶子中又取出了兩顆乾元丹,對著楚歌說道:「這次兩顆一併服下!」

「兩顆?你不是說一顆就夠了么?」楚歌看著小黑不解的問道。

小黑看著楚歌,語氣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我讓你服下,你就服下!」

「好吧……」楚歌接過乾元丹,再次調整心態,將兩顆精品乾元丹服用了下去。

和上次的情況相同,服用兩顆精品乾元丹的楚歌,真氣只是略有提升,境界上並未有任何的突破。

楚歌睜開眼睛,剛剛想說,依舊沒有效果。

小黑便直接遞給了他三顆精品乾元丹,「吃了它。」

「還來?」楚歌一臉苦逼的看著小黑。

小黑皺著眉頭,冷聲道:「少廢話!」

楚歌只能將這三顆丹藥全都服用了下去,不過遺憾的是,結果依舊相同……

小黑似乎已經有些不耐煩了,直接將碧玉瓶子遞給了楚歌,「將這些丹藥全都服下去!」

「這麼多?!你不說吃多了,很可能……」楚歌的話還未說完,小黑便親自動手,將丹藥全都塞在楚歌的嘴中。

「該死,看來我要完……」楚歌正說著,忽然愣住,然後立馬保持住盤卧的姿勢,開始煉化乾元丹帶來的真氣。

楚歌的體表漸漸的開始出現汗液,頭頂也開始冒起白煙。

這種情況大約持續了一個小時,一陣白光猛然閃過,楚歌身上的異像才全都消失。

雖然楚歌依舊是原來的樣子,但是整個人看上去,卻比之前更加的精神,氣質上也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楚歌睜開了眼睛,興奮的說道:「我突破到星璇中期了!太好了!」正在興奮中的楚歌,忽然看到小黑的臉色似乎並不好看,忍不住開口問道:「我已經突破,為什麼我感覺你一點也不高興?」

小黑沒有說話,只是臉色越發難看的起來。

最後楚歌一共吞服了九顆乾元丹,加上之前服用的,一共是十五顆乾元丹!足足十五顆精品乾元丹,才讓原本就已經是星璇初期巔峰的楚歌突破到星璇中期。

如果是普通的修者服用,十五顆乾元丹,足夠讓他晉陞到星璇後期,天賦高一些的,說不定能夠直接突破到月影境界!

但是楚歌,捅破一層薄紙,就花費了十五顆乾元丹。

「你站在那裡別動!」小黑說著,化為一道黑影,直接用神識侵入了楚歌的體內。

他必須找到原因,不然如此下去,就算是將敖天所有的丹藥吞服,楚歌也沒辦法突破到月影境界。

「按照真氣的數量來看,的確只是星璇中期……不對?!」小黑忽然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楚歌丹田內的真氣,「這不是真氣,又好像是真氣……該死!這小子丹田內究竟是什麼東西。」

楚歌丹田內的氣體看似是真氣,但又不是真氣,說起來很矛盾,但實際的確如此。

小黑張開爪子,想要採取一些,仔細研究一下,可是他剛剛碰到那些氣體,一股強大的衝擊力,竟然直接將他強行推出了楚歌的身體。

這還沒完,神識回到他的體內之後,他的本體竟然直接倒飛出去,裝在了牆上,生生將牆壁砸出道道裂紋!

回過神來的楚歌,連忙上去將小黑抱起,「你沒事吧?」

「沒事……」小黑搖了搖頭,雖然剛才的陣勢看起來,極為嚇人,但實質上小黑毫髮無損。

回答完楚歌的話,小黑便再次陷入了沉默。

他仔細的迴響剛才的那種觸感,以及強大的反擊力。

之所以沒有受傷,那完全是因為,楚歌丹田內的氣體還不夠強大,星璇中期的力量,竟然將自己逼迫到了剛才的地步。

小黑猛然的抬起了頭,看著楚歌說道:「小子,當初你在仙緣神殿,究竟得到了什麼?」

「那個老頭兒說是混沌之果……別提了,說的挺牛逼,吃了之後,根本沒什麼大變化。」楚歌對著小黑擺手說道。

「混沌之果?!」小黑直接瞪大了雙眼,接著便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沒想到你小子的運氣如此逆天,得到的竟然是混沌之果!」

「額……話說,你找到什麼原因沒?」楚歌看著小黑問道。

小黑點了點頭,「找到了。」拍了拍楚歌的肩膀,「我勸你還是打消吃藥升級的念頭吧!」

「為什麼?!」楚歌一聽這話,心裡不樂意了。

小黑忽然又搖了搖頭,「不對,不應放棄,而是應該把目光放的更遠一些!」 徐賢很辛苦,自打出道之後就從沒這麼辛苦過,這不是日復一日汗如雨下,或者精誠所至就能金石為開的簡單問題,這是關乎到他人未來或者是否能老有所依的巨大責任。如果說徐賢從這好像很簡單的雙選題上學到了什麼,那就是單純的善良永遠不能解決問題。

她需要計算。

冰冷的算計。

面前陳列著的文件堆積起來能有數十厘米,養老院院長和孤兒院孩子們的來信無不聲情並茂,徐賢認真的一行一行甚至一字一句的看去,可這樣卻依舊不能幫她做出任何決定。

為什麼會有這種事兒?

徐賢無法想象她的選擇會讓一些人流落街頭,她也無法想象擁有了這樣巨大的能量之後卻依舊要用妥協的態度去面對這些問題。

所以怎麼辦?

徐賢沒有這個答案。

夜色深了,孤身一人的徐賢只能獨自在宿舍徘徊,其他成員都已經回到韓國,而她需要在短短三天內做出決定。她還沒有親身去這兩個地方看過,也沒有機會去跟更多的人尋求幫助,她只能在另外一個國度做出影響這些人命運的決定,她甚至都沒有和他們交談過哪怕一句。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